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沈周

78.4万浏览    4311参与
累了叉会儿腰
画了沈周真的抽到他了

画了沈周真的抽到他了

画了沈周真的抽到他了

品科斯

一个画画的画了一个画画的

一个画画的画了一个画画的

早哦
仿明四家之首石田先生遗作

仿明四家之首石田先生遗作

仿明四家之首石田先生遗作

犬¹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李白。

特邀画师:@紅花血月 

地址:前200送黑白贴贴

明月月

5.9伤离别: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中秋夜,玉蟾清冷桂花孤。天上一轮明月,月华皎洁,轻柔地洒在地上醉醺醺的人身上。


唐寅靠坐在桂花树下,自斟自饮。自当日长亭一别,他和沈周便断了联系,鸿雁无音讯,尺素少鱼传,山远天高,烟水寒彻。


去岁的中秋,唐寅是和沈周一起过的,他们还约好了以后秋日桂飘香之际去杭州游览一番,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一个往了滇南,一个困在顺天。


唐寅不知道周周在滇南过得如何,当日他被召回顺天府后,官职明升暗贬。不仅如此,今上还派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也很想有所动作,可周周还在皇帝手里,他只能陷于被动境地,只盼着他这样安分,皇帝能对周周和沈家少些疑心,少分些注意力关注滇南,这样周周的日子也就能顺心些。...

中秋夜,玉蟾清冷桂花孤。天上一轮明月,月华皎洁,轻柔地洒在地上醉醺醺的人身上。


唐寅靠坐在桂花树下,自斟自饮。自当日长亭一别,他和沈周便断了联系,鸿雁无音讯,尺素少鱼传,山远天高,烟水寒彻。


去岁的中秋,唐寅是和沈周一起过的,他们还约好了以后秋日桂飘香之际去杭州游览一番,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一个往了滇南,一个困在顺天。


唐寅不知道周周在滇南过得如何,当日他被召回顺天府后,官职明升暗贬。不仅如此,今上还派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也很想有所动作,可周周还在皇帝手里,他只能陷于被动境地,只盼着他这样安分,皇帝能对周周和沈家少些疑心,少分些注意力关注滇南,这样周周的日子也就能顺心些。


被人监视的日子并不太好过,况且他搅弄风云的初心不仅为国,也为周周。如今国君忌惮防备他,周周远在千里之外,唐寅心中苦闷,也多了些灰心丧气,也便不常出门,只在家中写诗作画饮酒。


今日中秋,团圆佳节,有人邀请唐寅出门小聚一番,他拒绝了,因为有人说好要和他一起裳桂花,对酌饮。如今人未归,他便在桂树下等他归。


唐寅端了满满一大壶酒,坐在桂花树下,看月亮。天边,一轮明月圆如玉盘,带着莹莹光泽,愈看愈动人,仿佛下一刻就能化作心底思念已久的玉人。唐寅看得有些痴了,他对着月亮举了举杯,“周周啊,自古中秋月更圆,人亦盼团圆。这一杯,便祝你平安喜乐;这一杯,便祝你万事如意;这一杯,便祝你吉星高照……”


是夜,热爱饮酒且不常醉的人却醉了,大概不是酒醉人,而是,因着心中的情绪,人自醉,才能逃开思念罢了。


一片桂花自桂树上飘飘摇摇落下,恰好落在树下唐寅的鼻尖。


清香自鼻尖传入心脾,挠的有些痒,唐寅不得已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桂花便打着旋儿飞走了。桂花不仅自己飞走了,也连带着带走了唐寅的醉酒之意。


醉不了的后果便是在一片热闹中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热闹。地上的人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折了一支桂花,边抹去叶上清霜,边踱步进了书房。


书房桌上,一支早已干枯的桃花插在素净的白瓷瓶里,大概是那年得中状元,肆意风流之际有人送给他的那支桃花。唐寅微笑着摩挲了两下桃花枝,然后将手中的桂花插进瓶里,思念满溢,情之深处-----


研磨,铺纸,提笔,挥毫。一首诗赫然出现在桌上:


        故园三径吐幽丛,

        一夜玄霜坠碧空。

        多少天涯未归客,

        尽借篱落看秋风。


滇南,篱笆院墙内,沈周静静望着天上的月亮。


分别至今,他给唐寅写了三封信:


第一封讲一路以来的风景山水,其中掺了有几幅他画的沿途风景。


第二封讲到达之后他的住处。一间很不错的竹屋,屋外扎了篱笆墙,墙内小院有很多不同的花:世间耐久孰如君的茶花、花中西施的杜鹃、春日信使的报春花、玉树银花的玉兰、似云裳仙子的百合花、岁寒国香的兰花、秋寒蓝精灵的龙胆、似雪原天使的绿绒蒿……他说,有那么那么多的花,都很美,他却还是对桃花存着几分偏爱,因为桃花带着风流肆意和他的向往。


第三封早几个月就寄出去了,如果路上不耽误,算算日子中秋前后到。那封信里,他画了一树桂花,桂花树下有两个人的背影,一青衫,一白衣,题名:《中秋安乐》。


今日中秋,最后一封信本来是该到唐寅手里了,可沈周一封回信也没收到。他便知道,唐寅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可自己也是路远难及,只能暗自心焦,企盼唐寅无事。


此刻沈周凝望着天上的月亮,希望月亮能传递些许自己的心情,让远方的人稍感慰藉些。


顺天府,作诗之人似有所感,抬头望月,月华光辉依旧,但和思念比起来好像又暗淡许多。顺天,滇南,两地不同两心同,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兰君淇冰淇

晚明宅斗

文征明曾孙文震孟

外甥姚希孟为徐树丕岳父,徐树丕次女嫁姚希孟长孙,第三子过继给姚希孟为孙。文震孟姐妹文氏婚前通奸事发,母亲让乳母带她逃到乡下,卖给沈瓒小舅子周应备家为妾,沈瓒姨父吴承熙嫡女嫁给海宁查家,庶女嫁陈继儒亲家范允临堂弟允观。周应备娶沈周之女、沈德符堂姑为妻。

[图片]

[图片]


范允临哥哥范牧之

与妓女杜生私奔,府志列女传不会记载为范允谦殉情的妓女杜生,然而记了被范允谦抛在家里的元配陆氏,守着儿子必溶守寡四十多年,性情刚直严肃,死后得到旌表。她的父亲是陆树声弟弟树德,按万历野获编说,动用官府权力逼迫范允谦和杜生分手导致这俩私奔又惨死的就是岳父陆树德。

[图片]

[图

文征明曾孙文震孟

外甥姚希孟为徐树丕岳父,徐树丕次女嫁姚希孟长孙,第三子过继给姚希孟为孙。文震孟姐妹文氏婚前通奸事发,母亲让乳母带她逃到乡下,卖给沈瓒小舅子周应备家为妾,沈瓒姨父吴承熙嫡女嫁给海宁查家,庶女嫁陈继儒亲家范允临堂弟允观。周应备娶沈周之女、沈德符堂姑为妻。


范允临哥哥范牧之

与妓女杜生私奔,府志列女传不会记载为范允谦殉情的妓女杜生,然而记了被范允谦抛在家里的元配陆氏,守着儿子必溶守寡四十多年,性情刚直严肃,死后得到旌表。她的父亲是陆树声弟弟树德,按万历野获编说,动用官府权力逼迫范允谦和杜生分手导致这俩私奔又惨死的就是岳父陆树德。


云块

参考照片,涂涂

模特是 小翰Hanyu

参考照片,涂涂

模特是 小翰Hanyu

酸碱中和反应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野风

江南百景(十八)

董其昌在画中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他也逐渐掌握了一些窍门。他照着文徵明的办法,拿笔一挥,就来到了钟山山麓的烛九阴居所。“烛九阴大神,董其昌深夜拜访,打扰了。”

“凡人,你又来做什么?”烛九阴的眼睛在黑夜中发出的黄光格外醒目,令人毛骨悚然。

“大神,锟铻刀的下落,已经发现了,是在一个叫陆子冈的琢玉工匠那里。过几天,我们就能拿到了。我想问的是……上次你说补天石可将我妻子复活,但是补天石质地坚硬,我根本凿不下来,还引发了画中大震。要怎么样才能取得补天石?”董其昌深知这个问题问出来,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深渊。可他无论如何也想要试一试,于是咬着牙问出了这个问题。

“凡人,本尊就知道你对这件事念念不忘,...

董其昌在画中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他也逐渐掌握了一些窍门。他照着文徵明的办法,拿笔一挥,就来到了钟山山麓的烛九阴居所。“烛九阴大神,董其昌深夜拜访,打扰了。”

“凡人,你又来做什么?”烛九阴的眼睛在黑夜中发出的黄光格外醒目,令人毛骨悚然。

“大神,锟铻刀的下落,已经发现了,是在一个叫陆子冈的琢玉工匠那里。过几天,我们就能拿到了。我想问的是……上次你说补天石可将我妻子复活,但是补天石质地坚硬,我根本凿不下来,还引发了画中大震。要怎么样才能取得补天石?”董其昌深知这个问题问出来,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深渊。可他无论如何也想要试一试,于是咬着牙问出了这个问题。

“凡人,本尊就知道你对这件事念念不忘,那我便告诉你。补天石并非凡品,一般工具绝无可能损伤它分毫。但是锟铻刀就可以轻易将它切割。若你能拿到锟铻刀,事情便可办成。”

“我明白了,谢谢大神。”董其昌做了一揖,转身欲走。突然,烛九阴发出一声长啸:“神仙居所,岂是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的?”董其昌被这一吓,呆立在原地。

“大神……想要怎样?”董其昌感觉到自己的冷汗在往下滴。

“既然你去找补天石,那也为我也带回来一块吧。”

“大神要补天石做什么?”

“无须多问!去吧!”烛九阴掀起一阵狂风,飞沙走石间,董其昌又回到了应天府。董其昌一边走回去一边盘算,如何将锟铻刀拿到手,再让汤显祖带他去一趟虎丘。他看着手中的毛笔,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中展开了。

 

“师父,你看看这幅,你还满意么?”唐伯虎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在清晨敲开了沈周家的大门。沈周睡眼惺忪地开门,就看见一幅画贴到了它的脸上。他踉跄着一连退了几步,这才看清。“唔……画得不错。我觉得可以过关了。”沈周端详了一会儿,这才点了点头。

“可是师父,即便能把这个女孩儿从画中召唤出来,可她毕竟是画中人,没有和陆子冈的那段记忆。这个要怎么解决?”

“真当师父这两天闲着呐?我跑去找了好几趟陆子冈,慢慢从他那儿找他和这个姑娘的记忆。只要我们稍微加工一下,把这些记忆放到这个姑娘心里,那就能以假乱真。”沈周一边洗脸漱口一边说,“这个姑娘跟他也就见过几面,聊几句应该不成问题。”

“师父还是厉害。”唐伯虎竖起大拇指,又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你快去睡吧,最后这一步就由我来完成吧。”看着唐伯虎的黑眼圈,沈周突然有些心疼,“这两天辛苦了,等徐小兄弟走了之后,请你喝酒。”

“好嘞!师父我去睡了……”唐伯虎挥了挥手,拖着长音转身走了。沈周回屋展开画轴,又仔细端详了一番,点了点头,便将屋门和书房的门一并锁了,铺纸研墨,拿出金笔,开始为这幅画做最后的工序——化形。人和山石草木、亭台楼阁都不一样,是有心有感情的,若是在画中只是将人物画出来,那不过是徒具躯壳而已。想要让画中人活过来,必须要将人的灵魂引入画中。可是这姑娘的灵魂尚不知在何处,沈周也只能将陆子冈记忆中的细节放入画中人的心里。这一步是个精细活,所以沈周才闭门作画。

董其昌敲了两遍沈周的门,丝毫听不见里面的动静。若是不能尽快见到沈周,他恐怕很难有机会看到锟铻刀的真容。他在门口踱了两圈,依然不见里面有人回应。他摸了摸口袋,还有些银子,便往市集走去。应天府的市集是张择端着重修缮的区域,因此最近一段时间,整个市集相比于董其昌刚刚入画时已经繁华了不少。董其昌并没有逛街的心思,匆匆浏览过一家家的招牌,看见一家玉器店,便走了进去。

“客官,想要些什么?”掌柜的招呼了一句。

“有没有羊脂玉的籽料?”董其昌开门见山。店家一愣,没想到客人的要求这么直接。“客官,我这里有几件羊脂玉雕的好物件,您看您是要玉佩还是玉镯……”他从栏柜中拿出了几件玉器,放在了绸布上。

“我不要现成的,我要籽料。”董其昌久居高位,话语间自带一股威仪。掌柜的见他话不多,又自带气场,大约知道他的官家身份,赔了笑脸道:“小店规矩,不卖原料,只卖成品。”

“你这几样我看不中。若你是怕籽料卖给我便宜了,我愿意加价两成。”

掌柜的听到这话,连连点头:“先生您稍等,我给你拿去。”转到内间,拿了几块籽料。董其昌对玉料其实并不太懂,他假装挑挑拣拣了一番,选了个玉色温润的、看着顺眼的,交了钱就准备走。掌柜的又将他喊住:“不知先生想要做个什么?小店也可代为加工。”

董其昌愣了一下,其实他并没有想好要做什么,更没有想在店里做。回忆起刚刚柜台上那几个,顺口说了个没有的:“子辰佩吧。”

那店家听闻,沉吟了片刻:“先生,不是我说,这几块玉料都不是做子辰佩的好料。本店本小利薄,没有上好的玉料,这几块虽然尚可,但做子辰佩,怕是要花大力气去画样。如果先生信得过本店,可否……”

“不必了,我到外头找人做。”董其昌皱了皱眉头,不愿听店家啰嗦下去,径直走了。

很快,董其昌找到了陆子冈的铺面,比起前两日,他门口倒是少了些人。董其昌走到店门口,做了一揖:“陆先生,可否为我做一件玉器?”

陆子冈抬起头:“先生之称不敢当,一介手艺人罢了。不知先生要做什么?”

“一只镯子,阴刻缠枝莲花纹,不知可否?”

“玉料呢?拿来我看一看。”陆子冈接过玉料,反复端详,又看了看董其昌:“镯子是给尊夫人的?”

董其昌一愣,心中突然思绪万千。半晌他才回答道:“是,是给内子的。”

“这块羊脂玉的籽料大小不够,掏镯子怕是危险。我看这形状,不如做两支嵌宝玉簪如何?”陆子冈随口问着,手上已经拿着炭笔在纸上画样。

“这也甚好。不知陆先生要价几何?还有,嵌宝该嵌什么?”董其昌的眼光时不时地在陆子冈手边搜索,想找到那把锟铻刀。

“白玉嵌金好看,镶红色的宝石亦可。”陆子冈举起画样,“这样可好?”

“先生不愧是大师!”董其昌虽然心思在别处,但看到画样,也不由得衷心赞叹。“不知先生,这两支簪子造价几何?”

“造价的事,等做好了再议不迟。不过先生得先把金丝和宝石的钱给我。”

“好说好说!”董其昌满口答应,“还有一事,不知先生可否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

“先生请说。”

“在下知道先生有一件宝物名为锟铻刀,可否借我一观?”董其昌凑上前去低声说。

要当小花甲
之前画的周周,江百工程正式开始...

之前画的周周,江百工程正式开始施工!

之前画的周周,江百工程正式开始施工!

泽木

沈周日常(图源wb,只是图片的搬运工啦   音源自己)

沈周日常(图源wb,只是图片的搬运工啦   音源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