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汪灿刘丧

680浏览    35参与
多喝热水

猫(七)

 ooc致歉

  ——————正文——————

  “你……是不是丢过一个弟弟。”刘丧穿着汪灿的黑色衬衫,光着腿坐在沙发上。

“是,所以你什么意思?”汪灿盯着刘丧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笑了。

“你是我哥。”这是肯定句,“你要不是我哥,该多好啊。”刘丧失落的低头,“我好像不是很想杀你。”刘丧感觉到自己怪怪的,心口闷闷的。

“为什么要杀我?”汪灿走到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我不想一直都是猫,我想变回人。”刘丧抬起头,突然想到什么,“我好像不用杀你了,你看,你每次摸完我之后我都能变回人。”刘丧兴冲冲的看向汪灿。

“那……试试?”汪灿起身走向刘丧。

经过一晚上的尝试,刘丧发现,被......

 ooc致歉

  ——————正文——————

  “你……是不是丢过一个弟弟。”刘丧穿着汪灿的黑色衬衫,光着腿坐在沙发上。

“是,所以你什么意思?”汪灿盯着刘丧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笑了。

“你是我哥。”这是肯定句,“你要不是我哥,该多好啊。”刘丧失落的低头,“我好像不是很想杀你。”刘丧感觉到自己怪怪的,心口闷闷的。

“为什么要杀我?”汪灿走到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我不想一直都是猫,我想变回人。”刘丧抬起头,突然想到什么,“我好像不用杀你了,你看,你每次摸完我之后我都能变回人。”刘丧兴冲冲的看向汪灿。

“那……试试?”汪灿起身走向刘丧。

经过一晚上的尝试,刘丧发现,被汪灿抚摸一次可以变回人十分钟,和汪灿拥抱一次可以变回人半小时。

“好像我们两个离得越近,我变回人的时间越长…”刘丧趴在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

“嗯…等我退休了,要不你跟我一起住?”汪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刘丧转头看着汪灿的侧脸,这种感觉很有趣,就像在照镜子一样。

白天,如果待在基地,汪灿就把刘丧藏在衣柜里,如果需要出任务,汪灿就把刘丧放在口袋里带出去。

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天,在此期间,汪灿还带着刘丧治好了耳朵……

汪灿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了刘丧,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弟弟…

刘丧不明白他对汪灿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他想跟汪灿过一辈子……

多喝热水

  什么鬼东西啊!我明明把猫(六)放进合集了!为什么打开合集之后我看不见!!!

  Lofter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占tag致歉(iДi)

  什么鬼东西啊!我明明把猫(六)放进合集了!为什么打开合集之后我看不见!!!

  Lofter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占tag致歉(iДi)

訴雨🌧️

惊险刺激的一天从早上上班睡过头开始

惊险刺激的一天从早上上班睡过头开始

多喝热水

猫(六)

  ooc致歉

  ——————正文——————

  “哦……谢谢你了,死……你叫什么名字?”刘丧这才发现,他连死变态的名字都不知道。

“汪灿……灿烂的灿。”汪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心想:今天的午觉是睡不成了……

“我叫刘丧,丧失的丧。”刘丧兴致勃勃的凑到汪灿身边,“你长得和我好像……我们两个不会是亲兄弟吧?……唔”

“闭嘴!你话真多……”汪灿被刘丧吵的头疼,转身捂住了刘丧的嘴。

“哦……不说就不说嘛,这么凶干嘛?”刘丧扒拉开汪灿的手,“你中午一般都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天你喵喵?……喵喵喵喵?”刘丧话还没说完,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猫爪陷入了沉思。

“别吵了……”汪灿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往身...

  ooc致歉

  ——————正文——————

  “哦……谢谢你了,死……你叫什么名字?”刘丧这才发现,他连死变态的名字都不知道。

“汪灿……灿烂的灿。”汪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心想:今天的午觉是睡不成了……

“我叫刘丧,丧失的丧。”刘丧兴致勃勃的凑到汪灿身边,“你长得和我好像……我们两个不会是亲兄弟吧?……唔”

“闭嘴!你话真多……”汪灿被刘丧吵的头疼,转身捂住了刘丧的嘴。

“哦……不说就不说嘛,这么凶干嘛?”刘丧扒拉开汪灿的手,“你中午一般都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天你喵喵?……喵喵喵喵?”刘丧话还没说完,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猫爪陷入了沉思。

“别吵了……”汪灿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往身旁一摸,“又变成猫了…”汪灿捞过身边无能狂怒的丧猫猫,“再让我休息一会儿,乖……”丧猫猫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只好闭上眼睛……

“死……汪灿?汪灿你人呢?”刘丧睁开眼睛,眼前却一片漆黑,他被扔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四周都是汪灿衣服上的气味。“这是哪儿啊?”刘丧伸出手,摸到了木质的墙壁。

“汪灿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又把我扔衣柜……等等,他既然会把我扔衣柜里,那就说明他走之前我还是只猫…”刘丧皱着眉头。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猫……”刘丧回想起变成猫时的情景,“我才回到家就……一定是那个诅咒!只允许孤儿进入的墓,在主墓室葬猫……一定是它…可我以为我没有亲人了……”刘丧的声音越来越小。

“刘丧…我回来了,今天看你睡得太熟,就没有把你……”汪灿打开衣柜的门,猛的停了下来。

映入汪灿眼帘的是一幅极其香艳的场景……

刘丧浑身赤裸的跪坐在汪灿的衣服堆里,白皙的肌肤与黑色的冲锋衣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缠绕在刘丧白嫩的腿上……

“你终于回来了,死……咳,汪灿。”刘丧看着自己有点狼狈的姿态,随便从衣服堆里找出一件,套在身上。

“嗯……”汪灿皱了皱眉,只觉得心跳加速:好…好可爱,好想*他。汪灿掩饰着内心深处的想法,有了一个过分的念头……他故作淡定的将鉴定书藏在了保险柜里。

多喝热水

猫(五)

  ooc致歉

  ————正文—————

  “刘丧!!!你都干了什么!”汪灿提起丧猫猫的后颈皮,怒吼到。“喵~喵喵喵~”(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啦~)刘丧讨好似的眨眨眼睛,“喵~喵喵你别生气了好不……我怎么又变回来了。”刘丧惊奇的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人型。

“……行,不生气了。”汪灿摸着刘丧的脖子,呆了一下。心里暗自感叹:这小子皮肤怎么这么嫩……好舒服。

“咳……”汪灿不好意思的收回手,试图用咳嗽来掩饰尴尬。

“好香……有肉吗?”刘丧穿好衣服,光着脚走到桌边,看着汪灿拿回来的午饭,咽了咽口水。

“带了红烧肉……不知道你喜不喜……”汪灿看着刘丧身后晃来晃去的尾巴,愣了神,红着耳朵小声嘀......

  ooc致歉

  ————正文—————

  “刘丧!!!你都干了什么!”汪灿提起丧猫猫的后颈皮,怒吼到。“喵~喵喵喵~”(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啦~)刘丧讨好似的眨眨眼睛,“喵~喵喵你别生气了好不……我怎么又变回来了。”刘丧惊奇的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人型。

“……行,不生气了。”汪灿摸着刘丧的脖子,呆了一下。心里暗自感叹:这小子皮肤怎么这么嫩……好舒服。

“咳……”汪灿不好意思的收回手,试图用咳嗽来掩饰尴尬。

“好香……有肉吗?”刘丧穿好衣服,光着脚走到桌边,看着汪灿拿回来的午饭,咽了咽口水。

“带了红烧肉……不知道你喜不喜……”汪灿看着刘丧身后晃来晃去的尾巴,愣了神,红着耳朵小声嘀咕“艹,这……这也太可爱了。”

“你寨索森莫?”刘丧嘴里塞满了饭,含糊不清的问汪灿。(你在说什么?)“对了,你吃了吗?”刘丧咽下口中的米饭和红烧肉,不理解的看着耳朵慢慢变红的汪灿。

“没说什么,没吃……”汪灿回过神,理直气壮的告诉刘丧。然后坐在刘丧身边,拿出筷子……

“谢谢你……还有,给我留点红烧肉啊!”刘丧正想感谢汪灿的照顾,却见汪灿几口就将红烧肉吃的没剩多少了。

“吃完还能休息五十分钟。”汪灿收拾好保温盒,对着刘丧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刘丧无聊的趴在床上,滚来滚去。“嘶……什么东西这么硌人?”刘丧向尾椎骨摸去,却摸到了一条又长又粗还毛茸茸的条状物体“啊!什么鬼东西!”刘丧抓着尾巴大喊。

“别喊了!笨蛋……那是你的尾巴,你尾巴没收回去……哦对,你的耳朵也没收回去。”汪灿躺在床的另一边,无奈的看着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高人”。

“睡会儿吧,等过两天出去出任务……再把你送出去。”汪灿定好闹钟,半眯着眼睛盯着刘丧。


多喝热水

猫(四)

  ooc致歉

  ——————正文——————

  刘丧无聊的待在衣柜里,“喵~喵喵?”丧猫猫把头埋在汪灿的衣服里,猛吸。(翻译:唔~衣柜里怎么全是那个死变态身上的味道?)

“喵~”(还挺好闻的~)刘丧呆了一下,停了下来。(我怎么跟个变态一样……我…我不会被那个死变态同化了吧!)刘丧在汪灿的衣服堆里无声的大喊。

“汪白,今天轮到我俩检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刘丧的耳朵,刘丧想起汪灿的警告,有些慌张,(怎么办?怎么办?有人检查要是发现我了……那我不就要死了!)刘丧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他看着汪灿衣柜里的一堆黑色冲锋衣,想到了什么。

“汪岭,灿队的卧室……客厅都没有异样,概率也...

  ooc致歉

  ——————正文——————

  刘丧无聊的待在衣柜里,“喵~喵喵?”丧猫猫把头埋在汪灿的衣服里,猛吸。(翻译:唔~衣柜里怎么全是那个死变态身上的味道?)

“喵~”(还挺好闻的~)刘丧呆了一下,停了下来。(我怎么跟个变态一样……我…我不会被那个死变态同化了吧!)刘丧在汪灿的衣服堆里无声的大喊。

“汪白,今天轮到我俩检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刘丧的耳朵,刘丧想起汪灿的警告,有些慌张,(怎么办?怎么办?有人检查要是发现我了……那我不就要死了!)刘丧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他看着汪灿衣柜里的一堆黑色冲锋衣,想到了什么。

“汪岭,灿队的卧室……客厅都没有异样,概率也没有明显变化。”汪白检查完,低声跟身边的舍友说“不过我没敢打开灿队的衣柜……之前就有检查员因为翻看了灿队衣柜,而被灿队找理由在黑课上干掉了……我可还不想死。”汪白说完,还打了个冷颤。

“走吧走吧,概率没问题就行……”汪岭想起那个检查员的死状,就感觉背后一凉,他捣了捣汪白,示意汪白走快点。

刘丧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喵~喵呜~”一只可爱的丧猫猫从冲锋衣的口袋里爬了出来,(终于走了,不过……死变态为什么不让别人看他衣柜啊~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刘丧选择性的忽略了为了爬进口袋,而在冲锋衣表面留下的毁灭性的抓痕……

“喵~喵喵……喵~呜”刘丧把整个“猫”身藏在汪灿的衣服堆里(真的好好闻啊~好困……好饿啊~那个死变态怎么还不回来啊)刘丧饿得有点发昏,他竟然在汪灿的衣服里闻到了一股肉味……

“还活着吗?久等了~笨蛋猫猫。”汪灿带着午饭,打开了衣柜门,正要把丧猫猫抱出衣柜,却看见了快要被划成布条的冲锋衣……

多喝热水

“你的眼睛真好看”

  ooc致歉

——————正文——————

    你的眼睛真好看,里面有晴雨,日月,山川,江河,云雾,花鸟但我的眼睛更好看,因为我的眼睛里有你。

————余光中

“今日凌晨5点21分,A0415国际航班失事……”房间里的电视上播放着今天的新闻。

 刘丧听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总觉得心里不安,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丧接起电话“您好,这里是第一医院,请问您是汪灿先生的家属吗?”刘丧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是的,我是他的弟弟。”刘丧能清晰的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和喘息。“弟弟?”医生迟疑了一秒“那个...您看您还是来医院一...

  ooc致歉

——————正文——————

    你的眼睛真好看,里面有晴雨,日月,山川,江河,云雾,花鸟但我的眼睛更好看,因为我的眼睛里有你。

————余光中

“今日凌晨5点21分,A0415国际航班失事……”房间里的电视上播放着今天的新闻。

 刘丧听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总觉得心里不安,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丧接起电话“您好,这里是第一医院,请问您是汪灿先生的家属吗?”刘丧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是的,我是他的弟弟。”刘丧能清晰的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和喘息。“弟弟?”医生迟疑了一秒“那个...您看您还是来医院一趟吧?”

刘丧闻言来不及思考过多,打了个车就来到了医院。刘丧进到医院第一时间就拉住了一个医生“汪灿在哪?”医生一愣“您是?”刘丧喘了口气“我是他的弟弟,刚刚你们医院给我打过电话”医生了然,随即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刘丧“跟我来吧”

医生带着刘丧来到了太平间,刘丧看着门框上方的太平间三个字不敢相信,站在门口一时怎么也迈不进去脚步,他心里已经很明确了,但是他不敢,他在害怕。

 医生转头看着还在门口的刘丧叹了口气“进来吧”刘丧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太平间。太平间里此时有不少铁床上都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医生带着刘丧来到了其中一具尸体前,对着刘丧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刘丧脑海一片空白。

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可亲眼看见汪灿尸体的那刻还是不敢置信。刘丧的眼前一阵发黑,医院内嘈杂的脚步声,心跳声,哭喊声,还有医疗设备运作产生的声音,如潮水般的在刘丧耳边响起。

刘丧跑到墙角干呕着,可是再也没有人会给他递纸、倒水了……

一个月后……

刘丧把装有汪灿骨灰的盒子被放在了自己卧室的床头柜上。

傍晚,刘丧坐在汪灿的书房,翻看着汪灿留下来的书籍...他突然注意到一本书是倒着摆放的,他伸手拿出那本书,那是他送给汪灿的第一本书。

书里好像夹了东西,“这是什么……”刘丧疑惑的从他送给汪灿的书中拿出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刘丧亲启

……

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滴落,滴在信纸上,晕染出一片水痕

恍惚间有一双手伸了过来替他擦干了眼泪“阿丧,别哭……我说过,你的眼睛很美,不适合哭泣…”刘丧抬起头,他看见汪灿正温柔的看着他

“汪灿……我爱你……”刘丧对着汪灿如此说道。一阵风起,汪灿的身影消散,刘丧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多喝热水

当刘·一杯倒·丧逛完夜店后回家……

ooc致歉

——————正文——————

深夜,玩儿够了的刘丧提着酒瓶回到家,衣服也没换,晕乎乎的就趴在床上。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哥哥~我回来啦~你在哪啊?”刘丧从床上弹起,醉醺醺的拿着酒瓶寻找汪灿。

“不能喝就少喝……”汪灿头疼的看着到处乱窜的刘丧。

“来一口~”刘丧眼睛一亮,找到了目标。晃晃悠悠的走到汪灿身边,把手里的酒瓶怼到汪灿的嘴边。

汪灿看着眼前的酒瓶,无奈的笑了笑。“你喝醉了”汪灿推开嘴边的酒瓶,“没有!我哪有醉……”刘丧死不承认,红着眼眶,倒在地上。

汪灿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娇气的人,摇摇头,“小孩子少喝酒……”汪灿捞起坐在地上的刘丧,带他走向卫生间。

突......


ooc致歉

——————正文——————

深夜,玩儿够了的刘丧提着酒瓶回到家,衣服也没换,晕乎乎的就趴在床上。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哥哥~我回来啦~你在哪啊?”刘丧从床上弹起,醉醺醺的拿着酒瓶寻找汪灿。

“不能喝就少喝……”汪灿头疼的看着到处乱窜的刘丧。

“来一口~”刘丧眼睛一亮,找到了目标。晃晃悠悠的走到汪灿身边,把手里的酒瓶怼到汪灿的嘴边。

汪灿看着眼前的酒瓶,无奈的笑了笑。“你喝醉了”汪灿推开嘴边的酒瓶,“没有!我哪有醉……”刘丧死不承认,红着眼眶,倒在地上。

汪灿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娇气的人,摇摇头,“小孩子少喝酒……”汪灿捞起坐在地上的刘丧,带他走向卫生间。

突然汪灿感觉到脸上一片湿润,柔软的唇贴在皮肤上,他感觉到心脏在一瞬间猛烈的跳动……

“你醉了,刘丧!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汪灿呆在原地,抓住刘丧的肩膀,震惊的对眼前人吼道。

“我知道!我没醉!”刘丧听到汪灿的吼声,呆了一下,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然后……转头又亲了汪灿一口,“我亲你一下怎么了?”刘丧委屈的看着汪灿。

就在汪灿想要安慰刘丧时,刘丧突然捧住汪灿的脸,汪灿皱着眉头,在汪灿惊讶的眼神中刘丧慢慢的低头,吻住了窥探已久的薄唇。

“嘿嘿~我又亲了你一下”刘丧得了便宜还卖乖。

看着眼前醉醺醺的人,汪灿也舍不得骂,“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亲你一下,你还急了?”刘丧鼻子一酸,他不明白汪灿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爱汪灿,只有汪灿死活看不出来…

“刘丧……看清楚,我是谁!”汪灿捧着刘丧的脸,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啊!哥……”刘丧眯了眯眼,装作刚刚清醒的样子,心底却传来一阵一阵的痛。

“清醒了吗?”汪灿看着刘丧拙劣的演技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刘丧的爱,可是他不能毁了刘丧,汪家要是知道他还活着,绝对不可能放过他。

“你该去休息了…”汪灿回过神,看见刘丧倒在地上。

“我还不瞌睡。”刘丧倒在地上暗骂:这酒后劲儿怎么这么大!死胖子从哪儿找来的假酒!

“乖,去睡觉。”汪灿抱起刘丧,颠了颠,暗自得意:嗯,看来我做的饭还不错,小孩最近胖了不少。

汪灿把怀里睡眼朦胧的小孩放在床上,帮他换好衣服。

“晚安…我亲爱的弟弟。”

“唔……晚安…哥。”

多喝热水

猫(三)

  ooc致歉

  ——————正文——————

  汪灿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陷入了沉思,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看见了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喂,检查完了吗?完了的话,能不能从我身上下去…唔…”刘丧话还没说完,就被汪灿捂住了嘴。

“闭嘴!有人来了……”汪灿小声说道,用力瞪了刘丧一眼。心想,就这?还是个听雷探墓的高人?聋子的耳朵都比他好使。

“灿队!岑教让你带新来的几个去训练!”门外汪逸大声喊到。

“知道了,你先看着他们跑个五公里,我一会儿就过去。”汪灿从刘丧的身上下去,走到门后大声说道。“你……能不能变回猫?”汪灿听到门口的人渐渐走远,转头向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刘丧提了一个...

  ooc致歉

  ——————正文——————

  汪灿看着眼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陷入了沉思,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看见了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喂,检查完了吗?完了的话,能不能从我身上下去…唔…”刘丧话还没说完,就被汪灿捂住了嘴。

“闭嘴!有人来了……”汪灿小声说道,用力瞪了刘丧一眼。心想,就这?还是个听雷探墓的高人?聋子的耳朵都比他好使。

“灿队!岑教让你带新来的几个去训练!”门外汪逸大声喊到。

“知道了,你先看着他们跑个五公里,我一会儿就过去。”汪灿从刘丧的身上下去,走到门后大声说道。“你……能不能变回猫?”汪灿听到门口的人渐渐走远,转头向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刘丧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

“你……变态吧?”刘丧一直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怀好意,现在看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纯纯的变态。

“你在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变成猫的话…好把你藏起来。如果被发现,你就得死了。”汪灿一脸单纯的看着刘丧。

“我试试。如果不行,你准备怎么办?”刘丧皱着眉头,试图改变身体形态。

“噗哈哈哈哈……”汪灿看着床上露出猫耳朵和尾巴的刘丧,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你是不是有毛……喵喵?”刘丧话还没说完,就莫名其妙的变回了猫。

“很好,进去吧你!”汪灿提起丧猫猫的后颈皮,把丧猫猫扔进了衣柜。“乖乖待着,我先出去一趟,中午会回来。”汪灿点着丧猫猫的鼻子,笑着说“对了,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不要出声哦~要不然可是会被杀掉呢~”

“喵喵喵!喵!”刘丧气急败坏的叫着。(翻译:知道了!你个死变太!滚蛋!)

“那我走咯~笨蛋猫猫”汪灿关好衣柜的门,走出房间,锁门。

多喝热水

猫(二)

 ooc致歉 

————正文————

  猫见他是认真的,赶忙扑过来,狼吞虎咽的吃完那一点面包和火腿肠,然后趴在一旁,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坐在桌前写字。

汪灿吃完那顿简陋的“晚饭”,坐在桌前叼着牛奶写起了日记。是的,汪灿有写日记的习惯,虽然写的字数不多。

“…今天的任务…任务完成,无人伤亡……捡到一只猫,伤的不轻,得尽快送出去。”汪灿写完日记将本子锁在柜子里。

汪灿躺在床上,枕头底下放着防身用的匕首,猫看了他两眼,轻轻跳上床,趴在他的身边。

一夜无话……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在汪灿的枕边,“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还有,我的猫呢?”汪灿被眼前和他长着同一副面孔的男人吓了一跳。他拔出枕头底...

 ooc致歉 

————正文————

  猫见他是认真的,赶忙扑过来,狼吞虎咽的吃完那一点面包和火腿肠,然后趴在一旁,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坐在桌前写字。

汪灿吃完那顿简陋的“晚饭”,坐在桌前叼着牛奶写起了日记。是的,汪灿有写日记的习惯,虽然写的字数不多。

“…今天的任务…任务完成,无人伤亡……捡到一只猫,伤的不轻,得尽快送出去。”汪灿写完日记将本子锁在柜子里。

汪灿躺在床上,枕头底下放着防身用的匕首,猫看了他两眼,轻轻跳上床,趴在他的身边。

一夜无话……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在汪灿的枕边,“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还有,我的猫呢?”汪灿被眼前和他长着同一副面孔的男人吓了一跳。他拔出枕头底下的匕首,跨坐在男人腰上,银白色的匕首泛着寒光,抵在男人脖子上。

“别激动……”刘丧有点慌张的举起手,吞了吞口水,感受到脖子上锋利的刀刃。“我叫刘丧,可能你会觉得我有病,但是我想说……我可能就是你昨天抱回来的猫。”

“你有病吧?说实话,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汪灿皱着眉头,拿刀的手向下压了压,刀刃在刘丧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线。

“我真的是那只猫!你看我的腿和耳朵,腿上的伤口还是你包扎的!”刘丧用眼神示意汪灿看向他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腿,这包扎手法的确是汪灿独一份。

汪灿低下头检查刘丧的左耳,他低下头靠近刘丧的脸,他靠得很近,近到刘丧甚至能感受到他轻柔的呼吸,空气中夹杂着温热的水汽扑向刘丧的左颊,激得刘丧脸颊上的绒毛根根战栗。

“你耳朵红了,嗯……左耳伤得很严重,我现在可以暂时相信你。”汪灿看着刘丧白里透红的耳朵轻笑。刘丧,听雷探墓的高人,汪灿听说过他,不过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长得这么像。

  

多喝热水

猫(灿丧)

ooc致歉

当刘丧变成了一只猫……

————正文————

夜晚,一辆车缓缓驶入汪家基地的地下停车场,惨白的灯光将停车场照得很亮。

汪灿停好车,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很晚了,食堂肯定关门了,只能吃点压缩饼干垫垫肚子了。

“喵~”不知从哪传来猫的叫声,汪灿侧耳仔细听着。

“喵~喵喵……”猫叫声越发急促。

汪灿围着车转了一圈,最终在后备箱里找到了一只小黑猫。“怎么跑进我车里的?”汪灿提起猫的后脖颈,“明明回来之前有认真检查过车……”突然,他停下了口中的话,将猫放到了地上。

猫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但也仅仅只是站起来,汪灿发现这只猫的左腿有血迹,看来是伤到腿了。

汪灿再次提起小黑猫的后脖......

ooc致歉

当刘丧变成了一只猫……

————正文————

夜晚,一辆车缓缓驶入汪家基地的地下停车场,惨白的灯光将停车场照得很亮。

汪灿停好车,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很晚了,食堂肯定关门了,只能吃点压缩饼干垫垫肚子了。

“喵~”不知从哪传来猫的叫声,汪灿侧耳仔细听着。

“喵~喵喵……”猫叫声越发急促。

汪灿围着车转了一圈,最终在后备箱里找到了一只小黑猫。“怎么跑进我车里的?”汪灿提起猫的后脖颈,“明明回来之前有认真检查过车……”突然,他停下了口中的话,将猫放到了地上。

猫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但也仅仅只是站起来,汪灿发现这只猫的左腿有血迹,看来是伤到腿了。

汪灿再次提起小黑猫的后脖颈,摸了摸猫的脑袋,却摸到一手的血,“看来左边的耳朵也受伤了。”汪灿仔细检查了猫的伤口,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猫伤得不轻,如果不带回去就得死在这里。

“跟我走吧”汪灿对猫说,也没管猫同不同意他的提议,把猫藏进了冲锋衣的口袋里。

“乖乖呆在这里,安静点……”汪灿用手挡住猫想跳出口袋的动作,瞒过了摄像头。

回到宿舍,汪灿将猫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喵”猫歪歪头,仔细看着眼前这个梳着公主头的男人。汪灿放下猫,找出包里的医用药物,给猫包扎伤口,“耳朵上的伤口不好处理,只能找时间带你出去”汪灿包扎好猫左腿上的伤口,转头在冰箱里找起食物。“面包,火腿肠还有一包牛奶。”距离汪灿上次回宿舍已经过去了2个月,宿舍里的蔬菜和水果很多已经腐败,汪灿在冰箱里只找到了一点能吃的东西。

“你能喝牛奶吗?”汪灿转过头看着猫,愣了一下“我真是疯了,去问一只猫。”汪灿自嘲的笑了笑,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原来猫不适合喝牛奶啊……”汪灿点了点头,猫盯着他头上的小丸子上下抖动,匍匐着身子,扭了扭屁股。

“给你吃点儿面包和火腿肠好了,麻烦死了。”汪灿一脸不情愿的掰开面包和火腿肠放到猫面前。“喵喵…喵。”猫叫的很快,听起来不像什么好话。

“你要不吃,我就不掰给你了,烦人的家伙。”汪灿看着叫得更凶的猫,掏了掏耳朵,准备拿走面包和火腿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猫能听懂他的话。

刘丧No.5144
  我有理由怀疑他俩出老千,但...

  我有理由怀疑他俩出老千,但是我没证据。

  我有理由怀疑他俩出老千,但是我没证据。

刘丧No.5144
  我哥居然用这么温柔的语气问...

  我哥居然用这么温柔的语气问我,最喜欢偶像还是他。

  为了我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先委屈偶像一下吧。

  我哥居然用这么温柔的语气问我,最喜欢偶像还是他。

  为了我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先委屈偶像一下吧。

刘丧No.5144
“我叫刘丧,丧失的丧。” “...

    “我叫刘丧,丧失的丧。”

    “我哥叫汪灿,灿烂的灿。”

    “我叫刘丧,丧失的丧。”

    “我哥叫汪灿,灿烂的灿。”

霍家当家人霍秀秀

明明是一对双生子,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

刘丧:“我叫刘丧,丧失的丧”他用一只耳朵换来了一群朋友

汪灿:“汪灿,灿烂的灿,身为汪家怎能活的灿烂”无意之中成为了一颗棋子 

明明是一对双生子,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

刘丧:“我叫刘丧,丧失的丧”他用一只耳朵换来了一群朋友

汪灿:“汪灿,灿烂的灿,身为汪家怎能活的灿烂”无意之中成为了一颗棋子 

靈.

  明明是一对双生子,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

刘丧:“我叫刘丧,丧失的丧”他用一只耳朵换来了一群朋友

汪灿:“汪灿,灿烂的灿,身为汪家怎能活的灿烂”无意之中成为了一颗棋子 @夜雨萧北 @鹏鹏的龙 (md刀剪不出来了)

  明明是一对双生子,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

刘丧:“我叫刘丧,丧失的丧”他用一只耳朵换来了一群朋友

汪灿:“汪灿,灿烂的灿,身为汪家怎能活的灿烂”无意之中成为了一颗棋子 @夜雨萧北 @鹏鹏的龙 (md刀剪不出来了)

五三

【汪灿×刘丧】灿丧 只是单纯的睡觉

          刘丧说的“只是单纯的睡觉”。

  汪灿听到的“睡觉”。

  

  刘丧说的“我想你离我远点”。

  汪灿听到的“我想你”。

  

  ————————————————————

  汪灿和刘丧吵架了,汪灿在刘丧醒来之前就收拾好出去了,而刘丧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揉了揉披散的头发,还打着哈欠。

  看到桌子玄关处的纸条,由于赌气便没看,不过一刻钟“又跑了”。显然刘丧已经看完了纸条。

  三个星期后,“汪灿又不接我电话”。不知这已经是刘丧的打的第多少个电话,汪灿都并未接...

          刘丧说的“只是单纯的睡觉”。

  汪灿听到的“睡觉”。

  

  刘丧说的“我想你离我远点”。

  汪灿听到的“我想你”。

  

  ————————————————————

  汪灿和刘丧吵架了,汪灿在刘丧醒来之前就收拾好出去了,而刘丧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揉了揉披散的头发,还打着哈欠。

  看到桌子玄关处的纸条,由于赌气便没看,不过一刻钟“又跑了”。显然刘丧已经看完了纸条。

  三个星期后,“汪灿又不接我电话”。不知这已经是刘丧的打的第多少个电话,汪灿都并未接通,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可转念一想汪灿一走就没人管他,就可以放肆的去见偶像了,再也不用怕汪灿不开心吃醋了,刘丧心中虽有点小窃喜,但是更多的还是汪灿会不会又有危险会不会和上次一样一身伤的回来。

  -吴山居-

  “偶像,吴邪,胖子”。刘丧喊道。

  “丧背儿”。王胖子

  “死胖子”。刘丧

  “汪灿又走了”? 吴邪所言虽是问句但语气确是肯定的语气,因为汪灿在家就不会让刘丧来见偶像。

  ‘点头’。刘丧

  “快进来吧”。吴邪

  因为刘丧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左右了,刘丧又给汪灿打了几个电话,还是都没接,发了几条信息。

  「汪灿,你死外边儿了?」虽然一开始硬气的很,立刻却又软下来。

  「哥,我想你了。你怎么还没回来。」

  「哥,对不起,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发了几条信息一晚上便再也睡不着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汪灿已经成了刘丧的安眠药,汪灿离开的三个星期,刘丧已经失眠好久了,一晚上总是断断续续的醒来又睡着。

  -翌日-

  “丧背儿,你要不要二斤竹笋”?

  “不要”刘丧后知后觉,“死胖子,你才是熊猫”。刘丧一早上昏昏欲睡,打哈欠,眼睛里不断流出生理盐水

  “我这有瓶安眠药,但是必须适量吃”。吴邪

  “嗯,知道了”。刘丧

  “汪灿还没消息呢”?  吴邪

  “没有”。刘丧

  “不能是死外……”胖子话未完就接到了吴邪递过来的眼神

  “不会”。刘丧言语虽肯定,心里却又增加了一分担心,立刻转移话题“今天吃什么?我都快饿死了”。

  “小哥已经去买了”。吴邪

  王胖子也意识到多说多错,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了。

  “小哥,你回来了”。吴邪

  小哥把早餐放在桌子上随之点点头。

  “算了不想吃,没胃口”。说着径直走向房间。“丧背儿,说饿的也是你,没胃口的也是……”。“算了,一会儿给他送过去就行了”。

  现在刘丧看到偶像都提不起兴趣,毕竟汪灿是和刘丧吵架后走的,也没说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只说让刘丧等他回来

  -两个月后-

  刘丧依旧没有停止给汪灿发信息,打电话。

  “偶像,吴邪,胖子我出去一趟”。

  “丧背儿,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去哪儿啊”。

  “就是晚上睡不着,想出去遛弯儿”。

  王胖子怀着老父亲的心态,看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私设)大晚上出去担心,道“我和你一起去”。“走啊,要不要叫吴邪一起”。刘丧则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和胖子半路掐起来,“我叫他”。“也好,走吧”。吴邪

  “都出来半个多小时了,我都快饿死了,要不回去吧”。刘丧

  “走吧,一会儿我请你吃饭”。“免得回去又要吵架”。吴邪

  “嗯”。刘丧

  —————————————————

  “那我能再来一点啤酒吗?”刘丧

  “汪灿不是不让你喝吗?”吴邪

  “那上次你也是这么说你的,你喝多了,回去汪灿倒不打你,拿着狙追着我满山跑,幸亏胖爷我命大,要不然现在还能和你出来”?“而且你喝多了要不就睡睡的和死猪似的不醒要不就六亲不认你自己不知道”?王胖子

  “就一点点”。“而且汪灿不在,那睡着了不正好,最近睡不着失眠,我都快神经衰弱了看我这黑眼圈”。刘丧

  吴邪胖子对于刘丧睡不着也是很无能为力,毕竟他的安眠药是汪灿,有吴邪胖子又有什么用,更何况他最崇拜的小哥都不好使了。

  “不见得汪灿明天就回来了。”刘丧

  “行,喝吧”。吴邪

  “嗯,老板一打啤酒”。

  就在刘丧喝的醉意朦胧的时候,来了一通电话,显示陌生号码。

  “喂,你好”。刘丧

  “丧丧,我明天晚上回去,”。汪灿

  “打错了,我不是丧丧”。刘丧

  “刘丧,还有,我手机摔了,在楼下手机维修店里,别忘了拿回来”。汪灿

  “丧丧你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吵,你喝多了?又不听话了”。汪灿

  刘丧听烦了,正准备把手机浸在装有啤酒的杯子里被吴邪截图先登。

  “汪灿?”

  “刘丧怎么在你那?”

  “你走的这几天刘丧天天都在吴山居这,他最近失眠,又给你打电话都不接,就一直没回去”。

  “那行吧,明天我晚上回去把他接回来,照顾好他”。

  “嗯”。

  吴邪电话那头传来,“胖子你也不行啊,继续喝啊”

  “吴邪,让他少喝点”。

  ——————————————————

  -吴山居-

  “刘丧,你和汪灿吵架了?”吴邪

  (点头)刘丧

  “你怎么知道的?”刘丧

  “就昨天晚上汪灿来电话了”。吴邪

  “他给你打的”?“亏我还给他打那么多电话他还都不接”。刘丧

  “给你打的,你还说什么我不是丧丧打错了”。吴邪

  “困死了,我要睡觉”。刘丧

  “汪灿说他晚上来这接你回家”。吴邪

  刘丧虽不语,心里的担心却瞬时灰飞烟灭,只剩下期待和兴奋,只是不表露在脸上而已

  “偶像下午好啊”!刘丧

  小哥一如既往的不说话,继续喂鸡

  “刘丧,今天你在吴山居吃饭吗?坎肩,黎簇,小花,黑瞎子还有霍秀秀一会儿来”

  刘丧坐在躺椅上,“在吴山居吃”。

  “那叫不叫汪灿”?吴邪

  “你随便吧”。刘丧

  “那就不打电话了,应该一会儿他就来了”吴邪

  汪灿已经给刘丧打十多个电话了,刘丧一律不接电话不接,信息也不回,后来,索性关机了

  “我回来了”。王胖子

  “那你快去厨房帮吴邪吧”。刘丧,而后进门的还有汪灿

  “丧丧”。汪灿

  “丧丧有没有想……”汪灿

  “没有”。刘丧

  “那可真是白费哥哥,这么急着来找丧丧”。汪灿

  说着汪灿便走向刘丧的房间,汪灿想刘丧必然会跟上他,果真如此,刘丧果然跟着他进了房间

  “看来,丧丧确实是想哥哥了”。汪灿

  “不想,这是的房间,出去”。刘丧还把两个字加了重音

  汪灿把刘丧拉进自己的胸膛,“但是,哥哥想丧丧了,怎么办”。“那丧丧听到哥哥的心跳声了吗”?刘丧早就没那么生气了,就是还有这是同居以来汪灿第一次这么久才联系他,还有一点小傲娇,刘丧咬了一口汪灿,汪灿也没有放开按住刘丧头的手

  “放手”。刘丧

  “不放”。汪灿

  “不放手,我咬你了啊”。刘丧

  “那也不放”。汪灿

  “汪灿,放开我”。刘丧

  “丧丧,昨天是不是偷偷喝酒了”?汪灿

  “是(点头)”刘丧

  “那丧丧是不是欠哥哥一次”?汪灿

  “哼,怎么不去找你的老相好”。刘丧

  汪灿放开刘丧道“汪鑫,那只是队友”。汪灿

  “什么队友晚上11点还要发信息”?刘丧

  “那是因为……”。汪灿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刘丧

  汪灿,rua了几下刘丧的松鼠腮,“瘦了”。汪灿

  -厨房-

  “胖子你俩怎么回来这么晚”?吴邪

  “我今天接汪灿从机场出来,就先去了他家,什么玩意儿换衣服,放下狙,洗澡,拿手机,给丧背儿打电话”。胖子

  “小花他们来了”。吴邪

  “得嘞,那我去叫汪灿和丧背儿”。胖子

  “等会儿再去吧,让他们一块待会儿,看来今天刘丧就终于不用失眠了,咱俩也解脱了”。吴邪

  -刘丧房间-

  “我还生气呢”。刘丧

  “既然丧丧生气了,那哥哥就……”。汪灿

  “丧背儿汪灿,快出来,吃饭了”。胖子喊道

  “知道了”。刘丧

  -饭桌上-

  饭桌上貌似黑瞎子和解雨臣也吵架了,黑瞎子一直夹菜给解雨臣,但解雨臣一直不予理睬,旁边有的人说话聊天的,吃瓜的,喝趴下的,当然还有哄男朋友的───汪灿

  汪灿勾住刘丧的手,柔声呢喃道“小丧,别喝了,听话,回去又该胃疼了”。

  刘丧不语,胃却早就疼起来了,刘丧甩开汪灿的手,说道“我出去一趟”。

  汪灿刚要去找刘丧,就被王胖子用臂弯扼住脖子,不紧却足以让他动不了,“丧背儿,继续喝啊”。显然王胖子已经喝迷糊了,汪灿看着刘丧消失在黑暗里,出了吴山居大门。

  “酒疯子,放开我”。汪灿

  “死丧背儿”。王胖子

  刘丧回来后

  -刘丧房间-

  “药店关门了”?汪灿

  (点头)抽泣声,“哥,胃疼”。刘丧

  “现在知道搭理我了”?汪灿

  “你看这是什么”?汪灿

  “胃药,给我”。刘丧

  说着刘丧就准备把药拿过来,汪灿手一把躲开。

  “想要”?汪灿

  “嗯,(点头)”。刘丧

  “亲我一下,就给你”。汪灿

  ‘啵’(因为我就不知道kiss是什么声音,就网上搜的,可能会不太准确)。

  “给我”。刘丧恢复冷冰冰的声音。

  汪灿舔舔唇,“给你”。

  “流氓”。就算刘丧骂他,汪灿的笑容也未曾减少半分。

  “今天晚上要不要回家”。汪灿

  刘丧吃了药,“嗯,好多了”。“不用,我一直在吴山居住”。

  “我要出去帮偶像收拾桌子”。刘丧

  “去吧”。刘丧不相信汪灿居然有一天能让他去找偶像,但还是出去了。

  “偶像,我帮你”。刘丧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桌子上的残局偶像已经收拾好了,最后小哥把吴邪胖子一手拎一个拎回去了

  ……

  “汪灿,你锁什么门啊,打开”。刘丧

  “知道了,等一下”。刘丧用钥匙打开了门,刚好碰见汪灿准备穿上上衣,血液浸透了纱布,“药换好了吗”?刘丧

  “还…还没有”。汪灿

  “你又不告诉我”。刘丧

  “今天喝多的人不少,你睡地上,我睡床上”。刘丧

  “丧丧,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汪灿

  (摇头)刘丧

  “纱布给我,先给你简单包扎一下,明天在弄”。刘丧包扎的时候有时有意无意的用力,汪灿权当那是他家小猫生气咬他。

  “好了,早点睡吧,我困了”。刘丧

  “关灯”。现在已经到了八月中旬左右,虽说有太阳的时候很热,但到了晚上还是很冷。

  况且空调昨天就坏了,刘丧在床上已经很冷了,更何况地上只铺了两层,汪灿必然更冷,“汪灿,你要不要到床上睡”。汪灿不语,刘丧以为汪灿已经睡着了,俄而间,刘丧已经在汪灿怀里了,“只是单纯的睡觉”。“睡觉”。

  言语间,汪灿已经把刘丧抱的更紧一些了,房间里很安静,汪灿有律动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刘丧都听的清清楚楚,不到一刻,刘丧以为汪灿已经睡着了,刘丧的食指指腹划过汪灿的鼻梁,一直注视着汪灿,二人虽长得并无二致,但刘丧就是看不够,“睡不着?又失眠了”?汪灿依旧闭眼说道。“没有,就是想看看你”。“看不看也都是你的”。刘丧刚想起来,自己还在生气,“明天就给你卖了”。“那可能是卖不掉了”。

  汪灿起身压住刘丧,“汪灿,你要干什么”?“睡觉啊”。“丧丧,最近不怎么乖哦。有没有想哥哥啊”。“我想你离我远点”。

  汪灿的手伸进刘丧的睡衣,单手搂住刘丧的腰“你在这样伤口崩开了,我就不管你了”。

  刘丧转身背对汪灿,汪灿虽然听话躺在刘丧身边,但还是对刘丧上下其手,刘丧也没管,自顾自的睡觉,汪灿见状手也越来越不老实,刘丧也察觉到了。汪灿把刘丧抱到床的另一边,圈在怀里,“你要干什么”?“哥哥怕丧丧冷”。刘丧确实很冷就没说什么。

  -吴山居早晨-

  汪灿早就已经起床穿好衣服,收拾好,刘丧还在被子里趴着,一个人占据了整张床,不太清醒,在睡觉但有人说话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丧丧,一会儿我们回家好不好”。汪灿

  刘丧依旧闭眼道“不好”。

  “丧背儿汪灿吃饭了”。王胖子

  “我不吃了”。刘丧

  “等一下,马上”。汪灿

  汪灿把刘丧从被窝里,一把捞出来,像捞一只猫一样轻松,但就算是小猫晚上不睡觉,早上没睡够被捞起来也会有起床气的,“赶紧清醒一点,快去洗漱”。‘摇头’,汪灿把刘丧拖拽进去,挤好牙膏,给刘丧刷牙。

  ……一番洗漱好后,出去吃饭,但刘丧还是睡意朦胧,黑眼圈重得很

  “丧背儿,你不会又失眠了”?

  打瞌睡的刘丧,迟缓了一会儿回答道“没有,可能就是最近没睡够,正常”。

  王胖子显然不信,但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刘丧也继续打瞌睡,但是也没有停止咀嚼,“吃饭不叫我”。黎簇

  “黎小爷,今天一早晨都叫了你七回了,你睡的跟那什么似的”。吴邪

  “昨天没怎么睡”。黎簇

  “汪灿人呢”?刘丧

  “丧背儿,昨天你们在一间屋子里睡的,你问谁啊”胖子

  “应该是出去了,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刘丧

————————电话中—————————

  “汪灿,你又跑哪去了”?

  “药店”。

  “你伤口崩开了”?

  “没有,买胃药”。

  “丧丧,一会儿我们回家吧”。没等到刘丧答复,汪灿那边就传来一声“灿队”。“丧丧,先挂了吧,我这还有点事没处理”。‘挂断’。

————————————————————

  “怎么样,丧背儿,汪灿他还回不回来”王胖子

  “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打的电话”?

  “没问”。刘丧的眼神好像是在说‘你再问一句,就给你灭口’,但王胖子没看出来,刘丧大步流星的走到沙发旁边,脚步声极重,一旁的吴邪和王盟一脸懵B,小哥根本没表情。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心思根本没在电视上,一心想‘汪灿你#$%^ *#$%^^&*’心里早就骂了汪灿一百遍,只多不少。

  王盟啃着苹果走开,吴邪率先开口打破尴尬,“你和汪灿吵架还没和好呢”?

  “我出去一趟”。

  “那午饭还……”。

  “不吃了,不饿”。刘丧说完就走出去了。

  ...“得,又得折腾一阵子了”。

  

  

  刘丧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药店,看着汪灿和汪鑫刚说完话,刘丧脑海中早都浮现出一百种画面。

  汪灿走出药店大门,看到了刘丧。“丧丧,你怎么来了”。汪灿知道刘丧肯定看到汪鑫肯定就想什么,但汪灿就揣着明白装糊涂,想看自己家小猫吃醋的样子,看到时机成熟刘丧欲哭无泪的样子,用食指摁了一下刘丧的脑门,道“你这脑子里天天想什么龌龊的事,今天就只是单纯的……”。

  “(抽泣),哥,你以后别接任务了好不好”。汪灿突然感觉到“小猫”轻微啜泣的声音。

  “是不是傻,不接任务拿什么养你”。虽然这句话应该是指责的语气,汪灿说的却尽是宠溺

  “那我们回家”。

  “(点头)嗯”。

  “这么大了还哭”。


  

  

  

  

  

  

  

  

  

  

  

  

  

  

  

  

  

  

  

  

  

  

  

  

  

  

  

  

  

  

  

  

  

  

  

  

  

  

  

  

  

  

  

  

  

  

  

  

  

  

  

  

  

  

  

  

  

  

  

  

  

  

  

  

  

  

  

  

  

  

  

  

  

  

  

  

  

  

  

  

  

  

  

  

  

  

  

  

  

  

  

  

  

  

  

  

  

  

  

  

  

  

  

  

  

  

  

  

  

  

  

  

  

  

  

  

  

  

  

  

  

  

  

  

  

  

  

  

  

  

  

  

  

  

  

  

  

  

  

  

  

  

  

  

  

  

  

  

  






         结局HE   ooc警告   不符合原著或者电视剧就是私设,咱就是说我很菜,所以觉得好就点个赞,觉得不好骂两句文笔差,逻辑烂的得了,错别字肯定是会有的,实在是来不及看了,接受指点。祝大家赏文愉快



共6116个字

  

  

  

  

  

  

  

  

  

  

  

  


  


  

  

  

  

  

榷桉

全员天才Aibra(8②)

上次吵架没写完,今天继续

——————————————————————————————————————————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可以出现在这里。”庄文杰看向苏英的眼神实在鄙夷,他现在特别想掏手机找饲养员直接拿苏英领导的电话。

A区直属国安部,没有警衔,游离制度之外,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有先斩后奏之权,甚至可以越俎代庖,直接动手只需要在事后打一份报告交给国安部,让他们收尾。

还是那句话,A区属于国安部,但是不归国安管,需要联系的只有收尾工作和,一年一次的工作汇总。

要是照往常,A区的人就直接把犯人带走了,也不会于是罗队他们,可是没办法,遇上疫情了,A......

上次吵架没写完,今天继续

——————————————————————————————————————————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可以出现在这里。”庄文杰看向苏英的眼神实在鄙夷,他现在特别想掏手机找饲养员直接拿苏英领导的电话。

A区直属国安部,没有警衔,游离制度之外,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有先斩后奏之权,甚至可以越俎代庖,直接动手只需要在事后打一份报告交给国安部,让他们收尾。

还是那句话,A区属于国安部,但是不归国安管,需要联系的只有收尾工作和,一年一次的工作汇总。

要是照往常,A区的人就直接把犯人带走了,也不会于是罗队他们,可是没办法,遇上疫情了,A区的人短时间内赶不过来,情况实在特殊。

苏英懒得和庄文杰绕圈子,她先入为主的认定了庄文杰出现在警察局就一定是又参与了什么案件,特别是在她看到庄文杰身边站着一群“西装暴徒”的时候。

穿西装这件事是刘丧起的头,他的认知里重要的场合,见重要的人,都是要穿西装的,不然当成见偶像(张起灵)的时候,他也不会一身房地产销售的装束。

原本罗华几个是没穿西装的,但是在酒店大厅看到刘丧和汪灿穿着西装就又回去换了,总不好叫别人觉得他们不尊重第一次私下见面这件事。

他们应该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尊重重视带了别人眼里就成了“坏人”

苏英绕过人群,走到路海州面前“路队长,这个庄文杰……”

庄文杰和路海州那边有点距离,苏英的声音不小,还是淹没在了电话的传呼声中。

庄文杰有点后悔,他动作慢了,他就应该在苏英找麻烦的第一时间给饲养员打电话。

罗坚被气势汹汹的苏英一把扯到边上,等他转回身的时候苏英就已经刁难上庄文杰了,他没出声,倒不是他不相信庄文杰,而是他也想知道庄文杰为什么在这儿,这样虽然有点不仁义,但就以他和庄文杰这个别扭程度,把问题抛出来保不齐这个“大朋友”就不是了……苏英啊,回头我请你吃饭哈。

电话接通很快,赵爵的声音闷闷的从话筒里传出来。

“这个时间你们应该已经把人抓到了,怎么了?有发现?”

“爵叔,我要青城公安总局的局长电话,现在就要。”

电话这头,庄文杰的语气让蒙在被窝里的赵爵瞬间清醒,他立刻意识到小猫咪被欺负了,掀开被子赤脚下地,从书桌上翻出通讯录通着电话开微信给庄文杰发了过去。

“微信查收,处理不了给我打电话”

“谢了”了当的挂掉电话,打开微信找到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第一遍没有打通,估计是陌生号码的缘故,被手机自动拦截了,第二遍打通了,沉稳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喂,你好,我是青城公安局局长沈洪”

一直都有些躁动声的人群瞬间全部安静,毕竟在场的,除了路海州和杜城没人知道八人组的身份,也不会相信庄文杰真能打通青城公安总局局长的电话。

现场一下子静下来,电话声也就没用再被掩盖了,一下子传进苏英的耳朵里。

她微愣一下,转身看过去。

庄文杰拿着手机,从一开始就鸡贼的开着外放“你好,沈局长,我是Aibra第三特区A14号,编号2427209210014,如果您需要验证,公网权限已经开放。”

听到“Aibra”电话那边的呼吸就重了几分“请稍等”

键盘敲击声一阵一阵轻轻重重的从电话里传出来,半分钟后“请您说一句话,进行声音验证”

——————————————————————————————————————————

先这样吧,等我明天的,今天实在头疼,得睡觉了。

榷桉

全员天才Aibra(8)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这一篇真的私设太多了。

苏英出场,设定:苏英是青城总局的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对庄文杰的偏见并没有消失,甚至感觉的罗坚对庄文杰的情感后变本加厉。

杜城对A区崇拜设定。

——————————————————————————————————————————

刘丧不擅长脑力支出“既然这样,那我们怎么做,捣了他们大本营还是……”

赵爵眉头皱起,摇头,聊天视频里,他变换了位置,进了一个昏暗的房间,书页翻动声通过收声器传进其他人耳朵里,良久“不用,保证好你们的安全,先着人排查最近消失的人口,你们抓到的那几个都是杀人成......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这一篇真的私设太多了。

苏英出场,设定:苏英是青城总局的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对庄文杰的偏见并没有消失,甚至感觉的罗坚对庄文杰的情感后变本加厉。

杜城对A区崇拜设定。

——————————————————————————————————————————

刘丧不擅长脑力支出“既然这样,那我们怎么做,捣了他们大本营还是……”

赵爵眉头皱起,摇头,聊天视频里,他变换了位置,进了一个昏暗的房间,书页翻动声通过收声器传进其他人耳朵里,良久“不用,保证好你们的安全,先着人排查最近消失的人口,你们抓到的那几个都是杀人成瘾的疯子,在浮到水面上之前肯定有人遇害,其次,确定好你们身边人的安全,我会派人过去支援你们,暗潮之下肯定还有毒虫。”

众人齐声道:“明白!”

电话挂断,郝燃把从罗华手机上拍下来的照片发到群里,然后关闭了屏蔽器。

转身面向七人:“这几天我们就先待在北江,等支援到达再各回各家,各除各害。”

“行。”七人齐声应到

郝燃有些迟疑,毕竟刚才在北江总局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让人看不过眼,但毕竟后面……

“画家,律师,你们两个先把门外的那两位解决一下吧,毕竟我们这几天都要和门外那两位大队长打交道。”

“好”沈翊点头微笑,他的事情之前在医院和杜城过了一遍,倒是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吵架纷争,反倒是收获了一个迷弟。

很难想象,杜城的偶像竟然是A区老大,也对,谁不喜欢“007”多酷啊。

但是庄文杰……他有些犹豫,刚刚在警局的那事儿,实在是……

时间回到三个小时前。

先看城翊:

“沈翊?”

“杜,杜城?”

熟悉的脸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杜城立刻就联想到之前在医院知道的那个机密。

他眨了两下眼,走过去,不知所措的晃了两下手,挠了挠后脑勺,还是拉着沈翊往旁边走了两步,有些避着别人的意思。

“那个,沈翊,你不是说休息两天吗?他们是谁,是不是你那个,那个,那个?”杜城有些兴奋,眼睛睁得大大的,沈翊总觉得他在杜城身后看到了晃到飞起的尾巴。

他轻轻点点头“我在出任务,你乖乖的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杜城,沈翊就把他当成了小孩子,语气像是在哄孩子。

“好”杜城乖乖应下,他还记得自己是在上班,自己的身份,沈翊的身份,所以再兴奋也没有忘记任务。

在看坚杰:

“文杰?”

“罗,罗队?”

罗坚两步走过来,他这几天查Flora的事情没什么时间关注庄文杰,只是隐约知道小孩儿出去旅游了,还以为等任务回去也要过段时间才能看见旅完游,高高兴兴回青城的小孩儿,结果,出着任务呢,来了个大惊喜。

“你怎么在这儿呢,是碰上什么事儿了,要不要我帮忙呀”罗坚脸上笑的勉强,不知道为什么,罗坚总有一种要出事儿的预感,憋在心里不太舒服。

“我……”庄文杰有点后悔了,刚才一番话斗志昂扬的,肯定全被罗坚听到了,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心虚的感觉。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罗坚问过他,想不想当警察,他说他从没有想过,那件事儿,也骗了罗坚,因为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是A区的秘警了,后来好像就这件事儿没和罗坚坦白。

“庄文杰!”苏英前一天晚上才带着青城总局的大部队赶到北江,去车上那东西落后众人几步,一进来就看到众人都围在门口,而人群中心,有一个熟悉的让人讨厌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苏英的语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冲,带着审问的口气让庄文杰本就别扭的情绪,一下子起了火

“我在哪儿和苏队长又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又参与什么案件了,庄文杰,回答我!”但凡苏英的这句话关切多一些,怀疑少一些,庄文杰都不会暴起。

“苏队长,我建议您去看一看医生,您真的是有疑心病,动不动就怀疑别人,我一没犯法,二没犯罪,我在哪里,干些什么,没必要和你汇报”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语气里坚定,眼神坚毅,仿佛庄文杰一定是犯了事儿才会在这里一样,庄文杰只觉得这个女人不可理喻,她看人带着有色眼镜,片刻都不带摘的,这人真的是个警察吗?

“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可以出现在这里。”

——————————————————————————————————————————

那啥,文杰和苏英的争吵可能会有点怪,我一直都是行动派,能动手不动嘴的,长这么大,没正儿八经的吵过几回架,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