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沐雅的自言自语

31浏览    5参与
苏沐雅
好,你们狠,前两天我还和同学立...

好,你们狠,前两天我还和同学立的flag五天内达到五百粉……我两篇都更新,结果……

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写完(人生不值得T_T)

最后统一回复一下,我本人三次元是一个高二下学期的美术生(要艺考的那种!),而且我们这边三月初我就开始集训了,肯定没有多少时间去构思写文(这不是废话(눈_눈)每天回到宿舍就想着睡觉),真的求别催!谢谢!作为一个小透明鸽子在此谢谢了

ps:最后再立一个flag,每涨一百粉我俩篇各更新一章

好,你们狠,前两天我还和同学立的flag五天内达到五百粉……我两篇都更新,结果……

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写完(人生不值得T_T)

最后统一回复一下,我本人三次元是一个高二下学期的美术生(要艺考的那种!),而且我们这边三月初我就开始集训了,肯定没有多少时间去构思写文(这不是废话(눈_눈)每天回到宿舍就想着睡觉),真的求别催!谢谢!作为一个小透明鸽子在此谢谢了

ps:最后再立一个flag,每涨一百粉我俩篇各更新一章

苏沐雅

【杀破狼/阅读体】未央27

【一股潮湿温热的蒸汽喷在长庚的脖颈上,他狠狠地激灵了一下,然后才闻到了血腥味。

  顾昀身上那种好像被药汤子腌入味的清苦气藏在了轻裘铁甲之下,遍寻不到,长庚有一瞬间觉得身后坐着的是个陌生人。

  他的小义父,仿佛从未存在过。】


  [一直都在的!]


  [长庚莫怕,义父一直都在的]


  [等脱了玄甲就闻得到了]


  [不得不说子熹这次玩脱了!]


  “长庚,义父,顾昀,子熹一直都在。”顾昀郑重的对身旁的长庚说。


  “嗯。”


  谁可知他出生入死为了一个河清海晏,谁可知他受尽排挤却依旧坚守边境,谁可知风云际汇之时坚持护着李家一点闲言也听不得,他的子...

【一股潮湿温热的蒸汽喷在长庚的脖颈上,他狠狠地激灵了一下,然后才闻到了血腥味。

  顾昀身上那种好像被药汤子腌入味的清苦气藏在了轻裘铁甲之下,遍寻不到,长庚有一瞬间觉得身后坐着的是个陌生人。

  他的小义父,仿佛从未存在过。】


  [一直都在的!]


  [长庚莫怕,义父一直都在的]


  [等脱了玄甲就闻得到了]


  [不得不说子熹这次玩脱了!]


  “长庚,义父,顾昀,子熹一直都在。”顾昀郑重的对身旁的长庚说。


  “嗯。”


  谁可知他出生入死为了一个河清海晏,谁可知他受尽排挤却依旧坚守边境,谁可知风云际汇之时坚持护着李家一点闲言也听不得,他的子熹,半生与这大梁河山紧紧相连……


  “李铮”

  

  "在,皇叔"小太子上前一步,有些迷惑的看着长顾二人,他着实想不太明白,皇叔突然叫他干什么。


  “小子,听好了,如果不是因为子熹,我不会当上这个太始帝,这也是我一直以代皇帝自称的缘由,毕竟,你爹可是....咳咳,你皇叔我在你及冠就带着大帅回故园,皇帝你做。”

  

  “啊?皇叔这....”李铮明白大梁这些年由百废待兴到百国来朝皇叔从中做了多大努力,本来以为就算是他皇叔常常以代皇帝自居,但万万没想到他今天如此直接了断的告诉他:诺不是因为顾昀,你大梁皇帝我根本不稀罕,诺不是因为顾昀在乎,他会为大梁收拾这些烂摊子?还大梁一个河清海晏?


  "是,太子明白。"暗叹一声,李铮抬头看向面前的两个依旧在撒狗粮的两人,他看的很明白:是父亲他错了啊!


 【顾昀以前在听不清看不清的情况下,整个人会格外紧绷,特别讨厌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乱转。

  沈易已经很久没见过他这种草木皆兵的紧绷了,本以为在雁回小镇沉潜两年,顾昀已经学会了怎么和这个模糊的人间和平共处,现在看来可能还是不行。

  学会了和平共处的那个只是“沈十六”,不是顾昀。】

  [大帅啊.....]


  [等等,大帅不就是十六啊,没毛病]


  [小声bb:个人觉得没问题啊....]


  [所以,沈将军是熟悉的人吗?]

  

  这么看来安定候也是人,但当初是那些人为何如此推心置腹呢?

  以这顾昀种种迹象看来,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在努力在表对大梁的忠心,然而,隆安帝和元和帝却.....

  

  皇室一脉一直在辜负这位深明大义心怀天下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大将军啊

  

  几个颇有良知的三朝元老摇头喟叹,看向那边的太始帝,不过,这位燕亲王上台后,大梁的的确确一点点好起来了。

  

  至此几个元老对视一眼,同时对在上面三叩九拜,高声道:“臣等有幸目睹大梁能有今天繁荣昌盛之景,大梁双雄并蒂,乃我等幸事。”

  

  【其实要说起来,顾昀这个人平时表现出的胸有成竹与从容不迫,其实十有八/九是装的,但是装得太真,没人看得出其中的水分。

  同时,他的聋和瞎虽然都是真的,却偏偏都像装的。

  从这方面来看,顾大帅可谓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何为“假作真时真亦假”,沈易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心里缺件,还是根本有意为之。

 哦对了,他的真心其实也是真的,不过好像也不太招人信。】

  [这叫假亦真真亦假!!!]


  [顾帅的真心似假啊哈哈哈]


  [害,大帅的耳目啊.....]


  [西北小龙虾了解一下!]


  看到那句“真亦假假亦真”长庚蓦地垂下来眼睑,如果我比子熹早生十年,那么子熹就不会经历这么多,不会有元和的刺杀,不会有子熹耳目的毒,不会有子熹好友的.....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眼看向那边和长公主挥舞这手中的毛笔和纸的苏沐雅,他记得,苏沐雅说过,在他们读完这本书之后会送每人一个礼物,那么......

  

  而身畔正和沈易插科打诨的顾昀并没有看到自家长庚眼中这一瞬间的精光。

  

  【然后他摘下琉璃镜,用力揉了揉眼睛,对沈易道:“拿药给我。”

  沈易是个文质彬彬的碎嘴子,唠叨是他除了打仗之外的第二主业,轻车熟路地接道:“大帅,是药三分毒,不到火烧眉毛的时候,我看你还是能少喝就尽量少喝……”

  顾昀面无表情地站在灯下,眼神有点茫然,没反应。

  沈易便闭了嘴——他想起来了,这种距离,顾昀是听不见他说话的。

  顾昀的聋是克制嘴碎之人的一记绝招,一击必杀,这些年来从未失过手,沈易只好默默地转身去厨房煎药。】


  [哈哈哈哈哈无奈的沈将军]


  [大帅的聋啊,真的是妙不可言]


  [沈老妈子:做人难,做顾子熹身边的人更难!]


  [我接一下,长庚(腹黑笑):沈将军你说什么?!]


  “咳咳!陛下臣什么都没有说过!”


  “哦~~看来沈将军心里想过?”长庚咪咪笑道。


  “末将....”(殿下你别这样看着我!)


  “噗呲!”顾昀一下子笑出声“季平啊,长庚是在吃醋呢!”


  沈易;呵呵,还不是吃你的醋?


  【等沈易端着一碗药汤回来时,顾昀正好写完搁笔。

  顾昀:“替我看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

  然后他飞快地扫了一遍顾昀的奏章,叹道:“有没有不妥?大帅啊,恕沈某人才疏学浅,我就没看出你这里有妥的地方。”

  顾昀:“唔?什么?”

  沈易:“……”

  他捏住顾昀手书的一角,塞回他怀里,轻轻托了托他手肘,又指指旁边的小榻,示意他哪凉快哪呆着去,然后自己铺纸蘸墨,打算重新开始写一份新的。

  .......

  这人的手可是有多欠哪!

  沈易听见风声,一抄手抓在手里,简直没脾气了,问顾昀道:“我这么说话听得见吗?”

  “还行,有点模糊,”顾昀道,“反正我就是方才写的那个意思,你按那个替我改个像样的说辞就行了。”

  沈易叹道:“大帅,你跟皇上说,是皇四子殿下识破胡女与蛮人的阴谋,大义灭亲,才让我军占了先机,一举歼灭蛮人?这话你信吗?”

  顾昀也不知喝了一碗什么灵丹妙药,眼角与耳垂上的两颗小痣仿佛活过来似的,又殷红起来。

 .........

  沈易:“……”

  刚让他哄完皇子,又他弄哭皇帝。】


  [前方正经忽悠现场]


  [沈老妈子:做人太难!]


  [沈易:你这么能这样?!(翻桌ing)]


  [沈易:我每天都要操一万个心,还是不加工资的那种!!!!]


  [沈易西子捧心:受伤伤,要陈姑娘亲亲才能好!]


  [楼上那位怕是要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作业?]

  

  弄哭皇帝.....顾帅每天真的是超越极限,不,他在超越极限,而我们在被迫刷新世界!

  

  沈易冷漠脸:天这些年我经历了多少悲伤....

  

  顾昀:皇上多好弄哭啊!来心肝儿,哭一个!

  

  文武百官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皇上丧权辱国的掉了一滴鳄鱼眼泪.....

  

  文武百官:不行,我需要缓缓....来人给个速效救心丸什么的!急件!

  

  【沈易冷笑搁笔:“沈某肚子里墨水不够,大帅还是另请高明吧。”

  顾昀:“啊!”

  沈易一偏头,就见他毫无诚意地祭出苦肉计:“我头疼,疼疼疼疼得要炸了——季平兄,除你以外,我身边再没有谁可以帮扶了,你怎么忍心负我?这苍凉尘世,真是无情无义,活着干什么?”

  说完,他手捂胸口,直挺挺地往小榻上一倒,用棺材板的姿势装死去了。

  ……说头疼他捂什么胸口?

  沈易的手背上爆出了一排快活的小青筋。

  可是过了一会,沈易还是无可奈何地重新坐了下来,铺开纸,斟词酌句地修改起顾昀的奏折来。】


  [啧啧啧,沈将军口嫌体正直]


  [哈哈哈哈,快活的青筋]


  [论堂堂一个大将军要弄哭皇帝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论沈将军那些年弄哭的皇帝???]


  [论沈将军代顾帅写的那些信......]


  隆安帝:我就觉得为什么每次皇叔送上来的奏折的口吻和沈将军一样.....

  

  元和帝:顾昀你老实说说,这些年是不是都是沈易将军代笔写的战报,以及我的眼泪白流了......

  

  顾昀:说出来你不信,其实吧,是他写完我在抄一遍,还有一些是长庚帮我写的,反正长庚仿我的字很像,莫得事。

  

  【.......

  “可能再过几年就彻底不管用了。”沈易想着。

  两人一坐一卧,两厢无声,直到夜色已深,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沈易才搁了笔,回身捞起一条毯子,盖在顾昀身上,顾昀保持着同躺下去时一模一样的棺材板睡姿,一动不动,唯有眉头是皱起来的,嘴唇和脸颊一样毫无血色,只有两颗朱砂痣妖异得相映成辉。

  沈易看了他一眼,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顾大帅一爬起来,又成了生龙活虎的一只安定侯。

  天还没亮,沈易就被早起的顾昀砸门给砸醒了,睡眼惺忪地开了门。

  只见顾昀很得意地说道:“我定的东西终于到手了,你看着吧,我去请个罪,保准能把那小混蛋哄好!”

  沈易用力眨了眨眼,心里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心疼啊QAQ]


  [这次哄不好了!]


  [是的是的,大帅自己作死!]


  [嘘!我还记得上次秒怂的大帅!]


  [大型哄儿子翻车现场]

  

  “沈将军的预感在这方面一直挺准的”曹春花看热闹不嫌事大,磕着瓜子点评道。

  

  “还有还有,大帅每次的乌鸦嘴都特别灵”葛晨不怕死的也来参一脚。

  

  沈易and长庚握着手中的割风刃(长弓):有胆再说一遍???

  

  【......

  顾昀将小刀弹回护腕,双手一背,笑道:“一大早的,殿下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没关系,尽管往臣身上招呼,消气了就好。”

  长庚:“……”

  姓顾的可能自以为他是来负荆请罪的,可惜,怎么看怎么像是专程来踢馆找事的。】


  [喝!装逼一时爽,追儿火葬场!]


  [大帅:来,长庚,我给你表演个忙踩雷]


  [长庚:冷漠]


  [正宗的道个歉像来约架的那种]

  

  “最后还不是没有哄好?”沈易乐得看到把自己气的半死的顾昀在自己儿子这边吃瘪,心里不禁给长庚点了个赞,真的是干得漂亮!

  

  “长庚...那时候不知道...”顾昀喃喃的说。

  

  “没事义父,那时候小,不知。”长庚的答话却让顾昀皱起眉头,不知?不知什么?是他不知绣娘吗?直觉告诉顾昀,这个不知绝对不知包含这些......


  这小狼崽子!顾昀猜的脑壳疼,暗骂一句。


----------------------------------------------------------------------


沐雅有话说:高二了基本没什么时间,只能缘更了,绝对不会弃坑的!(这个放心心)以及,居然有人追到QQ里边催更(世界震惊)未来我找时间更新(目前还在修)

又及我想要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管这个神经病)

最后的最后,十六生日快乐!!!!!

好的,谢谢观看

苏沐雅

【杀破狼/阅读体】未央26

【他桀骜不驯,目下无尘,这些年来,别人赞他也好、骂他也好,他都从未往心里去过。

  .......

  这大概就是每个做父亲的,头一回偷听到孩子说“我将来要成为像我爹一样的人”时的动容吧。

  沈易问过他,要是长庚恨他怎么办?

  他当时大言不惭地撅回去了——其实完全是吹牛的。

  顾大帅在千军万马中从容不迫地亮了相,撑着一脸波澜不惊地看向他的干儿子,期待着能看到一点惊喜——哪怕惊大于喜都行,不料长庚只给了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空白。

  他便披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皮,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突。

  顾昀想:“完了,这回真生气了。”】


  [哦呵呵,点的火要自己灭!]


 ...

【他桀骜不驯,目下无尘,这些年来,别人赞他也好、骂他也好,他都从未往心里去过。

  .......

  这大概就是每个做父亲的,头一回偷听到孩子说“我将来要成为像我爹一样的人”时的动容吧。

  沈易问过他,要是长庚恨他怎么办?

  他当时大言不惭地撅回去了——其实完全是吹牛的。

  顾大帅在千军万马中从容不迫地亮了相,撑着一脸波澜不惊地看向他的干儿子,期待着能看到一点惊喜——哪怕惊大于喜都行,不料长庚只给了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空白。

  他便披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皮,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突。

  顾昀想:“完了,这回真生气了。”】


  [哦呵呵,点的火要自己灭!]


  [谁叫你不告诉小长庚你是顾昀的,这下完蛋了吧?!]


  [长庚:呵,义父的嘴,骗人的鬼]


  [顾昀:长庚!我不是,我没有,是义父错了,别瞎想!]

  

  [哦豁,偶像变爸爸,爸爸变老婆!]


  “啧啧啧,知道人生气了还不哄?”沈易一脸没救了的神情。


  脸皮堪比地皮的顾昀:呵!我儿子咋滴?不服?憋着。


  一脸生无可恋且抱着自家“老夫”的太始帝表示:虽然很想装作不认识,但……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仁义多情,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这样的人很罕见,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

  他.......也依然无法克制对始终不见人的“沈十六”牵肠挂肚。

  一路上,长庚无数次地想过:现在满城都是杀人如麻的蛮人,沈先生又在这里,他那迈个门槛都要迈半天的小义父怎么办?

  谁保护他?谁送他出城?

  万般忧虑,都在他听见“顾昀”两个字的时候化成了飞灰。

  长庚忽然之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十六——顾昀了。

  ......

  那个蛮人世子究竟是打了个出其不意,还是一脚踩进了别人给他挖的坑里?】

  

  [加莱;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干什么?]

  

  [1551,乌尔骨,长庚.....]

  

  [你们才是乌鸦!]

  

  [义父义父!]


  “害,乌尔骨只能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沐雅不禁发出淡淡的感叹


  长庚听了笑笑,如果说乌尔骨带来的一切能力他都可以不顾,但是站在那乌尔骨尽头的顾昀……

  那么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沐雅;害,为什么攻一个比一个痴情,前有问灵十三载,后有临沂有男儿, 二十心已死。)

  (主要是这也太虐心了吧!!!!!)

  

  【顾昀见他红着眼眶不应声,总算从烂透了的良心里扒拉出了一点内疚,他叹了口气,在诸多敌军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地单膝跪下,小心地将那钢腿从长庚的伤腿上摘了下来,覆着一层轻甲的手掌轻轻地按了几下,说道:“脚踝脱开了,不碍事,疼吗?”

  ......

  铁石心肠的安定侯很快就想开了:“事都都办到这份上了,后悔有个屁用。”

  于是他喜怒不形于色地低下头,一脸漠然地捧起长庚的伤腿,连声招呼也没打,一拉一扣,就合上了他脱开的关节。

  长庚周身猛地颤抖了一下,没叫疼。

  大概此时此刻就算别人捅他一刀,他也是不知道疼的。

  顾昀把他抱起来放在马背上,发现自己对付不了干儿子,只好起身转而欺负蛮人。】

  

  [顾大将军每次总有一种即使天塌下来,都喊着没事没事的男人]

  

  [这男人真香啧啧啧!!]

  

  [想嫁那个拿割风刃的可惜打不过那个拿玉玺的]

  

  [害,这里就体现顾帅是个shou了!]

  

  我亲爱滴大帅,你能不能不要如此心宽体胖(划掉)

  

  苏沐雅:“大帅这分明就是破罐子破摔,还摔的这么理直气壮。”

  

  顾昀;‘咳咳咳...恩。’(求不提)

  

  “其实那时候长庚还是疼的吧?”顾昀皱了皱眉,单膝下跪,双眼含笑地捧起长庚的伤腿,轻轻一吻:“不怕,往后的日子我疼疼。”

  

  “子熹,不必,往后的日子应是朕与你多多关照”

  

  “陛下,臣何德何能.....”

  

  “将军,朕.....”

  

  够了!你俩出去商业胡吹好吗,我们并不像听!

  

  沈将军表示:呵呵,现在能理解我的感受了吧

  

  【世子不缺心眼,连长庚一个小孩都能在心乱如麻中隐约想明白的事,他当然不可能反应不过来,一见顾昀,他就知道大势已去了。

  ......

  顾昀好整以暇地收回目光,用他那特殊会找揍的语气说道:“狼王葛图那手下败将怎么样了?身子骨还硬朗吧?”

  方才沈易即便是当面问责、对面开打,也始终是客客气气的,一派有理有据的大国风度,蛮人世子一时没能适应顾大帅这种路数,一口老血险些让他哽出来:“你……”

  顾昀:“早听说十八部出了个野心勃勃的世子,还弄出个什么‘蚀金’计划,不是我说啊,世子,就你们也想一口吞下大梁?还真有不怕撑死的。”

  蛮人世子的脸色这回真变了。】

  [顾帅帅炸了!!!]

  [好喜欢这调调啊,骚气满满!]

  [啊啊啊啊啊大帅!!!]

  [呵,加莱!还想吞并大梁,脑子怕是秀逗了!!]

  

  “呵,想打到大梁先问问本帅!”

  

  何荣辉本来就是一众玄铁营将领里最不顾忌顾昀那个,现在又来了一个同样胆大包天的谭鸿飞,这俩人凑在一起,空间都快被掀翻了。

  

  “就是,先问问本将!”

  

  “末将何荣辉,为大梁赴汤蹈火!”

  

  “撕....疼。”从长庚手里扯回自己的发丝,顾昀有些不满:“小兔崽子,你义父的头发都要被你扯掉了,是想让我变成了然那样的秃驴吗。”

  

  “义父是西北一枝花,当然是怎样都好看。”长庚眼眸弯弯看着自家小义父,眼中里带点点深意。

  

  “唔.....”

  

  “以后若是疼,义父亲一下就好了。”

  

  另一边:

  

  元和先帝神色一变,当初那蚀金计划虽发于他卧榻病床之际,但那时他还是大梁皇帝,然而他连半点相关的风声也没有收到,这究竟是蛮族....还是顾家....

  

  再到李旻,太始帝....

  

  谁知道他所说的代皇帝是不是骗鬼的呢?

  

  想到这,元和帝和隆安帝对视一眼,看向太子的眼神略带隐忧。

  

  【除非大梁从里面烂出来。

  .......

  最早的黑市“金商”都是亲自跑到草原碰运气的,有运气的万中无一,大部分都死在半路了。

  天狼部瞄准了大梁黑市,豁出血本,不息杀鸡取卵,每年挖出大量紫流金,缴足岁贡之后,用额外的紫流金贿赂边陲将士,逐个击破,这便是“蚀金”。

  ......

  可此事天知地知,主犯知道,顾昀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难道真能手眼通天吗?

  这三言两语的工夫,天上巨鸢的争夺转眼尘埃落定,毫无悬念。】

  

  “手眼通天到不至于,大梁黑市紫流金屡禁不止怕也有皇叔的一份功劳。”李丰阴森森的道,死过一次的人已经没有当年大气与威严了。

  

  顾昀看着他扭曲而可怖的面孔,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当年他守护大梁的皇帝么?

  

  想到这,顾昀摇了摇头,扬起他独有的轻狂又放肆的笑容,一字一顿道“隆安先帝可知,按你所拨紫流金量,别说我镇守西北的玄铁三部,就是连几连铁傀儡的养不起!”

  

  “不说别的,当当是你李氏一家吞了不知多少?以当年那规模起码几十万斤吧?”

  

  大梁的三军主帅,那个在战场永远身先士卒的顾昀,第一次在两位他所效命的皇帝面前显出他那属于玄铁主帅的威严与气势。

  

  坐与一旁的长庚站了起来,帝皇之气全开:

  

  “你们可知因你鼠目寸光,害镇守西北的将士死无所葬?你们可知为了一点利益,致使那些渔民百姓无家可归?你们可知为了那些权,险些拖垮一个国家?我曾游历江湖数年,深察民间之苦痛,江湖帮派之道义,得出的结论却与子熹感同身受,而大梁正如书中所说正从自身一点一点从中烂了出来!”

  

  “我曾说过,如果说世界上的利益总共是一张大饼,有些人的那一块已经发霉,却总是念想着更多的地方一起发霉,而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把江山上的霉一点一点刮除罢了”

  

  “子熹的耳目为何所伤,三殿下为何而死我就不多说了吧?”

  

  “呵,李氏。”

  

  

  【可恶的顾昀双手背负,意犹未尽地开口补了一刀:“世子,我跟你说句老实话吧,顾某人在这鬼地方已经恭候你多时了,天天做噩梦担心你不来——你要是不来,我拿什么由头来清理边关这帮吃着皇粮不办事的蛀虫?多谢你啦!”

  ......

  “蚀金计划,哈哈,有才——不废话了,给我拿下!”

  说完,顾昀牵起长庚的马绳:“让殿下受惊了,臣为殿下牵马。”

  长庚用尽全力瞪着他,可任凭他目光如剑,顾昀偏偏刀枪不入……像从来都听不见沈先生叫他刷碗一样刀枪不入。】

  [大帅的龙虾啊哈哈哈]

  

  [杀破狼;两个病患相依为命的故事]

  

  [论那些年听不见的刷碗……]

  

  [楼上怕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作业吗?]

  

  [头呢?我的头呢?]

  

  “子熹...我也是个混皇粮的......”委屈巴巴ing

  

  “恩?....陛下您说什么?臣没听到。”

  

  陈姑娘:我记得这么近的距离顾帅挺听得见啊!难道是我没有治好?还有余毒?

  

  陈姑娘还在纠结之时,被一旁看戏的苏沐雅默默拖走

  

  他们俩是在打情骂俏,不要想太多,认真你就输了!陈姐姐!

  

  【长庚低声道:“安定侯仆从也不带一个,隐姓埋名地来到这浅滩薄水里,真是处心积虑得好辛苦。”

  他以前气得再要命,也不忍心对十六说一句重话,此时一句讥讽冒出喉咙,先把自己堵了个半死,抓着缰绳的手攥得发青。

  “气得不认我了。”顾昀心里有些惆怅地想道,“这可怎么办?”

  他向来擅长点火,点谁谁炸,但总是不擅长熄火,每次想服个软息事宁人时,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反而会更愤怒。

  顾昀硬着头皮放轻了声音,解释道:“军务缘故,未能对殿下表明身份,多有得罪,以前没少占小殿下的便宜,还望殿下回去以后,不要找皇上告我的状……”

  他话音没落,墙头上的葛胖小忽然大叫道:“小心!”

  一个蛮人不知什么时候藏在了废墟里,突然将钢腿的动力拉到了极致,转眼间已经到了顾昀身后,怒吼着一刀斩下。

  马背上的长庚余光扫见,一腔酸苦全都顾不上了,情急之下,他本能地扑了出去,伸胳膊试图为顾昀挡那把长刀:“义父!”】


  “呵,他就是欠!”沈易倒是心疼长庚,摊上顾昀这么个不靠谱的。“看看这要去抄家问斩的态度,这嘴还各种混账话,最后还嫌人家为什么不高兴 ?”

  “如果不是我打不过他,我早就.....”沈老妈子渐渐没声了,似乎是因为顾昀指了指什么东西,突然噤声。

  

  和我斗?本帅玄铁三部总帅还治不了你一个小小将军?

————————————————————————————————


沐雅有话说:今天生日再加上出不了门,所以跑出回来更新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