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沈度

873浏览    20参与
忆澜FZYY_
明天就不能登江百啦。居民们不要...

明天就不能登江百啦。居民们不要想我——


沈度啊,我最终还是没有抽到你,明明我九月二号就可以得到你了。


你知道吗,我等了你好久,但是就快要等到的时候却又要失去。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呀。

——致我得不到的沈度。

【ps由于触及到了知识盲区所以私设了沈度年轻的时候】

明天就不能登江百啦。居民们不要想我——


沈度啊,我最终还是没有抽到你,明明我九月二号就可以得到你了。


你知道吗,我等了你好久,但是就快要等到的时候却又要失去。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呀。

——致我得不到的沈度。

【ps由于触及到了知识盲区所以私设了沈度年轻的时候】

芽间鲤
Day2/沈度•不自弃说 勉勉...

Day2/沈度•不自弃说

勉勉强强找到了一点控笔的感觉😬

学习任务重得一空下来就想放空滑手机,但其实静下心写写字比起网上冲浪,放松的效果要好得多🤪

Day2/沈度•不自弃说

勉勉强强找到了一点控笔的感觉😬

学习任务重得一空下来就想放空滑手机,但其实静下心写写字比起网上冲浪,放松的效果要好得多🤪

芽间鲤

Day1/沈度 • 不自弃说

时隔四年再次拿起笔,颤抖的手几乎失去了控笔能力😿
[图片]

时隔四年再次拿起笔,颤抖的手几乎失去了控笔能力😿

忆澜FZYY_
嗯。画了画沈度,由于触及到了知...

嗯。画了画沈度,由于触及到了知识盲区,就私设了年轻的时候。画什么出什么拜托了……

嗯。画了画沈度,由于触及到了知识盲区,就私设了年轻的时候。画什么出什么拜托了……

忆澜FZYY_
一些同人。 看陆深和沈度tag...

一些同人。

看陆深和沈度tag这么少人我又来了……

注意,注意,不是友情向,不是友情向!!雷者划过!

一些同人。

看陆深和沈度tag这么少人我又来了……

注意,注意,不是友情向,不是友情向!!雷者划过!

兰台公子

灯会【沈度陆深相关】

含迫害强迫症患者沈度

以及喵喵怪陆深“妙啊”梗

食用愉快

------------------------------------------------

这个元宵节可是把本府忙坏了。

除却到处收集竹篾造鱼灯工坊,每晚还得去陪着居民们放孔明灯祈福,加上桃花村又叫我去帮忙建设,偏偏御厨也来凑热闹,办什么厨神大赛,跑到江南来给皇上寻找美食。我是白天一天蹲在客栈给御厨交材料,晚上去桃花村没日没夜地干活。客栈的香料被我搜刮得一干二净,桃花村的松树也被我砍光了。

正月十七晚上。御厨扔给我一个遨游龙灯,桃花村严大人坑了我二十个火腿,塞给我一个双层草屋,算是了结我叹口气,勉强也算没有白忙活。...

含迫害强迫症患者沈度

以及喵喵怪陆深“妙啊”梗

食用愉快

------------------------------------------------

这个元宵节可是把本府忙坏了。

除却到处收集竹篾造鱼灯工坊,每晚还得去陪着居民们放孔明灯祈福,加上桃花村又叫我去帮忙建设,偏偏御厨也来凑热闹,办什么厨神大赛,跑到江南来给皇上寻找美食。我是白天一天蹲在客栈给御厨交材料,晚上去桃花村没日没夜地干活。客栈的香料被我搜刮得一干二净,桃花村的松树也被我砍光了。

正月十七晚上。御厨扔给我一个遨游龙灯,桃花村严大人坑了我二十个火腿,塞给我一个双层草屋,算是了结我叹口气,勉强也算没有白忙活。


今儿是正月十八,我决定休沐一天,谁来我也不干活。

谁知这一语成谶。我刚准备坐在刚得的草屋里喝杯茶,衙役就急急忙忙来通报,陆深大人可算到了。

年前我听燕王说陆深要到,眼看着元宵节都过去了,这才到了,耽误了这么些时日,倒是与我听说的陆深不喜规矩拘束甚是相符。

我又想起早就到了府上的沈度,因前几日过年忙得很,也还没来得及接见,于是便吩咐衙役:

“有请两位大人来府衙,我来为二位大人接风洗尘。”


我回到府衙,端详着面前的两位大人。只觉得这两位,又是出乎意料,又是滑稽可笑。只见那沈度四十岁上下,穿一件朱红文官补服,葱绿挂里,那官服一尘不染,中缝从上到下不偏不倚地把人划成对称的两半,头上带着网巾,官帽却戴在身边一口巨大的青铜大钟上。他一脸严肃,眉头紧锁,用三角眼觑我两眼,一对八字胡却平添了不少滑稽之感。

我笑道:“想不到沈大人如此兢兢业业,随身带着这口青铜大钟,下官实在是惭愧,惭愧。”

我话音刚落,一旁的陆深便自报家门:“在下陆深,松江府人氏,幸会知府大人。”

这陆深与沈度大不相同,二十岁上下,四方脸面,穿着一件深蓝文官补服,抱着一摞写过字的纸,官帽歪到了一边,露出几绺微卷的头发。我一边回答着幸会,一边走上前去打算帮他扶正官帽:

“大人帽子歪了,下官帮您正正……”

我刚刚抬起手碰到陆深的帽子,陆深不知怎的忽然一个趔趄,手中的纸散了一地。我先是一愣,接着连忙弯下腰帮忙捡。沈度嫌弃地看了看陆深,也弯腰帮忙捡,又叹了口气,道:“我说子渊啊…”

我连忙答道:“这不怪陆深大人,都是我给陆深大人扶帽子的时候用力太大了,陆深大人这才没站稳。”我说着把捡起来的纸递给陆深,陆深胡乱收了,揣在怀里。我笑道:“两位大人刚刚安顿下来,今年元宵想必还没赏灯吧,正好我在苏州新开了灯会,二位若是不嫌弃,我带二位去赏赏可好?”

于是我便叫了两辆出租马车,带二位去了苏州梅香坞。


梅香坞的灯会是我刚刚布置好的,一条主街上抬头都是飘带街灯,两边摆放着各式花灯,有摇尾鱼灯,竹篾球灯,花束地灯,还有我昨日刚得的傲游龙灯。

“大人,这摇尾鱼灯制作工巧,上色艳丽醇厚,最妙的是这鱼尾竟能摆动,犹如在池中游动一般,真是妙啊,妙啊。”陆深赞道,只见他又对沈度道:

“不过沈大人,你看这鱼身上的颜色,似乎有一块上的深了些。”

沈度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大人,这竹篾球灯,难为他做的如此浑圆,宛如天成,若不是知道这是花灯,我定要带走当蹴鞠玩,真是妙啊,妙啊。

“不过沈大人,这根竹篾是不是断了,这块显得稍有些不整齐,唉呀是不是我眼花了……”

沈度的眉毛锁的更紧了,头上冒了几滴汗,八字胡动了动,又没有回答陆深。

“诶诶,大人,这遨游龙灯甚是威武!我年幼时也见过龙灯,只是难得这个龙灯足足有三丈长!放在湖边,宛如蛟龙出水,真是妙啊,妙啊!

“唉呀,沈大人,您瞧,真是可惜啊可惜,怎么这龙身上的灯有一个不亮了呢,不过这么长的龙,少说也得上百展灯,难以做到整齐划一也是情理之中……诶沈大人,您怎么了?”

只见沈度眉头都要皱到一起了,头上的青筋暴起,汗一颗一颗地滚下来,紧紧咬住的苍白嘴唇蹦出几个字来:

“知府大人,我今日身体不适,先告辞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我呆在原地,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便问陆深:“沈大人这是怎么了?”

陆深笑着说:“没事大人,沈大人他凡事追求完美,见不得这些瑕疵,我们继续看灯,看灯。”

“那你还……”

“没事大人,我们翰林院的不迫害沈大人迫害谁?

“您看这灯,真是妙啊,妙啊!”

蒙   古   上   单

这次写武则天的名,结果出了两个天,两个候,还不算重复的白玉堂,陆深出现了两次。

这次写武则天的名,结果出了两个天,两个候,还不算重复的白玉堂,陆深出现了两次。

兰台公子

君臣际遇【朱棣姚广孝相关】

大年三十营业!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胜意!

微英府,微沈度陆深卡池,食用愉快!

---------------------------------------------------------------------------

“知府大人,看我给你送什么东西来了?”

眼看着到了年下,这大街小巷里也都挂上了灯笼,偶有舞龙舞狮的队伍经过府衙,越发有了过年的氛围。小年那天,朝廷又让我接管了松江府,这两日忙得很,又是运货又是买地,忙得不可开交,倒是显得我府衙里最为冷清。这日午后,我正忙着计划往松江府运货的单子,不料仇英过来了。我站起身忙去迎接。

“这两日快过年了,给知府大人送些年画对联什么...

大年三十营业!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胜意!

微英府,微沈度陆深卡池,食用愉快!

---------------------------------------------------------------------------

“知府大人,看我给你送什么东西来了?”

眼看着到了年下,这大街小巷里也都挂上了灯笼,偶有舞龙舞狮的队伍经过府衙,越发有了过年的氛围。小年那天,朝廷又让我接管了松江府,这两日忙得很,又是运货又是买地,忙得不可开交,倒是显得我府衙里最为冷清。这日午后,我正忙着计划往松江府运货的单子,不料仇英过来了。我站起身忙去迎接。

“这两日快过年了,给知府大人送些年画对联什么的。我们几个师兄弟知道大人忙得很,想必没时间置办这过年的东西,故而准备了些,这不就给你送来了?”

我喜不自胜,只见有仇英亲手所绘灶王像一张,财神像一张,门神一对,文徵明写的行书对联一副,福字一对。

“难为你们还想着我。最近松江府刚接手,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幸好快年节了,这几日城中颇为安静,没什么其他事,不然可得忙死我了。”我笑道。

“诶,你果真觉得城中安静么?”仇英疑惑不已,“我今天出门还碰见百姓都围到城门那边,不知道发生甚么事了。可是有新人来了?”

“我并没有听说,这么一说,恐是有大人物。莫非……”

一语未了,衙役赶忙跑过通禀道:“燕王殿下今年来咱们这儿过年,说是身份尊贵不便下撵,殿下说这会子想必您已经猜到他来了,多年未见,请大人到苏州半山阁一叙。”

“知道了,备车吧。”我长出一口气,“刚说没什么其他事,瞧这从天而降这么个主儿,这回有忙头了。”

仇英问道:“大人从前认识燕王这样的贵胄?”

“从前在京中还没有外放的时候,皇子中我确实和燕王相交最深,只是彼时都还年幼,都是意气交友。如今朝中形式与以往不同,恐怕燕王此行,也绝非是叙旧这么简单罢。”说罢,我苦笑一声,向仇英道了别,就往半山阁去。


半山阁是我新修在苏州郊外的景,山环水绕,坐在阁子里,能望见山前曲水流觞,流水的尽头,是一处茅草屋,屋前种着草药田,屋后是钓鱼庵,颇有归园田居之感。为官一生,所能成就回转天地之志,事成后找这样一方水土归隐,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却不成想,如此闲云野鹤之地,我如今来却是要见如此一位世俗中人。想到这里,我不禁兀自一笑,推门而入。

“燕王殿下安。”我行了礼,“燕王殿下怎么来了也不告诉下官,有失远迎,罪该万死。”

“怎么,我来,还要向你请示不成?”朱棣的声音,戏谑中带着威严,虽是玩笑话,却给人一种高处不胜寒之感,凌然不可侵犯,“快起来吧,你我旧友,不必做此生分模样。”

我抬起头,燕王背对着我,正拿起多宝阁上一方澄泥砚端详。

“殿下要是喜欢,就送给殿下,我们府中不缺这个,殿下想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

燕王听罢,放下砚台,转过身来,笑道:

“你那里砚台要多少有多少,难道我就缺这几方砚台?”

只见他身穿一件酱紫蟒袍,明黄挂里,腰间一条玉带,上面没什么雕花,却越发显得玉质细腻;外面披着一件祥云暗纹的玉色披风,里子上绘着江山图景。燕王本身身材清瘦,却丝毫没有弱不胜衣之感,五官颇像他的父亲——当今圣上,又比圣上多了许多朝气和英气,若不论身份,只论容颜,恐怕也能倾倒众生。


“来,坐吧,都站着干什么。”朱棣自己先坐下,旁边一位僧人打扮的人也缓缓落座,我也坐下,“你如今出息了,领了四个府的知府,也算是封疆大吏了,想见一面都难了。”

“殿下您如今也封了王,却不在北方好好做您的诸侯,跑到我这,不知有何见教?”

朱棣不接我的话茬,指着旁边的僧人说:“这位是姚广孝先生,自己人。”

只见那人生得一双三角眼,形似病虎,身穿一席黑袍,约莫五十岁年纪。我心下奇怪,只好道了一句“姚先生好”。

那人听了,忽的站起身,也不答礼,问道“你可知治理这松江府关键难在何处?”

我一愣,全盘没有料到这人竟单刀直入,初次见面就这样问。我勉强笑道:“无非就是清淤恐怕得费些银子罢了。”

“错。”姚广孝摆摆手坐了下去。

“那,”我全然不知这人在卖什么关子,“恐怕松江府盐商多,风险大,搞不好盐商和本府都得破产。”

“错。”

“下官实在不知,还望先生明示。”

姚广孝一拍桌子,说道:“大人虽然把应天和苏州治理得井井有条,却不知这松江府看上去虽然和其他城市大同小异,实际上却有个大麻烦。”

“什么麻烦?”

“倭患!”姚广孝顿了顿,“从前大人只是零零散散抓过几个倭寇,但这松江府靠着大海,倭寇势力不可小觑。大人可知道松江府有南北仓城?”

“自然知道。”

“这南北仓城,重修之后自然有无穷的好处,但也极易招来倭患。一旦仓城被围失火,不仅救火费人费力,这仓城中的粮食就会断然无存。这对于大人初期建设是极为不利的。”

我恍然:“先生说的没错,我建设松江府的时候一定注意,绝不冒进。”

“大人果然是明白人,一点就通。这倭寇,当然要打,皇上信任大人,觉得大人堪当重任,才会把松江府交给大人。大人一贯作风在下一直佩服,大人只要保持这个稳字,按部就班,不贪功冒进,把生产盘活了再用仓城防御,必然能成就千古奇功!”

我大喜:“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先生,多谢殿下。下官受教了。”


我转向燕王:“只是殿下找我来到这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难道只是为了来帮我解眼下难题么?”

朱棣拿起桌上的茶杯,放在鼻尖闻了闻,“嗯,茶叶该换了,赶明儿我差人给你带些今年的新茶。”说着放下了茶杯,“你以为我还有什么用意?”

“殿下来,不是为了拉拢我?”

朱棣听罢,大笑道:“你如今是封疆大吏,掌管江南四个府,国家根本所在,谁不想拉拢你?可你的人品我岂能不知?最后谁都拉拢不了你。

“你只要好好替朝廷看管好这江南四个府,其他朝廷争斗的事情,你都不必参与。到时候我若是能够得胜,必然依旧重用你;若是我失手了,自然也与你无关,朝廷也没借口动你。你自是你,我不必拉拢。”

我听罢,心中又是不忍,又是感激,连忙答道:“多谢殿下一番苦心,下官定然不负朝廷。”

“谢什么,你的路还长着呢。这松江府刚起步,想必事事艰难。这个年节我和姚先生都能帮你。对了,我还带来两个人,一个姓沈名度字民则,一个姓陆名深字子渊。你先用着。”又转头问姚广孝道:“他们两个可已经来了?”

姚广孝低头答道:“沈度已经到了,陆深恐怕路上耽搁了时日,还得几天。”

朱棣笑道:“陆子渊这个人,向来如此,不太喜欢受规矩束缚,你见了便知道了。耽误了你这么些时候,你也快回去处理府里的事情吧。我先走了。”

说罢推开半山阁的门,转身离去。冬日的阳光一下子漏了进来,十分刺眼。


那一身玉色斗篷在风中飘忽,与远处的山水融为一体,仿佛他生来就属于这片江山。

我呆在原处看着燕王的背影,心绪万千。

再一会儿,心里就只剩了这一句话: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雾岛

沈度與貓。

梗來自官方劇情:沈大人,妙啊!

的諧音梗。(扣錢)

以及不愛寫館閣體的陸深設定。

沈度與貓。

梗來自官方劇情:沈大人,妙啊!

的諧音梗。(扣錢)

以及不愛寫館閣體的陸深設定。

江南百景图
【江南人物传】沈心沉凝行成云,...

【江南人物传】沈心沉凝行成云,度雁南去笔难随 —— 沈度


沈度,原是明代松江府的知名书法家

在江南百景图中,他是一位热爱书法、尤为热爱馆阁体的人。

从落笔的第一个字开始,他便将整个身心投入其中,外界的事情与他再无一点关系。


【江南人物传】沈心沉凝行成云,度雁南去笔难随 —— 沈度


沈度,原是明代松江府的知名书法家

在江南百景图中,他是一位热爱书法、尤为热爱馆阁体的人。

从落笔的第一个字开始,他便将整个身心投入其中,外界的事情与他再无一点关系。


庭嘞个庭
“四箴”是宋代理学大师程颐根据...

“四箴”是宋代理学大师程颐根据孔子《论语·颜渊第十二》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发展而成的道德戒律。朱熹《近思录》卷五《克治》载:“伊川先生曰颜渊问克己复礼之目。夫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四者身之用也,由乎中而应乎外,制于外所以养其中也。颜渊请事斯语,所以进于圣人。后之学圣人者,宜服膺而勿失也。因箴以自警。”

“四箴”是宋代理学大师程颐根据孔子《论语·颜渊第十二》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发展而成的道德戒律。朱熹《近思录》卷五《克治》载:“伊川先生曰颜渊问克己复礼之目。夫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四者身之用也,由乎中而应乎外,制于外所以养其中也。颜渊请事斯语,所以进于圣人。后之学圣人者,宜服膺而勿失也。因箴以自警。”

庭嘞个庭

雨过天晴 阳光☀️闪亮亮✨

雨过天晴 阳光☀️闪亮亮✨

玥子总在爬墙中@我想睡觉

【度南】反攻什么的,不存在的。

自割腿肉摸个段子,做第一个产粮的人x

自从上次沈度趁着叶南期醉酒之时,让他坐在自己身上动了很久,身体力行地告诉他何为“爱情在于老公愿不愿意当下面那个”之后,叶南期对于反攻就不抱希望了。
倒不是他不想这么做,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只是执念没那么深而已。上天能把沈度带到他的面前,叶南期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
至于谁上谁下,关起门来的事,只要双方开心就行,叶南期也不会在这种事上纠结太久。
如果他没有做那个梦的话。
说到做梦,叶南期的梦几乎都跟身边的人有关。以前几乎都是叶湄,和沈度互通心意之后,主角就成了自家老公。小时候的事、互相看不顺眼的那段时光、甜甜蜜蜜的恋爱…几乎每个阶段都有。
当然,也少不了让人...

自割腿肉摸个段子,做第一个产粮的人x

自从上次沈度趁着叶南期醉酒之时,让他坐在自己身上动了很久,身体力行地告诉他何为“爱情在于老公愿不愿意当下面那个”之后,叶南期对于反攻就不抱希望了。
倒不是他不想这么做,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只是执念没那么深而已。上天能把沈度带到他的面前,叶南期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
至于谁上谁下,关起门来的事,只要双方开心就行,叶南期也不会在这种事上纠结太久。
如果他没有做那个梦的话。
说到做梦,叶南期的梦几乎都跟身边的人有关。以前几乎都是叶湄,和沈度互通心意之后,主角就成了自家老公。小时候的事、互相看不顺眼的那段时光、甜甜蜜蜜的恋爱…几乎每个阶段都有。
当然,也少不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少儿不宜片段。
昨晚的梦就是最后一类,只是有些不同。
他梦见沈度一脸委屈地对他说“南南,每次我都是上面那个,久了真的好累,这次我想休息休息,换你行不行?是真的换你在上的那种。”
然后他答应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
叶南期在一个周末的早晨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身后的怀抱温暖又熟悉,搂着他的手臂坚实有力,让叶南期觉得十分安心。他转过头看着沈度熟睡的俊美容颜,忍不住在那张脸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心里想的却是:真的很累吗?
沈度好像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这个,每次上了床就化身那啥,技术越来越好,第二天起床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从来不说“累”这个字。
或许,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叶南期陷入了沉思,觉得应该在这方面多关心一下沈度。夫夫之间需要讲究平等,虽然平等没有绝对,但是累活不能只让一个人干,而是大家一起分担才行。
于是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沈度正准备对叶南期说一声“早”,就被对方的问题堵了回去。
“沈度,你累吗?”
“…怎么忽然问这个?”
叶南期犹豫了下,觉得他和沈度当了这么久的老夫老妻,没必要再遮遮掩掩,这种问题也没什么不好意思问的,于是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地说:“你在床上累吗?”
沈度:“…”
“就是,那个…每天晚上出力的都是你,有没有觉得吃不消?吃不消也不用瞒着我,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我…”
沈度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无奈地说:“不要多想。”
这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然而脑补能力过强的叶南期仿佛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疲惫和强颜欢笑,于是更加担忧和心疼他了。
不等沈度继续安慰他,叶南期很是体贴地开口道:“我说真的,下次换成我吧,总是让我躺着爽也不太好,你看我又被你养胖了好几圈。我想,偶尔也该让你休息休息,把腰养一养了。”
需要养腰的沈度:“…”
见他不说话,叶南期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明智的,于是把手臂撑在沈度脑袋两侧,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从今晚…”
“不用等今晚了,要不要现在就来试试?”沈度嗓音暗哑,目光扫过他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上面斑斑点点的红痕十分明显,一切都在昭示着昨晚的“运动”有多么激烈。
“现在?太早了吧?”
“没关系的,双休日可以睡个懒觉。”
叶南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不过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为了不让老公累着所以他要反攻”这件事上,也没多想什么,伸手去掀盖在沈度身上的薄被,边掀边说:“那好吧,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准备,这算是我俩的第一次,可能不太舒…唔唔唔唔唔…”

细节就不说了,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懂。
总之,这一天叶南期一直睡到了下午,累的。
然而累法却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毕竟沈度疼老婆是出了名,哪里舍得真的让他出力。
所以他只能“勉为其难”地代劳了,用实际行动掐灭了叶南期“替他分担”的念头。
而被折腾了一上午的叶南期此时正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闻着从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味,根本连动都不想动。
想想也是,沈度从小就被他爸丢部队里跟别人一起训练过,精力那么旺盛,体力根本不是常人比得上的。
他的担心果然太多余了。

还泯

【临沈度谦益斋铭】
是的!我又找到新的p图和碑帖大全的App了!!——然后开始陷入日常选择恐惧TT 最后附上原帖。
以后周日发图✔我要努力写字!!等到将来成为黄老的那个时候,就可以做旧仿帖成功招摇撞骗实现我小时的远大梦想hhh(not exist

(#黄老周日发图了吗##发图了##是的,这就是一个自我表扬的帖子##给寄几爱的谷粒#)

【原文】谦益斋铭 | 沈度
惟天之道,好谦恶盈。人其体之,弗瞒弗矜。所以君子,卑以自牧。温恭自虚,以受忠告。大哉易道,洁静精微。裒多益寡,物称其宜。至高者山,至卑者地。地中有山,为谦之义。如处崇高,有而弗居。谦尊而光,卑不可踰。翼翼斯斋,企彼先觉。惟谦是持,俯仰无怍...

【临沈度谦益斋铭】
是的!我又找到新的p图和碑帖大全的App了!!——然后开始陷入日常选择恐惧TT 最后附上原帖。
以后周日发图✔我要努力写字!!等到将来成为黄老的那个时候,就可以做旧仿帖成功招摇撞骗实现我小时的远大梦想hhh(not exist

(#黄老周日发图了吗##发图了##是的,这就是一个自我表扬的帖子##给寄几爱的谷粒#)

【原文】谦益斋铭 | 沈度
惟天之道,好谦恶盈。人其体之,弗瞒弗矜。所以君子,卑以自牧。温恭自虚,以受忠告。大哉易道,洁静精微。裒多益寡,物称其宜。至高者山,至卑者地。地中有山,为谦之义。如处崇高,有而弗居。谦尊而光,卑不可踰。翼翼斯斋,企彼先觉。惟谦是持,俯仰无怍。自视欿然,德业日新。惟克处己,以守其身。朝斯夕斯,持兹勿失。永言谦谦,以保终吉。

哑斋
沈度《敬斋箴册》 楷书 纵23...

沈度《敬斋箴册》 楷书

纵23.8cm,横49.4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沈度《敬斋箴册》 楷书

纵23.8cm,横49.4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哑斋
沈度《隶书七律诗》 纸本 纵2...

沈度《隶书七律诗》

纸本 纵23.2cm 横34.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沈度擅长隶书,但传世作品稀少。此帖结体方整,用笔少波磔与回转,体势笔法更接近楷书,具有唐隶的特征,但略显厚重呆板。

  释文: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宫。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云间沈度隶古

沈度《隶书七律诗》

纸本 纵23.2cm 横34.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沈度擅长隶书,但传世作品稀少。此帖结体方整,用笔少波磔与回转,体势笔法更接近楷书,具有唐隶的特征,但略显厚重呆板。

  释文: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宫。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云间沈度隶古

哑斋
沈度《行书七律诗》 纸本 纵2...

沈度《行书七律诗》

纸本 纵24.5cm 横29.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笔法仍以“台阁体”为基调,端妍润丽,亦仿米芾笔意,结字欹斜,遂成紧劲清健之势。

一句话,“台阁体”也可以很牛

  释文:

  伯也驰驻历岁年,阿咸来省意何专。儒林共说多才艺, 乡里从知有俊贤。舟舣石城青嶂月,帆开杨子白沤天。到家已是春将半,应念当时蜡凤圆。

  云间沈度


沈度《行书七律诗》

纸本 纵24.5cm 横29.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笔法仍以“台阁体”为基调,端妍润丽,亦仿米芾笔意,结字欹斜,遂成紧劲清健之势。

一句话,“台阁体”也可以很牛

  释文:

  伯也驰驻历岁年,阿咸来省意何专。儒林共说多才艺, 乡里从知有俊贤。舟舣石城青嶂月,帆开杨子白沤天。到家已是春将半,应念当时蜡凤圆。

  云间沈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