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沙雕片段

108浏览    6参与
飞卢小说

【飞卢大事件】38期 男主死于作者陷害,原因竟然是……

视频同步于:飞卢读书公众号/飞卢官方微博《玄幻:暴露了,我的作者身份》《职场从小欢喜开始》《都市:我真只是个普通的外卖小哥》

【飞卢大事件】38期 男主死于作者陷害,原因竟然是……

视频同步于:飞卢读书公众号/飞卢官方微博《玄幻:暴露了,我的作者身份》《职场从小欢喜开始》《都市:我真只是个普通的外卖小哥》

伦晚、

死神和少女(四)

死神:……

少女:哎呀,看来咱们缘份不浅,又见面了

死神:……告辞

少女:别走,我请你吃火山芋泥,第二份半价!

少女:你怎么不说真香?

死神:死神不需要吃东西

少女:你看着我吃,我馋死你

死神:👀

少女:第三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该不会就叫死神吧?

死神:死神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少女:透露一下呗

死神:不

少女:那我以后叫你狗蛋

少女:二剩

少女:村头老王

死神:我叫威廉·T·史皮尔斯

少女:啥?

少女:通过这两次接触,我相信你是个钢铁直男

死神:死神没有性别之分,死神就是死神

少女:我不信,你只是不想承认罢辽!

死神:……

少女:我们这些将死之人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只是工作对象吗?

死神:人终有一...

死神:……

少女:哎呀,看来咱们缘份不浅,又见面了

死神:……告辞

少女:别走,我请你吃火山芋泥,第二份半价!

少女:你怎么不说真香?

死神:死神不需要吃东西

少女:你看着我吃,我馋死你

死神:👀

少女:第三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该不会就叫死神吧?

死神:死神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少女:透露一下呗

死神:不

少女:那我以后叫你狗蛋

少女:二剩

少女:村头老王

死神:我叫威廉·T·史皮尔斯

少女:啥?

少女:通过这两次接触,我相信你是个钢铁直男

死神:死神没有性别之分,死神就是死神

少女:我不信,你只是不想承认罢辽!

死神:……

少女:我们这些将死之人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只是工作对象吗?

死神:人终有一死

少女:是啊是啊,但是谁想死呢

死神:……这样的人

死神:有很多

少女:我想漂漂亮亮地活着,活着去旅行,活着吃美食,活着嗑cp,活着ghs

少女:你没听到最后一句

死神:没有听到

少女:好玩的这么多,什么样的人才会失去生活信念啊,我理解不了

死神:你幸运

少女:什么意思?

死神:为人,所以……

死神:我要去述职了,再见

少女:你倒是说完啊!


伦晚、

死神和少女(三)

少女:嘿!还真的又见到啦?

死神:我来收割灵魂的

少女:你怎么老忘记穿工作装

死神:工作已经完成了

少女:有人死了吗?

死神:这所学校的一个外教

少女:啊……我刚上完英语课,我们外教是个漂亮的女老师,她发音特别好听,对我们像朋友一样,还有个优秀的老公

死神:是的

少女:她今天还告诉我们,能带大家学习特别开心

死神:是的

少女:……原来死亡离我这么近,我以前总觉得是别人的事

少女:发生这么突然,一点预兆也没有,生命都毫无重量吗

死神:……

少女:能不能问问为什么要带走她

死神:你该吃晚饭了

少女:好的吧

少女:有一天我也会突然地离开吗?

死神:你问阎王,我不知道...

少女:嘿!还真的又见到啦?

死神:我来收割灵魂的

少女:你怎么老忘记穿工作装

死神:工作已经完成了

少女:有人死了吗?

死神:这所学校的一个外教

少女:啊……我刚上完英语课,我们外教是个漂亮的女老师,她发音特别好听,对我们像朋友一样,还有个优秀的老公

死神:是的

少女:她今天还告诉我们,能带大家学习特别开心

死神:是的

少女:……原来死亡离我这么近,我以前总觉得是别人的事

少女:发生这么突然,一点预兆也没有,生命都毫无重量吗

死神:……

少女:能不能问问为什么要带走她

死神:你该吃晚饭了

少女:好的吧

少女:有一天我也会突然地离开吗?

死神:你问阎王,我不知道

少女:噗——你知道阎王?

死神:还有孙悟空

少女:谢谢你,我感觉心情好些了

死神:我要回去了,再见

少女:等一下,能问问你住在哪里吗?

死神:……

少女:既然看到你不会死,你工作不忙的时候能来找我吗?我带你逛展子

死神:……?你在想p吃

少女:什么?

死神:我要回去了,再见

伦晚、

死神和少女(二点二)

少女:谢谢你陪我逛展子,今天收获好多

死神:……

少女:还抢到了太太的本子,神仙太太下凡写文,kswl kswl

死神:……

少女:我买了四本,一本自看,一本安利,一本收藏

少女:还有一本送给你,《我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太太的原创,巨好看

死神:……谢谢

少女: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那也是,死神就应该保持沉默冷酷、面无狗情、狗生无望,产生感情的死神注定离be不远了

死神:……

少女:放心,你人设很稳

死神:我要工作了,再见

少女:再见,希望下次还能见面

少女:谢谢你陪我逛展子,今天收获好多

死神:……

少女:还抢到了太太的本子,神仙太太下凡写文,kswl kswl

死神:……

少女:我买了四本,一本自看,一本安利,一本收藏

少女:还有一本送给你,《我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太太的原创,巨好看

死神:……谢谢

少女:你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那也是,死神就应该保持沉默冷酷、面无狗情、狗生无望,产生感情的死神注定离be不远了

死神:……

少女:放心,你人设很稳

死神:我要工作了,再见

少女:再见,希望下次还能见面

伦晚、

死神和少女(二)

少女:真巧,又见面了

少女:你怎么又忘记换工作装了?

死神:不需要换

死神:……在这里

少女:也对,这可是cp153的场子啊

少女: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发现你的?

死神:为什么要问

少女:哦

死神:……

死神: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少女:场子里只有你一个死神的镰刀和百〇小樱的初代魔杖是一个样

死神:是的

少女:作为死神被这么多人看见不影响吗

死神:大丈夫

死神:在他们意识里我并不存在,即使看到我也不会有任何印象

少女:我怎么就一眼看到你了?

死神:我也不知道

少女:你平时看什么番?有几个墙头?

死神:凌波丽

少女:少男都喜欢凌波丽

死神:因为她三无

少女:还...

少女:真巧,又见面了

少女:你怎么又忘记换工作装了?

死神:不需要换

死神:……在这里

少女:也对,这可是cp153的场子啊

少女: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发现你的?

死神:为什么要问

少女:哦

死神:……

死神: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少女:场子里只有你一个死神的镰刀和百〇小樱的初代魔杖是一个样

死神:是的

少女:作为死神被这么多人看见不影响吗

死神:大丈夫

死神:在他们意识里我并不存在,即使看到我也不会有任何印象

少女:我怎么就一眼看到你了?

死神:我也不知道

少女:你平时看什么番?有几个墙头?

死神:凌波丽

少女:少男都喜欢凌波丽

死神:因为她三无

少女:还有呢

死神: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少女:没想到你还是个中二

死神:客观事实

伦晚、

人生走马灯(一)

我终于开始写沙雕片段了!

没有前因后果想哪儿写哪儿逻辑都被我吃了😂


①如何走出山庄

  庆山砍完柴回来发现一部分村民聚集在村口哀声遍野。

  山体滑坡把他们的房子掩埋得严严实实。

  庆山的爹昨天伤到脚,他妈在家照顾,偏巧只有他出门。

  现在他家只剩他一个人了。

  其实他还有个二姑和大舅活着,但庆山压根不想投奔任何一个,疯了一样要跑回去把爹妈的尸体挖回来。

  第二次滑坡差点把他也埋在下面。

  快十岁的庆山含泪背井离乡,开始过起漂泊的日子。

 

  

②和余帆的初遇

  只有小学学问的庆山在城里找不到工作,童工用不了,又没有学上,曾经在福利院呆过三个月,觉得自己融不进去。不爱学习,心...

我终于开始写沙雕片段了!

没有前因后果想哪儿写哪儿逻辑都被我吃了😂


①如何走出山庄



  庆山砍完柴回来发现一部分村民聚集在村口哀声遍野。

  山体滑坡把他们的房子掩埋得严严实实。

  庆山的爹昨天伤到脚,他妈在家照顾,偏巧只有他出门。

  现在他家只剩他一个人了。

  其实他还有个二姑和大舅活着,但庆山压根不想投奔任何一个,疯了一样要跑回去把爹妈的尸体挖回来。

  第二次滑坡差点把他也埋在下面。

  快十岁的庆山含泪背井离乡,开始过起漂泊的日子。

 

  

②和余帆的初遇



  只有小学学问的庆山在城里找不到工作,童工用不了,又没有学上,曾经在福利院呆过三个月,觉得自己融不进去。不爱学习,心里都是无家可归的愤懑。

  最后好歹在一家餐馆后厨给别人切菜做杂活,偷偷地,对外说是某大厨的亲戚来帮忙。

  好在庆山是一个容易满足随遇而安的人,有工作的生活让他感到自己活着终于有了价值,在后厨中找到了存在感和归属感,就这样过了两年。

  有一天周末他路过一条人少的小巷子,巷口的矮墙墩子上坐着一个穿牛仔短裤,浅黄微露腰T恤的女孩子。

  和街上所有喜欢爬墙墩的调皮小孩一样坐在墙头,长发俏皮地挽成朵花盘在脑后,一边啃咬冰棒,一边无知地晃着双腿,一片无色的灰尘随着她小腿摆动,在空气中慵缓散逸。

  但她又和所有喜欢爬墙墩的调皮小孩不一样,在庆山眼里仿佛偷偷下凡玩闹的小仙子,尤其还能满不在乎吃着看上去很昂贵美味的冰淇淋。

  他情理之中地停下来,她那悠闲的姿态仿佛能毫不厌烦地看上一整年。

  很久以后偶然回想起这一刻,他意识到是因为她的打扮实在太干净了(还能吃他舍不得买的超贵冰淇淋),和他、和灰尘扑扑的他们都不一样,在这片灰蒙蒙的天下,他们是褪色的旧玩具,只有她亮丽得格格不入。

  他只是单纯出于对美的欣赏,却一下记了许多许多年。

  那女孩注意到庆山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不知想了什么,露出狡黠的笑,扬手招他过来。庆山乖乖听话靠近,站在墙下仰头,用最朴素最原始的心情赞叹,美是一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

  她单手撑着墙头轻巧一跃跳下来,庆山不禁后退一步,而她上下打量几眼后忽然伸手在庆山头顶摸了几把,笑眯眯道:“小朋友几岁了?到处乱跑会被抓走哦。”

  庆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十二岁。”

  “好巧,我十三了,比你大,你要叫我姐姐。”

  庆山:“姐姐。”

  “哈哈哈哈还挺乖的,冰淇淋吃嘛?”

  她把自己咬了一半的冰棒伸到庆山眼前,表情十分戏谑而恶劣,就像阴云忽然遮住太阳,海浪疯狂激打礁石,扬尘聚成龙卷风恶意满满地横扫过来。

  庆山踮起脚咔擦咬下一大口,冰冰凉,甜津津,还有点软,牙齿磨合夹心果子喀啦喀啦响,嚼得生脆欢快。

  他指着剩下的问:“我还可以吃吗姐姐?”

  “……”

  她愣了一会儿才莫名恼怒,生气地将冰棒棍子塞给他,骂道:“神经病!小屁孩!”

  但庆山仿佛短暂性失聪,只顾埋头开开心心舔冰棍。她差点没克制住气哭。

  即使在很久以后,她也没想通这微不足道的一刻,怎么就令当时的她连哭闹的心都有。

  她轻轻推了庆山一把,道:“小屁孩,明天还想不想吃?”

  庆山睁大眼睛看着,像懵懂期待的小狗,她感到有些好笑:“明天还在这儿见,带你吃别的好吃的。”

  她说完拔腿就走,不给他回应的机会,只留下一句交代,

  “我叫余帆,来了喊我名字,我就听到了。”

  直到她渐渐变成远处的一个小点点,庆山才像从梦里苏醒,稀里糊涂搞不清状况,只会顺着她的话说:

  “想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