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沙穆日常小段子

25171浏览    803参与
某条

#只有贵鬼受伤的世界又达成了


“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双标。”

贵贵煞有介事分享从童虎那里听来的金句。当时的场景是童虎给贵鬼削了一整个梨,然后又削了一个梨,并仔细片好,装在水晶果盘里给了史昂。

“我不同意。”沙加听完后立刻发出质疑的声音。

贵鬼好奇的看着处女座战士,他不认为在情商上这位前辈能胜过一句话令师公由怒转喜的天秤座战士。

只见沙加对着自先生说:“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穆。”

我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处刑提供子弹?贵鬼陷入自我谴责的低气压,而穆的一句“不是呢”宛如晨光驱散小朋友心头阴霾。

啊,果然还是先生最好了。这样想着的贵鬼接着听到:

“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沙加。”

累了,......

#只有贵鬼受伤的世界又达成了


“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双标。”

贵贵煞有介事分享从童虎那里听来的金句。当时的场景是童虎给贵鬼削了一整个梨,然后又削了一个梨,并仔细片好,装在水晶果盘里给了史昂。

“我不同意。”沙加听完后立刻发出质疑的声音。

贵鬼好奇的看着处女座战士,他不认为在情商上这位前辈能胜过一句话令师公由怒转喜的天秤座战士。

只见沙加对着自先生说:“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穆。”

我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处刑提供子弹?贵鬼陷入自我谴责的低气压,而穆的一句“不是呢”宛如晨光驱散小朋友心头阴霾。

啊,果然还是先生最好了。这样想着的贵鬼接着听到:

“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沙加。”

累了,毁灭吧。少年贵鬼从来没有如此迫不及待星期一的到来,至少到了学校就能暂时避开溺死人的爱情。

某条

穆新学西番尼的做法,大功告成后端出成品。

一层巧克力、一层花生酱,一层黄油蛋糕,六块甜品大小一致整齐码放,处女座从感官上就得到极大满足。

“穆先吃。”沙加准备起身泡咖啡。

“不用,切掉好多边角料,已经吃饱了。”穆回答。

[图片]

  • 魔都特色点心西番尼,谐音喜欢你



穆新学西番尼的做法,大功告成后端出成品。

一层巧克力、一层花生酱,一层黄油蛋糕,六块甜品大小一致整齐码放,处女座从感官上就得到极大满足。

“穆先吃。”沙加准备起身泡咖啡。

“不用,切掉好多边角料,已经吃饱了。”穆回答。

  • 魔都特色点心西番尼,谐音喜欢你


某条

“穆,淋浴好像坏了?”浴室里穿出沙加的声音。

“是吗?”

“试了几次,不出水。”沙加听起来有些苦恼。

“我来看看。”

穆想到前几天刚换了花洒,或许遇到什么故障了也说不定。但一开龙头,水流喷涌而出。尽管穆立刻关上开关,浑身还是被淋湿一大片。

“可能一看到穆过来故障就自动修复了吧,不愧是圣衣修复师,就像网管一靠近电脑就立刻好了一个道理。”沙加大言不惭。

穆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把湿水的刘海往后撸,露出光洁的额头,又气又好笑:“那现在要怎么办?”

沙加伸手去解穆的扣子:“当然一起洗,我怕你着凉。”


“穆,淋浴好像坏了?”浴室里穿出沙加的声音。

“是吗?”

“试了几次,不出水。”沙加听起来有些苦恼。

“我来看看。”

穆想到前几天刚换了花洒,或许遇到什么故障了也说不定。但一开龙头,水流喷涌而出。尽管穆立刻关上开关,浑身还是被淋湿一大片。

“可能一看到穆过来故障就自动修复了吧,不愧是圣衣修复师,就像网管一靠近电脑就立刻好了一个道理。”沙加大言不惭。

穆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把湿水的刘海往后撸,露出光洁的额头,又气又好笑:“那现在要怎么办?”

沙加伸手去解穆的扣子:“当然一起洗,我怕你着凉。”


某条

# 补一个生日场合


吃蛋糕时候两人才发现刚刚没有许愿。

“重来一次应该没有关系吧。”穆念叨着,准备把蜡烛重新插回蛋糕上。

沙加从穆手里接过蜡烛放到一边:“现世如此,又何须许愿。”

穆心头一暖,恋人能把寻常的话说出别样甜蜜,他忍不住想听更多,于是追问:“真的不需要?”

沙加当下叉子,蹙眉沉吟:“要不泡杯咖啡吧,蛋糕太甜了。”

佛祖大人是不懂得见好就收的,好在穆已经习惯。


# 补一个生日场合


吃蛋糕时候两人才发现刚刚没有许愿。

“重来一次应该没有关系吧。”穆念叨着,准备把蜡烛重新插回蛋糕上。

沙加从穆手里接过蜡烛放到一边:“现世如此,又何须许愿。”

穆心头一暖,恋人能把寻常的话说出别样甜蜜,他忍不住想听更多,于是追问:“真的不需要?”

沙加当下叉子,蹙眉沉吟:“要不泡杯咖啡吧,蛋糕太甜了。”

佛祖大人是不懂得见好就收的,好在穆已经习惯。




某条

晚上穆转身跟沙加说话,沙加迷迷糊糊听着,忽然开口:“专家说侧卧对腰有损伤。”

穆一愣:“可仰天躺平说喜欢你好奇怪。”

沙加握住穆的手:“破解方法是侧卧时双腿之间夹一个枕头,现在拿枕头麻烦,不如夹住我的腿试试。”

穆照沙加说的做了,但事后证明他的腰也没有得到好好放松。

佛祖大人真是诡计多端。

[图片]



晚上穆转身跟沙加说话,沙加迷迷糊糊听着,忽然开口:“专家说侧卧对腰有损伤。”

穆一愣:“可仰天躺平说喜欢你好奇怪。”

沙加握住穆的手:“破解方法是侧卧时双腿之间夹一个枕头,现在拿枕头麻烦,不如夹住我的腿试试。”

穆照沙加说的做了,但事后证明他的腰也没有得到好好放松。

佛祖大人真是诡计多端。



某条

厨房传出的香味太过诱人,贵鬼忍不住扔下做到一半的作业,围在穆身边转来转去。穆又气又好笑,夹起一个刚炸好的鸡翅给弟子:“怎么还长不大呢?明明个子高了不少啊。”

贵鬼只把先生的小埋怨当佐料,潦草吹了几下香喷喷的鸡翅,就迫不及待一口啃下去。心满意足舔掉嘴角的酥皮,小朋友才想起回答穆的问题:“我才不想长大。”

意料之中的答案。穆在心里苦笑,果然是自己把孩子顾得太周全,困住了他的成长意志吗?虽说他并不讨厌弟子随时跟在身边,甚至也乐在其中,但将来,幼鸟总有离巢的那一刻。为了那一刻不至太痛苦,平日或许就该提醒一二。理清头绪后,穆把贵鬼抱起,让他坐在料理台上与自己视线齐平,然后浅笑道:“可是,贵鬼不长......


厨房传出的香味太过诱人,贵鬼忍不住扔下做到一半的作业,围在穆身边转来转去。穆又气又好笑,夹起一个刚炸好的鸡翅给弟子:“怎么还长不大呢?明明个子高了不少啊。”

贵鬼只把先生的小埋怨当佐料,潦草吹了几下香喷喷的鸡翅,就迫不及待一口啃下去。心满意足舔掉嘴角的酥皮,小朋友才想起回答穆的问题:“我才不想长大。”

意料之中的答案。穆在心里苦笑,果然是自己把孩子顾得太周全,困住了他的成长意志吗?虽说他并不讨厌弟子随时跟在身边,甚至也乐在其中,但将来,幼鸟总有离巢的那一刻。为了那一刻不至太痛苦,平日或许就该提醒一二。理清头绪后,穆把贵鬼抱起,让他坐在料理台上与自己视线齐平,然后浅笑道:“可是,贵鬼不长大的话,要怎么保护先生和圣域呢?”

贵鬼默然,他想起自己好几次夸下海口要保护先生。是啊,如果不快快强大起来,又怎么实践诺言?

“小鬼不长大也没关系,”沙加清冷的声音传来,在贵鬼疑惑的目光中走到穆的身边,“穆的实力足以自保,况且还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小白羊被这番宣言所刺激,脱口而出:“我一定会快高长大,先生由我来保护!”

面对少年的挑衅,沙加针锋相对:“哼,大言不惭。”

激将法要见好就收啊。穆暗中与沙加小宇宙通话,然后揉了揉贵鬼的头顶以示安慰:“贵鬼的心意先生收到了,其实贵鬼也不用太着急,忽然变成大人模样的话先生或许也会寂寞的。”

“唔…”复杂的情绪不是孩子能够想得通透,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穆:“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穆笑了:“总之,先再吃个鸡腿吧。”

“嗯!先生做的菜最香了!”


某条

# 注意闪避


贵鬼的家庭作业是调查家人的优缺点。当他把问题抛给沙加后毫不意外收到“我没有缺点”这种回答。于是小朋友想了想,填上“自以为是”这个新学的成语。


晚上穆提起这个插曲:“处女座大人真的没有缺点吗?告诉我的话应该没有关系吧。”

沙加想了想:“缺点你。”

穆摇摇头,暧昧地意有所指:“好像是我缺‘点’你。”

# 注意闪避


贵鬼的家庭作业是调查家人的优缺点。当他把问题抛给沙加后毫不意外收到“我没有缺点”这种回答。于是小朋友想了想,填上“自以为是”这个新学的成语。


晚上穆提起这个插曲:“处女座大人真的没有缺点吗?告诉我的话应该没有关系吧。”

沙加想了想:“缺点你。”

穆摇摇头,暧昧地意有所指:“好像是我缺‘点’你。”

某条

# 注意闪避


是贵鬼提出要做中秋花灯,结果穆也玩得不亦乐乎,回到卧室已经过了十一点。

沙加笼罩在一阵肉眼可见的低气压中,穆忍不住想到被主人暂时冷落而垂头丧气耷拉尾巴的大金毛。

穆很想多欣赏一会儿恋人难得一见的姿态,但下一刻良心还是占据上风。于是白羊座战士浅笑着快步走到床边,抽走佛祖大人手中松松捧着的平板,低头轻嗅秀美的肩窝处:“咦?好大的醋味?”

沙加顺势把穆勾进怀里,意难平道:“中秋节还做什么灯,完全是不尊重满月的行为。”

穆忍俊不禁,撑起身体跨坐在沙加腰际:“一心等着夜宵,完全是不尊重晚饭的行为。”

沙加一愣,然后睁开碧蓝的双眸,只轻轻一推,穆便仰面躺在床上。......

# 注意闪避


是贵鬼提出要做中秋花灯,结果穆也玩得不亦乐乎,回到卧室已经过了十一点。

沙加笼罩在一阵肉眼可见的低气压中,穆忍不住想到被主人暂时冷落而垂头丧气耷拉尾巴的大金毛。

穆很想多欣赏一会儿恋人难得一见的姿态,但下一刻良心还是占据上风。于是白羊座战士浅笑着快步走到床边,抽走佛祖大人手中松松捧着的平板,低头轻嗅秀美的肩窝处:“咦?好大的醋味?”

沙加顺势把穆勾进怀里,意难平道:“中秋节还做什么灯,完全是不尊重满月的行为。”

穆忍俊不禁,撑起身体跨坐在沙加腰际:“一心等着夜宵,完全是不尊重晚饭的行为。”

沙加一愣,然后睁开碧蓝的双眸,只轻轻一推,穆便仰面躺在床上。

一瞬间两人交换姿态,沙加微扬下巴,居高临下:“这是对穆的尊重。”

某条

露台赏月时贵鬼嘴甜:祝先生和沙加前辈人月两圆。

穆心中欢喜,抱起弟子转圈圈。沙加微微仰头看到这样光景,恋人的面孔在月色下熠熠生辉,唇边扬起笑意:果然是人月两圆。


露台赏月时贵鬼嘴甜:祝先生和沙加前辈人月两圆。

穆心中欢喜,抱起弟子转圈圈。沙加微微仰头看到这样光景,恋人的面孔在月色下熠熠生辉,唇边扬起笑意:果然是人月两圆。

某条

“金发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刚才晚饭也在一起。”

“巧?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怎么可能,这位…”

“穆,我叫穆。”

“好的,穆,我并没有跟踪你。一起出现在盥洗室漱口纯粹因为我们心有灵犀。”

“哈哈哈,看不出金发先生这么会一本正紧说瞎话。”

“穆,其实我还有一个预感:等一会儿我们还会见面。”

“哪里?”

“不要心急。你很快就会知道。”


全程旁观的贵鬼:陌生人游戏很好玩???


“金发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刚才晚饭也在一起。”

“巧?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怎么可能,这位…”

“穆,我叫穆。”

“好的,穆,我并没有跟踪你。一起出现在盥洗室漱口纯粹因为我们心有灵犀。”

“哈哈哈,看不出金发先生这么会一本正紧说瞎话。”

“穆,其实我还有一个预感:等一会儿我们还会见面。”

“哪里?”

“不要心急。你很快就会知道。”


全程旁观的贵鬼:陌生人游戏很好玩???

某条

沙加公司发了月饼,拿回家问穆好不好吃。

穆尝了一口:“嗯,不甜。”

沙加一愣:“据说采购专门试了二十多家供应商才定的这款,竟然不好吃。”

穆赶紧又咬了一块:“不不,不甜才好吃。对甜品最大的夸奖就是不甜。”

沙加若有所思:“这么说,穆就不能算甜品,而是正餐了。”


【所以月饼不甜到发齁到底是会判几年】


沙加公司发了月饼,拿回家问穆好不好吃。

穆尝了一口:“嗯,不甜。”

沙加一愣:“据说采购专门试了二十多家供应商才定的这款,竟然不好吃。”

穆赶紧又咬了一块:“不不,不甜才好吃。对甜品最大的夸奖就是不甜。”

沙加若有所思:“这么说,穆就不能算甜品,而是正餐了。”




【所以月饼不甜到发齁到底是会判几年】

某条

刚开始开车的时候沙加很不习惯,他觉得方向盘太轻,一不留神就可能掰断。

穆几次在紧急关头稳住方向盘,避免新车早早送修的命运。

“或许可以把方向盘想象成我,这样处女座大人会不会温柔一点呢?”

“……恐怕适得其反。”

“……别乱开车!”穆腾一下红了脸。

刚开始开车的时候沙加很不习惯,他觉得方向盘太轻,一不留神就可能掰断。

穆几次在紧急关头稳住方向盘,避免新车早早送修的命运。

“或许可以把方向盘想象成我,这样处女座大人会不会温柔一点呢?”

“……恐怕适得其反。”

“……别乱开车!”穆腾一下红了脸。

某条

遇到大堵车,赶到餐馆时已经只有最后一个靠墙的方桌。

贵鬼识趣地坐到正对墙壁的椅子上,把面对面的机会留给穆和沙加。

但小朋友马上觉得自己似乎自作多情:趁着点菜的时候沙加把座位挪动到穆边上,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贵鬼怎么看怎么挤。

注意到弟子疑惑的眼神,穆笑着解释:“那边在风口下面,吹着冷。”

似乎为了证明穆的话,沙加又往恋人身边靠了靠。贵鬼默默把嘴闭上,后来在日记里写下:都说谈恋爱降智,难道圣斗士还会降低身体素质?我一定要努力修炼,快快长大,保护先生和沙加前辈。


遇到大堵车,赶到餐馆时已经只有最后一个靠墙的方桌。

贵鬼识趣地坐到正对墙壁的椅子上,把面对面的机会留给穆和沙加。

但小朋友马上觉得自己似乎自作多情:趁着点菜的时候沙加把座位挪动到穆边上,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贵鬼怎么看怎么挤。

注意到弟子疑惑的眼神,穆笑着解释:“那边在风口下面,吹着冷。”

似乎为了证明穆的话,沙加又往恋人身边靠了靠。贵鬼默默把嘴闭上,后来在日记里写下:都说谈恋爱降智,难道圣斗士还会降低身体素质?我一定要努力修炼,快快长大,保护先生和沙加前辈。


某条

# 注意闪避


沙加和平时一样,柔情包着骨子里的霸道。穆微眯着眼睛,酥麻感沿着脊髓一寸寸往上爬,颅内也高氵朝迭起。当然也有细微不同,处女座战士的舌尖更密集更灵活地掠过穆的胸口肩头。

“哈…好痒…”穆笑着喘息,“佛祖大人今天是小狗吗?”

佛祖大人闻言,舌尖轻快地勾勒出穆形状姣好的下颌线,末了停在恋人的耳垂:“今天刚听说,舌尖部分对甜味最敏感,忍不住试了一下。”

“呃…甜吗?”沉溺感官刺激,穆的提问几乎弱不可闻。

“嗯,穆最甜。”沙加扶住穆微微颤抖的腰,嘴角泛起满足的笑。

# 注意闪避


沙加和平时一样,柔情包着骨子里的霸道。穆微眯着眼睛,酥麻感沿着脊髓一寸寸往上爬,颅内也高氵朝迭起。当然也有细微不同,处女座战士的舌尖更密集更灵活地掠过穆的胸口肩头。

“哈…好痒…”穆笑着喘息,“佛祖大人今天是小狗吗?”

佛祖大人闻言,舌尖轻快地勾勒出穆形状姣好的下颌线,末了停在恋人的耳垂:“今天刚听说,舌尖部分对甜味最敏感,忍不住试了一下。”

“呃…甜吗?”沉溺感官刺激,穆的提问几乎弱不可闻。

“嗯,穆最甜。”沙加扶住穆微微颤抖的腰,嘴角泛起满足的笑。

某条

穆:好像最近大家都在囤货。

沙加:一定要囤不爱吃的东西。

穆:嗯?

沙加:喜欢的东西三天就吃光。

穆:你瞧不起谁?一天就够了。

沙加:还是我格局小了。

穆:好像最近大家都在囤货。

沙加:一定要囤不爱吃的东西。

穆:嗯?

沙加:喜欢的东西三天就吃光。

穆:你瞧不起谁?一天就够了。

沙加:还是我格局小了。

某条

# 起风了


虎:一不留神天气就变了,风吹在身上凉飕飕。

昂:?

虎:来,抱着睡就不冷了。

昂:唔…(这家伙动作好像更快了)


【沙穆的场合】

穆:天气变凉了呢。

沙加:和嘉米尔比差远了,穆不要因为和平时期就放松修炼。

穆:唔…(贵鬼就是这种感受吗?)

# 起风了


虎:一不留神天气就变了,风吹在身上凉飕飕。

昂:?

虎:来,抱着睡就不冷了。

昂:唔…(这家伙动作好像更快了)


【沙穆的场合】

穆:天气变凉了呢。

沙加:和嘉米尔比差远了,穆不要因为和平时期就放松修炼。

穆:唔…(贵鬼就是这种感受吗?)

某条

贵鬼这次在开学前做完所有作业,暑假最后一天他可以从容地吃西瓜喝绿豆汤。

当然这样祥和的场景是建立在痛苦的经历上:上一个暑假小朋友没有规划好时间,作业补了三个通宵。穆一声不吭陪着弟子,终于等贵鬼写完最后一个字后穆自责说没有及时提醒,做老师的也有疏漏,理应共同受罪。贵鬼吸了吸鼻子,差点嚎啕大哭,暗自下决心从此杜绝拖拉的毛病。

当然开学后贵鬼也在修炼时被沙加好好关照了一个多星期,痛不欲生地边喘气边听处女座战士告诫:穆不罚你,但我可不是菩萨心肠。别再让他操心。


身心双重教训,贵鬼着实长记性。


贵鬼这次在开学前做完所有作业,暑假最后一天他可以从容地吃西瓜喝绿豆汤。

当然这样祥和的场景是建立在痛苦的经历上:上一个暑假小朋友没有规划好时间,作业补了三个通宵。穆一声不吭陪着弟子,终于等贵鬼写完最后一个字后穆自责说没有及时提醒,做老师的也有疏漏,理应共同受罪。贵鬼吸了吸鼻子,差点嚎啕大哭,暗自下决心从此杜绝拖拉的毛病。

当然开学后贵鬼也在修炼时被沙加好好关照了一个多星期,痛不欲生地边喘气边听处女座战士告诫:穆不罚你,但我可不是菩萨心肠。别再让他操心。


身心双重教训,贵鬼着实长记性。

某条

穆的脖颈有不容忽视的印痕,贵鬼坏笑着问先生是不是遇到吸血鬼。

沙加顺手给小朋友一记爆栗,说要是有吸血鬼也会被丢进六道去轮回不得超生。

穆微微红脸,借口收拾桌子端起空餐盘往厨房去。沙加没有再跟贵鬼计较,跟着穆的脚步也走进厨房。穆正将餐具放进洗碗柜,沙加一手从背后抱住恋人,另一只手准确抚上“吸血鬼的伤口”。

“以后别这样…”穆嗔怪道,“夏天穿高领的时尚我不想跟。”

沙加浅笑,吐出的气息惹得穆耳根痒。“要怪就怪穆的颈动的跳动太有力,每次都像在拼命亲我的嘴唇,忍不住就认真回应了。”

面对如此浪漫的狡辩,穆除了苦笑还有什么办法呢。


贵鬼:今天还等得到饭后水果吗?


穆的脖颈有不容忽视的印痕,贵鬼坏笑着问先生是不是遇到吸血鬼。

沙加顺手给小朋友一记爆栗,说要是有吸血鬼也会被丢进六道去轮回不得超生。

穆微微红脸,借口收拾桌子端起空餐盘往厨房去。沙加没有再跟贵鬼计较,跟着穆的脚步也走进厨房。穆正将餐具放进洗碗柜,沙加一手从背后抱住恋人,另一只手准确抚上“吸血鬼的伤口”。

“以后别这样…”穆嗔怪道,“夏天穿高领的时尚我不想跟。”

沙加浅笑,吐出的气息惹得穆耳根痒。“要怪就怪穆的颈动的跳动太有力,每次都像在拼命亲我的嘴唇,忍不住就认真回应了。”

面对如此浪漫的狡辩,穆除了苦笑还有什么办法呢。


贵鬼:今天还等得到饭后水果吗?

某条

穆问沙加晚上吃什么,佛祖大人福至心灵,想起同事群里转发的“秘籍!浪漫对话这样开启!”

“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和谁一起吃。”稳稳背出文案,沙加等着穆先错愕后惊喜的反应。

然而他等到的是:

“对啊!今晚到老师那边蹭饭。”


穆问沙加晚上吃什么,佛祖大人福至心灵,想起同事群里转发的“秘籍!浪漫对话这样开启!”

“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和谁一起吃。”稳稳背出文案,沙加等着穆先错愕后惊喜的反应。

然而他等到的是:

“对啊!今晚到老师那边蹭饭。”

某条

沙加问穆要不要参加公司组织的五公里健身跑,“家属也可以报名。”

“家属”这个称谓好像射手座的黄金之箭直直命中穆的心脏,除了点头同意,不可能做出其他任何反应。

“OK,”沙加把穆的资料填好提交,“穆要加油拿第一名。”

“怎么?佛祖大人还没比就已经认输了?”

“第一名的奖品是和体重相等的咖啡豆,穆获奖效用更高。”

“……”


【梗来自盒马wb送水抽奖】



沙加问穆要不要参加公司组织的五公里健身跑,“家属也可以报名。”

“家属”这个称谓好像射手座的黄金之箭直直命中穆的心脏,除了点头同意,不可能做出其他任何反应。

“OK,”沙加把穆的资料填好提交,“穆要加油拿第一名。”

“怎么?佛祖大人还没比就已经认输了?”

“第一名的奖品是和体重相等的咖啡豆,穆获奖效用更高。”

“……”


【梗来自盒马wb送水抽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