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沈兰舟萧策安

22.9万浏览    370参与
欢喜.

【策舟】归来

  幼儿园文笔

  

  

  

  近来,南洋那边出了些事,得派人前去交涉一番。可是派谁去好呢?如今沈泽川刚登基不久,能用之人少之又少。为此,沈泽川已愁眉苦脸了好几天。

  

  萧策安看着他的兰舟宝贝整日为政事操劳,心疼不已。他将沈兰舟揽到怀里,轻玩着沈兰舟如墨的发丝:“别担心了,我带人去就是了。”沈兰舟闻言诧异的转过头来,他也不是没想过让萧策安去,只是南洋路途遥远,他终究是怀着私心舍不得的。

  

  萧策安轻揉着沈兰舟的眉头解释道:“你刚登基不久,能用之人少,如今我去你尽管放心,南洋那边不能不重视,我一个王爷去正合适。”

  

  沈兰舟又怎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趴......

  幼儿园文笔

  

  

  

  近来,南洋那边出了些事,得派人前去交涉一番。可是派谁去好呢?如今沈泽川刚登基不久,能用之人少之又少。为此,沈泽川已愁眉苦脸了好几天。

  

  萧策安看着他的兰舟宝贝整日为政事操劳,心疼不已。他将沈兰舟揽到怀里,轻玩着沈兰舟如墨的发丝:“别担心了,我带人去就是了。”沈兰舟闻言诧异的转过头来,他也不是没想过让萧策安去,只是南洋路途遥远,他终究是怀着私心舍不得的。

  

  萧策安轻揉着沈兰舟的眉头解释道:“你刚登基不久,能用之人少,如今我去你尽管放心,南洋那边不能不重视,我一个王爷去正合适。”

  

  沈兰舟又怎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趴在萧策安的胸膛上闷闷不乐的说:“可是我舍不得。”“我也舍不得你,兰舟。”萧策安将下巴抵在沈兰舟的脑袋上,就着软发亲昵的蹭了蹭。

  

  最后沈兰舟狠狠心还是同意了,只是临近出发的那几日里,萧策安恨不得将人融入骨血中一并带走,再也不会分开。

  

  出发的前一晚上,萧策安拿出一个棉娃娃,穿着仿制的萧策安的常服,小小的,那娃娃脸上更是一副的桀骜不驯。“我走了之后,晚上他就陪着你睡觉吧。”萧策安将娃娃递给了沈兰舟,他知道沈兰舟睡眠浅,没他在身边根本睡不好。“萧策安你几岁了,幼不幼稚?哪个帝王要棉花娃娃陪着睡觉的。”沈兰舟嘴上说着嫌弃,却还是接了过来,好好的放在床上。

  

  “等你一走,我便叫一大堆人来侍寝,日日笙歌,寻欢作乐。”沈兰舟坏坏的笑着。“你敢!”萧策安发狠地捏了捏沈兰舟的腰。沈兰舟吃痛,呻吟声泄了出来。

  

  俩人没有闹的太晚,缠绵一会儿,便相拥入睡。

  

  

  距离萧策安离开已有数月,倒也寄来了不少信件,无非就是:一切安好,无需忧心,望保重,想你。最近的一封信里写到:还有数日可归,思妻心切。即便是情绪向来不外露的沈兰舟看到这封信,也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几日里沈兰舟为了能与萧策安多待些时间,就日夜处理政务,一连两天没合过眼,身边下人无一不心惊胆战,可也没人敢上前劝阻。

  

  晚上沈兰舟回到寝殿,看到榻上小小一个的萧驰野,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他捏了捏萧策安的脸埋怨道:“你怎么还没回来?”

  

  

  萧策安回来了,大晚上翻窗进来了的。沈兰舟听着窸窸窣窣的声响,福至心灵,不由得期待起什么。果然,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兰舟,是我,我回来了。”这声音听的直叫人揪着心的疼。沈兰舟想起了那会儿在中博的时候,萧策安刚下战场带着盔甲连轴转,跑死了几匹马,大半夜翻着城墙进来明日一早还要走,只是为了陪着沈兰舟睡一会儿。

  

  

  

  

  

  

  “阿野轻点……疼……”

  

  

  

  

  

  

  

  

  

诽诬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真的觉得就算是他们两个人演,这也反了吧!萧二195啊!在我映像里他是一个小麦肤色极其健硕意气风发却又稳重聪明的少年将军,我一直觉得兰舟骨架比别人小,脸也小是那种尖尖的,只看脸会很冷可是配上眼睛却又妩媚,但却让人不敢靠近。如果是真的,我没有其他的要求但是我真的想让汪铎来演姚温玉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真的觉得就算是他们两个人演,这也反了吧!萧二195啊!在我映像里他是一个小麦肤色极其健硕意气风发却又稳重聪明的少年将军,我一直觉得兰舟骨架比别人小,脸也小是那种尖尖的,只看脸会很冷可是配上眼睛却又妩媚,但却让人不敢靠近。如果是真的,我没有其他的要求但是我真的想让汪铎来演姚温玉

雨中逢花HL

“将进酒中,有深谋远略的谋士,有马革裹尸的将帅,有有胆有谋的学士,有算计深远的臣子,有高高在上的皇帝,有那同病相怜的萧策安沈兰舟,有那全天下做好的师父,最好的先生,你看吧,将进酒中,没有一人是废物!”

“将进酒中,有深谋远略的谋士,有马革裹尸的将帅,有有胆有谋的学士,有算计深远的臣子,有高高在上的皇帝,有那同病相怜的萧策安沈兰舟,有那全天下做好的师父,最好的先生,你看吧,将进酒中,没有一人是废物!”

勿忘我

这对图可算找到啦

兰舟宝贝儿好看😘😘😘

策安你把兰舟宝贝让我吧(ღ˘⌣˘ღ)

这对图可算找到啦

兰舟宝贝儿好看😘😘😘

策安你把兰舟宝贝让我吧(ღ˘⌣˘ღ)

花火🌸

沈姓家族文联动 23

【风习夏暑夜,月挂碧树梢。


萧驰野身强力壮,酒一催就热。他这会儿躁得很,盯着沈泽川下来了,说:“昭罪寺还能教人清心寡欲,改了性子。”


沈泽川打发了跑堂,说:“我这人最擅长逆来顺受。”


萧驰野接了伙计的茶漱口,擦了嘴说:“编也像样点,这四个字你怕是还不会写。”


“都是逢场作戏。”沈泽川也拭了手,对他笑,“还较真了。”


萧驰野没看他,自顾自地把帕子扔回托盘上,说:“戏过了,谁信呢?不就得有个人唱这么个角儿,我萧策安正合适。你不也看得挺舒服。”】


[针锋相对啊ʕ๑•㉨•๑ʔ❀]


[相爱相杀(⑉°з°)-♡]


[嗯ヽ(○^㉨^)ノ♪,除了...

【风习夏暑夜,月挂碧树梢。


萧驰野身强力壮,酒一催就热。他这会儿躁得很,盯着沈泽川下来了,说:“昭罪寺还能教人清心寡欲,改了性子。”


沈泽川打发了跑堂,说:“我这人最擅长逆来顺受。”


萧驰野接了伙计的茶漱口,擦了嘴说:“编也像样点,这四个字你怕是还不会写。”


“都是逢场作戏。”沈泽川也拭了手,对他笑,“还较真了。”


萧驰野没看他,自顾自地把帕子扔回托盘上,说:“戏过了,谁信呢?不就得有个人唱这么个角儿,我萧策安正合适。你不也看得挺舒服。”】


[针锋相对啊ʕ๑•㉨•๑ʔ❀]


[相爱相杀(⑉°з°)-♡]


[嗯ヽ(○^㉨^)ノ♪,除了兰舟美人认同作为家人一般的存在外,好像只有萧驰野最了解兰舟美人啊]


萧驰野眯起眼睛审视的看了看沈兰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兰舟也察觉到了萧驰野的目光,却毫不在意的朝他一笑。


【“这刀是个宝贝。”沈泽川目光下移。


萧驰野抬手挡了他,说:“人就不是了么?”


楼上的灯笼熄了一只,沈泽川叹道:“这话叫我怎么接呢,怪不合适的。”


“你眼光高。”萧驰野移开手,一双眼又狠又凶地盯着他,“认得好刀的人不多。”


“人是个宝贝啊。”沈泽川顺着他的话,“自然戴的都是好东西,瞎猫也能碰上死耗子,我就随口这么一猜。”


“怎么你一夸我。”萧驰野说,“我就觉得见了鬼。”


“听少了吧。”沈泽川宽慰道,“我的赤忱之心还没说呢。”】


[我咋个觉得这两人的对话有点问题呀?]


[萧驰野你这是自恋呢还是自恋呢?凸(>皿<)凸]


[这个时候听兰舟美人夸萧驰野我咋个觉得那么怪呢?]


 【边上的人都散了。


萧驰野不冷不热地说:“你够能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的能耐还在后边。”沈泽川笑,“别急啊。”


“大谋。”萧驰野说,“这屁大点的阒都,还有什么能让你这般谋求?”


“我说给你听。”沈泽川顿了顿,颇为爱怜地看着萧驰野,“你还真信。二公子,瞧不出来,你还是天真无邪那一类的。”


……


“上当的没几个。”沈泽川回头,“人总是要讲几句谎,好比‘爷多的是钱’这种。”


萧驰野收了腿,说:“我跟你比起来小巫见大巫。”


“你看。”沈泽川温和地说,“又客气上了。”】


[哈哈(ಡωಡ)hiahiahia,兰舟美人这语气哄小孩呢]


咸德帝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心里满是阴郁,他在心中冷笑道,“萧驰野果然不愧是离北的狼,这些年来他的爪牙一直都在。”


萧方旭和萧既明心里充满了担忧,不知这次出去之后咸德帝会怎么猜忌他们萧家。


【跟这人简直没得聊。


 因为分不清他哪句真哪句假,句句都像是敷衍混水,绕上一圈也套不出东西。


 萧驰野转身,打哨唤过来了自己的马,说:“因为今夜这事儿,所以对我言语亲近。这会儿人都散了,再装下去可就没意思了。”


“那能怎么着。”沈泽川挑着灯笼,拿眼睛又柔又乖地瞧着他,“再把你咬一口不成?”


……


 萧驰野翻身上马,持着缰绳看他片刻,浪荡地说:“怕你为着这点恩惠赖上我,哭哭啼啼的闹人烦。”


“你不是酒喝多了。”沈泽川含蓄地说,“你是病入膏肓了。”


“这事儿谁知道呢。”萧驰野说,“毕竟撒泼打滚的事你不是没干过。”】


[想看透兰舟美人你还早着呢(~_~;)]


[啧啧╮( ̄▽ ̄)╭,萧驰野啊,你要知道一个事,兰舟美人用相貌蛊惑别人,那是他有蛊惑别人的资本]


[我倒是觉得兰舟美人的眼睛很好看,兰舟美人就是因为这些算计,他人才更加出彩,或许有的人喜欢天真烂漫的,但在我看来这个时候还是兰舟美人这样的人活的更久]





欢喜.

【策舟】新年快乐

  兰舟还未登基

  狼王去世

  

  今年过年,府里置办的热闹极了,灯笼早已高高挂起。

  

  这府邸的主人却高兴不起来,沈兰舟神情恹恹的坐在主位上。今年时间紧任务重,狼崽子来不及回离北过年,于是决定和兰舟在中博热热闹闹的过一个。可这都快吃年夜饭了,人影还不见着。

  

  “丁桃,二爷还没回来吗?”沈兰舟不耐的问道。

  

  “没有,公子。” 丁桃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公子的脸色,便赶紧低了下去,心道不妙。

  

  “你去门口等着。”沈兰舟挥了挥手便让人下去了。

  

  好你个萧驰野,是被哪个新欢缠上了,大过年的不会家,在哪里鬼混去了?沈兰舟越...

  兰舟还未登基

  狼王去世

  

  今年过年,府里置办的热闹极了,灯笼早已高高挂起。

  

  这府邸的主人却高兴不起来,沈兰舟神情恹恹的坐在主位上。今年时间紧任务重,狼崽子来不及回离北过年,于是决定和兰舟在中博热热闹闹的过一个。可这都快吃年夜饭了,人影还不见着。

  

  “丁桃,二爷还没回来吗?”沈兰舟不耐的问道。

  

  “没有,公子。” 丁桃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公子的脸色,便赶紧低了下去,心道不妙。

  

  “你去门口等着。”沈兰舟挥了挥手便让人下去了。

  

  好你个萧驰野,是被哪个新欢缠上了,大过年的不会家,在哪里鬼混去了?沈兰舟越想越气,平日里回来晚是他忙,可在这本该团圆的日子里,将他一个人晾在家里像什么话?

  

  “丁桃,二爷还没回来?”沈兰舟带着些怒气。

  

  “还没呢,公子。”丁桃低着头,只求二公子赶紧回来。

  

  “还没回来?那就别回来了。”说完沈兰舟就甩袖走了。

  

  沈兰舟躺在寝床上,辗转反侧,委屈,他只觉得自己委屈,萧策安这些年,哪让他受过这种委屈?想着想着,眼里就已禽满了泪水。

  

  

  “兰舟,是我,我回来了。”

  

  萧策安见没人应,又敲敲门,“兰舟,开门,二爷回来了。”

  

  还是没人应,萧策安叹了口气:“兰舟,二爷错了,二爷给你带了宝贝回来。”

  

  沈兰舟听着门口的人沙哑疲惫的声音,心一阵一阵的揪着疼。还是心软了,他起身将门开了,风尘仆仆的萧驰野便映入眼帘,沈兰舟一下就绷不住了,抬手紧紧的抱住了萧策安,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他怎么这么傻,他知道这段时间战事吃紧,他家二爷还得两头跑,生怕他这边出了事,还这般任性与狼崽生气,真是不该。想到这,他抱的更紧了,想将人融入骨血。萧策安回抱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对不起兰舟,是二爷来晚了。”

  

  “是不是还没吃饭?丁桃把菜上上来。”沈兰舟松开了萧策安,拢了拢他的大衣。

  

  “兰舟,你看这个。”萧策安骄傲的向他展示着手里的兔子灯笼。

  

  兰舟这才看到他手里提着个灯笼,嗯……丑丑的,七歪八扭的勉强看出来是个兔子,不会是萧策安做的吧。他抬头看看他的狼崽子一脸的期待,忍了忍:“你做的?挺好看的。”

  

  “喜欢吗?”萧策安小心翼翼的问,他向来不会做这些精细的东西。

  

  “喜欢,喜欢的紧,先吃饭。”沈兰舟接过了他手中的灯笼,放在一边。

  

  “我今日时间紧,刚从交战地那边回来,马都跑坏了一匹。”萧策安惹知道兰舟伤心了,一边主动报备着一边看着他的脸色,手上也不忘给沈兰舟夹他最爱吃的鱼肉。

  

  沈兰舟不冷不热的应了声:“嗯,那你的灯笼?”

  

  “二爷我早就开始做了。”萧策安挑了挑眉,一脸的得意。

  

  “那可辛苦二郎了。”沈兰舟一笑值千金。

  

  

  

  “兰舟你好香啊,二爷好爱你啊。”萧策安的手游走在沈兰舟身上,将头埋在沈兰舟的颈窝里,细细的闻着。

  

  “策安……我要……你给不给。”沈兰舟蛊惑的声音如狐狸般挠着他的心。

  

  “给,你要什么二爷都给,二爷把星星都给你摘下来,兰舟喜欢就好。”

  

  

  

  萧策安抱着怀里的人,勾着他的一缕湿发,一圈一圈的缠在手上。萧策安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缠绵温柔的吻,轻轻的凑在他耳边说:“我爱你兰舟,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二郎。”

  

  

  

  

  

  

  

  

  

  

  

  

  

  

岁晏

【策舟】热泉

  新年贺文

  

  一个狐狸偷偷去枫山校场泡温泉,结果被萧二逮个正着的故事

  

—————————————————————

   

  萧驰野没见过这样的沈泽川。

  白玉似的皮肉浸在热泉里头,通身上下泛着水汽,眼下熏成了桃粉色。

  

  狐狸浑身雪白,叫萧二爷日思夜想的后颈上滚了水珠,在那细滑皮肉上留不住,忽的又落下去。

  晃得萧驰野眼热。

  

  沈泽川听见响动,半眯着眼回头瞧他。

  

  “我道是谁,”沈泽川脸上瞧不出什么,伸手把池边备着的绸巾拉下来,“既是萧二公子来了,沈某不多叨扰。”

  “叨扰什么,”萧驰野笑,俯下身来看着沈泽川,“前几日...

  新年贺文

  

  一个狐狸偷偷去枫山校场泡温泉,结果被萧二逮个正着的故事

  

—————————————————————

   

  萧驰野没见过这样的沈泽川。

  白玉似的皮肉浸在热泉里头,通身上下泛着水汽,眼下熏成了桃粉色。

  

  狐狸浑身雪白,叫萧二爷日思夜想的后颈上滚了水珠,在那细滑皮肉上留不住,忽的又落下去。

  晃得萧驰野眼热。

  

  沈泽川听见响动,半眯着眼回头瞧他。

  

  “我道是谁,”沈泽川脸上瞧不出什么,伸手把池边备着的绸巾拉下来,“既是萧二公子来了,沈某不多叨扰。”

  “叨扰什么,”萧驰野笑,俯下身来看着沈泽川,“前几日我请沈大人同浴,沈大人不来,不想今日却在这瞧见了。”

  沈泽川也笑,把绸巾搭在后肩上,挡了萧驰野火烫目光。

  萧驰野只好暗叹一声,狐狸恼了,不许人再瞧了。

   正叹着,沈泽川从池里头上来,两条腿光裸着,发尾淌着水珠。

  “跑什么,”萧驰野把沈泽川袍袋里的蓝帕子拎出来,“二公子能吃了你不成?”

  狐狸自知理亏,也没回头瞧他,自顾自低头穿衣。

  那对腰窝便微微晃动着,带着那两瓣粉桃一样的臀,尽数落在萧驰野眼底。

  沈泽川披上了衣,推门便要出去。

  萧驰野一时半会没回神,但要叫他时人便走了。

  

  外头可下着雪呐!

  

  萧驰野喊他,“沈泽川,”说着便也推门出去,“外头冷着呢,这样子出去,赶明儿染了风寒,二公子我可管不着!”

  出了别院,沈泽川在雪地里头立着。

  狐狸冻着了,鼻尖通红,手指也红,把袍角捏得皱起来。

  “帕子。”

  沈泽川声音闷闷的。

  萧驰野存了心逗他,“什么帕子?”

  沈泽川气极,扯了萧驰野身上那件外袍,一脚把人踹进雪地。

  萧驰野倒也不急着起来,带着笑喊他,“负心汉,薄情郎!”

  沈泽川不管他,从他外袍衣袋里头捏出那条蓝帕子,掀帘子进去了。

  

  “兰舟,我的兰舟,”萧驰野诱哄一样的说,“外头那样冷,你我两个待在一处暖和暖和,也算陪陪你二公子,怎样?”

  沈泽川推他,反被他带着跌进了池子。

  

  热意渗进沈泽川冰冷的骨缝,平白的熏出种岁月静好的错觉来。

  罢了。

  “泉热,”沈泽川想着,“便是不走了。”

  

—————————————————————

  

  沈泽川和萧驰野,沈兰舟与萧策安,你们要在没人够得着的地方长命百岁。

  大家新年快乐!

  

楚彦

  这回认真剪了一下 ,先看一下剪的不多好 

  这回认真剪了一下 ,先看一下剪的不多好 

辣椒油不吃辣

将进酒

  

“我的后背交给你,你的胸膛交给我,我们缺一不可。我要在离北给你挑最好的马,我们就在中博与离北的交界线上搭建屋舍,每月都要见。你要娶我,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将进酒》唐酒卿

[图片]


  

浪淘雪襟戴着重甲,呼着炙热的鼻息,从马道那头率领铁骑直驱过来。沈泽川逐渐露出了笑容,他在萧驰野靠近的过程里抬起了右臂,宽袖下滑,露出了里边的臂缚。 

萧驰野目视前方,没有勒马,在经过沈泽川时垂下只手臂,只听一声脆响,两只臂缚“砰”地挨在一起,仅仅是一个眨眼,就擦了过去。

风带起沈泽川的袖袍,他说道:“大捷。”

萧驰野笑起来,他迎着烈日继续策马向前,大声...

  

“我的后背交给你,你的胸膛交给我,我们缺一不可。我要在离北给你挑最好的马,我们就在中博与离北的交界线上搭建屋舍,每月都要见。你要娶我,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将进酒》唐酒卿


  

浪淘雪襟戴着重甲,呼着炙热的鼻息,从马道那头率领铁骑直驱过来。沈泽川逐渐露出了笑容,他在萧驰野靠近的过程里抬起了右臂,宽袖下滑,露出了里边的臂缚。 

萧驰野目视前方,没有勒马,在经过沈泽川时垂下只手臂,只听一声脆响,两只臂缚“砰”地挨在一起,仅仅是一个眨眼,就擦了过去。

风带起沈泽川的袖袍,他说道:“大捷。”

萧驰野笑起来,他迎着烈日继续策马向前,大声说:“大捷!”

热浪席卷,飞沙扑道,两个人擦臂而过,都没回头。

——《将进酒》唐酒卿


我在中博,来日就是你坚不可摧的盾。

——《将进酒》


我要跟你长命百岁,在别人够不着的地方。

——《将进酒》

新晋居民_2336526

冬日寂夜

  马车停在了府前,车中人欲抬手探头,风雪将帷裳封得严实,不留一点车内的余温,迈过门槛,最亮眼的便是一人,一伞,一车,一马。

天色将晚意渐浓,宽大的府门外是一手提灯映霜花,映出兰舟眉眼笑,生晕出了一抹安逸光圈。

沈兰舟从帷裳中探出头,车顶是萧策安举着的伞,霜花静止在空中,无声凋落时,静悄悄,眼前只是他唇齿一丝淡淡的热气,耳畔响来:“能否一顾寒舍共饮一杯暖酒?”

  马车停在了府前,车中人欲抬手探头,风雪将帷裳封得严实,不留一点车内的余温,迈过门槛,最亮眼的便是一人,一伞,一车,一马。

天色将晚意渐浓,宽大的府门外是一手提灯映霜花,映出兰舟眉眼笑,生晕出了一抹安逸光圈。

沈兰舟从帷裳中探出头,车顶是萧策安举着的伞,霜花静止在空中,无声凋落时,静悄悄,眼前只是他唇齿一丝淡淡的热气,耳畔响来:“能否一顾寒舍共饮一杯暖酒?”

love
没看过将进酒但是这张图引起了我...

没看过将进酒但是这张图引起了我的兴趣哈哈

没看过将进酒但是这张图引起了我的兴趣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