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沉轮

1100浏览    20参与
鹹魚一夜燈

寫手30題:若我英年早逝(沉唐) 短段#2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短段#1

  唐絕其實沒有與異識相融同化。

  他們依舊「和平共處」如同沉輪剛與唐絕接觸那時,異識存在於他的意識一隅,卻不真正支配他的身軀。

  但是沉輪並不知道這點,與唐絕素不對盤又非欲沉輪出身的黯翼飛宵更不可能察覺。

  看著似乎誤會的沉輪,唐絕甚至感到有趣。

  想讓沉輪摔進自己的騙局裡,最好的方法是連自己都騙,偶爾嘗試讓異識接管身體也無妨。

  ...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短段#1

  唐絕其實沒有與異識相融同化。

  他們依舊「和平共處」如同沉輪剛與唐絕接觸那時,異識存在於他的意識一隅,卻不真正支配他的身軀。

  但是沉輪並不知道這點,與唐絕素不對盤又非欲沉輪出身的黯翼飛宵更不可能察覺。

  看著似乎誤會的沉輪,唐絕甚至感到有趣。

  想讓沉輪摔進自己的騙局裡,最好的方法是連自己都騙,偶爾嘗試讓異識接管身體也無妨。

  那麼他又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的逗弄沉輪?

  他高興。

 

  沉輪愕然的表情他永遠也看不膩。

  想到第一次戲弄他得手的場景,唐絕忍不住笑出聲。

  不曉得下一次會多快到來。

  沉輪最近待他的態度有些怪異。

  確切來說,從那夜浴血與他談話後便是如此,只是唐絕一直到最近才恍然意識到。

  對於那夜的談話他其實沒有印象,但他並非因為完全受異識操控而失去記憶。

  ……按理應是如此,但唐絕怎麼努力回想,腦中唯有一片空白。

 

  那段記憶對他來說重要嗎?不重要。

  那段記憶對他逗弄沉輪的計畫來說重要嗎?非常重要。

 

  異識拒絕給予他那段記憶。

  斷然的拒絕絲毫不損唐絕的信心,他知道自己不依靠那記意也能想出新玩法。

  但他還是希望先解決沉輪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怪異眼光,一副他唐大爺快死了的眼神。

  「沉輪啊……你愛慕崇敬的眼光會使我窒息。」

  「哦、是嗎?」

  「是,麻煩轉過去好嗎?」

  「不好。」

  平常都是他氣昏沉輪,怎麼也有反過來的一天!

  唐絕深吸一口氣,又沉沉地吐起,他步履沉重的走向沉輪。

  「嗯?有事嗎?」

  「我才想問你,好同事。」

  唐絕伸手將沉輪的頭掰了個方向回到他的正前方,確定沉輪沒有轉回的意思後滿意的拍拍手準備離去。

  「我更想問你,好下屬。」

  沉輪又他媽轉過頭來望著他!

 

  對上沉輪那含笑的雙眸,唐絕第一次感到棘手。

  「你、是唐絕吧?」

  「一直都是,你有更好的問題嗎?」

  看沉輪反應,唐絕斷定他的把戲已然奏效。

  「例如?」

  沉輪勾唇微笑,一瞬換回平日那副遊刃有餘模樣。

  「那要看你想問哪方面。」

  唐絕不甘示弱的回以微笑,直視對方。

  「你跟異識的融合程度。」

 

  聞言,唐絕的瞳孔微縮,雖是訝異卻沒有表露太多情緒動搖的破綻。

  「如同你一開始見到的那樣,『我們』沒變過。」

  「是嗎?」

  沉輪抬手,指腹緩慢地摩娑下頷,似是認真思忖的神色讓唐絕莫名不安,卻說不上緣由。

  「那我沒問題了。」

  語畢,沉輪乾脆地轉回頭去,再也沒有搭理唐絕。

  「你究竟想做什麼。」

  低沉嘶啞的嗓音傳入耳內,無光的黑夜裡,惟有沉輪的眸子隱隱透著紫光。

  「我才想問你究竟想做什麼,幽谷懸命。」

  被沉輪逼得無路可退,背倚牆面的『唐絕』面上神色淡漠如冰,水藍的眼瞳閃爍著詭譎螢綠。

  沉輪抿緊雙唇,無話可說。

  「沒事的話就放我離開。」

 

  第二次,同樣的狀況,自己沒有辦法做出其他反應。

  沉輪心中掙扎了會,終究是收回阻擋在唐絕頰側的手。

  「唐絕。」

  「幹嘛?」

  「沒事。」

 

  「唐絕。」

  「……」

  「唐絕?」

  「我有聽到,你到底叫我幹嘛!」

  「沒事。」

 

  「唐絕。」

  清脆的金屬落地聲。

  「哈。」

  「……我要走了,千萬別想我。」

  反了反了,簡直是反了。

  被沉輪那般怪裡怪氣的呼喚了一天,他唐絕終是受不了,見到沉輪便轉身就走,死也不和他共處一室。

  第三次和沉輪「巧遇」,他正起身欲走,卻見沉輪迎面而來,後方還跟了個綠毛——是黯翼飛宵那討厭鬼。

  

  正好,這下他絕對有足夠的理由迴避了。

  他才不信熟知他倆不合的沉輪會硬逼他留下。

 

  「這麼巧,我正好要出門,那就換你們顧家門啦,加油哈。」

  唐絕揚起笑臉輕拍沉輪肩頭,抬步便要越過他走人,沒料到沉輪竟是伸手擋在他胸前,阻他前行。

  「我們三人難得一聚,你不如留下。」

  「不了,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把黯翼飛宵爆打一頓。」

  「你說什麼!」

  見黯翼飛宵又忍不住要衝上前揍唐絕,沉輪伸出另一手擋在黯翼跟前。

  

  又是這樣,沉輪當和事佬當不膩嗎?他唐絕都看膩了。

  「你看,黯翼飛宵如此迫不及待的衝上前來,我不打他一頓我還叫黑手唐絕嗎?」

  一臉無奈,面上仍是帶笑的唐絕聳肩道。

  「所以你還是別奢望我留下了,你們自個去培養感情,我不打擾,再見——」

  擺擺手,唐絕直接以身體推開沉輪橫在身前的手臂……不,並沒有,沉輪順勢彎起手臂將人牢牢圈住。

  

  「沉輪……我有句話必須先說在前頭,我唐大爺不愛男人的。」

  迎上沉輪一成不變的淡漠神色,唐絕隱約覺得他在那雙眼底看見一絲戲弄得逞的笑意。


TBC.

鹹魚一夜燈

寫手30題:若我英年早逝(沉唐) 短段#1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陰冷的房,唯有一燭火供著飄忽不定的微光。

  一身黑衣的唐絕仿若沒入了夜。

  眼中暖色燭光閃動,卻沒減去半分他眸裡的冷漠。

  在子丑交替的時辰裡,他無語,面對著他自己。

  腦裡什麼想法也沒有,平日戲謔面容與含笑眼眸此時卻像極了自己天天面對的那張臉——沉輪的神態。

  

  他瞥向明滅不定的燭火,抬手,沒有遲疑的一掌捏滅。

  一聲嘲蔑哼笑短暫響起...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陰冷的房,唯有一燭火供著飄忽不定的微光。

  一身黑衣的唐絕仿若沒入了夜。

  眼中暖色燭光閃動,卻沒減去半分他眸裡的冷漠。

  在子丑交替的時辰裡,他無語,面對著他自己。

  腦裡什麼想法也沒有,平日戲謔面容與含笑眼眸此時卻像極了自己天天面對的那張臉——沉輪的神態。

  

  他瞥向明滅不定的燭火,抬手,沒有遲疑的一掌捏滅。

  一聲嘲蔑哼笑短暫響起,他轉身蹬步,自敞開的窗口離開房間。

  

  唐絕沒有發出丁點聲響,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留下。

  然而沉輪卻察覺了。


  那天的夜裡沒有月光。

  原來被取出心的人不一定活不了。

  

  要說沒有一絲訝異是不可能的,唐絕甚至有些佩服了。

  他好奇對方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他們組織的據點跟他的上司一樣,色調陰沉又無聊。

  唐絕閒得發慌,卻又不能隨意行動。

  計畫計畫又一個計畫、偉大的霸圖志業、成王爭地,他唐絕有爭鬥之心,卻沒有這麼大。

  也不是個工作狂。


  他撐著臉頰,全力演繹著什麼叫做百般聊賴。

  趁沉輪移動腳步時,他使勁朝沉輪投去一個生無可戀的眼神。

  被沉輪完美的無視了,連眼珠也沒轉過來分毫。

  「哎呀,我這麼帥,不看一眼可惜啊。」

  「沒事做嗎?唐絕。」

  「怎麼可能,我忙得很,只是怕你想我了才來讓你看看。」

  語罷,他甩了甩披風,面上笑容燦得發光。

  沉輪不置可否,卻是彎了彎唇角。

  

  那算是笑嗎?

  唐絕摩娑著下頷,陷入深思,連沉輪離開了也沒察覺。

◎ 

  與黯翼飛霄第十三次起衝突。

  擋下墨玄手與赤蟲潮的依然是沉輪。

  黯翼飛霄冷哼一聲,瞥了唐絕一眼便收手離去。

  「我沒奢望你們當朋友,但最起碼別成為仇敵。」

  「我——討——厭——他。」


  「你要討厭他可以,別影響工作。」

  「你到底有哪天不提工作。」

  唐絕打落沉輪手中卷軸,素日含笑戲謔的眼眸竟挾了一絲怨怒。

  「唐絕,你這是什麼意思?」

  捲軸滾至唐絕腳邊,他們的眼神對峙著,沒人打算撿。

  沉輪的語氣淡漠如冰,和上刻隱含怒火的唐絕正巧形成對比。

  「……哈,沒什麼意思。」

  唐絕笑瞇了眼,瞥了眼沉輪蹙起的眉間。

  「逗你玩呢,認真了?」

  「沒有。」

  沉輪俯下身去拾起了卷軸,指方觸及卷紙,一雙朝他移步而來的黑鞋落入視線,隨即死踩卷角。

  沉輪抬眼望向唐絕,不發一語。

  明明被箝制住的人是沉輪,唐絕卻在對眼一瞬體認到挫敗。

  「你真無趣。」

  唐絕咋舌,移開鞋尖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沉輪啊、你一個大男人怎麼綁兩條麻花辮呢?挑染倒是不錯看。」

  唐絕在沉輪身旁整整繞了一圈,不住打量的目光讓沉輪心中也生了幾分煩躁。

  「你看夠了沒?」

  「當然還沒。」

  唐絕笑瞇了眼。


  「哎,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麼,難道你喜歡麻花辮?」

  「不。」

  「那是為何?」

  「這不是麻花辮。」

  「這不是麻花辮,那什麼才是麻花辮?」

  唐絕的手不安分地拉起沉輪肩上一縷髮辮細細端詳。

  沉輪沉沉地嘆了口氣。


  「你!」

  沉輪不過揮揮袖子,唐絕額前兩縷藍髮與腦後馬尾瞬間成了三條精美的辮子。

  「你這樣可愛多了,何不感謝我?」

  沉輪難得笑了,而努力邊用披風擋著自己頭髮邊拆辮子的唐絕什麼也沒看到。

  「你敢傳出去我就殺了你!」

  「哈,誰先死還很難說。」

  沉輪好整以暇地應。

  「如我這般有臉有實力的人怎麼想都會留到最後。」

  唐絕總算解開了髮辮。

  沉輪捏住他的下巴,左右端詳著,沉吟一聲後道:「原來你的標準這麼低。」

  「我看是你沒眼光。」

  唐絕倏然掄起拳來往對方心口擊去,卻被沉輪輕易閃躲。

  「實力也不怎麼……」

  沉輪話未言盡,只是瞇細嘲諷的眸。


  唐絕原先燃著怒火的眼眸突然暗淡幾分。

  沉輪挑眉,疑惑著這怪異而突然的變化。

  「唐絕?」

  對方出奇的沒有應聲,神色好似陷入自我思緒而與外界隔絕。

  「唐絕。」

  沉輪又喚了聲。

  唐絕緩慢地眨了眨眼,偏首盯著眉間緊蹙的沉輪,而後露出孩童般的純稚笑容——看在沉輪眼底只感一股說不出的怪異。

  「嚇到你了?這麼好騙行嗎?九輪天大魔頭?」

  「讓你騙,無妨。」

  唐絕的笑容一瞬凝滯。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趕緊閉嘴好嗎?」

  「哈。」


  沉淪居然笑出聲了,天該下紅雨了。

  唐絕向外看去,沒下?

  很好,去殺幾個人榨點血來造雨吧。

  思及此,他也不多猶豫,提起墨袍掩面便是化光而去。

  夜半時分,不安分的唐絕又溜出去了。

  沉輪一直不懂他為何需要以這種方式離開基地。

  偷偷摸摸地似個賊。

  歸來時卻又大喇喇挾著一身腥臭稠紅從他未掩的房門前經過。


  「唐絕,你去哪裡了?」

  「我不是唐絕。」

  唐絕背對他停下腳步。

  沉輪走上前去將他扳過身來。

  唐絕的眼裡少了平日光彩,隱隱透著詭譎的綠光。

  「……異識?」

  「需要訝異嗎?身為欲沉輪部將的你應該很清楚會有這個過程。」

  唐絕勾唇而笑,邪魅似他卻不是他。

  沉淪鬆開抓住對方衣袖的手,雙唇緊抿,無話可回。

  「無事的話我就離開了。」

  唐絕振了振自己腥臭衣袖,語罷,頭也不回的走了。

鹹魚一夜燈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陣子看了些魔暴的條漫,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開始萌上了生活充滿惡趣味(?)的CP

看著個性惡劣的兩人互鬥真是太萌了

PS中間那格的唐絕表情可愛到想拿來當頭貼(自己講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陣子看了些魔暴的條漫,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開始萌上了生活充滿惡趣味(?)的CP

看著個性惡劣的兩人互鬥真是太萌了

PS中間那格的唐絕表情可愛到想拿來當頭貼(自己講

Turbulence

【有病】唐绝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唐绝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钜唐/沉思


作词:沉轮

演唱:沉轮


昨天晚上,我走在回家路上

忽然想起,我们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二十六个电话,你没有接…你没有接!

打给飞宵!(飞宵:怎么了)

电话通了!(飞宵:备用丢了)

谁知道你何时回家!(飞宵:等唐绝回来吧)

可是唐八折!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钜王,去了晶渊…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地毯找了,花园也找了。

连隔壁魔息,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九轮天…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凛冽...

唐绝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钜唐/沉思


作词:沉轮

演唱:沉轮


昨天晚上,我走在回家路上

忽然想起,我们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二十六个电话,你没有接…你没有接!

打给飞宵!(飞宵:怎么了)

电话通了!(飞宵:备用丢了)

谁知道你何时回家!(飞宵:等唐绝回来吧)

可是唐八折!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钜王,去了晶渊…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地毯找了,花园也找了。

连隔壁魔息,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九轮天…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不!工!山!的!老!头!真!的!那!么!可!爱!吗!


凛冽的风,冰冷的雨

葬神野上莲叶满地…

我已经冻的不行,

唐大哥你在哪里!


钥匙啊钥匙啊钥匙…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搬回一际云川住!

大不了我搬回一际云川住!

大!不!了!我!搬!回!一!际!云!川!住!

一!际!云!川!住!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不用不用麻烦了

一键换个装,搬回云川住,人家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不用不用麻烦了

一键换个装,拉上却尘思,同修很忙的!


从此无心爱良夜

【沉轮&黯翼飞宵&唐绝】我和仇敌的日常生活

对于黯翼飞宵,唐绝只有两个字感想,呵呵。


对于唐绝,黯翼飞宵只有一个字感想,呵。


对于黯翼飞宵和唐绝的不合拍,夹在中间的沉轮只有五个字想法,我是无辜的。


素还真问过唐绝,为什么这么不喜欢黯翼飞宵,原本好心情的人立刻沉下脸,嘟囔了一堆黯翼飞宵那种看谁都欠他五百万的态度。


事后素还真粗粗的算了算,唐绝总共哼了五十六下。


看来真的是很讨厌黯翼飞宵啊……


得知沉轮找了个异识帮手,黯翼飞宵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受异识操控的总是比他们要低一个档次。


由于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黯翼飞宵初...

对于黯翼飞宵,唐绝只有两个字感想,呵呵。

 

对于唐绝,黯翼飞宵只有一个字感想,呵。

 

对于黯翼飞宵和唐绝的不合拍,夹在中间的沉轮只有五个字想法,我是无辜的。

 

素还真问过唐绝,为什么这么不喜欢黯翼飞宵,原本好心情的人立刻沉下脸,嘟囔了一堆黯翼飞宵那种看谁都欠他五百万的态度。

 

事后素还真粗粗的算了算,唐绝总共哼了五十六下。

 

看来真的是很讨厌黯翼飞宵啊……

 

得知沉轮找了个异识帮手,黯翼飞宵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受异识操控的总是比他们要低一个档次。

 

由于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黯翼飞宵初对上唐绝时,自然而然的是一副命令口吻。而生性自我的唐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嘴脸,两个人一来二去,火花四溅,当然不是爱情的火花,而是愤怒的火花。

 

眼观鼻鼻观心的沉轮阖目假寐,他实在是不想参与进两个杠起来犹如十八岁孩童的拌嘴中去。本来沉轮说的是三岁孩童,被唐绝强烈抗议他这样帅气迷人哪是三岁娃娃比得上的,若要夸他年轻好看,十八岁足以。

 

“你说,要他还是要我?”

 

刚回到基地还来不及喘口气的沉轮袖子上一紧,随即而来的是唐绝气的都快鼓起来的脸,接着另一边手腕一沉,一身青翠的黯翼飞宵的包子脸看起来比平时又圆了一分。

 

“要你。”

 

看看唐绝,又看了看黯翼飞宵,沉轮反手握上黯翼飞宵的小臂拍了拍,等人松开手后重新看回唐绝,掐准时机立马果断回答。

 

不同于容易被哄的唐绝,城府颇深的黯翼飞宵并不卖沉轮这个两边讨好的面子,哼了一声化光就走。

 

觉得占了上风的唐绝拂了一把刘海,在沉轮的安抚下乖乖的出门找素还真办事去了。

 

“你和他计较什么。”

 

凭着多次的经验,沉轮很快的找到了独立海边的黯翼飞宵,迈步上前拍了拍人的肩头。

 

“我真想不通异识为什么会选唐绝那种人做宿主。”

 

“唐绝虽然任性了点,但是办事能力比那个在妖市窝着的魔息大帝要好上几百倍,为了九轮天大计,先放下自己的成见吧。”

 

“我知道了,但这仅仅在我们的计划完成之前,一旦九轮开启成功,你就不能阻止我对不喜欢的人下手。”

 

“放心吧,我不会干涉你们的自由。”

 

事后沉轮找唐绝也谈了一次,以为黯翼飞宵背后使诈的人对着沉轮默认了提议,等沉轮离开,在只有两人独处时,明的暗的交手了数次。

 

 

找椅子坐下的黯翼飞宵察觉对面唐绝笑容不对暗自升起警觉心时,臀上被长针扎进了肉里一寸,正在宣布计划的沉轮停下来望了一眼忽然出声的黯翼飞宵,后者冷了表情表示无事后又继续说起了每个人该做的任务。

 

看到人吃瘪的唐绝心情大好,端起面前的茶杯学着文人品了一口,视线瞄到杯中飘着的红色小虫,顿时恶心的把口中的茶喷了出去。

 

当然,唐绝没忘记对准黯翼飞宵喷。

 

手掌抬着桌子掀起挡住飞来水渍,四目以对,各自新仇旧恨涌现心头,打的如火如荼。

 

被彻底晾在一边的沉轮决定下次分开谈话。

 

 


从此无心爱良夜

【沉轮×唐绝】反派也要过七夕

“如果黯翼飞宵进行的顺利,那四心开天就将迎来九轮天的胜利,唐绝你——”


转过身的幽魂在看到对方的模样后硬生生的中断了自己的话,而一脸生无可恋、双手并用抱在路边老榕树上的唐绝终于等到幽魂发现他的不爽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唉~~~~~~”


语调有多怅然就多怅然,尾音有多委屈就多委屈,唐绝抽出一只手撩了一把遮住视线的刘海后又重新抱在了树上,毕竟发型不可乱。


“你怎样了?肚子痛?”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唐绝缩了缩身体把脸贴上树干,粗糙的树皮蹭在脸上十分的让人不舒服,没停留三秒,唐绝就伸手撕下了一片树皮好歹贴的地方...

“如果黯翼飞宵进行的顺利,那四心开天就将迎来九轮天的胜利,唐绝你——”

 

转过身的幽魂在看到对方的模样后硬生生的中断了自己的话,而一脸生无可恋、双手并用抱在路边老榕树上的唐绝终于等到幽魂发现他的不爽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唉~~~~~~”

 

语调有多怅然就多怅然,尾音有多委屈就多委屈,唐绝抽出一只手撩了一把遮住视线的刘海后又重新抱在了树上,毕竟发型不可乱。

 

“你怎样了?肚子痛?”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唐绝缩了缩身体把脸贴上树干,粗糙的树皮蹭在脸上十分的让人不舒服,没停留三秒,唐绝就伸手撕下了一片树皮好歹贴的地方光滑了不少。

 

“我心痛。”

 

“……”

 

幽魂张了张嘴,一阵冷风吹过嘴巴有点干。

 

“我跟你说啊,我有个老毛病,心情不好我就会心痛,我一心痛就不想干正事,虽然我们是反派干的是坏事,但是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心痛,我没力气,我没动力,我罢工,我不想听你说大道理,你自己看着办。”

 

唐绝话音一落,手上就有了动作。

 

幽魂脸一偏,一块黑乎乎迎面而来的暗器就扑空落在了不远处,扭头看了一眼,树皮插在地上刮起一大蓬蒲公英洋洋洒洒飘了起来,仿佛唐绝炸起的毛。

 

“不要跟我说你需要大夫,我可不认识心灵鸡汤的人。”

 

屈指弹了弹先前被树皮带乱的发丝,幽魂目测了一下被唐绝死死挂住的榕树,想着是把这颗树打烂让同僚好好走路呢,还是走过去直接把人从树上揭下来带走比较靠谱。

 

“我要过七夕。”

 

唐绝鼓起脸,仿佛一只充满了气的河豚。

 

“七夕?那是什么东西。”

 

乍一听,幽魂一脸敏而好问的表情朝着唐绝。

 

而被幽魂一看的唐绝更是发出了一声哀叹,震的树上一只刚想落脚的鸟连滚带爬的飞走了。

 

“好吧七夕你不知道,那牛郎织女你知不知道?你不知道的话我跟你说,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好吧我也不记得了,不过大丈夫不拘小节,嗯——我看到你眼中的真实感情了哦,还是你打算像小女人一样纠结这个问题?”

 

面无表情的幽魂看着借树干和自己进行躲猫猫游戏的人影,当机立断的接过话茬。

 

“反派过什么节日?”

 

“反派为什么不能过七夕,反派也是人,反派比正道帅多了,比如我。”

 

“好了打住,然后七夕你想怎样?”

 

“唉我这样一个浪漫有情趣的人怎么会摊上某人这种又古板又面瘫,心里只有九轮天的同袍战友的。我很怀疑跟你呆久了,我也会变成这种……”

 

伸手按在两边眉角,唐绝手一提,将脸摆成了一个苦大仇深的面瘫表情。

 

“……”

 

忍住抽嘴角冲动的幽魂决定无视唐绝丰富多彩的表情,环臂继续高冷而又面瘫的盯着人。

 

“我要花。”

 

见好就收的人立刻抛出自己的要求。

 

低头环视,幽魂迈出脚步弯腰往草丛里抓了一把走回去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了唐绝面前。

 

“喏,你的花。”

 

唐绝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幽魂递来的花,比指甲盖大了不少的白色小花簇拥在几根青草间,一根狗尾巴草十分扎眼的在其中迎风招展。

 

“哎哟喂你是来给我上坟还是想咒我啊,我要红色的花!只要玫瑰!”

 

一巴掌拍掉了幽魂手里的白色小雏菊,觉得不够似得,唐绝抬脚踩住狗尾巴草狠狠的碾了碾。

 

“我上哪去给你弄红色的花。”

 

“我不管,不然我要告你虐待同志,对待战友如同寒冬腊月里的白毛雪。”

 

幽魂拍了拍被唐绝打过的地方,四周虽然树影横动,落英缤纷,无奈各种颜色的花都有,独独没有唐绝要的红色的花。

 

“没有你要的花,但是你不是很爱玩吗,有几只小老鼠留给你怎样?”

 

“哈——今天我心情不是很好,小老鼠要倒霉了哦~”

 

沙沙的叶子声中,几道放的极轻的脚步循着树影把两人包抄了起来。

 

影一动,老榕树上落下一片枯叶,幽魂抬手接住树叶的时候周围战事已消。

 

“看来你今天心情真的很不好。”

 

“废话了,你也别惹到我哦,不然我放暗器让你也难受难受。”

 

“哈~”

 

抬手擦去脸上溅到的血渍,被这么一打断前面的话题自然谈不下去,耳边传来幽魂的一声轻笑,视线抬起人已化成一片紫色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跑的还……”

 

“你要的红色的花。”

 

映入眼帘的是一朵鲜艳欲滴的茶花,红色的血液浸泡在白色的花瓣之上渡出了一层活嫩的色彩,唐绝仰起脸嘴角噙笑看向幽魂,而后者举着花依然一副不动如山的表情,虽然还是面瘫,但是比之前可爱了不少。

 

“虽然不是玫瑰,但是看在大家都是好朋友的份上我接受了。”

 

“那现在你可以走了吧,还是说你想让我把你打晕扛着走?”

 

“虽然你想猪八戒背媳妇一般带我走,但是我这么帅还是自己走路更潇洒。”

 

“哈,走吧。”

 

“我很想吐槽你,但是我心情好就算了,你记得欠我一次玫瑰花。”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15

15《修罗场》

     一块玄晶的竞拍,在这件事上,飞宵表示十分委屈,沉轮一方面劝着唐绝不要和他争,而一方面又在他停止出价之后自己出手给唐绝下了这块玄晶。身体力行演示了一下什么叫见色忘友啊。

[密聊][绯绡]:你这是什么意思?故意削我眉角?

[密聊][别离禅]:我知道你是故意在和他争,这块玄晶算你卖我面子,不是你拍不过他,行不?

[密聊][绯绡]:不行,我200=1很久了你不知道?

[密聊][别离禅]: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在追他吗?这么多年兄弟了帮我这把行不行?

[密聊][绯绡]:人是你喜欢又不是我喜欢,我为什么要让?再说了你居然好意思提兄弟,你知道我跟他八字不合,他...

15《修罗场》

     一块玄晶的竞拍,在这件事上,飞宵表示十分委屈,沉轮一方面劝着唐绝不要和他争,而一方面又在他停止出价之后自己出手给唐绝下了这块玄晶。身体力行演示了一下什么叫见色忘友啊。

[密聊][绯绡]:你这是什么意思?故意削我眉角?

[密聊][别离禅]:我知道你是故意在和他争,这块玄晶算你卖我面子,不是你拍不过他,行不?

[密聊][绯绡]:不行,我200=1很久了你不知道?

[密聊][别离禅]: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在追他吗?这么多年兄弟了帮我这把行不行?

[密聊][绯绡]:人是你喜欢又不是我喜欢,我为什么要让?再说了你居然好意思提兄弟,你知道我跟他八字不合,他整天嘲讽我你还总护着他。

[密聊][绯绡]:算了,身为兄弟好心提点你一下,你在这里对他这样那样好有什么用?有本事你把他在办公室里就给办了呀,我保证不像上级打报告。

     还真是好兄弟了,谢谢了啊!沉轮满头黑线,飞宵这是把他当什么人了?他以为谁都和魔息那个老流氓一样吗?身为劳模代表,办公室恋情这种东西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再说了,他现在也只是基本能确定唐绝是对“幽魂”有好感,现实里对自己毕恭毕敬的,除了工作再没更多别的接触。现实中攻略无门的沉轮才不得不选了这么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

[密聊][别离禅]:谢谢你的关心,我会自己想法子的。这次就当我欠你个人情,回头请你吃饭。

[密聊][绯绡]:#鄙视

     飞宵给沉轮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之后就没再说话了,怎么他身边的人都这幅德行啊?!一个落地时脑门朝下,还有一个魔息整天就知道撩妹不务正业,现在连一直敬业爱岗的沉轮都变成了重色轻友的人,真真是一个大写的委屈。

     玄晶事件过去后,便是没完没了的攒小铁了。沉轮也试图去调解小情人和多年兄弟之间的关系,毕竟以后还是要见面的,这问题没处理好保不齐以后分分钟要上演全武行。

     “说是一个帮会的,然而这个人我根本就没怎么接触过,我跟他关系还没这么好,所以也没必要有太多的瓜葛。”唐绝努着嘴说,本来就是嘛,自己和她很熟吗?凭什么要让着她,女神秀了不起哦,反正他又不是直的。更何况他们虽然同在一个帮会,可是毫无感情基础,更无交情可言。

     “既然如此那也没必要对他抱有敌意。”

     “那你先让他来给我道歉!”

     “道歉?”

     “我要他为他对唐门的偏见与嘲讽道歉!”

     还记着田螺打奶呢……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还是努力攒小铁吧,不然下个赛季就来了。”

“不行!”

     就在两个人为了绯绡而争执的时候,一个电话终结了他们幼稚又毫无意义的对话。

     “喂,是我……”

     “你已经到了?……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那我先去定位子……嗯就这样,那就先挂了,一会儿见。”

     “唐绝,一会我要出去,我先下了。”

     YY另一端的唐绝听到了这对话,自然明白沉轮这是有约了,可是他明明早就约好今天陪自己打本刷小铁的。

     “不是说陪我刷小铁?”

     “抱歉,我朋友已经到了,今晚估计是不能陪你了,你就先自己打,下次再陪你,我关机下了,回见。”

     “凡事能不能有个先来后到啊!”然而唐绝说这话的时候,沉轮已经退出YY下线了。

     “一点先来后到的意识都没有,现在的人真是缺乏素质教育。”

     被沉轮放鸽子的唐绝顿时没了好心情,把号开到唐门逗滚滚去了。

     还是滚滚最好,╭(╯^╰)╮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14

14《绯绡》

       秦皇陵副本的难度从数据上来说比火龙摧城低,不过BOSS机制相对来说又难一些,这个副本给唐绝带来的乐趣也稍微多了一些,如果忽略某个团员的话。

时间倒回十分钟之前。

[团队]:[绯绡]加入了队伍。

       “怎么他也来了?”唐绝问。

       “正好飞宵这周的秦皇陵也没打,看我开团,他就组我了。”沉轮知道唐绝和飞宵相互看不顺眼,然而一个帮会的没有隔夜仇,副本里他们也不能打起...

14《绯绡》

       秦皇陵副本的难度从数据上来说比火龙摧城低,不过BOSS机制相对来说又难一些,这个副本给唐绝带来的乐趣也稍微多了一些,如果忽略某个团员的话。

时间倒回十分钟之前。

[团队]:[绯绡]加入了队伍。

       “怎么他也来了?”唐绝问。

       “正好飞宵这周的秦皇陵也没打,看我开团,他就组我了。”沉轮知道唐绝和飞宵相互看不顺眼,然而一个帮会的没有隔夜仇,副本里他们也不能打起来,顶多斗       斗嘴皮子罢了,沉轮乐观的想着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还是不要让他们两个出现在一个团里好了。

       老一王翦,唐绝兵势跳晚了被眩晕,绯绡说他不愧是断腿堡出来的,行动果然不太方便。

       老二石麒麟,绯绡的输出仇恨太高,OT*被BOSS挠死一次,被唐绝吐槽是脸T,劝其拍几件T的装备改行算了。

       老三探雪,鉴于绯绡大橙武的仇恨实在是太高了,并且和唐绝两人不约而同把四小药都磕齐了,为了飙DPS不择手段的架势,为了稳妥起见,沉轮选择了自己切T。整个打老三的过程,DPS一二名都是绯绡和唐绝,两个群攻职业为了DPS简直是丧心病狂,阳炎气劲群的飞起,近战们都想哭了。而沉轮身为主T,看着唐绝和绯绡两人争执不下的仇恨值,比谁都要心累——他这个当年百分百拉托恶人BOSS的神T,金字招牌今天险些就砸在这两人手里了。

       打完了探雪,唐绝得意洋洋的将DPS统计贴到团队里,最终结果是他保持了第一。

[团队][绯绡]:得意什么,如果不是P2阶段中了黑舞把我蓝烧光了,第一保管轮不到你。下个BOSS继续!

[团队][唐小绝]:继续就继续,谁怂谁是小狗。

       说完还耀武扬威的在绯绡脚底丢了一个天绝地灭*。

“团员们都很拼啊,很好,保持着这精神,没有上不去的DPS,更没有什么推不倒的BOSS。”沉轮觉得自己能说出这话心真宽。

       老四令狐伤,切了T的沉轮干脆就留在这边开机关,除了唐绝是第一次打多数是老手,叮嘱了几句出剑打剑,金蛇毒记得出人群之后就喊了准备开了。

然而他忘了一件事,唐绝是个田螺。

[团队][绯绡]:快打剑。

       唐绝只当绯绡在和他比谁先打掉呢,于是卯足劲去打,然而那是一把虚龙剑*,结果悲剧由此诞生。对面的沉轮还没来得及喊毒性职业唐门毒经停手,唐绝就已叠上了5层“铁锈毒”。

BOOM~团灭。

       无奈之下只能重新来过,沉轮不敢再放心这两人在一边,于是安排了一个奶妈去对面开机关,自己则是留下来指挥。庆幸团里人脾气还算好,不然明天该上818了。

       第二次倒是一遍过,有沉轮指挥,唐绝该停手的地方也知道也停手了,P2绯绡也没有OT,很好,完美。虽然男神忘了穿裤衩*,然而只要能把这个BOSS过了,沉轮就谢天谢地了。

       本来以为这个副本就这么一路黑到底了,可结果在最后一个BOSS安禄山被击杀之后,掉落了他们团队今晚所有的人品。

[团队][团员D]:[沉沙玄晶]*

       整个团队的工资一瞬间就得到了保障,尽管已经到了赛季末,但大橙武还是能用好一阵子的,按照他们服金价比例来看应该还能拍个100万的。

       唐绝第一天打团本就出了玄晶,可算是把之前沉轮给自己贴的黑手标签给撕了,而且玄晶的掉落率实在太低,这块玄晶他想拿下。

       “这本是我黑*的,这下出了玄晶,你可不能再嫌弃我黑了。”唐绝得意洋洋的说到,“快拍装备,我要做摧山*。”

       听出唐绝是想要这块玄晶,看了看团队面板,想来竞争力应该不会太大,于是便迅速将散件装备拍卖结束,开始了今晚的重头戏。

       “赛季末了,玄晶就50W起吧,5W一加,没意见要的就出价。”

[团队][唐小绝]:50

[团队][团员E]:60

[团队][团员F]:65

……

[团队][唐小绝]:90

[团队][团员E]:P

[团队][团员F]:P

       从唐绝出价起,只有两个团员在和他竞拍,当那两人都打出了P放弃竞拍后,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块玄晶就落到唐绝手上了。

[团队][绯绡]:100

[团队][唐小绝]:……

[团队][唐小绝]:你不是有干将*了?

[团队][绯绡]:我做紫烟沉*。

[团队][唐小绝]:你不是从来不切奶吗?

[团队][绯绡]:我乐意,只要我开心,我还可以做把摧山驽。

[团队][绯绡]:还要不要,不要团长快倒数。

[团队][唐小绝]:110

[团队][绯绡]:120

[团队][唐小绝]:130

       团队没有人插话,有的也只是起哄到“土豪不要输在10W上”,毕竟团队工资越高,受益的是他们,既然拍不起玄晶,那就等着分工资好了。

       看着两人在那相互飙价,沉轮劝道:“绯绡,反正你也不切奶,这次你就先让他了吧。”

[团队][绯绡]:那又如何,我小铁*已经满了,200=1玄晶。你要我等,还不如让他先攒着小铁,说不定攒着攒着就又出了。

       话这么说也没错,尽管玄晶掉落率极低,但一般来说遇见200=1的,也基本会让议让,毕竟200=1不容易。

[团队][绯绡]:140

[团队][唐小绝]:150

[团队][别离禅]:160

[团队][唐小绝]:???。

       “唐绝,大家好歹都认识,都是一个帮会的,就不要再争了。”沉轮出手了,听语气像是要劝唐绝放弃。

       绯绡果然没有再继续出价。唐绝则是蒙在电脑前了。

[团队][唐小绝]:是是是,不如你们认识的久。

[团队][唐小绝]:P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而沉轮则是继续着团长的职责:“160W,还有人出价吗?那我倒数了。”

       3

       2

       1

       倒数结束。

[团队][绯绡]:160W是吧,我现在去收金,那10W我自己出。

[团队][幽魂]:[沉沙玄晶] 1600000金 分配给[唐小绝]。

*OT:仇恨值高于主T。一般DPS的防御会比专门的T低很多,所以OT的话扛不住BOSS伤害。

*天绝地灭:唐门的毒刹,对队友没伤害的,就是呛呛人。

*虚龙剑:毒性内功职业不能打,否则会中铁锈毒,5层团灭。

*男神忘了穿裤衩:这是吐槽BOSS“男神”令狐伤没有掉落下装。

沉沙玄晶:他很贵。

*黑本:第一个进本的人决定这次副本的装备掉落,俗称黑本。(作为一个迷信的团长我会说红本。)

*摧山:摧山驽,唐门的大橙武。

*干将:干将·莫邪。七秀输出大橙武。

*紫烟沉:七秀治疗大橙武。

*小铁:陨铁,200陨铁+1玄晶可以做出大橙武。小铁满没玄晶就是所谓的200=1,有玄晶没小铁则是1=200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11

11.《副本》

    唐绝一直以来都修的PVP,因为刚满级不久就被沉轮捡回帮会,有意无意的绑定了,也没有怎么接触pve的世界,而赛季末装备全毕业,又赶上小长假,每日的挖宝和劫镖已经无法排解唐绝的无聊了,毕竟是个闲不住的人。

    继又一记洛阳铲下去,挖出一壶五莲泉后,唐绝终是忍不住对沉轮抱怨起来:

    “好无聊啊,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我要在这挖宝呢?我唐小绝应该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将我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才是。”

    “比如说去喂滚滚?”受唐绝的影响,沉轮现在也习惯了把...

11.《副本》

    唐绝一直以来都修的PVP,因为刚满级不久就被沉轮捡回帮会,有意无意的绑定了,也没有怎么接触pve的世界,而赛季末装备全毕业,又赶上小长假,每日的挖宝和劫镖已经无法排解唐绝的无聊了,毕竟是个闲不住的人。

    继又一记洛阳铲下去,挖出一壶五莲泉后,唐绝终是忍不住对沉轮抱怨起来:

    “好无聊啊,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我要在这挖宝呢?我唐小绝应该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将我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才是。”

    “比如说去喂滚滚?”受唐绝的影响,沉轮现在也习惯了把熊猫叫成滚滚。

    “我决定去开荒*!我们服的挑战史思明不是还没跳完甲*吗?一定是缺少我这样的暴力dps才迟迟不见进展。”

    “别想太多,除了大战你就没打过别的副本,开荒是需要技术的。”

    “你是觉得我不够机智?还是我技术不过关?”

    “都不是,团队副本需要熟悉副本机制,BOSS技能,还要团队的配合,这些你完全都不懂,怎么去开荒?”

    “那都是因为你不带我!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懂了?你带过绯绡打本,没带我!”

除了大战,沉轮确实从没带他打过别的副本,也没让他接触过pve,好吧这锅沉轮背。

    “好好好,怨我怨我,只是有个很重要的地方,”沉轮刻意顿了顿,思考着怎么说话才不会让唐绝炸毛,然而又想了想,唐绝炸不炸毛是取决于他自己的,换言之就是只要他不爽,怎么都会炸毛。那还是直说吧:

    “你,确定会听指挥?”

    “我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吗?”唐绝立即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我很担心副本还没打完你先对团长开启了仇杀。”

    沉轮瞎说什么大实话。

    唐绝这样爱独来独往喜欢随自己心情走的性格,其实不怎么适合打团队副本,尤其是气氛较为紧张严肃的开荒中的副本。首页要他百分百听指挥就不是件容易事,其次你不敢保证唐绝打到一半突发奇想有什么鬼点子,导致团灭也是有可能的。虽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坚持叫这是高手的个性。

    “话这么多,就说你带不带吧,没试过怎么知道呢,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要轻易的否定别人。”

    “真的?保证听从指挥不耍性子不黑CD*不仇杀团长?”

    “真的真的,情缘缘带我打本!”

    唐绝的声音忽然就戳断了沉轮大脑的某根神经,使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唐绝的语气这是在撒娇吗?沉轮心想,自己怎么能这么肤浅,撒个娇就同意了呢?他是这么容易就被软势力击倒的人吗?

    “好,我开团带你打副本。。”

    好吧他是,谁让那个人是唐绝呢?


*开荒:指探索,攻略未成功通过的副本。

*跳甲:根据“成就”系统的设定,前五名成功通关副本可获得对应成就,分别为“一甲”、“二甲”以此类推。

*黑CD:副本都是有次数限制的,没打完就走视为黑CD,CD没了就没法接着打啦~~~


碎碎念:

    极其无聊过渡的一章,撒个娇,然后就要开始虐人啦~~\(≧▽≦)/~

    开荒还真的蛮严肃的,又紧张,以前跟固定团打本的时候,boss打不下去,团员又有些这样那样的问题,犯错误什么的,凶一点的团长骂人很难听有时候都要玻璃心到打不下去TAT,不过我们固定团团长都是被我们欺负的【233333333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沉唐】鬼屋



架空/沉轮x唐绝


      日落时分,天色渐沉,山野之中寂静无声,偶有飞禽低略过树枝,惊落偏偏枯叶,碰出点滴声响飘荡在山谷之中,阵阵回音更显冷清。本是人迹罕至的荒野,此时却有一人缓步其中,步伐从容,似乎并不担心微弱的光明一会儿就将被夜幕席卷。

      独行之人名唤沉轮,一身黑衣,静默无语行走在林间,修长的身影似乎就要与这四周融合,若是有樵夫在此刻路过,不免要被吓出魂来。

      在黑夜完全降临之刻,独行的黑衣男子终于在一间破旧的林间小...



架空/沉轮x唐绝


      日落时分,天色渐沉,山野之中寂静无声,偶有飞禽低略过树枝,惊落偏偏枯叶,碰出点滴声响飘荡在山谷之中,阵阵回音更显冷清。本是人迹罕至的荒野,此时却有一人缓步其中,步伐从容,似乎并不担心微弱的光明一会儿就将被夜幕席卷。

      独行之人名唤沉轮,一身黑衣,静默无语行走在林间,修长的身影似乎就要与这四周融合,若是有樵夫在此刻路过,不免要被吓出魂来。

      在黑夜完全降临之刻,独行的黑衣男子终于在一间破旧的林间小屋前停下了脚步。沉轮看着眼前这间破旧的屋子,相比夜晚颇多野兽出没的森林,眼前这间小屋虽是破旧,但也算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于是迈步走近小屋,抬起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推开了腐朽的木门。

      “吱——”一声清响,沉轮差点以为这破旧的门板就要倒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但门板上仅是抖落片片灰尘,而后便再没有动静。

      看来这屋子比他想象的来的结实,那今晚算是有个好住处了。

      走进屋中,凭借着微弱的月光和自己还算不错的夜视能力,男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找到了半截未烧完的蜡烛。掏出随身带着的火折子点燃蜡烛,四周一下明亮起来,沉轮举着蜡烛仔细观示这屋子起来。

      屋子不大,仅一根蜡烛便可带来大半间屋子的光明,屋内仅有一张桌子,两张歪倒在地上的板凳。往里有一挂颜色老旧的帘子,内里似乎还有空间。

      沉轮掀开帘子想走进去,年代久远的一方粗布却碎的满地都是。也不管这地上的碎布,举起蜡烛照亮内里的一方天地,方觉这该是小屋的卧室了。

      原来还有床,看来今晚待遇算是不错,几日来都在山中露营,以天地为床盖,今日忽然有了落脚处,也是老天待他不薄。沉轮一边乐观的想着,一边开始动手收拾起床铺来。

      这间小屋子虽然年代久远落了许多的尘,但因为空间不大,收拾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将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被子搬出外间,跟几只路过的小灰鼠打了个照面,很快沉轮便把卧室收拾妥当了。

      解决了住宿问题,那接下来便祭一祭五脏庙了。沉轮在屋子的左边找到一处看起来似乎是厨房的地方,在灶台生了火,架上随身携带的小铁壶,烧起水来。他沉轮还不至于敢用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厨具,还是用自身携带的为好。水烧开后丢入几块硬邦邦的腊肉,没多久空气中便弥漫了浓浓的肉香。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沉轮警觉地回头,集中注意力,观察着黑暗处的情况。只见黑暗中似乎有几个微小的影子抖动,沉轮捡起两根木枝,往两个不同的方向抛去,随即几只小灰鼠跑了出来。正当此际,沉轮猛然回身朝着空气中伸手一抓,可却是扑了个空,一道人影反从他左侧窜向身后,往里屋飘去。

      沉轮反应迅速,立即追了上去,这夜间光线极差,纵沉轮夜视能力不差,也无法捕捉到这道黑影的踪迹,只能靠着微弱的声响辨别着方位。

      点燃火折子四下寻找着,却未在见半点异样之处。沉轮倒也是个见过世面的,遇上如此诡异的事情,并未慌了阵脚,反倒是定定打量着这屋子思考起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吹灭了手中的折子,悄悄再往厨房走去。

      沉轮是个练过的,足下步伐迈的大开大落,却未漏出半点声响。暗夜中只有灶肚里的火星闪烁着红光,沉轮屏息在黑暗处,似乎是一种黑夜中蛰伏的动物,深沉而又机敏。忽然一声轻响,只见灶上的小铁壶无端浮起悬在了半空,而沉轮也在这瞬间出手,一道金色光芒自掌中发出,口中默念咒语,朝虚无中这么一晃,一个人型现了出来,跌落在地上。

      小厨房中静的有些过分,先前偶尔“光临”的小灰鼠此时没了影子,只余灶中火花碰撞发出“哔啵”的声响,还有细细的呼吸声。不过,这呼吸声却只有一个。

      沉轮望着跌倒在地上的人,心中对他之身份已然有七分明了。荒郊野岭的林中小屋,进来时没见着半个人影,入夜后才翩然而至;动作敏捷而难以捕捉踪迹,方才交手瞬间触摸到的冰凉触感,面前这人大概是这屋子以前的主人,而且应该已死去多年,早已不是生人了。

      地上那人忽然起身,沉轮以为他还要有动作,便双手齐出扣住他双手,将此人制住。只见这人忽的将脸凑近,劈头一阵大骂:

      “混蛋,哪来的山贼强盗,不打招呼进来老子的屋子,用老子的东西,还敢对老子动手动脚!”

      尽管面前这人,不,这鬼靠的很近,沉轮也觉察不到半点生息,只有一阵阵微凉的感觉扑面而来。

      那鬼双手被沉沦制住动弹不得,有不见沉轮答话,一时心急便直接超沉轮肩头咬去。

      哈,这小鬼是属猫的么?虽然肩头被死死咬住,却也不恼,沉轮心里只觉得这鬼稚气的好笑。但突然也因此疑惑道,这鬼咬人居然还会有感觉了?

      人死前或因执念未了,留下一口气在人世,化作一缕鬼魂,飘荡在世间。他先前修行时也曾随师父收服过怨鬼,皆是飘忽的一缕“气”,有些修为的人能见其化形,以术法收之,然而却为曾有过实体的。

      莫非这其实是个人?

      然而手中冰凉的触感,就在自己颈边咬着自己肩膀却探不到半点气息,再加上先前诡异难寻的身影,种种迹象表明这绝不是个活人。

      心中有疑不得其解,沉轮终决定开口和这个鬼交流交流。

      “你到底是人是鬼?”

      被质问的人终于放开了沉轮的肩膀,一脸不知道到底哪里来的自豪感,中气十足的说道:“你见过大爷我这么帅的人吗?”

       言外之意,那这只是鬼了?

      “那为什么我能触摸到你?你若是人,必不可再装神弄鬼,我定不会为难你。”沉轮这话说得倒有些反客为主了,明明是他不请自来占了别人的屋子,算起来也该是他惊扰了主人才是。

      而被质问的人此刻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异样,低头注视着被沉轮抓住的双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身体的变化了。

      沉轮见其反应,心下已明了,想必这只鬼也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常了,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所在。看这鬼也并无恶意,不似厉鬼模样,沉轮便还了他双手的自由。

      “看来你也不知道,我只是恰好路过此地,见此有一木屋,想暂住休息,并无恶意,多有唐突,抱歉了。”

还在思考自己为什么突然能抓住东西了的鬼此刻回过神来,看着他家的“不速之客”,没好气道:“你想住这里吗?你搞清楚,我可是鬼哦,你不怕吗?”

      “不怕。”

      “那随你了,爱住就住,只是别烦到我就行,”忽然间,这只鬼又凑近沉轮,两张脸凑得极近,“还有,你要付房租的!吃的也行!”

      哈哈,看来是个馋鬼,沉轮在心中笑道。

      “好,我会付房租的,我叫沉轮,不知应该怎么称呼你呢?房东先生?”

      “黑手唐绝。”


(未完待续)



--------------------------------------------------------

一坑未平又挖一坑,也是不停的作大死。然而人类x小鬼唐绝实在是太萌啦,忍不住嘤~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10

10《精分是病,得治》

    中秋+国庆的小长假很快的就来了,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所有人都兴冲冲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班回家去了,然而有个人并没有被这种喜悦所感染。

    沉轮坐在办公室里,目光望着先前唐绝工作的那个位置。停了唐绝几天网后,沉轮便把人放回去了,而现在又迎来小长假,这意味着沉轮十天都见不到唐绝了。可上次在YY频道里,那种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的落寞,沉轮又于心不忍,打心底希望唐绝能回家与家人团圆,过个开开心心的中秋,况且他们还约好了在游戏里过节不是?

    ...

10《精分是病,得治》

    中秋+国庆的小长假很快的就来了,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所有人都兴冲冲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班回家去了,然而有个人并没有被这种喜悦所感染。

    沉轮坐在办公室里,目光望着先前唐绝工作的那个位置。停了唐绝几天网后,沉轮便把人放回去了,而现在又迎来小长假,这意味着沉轮十天都见不到唐绝了。可上次在YY频道里,那种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的落寞,沉轮又于心不忍,打心底希望唐绝能回家与家人团圆,过个开开心心的中秋,况且他们还约好了在游戏里过节不是?

    假期的第一天,沉轮上了游戏,做起了中秋的日常任务,给主城的NPC们送月饼送礼盒。月饼还没发到一半,唐绝就上线了。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邀请了唐绝进组。

[系统]唐小绝加入了队伍。

[小队][幽魂]:几点的机票?还上游戏。

[小队][唐小绝]:?什么机票?小魂魂你要给我千里送吗?

[小队][幽魂]:你是打算坐高铁?你不是要回家过中秋?

[小队][唐小绝]: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家了?

[小队][幽魂]:中秋+国庆,十天的假都不回家吗?

[小队][唐小绝]:唉,没有假期啊!我也想回家啊,奈何我要继续坚守我的岗位。┑( ̄Д  ̄)┍

     唐绝在撒谎,公司是有几个员工调休,将假期都堆在了年假,可是唐绝绝对不在名单之列,他沉轮怎么会不清楚?

[小队][幽魂]:你现在在上班?那你还能上游戏?

[小队][唐小绝]:假期公司人少,摸摸鱼啦~

     唐绝是会偷偷在上班时间打游戏摸鱼,但通常都是下午,并且是在保证工作完成的前提下,现在才十点钟,这么早就开始摸鱼?况且这个假设一开始就已经被否定了,他为何要编造这个谎言呢?

[小队][幽魂]:唐绝,说实话。

[小队][唐小绝]:这就是实话啊,有什么好说的。

[小队][幽魂]:这是实话?

[小队][唐小绝]:好吧,其实是我忘记提前抢票了。买不到回家的高铁,机票也没有。今年中秋只能继续一个人过了。

    继续?沉轮首先想到的是唐绝已经不是今年没法回家与家人团圆而已了吗?而后又是登上了购票网站,查询着到唐绝家的余票信息。唐绝在公司等级的资料中,户籍一项有写明籍贯在四川某市,虽然具体地址不清楚,不过到了所在城市,再回家总不是难事?

    查询结果是,余票明明还剩有许多。

    先前想着唐绝能回家与家人过中秋,思乡之情得以慰藉,本该事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可现在事情发展似乎有些不太对。沉轮越想越是不得其解。

[小队][幽魂]:唐绝,别瞒我,你的谎话对我没有意义。

    一个人说了谎,就要说更多的谎话去圆,而谎言又一个个被看穿,唐绝此刻其实比谁都尴尬。

[小队][唐小绝]:说出来我不开心,而你也没有好处,何必问呢?我先下了。

    “说出来我不开心,而你也没有好处。”到底是怎么样的原因呢?唐绝不能还是不肯回家。唐绝提起自己的家乡时,语气中满是自豪的、怀念的,沉轮也以为回家团圆,唐绝一定是十分开心的。可他终究是不知道问题所在。

    所谓关心则乱,看着才上线没多久就灰掉的头像,沉轮的身体在大脑做出反应前便已作出了行动——他拨通了唐绝的手机。

  “喂?经理有什么事吗?”

    听到听筒传出来的唐绝的声音,沉轮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要问他你为何突然就下线是不是不开心了吗?这不是直接暴露身份。

   “喂?经理?没听到吗?”

   “哦唐绝啊,之前那份新的业务广告策划文件你那有没有存档?嗯对,就是“开天策划”,我硬盘出了问题文件找不回了。”

  “哦,那份策划我有存档,是要传一份给你吗?……嗯?印出来?哦好的我知道了,我去公司一趟,用公司的机子打印,经理你放心。”

     跟唐绝约好下午见面,让他将“开天策划”带来,挂断电话后,看着抽屉里整整齐齐的一份“开天策划”,沉轮暗暗夸了夸自己说谎的本事和随机应变的能力比唐绝高多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约定的时间,沉轮从唐绝手上接过文件的时候,假装很“凑巧”的问了句:“唐绝,你中秋也不回家?不如和我去吃个饭吧。”

    何止是吃饭,吃饭后的散步、赏月、游园、共度春宵呃这个划掉,沉轮都计划好了,准备好与唐绝从诗词歌赋谈到风花雪月。

    然而唐绝只说了一句“不了,晚上有事。”,就和他道别,匆匆离开了。

    在商场上一向无往不利的九轮公司苦境分部总经理沉轮先生居然被人拒绝了,漏气。

    心里满是五味杂陈,只是吃个饭而已,又不是约X,居然就这么干脆的拒绝了,怎么追个人这么难?

    沉轮怀着难以言说的心情回到家中,自己给自己煮了碗鸡蛋面,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月亮,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马上起身去开电脑,登游戏。

    唐绝已经在游戏中了,沉轮把人叫到YY,第一句便是对唐绝的道歉:“唐绝,抱歉,今早上我不该多过问的。”

  “哈,没事,这件事就别去想了,以后就别提了,我答应过今年陪你过中秋的,走吧走吧,我们回稻香村看月亮。”

  “嗯,谢谢。”

    唐绝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却并没有过多的问自己什么,而是选择了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安慰自己,默默陪伴也许是最幸福的甜蜜剂吧。虽然知道唐绝有心陪自己过中秋,但沉轮不至于傻白甜到认为唐绝是特意为了自己才不回家,毕竟游戏上的事,只要把笔记本也带回家就好了。然而已经答应了唐绝不在多问,沉轮也只好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往后再慢慢了解吧,总有唐绝愿意告诉他的一天。

    而沉轮一想到自己下午被唐绝拒绝了,竟然是为了回来和“幽魂”一起过中秋,居然萌生出莫名的醋意来。可转念一想,幽魂、沉轮,不都是自己么?居然自己吃起了自己的醋,看来是精分玩上瘾了,有病,该治。

     游戏屏幕中,幽魂和唐小绝两个人物,漫步在小镜湖,周身缭绕着雾气,萤火虫点点穿梭其间,画面安静而唯美,如果不是其中冒出的粉红泡泡的话。

    一串粉红泡泡的飘舞,那是游戏中给对方赠送礼物的特效画面,代表着有人在跟你刷好感度。

    看着唐小绝赠送双黄月饼时朝自己丢出一串粉红泡泡,沉轮查看了两人的好感度,630点。

    沉沦心想,差不多了呢。

    刷好感度哪能少了小苹果?沉轮随即溜出小苹果驴车,邀请唐绝同骑,开始在稻香村漫无目的的转了起来,直至两个人的屏幕上都跳出“生死不离”的提示,沉轮才下了车。

    705点好感度,正是生死不离*。

    沉轮打开海鳗插件,给唐小绝发送了一条请求。

[系统]确定要与[幽魂]情缘吗?

    唐绝看着幽魂发过来的情缘申请,象征性的矜持了三秒钟后,点下了确定。

[帮会][幽魂]:从现在起,我的心动情缘是[唐小绝]。

[帮会][唐小绝]:从现在起,我的心动情缘是[幽魂]。

    插件的自动喊话把帮会中的人都炸了一遍,大喊过个月饼节都要被秀一脸。

[帮会][妖道角A]:单身狗心里苦QAQ

[帮会][妖道角B]:喂,110吗?这里有人虐狗。

[帮会][妖道角C]:喂,110吗?这里有人虐狗。

[帮会][妖道角D]:喂,110吗?这里有人虐狗。

[帮会][妖道角E];喂,110吗?这里有人虐狗。

……

[系统]江湖飞马快报!“幽魂”侠士在稻香村对“唐小绝”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诚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幽魂”对“唐小绝”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何以为证,敬神鬼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已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小苹果:一辆驴车,双人同骑能给双方增加好感度。

*好感度:游戏中好感度分为六等。

         1-100     江湖相逢

         101-200   相见恨晚

         201-300   策马同游

         301-500   肝胆相照

         501-700   莫逆之交

         701-1000+ 生死不离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09

09《心灵鸡唐》

  “唐绝,你是不是想家了?”沉轮不经意间放缓了语速,仿佛唐绝真的睡着了一般,担心惊扰到他。

  “我听你说过你是四川人?大学毕业后就一个人在别的城市工作。”唐绝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游戏中的人物一直维持着躺着的姿势不变,这个姿势连个待机动作都没有,一时间气氛安静的有些尴尬。但沉轮知道他并没有睡着,通过插件功能,沉轮能看到唐绝的目标在一只一只的熊猫之间切换。

  “一个人在外地工作,想家了是难免的事,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忽然沉轮就压低了声音,还明显的顿了顿,“而且,也总算有个家可以想念,不是挺好的...

09《心灵鸡唐》

  “唐绝,你是不是想家了?”沉轮不经意间放缓了语速,仿佛唐绝真的睡着了一般,担心惊扰到他。

  “我听你说过你是四川人?大学毕业后就一个人在别的城市工作。”唐绝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游戏中的人物一直维持着躺着的姿势不变,这个姿势连个待机动作都没有,一时间气氛安静的有些尴尬。但沉轮知道他并没有睡着,通过插件功能,沉轮能看到唐绝的目标在一只一只的熊猫之间切换。

  “一个人在外地工作,想家了是难免的事,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忽然沉轮就压低了声音,还明显的顿了顿,“而且,也总算有个家可以想念,不是挺好的吗?”

    虽然网络看不到那端的唐绝,但沉轮觉得他一定有听见自己的话,并且听懂了他话中的含义,于是他慢慢的等待着,观察着。果不其然唐绝的目标终于从熊猫切换到了自己身上。

    看着屏幕中唐绝和自己的连线,沉轮又接着说:“我是一个孤儿,我记事起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甚至不能确定我自己到底是哪里人,家乡又在何处。”

    沉轮抬头看了眼窗外高悬的玉盘,叹了叹气:“小时候每到中秋节,院长都会给我们发月饼吃,然而对我们而言,那只是节日的小零食而已,从来只在乎自己被分到的那份月饼是什么口味的,最好别是甜肉的,五仁都比他好。对我们院里的人来说,月饼它就是个饼,再没更多意义了。”

    听到这番略带伤感的剖白,唐绝一时间真不知如何回应了,认识这么久,纵然两个人时常呆在一块,平日里热络的仿佛现实里认识的一般,可他的的确确是第一次听幽魂说起自己现实的事情,而第一次便让他听到幽魂那不美好的童年。唐绝不免因此内疚,幽魂提起自己的曾经,想必此刻心中也为此低落吧,而他又是为了安慰思乡烦郁的自己。想到这个唐绝不禁开始自责起来,但心中却莫名有几分很是不厚道的窃喜。

    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但在如此安静的气氛下,唐绝终是先败下阵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两个字:“没有。”

    起初沉轮还有点奇怪唐绝这两个字是要表达什么,脑中浮现起那个平日里总是带着笑容,言行举止还透露这点孩子气的小员工的身影,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他先前问的那个问题。是没有想家吗?频繁的在唐门地图挂机,一边吐槽着游戏的建模太差,比他大巴蜀差太多,可又喜欢带着他跑遍唐门每一个可以截图看风景的地方,唐绝的心事,有时候真的挺难藏得住的。那是没有害羞?怎么可能,支支吾吾不答话,躺在地上装死,不是害羞了是什么?沉轮又想起昨日午休期间,唐绝趴在办公桌小憩,醒来后看到身上披着沉轮的西装外套,顿时那小脸跟樱桃似的,别提多好看了。

    沉轮得出一个结论:口是心非。

    这厢沉轮还在乐滋滋回味唐绝羞红小脸的模样,那端唐绝已恢复了阳光健气的样子,并且还开启了心灵鸡唐模式,安慰起沉轮来。

    “有些事情我们没办法控制他的发生,然而我们却有机会掌握事情未来的发展,抛却过去,放眼未来,幸福在我们自己手中!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这是谁都剥夺不去的!要对生活充满信心!”

    听到如此鸡汤的安慰,沉轮简直哭笑不得,唐绝真是每天都能给他惊喜。

  “帮主大人没关系的,不要放弃对生活的信心,你不是还有我吗?今年中秋我陪你一起过,好不好?”

    听到唐绝提出要陪自己过中秋,沉轮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半是打趣半是认真的问道:“唐绝,你是说真的吗?”

    “我唐小绝,一言既出,十匹里飞沙*都追不上!”

 

 

 

 

*里飞沙:游戏里的高级马。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08

08《八月十五月儿圆》

自从被上司勒令到他办公室办公之后,唐小绝对这个上司的好感度直降500点。每天被盯着工作,让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不说,沉轮还经常以同个办公室方便为由喊他做这做那的。现在别说摸鱼玩游戏了,就是发会儿呆,可能都会被上司看在眼里。

“我觉得我简直是中国好员工。”下班后,唐绝一如既往地在YY频道和幽魂抱怨自己的上司,“然而,也正因如此,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怎么了?你上司今天又让你做什么了?”

“每日按时两杯咖啡,中午下班还要负责帮上司叫外卖,取外卖,帮他收发文件,打印资料。哦,还要帮他照看他种在办公室的那盆草。”唐绝开始细数起上司沉轮的条条“罪...

08《八月十五月儿圆》

自从被上司勒令到他办公室办公之后,唐小绝对这个上司的好感度直降500点。每天被盯着工作,让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不说,沉轮还经常以同个办公室方便为由喊他做这做那的。现在别说摸鱼玩游戏了,就是发会儿呆,可能都会被上司看在眼里。

“我觉得我简直是中国好员工。”下班后,唐绝一如既往地在YY频道和幽魂抱怨自己的上司,“然而,也正因如此,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怎么了?你上司今天又让你做什么了?”

“每日按时两杯咖啡,中午下班还要负责帮上司叫外卖,取外卖,帮他收发文件,打印资料。哦,还要帮他照看他种在办公室的那盆草。”唐绝开始细数起上司沉轮的条条“罪状”。

“这也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事呀。”

“可他又不是没有秘书,我怀疑他就是故意的,把这些杂事都丢给我来做!你说他哪根筋搭错了呀?总是使唤我,这些事我做起来也不熟练,更耽误他时间不说,也浪费我自己工作的时间。”

“嗯,你上司的确过分了点。”

“是吧,你也认为他太过分了吧,也得亏是遇见我这么好脾气的员工,才没有他计较这些。”唐绝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是帮主大人你好,帮我把日常都做了,不然每天这么晚回家都没时间了。”

“嗯,有你这么个好员工是他的福气。”

沉轮突然觉得自己有病,居然在和唐绝说起自己的坏话来,精分是病,得治。

可是唐绝说的也确实没错, 他的确是故意的。唐绝来他公司时日也不短了,他早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小青年。唐绝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张狂,但他确实有他张狂任性的资本,办事效率高,业绩好,开朗的性格和一张伶俐的嘴巴十分引人注意。

唐绝也像个小孩子,很容易就被影响情绪,这种表现也可以称之为“炸毛”。然而这一面沉轮只有在游戏中才见过,隔着网络,唐绝似乎放得更开。所以三次元的沉轮就总想捉弄他,看他的反应,这次便利用网络故障这个“借口”,直接拉近了二人的距离,有意无意的让唐绝离自己更近一点,只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想要更多的接触他。

如此看来,唐绝说的还真是没错啊,自己确实包藏祸心,不是个好上司呢。

“帮主帮主,你再发什么呆呢?”

沉轮这时才回过神来,原来唐绝对他使用了聚义令,自己一直没有回应。

“没什么,刚在想事情。”点下了确定,发现自己被传送到的是唐门地图,唐绝最近貌似很喜欢呆在唐门这。

[系统]唐小绝邀请你交易。

[系统]你获得 天工索野 X1。

[系统]你获得 转神餐 X20。

[系统]你获得 转神餐 X20。

[系统]你获得 转神餐 X20。

 

“嗯?”给我这个做什么?沉轮不解的问到。

“挖宝啊!”

挖宝?沉轮记得他前不久才因为挖宝跟人家打起来,还结了仇。

“你不是说挖宝破坏风景吗?有情怀的唐门。”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废话少说,赶紧的把罗盘开起来,看我的小红手挖遍这里的宝物!”

“好好好,给你挖个玄晶出来。”

“挖宝还出玄晶?真的假的?”

“假的。”

然而就算是真的挖宝能掉玄晶,这也和唐绝没关系,因为唐绝的手不是一般的黑。

在一整管体力终于要用完的时候,沉轮忍不住开口:“唐绝,你要不要去改名?”

唐绝疑惑道:“为什么要改名?”

沉轮看着拾取界面上的五莲泉,叹了叹气:“你不如改名叫黑手唐绝吧,我玩游戏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黑的。”

“怎么就不是你黑了呢?”唐绝立即反驳道。

“至少我挖的那一铲子能出个五彩石,而你,材料手。”

唐绝,一个大写的黑。他们挖了一晚上的宝,用尽了一管体力,挖到的尽是材料,而且还以泉水居多,挖到个珍珠缀放沉轮都觉得算红的了,就更别提什么宝箱、金刚狼、盗宝贼了,至于藏宝洞,沉轮觉得只要是和唐绝组队,这辈子是不奢望了。

“不挖了不挖了,去喂滚滚。*”说着便一个大轻功,留下沉轮在原地和地上那堆闪闪发光,实际却并没有什么用的宝物。

看着小地图上队友地点的提示,沉轮很快就飞到了唐绝身边,发现他正和在一堆熊猫中间躺着,什么也不做。沉轮走到他身边去,也跟着躺下,随意晃了晃鼠标,调整到向上的视角,看着游戏中从来就不曾变过的满月,沉轮忽然就想到了什么。

“唐绝,你是不是想家了?”

 

 

 

*滚滚:熊猫。


小玲爷-通天徹地大野豬

《九轮情缘》02



02《七夕出租深V炮,八折哦》

     话说这七夕活动都开始好几天了,唐绝还没完成,本来他是想自己双开算了的,不过他现在又有了新念头,反正帮主也没有情缘,他们就把七夕任务做了算了。毕竟双开自己做七夕任务,想想还是有点凄惨的,不太符合他全帮最帅的气质。

     让唐绝意外的是,幽魂竟然先找上了他。这天他刚一上线,就收到了幽魂的组队邀请。

[幽魂]邀请您与他组队。

[小队][幽魂]:唐绝,七夕任务做了吗?

[小队][唐小绝]:没有,帮主大人你是要找我陪你做七夕任务吗?

[小队][幽魂]:嗯。

  ...



02《七夕出租深V炮,八折哦》

     话说这七夕活动都开始好几天了,唐绝还没完成,本来他是想自己双开算了的,不过他现在又有了新念头,反正帮主也没有情缘,他们就把七夕任务做了算了。毕竟双开自己做七夕任务,想想还是有点凄惨的,不太符合他全帮最帅的气质。

     让唐绝意外的是,幽魂竟然先找上了他。这天他刚一上线,就收到了幽魂的组队邀请。

[幽魂]邀请您与他组队。

[小队][幽魂]:唐绝,七夕任务做了吗?

[小队][唐小绝]:没有,帮主大人你是要找我陪你做七夕任务吗?

[小队][幽魂]:嗯。

     唐绝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幽魂找他真是为了这个,这倒让他惊讶了一下,难道幽魂是被我昨天那三十个海誓山盟感动到了?他不是真看上我了吧?我是不是就要当上帮主夫人然后成为阵营男神紧接着各种情缘然后三人和被三最后走上818……

     然而行动派幽魂一道聚义令打断了唐绝的脑洞,象征性的矜持了三秒后,唐绝点下了确定键,传送到了幽魂身边。

[小队][唐小绝]:1W金出租帅气夜店堡深V炮哥做七夕任务,成女免费,正太不接,成男双倍。明教成男再加五千。

[小队][唐小绝]:看在是熟人的份上我给你打八折哦!

[幽魂]邀请您进行交易。

你获得:25000金

     本来唐绝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幽魂居然真的会给钱,只不过这个数字听起来怎么有点恶意……算了反正也是他唐绝随手定的价,谁跟钱过不去呢。

[小队][幽魂]:好感度已经够了,直接开始做任务吧,对了,这个你知道怎么做?去年有做过任务吗?

[小队][唐小绝]:没有,这游戏我才玩两个月啊,帮主你教我吧,我懒得去看攻略了。

[小队][幽魂]:嗯,那上YY吧。

     于是两人挂进了帮会小房间开始了七夕任务。说起语音,当初刚进帮会YY听到幽魂声音的时候,唐绝着实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帮主的声音和他就职的公司总经理声音超像的,导致他总有种上班摸鱼被老板抓包的错觉。唐绝曾经怀疑过帮主其实就是他的上司沉轮,为此他还悄悄偷看过沉轮的办公室电脑,并没有找到这个游戏,而帮主和他经常在上班时间打战场,他们的好感度就是战场吃桌子吃出来的。想来应该也不会这么凑巧,不过是声音像而已。

     “对我使用一下姻缘草”。幽魂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唐绝又习惯性的瞄了一眼办公室的门,确定自己上班摸鱼没有被老板发现后继续跟幽魂做起了繁琐又无聊的七夕任务。

     大约半小时,七夕任务便做完了,除却跳摘星楼的时候唐绝总是乱按空格键乱飞耽搁了一点时间,其他倒是很快就做好了。

     打死最后一个NPC交任务的时候,唐绝特意看了一眼系统信息,自己跳了那个“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成就,而并没有看到幽魂的。这说明,幽魂曾经做过这个任务。

     幽魂做完任务就下了,而唐绝又想起了那个传闻中A了很久的副帮主,幽魂去年肯定是和那个副帮主做的七夕任务!于是唐绝又开始了他的脑洞。想着想着,随手把刚拿到的挂件贴到了帮会频道里,果不其然又引起了话题。

[帮会][妖道角A]:舞草我刚看了副帮主装备,挂件上面写的是帮主的名字!!

[帮会][妖道角D]:“唐小绝”和“幽魂”永结同心!啧啧,我早说他们有一腿!

[帮会][妖道角B]:我站副帮主攻!壮哉我断腿堡!

[帮会][妖道角C]:楼上醒醒好吗!看名字就知道副帮主这么萌一定是下面那个啊!

     唐绝看着帮会频道在争论他和幽魂的攻受问题,撩了撩刘海,啥也没说就下线了,像他这么邪魅的小攻怎么可以被抓住上班玩游戏呢?呸呸,不对,谁和那家伙是一对了,我只是顺手做个七夕任务。

     而就在他下线刚不久,帮会弹出这么一条信息:

[帮会]:[绯绡]上线了




永歲飄零

九轮异谱23-24

靠这么近><



龙戬这是彻底忘记了麽TT


靠这么近><








龙戬这是彻底忘记了麽TT


袞雪

前戲就是這麼長(完)

沉輪X唐絕
(唐絕單向暗戀沉輪,沒有雙向)

沒有細心加工過的文章慎慎慎慎入

聽說放()會被和諧......所以只好貼圖片網址。

被燉肉也要爆字數的自己打敗了。

文章:http://ww1.sinaimg.cn/large/6949c072gw1evk5vk22j5j20c858ze81.jpg

沉輪X唐絕
(唐絕單向暗戀沉輪,沒有雙向)

沒有細心加工過的文章慎慎慎慎入

聽說放()會被和諧......所以只好貼圖片網址。

被燉肉也要爆字數的自己打敗了。

文章:http://ww1.sinaimg.cn/large/6949c072gw1evk5vk22j5j20c858ze81.jpg

永歲飄零

沉轮



果然戴面具的十有八九长得帅啊

换了别离禅那个便当偶

幽魂脱了面具还是蛮帅的么












果然戴面具的十有八九长得帅啊

换了别离禅那个便当偶

幽魂脱了面具还是蛮帅的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