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沉浸

517浏览    39参与
麻辣烫吗

沉浸·叁

请勿上升真人


勿ky


此文与@旺仔小馒头 合作完成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 快乐总是夹杂着烦恼和忧虑.


We will go ashore at last, in the sunshine.


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的翻动,反而更衬出宁静的气息。路灯的白光微微照映着一小片地方 远处是深深的黑暗,月亮在迷雾一般的云层里,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贺峻霖被严浩翔带回了家,轻柔地放在了一张大床上。...


请勿上升真人



勿ky



此文与@旺仔小馒头 合作完成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 快乐总是夹杂着烦恼和忧虑.



We will go ashore at last, in the sunshine.



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的翻动,反而更衬出宁静的气息。路灯的白光微微照映着一小片地方 远处是深深的黑暗,月亮在迷雾一般的云层里,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贺峻霖被严浩翔带回了家,轻柔地放在了一张大床上。




这让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的小兔子受惊了,连忙缩了缩腿往后退



“你受伤了”



严浩翔蹲下,保持同他平视,慢慢撩开了贺峻霖衣服的下摆




大腿处有两条很明显的伤痕,可能由于太久没处理伤口的缘故,都已经化了脓,最深的地方肉都已经翻了出来。看上去真是触目惊心。



“怎么搞的?”严浩翔拿出医疗箱哦。



贺峻霖没有回答,心里边庆幸他没有把衣服全部脱完,锁骨下面密密麻麻的吻痕都还没有消掉。严浩翔还是看到了,很深。




“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严浩翔试图让贺峻霖分心,这样疼痛带来的痛苦会少很多。




“我……”





“还没成年吧?你父母呢?”




贺峻霖抿抿唇,又没有说一句话。




严浩翔知道小兔子可能是害怕了,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告诉我你父母的联系方式,我会把你送回去”




贺峻霖用力地摇了摇头,攥住了上药人的衣角,发出一种祈求的眼神“别……别把我送回去。”他不想回去了,他可是好不容易离开的




严浩翔看着小可怜伸出的手指头都在颤抖,顿时心一软,抱住了他,摸着贺峻霖的后脑勺:“没事,以后有我呢,你就安心待在我身边好吗”





很快就把贺峻霖哄好了,真的是一个小孩子。严浩翔为贺峻霖准备了几套便衣,又怕他晚上做噩梦,陪了他一整晚。果然不出所料,贺峻霖一整晚动来动去的,还不停的求救。严浩翔则是一边安抚着贺峻霖,一边抱紧他。




贺峻霖不是一个容易打开自己心扉的人,他有层厚厚的保护壳包裹着自己,他很缺乏安全感,需要经过时间的历练才会去信任一个人,而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严浩翔的信任和依赖几乎是与生俱来的




安全感,是尘埃落定的安稳,是不离不弃的笃信。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房间里窗帘被拉的很严,整个屋子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着。宋亚轩睁开眼有些茫然。喝醉后的脑袋里像在放烟花,身上像被卡车碾过一样,浑身酸痛动弹不得





就连洁白的床上,也变得乱糟糟的,不只是床乱糟糟的,人也是。





刘耀文感觉旁边有些动静,抓抓头发坐了起来,“醒了?”




怎么是他?宋亚轩心中警铃大作,刚想发出声音却发现嗓子早已哑了




“昨天……”男人舔舔唇,似乎在回味什么。宋亚轩连忙止住刘耀文的嘴,“别提昨天,忘了吧。”




刘耀文勾勾嘴,侧着身想着调戏一下宋亚轩,不知道为什么,想看他炸毛的样子“喂,昨天好像是你主动的吧。”




他的眼睛里都是疑惑,怎么可能是他主动的,他的腰那么痛,现在也很痛。宋亚轩的身上散发着刘耀文的气味。




果然,酒是个害人的东西。




他这是被人睡了?这可是他第一次被人睡。





“谁主动谁心里清楚,我不和你贫!” 他拿着自己的衣服,狼狈的收拾着,起来的时候依旧扶着腰。




宋亚轩走向洗手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回事……脖子上那么大的吻痕,刘耀文怎么这么猛?



……





与变态作者——@旺仔小馒头 一起完成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数字体验

交互视频墙:我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企业

站在墙面前,映入眼框的是企业百年历史的背景,浮现于背景之上的,则是随着历史变迁、更替沉浮的企业产品。CG制作、视觉透视和交互设计,把墙面变成逼真立体的历史画卷,人在其中、物随人迁,好精彩的沉浸式体验。

交互视频墙:我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企业

站在墙面前,映入眼框的是企业百年历史的背景,浮现于背景之上的,则是随着历史变迁、更替沉浮的企业产品。CG制作、视觉透视和交互设计,把墙面变成逼真立体的历史画卷,人在其中、物随人迁,好精彩的沉浸式体验。

小爱

听风曲 第四章

        原来,这包裹中不光有内服外敷的伤药,还有两身新衣服,两套,女装。
        白衣少年脸上带着揶揄的笑意,说道,“看来是我这易容术不到家,暴露了。恩公果然好眼力!就是不知道慕笙哥你是怎么回事啦……”说完,她悄悄地吐了吐舌头,脸上难得的显出了属于少女的调皮来。
        “雨淑,你还敢说!”这叫慕笙的少年听完气哼哼地叨咕着,“我只道是姓陈的那个流氓眼瞎,是男是女都分不...

        原来,这包裹中不光有内服外敷的伤药,还有两身新衣服,两套,女装。
        白衣少年脸上带着揶揄的笑意,说道,“看来是我这易容术不到家,暴露了。恩公果然好眼力!就是不知道慕笙哥你是怎么回事啦……”说完,她悄悄地吐了吐舌头,脸上难得的显出了属于少女的调皮来。
        “雨淑,你还敢说!”这叫慕笙的少年听完气哼哼地叨咕着,“我只道是姓陈的那个流氓眼瞎,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怎么恩公也,也……哼!气死我了!”他面容俊秀,生起气来脸红扑扑的,含着微光的眼睛跟着喘气的节奏一眨一眨的,果真像个小姑娘。
        “难怪刚刚恩公怎么也不肯跟咱们一屋,原来是避嫌,他人可真好……”这边厢慕笙犹自生着闷气,那边雨淑却暗暗地被剑客的侠义和细致感动着。这样想着,雨淑于是劝慰道,“好啦,大哥,你也别生气了,我们换成女装,不是也正好掩人耳目,方便逃避追杀嘛,就当是事急从权了!”
        寒慕笙一向宠这个表妹,被她这么一说,也不好继续生气了,只得不情不愿地换起了裙裳,好在是女装还配有帽遮,长纱一覆,果然很能掩盖身份。
        收拾好行装,三人很快退了房,再次踏上了回乡的路,只是这次,主动开口的人换成了雨淑,寒慕笙仿佛一下变成锯嘴的葫芦,再不肯吭声了。他们跟剑客交待了彼此的姓名,也得知救他们的剑客名叫风岳,是天下有名的华山派的内门弟子,功夫已有小成,此次下山游历正是为了增长见识和阅历,为不久之后的门派试炼做准备。
        三人极速赶路,除了第一日在小镇略做歇息,其他时候多是在湖畔、林间或者破庙休息,不过两日便到了江南附近。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寒慕笙也开始说起话来,风岳也明智的没有继续对寒慕笙的身份提出疑问,三个年纪相差不是很大的年轻人越发熟络起来了。
        相熟之后,不免问起了两人当初被追杀一事,提起这个,寒慕笙气不打一处来,瞪圆了两只眼睛愤愤地说道,“都怪那个姓陈的流氓,居然出口调戏我妹妹,还敢对本大爷动手动脚,我只捅了他一刀真是便宜他了,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什么九龙阁的人,好似身份还挺贵重,就这么惹了一路的追杀。”
        雨淑听了悄悄撇了撇嘴,不想被寒慕笙逮个正着,“怎么,你对我的说法有什么意见吗?”
        “还不是大哥你脾气太暴躁了!我看那陈公子开始也是好意,不像你口中的登徒子,后来那个事情也是意外啊,谁想你说动手就动手了……不过后来追杀我们的人真是恶心,想那九龙阁大概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吧。”
        闻言,风岳若有所思,半晌才说道,“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九龙阁,恐怕是新近成立的什么组织,只是观其成员的行事风格如此嚣张,又提到九王爷,莫非是有朝廷背景?”

小爱

听风曲 第三章

        直到听完白衣少年说的话,那剑客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讶,他依旧沉默地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侧过身,伸手示意他们前方带路。见此青衫少年大喜,连连说着,“多谢恩公!多谢恩公!”边说边扯着旁边白衣少年的袖子,眼见事情已成定局,白衣少年也只好说道,“如此,就有劳恩公了!”虽然两个少年身上带伤,所幸没有伤及要害和腿脚,于是三人由青衫少年带路,白衣少年居中,剑客断后,快速地沿着下山的小路离去。
        途径山下的小镇时,剑客难得的开了口,让...

        直到听完白衣少年说的话,那剑客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讶,他依旧沉默地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侧过身,伸手示意他们前方带路。见此青衫少年大喜,连连说着,“多谢恩公!多谢恩公!”边说边扯着旁边白衣少年的袖子,眼见事情已成定局,白衣少年也只好说道,“如此,就有劳恩公了!”虽然两个少年身上带伤,所幸没有伤及要害和腿脚,于是三人由青衫少年带路,白衣少年居中,剑客断后,快速地沿着下山的小路离去。
        途径山下的小镇时,剑客难得的开了口,让他们买些伤药和衣物,休整换洗后再出发。幸好这镇子离九华山很近,往来的江湖人也多,因此这两个身上带血的少年经过,镇上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可偏偏订房间的时候出了岔子,青衫少年要了一间客房歇脚,那剑客却不知为何坚持要两间。青衫少年以为他是不愿跟陌生人一间屋子,连忙解释,“恩公,实在抱歉,我们这几日奔波,已是囊中羞涩,如今仅是歇脚,不留宿的,还请恩公稍微委屈一点……”话还没说完,剑客已经自身上长衫中取了一个破烂烂的荷包出来,捏出一粒碎银子,交给了掌柜的,要了两间房。青衫少年话堵在嘴里,不上不下,只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规规矩矩地道了谢。
        跟白衣少年一起回到房中,还未坐下歇息,就听小二敲门道,“客官,您的东西送到了。”青衫少年嘴快,“我没…”两个字刚出口,心下反应过来,可能是剑客恩公给他们买的,于是转口道,“有劳了”,说着接了过来。等关了门打开一看,青衫少年脸红了白白了红的,变换不停,这反应引得一向淡定的白衣少年也惊异起来,“大哥,怎么了?”说完,他自己看了起来,脸红了红,然后又噗嗤笑出了声。

小爱

听风曲 第二章

        “什……”刚刚那为首的大汉还来不及说完,就被一剑封喉。他没有反应过来杀他的人是谁,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死了。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得没有丝毫花哨,快得同这把剑一样平平无奇,仿佛除了快再没有别的特点。但这已经够了。同这把平平无奇的剑一样,他的主人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身落拓的长衫,腰间别着一壶酒,脚踩一双最便宜的草鞋,仔细闻去,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好像就是干体力活的汉子们最常喝也是最便宜的烧刀子,身上搭配的不伦不类,倒像是捡来随便穿的,非要说什么特点,大概就是穷吧!
    ...

        “什……”刚刚那为首的大汉还来不及说完,就被一剑封喉。他没有反应过来杀他的人是谁,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死了。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得没有丝毫花哨,快得同这把剑一样平平无奇,仿佛除了快再没有别的特点。但这已经够了。同这把平平无奇的剑一样,他的主人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身落拓的长衫,腰间别着一壶酒,脚踩一双最便宜的草鞋,仔细闻去,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好像就是干体力活的汉子们最常喝也是最便宜的烧刀子,身上搭配的不伦不类,倒像是捡来随便穿的,非要说什么特点,大概就是穷吧!
        他转眼间杀了十多人,却一句废话也没有,既不说为什么杀人,也不说为何而救人,回剑入鞘,转身便走。那两个少年好像才从这一场变故中反应过来,忙喊道,“恩公留步!”
        剑客没有回头,只有停下的脚步似乎在示意他们有话快说,见此,青衫少年忙上前行了一礼,快速说道,“我二人本是江南隐仙居的人,平日只在庄里修行,从不敢多惹事端,此番遭此横祸,幸亏恩公救我二人性命,然我二人已是强弩之末,恳求恩公救人救到底,能护送我们回庄,也让我们一尽结草衔环之心。”
        白衣少年也连忙长揖下去,“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我们知道这是不情之请,如果恩公为难的话,也请恩公留下姓名,山高水长,待他日江湖再见,我们必当报答恩公!”言下之意却是要分道扬镳了。闻听这话,青衫少年似是不解的扯了他的衣袖一下,只换来白衣少年一个淡然的微笑。

小爱

听风曲

文笔渣,随便写点练习。游戏加脑洞,并无影射真人之意,以上。

初章 

        十里桂花的香气还未散尽,中秋佳节的喜乐氛围依旧在各个城镇与村落间流转,人间烟火尚在,九华山下一处偏僻的小路上却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刀剑碰撞的金戈声,并上阵阵闷哼与嘶吼,交错着怒骂声一起,把好好的节日气氛毁得干干净净。
        细将看去,竟是十来个劲装大汉在围攻两个少年,那两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着青衫,一着白衣,面容苍白却难掩俊俏,若是他日长成说不定...

文笔渣,随便写点练习。游戏加脑洞,并无影射真人之意,以上。

初章 

        十里桂花的香气还未散尽,中秋佳节的喜乐氛围依旧在各个城镇与村落间流转,人间烟火尚在,九华山下一处偏僻的小路上却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刀剑碰撞的金戈声,并上阵阵闷哼与嘶吼,交错着怒骂声一起,把好好的节日气氛毁得干干净净。
        细将看去,竟是十来个劲装大汉在围攻两个少年,那两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着青衫,一着白衣,面容苍白却难掩俊俏,若是他日长成说不定又是个宋玉潘安,可惜此番被众人围攻,身上俱是伤痕累累,能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都难说了。可绕是如此,他俩谁也不曾露出惧色,闷不吭声的不停出剑招架着,只是动作愈见迟缓,怕是支撑不了太久了。对面的敌人仿佛也知道他们的状况,并没有趁机下杀手,只是不断围逼不肯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机会。为首的大汉盯着青衫少年腰际裸露的莹白皮肤与丝丝鲜血,语带暧昧的说道,“九王爷的面子也敢不给,装什么清高呢?一会儿兄弟们好好教教你们做人的乐趣,也不枉人间走一回!”说完,周围的大汉哄然笑开了,眼神也愈加放肆起来。
        秋风飒飒,血腥味吹得远,林间的小动物早都吓跑了,有那循着味赶来的几只豺狗看见这么许多人,也夹着尾巴不敢出来。唯独有一只呆头呆脑的兔子,不知怎么趴在一棵粗壮的桂花树下,没有逃走。要是有人掀开这只笨兔子,或许会发现,它不逃走不是因为胆子大或是蠢,而是它醉了。半天之前从树上滴下来的残酒,足够醉晕一只没有酒量的兔子了。当然,桂花树不会自己产酒,醉晕兔子的酒也醉不倒有酒量的人。
        可惜,忙着围攻少年的大汉们没有心思注意一只兔子,他们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想入非非,被一把平平无奇的剑取了性命,终于长醉不醒了。

是怂不是萌

这种出首中文歌只要反应好
就对应出一版English ver的歌手
简直不要太良心

虽然歌唱实力有限
但抵不住确实有才华😍

这种出首中文歌只要反应好
就对应出一版English ver的歌手
简直不要太良心

虽然歌唱实力有限
但抵不住确实有才华😍

DQ大表哥

没有撕心裂肺的怒吼,没有唱诗般的呢喃,只是纯粹的音乐。无法触摸,只能任由音符渗透入血液里,缓慢感受。这样的声音,彷佛足够我沉浸整个年华。

没有撕心裂肺的怒吼,没有唱诗般的呢喃,只是纯粹的音乐。无法触摸,只能任由音符渗透入血液里,缓慢感受。这样的声音,彷佛足够我沉浸整个年华。

霧崎凍孤

只有我醒着的世界【歌单】(一)

-po是安利狂
-曲风杂(这期主要是安静向的
-请听完每一首曲子 指不定哪个细节就惊艳到你了
-没有音乐同好我要死了(。
所以
看到喜欢的歌要来找我
一次更25首。

1。REBORN -Dr.ミンチに会いましょう- 门仓聪
2。Fragment 三泽秋/onoken
3。常春ノ大华 ELEKITER ROUND φ
4。旅程 张宇(女)/马卓
5。庭园にて。 acane_madder
6。Blue Orb Emi Evans/onoken
7。镇命歌-しずめうた- 泷泽一留
8。Asphodelus Ceui
9。高雅 ~メインテーマ S.E.N.S.
10。壳ノ少女 MANYO
11。鳥の詩 Lia
12。沙耶の唄 いとうかな...

-po是安利狂
-曲风杂(这期主要是安静向的
-请听完每一首曲子 指不定哪个细节就惊艳到你了
-没有音乐同好我要死了(。
所以
看到喜欢的歌要来找我
一次更25首。


1。REBORN -Dr.ミンチに会いましょう- 门仓聪
2。Fragment 三泽秋/onoken
3。常春ノ大华 ELEKITER ROUND φ
4。旅程 张宇(女)/马卓
5。庭园にて。 acane_madder
6。Blue Orb Emi Evans/onoken
7。镇命歌-しずめうた- 泷泽一留
8。Asphodelus Ceui
9。高雅 ~メインテーマ S.E.N.S.
10。壳ノ少女 MANYO
11。鳥の詩 Lia
12。沙耶の唄 いとうかなこ
13。Days MANYO
14。oblivious Kalafina
15。君の银の庭 Kalafina
16。Arriety's song Cana
17。瑠璃の鳥 霜月遥
18。栄の活跃 松本晃彦
19。Will 梶浦由记
20。空と海の诗 天门
21。枯死 Key sounds Label
22。Nightmare-2 林ゆうき
23。哀悼 川井宪次
24。Garden of the palace Lia
25。张りつめた空気 佐藤直纪

狐不畈
给它来一份独有的表情记录

给它来一份独有的表情记录

给它来一份独有的表情记录

维皮桑
希望有个人,爱我如生命~

希望有个人,爱我如生命~

希望有个人,爱我如生命~

维皮桑
要么性格决定一切,要么优秀与否...

要么性格决定一切,要么优秀与否决定一切。

要么性格决定一切,要么优秀与否决定一切。

维皮桑
昏黄路灯下,时间移轴中

昏黄路灯下,时间移轴中

昏黄路灯下,时间移轴中


维皮桑
拥抱所在的城市吧

拥抱所在的城市吧

拥抱所在的城市吧

维皮桑
(原图)嘿,你那儿骤雨了么

(原图)嘿,你那儿骤雨了么

(原图)嘿,你那儿骤雨了么


夏生·以初

【原】简约诗《 哎,你过来 》

 《 哎,你过来 》夏生·以初

那天起躺在草坪上悠闲的叶子也开始悄然藏进泥土里

我都不知道有风的时候你还会不会摇曳着散落的夕阳说给我听那知了唠叨的歌

滞留在我心田滞留在我脑海有时你那美好的样子依旧像风吹来时那样甜美

经不起阳光的蓝调唤不醒回忆的青春挂在墙上感动谁有时你也只剩在我梦里迂回


哎,你过来我只是喊一声毕竟你已走远带着六点的咖啡你去欣赏月光敲打琴键的滋味


我只是喊一声 毕竟你从未来过 我只是假装着喊一声 假装着想起谁 假装着忘记谁

哎,你过来,好吗——


来源:夏生·...

 《 哎,你过来 》夏生·以初

那天起躺在草坪上悠闲的叶子也开始悄然藏进泥土里

我都不知道有风的时候你还会不会摇曳着散落的夕阳说给我听那知了唠叨的歌

滞留在我心田滞留在我脑海有时你那美好的样子依旧像风吹来时那样甜美

经不起阳光的蓝调唤不醒回忆的青春挂在墙上感动谁有时你也只剩在我梦里迂回


哎,你过来我只是喊一声毕竟你已走远带着六点的咖啡你去欣赏月光敲打琴键的滋味


我只是喊一声 毕竟你从未来过 我只是假装着喊一声 假装着想起谁 假装着忘记谁

哎,你过来,好吗——


 

 


来源:夏生·以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