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沙俄

14.7万浏览    1038参与
泠鸢珞

求推荐书单片单(占tag致歉)

因为想进一步了解沙俄历史但是又没什么方向  所以希望圈内姐妹能尽情地推荐给我有关那个时期的书或者纪录片🥺🥺🥺书籍最好是tb上能购入的那种  谢谢😣

因为想进一步了解沙俄历史但是又没什么方向  所以希望圈内姐妹能尽情地推荐给我有关那个时期的书或者纪录片🥺🥺🥺书籍最好是tb上能购入的那种  谢谢😣

贝加尔湖深海鱼

恐惧与爱


车臣奇怪的性格是在沙皇俄国的统治下形成的,他是一位仁爱的父亲,也是一个合格的施暴者,几百年的折磨使车臣对于力量有着几乎极端的追求


恐惧与爱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刻进脑里,彻底溶于血中,以致如今的他再次望向那顶皇冠时仍然止不住地仰慕与颤抖。


沙俄把车臣手上的锁链解开,因为他并不需要它来束缚这个孩子,他在他的灵魂上勒了一条锁链。


@公子怀剑 点的车臣与沙皇俄国的互动,但对于他们的相处方式我真的想了很久都没法往阳间的方向去想 ✘_✘ 


恐惧与爱




车臣奇怪的性格是在沙皇俄国的统治下形成的,他是一位仁爱的父亲,也是一个合格的施暴者,几百年的折磨使车臣对于力量有着几乎极端的追求


恐惧与爱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刻进脑里,彻底溶于血中,以致如今的他再次望向那顶皇冠时仍然止不住地仰慕与颤抖。



沙俄把车臣手上的锁链解开,因为他并不需要它来束缚这个孩子,他在他的灵魂上勒了一条锁链。



@公子怀剑 点的车臣与沙皇俄国的互动,但对于他们的相处方式我真的想了很久都没法往阳间的方向去想 ✘_✘ 





巡柚铃

Rasbudin

Summary:宫廷日志记录出错,拉斯普京获得新名。


        十月的俄国已经入了秋,风从缝隙里钻进来,掀起沙皇不算厚的袍角。


  “您觉得,拉斯普京怎么样?”笔在光滑的纸面上滚了一周,停在叠放着的公文面前。尼古拉二世抬起头,斟酌着语气,看向对面那百无聊赖翻着名册的沙俄阁下。语气不算谦卑,却颇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姿态。


  沙俄闻言,手中的宫廷日志翻到最新一页。视线在记录上划过,跟随着的是白得发亮的指尖。尼古拉二世顺着祂的手指望去,反方向的西里尔字母不是他能看懂的东西,他只觉得自家祖国白得有点不......

Summary:宫廷日志记录出错,拉斯普京获得新名。


        十月的俄国已经入了秋,风从缝隙里钻进来,掀起沙皇不算厚的袍角。


  “您觉得,拉斯普京怎么样?”笔在光滑的纸面上滚了一周,停在叠放着的公文面前。尼古拉二世抬起头,斟酌着语气,看向对面那百无聊赖翻着名册的沙俄阁下。语气不算谦卑,却颇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姿态。


  沙俄闻言,手中的宫廷日志翻到最新一页。视线在记录上划过,跟随着的是白得发亮的指尖。尼古拉二世顺着祂的手指望去,反方向的西里尔字母不是他能看懂的东西,他只觉得自家祖国白得有点不健康……是因为他的权力旁落吗?该死的卑贱的平民,“血腥星期日”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吗?他当时就应该强硬一点,就不应该同意“十月诏书”,讨人厌的杜马……


  沙俄抬眼看向尼古拉。祂的这任沙皇算不得优秀,至少在掩饰情感这方面很没有本事。即使没有那些修道士——或者是骗子,谁知道呢——宣传的读心术,祂也能一眼看出尼古拉二世在想些什么,总会是他那点专制权力。


  哦,我可怜的小尼古拉。祂垂下眼,继续看向有些潦草的手写记录,直到“拉斯布丁”进入祂的视线。拉斯布丁……?祂想起英国的布丁了,祂和彼得一起吃的,味道还不错。手指在墨黑字迹上抹了抹,没变,“你在说拉斯……拉斯布丁?”


  “对……拉斯布丁?”尼古拉声调拔高,带上几分不可思议。格里高利什么时候和沙俄这么亲近了,为什么还可以有昵称!


  看来是记错了,不过祂喜欢这个名字。沙俄重复了一遍,“拉斯布丁,”祂评价道,“他很喜欢我。”


  “没有一位俄国人会不爱您,我的祖国,”尼古拉二世觉得沙俄就是在说废话,“我是指,您觉得他的为人……?刚刚普佳京说他觉得这位长老并不真诚,很可能有些,头脑发热?我觉得……”他的话语断断续续,简直把普佳京的那不太敢讲又不吐不快的语气复刻了一遍。


  “挺好,我不讨厌,”沙俄言简意赅地回答。祂讨厌说话吞吞吐吐的人,讨厌没法做决定的人,更讨厌心理有答案还来祂面前晃悠的人。尼古拉二世在行政方面的摇摆懦弱简直就是在祂的底线上跳,沙俄由衷怀念起以前了。


  尼古拉松了口气,重新抓起桌上的笔。直觉告诉他沙俄现在心情不佳,但他想不明白沙俄为什么突然就不高兴了。是不是又有革命小团体在闹事了?还是杜马又在给他找事了?果然,他们的权力就应该被限制,所有权一点会重归罗曼诺夫。他看向桌上的公文,比起处理文书他现在更想和阿列克谢呆在一起。沙俄丢下宫廷日志,摆了摆手跟他告别。被关上的门让尼古拉放松了下来,又奇异地感觉到一点失落。


  沙俄回到祂的房间。桌子上摆的是拉斯普京刚刚才送来的小圣像,维尔霍图里耶的圣西默昂,拉斯普京口中于他很重要的存在。桌上的信件有些凌乱,自从知道沙俄愿意接收他的信件之后,拉斯普京每隔几天就要写一封,有路上杂七杂八的见闻,有自己路上的宗教感悟,也有没话找话的赞美,虽然看起来还挺真诚的。昨天才送至的信纸上是拜访预告,还夹杂了点重回首都的见闻。


  本来这封信沙俄是不打算回的,可是谁叫今天拉斯普京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呢?祂抽出一张信纸,题上“拉斯布丁”几个字,又附了一句话,“我觉得宫廷日志上你的名字很不错。”



  


  第二天,沙俄收到了回信,主题是拉斯普京昨天和沙皇夫妇聊天提到的一些内容,落款——您最忠诚的子民 拉斯布丁。


  

——————————————

为了删东西所以上这个号了,顺便发点屯粮。

1.尼古拉二世是我根据刻板印象写的,以后读了他的传记再改。

2.上一篇出了点错,为了表示拉斯普京在沙俄面前的尊敬我让他介绍自己用了复姓,但我仔细一思考发现我流他们俩在拉斯普京改姓之前就认识了……等会去改,可能需要审核一会儿。

3.阿列克谢是尼古拉二世儿子,亚历山德拉是他妻子,普佳京是个普通的官员。圣西默昂和拉斯普京大有渊源,以后写篇文来玩这个梗~

4.拉斯普京和拉斯布丁在俄语的读音会有一点差别,布丁读起来就真的很像英语的布丁,所以我玩了这个梗。布丁的资料来源于百度,说是英国十七八世纪就有现在这种做法的布丁了,所以沙俄和彼得一世一起吃应该不是大问题。

5.昨天大晚上在脑补沙俄和普希金,一些友人竟是我祖国的奇妙文学(???)过一段写他俩,顺便来点和十二月党人混在一起然后被尼古拉一世拎回宫里的沙……

  

  

  

  

  

  

一杯清水混白米

[苏瓷]我的恐同老师(匪夷所思的话解析)

占tag致歉!来解析一下苏和沙俄说的那句“你/我们是一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

再苏的认知世界里,沙俄是一个同性恋,每天都会带很多男人回家,他讨厌沙俄,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讨厌同性恋吗。苏对瓷说“你们是一样的”时很犹豫(具体内容见原文),因为他知道,瓷喜欢他,所以他将瓷定义为同性恋,但是他不确定瓷是否会像沙俄一样,沾花惹草,所以犹豫。苏的意思是,瓷和沙俄一样是同性恋,沙俄不会讨厌瓷。


沙俄:

沙俄在少年时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他曾在意气风发的时期爱上过一个男生,但是他热烈的追求让男生很厌恶,甚至以讨厌同性恋的名义远离了他。此后,他就一直在找男人,来缓解他内心的空虚,但...

占tag致歉!来解析一下苏和沙俄说的那句“你/我们是一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

再苏的认知世界里,沙俄是一个同性恋,每天都会带很多男人回家,他讨厌沙俄,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讨厌同性恋吗。苏对瓷说“你们是一样的”时很犹豫(具体内容见原文),因为他知道,瓷喜欢他,所以他将瓷定义为同性恋,但是他不确定瓷是否会像沙俄一样,沾花惹草,所以犹豫。苏的意思是,瓷和沙俄一样是同性恋,沙俄不会讨厌瓷。


沙俄:

沙俄在少年时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他曾在意气风发的时期爱上过一个男生,但是他热烈的追求让男生很厌恶,甚至以讨厌同性恋的名义远离了他。此后,他就一直在找男人,来缓解他内心的空虚,但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做,很多时候,沙俄只是要求那些他带回家的男人陪他聊聊天。沙俄深知自己的儿子因为他所以讨厌同性恋,他也知道苏答应瓷的告白是在应付自己,他本想要告诉瓷这件事情的真相,但是当他看到瓷的眼中闪烁着和他当年一样的爱意时他心软了,他选择了闭口不说。所以,沙俄的那句“我们是一样的”是对曾经的自己的一种怀念,是对瓷的这段恋情的惋惜,也是在内心希望瓷幸福的同时做出的祈祷。


优

[上司俄]叶卡捷琳娜二世ⅹ沙俄

短打,纯瞎编 。

背景是 叶卡捷琳娜没有登上沙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沙俄打开金碧辉煌的大门走进叶卡捷琳娜的办公处,把手中那一沓子文件放到高等白桦木的桌子上。


叶卡捷林娜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眼神明显心不在焉的。


沙俄注意到了这一点,问:“没事吧,殿下。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沙,″叶卡捷琳娜突兀的说:“我突然发现我是个大女子主义者,你觉得呢 ?″


沙俄被这突兀的问题问住了,他稍微思索了一下 说:“您认为男子都是软弱无能的大话者,而女子才是拯救一切的栋梁,并认为男子的美貌都是为了取悦女子。...

短打,纯瞎编 。

背景是 叶卡捷琳娜没有登上沙皇。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沙俄打开金碧辉煌的大门走进叶卡捷琳娜的办公处,把手中那一沓子文件放到高等白桦木的桌子上。


叶卡捷林娜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眼神明显心不在焉的。


沙俄注意到了这一点,问:“没事吧,殿下。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沙,″叶卡捷琳娜突兀的说:“我突然发现我是个大女子主义者,你觉得呢 ?″


沙俄被这突兀的问题问住了,他稍微思索了一下 说:“您认为男子都是软弱无能的大话者,而女子才是拯救一切的栋梁,并认为男子的美貌都是为了取悦女子。从这里看您或许确实是。"


“怪不得我认为那群男的都配不上你呢~"叶卡捷琳娜翻过一页文件“我的美人。″


“您的意思是?″沙俄虽然已经听出来了一些端倪,但还是轻声的问了一句 。


“我想成为你的丈夫。″叶卡捷琳娜站起身俯到沙俄耳边,呼出的热气让沙俄的耳朵痒的发红“俄/罗/斯/母/亲。"


“ 那些男人配不上你,我的美人~″





オットー・フォン・ビスマルク
谨纪念俄罗斯帝国第13任财政大...

谨纪念俄罗斯帝国第13任财政大臣,第18任大臣委员会zhu xi,第1任大臣会议zhu xi,伟大的政治家、外交家、改革家,尝试着拯救危在旦夕的俄罗斯帝国政权、实现近代化与国力富强的首席建筑师与领航员,“俄国俾斯麦”谢尔盖·尤里耶维奇·维特,1849年6月29日诞生于俄罗斯帝国高加索总督区第比利斯省的第比利斯。

6月29日前后被豸乎的历史q j犯们搞的焦头烂额,忘记纪念维特的诞辰了。罪过啊。

谨纪念俄罗斯帝国第13任财政大臣,第18任大臣委员会zhu xi,第1任大臣会议zhu xi,伟大的政治家、外交家、改革家,尝试着拯救危在旦夕的俄罗斯帝国政权、实现近代化与国力富强的首席建筑师与领航员,“俄国俾斯麦”谢尔盖·尤里耶维奇·维特,1849年6月29日诞生于俄罗斯帝国高加索总督区第比利斯省的第比利斯。

6月29日前后被豸乎的历史q j犯们搞的焦头烂额,忘记纪念维特的诞辰了。罪过啊。

妤莫(请叫我滚去写文)

【普沙】你曾桀骜不驯

女体沙沙,4k超跑

设定是星星老师的 

@北极星永灿烂 

女体沙沙,4k超跑

设定是星星老师的 

@北极星永灿烂 

妤莫(请叫我滚去写文)

【普沙】装醉的意义在于撒娇

  @北极星永灿烂 的普沙


  普鲁士的佩剑又一次重重地击到沙皇俄国身上,驯鹿皮的大衣“唰啦”一声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里头丰腴柔软的肉体也被喇开一条疤,鲜血不住地流出来,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甜的味道,就像是剖开一个熟透了的桃。

  “站起来!”普鲁士用剑尖指着沙皇俄国的额头,而沙皇俄国握着剑身磨磨蹭蹭地坐起身,把自己的喉咙抵了上去。剑锋很利,沙俄的手心,喉头都沁出了血,但他仿佛很享受这种疼痛,眯着眼睛扬起一个满意的微笑。

  “我说过我不擅长这个。”沙皇俄国把自己的佩剑丢到一边,又用脚尖踢远了些。......

  @北极星永灿烂 的普沙


  普鲁士的佩剑又一次重重地击到沙皇俄国身上,驯鹿皮的大衣“唰啦”一声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里头丰腴柔软的肉体也被喇开一条疤,鲜血不住地流出来,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甜的味道,就像是剖开一个熟透了的桃。

  “站起来!”普鲁士用剑尖指着沙皇俄国的额头,而沙皇俄国握着剑身磨磨蹭蹭地坐起身,把自己的喉咙抵了上去。剑锋很利,沙俄的手心,喉头都沁出了血,但他仿佛很享受这种疼痛,眯着眼睛扬起一个满意的微笑。

  “我说过我不擅长这个。”沙皇俄国把自己的佩剑丢到一边,又用脚尖踢远了些。

  “那来赛马。”

  “我的莫洛斯不喜欢在战场以外的地方奔跑。”

  “那你想干什么?”

  “喝酒。”

  普鲁士眉峰止不住地聚拢在一起,迟疑了片刻后还是应下,毕竟沙皇俄国想做什么事从来不是他能阻挠的。


  从皇家竞技场到涅瓦大街的路程并不遥远,乘马车只需五分钟,他们下车后进入一个专供纨绔子弟游玩的豪华酒吧————瓶塞飞向天花板,彗星酒如泉水般喷涌出来。带血的烤牛排、昂贵的香菇、新鲜的斯特拉斯堡肉饼座前恭陈。那边舞台上闹表铃声声在催,一场新芭蕾已经开演......

  酒吧、派对,从莫斯科到彼得堡,从不停歇。

  普鲁士感到他的太阳穴内血管在突突地跳动,心里烧着无名火————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在挑战他作为军人的底线,而沙皇俄国早已抛开他混迹于酒池肉林中了。


  半个钟头后,十俄升的朗姆酒用圆木桶装着,被苦力们抬了出来。公爵之子出现在舞台帷幕中央,宣布饮酒大赛的消息。不出普鲁士所料,沙皇俄国第一个出现在舞台上,随后又有一个青年军官站了上去,那个军官满脸粉刺疮豆,脸色略有些灰败,嘴角挂着淫邪的笑,显然是个出入酒吧、风月场的老手。

  “跟我比,你赢了我给你十万卢布,输了就做我的情人。”军官显然是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

  主办人,那个公爵的儿子也在一旁起哄,而沙皇俄国欣然应下了挑战。

  普鲁士觉得沙俄的笑容耀眼且烦人,于是他趁着人们都聚在舞台前的时候去到角落里等待结果。

  不知过了多久,公爵之子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随后舞台上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倒地了,人群一片嘘声。“抓住他!”军官的朋友们歇斯底里地喊着。普鲁士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到了胸膛,他低头一看,正是搅动这一切骚乱的罪魁祸首没骨头似的倚在他身上。

  “军官阁下,您真是太厉害了!我已经醉的不行了,今晚我是您的了。”沙皇俄国一手攀着他的肩,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从那双唇中呼出的热气痒痒的搔刮着他的心神。

  “起来!你没醉。”普鲁士定了定神,用力搡了沙皇俄国一把。

  于是他被一个很大的力气推到墙上,比白天时击剑的力道还要大得多。然后那双温热的、柔软的嘴唇贴上了他的,舌头带着浓厚的酒气伸了进来,讨好地和他缠在一起。他们交换津液,水声啧啧,不一会儿,普鲁士也感到自己脑袋转速变慢了,心脏里一颗种子缓慢地生长,很慢很慢,还没能突破冰层但已有进展。

  吻毕,普鲁士的语气软和下来:“你又把人家喝死啦?”

  “没死,只是他身体太差,暂时昏过去了。”沙皇俄国回答他时眼神已没有了方才伪装的迷乱。

  此时情迷意乱的是滴酒未沾的人。 

 

  

  

酚酮海
复习太无聊时摸的 (下周一次性...

复习太无聊时摸的

(下周一次性考完五科,我还在画画

我心真大)


(别太在意手,毕竞我不会画,自设沙沙,长头发滴,我很垃的)[手动哭泣]

复习太无聊时摸的

(下周一次性考完五科,我还在画画

我心真大)



(别太在意手,毕竞我不会画,自设沙沙,长头发滴,我很垃的)[手动哭泣]

一杯清水混白米

[苏瓷]我的恐同老师(刀子版)

刀子版本来喽

直接从灯下告白那段开始

纯苏瓷预警

沙俄爷爷串场喽

瓷有个哥哥,是民,私设民和瓷关系不错,但是民出国了,所以瓷被苏收留了,之后民回来了,瓷就离开苏家了但民没过几个月就嘎了所以瓷成为了独居

这回的开头废话有些多,请谅解。

微美瓷

正文:


“老师,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您!”瓷鼓起勇气,走到路灯下。苏往后退了几步,没有回答。瓷觉得自己的告白可能唐突了,接着说:“老师……我真的喜欢您,您总要找人成家不是吗……”瓷的声音越来越小,但苏还是听到了。


苏最近和沙俄吵了一架,苏不想要去相亲,并表示对那些女士没有兴趣,而沙俄却执意要苏赶紧成亲,毕竟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沙俄...

刀子版本来喽

直接从灯下告白那段开始

纯苏瓷预警

沙俄爷爷串场喽

瓷有个哥哥,是民,私设民和瓷关系不错,但是民出国了,所以瓷被苏收留了,之后民回来了,瓷就离开苏家了但民没过几个月就嘎了所以瓷成为了独居

这回的开头废话有些多,请谅解。

微美瓷

正文:


“老师,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您!”瓷鼓起勇气,走到路灯下。苏往后退了几步,没有回答。瓷觉得自己的告白可能唐突了,接着说:“老师……我真的喜欢您,您总要找人成家不是吗……”瓷的声音越来越小,但苏还是听到了。


苏最近和沙俄吵了一架,苏不想要去相亲,并表示对那些女士没有兴趣,而沙俄却执意要苏赶紧成亲,毕竟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沙俄对苏放狠话说,如果苏在一个月内不找到人结婚,他就住在苏的家里,知道苏结婚为止。


苏当然不想和他那封建老爹住一起,所以一直在思考怎样找到一个假婚对象,而现在在他面前告白的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我接受你,告白,达瓦里氏。”苏放柔了自己的语气,对瓷说。很明显,苏想要拿瓷当挡箭牌,来让他的封建老爹不去打扰他。


瓷面对苏的答应,很诧异,刚刚在餐厅里说厌恶同性恋的人,怎么转眼就答应了一个男性的告白呢?


瓷心里跟明镜一样,他虽然不知道苏具体要干什么,但他已经猜出一二了,苏答应他,肯定是因为他对苏有利用价值,等到那天苏不在需要他了,他们的这段充满利益的情感就该终结了。想到这里,瓷不由的觉得鼻子很酸。


瓷并没有拆穿苏的谎言,或许是他保留的一点私心吧。


苏对瓷说:“那就来我家住吧,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你撒谎,瓷在心里默默的想,你的内心根本就没有认为我们是恋人。但他还是答应了苏。


苏给了瓷一把他家的钥匙,并将瓷以前住的房间给收拾好。瓷看着这间自己以前住过的房间,问:“老师,为什么不在我被我哥接走后将我以前住过的客房恢复原样呢?”苏有些答不上来,对啊,为什么呢。


瓷间苏不再回答,他也没有多问。良久,苏才说:“达瓦里氏,去洗刷吧,天已经不晚了。”“好的老师。”瓷换好睡衣后进入了洗手间洗刷去了。


等到瓷躺进被窝的时候,苏推门进来了,他怀里抱着一大摞书,瓷仔细看了看,好嘛,故事书。


“老师,您这是?”瓷有些不解的文。“睡前故事,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吗?”苏边说边找出了一本《小美人鱼》,这本书是瓷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瓷小时候一直以为小美人鱼最后和王子生活在了一起,但结局并不是这样,苏没有给瓷念完这一本书,更确切的说,苏改变了这本书的结局。


苏还念的抚摸着书页,说:“其实我并没有告诉你他的真实结局,或许我该告诉你了。”苏话里有话,他表面是说他讲的故事不完整,其实本意是指他们所谓的“恋情”就像小美人鱼一样,只是一厢情愿。


“我已经知道真实结局了老师,我已经知道了。”瓷怎么可能诶听出来苏的话中话,他作为苏最得意的学生,在苏拿起那本《小美人鱼》的时候知道苏什么意思了。


苏没有说话,他合上了书,摸了摸瓷的头,用哄小孩的语气说:“睡吧,明天我们可以去超市买一些食材,我的父亲会在晚上来到这里。”瓷从未见过苏的父亲,他有些担心的问:“您的父亲会讨厌我吗…”既然老师讨厌同性恋,那他的父亲也一定讨厌同性恋吧,瓷在心里想。


“……不会的,你们是一样的……不会的。”苏说出了一串令人难以理解的话后就离开了。“我们是…一样的?”瓷喃喃自语道,但他并没有多想这句话的意思。


月亮高高挂在天上,苏站在阳台吸着烟。他感觉有些对不起瓷,居然拿他当挡箭牌,但是他别无他法,沙俄那边逼的很紧,甚至威胁到了他的人际关系。“希望他能原谅我吧……”苏吸完了最后一口烟,转身离开了阳台。破碎的月光照在窗户上,怎么也拼不出一个完整的图形,就像他们的爱,怎么 拼凑,也无法拼凑出完美的通话。


他们保留的私心。


天刚蒙蒙亮,瓷就醒了。他起身收拾好自己后就看见苏坐在客厅里吸烟。“老师,吸烟对身体不好。”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你起得太早了达瓦里氏,我想你现在应该喝点水。”苏掐灭烟头,拿起杯子接了一点水递给瓷。“您起的更早。”瓷接过水杯,喝完了一整杯水。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不语,一直熬到了超市开门。“达瓦里氏,你看看还需要什么菜吗?”苏按照瓷在出门前列好的清单,把食材都放进了篮子里。瓷看着满满当当的篮子,思考了一会,微笑着说:“我想这些应该够了,老师。”“那我们就去结账吧。”我没有回给瓷一个微笑,而是用温柔的语气代替,或许在苏的世界里,假恋人是不需要微笑的吧。


等他们两个人回到家时,已经中午了。其实他们本能在中午之前到家,但是苏突然提出要带着瓷去附近的公园逛一逛,所以耽搁了时间。


瓷在内心猜测,或许是苏想要尽力将这段本不应该出现的恋爱伪装成真吧,就像整蛊糖果的一样,外面抱着华丽而精美的包装纸,内在却不知是苦还是辣。


瓷一会到家就开始忙着处理食材,期间,苏很多次想要帮忙,但都被瓷赶去客厅休息了。知道瓷在切菜时将手弄了一条大口子,苏才有机会进入厨房帮忙。


“达瓦里氏,你完全可以找我帮忙。”苏微微皱眉,细心的帮瓷手上的伤口消毒。瓷低下头,小声的说:“老师开了一上午的车了,而且这一路上都是您在拎菜,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苏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没有办法跟瓷生气。他说:“我们是恋人不是吗?这是我应该做的。”


瓷不语,直到苏进入厨房去切菜时,瓷开微微张嘴,用一种近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骗子…”


等到晚上,沙俄如约出现。


苏向沙俄介绍了瓷,他说:“这位是我的恋人,瓷。”苏没说什么过多的介绍,他平静的就像在介绍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沙俄饶有兴趣的大量了瓷,然后笑着说:“你跟我是一样的呢!”一句让人不解的话钻进了瓷的大脑。但是瓷并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句话的含义,而是撇开了话题,把沙俄带到了餐桌上。


“好吃!瓷先生,你是怎么看上我儿子的?要不然你俩分了,你跟我在一起?”沙俄吃着美味的东方菜,赞不绝口,时不时还开几个玩笑。“喂,我还在这里。”苏灌下一口伏特加,不知道为什么,沙俄的话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吃完饭后,沙俄也没有多留。


“达瓦里氏,今天不早了,睡觉去吧。”苏喝了不少酒,显然有些醉了,他用赶小孩的语气让瓷上床睡觉。瓷被看着面前微醉的苏,说:“老师,我给您煲一点醒酒汤。”于是转身进了厨房。


在瓷跨入厨房的前一刻,苏从背后抱住了他。瓷感觉有些心酸,但他没有挣脱苏的怀抱:“老师,您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应付您的夫父亲吗?”瓷鼓起勇气,问出了他这两天一直想问的问题。


苏没有回答,反而用头在瓷的颈窝蹭来蹭去。瓷有些无语,他心想:我为什么要问一个酒鬼这样的问题啊。


这段虚假的爱情持续了两年之久,这两年里,苏完全是把瓷当做一个普通朋友来看待的。


终于有一天,苏跟瓷提了分手。瓷没有闹,而是问出了两年前的那个相同的问题:“老师,您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应付您的父亲吗?”瓷的语气平缓。


苏抿了抿嘴,用低沉的声音回答到:“如你所料。”过了几秒钟,他又接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两年前,准确的说,是在您答应我的告白时就猜出来一点了。”瓷回答道。他的语气很温柔,不像是被提分手的样子,反而像是妻子关心自己的丈夫。


“这么早啊。”苏回答道。


“老师,我没您想象的那么傻。”瓷喝下了桌子上泡好的一杯茶,不出所料,它凉了。苦涩的味道刺激着瓷的味觉。


“达瓦里氏,茶凉了,喝了对身体不好。”苏有些担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视线已经离不开瓷了。


“老师,请别再把我当孩子看待了。”瓷皱了皱眉头,将茶一饮而尽后拉起行李离开了。


分手的太过平静了,平静到不正常。


果然,瓷刚上出租车,眼泪就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无休止的流下来。什么嘛,不就是分个手吗,有什么好哭的,瓷用袖子抹掉眼泪,恨恨的想到。


苏这边的情况也不怎么乐观。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大卸八块了一样,他明明可以对此稍作解释,但是他没有。他开始感到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向瓷提分手,一直这样难道不好吗。但苏转念一想,发现一直这样并不好,这样实在伤害瓷。


从什么时候开始,苏会半夜趁着瓷睡着后再他的嘴角轻轻留下一吻,然后在自我安慰说自己不是同性恋,自己不喜欢他,自己只是把他当自己的弟弟来对待。


从什么时候开始,苏会在瓷的同学靠近他时感到不爽,在女生向瓷告白的时候假装路过来强行打断,在深夜中告诉自己他不是同性恋然后一闭眼就全是瓷的笑脸。


“或许一开始,你就占据了我所有的视线吧……”苏点了根烟,自暴自弃的想到。


从此以后,苏再也没有再这个城市里遇见瓷。他打听了他周围的朋友,但是都没有瓷的消息,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从苏的世界彻底隐去了。


直到某一年的春天,苏去外地旅游时看到了一家咖啡店,店名叫“过去的时间”。一进门,简约大气的东方风格让他不自觉的回想起了 曾经闯入过他的世界的东方人。


他走到前台,想要点一杯冰美式,但是开口时,却不由自主的要了一杯卡布奇诺,那是瓷最喜欢的口味。


苏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做了下来,准备在这里喝完他的咖啡。这时,身旁走过了一个金发的美国人,他带着墨镜,放荡不羁的气质给苏一种地痞流氓的感觉。


那美国人对着手机发了一条音:“honey,你到了吗?”这句语音刚发去,就有一个年轻的黑发男子进入的店内。“你有什么毛病,美,我就系了个鞋带的空你就不见了。”黑发男子没有直接去找美,而是去前台点了咖啡。


不知怎么的,苏感觉这个声音很耳熟。


“一杯卡布奇诺和一杯冰美式谢谢。”黑发年轻人点完了咖啡后略过了苏,径直走到了阿美对面。


黑发年轻人走得有些快,苏没来的及看清他长什么样,只看见了他的背影,苏莫名的感到熟悉。


“honey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美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不满的对黑发青年说。“别叫我honey,太肉麻了。还有,从桌子上起来。”


美乖乖从桌子上起来了,他用委屈的语气谴责着黑发青年:“好好好,瓷。”


没错,那黑发青年就是瓷。


苏感到震惊,震惊之余,他还感觉不确定。


这时候美站起身,说:“honey,我先去买点东西,你等我一会。”说完就大步跑出了咖啡店。


瓷有些无语的看着美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他正准备把随身背着的背包放到美旁边的收纳柜里时,一个端着咖啡的服务员不小心滑倒了,咖啡撒到了瓷的鞋子上,好在瓷穿的不是白鞋,问题不大。


那服务员明显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瓷温柔的安慰着说:“没关系的,我擦一擦就好了,你先去忙了,这不怪你的。”


说完,他拿起自己的包,开始翻找,找了半天,发现他居然没有再包里放卫生纸。正当他准备放弃不擦的时候,一只手递给了他几张卫生纸。


他抬头准备说谢谢,结果傻眼了。递给他纸的人正是苏。


苏没有多说话,只是递上了纸后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了,虽然表面云淡风轻,但其实他的内心已经激动坏了。


瓷礼貌又生疏的说了声谢谢后开始擦拭起鞋子。


“最近过得好吗。”苏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嗯,还不错。”瓷礼貌但又不失疏远的回答。


“刚刚那个男生是你的男朋友?”苏喝了一口咖啡继续问。瓷觉得有些好笑,都分手多少年的人了,还问这个?于是答道:“我想这根您没有关系吧?”


苏不答,只是不爽的喝着咖啡。


“您以前不爱喝卡布奇诺的不是吗?你该走出来了。”瓷擦完鞋后站起身,严肃的对苏说。苏喝咖啡的手顿了顿,放下了咖啡:“观察的真仔细。托你的福,陷进去了。”


“您该走出来了,您当年可不是这样的。”瓷有些神伤,怎么,自己在的时候这老列巴不珍惜,现在分手了后又说走不出来了?


苏抿了抿嘴,似乎在回味卡布奇诺的甜味。良久,他回答了一句:“对不起,或许我们还能……”“不能了。”瓷打断了苏说话,这是他第一次打断苏说话,“再也不能了,老师。”


“嗯,我知道了。”苏的眸子暗了暗,结束了对话。


过了许久,美回来了,他手里拿了一碗已经凉了的豆腐脑。“你买豆腐脑干嘛?”瓷回到座位上。美扶了扶墨镜,得意的说到:“你今早不是没吃早饭嘛,怕你胃病再犯,跑去买的。哦对了,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瓷笑了笑,说:“那可真是谢谢你,快点吧,咖啡都要凉了。”“但是我的咖啡本来就是冰的。”“打个比方而已。”


喝完咖啡后,瓷就带着美离开了,在路过苏身边时,瓷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苏自然是听见了,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拿起他从来不喜欢放的放糖,加入到已经冰冷的咖啡里后一口气喝光了。


他离开了这家咖啡店。


夕阳的橙光撒在咖啡杯中没有完全化开的放糖上,咖啡厅里开始播放悠扬的音乐,柔和的英文歌渗透到咖啡厅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都保留着私信,


都保留着对对方我爱。


我们都有一身傲骨,


永远不会低头,


但是,不低头的话,


我们该怎么相拥。


————end————

无奖竞猜,沙俄爷爷的那句“我们是一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彩蛋是关于睡前读物的智障故事。

本片的前话逼逼有点多,请谅解。

禁止抄袭!禁止搬运!无论是设软件都不允许搬运!


★星星★
黑圣母 跟珠光宝气的男体不同,...

黑圣母


跟珠光宝气的男体不同,女体的沙沙意外的更喜欢简单的打扮,单薄的素色衣裙和不成套的零碎首饰,尽管经常因此被指责“不成体统”


平时的她,比起沙皇更像是一个无忧无虑肆意妄为的农家少女


赤着脚,跑跳,欢笑,用鲜血浇灌她的果园和麦田

黑圣母



跟珠光宝气的男体不同,女体的沙沙意外的更喜欢简单的打扮,单薄的素色衣裙和不成套的零碎首饰,尽管经常因此被指责“不成体统”


平时的她,比起沙皇更像是一个无忧无虑肆意妄为的农家少女


赤着脚,跑跳,欢笑,用鲜血浇灌她的果园和麦田

爱新觉萌
有谁知道这个为什么这么糊糊糊糊...

有谁知道这个为什么这么糊糊糊糊!!!!!!!!!


我想做ask发b站,家人们快来!向我提问!

有谁知道这个为什么这么糊糊糊糊!!!!!!!!!


我想做ask发b站,家人们快来!向我提问!

无名之辈

在学校画的

(画渣选手ing)

在学校画的

(画渣选手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