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沉默

8927浏览    811参与
魏缭子

沉默在尖叫

整个世界步履匆匆,科技像搭乘光率驱动飞船一样飞速发展,相对的,那些弱小的、孤独无依的存在也无可奈何地后退。


犹记得,老年人用现金交医保被拒;犹记得,年迈者去医院就诊因没有网上预约被拒;犹记得,视力障碍者出门被讽刺“物竞天择”;犹记得,那些身患心理疾病的人背批判“想太多”“懒”“无病呻吟”。


何必呢?是他们的光太暗了,还是夜场的灯太耀眼了?是他们的呼喊微弱了,还是摇滚、爵士的声响太吵了,他们筋疲力尽,他们保持沉默,而人们不耐烦地从灯红酒绿的生活中分出几缕神经来,淡淡地暼他们一眼,不等收到回信,便一头奔入时代滚滚潮流中。


沉默在尖叫。

整个世界步履匆匆,科技像搭乘光率驱动飞船一样飞速发展,相对的,那些弱小的、孤独无依的存在也无可奈何地后退。


犹记得,老年人用现金交医保被拒;犹记得,年迈者去医院就诊因没有网上预约被拒;犹记得,视力障碍者出门被讽刺“物竞天择”;犹记得,那些身患心理疾病的人背批判“想太多”“懒”“无病呻吟”。


何必呢?是他们的光太暗了,还是夜场的灯太耀眼了?是他们的呼喊微弱了,还是摇滚、爵士的声响太吵了,他们筋疲力尽,他们保持沉默,而人们不耐烦地从灯红酒绿的生活中分出几缕神经来,淡淡地暼他们一眼,不等收到回信,便一头奔入时代滚滚潮流中。


沉默在尖叫。

科学博士
倪光南不再沉默!柳传志的弥天大谎被揭穿!
倪光南不再沉默!柳传志的弥天大谎被揭穿!
旭旭来说剧
沉默5:局长刚上任出命案,队长主动带人调查,不料半路被截杀
沉默5:局长刚上任出命案,队长主动带人调查,不料半路被截杀
旭旭来说剧
沉默2:新局长上任遇险,老局长却主动枪权,开会故意不通知
沉默2:新局长上任遇险,老局长却主动枪权,开会故意不通知
北笙文案馆
原来沉默才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原来沉默才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北笙文案馆
原来情绪的尽头不是发泄,而是沉默
原来情绪的尽头不是发泄,而是沉默
烟云

爱而不得(瞎起的标题)

                                   前言(上)


“阿晨,你转过头,就躲在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知道了吗?”

年轻的夫妇将男孩匆忙塞进衣柜。

门从外面被人猛地踢坏

“方老爷,方夫人,我知...

                                   前言(上)


“阿晨,你转过头,就躲在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知道了吗?”

年轻的夫妇将男孩匆忙塞进衣柜。

门从外面被人猛地踢坏

“方老爷,方夫人,我知道你们在这里”

方夫人在方老爷背在身后的手上写了几个字

“林桥,你想要什么,我们暂且还能满足你”

“呵,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对于现的您来说〈微不足道〉”

林桥将枪抵在方老爷的脑后

冷笑到“将方家的产业都交给林家,我就放了你们如何”

“要不是你们林家伙同其它几家,我们方家又怎会如此”




“少爷,您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林桥转头看向地上的红木箱子

“好,既然如此,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林桥扣动了扳机,方老爷银应声倒下,方夫人也紧随其后

“少爷,该如何处理?”

男子指指地上的两个人

“一把火烧了,以绝后患。”

“我们走!!”



从林桥进门起方子晨就默不作声,因为他知道,如何被林桥发现,自己必然活不过明天。

“父亲,母亲”

方子晨轻推着倒在地上的人,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周围温度在急剧升高,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烟雾

“咳咳咳咳”

方子晨哭着吸进了几缕烟,猛地咳起来。外面放火的人好像听到了

“哎,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去看看??”

两人踹开门,就见方子晨跌坐在方家夫妇身旁咳着,愣了几秒,高个子青年给了同伴一个眼神,便向方子晨走去。


“少爷,有发现!”

“嗯?”

“方家少爷在方老爷尸身旁”

“蠢货,都不知道抓到再说吗?”

林桥感叹于手下的愚蠢,扶着额大步走向偏院


方子晨看人持枪向这里走来,便绕了一会。匆匆向门外跑去。却不曾想撞见了林桥,想躲却被抓住了手腕。

“方少爷,你可真让我好找。”

方子晨看林桥不怀好意的笑,寒意顿生。

“好不容易见一次,就让我好好款待你吧!”

林桥抬手打晕了方子晨


脑洞万千

我隐匿在无所从的乏匮

我隐匿在无所从的乏匮


在这种可耻的、低沉的、无间的沉默里,我隐匿在无所从的乏匮

时光安静如株,雨后野草疯长的幽默

被规则限制的世界,自由是无法触及的风帆


抬头碰壁,低首蜷曲

你不可以。

趋同化的模样,套在同一个壳子里

流水线出来的物品,我们都是工具。


幸福是稀缺的奢侈,在一切有为有不为的努力中,

幻想崩塌,现实摆在供案

不,一切都没有意义。

一如出生,一首没有结尾的诗歌


黑夜催生孤独,掩盖一切秘密


黑夜催生孤独,掩盖一切秘密

为白天的冠冕堂皇做好准备


不幸是一种常态,维持幸福的能力稀缺而奢...

我隐匿在无所从的乏匮

 

在这种可耻的、低沉的、无间的沉默里,我隐匿在无所从的乏匮

时光安静如株,雨后野草疯长的幽默

被规则限制的世界,自由是无法触及的风帆


抬头碰壁,低首蜷曲

你不可以。

趋同化的模样,套在同一个壳子里

流水线出来的物品,我们都是工具。


幸福是稀缺的奢侈,在一切有为有不为的努力中,

幻想崩塌,现实摆在供案

不,一切都没有意义。

一如出生,一首没有结尾的诗歌

 

 

黑夜催生孤独,掩盖一切秘密

 

黑夜催生孤独,掩盖一切秘密

为白天的冠冕堂皇做好准备


不幸是一种常态,维持幸福的能力稀缺而奢侈

我讨厌双人床,负一层埋葬我的梦想


我就是孤独的,就像一直处在“平静的绝望”

天哪,赐予我一个新的开始

一如最初的模样


来爱我

使我笑,不要惹我哭

我是一只杀不死的知更鸟


孤独、孤独,沉湎不醒的孤独

我想带给别人持续不断的爱与希望

我自身必须是自信的


我的心里掌握着力量

我要醒来,不要沉沦

在一切可为的主动的积极的改变中,坚持自我,感染别人

我就是「神明」

 

头号科普
通车仅89天的大桥,被建造师亲手炸毁,为何很多人却说炸得好?
通车仅89天的大桥,被建造师亲手炸毁,为何很多人却说炸得好?
nakki_阿沫
“请保持沉默……”

“请保持沉默……”

“请保持沉默……”

槿之

阳光下的泡沫

[槿之]

唯一的乐趣

看阳光把泡沫戳破

绚丽,破灭

膨胀,破碎

飞翔,坠落

追逐阳光下的泡沫

海面浮起一些细碎

终日咀嚼这琐碎

看这绮丽

哪一天泡沫不再绚丽

就请让我和52赫兹

一起沉入海底

陷入寂寞


逗个乐子。继续咀嚼我的琐碎。


[槿之]

唯一的乐趣

看阳光把泡沫戳破

绚丽,破灭

膨胀,破碎

飞翔,坠落

追逐阳光下的泡沫

海面浮起一些细碎

终日咀嚼这琐碎

看这绮丽

哪一天泡沫不再绚丽

就请让我和52赫兹

一起沉入海底

陷入寂寞


逗个乐子。继续咀嚼我的琐碎。


祁陌_Chimo

【沉默】造物の主


(On  the  one  hand)


神爱上了自己的造物


窗外的合欢摇曳,风吹起苍白的窗帘,让阳光探近小小的书房,停在女孩手边,静静的凝视她


林雨陌不知自己浑浑噩噩了多久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手稿,大脑一片空白


真荒唐。


一只温热的手覆上她的肩膀:“想什么呢?”


是啊,她想啥来着?


哦,她好像爱上了自家oc(?)


作为一位鸽子作者最近林雨陌创了一篇单男主玄幻小说。火了


网友赞叹剧情波澜起伏的同时,询问为什么不给男主穿插感情线?为什么这个男主这么喜欢发呆


插感...


(On  the  one  hand)


神爱上了自己的造物




窗外的合欢摇曳,风吹起苍白的窗帘,让阳光探近小小的书房,停在女孩手边,静静的凝视她


林雨陌不知自己浑浑噩噩了多久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手稿,大脑一片空白


真荒唐。



一只温热的手覆上她的肩膀:“想什么呢?”


是啊,她想啥来着?


哦,她好像爱上了自家oc(?)



作为一位鸽子作者最近林雨陌创了一篇单男主玄幻小说。火了


网友赞叹剧情波澜起伏的同时,询问为什么不给男主穿插感情线?为什么这个男主这么喜欢发呆


插感情线……我要是说因为我爱他所以不想有女主去亵渎我的爱人嘛?

会被打。


至于发呆……这也是她没想到的。

有时候脑子还没转过来,人家就开始发呆了


挺玄乎的。


林雨陌这样想着。


所以这两个问题她一直没回复网友们。



伸手轻抚书面上“张晗宸”三字,林雨陌微微出神


她赋予他姓名,赋予他性格形象,赋予他特定的,专属于他的剧情。


随着故事的发展,林雨陌的心情也跟着上下起伏,好像不是自己写的一样。


没办法,谁让自己爱上他了呢?



null


“想什么呢?”

蓝发女孩走到林雨陌旁边,脑袋挤到瘫在桌子上的本子前。


林雨陌回神,顿了两秒,回答:“没什么”

“还有炜炜你这是做什么?”


“看你在干什么啊!”卢炜拿走林雨陌的手稿看了个遍。


“你最近好中二啊!整天‘张晗宸张晗宸’的。他不是你的男主角吗?别中二了好吧,作为你的粉丝头头我要催更!我要看叶河!”


林雨陌没有立刻答话。她看向窗外。


她似乎在那棵合欢上看到一个人影,又好像没看到。


林雨陌笑了


“什么?你叫我不要中二了?好吧……我爱上了自家oc”






(On  the  other  one)


神的造物爱上了自己的主


第一次睁开眼睛时,张晗宸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一棵合欢树下。

脑袋里浮现的是自己的名字——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张晗宸


像是一个新生的孩子般,他对一切都很好奇。

包括天上看着他的那个女孩。


这个女孩总是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的一举一动。张晗宸觉得他与她总有种联系。不然他做什么,想做什么,女孩都会第一时间猜到


于是张晗宸很喜欢呆呆地看着天上的女孩,在内心勾勒出她的样貌


“她真好看……”

张晗宸总会突然说出如此无厘头的话。身边的搭档兼挚友叶河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叶河知道张晗宸能看到一样他看不到的东西,张晗宸也在努力得到那个东西。


他们努力修炼,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代强者。

而她静静的飘在天空上,遥远到触不可及。


张晗宸无论飞得多高,他都触碰不到。


他只好放弃。但又不甘。


于是发呆成为张晗宸最爱干的事情。因为只有在发呆时,他才可以好好看看她。




这天,张晗宸爬上那棵合欢,倚在树干上,又开始发呆了


叶河坐在树下擦拭自己的控制面板和武器装备。


半晌,张晗宸开口:“我很庆幸在这里没有对象”有的话我觉得她会难过


叶河继续擦拭武器:“我知道,而且你也连带着我让我也没有。”

放下武器,叶河双手插进长发里,靠在树上闭目养神:“所以你是因为solo久了从而幻想了一个美女当老婆吗?”


(此时林雨陌打了个喷嚏)


“去你的”


张晗宸没再理叶河。


他继续看着女孩,痞痞的笑着。



“我只是爱上创造我们的神罢了。”


null


www有点赶所以剧情有些烂哇。

凑活着看


不喜勿喷


前者梗题来自lofter太太wihility写手挑战

后者是我改编的


下次见

戏岁❀

山茶.一个恶毒女配的回忆(一)

         腥凉的水浸没我的颈脖,呼吸的能力被水剥夺,我却缓缓阖上眼眸,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心浮浮沉沉,过往种种从我的脑中刨浮而出........

         顾楦,山茶花开了,是红色的,你开心吗?

ps:1.正文下一章,古代,我(楚雁)x顾楦...


         腥凉的水浸没我的颈脖,呼吸的能力被水剥夺,我却缓缓阖上眼眸,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心浮浮沉沉,过往种种从我的脑中刨浮而出........

         顾楦,山茶花开了,是红色的,你开心吗?

ps:1.正文下一章,古代,我(楚雁)x顾楦

         2.作者是个逻辑废,小白

         3.女配是个偏执疯批,所以她game over了。但本文是采用倒叙,慢慢写,所以大家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下闲来无事时打发时间嘛✧\\ ٩( ̄Д ̄)و //✧

    


         


        

 

         

       

         


初末

星星

半夜刷文梗被戳心窝

垂死病中惊坐起,激情速摸沉默文

快说谢谢初末,给垂死的念白塞一口粮()

——————————

  “星辰,星辰一定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吧!”初末笑眯眯地,拉过星辰指着夜空中闪烁着微光的星星。

  星辰点了点头。大概是吧,不确定。

  一切,都是从炎夏未尽,寒意刚起的那天开始。

  “投初末,没有什么原因,私人恩怨。“诶?!我又做错了什么?!”

  1号初末的身份是狼人。

  “星辰,”初末不理解,“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什么叫,私人恩怨?...

半夜刷文梗被戳心窝

垂死病中惊坐起,激情速摸沉默文

快说谢谢初末,给垂死的念白塞一口粮()

——————————

  “星辰,星辰一定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吧!”初末笑眯眯地,拉过星辰指着夜空中闪烁着微光的星星。

  星辰点了点头。大概是吧,不确定。

  一切,都是从炎夏未尽,寒意刚起的那天开始。

  “投初末,没有什么原因,私人恩怨。“诶?!我又做错了什么?!”

  1号初末的身份是狼人。

  “星辰,”初末不理解,“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什么叫,私人恩怨?”

  “下次别再首刀我。”星辰笑了。

  初末很害怕:“星辰,星辰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哈哈哈哈。”

  那颗代表星辰的棋子往前跳了几格,打回了初末的棋子。

  “是人吗?!我他妈卡了半局你给我打回去了?!星辰不当人啊,不当人。”

  回应初末的,是星辰传出来的笑声。

  “星辰,玩大冒险吗?”初末异常深情地看着星辰。

  “嗯。”

  星辰抛出了骰子,五。

  “嘿嘿!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嚯小伙子挺勇~现在到窗边大喊‘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了’。”

  星辰看着一脸邪恶的初末,送了她一个白眼,走到窗前,大声吼:“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了!”而初末在后面笑弯了腰。

  时间过的很快,人变得越来越多。初末猛然发现,星辰的话变少了许多。

  “星辰~你为什么话变少了~为什么~~~”

  星辰拍开了作妖的初末:“没事。”

  看着星辰离开的背影,初末叹了口气: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啊。后来,一切都变了。

  “星辰退了?!whta?”

  “草到底怎么了?”

  “初末怎么退了?”

   ……

  这两个女生,似乎有了依依相惜的感情。当初末纳好自己的情绪时,突然看见,星辰无数的自暴自弃和做事的极端。

  “星辰怎么了?为什么在哭啊?”初末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反反复复只有“不要伤心”一句话。

  星辰抬头,顶着泪水看向初末:“我们,不是同一类人吗?”

  “……”

  “其实有很关注初末的。”

  “非常荣幸!”

  “非常荣幸。”

  至此,初末也不知道怎么哄了,并不丰富的词汇更加匮乏,只能看着星辰被别人哄好,凑上去,询问几句。

  初末躺在草坪上,看着漆黑的夜。她想起了星辰盛满泪水而又空洞至极的眼睛,又看着失去了点亮的夜空。

  初末伸出手,企图抓住漆黑的一片。

  原来,星星也会坠落啊。

——————

不好意思我有罪,写不好

激情速摸,感谢没有睡着丢稿(

有冒犯到星辰会立刻删的!

祁陌_Chimo

【沉默】关于起床气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把房间照亮


张晗宸睁开双眸,打了个呵欠,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等回过神后,他懒懒的撑起半个身子,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林雨陌面对他侧躺着,手脚蜷缩在一起,呼吸平稳

他看着女孩沉稳的睡颜,突然恶趣味的捏住林雨陌的右脸


她的脸不算软,但因为比较光滑。于是手感还不错(其实并不)


“怎么做到一个痘也不长的?”

张晗宸摸了摸额头,手下的力气不自觉的越来越重。一个不留神就在林雨陌脸上留下一个红印。


他沉迷于感叹自家陌宝的圆脸好rua,丝毫没有发现林雨陌靠近枕头的那只眼睛早已睁开,正冷冷的看着他。


就在张晗宸的手不小心蹭到林雨陌嘴角时,林雨陌迅速张...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把房间照亮


张晗宸睁开双眸,打了个呵欠,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等回过神后,他懒懒的撑起半个身子,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林雨陌面对他侧躺着,手脚蜷缩在一起,呼吸平稳

他看着女孩沉稳的睡颜,突然恶趣味的捏住林雨陌的右脸


她的脸不算软,但因为比较光滑。于是手感还不错(其实并不)


“怎么做到一个痘也不长的?”

张晗宸摸了摸额头,手下的力气不自觉的越来越重。一个不留神就在林雨陌脸上留下一个红印。


他沉迷于感叹自家陌宝的圆脸好rua,丝毫没有发现林雨陌靠近枕头的那只眼睛早已睁开,正冷冷的看着他。


就在张晗宸的手不小心蹭到林雨陌嘴角时,林雨陌迅速张嘴狠咬张晗宸的手腕。

并在张晗宸惊(痛)呼的同时,抽出藏在枕头下的蝴蝶刀,身体灵活的一转,抬腿跨坐在张晗宸身上

林雨陌左手紧捏他的双手压在头顶,右手拿刀抵住张晗宸的脖子。


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张晗宸咽了一口唾沫。虽然知道林雨陌手里的刀没有开刃(毕竟开刃的被他没收了),但他还是激出了一身冷汗。


“宝,听话……把刀放下……咋还拿刀呢……”


“……”


嘶……

看着眼前人面无表情眼中看似毫无波澜实则眼底有一丝怒火的样子,张晗宸不禁懊恼自己竟忘了她有起床气这茬。

他知道自己只要一用力就可以脱离林雨陌的“魔爪”。

但他不敢。他承受不起林雨陌起床气的滔天巨浪。

当然如果是平时他还是敢的(bushi)


偷瞄了一眼林雨陌右脸上那一抹显眼的红,张晗宸乖乖认错:“别生气……我错了……”下次还敢。


回应他的是脖子上架着的刀更加贴紧他的颈部。

没办法,张晗宸抬了抬头,试图减轻痛感。


张晗宸并不知道他这么一抬头,幽黑的双眸带着一丝慵懒闯入林雨陌的眼中。竟突然把她内心中的烦躁浇灭。


‘……不带这样的。’

‘太犯规了吧……’

‘这是什么绝美场景……’

‘好受的样子……’

‘等一下你在想什么……你才十五岁啊喂!’


林雨陌眨了眨眼,抑制住内心的“邪念”。


正思考接下来做什么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还没等两人反应回神,浅发女孩推门而入:


“姐姐,姐夫,你们qi——咦?”


于是林阮进门就看见自己姐姐跨坐在姐夫身上一手攥手一手拿刀的情景……


“……”

一言难尽。

林阮咂咂嘴,然后看见了林雨陌右脸上的红印


“姐!姓张的欺负你是吗!!”

“喂喂你看是谁欺负谁啊!”


可生气的林阮不管这一套

她冲上去就像跟张晗宸拼命,虽然打不过(没姐姐拦着还可能会被揍)


“你闭嘴”

林雨陌终于开口了,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嫌弃的瞪了张晗宸一眼,然后转头对林阮温柔的说:

“阮阮,我没事,你先出去,我马上来”

“他没欺负我,印子是我自己压的。”


张晗宸:呜呜呜虽然陌宝凶我嫌弃我但她还是为我说话了……


林阮踌躇了一会,没在姐姐脸上看出其他表情,便相信了姐姐的话

“好”

出门的同时不忘把门带上。


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雨陌又恢复了开始的面无表情


她四处看了看,最后抓起一旁的丝带把张晗宸的手捆了好几圈。


张晗宸一脸懵的看着林雨陌:“你要……#$@&*%……”


林雨陌两手呼到他的脸上大力蹂躏,把张晗宸的脸拽的有些变形

“火吼诶!(好痛诶)”张晗宸哭笑不得,因为嘴角被扯的太开导致他有些口齿不清,两颊被掐的通红。


林雨陌见他这样,不由得噗嗤一笑,随后立即板起脸来假装没有发生什么的样子,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张晗宸揉着脸坐起来,扯掉手腕上的丝带,系在林雨陌头上。虽然动作有些笨拙但也还耐看。

林雨陌面对张晗宸坐在他的腿上,神色淡然的与他四目相对。


“还生气吗”

张晗宸温柔的把林雨陌额前的一缕碎发理在她耳朵后


林雨陌沉吟片刻,翻身下床,开门

“饿了。”

张晗宸立刻跟在身后



做在桌前拿着拼图的林阮一言难尽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从楼上走下来。

一个淡淡的忙活早饭,另一个红着脸屁颠屁颠的看着另一个忙活早饭。


可五分钟前两人不是差点打起来吗?

所以他俩发生了什么?

林阮的头上布满了问号。她突然觉得手里的拼图不香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


null

The ending~

现象

快乐

快乐

人们,把快乐分为三六九等,他们有什么区别吗?低俗的叫本能,高尚的叫做品味。乐在感官的叫做欢乐,乐在沉默的叫做命运。


People divide happiness into three, six or nine grades.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m? Vulgar is called instinct, noble is called taste. Those who delight in the senses are called joy, and those who rejoice in silence are called fate...

快乐

人们,把快乐分为三六九等,他们有什么区别吗?低俗的叫本能,高尚的叫做品味。乐在感官的叫做欢乐,乐在沉默的叫做命运。


People divide happiness into three, six or nine grades.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m? Vulgar is called instinct, noble is called taste. Those who delight in the senses are called joy, and those who rejoice in silence are called fate.


사람들은, 즐거움을 삼육구 등으로 나누는데, 그들은 어떤 차이가 있나요?저속한 것을 본능이라고 하고, 고상한 것을 취향이라고 한다.즐거움을 감각에 있는 것을 기쁨이라고 하고, 낙이 침묵하는 것을 운명이라고 한다. 

祁陌_Chimo

【沉默】关于剪发后

咳咳,开头先来废话


没错,沉默,就是张晗宸x林雨陌的CP名~


(算了吧你个起名废也就这样了)


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概括了我们两个人现实中非常相同的一个特点(大概吧)


以后会专门设置文集。如果有想要赠文的大大记得标记上【沉默】(算了吧这不可能你觉得会有吗)


是七夕甜短篇


也算是我们之间的日常吧~


人设崩塌现场


“所以……”


“宝你已经在镜子前坐一下午了。”


张晗宸倚在门框上,好笑的看着抱膝坐在落地镜前面无表情的林雨陌


“不就是把头发剪了一点吗?你...

咳咳,开头先来废话




没错,沉默,就是张晗宸x林雨陌的CP名~


(算了吧你个起名废也就这样了)




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概括了我们两个人现实中非常相同的一个特点(大概吧)




以后会专门设置文集。如果有想要赠文的大大记得标记上【沉默】(算了吧这不可能你觉得会有吗)







是七夕甜短篇


也算是我们之间的日常吧~


人设崩塌现场







“所以……”




“宝你已经在镜子前坐一下午了。”




张晗宸倚在门框上,好笑的看着抱膝坐在落地镜前面无表情的林雨陌




“不就是把头发剪了一点吗?你至于吗?”




然后林雨陌慢慢的把脖子拧了过来,两手抬了抬超肩膀几厘米的头发:


“您管这叫剪了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赶快做饭去我饿了!已经六点半了!”人是铁饭是钢……


然而张晗宸还想皮一把,但是当他对上林雨陌那刀削般的眼神:


“听见没有我说我……我错了……”


反正这事干了不少回了,张晗宸说起来毫无违心可言,熟练的让人心疼




林雨陌还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脸幽怨的看着张晗宸




“……”还是使出杀手锏吧




“陌宝↗↓↗↘↑↘~~别生气嘛~↗↘↑↘”




林雨陌动摇了




“我饿了……”




噫,要遭……




最后,林雨陌还是叹了一口气,蹬了蹬发麻的双腿,起身向厨房走去




“哈……”


所以还是这招管用……百试不厌




当然,林雨陌走过张晗宸身边时,张晗宸一把搂住她。




她一声惊呼,刚想一巴掌拍上张晗宸的脸时,张晗宸就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林雨陌的头发里:


“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很可爱哦~”




“……”


嘁……平常不是很害羞的吗


自己耳朵都红了还来撩我……




可自己,不也还是吃他这一套吗


早就沦陷了啊






林雨陌推开张晗宸头也不回的跑到了厨房,只留下张晗宸一个人红着脸,挠着头,傻傻的嘿嘿两声






“真的挺可爱的……”




“对了!”




张晗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了切菜的林雨陌:


“陌宝,七夕快乐。”


张晗宸本身就比林雨陌高出了一个多头,现在就像是把林雨陌禁锢在了怀里


林雨陌切菜的手一顿,然后继续快刀斩乱麻:


“切菜呢,别闹。”




“哦,那小心手。”


‍‍“我怕我一菜刀飞你头上。”


“……我谢谢你。”


“甭客气~”


“哼,我生气了!”




林雨陌在心里轻笑一声,想着,生气了还抱这么紧




于是在张晗宸有些怄气的时候,林雨陌从“百忙”之中抽出了一点时间,放下菜刀在他怀里转了一个身,轻轻吻了一下张晗宸的嘴角,然后转回去:




“别生气了,七夕快乐~”







The  ending~




七夕节快乐呀


献给大家一个小甜短篇




我可不可以说这算是我们的日常了?




大家凑合着看~




不喜勿喷,勿ky

百纳娱乐
沉默 - 王韵蓝 Carly Beth

离开,不代表没有爱;重来不代表心还在… 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充满了相遇、期待、相拥,但剧情的叙事线时有岔路口,甚至通往两个世界,相隔万里的太平洋。

演唱:王韵蓝 Carly Beth  

词曲:夏馥郁香

编曲:刘晨曦

混音:车虎

离开,不代表没有爱;重来不代表心还在… 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充满了相遇、期待、相拥,但剧情的叙事线时有岔路口,甚至通往两个世界,相隔万里的太平洋。

演唱:王韵蓝 Carly Beth  

词曲:夏馥郁香

编曲:刘晨曦

混音:车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