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风

647浏览    27参与
端木悠然◎Felicia D. K.

沙风的现代AU。(和之前的某两篇Chaos/Maze是同一个世界观,虽然看不出来)主世界观还没好好搞就来搞现pa的我是屑

沙风不逆谢谢

虽然是现pa没错但是Storm果然比他的主世界观(十八世纪)服设穿得更十八世纪……嘛

啊还有 其实Desert只比Storm小一岁五个月,所以理论上他的年龄我应该写21岁,但是我比较喜欢说他是20岁小男孩所以就这么写了……这个年龄设定主要是主世界观那边剧情需要迫不得已()


本来其实只是脑内想画这样子的设想就画了,后来画完太空了就顺带写了点人设上去。Desert好久之前就被打回去重做人设(虽然现在也没什么变化)所以我已经有一年多没画过这俩也...

沙风的现代AU。(和之前的某两篇Chaos/Maze是同一个世界观,虽然看不出来)主世界观还没好好搞就来搞现pa的我是屑

沙风不逆谢谢

虽然是现pa没错但是Storm果然比他的主世界观(十八世纪)服设穿得更十八世纪……嘛

啊还有 其实Desert只比Storm小一岁五个月,所以理论上他的年龄我应该写21岁,但是我比较喜欢说他是20岁小男孩所以就这么写了……这个年龄设定主要是主世界观那边剧情需要迫不得已()


本来其实只是脑内想画这样子的设想就画了,后来画完太空了就顺带写了点人设上去。Desert好久之前就被打回去重做人设(虽然现在也没什么变化)所以我已经有一年多没画过这俩也没吃过沙风粮了……快饿死了所以前几天口嗨完了就跑过来画点dog shit

p2p3p4无字版。

这俩的关系确实可以算是有点复杂,大概是(Desert→Storm)一见钟情甚至两人迅速到了可以私奔的程度但发生了一堆破事儿现在(Storm→Desert)心怀愧疚能够心甘情愿地当炮友但没法好好谈恋爱的双箭头。(啊我好狗血)

一堆破事儿追根溯源:Chaos,因为他依旧是我们的全剧最大反派 耶()




……因为我不是特别喜欢在人设里提及cp向内容所以看起来只是两张立绘凑在一块儿……事实上Storm对Desert有着特别强烈的保护欲(还是因为那堆破事儿)。并且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一直单方面地回避对方因为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但是因为Desert那边也有箭头所以有可能会变成肉体先行的关系)


我15个小时后就要考化学midterm了现在凌晨五点我没睡觉还在搞这玩意儿可把自己给nb坏了……感觉这次画完之后又要有好长时间碰都不碰这俩人了(咕)我努力吧(´°̥̥̥̥̥̥̥̥ω°̥̥̥̥̥̥̥̥`)

EJ墨镜水渊

沙发,猫

有不一样的味道。

猫从浅眠中醒来,睁大了眼睛凝视着房门。

“哈哈……我家可能稍微有点乱……”

“打扰了——”

开门,关门。

这次进门的除了沙漠还有其他人类,以及……

猫站了起来,从沙发上跳下,瞪着后面进来的两个人。

“啊,风暴。”

沙漠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他知道风暴不是单纯的猫而已,但他本质上还是一只猫,但自己的朋友也带了各自的猫来……

会打架的吧。沙漠蹲下身来,试图摸摸猫的脑袋。猫躲开了,继续盯着那两个人——或者说他们怀里的猫。

三只猫大眼瞪小眼,女孩怀里的那只猫更是把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呀……嘻哈,别这样。”

天空之梦轻声安抚着怀里的猫,可褐色的虎斑猫依旧呲牙低声咆哮着。

猫的爪子伸出...

有不一样的味道。

猫从浅眠中醒来,睁大了眼睛凝视着房门。

“哈哈……我家可能稍微有点乱……”

“打扰了——”

开门,关门。

这次进门的除了沙漠还有其他人类,以及……

猫站了起来,从沙发上跳下,瞪着后面进来的两个人。

“啊,风暴。”

沙漠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他知道风暴不是单纯的猫而已,但他本质上还是一只猫,但自己的朋友也带了各自的猫来……

会打架的吧。沙漠蹲下身来,试图摸摸猫的脑袋。猫躲开了,继续盯着那两个人——或者说他们怀里的猫。

三只猫大眼瞪小眼,女孩怀里的那只猫更是把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呀……嘻哈,别这样。”

天空之梦轻声安抚着怀里的猫,可褐色的虎斑猫依旧呲牙低声咆哮着。

猫的爪子伸出来了。

另一只黄白相间的猫则是不停软软地叫着,大教堂抚摸着它的耳朵。

还真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沙漠担心地看了一眼自家的灰猫。

猫的长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还隐约看的见平时收的好好的爪子。

“对不起,对不起!嘻哈平时不是这样的……明明跟混沌在一起都没事。”

天空之梦一边按着自家猫的脑袋一边向沙漠道歉,大教堂怀里的猫只是不停发出儒软的叫声。

听起来居然还很可怜。

猫的喉咙深处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他要生气了。

“风暴!”

沙漠不顾猫是怎样的心情直接把他按进自己怀里给猫顺着毛。

猫的爪子一下子收回去了,但依旧扭着脖子,用肉垫拍打沙漠的手臂,想要挣扎出去。

“你差不多可以了。”

沙漠一手抚摸着猫的背脊,一手摩挲着猫的下巴,不停安抚他。

“是朋友,不是敌人,懂了吗?我知道你听得懂。”

黄白相间的猫抬起了头,用脑袋蹭了蹭大教堂的胳膊,打了个哈欠。


EJ墨镜水渊

衣柜,猫

沙漠又要出门了。


猫跑进了他的房间里,蹲坐在一旁看着他拉开了那个大大的衣柜。


“风暴?你觉得哪件好啊?”


猫开始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也是,你也没衣品。”


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了下来,抬起自己的腿开始舔腿部的毛发。


沙漠随便拉了一件上衣和短裤出来,扔在了床上,然后脱下了家服。


猫抬起头来,正好撞见上身光溜溜的沙漠。


但是相比这个沙漠,还是他身后的衣柜更吸引猫的兴趣。


猫跑到衣柜面前,好奇地瞧着黑乎乎的里世界。


然后后腿一发力,跳进了衣服堆里。


“哇,风暴,你干什么。”


沙漠一回头,猫已经钻进了衣柜深处,只能看见被猫的脑袋顶...

沙漠又要出门了。


猫跑进了他的房间里,蹲坐在一旁看着他拉开了那个大大的衣柜。


“风暴?你觉得哪件好啊?”


猫开始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也是,你也没衣品。”


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了下来,抬起自己的腿开始舔腿部的毛发。


沙漠随便拉了一件上衣和短裤出来,扔在了床上,然后脱下了家服。


猫抬起头来,正好撞见上身光溜溜的沙漠。


但是相比这个沙漠,还是他身后的衣柜更吸引猫的兴趣。


猫跑到衣柜面前,好奇地瞧着黑乎乎的里世界。


然后后腿一发力,跳进了衣服堆里。


“哇,风暴,你干什么。”


沙漠一回头,猫已经钻进了衣柜深处,只能看见被猫的脑袋顶起来的衣服。


“把衣柜里搞得全是毛可就不好了啊。”沙漠刚套上上衣,还没来得及把裤子穿上,但也只好把头探进衣柜里,试图把好奇心爆棚的猫抓出来。


好不容易逮到了在衣柜里探索新世界的猫,刚把他拉出来,猫又“嘭”的一下变成了人形。


然后由着重力跌在了沙漠身上。


“……”


“沙漠。”


“……你给我起来,你好重。”


沙漠伸出手去把这个大个子奋力推到一边去了,才揉着胳膊站了起来。


“下次不许跑到衣柜里面去!”


“沙漠。”


“绝对不可以!你会弄脏衣服的!”


“沙漠。”


最终沙漠还是气鼓鼓地在风暴的注视下穿上裤子摔门走了。


风暴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随后跌跌撞撞地跑回了沙漠的房间里,学着沙漠的样子打开了衣柜,然后凝视着那堆衣服。


过了好一会儿,他蹲了下去,然后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衣服堆里。


“沙漠。”


EJ墨镜水渊

被子,猫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书页上,空调吹出27度的风,耳机里放着不知名的纯音乐,窗外另一栋楼的灯光又灭了一盏。

沙漠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头靠在身后的枕头上,看着昨天还没来得及看完的爱伦·坡的《乌鸦》。

门被轻轻推开,猫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

沙漠注意到了已经溜进来了的猫,朝他招了招手。

“风暴,过来。”

猫在原地绕了一圈,在空调的风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了。

“风暴。”

猫抬头,眯着眼睛瞅了沙漠一眼,然后低下头去舔洗自己的爪子了。

沙漠放下了手中的书,掀开被子走下地,蹲在了猫面前,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猫放下了自己的爪子,伸出舌头舔了舔沙漠的手背。

微妙的刺疼感在手背上蔓延...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书页上,空调吹出27度的风,耳机里放着不知名的纯音乐,窗外另一栋楼的灯光又灭了一盏。

沙漠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头靠在身后的枕头上,看着昨天还没来得及看完的爱伦·坡的《乌鸦》。

门被轻轻推开,猫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

沙漠注意到了已经溜进来了的猫,朝他招了招手。

“风暴,过来。”

猫在原地绕了一圈,在空调的风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了。

“风暴。”

猫抬头,眯着眼睛瞅了沙漠一眼,然后低下头去舔洗自己的爪子了。

沙漠放下了手中的书,掀开被子走下地,蹲在了猫面前,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猫放下了自己的爪子,伸出舌头舔了舔沙漠的手背。

微妙的刺疼感在手背上蔓延开,但沙漠只是把手握拳放在猫面前,让他眯着眼睛舔舐着。

“风暴……”

被舔过的地方泛起了红,猫这才收回了舌头,抬头看看他。

“你的舌头舔人果然还是太疼了。”

沙漠捏了捏他的爪子,然后把猫抱了起来,坐回了床上。

猫挣扎着,从被子里探出头,却发现自己被那人紧紧抱在怀里,跳不出来。

沙漠正得意着,下一个瞬间,猫变成了人的模样。

这下子沙漠只得圈住了他的腰,瞪着这个犯了规的家伙。

风暴看看环着自己的那两条手臂,又看看沙漠,探过头去,在他的脸颊上舔了几下。

“……你。”

沙漠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风暴慢吞吞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躺在了沙漠身边,努力想要用人形蜷缩成猫蜷缩起来的样子,结果发现自己的体型不允许,只好放弃了,只是安静地躺在他身边。

沙漠把手放在了他的脸侧,正打算拿起书继续看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背上蹭过了一片柔软。

“……你刚刚,偷舔我了吗?”

“沙漠,看书。”

“……好。”


Giya0817

《森林印象》Sandstorm沙风篇。

我总是惊叹于沙风的灵活多变和刚柔兼济。


她可以全心全意地爱一只猫,在他面前毫无保留地暴露出自己最柔软薄弱的致命点;但她也可以全心全意地恨一只猫,在他面前百般提防地展现出自己最锋利扎人的尖刺。


但不能说这两种大相庭径的态度不可以先后对同一只猫流露。


火星于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曾一度讨厌死了新来的小火爪。到了什么程度呢?就连小火爪开口说个话都要讽刺他,恨不得用那些令猫不适的语言让小火爪尴尬到必须尽力控制才能使自己不找个地缝一头扎进去。


但在那场山涧的战斗中她对他完全改变了看法。因为他亲手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因为他没让她过早地为了族群献出生命。没有什么事情比...

我总是惊叹于沙风的灵活多变和刚柔兼济。


她可以全心全意地爱一只猫,在他面前毫无保留地暴露出自己最柔软薄弱的致命点;但她也可以全心全意地恨一只猫,在他面前百般提防地展现出自己最锋利扎人的尖刺。


但不能说这两种大相庭径的态度不可以先后对同一只猫流露。


火星于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曾一度讨厌死了新来的小火爪。到了什么程度呢?就连小火爪开口说个话都要讽刺他,恨不得用那些令猫不适的语言让小火爪尴尬到必须尽力控制才能使自己不找个地缝一头扎进去。


但在那场山涧的战斗中她对他完全改变了看法。因为他亲手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因为他没让她过早地为了族群献出生命。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能让沙风心服口服。


沙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慢慢体会火星的好,直到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他。


看吧,沙风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啊,她也许只是喜欢自己一成不变罢了。可这不是她不能彻底地扭转自己对一只猫看法的理由。 


或许成为自己都不喜欢的样子算是世俗常态吧。


 -


沙风还给我种独立女性的感觉。 


她不是娇柔无助的小母猫, 她可以靠自己自立,她有一股生来的倔劲。原著没有夸大了她的性格来描写,可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她的不羁。


但她同时也可以为了所爱磨平自己的棱角,藏起一切锋利;她忍让,她要稍稍委屈一下自己,因为她要让自己的热爱靠近她的世界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充盈着的暖乎乎金灿灿的阳光。


她要把黑暗都掩进心底;她只想把所有的美好留给自己的热爱。

EJ墨镜水渊

台阶,猫

猫趴在台阶上百般无聊地打瞌睡。

钥匙插入钥匙孔然后转动的声音。

猫猛地抬起了脑袋,眼睛紧紧地盯住了那扇门。

之后是沙漠的声音。

“我回来了。”

猫站了起来,拉伸了一下身子,快速地蹿了下去,跑到门口,尾巴立了起来。

“啊,你来迎接我吗?”沙漠蹲下去,摸了摸猫的脑袋。

然后下一个瞬间,猫变成了人形。

沙漠愣了一下,之后果断地把手缩了回来。

但风暴握住了他那只手的手腕,在沙漠不解的目光的注视下,慢慢地把那只手又放回到了自己的脑袋上,还蹭了两下。

“……”

“沙漠。”

“……嗯。”

得到了确认之后风暴松开了沙漠的手腕,然后张开双臂把他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明明是猫的时候那么小一只,为什么变成人了居然跟我差不多高啊。”

沙漠窝在...

猫趴在台阶上百般无聊地打瞌睡。

钥匙插入钥匙孔然后转动的声音。

猫猛地抬起了脑袋,眼睛紧紧地盯住了那扇门。

之后是沙漠的声音。

“我回来了。”

猫站了起来,拉伸了一下身子,快速地蹿了下去,跑到门口,尾巴立了起来。

“啊,你来迎接我吗?”沙漠蹲下去,摸了摸猫的脑袋。

然后下一个瞬间,猫变成了人形。

沙漠愣了一下,之后果断地把手缩了回来。

但风暴握住了他那只手的手腕,在沙漠不解的目光的注视下,慢慢地把那只手又放回到了自己的脑袋上,还蹭了两下。

“……”

“沙漠。”

“……嗯。”

得到了确认之后风暴松开了沙漠的手腕,然后张开双臂把他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明明是猫的时候那么小一只,为什么变成人了居然跟我差不多高啊。”

沙漠窝在风暴怀里,虽然身体上没动,但是总感觉在门口抱在一起有点怪怪的。

“沙漠。”

“是我这几天没回家你担心吗?”

风暴点了点头。

“呃……好吧,下次我会跟你说的。”

“沙漠。”

“好啦,我现在不走。”

风暴又变回了猫,从沙漠身边跑开了,跑回到台阶上,蜷缩成了一团,眯起了眼睛。


翼落
【Sandstorm】初见沙风...

【Sandstorm】
初见沙风的时候不是很喜欢她,她是个看起来有些过于高傲的血统维护者。但是沙风的转变的确令人惊讶,她的成长让她最终转变成一个令人尊重的那种温柔善良又富有同情心的武士。
我敬佩沙风。希望在星族相聚之后,火星可以更对得起这真正陪伴他走过那么漫长一生的伴侣

【Sandstorm】
初见沙风的时候不是很喜欢她,她是个看起来有些过于高傲的血统维护者。但是沙风的转变的确令人惊讶,她的成长让她最终转变成一个令人尊重的那种温柔善良又富有同情心的武士。
我敬佩沙风。希望在星族相聚之后,火星可以更对得起这真正陪伴他走过那么漫长一生的伴侣

EJ墨镜水渊

水滴,猫

因为是独居,加上沙漠原本就大大咧咧的性子,洗澡的时候经常会忘记去关浴室的门。

脱去身上的衣物,打开淋浴间里的水龙头,水冲刷着地面的“唰唰”声立刻响了起来。

水流顺着他的身子滑下,滑到了地面上,形成了一滩积水 。

关掉水龙头,沙漠正想转身去拿沐浴露,却突然发现猫趴在不远处的洗手台上,安静地注视着他。

“……就算你会变成人,你也依旧是只猫,对吧?”

猫的尾巴轻轻地左右来回扫了两下,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

沙漠盯了他一会儿,但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十分心大的拿起沐浴露,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就出现了很多白色的泡沫。

猫持续看了他一会儿,又像是不能理解他在干什么一样,开始打理起自己的皮毛。

水声又响起来了,水滴...

因为是独居,加上沙漠原本就大大咧咧的性子,洗澡的时候经常会忘记去关浴室的门。

脱去身上的衣物,打开淋浴间里的水龙头,水冲刷着地面的“唰唰”声立刻响了起来。

水流顺着他的身子滑下,滑到了地面上,形成了一滩积水 。

关掉水龙头,沙漠正想转身去拿沐浴露,却突然发现猫趴在不远处的洗手台上,安静地注视着他。

“……就算你会变成人,你也依旧是只猫,对吧?”

猫的尾巴轻轻地左右来回扫了两下,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

沙漠盯了他一会儿,但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十分心大的拿起沐浴露,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就出现了很多白色的泡沫。

猫持续看了他一会儿,又像是不能理解他在干什么一样,开始打理起自己的皮毛。

水声又响起来了,水滴从玻璃门上滑下,猫停下了他的动作,饶有兴趣的看着水滴一颗颗滑落到地面上。

一滴,两滴,三滴。

水声停下了。

猫睁大了眼睛,看着沙漠拉开了玻璃门,然后拿起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

“喂,别看了行吗?即使你只是只猫。”

猫坐起来了,坐姿很端正。


EJ墨镜水渊

牛奶,猫

沙漠看着猫,猫也看着沙漠。

准确的说,是沙漠手上的那瓶牛奶。

“你想喝吗?”

沙漠晃了晃自己手里那瓶牛奶,白色的液体在玻璃瓶里晃荡,晃荡在猫的心间。

……眼睛里闪着光了都,真好懂。

沙漠轻笑一声,遂站起身来,走去厨房拿了个塑料碗。

猫迈着小小的步子,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然后不紧不慢的在他身后坐了下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紧紧的盯着那散发出好闻的味道的液体。

“好了,给你。”

猫盯着那个蓝色的塑料碗,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闻了闻,又抬头看了一眼蹲在一旁看着他的沙漠,这才放心了,低下头去,伸出小小的舌头,舔食着牛奶。

沙漠伸出手,揉了揉猫的脑袋,看着他猛地抬起头,笑出了声。

“没...

沙漠看着猫,猫也看着沙漠。

准确的说,是沙漠手上的那瓶牛奶。

“你想喝吗?”

沙漠晃了晃自己手里那瓶牛奶,白色的液体在玻璃瓶里晃荡,晃荡在猫的心间。

……眼睛里闪着光了都,真好懂。

沙漠轻笑一声,遂站起身来,走去厨房拿了个塑料碗。

猫迈着小小的步子,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然后不紧不慢的在他身后坐了下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紧紧的盯着那散发出好闻的味道的液体。

“好了,给你。”

猫盯着那个蓝色的塑料碗,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闻了闻,又抬头看了一眼蹲在一旁看着他的沙漠,这才放心了,低下头去,伸出小小的舌头,舔食着牛奶。

沙漠伸出手,揉了揉猫的脑袋,看着他猛地抬起头,笑出了声。

“没事没事,你继续吧。”

EJ墨镜水渊

书架,猫

猫算是就这么在他的家里住下了,虽说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但平时看上去的话,好像还是很正常的。

应该。

“你说,叫你什么好啊?”

猫蹲在书架前,没有看他,而是一直看着书架,那条长长的尾巴不停地左右来回扫着。

“那儿有你的名字吗?”

沙漠站起身来,走到书架边,正打算找找是哪本书的时候……

一只手从他身后伸了过来,跨过他的肩膀,按住了一本灰色封皮的书。

那本书的名字是《风暴之子》。

“风暴。”

这是沙漠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像是很久没说话了一样。

“啊……好,那就风暴吧。”

猫算是就这么在他的家里住下了,虽说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但平时看上去的话,好像还是很正常的。

应该。

“你说,叫你什么好啊?”

猫蹲在书架前,没有看他,而是一直看着书架,那条长长的尾巴不停地左右来回扫着。

“那儿有你的名字吗?”

沙漠站起身来,走到书架边,正打算找找是哪本书的时候……

一只手从他身后伸了过来,跨过他的肩膀,按住了一本灰色封皮的书。

那本书的名字是《风暴之子》。

“风暴。”

这是沙漠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像是很久没说话了一样。

“啊……好,那就风暴吧。”


EJ墨镜水渊

坐垫,猫

猫睡着了,在坐垫上睡着了。

几分钟前,沙漠看着他伸了个懒腰,身体一点点变小,最终变成了一只猫,慢慢地走到坐垫上,将身体蜷缩起来,眯起了眼睛。

猫果然是一种很神奇……不对。

沙漠紧紧地盯住了坐垫上的猫,可猫只是安静的睡着,发出轻轻的“呜噜呜噜”声。

……

不管怎么说,猫睡觉的样子的确是……能让人也感觉很舒服,想睡觉。

沙漠趴在地上,用手指点了点猫的脑袋,猫眯起眼睛,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

沙漠坐了起来,挪到猫身边去,捅了捅它的肚子。

猫的耳朵立起来了,它慢慢地扭过头看着沙漠,眼睛睁的大大的。

“……你,睡吧。”

猫闭上了眼睛,但它的头还是保持那个姿势面对着沙漠。

沙漠伸出手去,按住了它的小脑袋,然后把另一只...

猫睡着了,在坐垫上睡着了。

几分钟前,沙漠看着他伸了个懒腰,身体一点点变小,最终变成了一只猫,慢慢地走到坐垫上,将身体蜷缩起来,眯起了眼睛。

猫果然是一种很神奇……不对。

沙漠紧紧地盯住了坐垫上的猫,可猫只是安静的睡着,发出轻轻的“呜噜呜噜”声。

……

不管怎么说,猫睡觉的样子的确是……能让人也感觉很舒服,想睡觉。

沙漠趴在地上,用手指点了点猫的脑袋,猫眯起眼睛,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

沙漠坐了起来,挪到猫身边去,捅了捅它的肚子。

猫的耳朵立起来了,它慢慢地扭过头看着沙漠,眼睛睁的大大的。

“……你,睡吧。”

猫闭上了眼睛,但它的头还是保持那个姿势面对着沙漠。

沙漠伸出手去,按住了它的小脑袋,然后把另一只手放在它脑袋下面。

猫停了一下,然后把脖颈枕在他手上,又一次睡去了。


EJ墨镜水渊

雨天,猫

猫的确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会用各种你想不到的方式进入你家。

沙漠看着眼前这个用自己的毛巾擦着脸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什么的,你是流浪的人吗?”

那人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你知道你亲人或者朋友在哪里吗?”

那人放下了手中的毛巾,凑近了一些。

“我说……”

脸颊被湿漉漉的脑袋轻轻地蹭了一下。

他的鼻息打在他的脸上,很温暖。

“嗯。”

外面的雨,逐渐小了。

猫的确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会用各种你想不到的方式进入你家。

沙漠看着眼前这个用自己的毛巾擦着脸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什么的,你是流浪的人吗?”

那人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你知道你亲人或者朋友在哪里吗?”

那人放下了手中的毛巾,凑近了一些。

“我说……”

脸颊被湿漉漉的脑袋轻轻地蹭了一下。

他的鼻息打在他的脸上,很温暖。

“嗯。”

外面的雨,逐渐小了。

EJ墨镜水渊

夏日,猫

猫,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有人觉得它们能看见人类看不见的东西,也有人觉得它们只是动物中的一种。

话是这么说的……

沙漠合上书,活动了一下肩膀,揉了揉有些疲惫了的眼睛,望向窗外。

外面下着暴雨,而且下了很久了,雨水打在玻璃窗上,滴落在窗沿上。

一个有着一头灰黑色头发的男子,站在窗外,用一双灰蓝色的眸子,安静地看着他。

水珠,从他的发丝上滴落了下来,落在他的肩头。

“啊。”

猫,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有人觉得它们能看见人类看不见的东西,也有人觉得它们只是动物中的一种。

话是这么说的……

沙漠合上书,活动了一下肩膀,揉了揉有些疲惫了的眼睛,望向窗外。

外面下着暴雨,而且下了很久了,雨水打在玻璃窗上,滴落在窗沿上。

一个有着一头灰黑色头发的男子,站在窗外,用一双灰蓝色的眸子,安静地看着他。

水珠,从他的发丝上滴落了下来,落在他的肩头。

“啊。”

无敌熊仔人

情人节快乐鸭各位!!!💗


p1是自家沙风!沙风!沙风!【划重点

姿势有模版【比例废哭了orz】

p2是情人节💗


awsl沙风好好吃......

我爱她们!

情人节快乐鸭各位!!!💗


p1是自家沙风!沙风!沙风!【划重点

姿势有模版【比例废哭了orz】

p2是情人节💗


awsl沙风好好吃......

我爱她们!

小柯ovo

【猫武士】臭男人(沙风中心)

我,脑子有坑,ooc警告,沙火、灰火、尘香、巴乌这样的cp注意。
沙是旧森林最酸的醋坛子不接受反对意见我超喜欢她的
无脑段子,准备好了就看下去吧?
————————————————————

“火心火心,”沙风很不爽的看着火心从巫医巢穴出来,堵在他面前,“你说过……”
“火心!”灰条巨大的声音从营地入口传过来打断了沙风的话,沙风和火心一起看过去,灰条正兴奋地招呼着火心。沙风上前一步瞪着火心:“火……”“来了灰条!”火心跑向灰条,带起一阵风糊了沙风一脸。
臭男人!沙风愤愤地想。算了,我去找尘毛,火心你迟早会后悔的!
“尘毛?”沙风转了一圈才找到和香薇爪呆在一起的尘毛。尘毛听到沙风在喊他倒是很自觉地把对着香薇爪的...

我,脑子有坑,ooc警告,沙火、灰火、尘香、巴乌这样的cp注意。
沙是旧森林最酸的醋坛子不接受反对意见我超喜欢她的
无脑段子,准备好了就看下去吧?
————————————————————

“火心火心,”沙风很不爽的看着火心从巫医巢穴出来,堵在他面前,“你说过……”
“火心!”灰条巨大的声音从营地入口传过来打断了沙风的话,沙风和火心一起看过去,灰条正兴奋地招呼着火心。沙风上前一步瞪着火心:“火……”“来了灰条!”火心跑向灰条,带起一阵风糊了沙风一脸。
臭男人!沙风愤愤地想。算了,我去找尘毛,火心你迟早会后悔的!
“尘毛?”沙风转了一圈才找到和香薇爪呆在一起的尘毛。尘毛听到沙风在喊他倒是很自觉地把对着香薇爪的脸转过来面带歉意地说:“抱歉啊沙风,我已经答应了香薇爪看她的训练,之后我再来找你吧。”
呸,臭男人!沙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就知道你只想和可爱的小母猫呆在一起!见色忘友的臭男人!
气呼呼地沙风自己跑啊跑转啊转,回过神来的时候站在了谷仓面前。
“沙风!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沙风听到乌爪的声音就回过头,只见乌爪紧挨着巴利沐浴着阳光。
哼,臭男人!沙风觉得阳光在他们身上亮的瞎眼于是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只留下乌爪一脸茫然摇摇脑袋继续和巴利晒太阳。

臭男人!
臭男人!
臭男人!
沙风火一般的气场让谁都不敢靠近。
只有火心像个傻子一样不知道沙风为什么又生气了。

徐嘉靖Justin·LoFoTo

末日的前兆/徐嘉靖2008.7.15

静谧森林中的一声巨响

换来鹿群的阵阵喧闹

从此  人类的猎枪

代替了那凄凉的狼嚎


伐木机赶走了毒蛇猛虎

动物们是否应该欢笑

淘金的号角吹响

溪水又是否会成为骄傲


城市的触角不断延展

每寸土地都不会少

黄色的沙风袭来

覆盖了塑料植物装饰的街道


哭喊吧哭喊

没有人会听到

哀号吧哀号

这就是末日来临的前兆

 

静谧森林中的一声巨响

换来鹿群的阵阵喧闹

从此  人类的猎枪

代替了那凄凉的狼嚎

 

伐木机赶走了毒蛇猛虎

动物们是否应该欢笑

淘金的号角吹响

溪水又是否会成为骄傲

 

城市的触角不断延展

每寸土地都不会少

黄色的沙风袭来

覆盖了塑料植物装饰的街道

 

哭喊吧哭喊

没有人会听到

哀号吧哀号

这就是末日来临的前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