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沈马cp

45749浏览    2382参与
柳亭

今晚他说

“我不想活在梦里了”

做了千百遍的梦

片刻被真实地抱在怀里


今晚他说

“我不想活在梦里了”

做了千百遍的梦

片刻被真实地抱在怀里


恋沈马的小朋友

请勿上升正主

假的假的

这里的情头在最后面

请勿上升正主

假的假的

这里的情头在最后面

君生我未生
  今晚真的太激动了,宋特你抱...

  今晚真的太激动了,宋特你抱那么紧那么委屈是在演戏还是在代入你自己?

  

  今晚真的太激动了,宋特你抱那么紧那么委屈是在演戏还是在代入你自己?

  

阿强

舞台

  勿上升真人

  

  

  站在舞台,面对观众,是欣喜雀跃的吧。

  两束追光分别打在你和她的身上时,你会不会有一瞬间的晃神。

  “十年了,我始终…都在做同一个梦。”

  “每次都能梦到……我把冬梅弄丢了……”

  “这个梦……我一共做过1222次。”

  “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打算再做这个梦了。”

  

  停顿和哽咽,是出自于你作为一个优秀话剧演员的专业素养,还是因为那十年里,你曾无数次在梦中幻想过她的容貌,却求之不得。

  

  

  她听到你说到那句,

  “我把冬梅弄丢了……”

  拿着道具酒瓶的手,在微微颤抖,本应该在拖后爆发的情绪却在那一句台词...

  勿上升真人

  

  

  站在舞台,面对观众,是欣喜雀跃的吧。

  两束追光分别打在你和她的身上时,你会不会有一瞬间的晃神。

  “十年了,我始终…都在做同一个梦。”

  “每次都能梦到……我把冬梅弄丢了……”

  “这个梦……我一共做过1222次。”

  “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打算再做这个梦了。”

  

  停顿和哽咽,是出自于你作为一个优秀话剧演员的专业素养,还是因为那十年里,你曾无数次在梦中幻想过她的容貌,却求之不得。

  

  

  她听到你说到那句,

  “我把冬梅弄丢了……”

  拿着道具酒瓶的手,在微微颤抖,本应该在拖后爆发的情绪却在那一句台词中爆发。

  你奔向她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落下。

  

  紧紧相拥时,互相轻拍后背的那只手,是庆幸这么多年没变的情谊,还是在庆幸彼此之间未曾真正走远。

  

  十年。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你不敢。

  你还是没在戏外唱那首歌。

  

  十周年快乐。

  

  

  

巴山楚水凄凉地

独行月球番外

  这是我写这一篇的第三稿了,前面的一直发不出去,好了话不多说上正文

  ------------------------------------------

  独孤月拉着马蓝星回到宿舍。

  打开灯,瞬间漆黑的房间瞬间亮堂起来。独孤月拉着还没完全缓过神来的马蓝星做到床边。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坐了会儿,马蓝星的魂终于回归肉体。

  “独……独孤月”

  “嗯,现在算是未婚夫了。”

  这声未婚夫,让原本脸色逐渐回归正常的马蓝星再次涨红了脸。

  “现在婚也求好了,我也想正式和你谈一次未来了”独孤月严肃的说。

  “未来?未来我想事业我已......

  这是我写这一篇的第三稿了,前面的一直发不出去,好了话不多说上正文

  ------------------------------------------

  独孤月拉着马蓝星回到宿舍。

  打开灯,瞬间漆黑的房间瞬间亮堂起来。独孤月拉着还没完全缓过神来的马蓝星做到床边。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坐了会儿,马蓝星的魂终于回归肉体。

  “独……独孤月”

  “嗯,现在算是未婚夫了。”

  这声未婚夫,让原本脸色逐渐回归正常的马蓝星再次涨红了脸。

  “现在婚也求好了,我也想正式和你谈一次未来了”独孤月严肃的说。

  “未来?未来我想事业我已经做到巅峰了。我想…我想要个家庭了。”

  “孩子?”

  “嗯,以现在地球科技。近十年是不可能重返太空的。所以我们现在要个孩子,是最合适的。”

  “好,等到孩子出生。我就辞职了,我打算去做个主播。拍拍生活,这样时间自由,方便带孩子。”

  “可是以你的表现能力……”

  “没问题,这都是可以练的。你可别忘了你提的那“馊主意”害我被迫直播两三年呢。”

  “什么叫馊主意。但是……行。那就勉为其难我养你吧!”

  “好嘞,遵命。”

  说罢,迫不及待的向马蓝星的唇亲了上去。

  “独孤月,你这又是哪一出啊……?”

  话音未落,一个更加厚重的吻压了上来。这个吻是强势的,它似乎在征服整个世界。

  马蓝星被吻的腿有些发软她想挣扎。但是,在那一瞬间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了一般。只能无力的被男人压在身下乘欢。

  “媳妇儿,刚刚你说要宝宝的,为夫自然要出把力不是。”

  随后又是一阵狂吻,从唇到耳垂再到脖子锁骨,慢慢磨蹭。

  马蓝星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慢慢放松下来。身体越来越渴望。

  独孤月见效果到了就开始脱.衣服。

  考虑到身下人乃初次尝新,怕吓着她。顺手把灯关了,盖上被子。虽然做这档子事,做时身子燥热,但是停下来若没做好保暖容易着凉。

  许是有了布料遮掩,加上灯光昏暗,马蓝星也没什么顾虑了。

  任由独孤月折腾,顺从的配合着。

  第一次,那感觉虽不如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却着实让人影响深刻。

  她不知道平时不怎么锻炼的独孤月为什么体力这么好,一直折腾倒凌晨。

  最后她实在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只依稀记得后来独孤月好像有抱她去卫生间洗漱。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少啊……“

  ------------------------------

  最后诗的意思,结合上文自行理解哦

北海西岸-格纹扇子

是夏洛冬梅,还是……


开心麻花功勋演员:马丽!沈腾!

是夏洛冬梅,还是……


开心麻花功勋演员:马丽!沈腾!

young  girl

  这次抱紧了,永远不会松开

  这次抱紧了,永远不会松开

孤独星月

⭕地自萌    ❗小短打

小学生文笔将就着看

夏洛冬梅呜呜呜呜呜

抱了圆满了,这辈子再等个二十周年😭😭


相对于别人,我更喜欢你。这就是相对论。 ​​​


(演出结束后台)

sss:你们今天一个个怎么着?准备造反?不知道我和你们丽姐关系特殊现在不方便公开是吧?主持人不懂事cue我就算了,你们起哪门子哄?……


ll:行了行了腾哥,今天开心的日子,就别说他们什么了,我去卸个妆,咱们今天好好聚聚

(乖乖的沈腾目光追随着丽丽,直到人走远了才又一个眼刀杀回来)


大胆小保安才伦:哥……这一次就好也不是我们cue......

⭕地自萌    ❗小短打

小学生文笔将就着看

夏洛冬梅呜呜呜呜呜

抱了圆满了,这辈子再等个二十周年😭😭





相对于别人,我更喜欢你。这就是相对论。 ​​​


(演出结束后台)

sss:你们今天一个个怎么着?准备造反?不知道我和你们丽姐关系特殊现在不方便公开是吧?主持人不懂事cue我就算了,你们起哪门子哄?……


ll:行了行了腾哥,今天开心的日子,就别说他们什么了,我去卸个妆,咱们今天好好聚聚

(乖乖的沈腾目光追随着丽丽,直到人走远了才又一个眼刀杀回来)


大胆小保安才伦:哥……这一次就好也不是我们cue的……不过就主持人让唱几句……那……那丽姐不都……

(才伦迎着沈腾杀人的目光声音越来越轻)


贴心远儿:哥不是我说你,你跟丽姐谈恋爱有什么好藏的

(sss内心os:md我也想谈啊,老婆在手边吃不到的感觉md)


天真伦儿:腾哥?阿丽不会还没接受你吧??


sss:伦儿,我建议你闭嘴,否则一会儿你就只能在冷风中看我们撸串了


(众人眼神交汇后共同确认了一个事实:他们的大哥不行,离婚那么久了还没搞定他们大姐)


说起沈腾离婚,那是麻花第一次团综那段时候了,不然他也许也没有当大风批的勇气吧,至于马丽,从始至终不过只是雇佣了一个“老公”来逃避内心罢了

……


sss:诶,丽坐这儿~


ll:谢谢哥


麻花一众人看着自家大哥这一副可怜兮兮又乖又怂的样子,强忍着不笑出声


伦儿:(我可心直口快了~)腾哥?你今天怎么特别像……那个叫啥来着……阿对,哈士唔……唔


远儿加大手上的力道,一边赔着笑:那个哥,丽姐吃饭,哥他真没说什么,来来吃饭吃饭


沈腾细心的把肉从串上剔下来夹到马丽盆里,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

:老搭档~你觉得我今天演的怎么样啊?


马丽听出了沈腾话里的意思,其实她也想明白了,爱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也没有对错,既然有了机会,她自然不会再放过


她转头看着沈腾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和十年前一样


满满都是她


她不顾旁边一众人慢慢靠近,吻了上去,沈腾第一次感到如此激动又无措,他觉得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任凭马丽亲吻着


马丽见好就收,两人离得很近,彼此的呼吸喷出的热气,为他们脸上都染出一道红晕


“今天的夏洛不好……因为……”


在沈腾急切的眼神中马丽幽幽的开口


“因为……没有九条吻戏”

说完马丽还噘着嘴表达了一番不满


沈腾也自然听懂了马丽的意思,一下子乐开了花,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

“行啊,今晚去我家?马老师那么专业,九条吻戏可不一定能过哦~”


“不试试怎么知道小沈导是不是只会些嘴皮子功夫呢~”


得到怀里人肯定的答复后,沈腾一把把人公主抱了起来,留下一句“你们慢慢吃,明天找我报销”就扬长而去


麻花众人也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该吃吃该喝喝,毕竟


他们的大哥大姐……好吧经常这样


只有爱情小保安黄才伦安耐不住兴奋的开始谈天说地,说着那些他偷偷从cp超话看见的“好东西”


伦儿:woc他们刚才是不是确定在一起了?


几个小时后,艾伦突然的拍了拍常远,一脸认真的问


远儿无语扶额:……

(算了自己选的的人自己哄呗)


(另一边沈腾家里)

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马丽心里暗骂:……谁说上了年纪的男人不行的……


“丽~”


“差不多得了……腾哥~我明天还有工作呢……”


“不重要,推了”

好了后面画面太美自己想象吧😆






52sm💗

 庆祝夏洛特烦恼舞台剧10周年🎉

 今天晚上的丽丽太漂亮了吧!😍

 庆祝夏洛特烦恼舞台剧10周年🎉

 今天晚上的丽丽太漂亮了吧!😍

默

本来特别感动的

一下给我整破防了……

远儿:“话不能掉地上”

本来特别感动的

一下给我整破防了……

远儿:“话不能掉地上”

乌龙山

  晚上的直播,沈马的拥抱直接让我泪目了

  介绍哥姐是开心麻花功勋演员的时候,他们笑的比上哪个综艺节目都开心

  开心麻花,夏洛特烦恼十周年生日快乐

  明天恢复更新

  (回看的时候才发现,丽姐从腾哥拥抱她的时候就落泪了,直到谢幕的时候还在抹眼睛)

  晚上的直播,沈马的拥抱直接让我泪目了

  介绍哥姐是开心麻花功勋演员的时候,他们笑的比上哪个综艺节目都开心

  开心麻花,夏洛特烦恼十周年生日快乐

  明天恢复更新

  (回看的时候才发现,丽姐从腾哥拥抱她的时候就落泪了,直到谢幕的时候还在抹眼睛)

见咸思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稍微藏着点😍抱图喜欢推荐 感谢支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稍微藏着点😍抱图喜欢推荐 感谢支持

阿强

孩子跟谁姓?独孤月心里有数

  独孤月✖️马蓝星

我来了!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开始


“葫芦丝,你这消息靠不靠谱啊?”

“指挥长放心吧,我都打听过了,朱皮特这几天吊水去了,说是快累死了。”

“啊?我就才七个月没来,这点活能给他累死?”

“指挥长你要不要听听看你自己在说什么。”

“少废话,快走,朱皮特办公室怎么感觉这么远呢?”

以上为录音内容。


“蓝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独孤月站在马蓝星坐的沙发面前,温柔质问着。

起因呢,是因为马蓝星在家养胎实在太无聊,再加上她怕自己生完孩子变傻,就偷摸联系葫芦丝,把独孤月和朱皮特支走,然后把朱皮特看没看过的文件都看一遍,然......

  独孤月✖️马蓝星

我来了!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开始

 

“葫芦丝,你这消息靠不靠谱啊?”

“指挥长放心吧,我都打听过了,朱皮特这几天吊水去了,说是快累死了。”

“啊?我就才七个月没来,这点活能给他累死?”

“指挥长你要不要听听看你自己在说什么。”

“少废话,快走,朱皮特办公室怎么感觉这么远呢?”

以上为录音内容。

 

“蓝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独孤月站在马蓝星坐的沙发面前,温柔质问着。

起因呢,是因为马蓝星在家养胎实在太无聊,再加上她怕自己生完孩子变傻,就偷摸联系葫芦丝,把独孤月和朱皮特支走,然后把朱皮特看没看过的文件都看一遍,然后偷摸回家,假装自己在家乖乖养胎。但葫芦丝怕指挥长出事他摊责任,就透了风声给独孤月,这才有了以上情景。

“我怕副指挥长累死。葫芦丝这么卖我,下次肯定不用他。”

“你还想有下次?”

独孤月半跪在马蓝星面前,“蓝星,我知道你想早日回到工作岗位,但是你这马上就到预产期了,还把我支走乱跑,我要不是和朱皮特联手做个局,能这个时候才抓到你总往基地跑嘛。”

马蓝星虽说是怀孕,但是除了肚子大了之外,整个人没胖很多,也就导致她对外貌这方面的问题没有那么焦虑,然后就很想回基地办公。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落到独孤月脸上,语气冷淡,“那我去一趟基地,你也要监视我吗?”

独孤月一下就慌了,“蓝星,我错了,那这样,你要是想去,我陪着你,然后咱一天就坐在朱皮特办公室里监督他,行不行?”

马蓝星听到他这么说,拿起桌子上的温水喝了一口,表情虽然还是冷淡,但缓和很多,“那,我要喝鱼汤。”

“我这就去。”

听到这话,马蓝星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独孤月在厨房熬着汤,马蓝星吃着水果。

岁月静好,不过如此吧。

 

然而,基地这边。

朱皮特看着被马蓝星处理过的文件,刚松口气,结果又葫芦丝又搬来一堆。

“什么情况?”

“指挥长说了,从明天开始,她和大哥就在你办公室待着了。”

“为啥啊?”

“指挥长说怕你累死。”

“那这文件?”

“指挥长说了,都是你审批,然后她看你批过的。”

听到这话的朱皮特,脑瓜“嗡”的一下。

“我错了,不应该当初和独孤月抢这个位置,指挥长这是……睚眦必报啊。”

葫芦丝凑过去拍了拍朱皮特的肩膀,“兄弟,谁让你太优秀了呢,好好干。”

 

 

“那咱们说好了,每天看一上午,下午就回家。”

“行。”

 

马蓝星因为在怀孕期间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基地办公非常激动,但她不说。

独孤月则是忙前忙后。

准备好马蓝星专用的杯子,孕妇用的纸巾,还有要补充的维生素,还有小零食,等等用品。

 

第二天。

朱皮特打着哈欠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就看到马蓝星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着文件看着,独孤月则是在旁边扇风。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得重进一把。”

朱皮特把门关上,又推开。

还是刚才的景象,一下就精神了。

“指挥长,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葫芦丝和我说的是您得快中午才能来呢。”

马蓝星的眼神落在文件上不曾离开过半分,“这不是怕你这个劳模累倒我来帮帮你嘛,目前为止,你处理的这些文件,都不错,要是以后我退居二线了,这大好前途不都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朱皮特听她这么一说,辞职信都在脑子里想好怎么写了,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因公殉职,面上还是得捧着马蓝星的话唠着,“指挥长您就别拿我打岔了,您怎么舒服怎么来,我都一定配合,好不好。”

“蓝星,牛奶刚热好的,不烫。”

马蓝星接过,小口抿着。

“之前那件事,结果你们都没告诉我,你俩谁说?”

朱皮特刚要开口,独孤月就先出声了。

“人嘛,都有一己私欲,也就是……工程部有个部长,想向上爬,结果误入歧途,不仅祸害了自己,还连累了他人。”

马蓝星听到独孤月这么说,换作以前,她是不会有任何内心波澜的,但现在,也许是因为腹中的孩子,也许是因为差点失去独孤月,她都不再冷冰冰,在她的绝对理智之外,多了一些温情。

“主任那边怎么说?”

“按章程办事。”

“希望这些人,能自省吧。”

 

 

独孤月和朱皮特出来打水的间隙,两个人难得心平气和聊几句。

“指挥长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其实她一直都这样,只不过以前她不说,也许是因为身在指挥长的位置,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

“总之,独孤月,你别辜负了她,她为了你遭了多大的罪,你心知肚明。”

“你能不能盼我点好,话说回来,你是不是等我有一天嘎了,等着转正呢?”

“去你的,我有目标了。”

“呦,谁啊?”

“工程部新调上来的部长,叫菲菲的。”

“那你加油,走吧,回去吧。”

“走。”

 

 

独孤月和朱皮特走到办公室门口时,朱皮特刚要开门,就被独孤月拦下来了。

“轻点开门,估计蓝星现在睡着了。”

“啊?”

“她怀孕之后有点嗜睡,轻点开门。”

朱皮特轻轻把门打开之后,这俩人就看见马蓝星手里拿着文件夹睡着了。

独孤月把她手里的文件夹拿走了,给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盖上毯子。

然后轻轻捏着她的小腿。

朱皮特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审批着文件。

 

 

就这样,日子循环了一阵子。

 

 

“独孤月……”

“怎么了蓝星?”

“好像羊水破了……”

“蓝星你别慌,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我不慌,你稳当点儿。”

 

在车上,马蓝星虽然不喊疼,前额的汗出卖了她的疼痛感。

“蓝星,疼就喊出来昂,别忍着,转移一下注意力,马上到了。”

“你开车……别和我说话……”

 

 

 

到了医院,马蓝星被推进产房,独孤月坐在产房门口,双手死死扣住。

他哪怕去炸石头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过,他怕极了。

他本就是孤零一人,直到遇见马蓝星,他才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他的世界就像是静止了一样,忽地他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样,他上次心被这样揪出来疼,然后马蓝星就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这次他怕是马蓝星出事。

然后像是发了疯一样捶打着产房的门。

“蓝星……蓝星!马蓝星!”

 

门开了。

“家属你冷静一下。”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母女平安。”

独孤月只听到平安两个字,随后就看到马蓝星躺在病床上被护士们推出来。

“蓝星,你怎么样?疼坏了吧?”

独孤月握着她的手,老泪纵横,全然不顾自己的模样,只是知道他不能没有她。

“好了好了,你去看看姑娘,我好着呢,乖。”

马蓝星没有睡着完全得益于在基地的日常机能训练,但现在她也没什么力气,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我哪都不去,我就陪着你。孩子一会护士就送过来了,丢不了。”

马蓝星也不和他犟,就点了点头,就睡过去了。

 

独孤月问了医生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给马蓝星擦了擦身上,垫了护垫,忙活了一阵,这才有时间看孩子一眼。

婴儿车里的小娃娃也在睡觉。

独孤月用手指轻轻戳了下孩子的小脸蛋。

“臭丫头,让你妈糟了大罪。”

婴儿车里的小娃娃睡的正香,独孤月拿她也没办法。

他掏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母女平安。”

 

独孤月又想起来,好像……他忘记和马蓝星商量孩子取什么名字了。

他找护士拿了笔纸,在马蓝星的床边,用笔在纸上划拉着。

 

 

“独孤月……”

“蓝星,我在呢,起来喝点水润润。”

马蓝星被独孤月扶起来,然后马蓝星就看到魏辣思站在床头。

“小辣?你怎么来了?”

“指挥长,恭喜啊,大哥发了朋友圈,孙主任派我代表基地同志向你表示祝福,其他男同志来也不合适,就派我来了,然后朱皮特和葫芦丝给你买了一些营养品和奶粉尿不湿啥的。”

“谢谢。”

独孤月正好要去取马蓝星的报告单,“你们俩聊,有什么想吃的,需要的给我发消息,给你们捎上来。”

“大哥你忙你的就成,照顾好指挥长就成。”

 

马蓝星喝着水,听着魏辣思跟她讲述着基地的近况,除了她之前从朱皮特的文件里了解到的,魏辣思还讲了不少。

 

“指挥长,孩子叫啥名啊?”

这一下给马蓝星问懵了。

“还没起名呢。”

“那我先走了,你和大哥好好商量一下。”

“路上注意安全。”

“拜拜指挥长。”

 

独孤月拿着报告单回来了。

“蓝星,你是想在医院待几天回家,还是在医院坐完月子再回去?”

“在医院待一个月吧,这样好时刻监察我这个身体状况。”

“好。”

“独孤月,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啊?”

“孩子的名字。”

独孤月听完这句话就把刚才写的那张纸给马蓝星拿过来了。

“马琏玥?”

“怎么样?好听吧。”

马蓝星用一种疑问的眼神看向独孤月,独孤月则是坐下来把她搂在怀里。

“我觉得,孩子跟你姓很正常,要是跟我姓,我估计她考试的时候会讨厌我让她多写了一个字。”

“琏玥,这个名字很好听。”

“蓝星,谢谢你。”

马蓝星挪了挪,在独孤月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想喝鱼汤。”

“那我现在回家做?”

“那倒也不必,让我靠会儿。”

“靠多长时间都行。”

 

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马蓝星抬头看着独孤月发问,“下个月,孩子谁带?”

“抱基地去,吃百家饭。”

“你是亲爹吗?”

“是我亲姑娘。”

 

 

 

 

 

 

言遂于暴

特别好代的一句话

而我当年想,你会像在舞会上引领我跳舞一样,沉稳而又轻盈地领着我走过一生。

——伯恩哈德·施林克

——夏日谎言

而我当年想,你会像在舞会上引领我跳舞一样,沉稳而又轻盈地领着我走过一生。

——伯恩哈德·施林克

——夏日谎言

熊抱栗子跑

【尊米】手机

     手机是个很重要的物件,现在事事都离不开它,尊非和米兰也一样,只不过他俩的手机下载的应用完全不一样


米兰的手机里除了社交通讯的应用,最多的就是购物软件了,而尊非的手机应用更多的是游戏,米兰问过他,为什么要在手机里下载那么多的游戏


他一脸无所谓的说手机内存太大,不占满太可惜了所以下了很多游戏,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是他觉得有时候去探班无聊


因为尊非每次去探班米兰都是在拍戏,而指导过程中没有过分的情节,自己都会坐在旁边玩起游戏


不过这个手机有利也有弊,就是每次尊非一个人在一旁时,就会有...

     手机是个很重要的物件,现在事事都离不开它,尊非和米兰也一样,只不过他俩的手机下载的应用完全不一样




米兰的手机里除了社交通讯的应用,最多的就是购物软件了,而尊非的手机应用更多的是游戏,米兰问过他,为什么要在手机里下载那么多的游戏




他一脸无所谓的说手机内存太大,不占满太可惜了所以下了很多游戏,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是他觉得有时候去探班无聊




因为尊非每次去探班米兰都是在拍戏,而指导过程中没有过分的情节,自己都会坐在旁边玩起游戏





不过这个手机有利也有弊,就是每次尊非一个人在一旁时,就会有很多小姑娘在一起时不时的看他,甚至有一些小姑娘打着崇拜米兰的旗号去加他




没错他听到是喜欢米兰,嘴角也慢慢的向上扬,之后不抬头把码拿了出来,起初他觉得没什么关系,可越来越发现这些女孩都不是真的喜欢米兰,而是冲着自己!




所以他都一个个删掉了,却不知他的这个行为已经被米兰发现了,甚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念头就是




“如果他不和自己说清楚,那就冷战到底!”




米兰也没有机会问问,但她总想拿起尊非的手机看看,她也的确那么做了,却被尊非抓了包,尊非把她抱在自己怀里




“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干嘛呢啊?小妮子~”尊非带着宠溺的笑问她




“我…我没干嘛!我干嘛也要和你说哦,你好像…好像跟屁虫哦”米兰低着头越说声音越低




尊非听到她这样说,也忍不住的想逗逗她说:“想我管多了是吧,那往后你干什么我都不管了,就算有新电影我也不去看了,电影也不投资了,也离你远远的!这样呢?”




越说觉得是真的有些气了,嘴角的笑一点点的消失了,可米兰是越来越委屈,虽然还没有实施,但是想想米兰就很难过。





委屈的小脸已经挤成了一团软软的含着泪水对尊非说:“果然有了新欢了,就不在乎我了,我好可怜呜呜呜呜”





听到她说,尊非也懵圈了自己什么时候有新欢了?但还是继续逗她,其他的可以等一会儿再问




“这不是你说的不要我管你的嘛?这样也不行啊,米兰大明星你怎么这么霸道?”





米兰听到他这样说,心里也是真的难过了,没想到他能这么说,更没想到他能因为一个不知名的人付出这么多,自己却流落到这种地步……





好嘛,尊非什么都还没说,也只是逗逗她,她就已经脑补了这些,越想越怕越想越气,眼睛里早已经有了泪,米兰盯着他看瘪瘪嘴就哭了出来





“哇呜呜呜,你怎么这样啊!你这么快就有下家了,那我怎么办啊~我一整个人财两空了,都怪你~你加其他女人的联系方式,我还没找你呢!你先不要我…啊呜呜呜”米兰哭的稀里哗啦,让尊非的心一揪一揪的





见米兰的眼睛红红的水汪汪的,尊非知道自己玩儿过了,只能把她抱在怀里,用手给米兰擦眼泪用唇安慰着她





尊非看她在自己怀里,手还紧紧的抓着自己衣领,也不得不问了,自己到底在哪儿沾花惹草了?





“宝宝,不哭了不哭了,我错了好不好~我刚刚逗你的,我都不会的,我的就是你的!那我能不能请宝宝指示一下,为什么说我沾花惹草了?”尊非带着一脸的疑问看着她





“我都看到了,你加了她们的联系方式,还笑呵呵的…哼!”委屈的说





?看着她撇撇嘴又委屈的说,自己这才想起来,低头的笑了起来,没找到她还真的是一个小醋包,立马抬起手投降





“我真没有!我都删了!”尊非说




米兰却还是委屈鼓鼓着腮帮子说“我不信!你把手机给我!我一定要找出来,除了我以外不准任何女人,偷了我家!!”说完就擦了擦眼泪,拿起尊非的手机






她先点开的是相册,里面的照片很少有自己单人的,很多都是米兰的,有颁奖时她笑又哭的照片,有在拍戏时的照片,还有一些很日常的偷拍





看到了几张两个人一起拍的照片,都不是很正经,都是两个人在事中实拍的,还有事后的录像,两个人脸红彤彤的,米兰后悔极了





“怎么样?欣赏自己的美貌很不错吧,看自己老公很帅是不是很骄傲”尊非摸着她的头说





米兰的嘴角向上扬,虽然自己心里是这么想的,却想到自己还在生气,傲娇的说:“哼,也就那样吧,还不是因为我…”




重头戏来了,她点开了社交软件,置顶是自己,又翻了翻列表里面女的很少,她看到和他聊的比较熟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举起手机问他




“这是谁?怎么比我聊的还勤?听她的话明明是对你有意思,你还关心她!!!你干嘛啊…啊啊”一点一点强硬的米兰越往后越委屈的说





“你仔细看看,往上翻一翻我这么说是关心谁?我是不是在关心你这个小妖精啊~”说完抱她坐在腿上搂着她的腰




看完后,的确是这样!对话都是尊非用着冷漠的语气,嘱咐的却都是让他们都多照顾照顾米兰,比如:


“今天她不舒服,记得让她小心些”


“天气凉了,记得让助理给她带衣服”


“我不在多帮我留意,有任何问题拿你们试问”


“……”




米兰把手机关掉了,搂住尊非的腰,一点一点警告,又可可爱爱的给尊非道歉,对自己的无理取闹道歉




“往后不放心,你就拿我手机看,不用偷偷摸摸的看了,也不用每次自己单独胡思乱想,你都是我未婚妻了,有什么问我就好,难过了被欺负了都要和我说,有我在没人敢动你!”尊非顺着她的后背说




“好!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关于你的,都属于我!不允许别人偷我的家”米兰搂着他说




尊非点点头宠溺的抱着她,后来米兰要查岗的时候尊非都会主动双手递过去,就算自己再困,也会陪着她也会和她解释…





他在别人眼里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老大,可没人知道他都是见义勇为,更没人知道,尊非也是一个温柔的人,虽然她只对米兰温柔





  • 不喜勿喷!!!

  •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周原

孔雀东南飞

张大❄家珍


与电影情节不同


ooc 勿升


「孔雀东南飞 五里一徘徊」


01


   “你虽自幼习武,但战争这种事不同儿戏,你一介女子,还是安心待在家中,我一个人能行。”


   “张大,你此言何意?家国之事岂分男女!”


   “夫人,这事你就听我的罢。”


    争论在一声叹息中结束。夫妻二人因此事早已吵过无数回,二者皆是不肯退让,明日张大就将出征,这是最后一个温存的夜。......


张大❄家珍


与电影情节不同


ooc 勿升




「孔雀东南飞 五里一徘徊」




01


   “你虽自幼习武,但战争这种事不同儿戏,你一介女子,还是安心待在家中,我一个人能行。”


   “张大,你此言何意?家国之事岂分男女!”


   “夫人,这事你就听我的罢。”


    争论在一声叹息中结束。夫妻二人因此事早已吵过无数回,二者皆是不肯退让,明日张大就将出征,这是最后一个温存的夜。


   “娘子,珍儿~别和我一般计较哈,你瞧这明日我就走了,今晚就别赶我去西厢房睡了罢。”


    虽总是论不出结果,但每个谈话的结局都将是张大被家珍驱出二人的房间,并且三天不能同房。


    平日里张大也是顺着她,可今日不同,离别之际怎能不好好摆摆宴席喝点小酒运动运动。


    “夫人,我特地从地窖里取了去年咱酿的酒,赏个脸陪相公喝几杯,不知过了今夜,往后你还能不能见着我了……”


    张大边敲着门边绘声绘色的讲述,刚想着卖点惨,话还没说完家珍就将门打开了。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不吉利,呸呸呸,进来吧。”家珍点了点张大的脑袋,斜眼一笑,拉着他的衣袖进了屋。


    关上门后,张大把手中的酒壶放下,伸出藏在袖口里的手,反握住家珍的手腕,一把把她拥入怀中,将脑袋埋入她的肩颈处,用力呼吸,仿佛要将她吞噬。家珍感觉到薄衫有些许湿润,想必这男人又是偷摸哭了,他老是这样。家珍垂眸失了笑,抬起绕在张大腰上的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后脑,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老虎。


   “好啦,不是要为你饯行吗,上酒?”家珍尽量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细声在张大耳边轻佻说道。


    一个夜晚,一壶美酒,一对爱人,一次别离。


    他们在那晚做的用力,享足了乐,仿佛天地为他们所有,所有之前没有尝试的通通试了一遍,他们用最直白最热烈的方式阐述着对彼此浓浓的爱意,最深切的回应,是饯行中最厚重的礼物。


    张大起的比太阳要早。今后艰难又漫长的路途,该他一人前行了。


    他吻了吻还在睡梦中的家珍,离开了这个呆了三五载光阴的小屋。


02


    几年过去了,张大终于近了秦桧的身,攒了几年的计策也终于要开始实施了。


    但何立不是一般人,秦桧更不是。每次亲眼目睹同党的死,张大自己的心也被狠狠插了一刀,心中泪比身上血深。那日草房与瑶琴会晤,正是一筹莫展之际,瑶琴却道,她在路途中遇着一位姑娘,那位姑娘她是从未见过的,可那女子却一眼认出了她,并将她拉至一旁,讲述了他们的计划,可谓完全一致,瑶琴起了疑,探寻那姑娘姓名,那人却不予置理,只说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她自会来帮忙。


    张大疑惑,他的计划除了几位同党便再无人知,就连他那还在家中的爱妻也不曾知道,此女子,究竟是何人。


    时间快到了,张大藏住疑问打开草屋的门,继续同何立一伙人低声下气地演着他那出戏。


    何立聪明,陪着他演,可他再聪明,也终究是错了一次,他竟误把瑶琴认做张大的女人。


    这样也好,二人将错就错,自觉演了一出好戏,可殊不知,好戏才刚刚开场。


03


   “何大人,家父命我今日前来拜访,说是有要事相告,来的匆忙,想是失了礼数,还望何大人包涵。”


   “哈哈,杨小姐不必客气,杨将军这样着急,怕不是有何事发生?”


    杨家珍不知在何立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着他眉头一皱,抬首问道。


   “果真如此?”


   “小女所言皆为真话,大人不妨带小女去会会张大那厮。”


   “哦,行啊,杨小姐请随我来。”


04


   “张大,杨府杨小姐专程过来看你,你作何感想啊。”


    何立看到了张大眼中流露出短暂的一抹震惊,又极其迅速的恢复了先前严肃而不屑的模样,不禁暗自发笑。


   “杨小姐,你来的正好,这张大啊,触了宰相的霉头,刚要对他施刑呢。”


    还没等家珍反应过来,何立便一声令下,周围士兵当着她的面拿出厚布紧紧捂住张大的口鼻,开始灌醋。


   “杨小姐,这,是最新发明的水刑。”


    杨家珍仿佛被钉住了,说不出任何话,眼前一片模糊,隐隐看见张大在她面前挣扎,耳边除了张大时有时无的呜咽,剩下全是杂乱的耳鸣声。


   “杨小姐怎么不说话,这将门出生的女儿不至于被这种小小刑罚吓到了吧。”


   “何大人,这,是否是有些残忍。”杨家珍强压下心中的疼痛,梗着脖子用嘶哑的嗓音说道。


   “诶,这样才有意思嘛,张夫人。”


   “你说什么!”


   “杨小姐不是张大的夫人吗?”


    何立最先不知杨家珍的身份,还是她手腕上的一串红绳引了何立的注意,他记得张大也有一条。


   “何大人想必您是认错了,我父亲对您可是一片忠心啊!”


   “哎呀,忘了令尊了,忘了告诉杨小姐,你离京后,令尊便因试图谋反被判了死罪。”


   “张大,杨小姐才是你的女人吧。”


   “你别碰她!”张大躺在木板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


   “张大!”杨家珍惊慌的看向他。


   “没事,珍儿,你骗不了他的。”张大看向她,露出了几年来最温柔的神情。


   “你!你!没用的东西!”杨家珍指着张大骂道。


   “何大人,你要相信我,我对你是忠心耿耿,这样,我,我杀了这个贱货如何?”


   “哎呀,那我不是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吗?”


   “何大人这是什么话,从他离开我的那一刻起,我与他便不是夫妻,我不知他如今做着这些冤枉宰相冤枉您的狗屁事,请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杀了他。”


    杨家珍抽出她身上的佩刀向张大走去,却被何立拉住,扔了她手中那把,将他那把诡刃予以她。


   “红蓝玛瑙,随机选一个。”


    杨家珍持刃缓缓向张大走去,将刀抵至他都胸口。


   “张大,你我夫妻一场,就让我做这最后一件事吧。”家珍的泪落在了张大唇边,他抿了抿嘴,含着他自己的泪笑了。


   “傻娘们。别哭了,手会抖,我的心会疼的。”


   “可以动手……啊”


    何立一靠近,杨家珍便转手刺向他的胸口。


   “珍儿!杀!杀!杀!”


    杨家珍虽出自将门,但何立的力量也不弱,张大在厮杀中奋力呐喊,看着家珍最后一刀刺向何立,然后悠悠倒下,心口和腹部皆是创口和血迹。


   “早和你说了,让你别来了……”


    张大的心比刀割了还疼,他浑身颤抖地嘶吼,最终随着长板倒了下来,在地上艰难的挥舞着四肢,泪在无声中长流。


05


    杀了何立,剩下的只有秦桧了。


    瑶琴被秦桧遣去背信,趁乱与两个侍女搏斗,最终以一命换两命。解决了侍女,张大从暗处冲到秦桧面前,刀抵在他的脖子上,逼他背出了那首《满江红》。


    世上从此有了满江红,无名英雄也终要归家了。


06


    张大抱着家珍的尸体,最后留下一吻,拔出他腰间的佩刀。


   “珍儿,我来见你了。”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END. 






『注∶"孔雀东南飞"即美禽失偶,古人常用美禽失偶比喻夫妻离散,"五里"是古代最小的单位,"五里一徘徊"则是说尽了不舍之意。』

颜汐Mushroom

月色忆你[歌词]

风轻轻吹过

“沙沙” 

向日葵舞动着。

  

摇曳的向日葵,

让我忆起了你,

你离去那天,

我才发现,我早已爱上了你。

  

夜半,

我看向日葵,

看明月,

深思于你。

  

月色忆你,

葵花念你,

而我想你,

你却不在。

  

耳边是你的声音,

转过头去,

无人,

漆黑一片。

  

你走之后,

孤独,寂寞,痛苦,

都适用于我。

  

你,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那年盛夏,

我种的向日葵都开了,

可却唯独没有你。

  

夜晚,月光秋色,

我躺在床上不为所动,

那时,我脑海和心里都是你。

  

风吹进的家里,...

风轻轻吹过

“沙沙” 

向日葵舞动着。

  

摇曳的向日葵,

让我忆起了你,

你离去那天,

我才发现,我早已爱上了你。

  

夜半,

我看向日葵,

看明月,

深思于你。

  

月色忆你,

葵花念你,

而我想你,

你却不在。

  

耳边是你的声音,

转过头去,

无人,

漆黑一片。

  

你走之后,

孤独,寂寞,痛苦,

都适用于我。

  

你,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那年盛夏,

我种的向日葵都开了,

可却唯独没有你。

  

夜晚,月光秋色,

我躺在床上不为所动,

那时,我脑海和心里都是你。

  

风吹进的家里,

吹开了窗户,

我喊着你的名字,

屋里却一片寂静。

  

我没入寂静,

突然想起,

你早已离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