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没有别的想法

12浏览    12参与
南欧烈火集

2.15

毫无感情的亲密机器


#昨天

第五次了。

接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搬家才14天,这一个星期就已有3次,上一回是昨天。

小玥常在晚饭时同我待在客厅闲聊,但她是更喜欢宅在房间的。因此往往留下我和杰一,在饭后的时光里灭了灯,看着一集又一集的神奇宝贝。

神奇宝贝改名了,现在它叫精灵宝可梦。若不是家里的Netflix只能看全英语版的,我还不知道原来小智的英文名叫Ash,杰尼龟叫Squirtle,妙蛙种子叫Bulbasaur,小火龙Charmander的终极进化体喷火龙叫Charizard,阿柏蛇的名字Ekans就是单词snake倒过来写。

我以为名字都是音译呢,想不到英文版起名还是用...

2.15

毫无感情的亲密机器


#昨天

第五次了。

接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搬家才14天,这一个星期就已有3次,上一回是昨天。

小玥常在晚饭时同我待在客厅闲聊,但她是更喜欢宅在房间的。因此往往留下我和杰一,在饭后的时光里灭了灯,看着一集又一集的神奇宝贝。

神奇宝贝改名了,现在它叫精灵宝可梦。若不是家里的Netflix只能看全英语版的,我还不知道原来小智的英文名叫Ash,杰尼龟叫Squirtle,妙蛙种子叫Bulbasaur,小火龙Charmander的终极进化体喷火龙叫Charizard,阿柏蛇的名字Ekans就是单词snake倒过来写。

我以为名字都是音译呢,想不到英文版起名还是用了心的。

“天呐这……好几百个全新的单词,你们欧洲人是怎么记下来的?”

“看多了就都知道啦,哈哈。”

“每一个你都知道名字吗?”

“对呀。”

杰一的表情仿佛再说,这有什么难的。

   

#

埃比:「吸了大麻之后大概通常会很想做爱,或者接吻等等。这是我戒烟前有过的经历。说实话它很难戒掉。」

我:「我对他更喜欢不起来了。」

埃比:「为什么」

我:「吸大麻啊」

埃比:「其实很多人都吸的。」

我:「在西班牙这不是D品吗?」

埃比:「是,但要监管起来很困难。学生们都在吸。」

我:「反正我一闻就浑身难受,他俩吸的时候我总是回房间」

    

埃比:「那你会和不喜欢的人接吻吗」

我:「不喜欢也不讨厌。」

或许还是有些在意的。

    

#

后来我发现,看宝可梦和看大家平时喜欢的英剧《Sex Education》或许并没什么差别。结果无非是我被他吻了个彻底,我没太想反抗,但也从不主动索取。

作为一个同样十分想念唇间触感的人,我很乐意在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里沉默地得到自己原本想要的,同时又不让对方觉得自己在渴求。据杰一这些天的表现来看,我大可彻底抛开他对我说的“喜欢”,直接理解为他单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

这点我得感谢我在米格尔那里吃过的亏。

于是每次吻完,我都仿佛只是吃完了一支雪糕一样,下一秒可以若无其事地和他讨论宝可梦,或者吐槽客厅窗户漏风。不存在羞涩难言,更没有什么情深相依偎。杰一也泰然自若,仿佛接吻的人也能是朋友。

只是周四的深夜,我犯困地仰躺沙发,他伏上来亲吻,腿侧偶然间察觉的某些触感告诉我——他可能不止想要吻我。宝可梦的决斗仍在吵闹,电视是我们视线里唯一的光源。他一下比一下深入地认真吻着,我难以动情地承接,不仅考虑着以后这该怎么办,还暗自抱怨他的吻不如米格尔会勾人(也许这是因为当初我总是带着满腔爱意去吻他)。我的手自然搭在他后肩,他一路贪婪到锁骨,一切仿佛我们是一对即将行事的情侣,除了我空空的眼神。

白天,我们是相互打趣的好朋友;太阳落山后,我们摇身一变成玻璃杯在灯光下的魅影。

大门开了。希拉和乔纳斯带了几个新朋友回家。

我立即推开杰一,擦拭脸颊准备好对面人们的贴面礼。我看着他翘起一条腿好像一直很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回应着其他人日常的寒暄。

谢谢室友救我于水火之中。

    

#

埃比:「行吧,虽然这不是我的事。但我劝你小心行事免得后悔。」

我:「知道了……」

  

#昨天

而今晚我们也差不太多。情人节,有对象的乔纳斯一身西装,帅气逼人地出发了。说实话他正装出现在厨房门口的那一刻我短暂心动了一下下,只不过我从不会打“有妇之夫”的主意。我和杰一面对着晚间的TV show,靠在一起时不时亲密一下又恢复正常,循环往复不觉厌倦。有点像情侣,却又不似情侣间的坦然,今天是属于我们的San Solterín。那么我便没什么不适的,只要不是令人浑身难受的男女朋友关系,什么都好商量。

电视机里综艺节目正精彩着,我打开谷歌翻译,静悄悄打字。

「你的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强烈?和我一样有心脏病吗?」

他接过手机,也打上一行。

「What can I say. I guess my heart is just so full of love」

之所以没翻译成中文写出来是因为怎么翻怎么肉麻。自己体会下。

我会被感动得不知所措吗?

会就怪了。

这怪得了谁,还不是要怪那个米格尔出现在了他之前。要是我真被感动了,那可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M:「是你让我重新对女孩子提起了兴趣」

M:「你要分清过去与当下,你就是我的当下」

M:「我喜欢你。我是说,I love you。」

喏,以前受过的教训还刻在脑子里。

     

#今天

远在湖北的堂姐今日突然给我发了好多消息。

她说最近疫情恶劣,很多城市已经启动战时状态,担心我在欧洲并不是绝对安全,相反威胁更大。欧洲人事实上并不能隔岸观火,他们已经快火烧眉毛,只是愚蠢的西班牙人依旧不以为然地为所欲为着。她嘱咐我一定要备好充足的生存资源,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她这一个月来走的路一直超前而正确。

说实话我真挺感动的。我很少为亲情所动容,和父母也长年不通电话,相处方式是只需在有事时联系。如今还有一个人能在正遭受天灾人祸的时候想起我,在自己的窘境中认真分析我的处境,这我万万没想到。这位姐姐是家里长辈们口中那个从来不听话却优秀、没人拿她有办法的叛逆者,而在我看来,她只不过是拥有了庸人们不理解的超凡能力。所以,我从未像其他人那样去看待她,哪怕全家都在背地里谈论她的不是。

人很复杂呀,这一年里,印证了多少回。

     

(附:San Solterín,西班牙语情人节San Valentín的变体,来自形容词soltero“单身”,意味单身节。源自希拉在情人节前夕对自己的调侃。)


南欧烈火集

2.14

宁愿单身的情人节


这些日子过得一直很惬意。我自己做着想吃的饭菜,在足够宽敞的卧室里打理自己的生活。

「你是喜欢他的吧」

   「我只是在意,没那么喜欢」

「不喜欢还让他亲了你三次?我觉得你们以后会在一起,而我见证了这个过程」

   「不会的。」

我承认我不甘寂寞了。可不管怎样,内心的疲惫足以让我对男人丧失信任。就好像米格尔曾经所说:La novia(o) es una mierda.

(对象就是屎)

2.14

宁愿单身的情人节


这些日子过得一直很惬意。我自己做着想吃的饭菜,在足够宽敞的卧室里打理自己的生活。

「你是喜欢他的吧」

   「我只是在意,没那么喜欢」

「不喜欢还让他亲了你三次?我觉得你们以后会在一起,而我见证了这个过程」

   「不会的。」

我承认我不甘寂寞了。可不管怎样,内心的疲惫足以让我对男人丧失信任。就好像米格尔曾经所说:La novia(o) es una mierda.

(对象就是屎)

南欧烈火集

2.5

痴迷于意料之外的生活


#

搬家第五天了。

一切没有按计划进行。我给前住家留下的信,促使米格尔在Whatsapp上拉黑我之前忍不住发给了我一句“下次,要是还想拍电影,麻烦做得好一点。”这不是我一直在等的,我只是好奇于洛茜欧为什么不说话,试探地问问却只换来一句“是的呢~那封信我们已经一起看过啦。”

没有道歉,也没有如埃比所说的“如果我是他妈妈我看完会极度心碎”。

我忙于收拾屋子,晚间,和新室友在闲聊起来。英国男孩杰一,西班牙女孩希拉,瑞典智利混血帅哥乔纳斯和比我小一岁的中国妹妹小玥。小玥刚来两个月,交流起来需要我充当翻译,我也是搬家后才发现我的西语能说这么多。

客厅被装饰...

2.5

痴迷于意料之外的生活


#

搬家第五天了。

一切没有按计划进行。我给前住家留下的信,促使米格尔在Whatsapp上拉黑我之前忍不住发给了我一句“下次,要是还想拍电影,麻烦做得好一点。”这不是我一直在等的,我只是好奇于洛茜欧为什么不说话,试探地问问却只换来一句“是的呢~那封信我们已经一起看过啦。”

没有道歉,也没有如埃比所说的“如果我是他妈妈我看完会极度心碎”。

我忙于收拾屋子,晚间,和新室友在闲聊起来。英国男孩杰一,西班牙女孩希拉,瑞典智利混血帅哥乔纳斯和比我小一岁的中国妹妹小玥。小玥刚来两个月,交流起来需要我充当翻译,我也是搬家后才发现我的西语能说这么多。

客厅被装饰成年轻人生活的样子,墙布一挂,小灯泡一拉,大灯一闭,瞬间有情调起来。我、杰一和希拉,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谈天说地,在三个母语各不同的人之间,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种跨越语言障碍的快乐。

真好,我的幸福生活开始了。


洛茜欧看到了我发的室友照片。

「新生活要好好的呀!!!😍」

我一时竟找不出词语形容这个女人,干脆把她给取关了。埃比说,这个女人完全是有病,或者说,她像一个半脑人。

   「什么是半脑人?」

「通过手术切除部分大脑,使患者不管发生什么都永远保持开心。

“亚特兰你搬家后要继续快乐呀!”

“亚特兰,我们看完信啦!写的真棒!”

“一个亲亲!😍”

差不多就像这样」

   「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和他儿子一样,哪怕我没有语法错误她也从来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在她家的一切痛苦,不管我说多少遍,在她看来都是儿戏和想太多而已。我为何直到最后才意识到——米格尔的败坏,当然来自他妈妈对他从小的糟糕教育啊。

我没有把洛茜欧从粉丝里移除,我想让她看着我没了他们过得有多好。

  

#

前天周一下午,杰一问我去不去野餐,和他们一起。我立刻同意了。

和欧洲人合住果然丰富多彩,他们才不会像个肥宅一样整天窝在被子里不出门。就算在家,他们的宅家方式也大不同于中国人。比如杰一,周日的午后,我见他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听着钢琴曲,仿佛透过他的房门看到了十几世纪的贵族,却又觉得这很平常。

野餐的地方是托尔梅斯河畔的草地。挪威人可以和瑞典人用母语无障碍交流,法国人说的西语没有法国口音,以至于我以为她是意大利人。我想,如果此时人群中再多一个中国人,一切于我而言的感觉就变了。

中国人往往有语言障碍,加上性格上的保守,常常显得和当下的环境格格不入。回想起刚来时候的畏畏缩缩,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大家觉得我很活泼开朗的?我记不清了。

我清晨在客厅看向米格尔时的无语凝噎,与一家人共进晚餐时候的用眼睛说话,在平安夜的寸步不离房间,以及被问到烦心事时的低头沉默。

那个好像才是我最熟悉的自己。

我变得不像我,却更喜欢如今的我。

我拍下野餐的照片,发在ins故事上,配文「开始人的生活」。本想让洛茜欧看看这句故意写给她看的话,意思很明确:以前的生活就不是个正常人过的。谁知道原来她也已经取关了我。

  

#昨日

ins上多了几个新名字,他们便是吹进我生活里的新鲜空气。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无事可发也要发,如今我上传的,都是我乐于去分享的我的生活碎片。出行,烹饪,友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的生活正在越变越好。

我照常翻看快拍的浏览者,当看到米格尔那张极为糟糕的自拍的时候,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来。

化成灰我也认识,那是他改名之后的小号。很显然,当他发现自己的大号被我拉黑了,便切到小号搜索我,于是成功了。

我不管他找来我的主页是出于什么目的,不过心里无比解气。因为那句本是写给他妈妈看的话,被他看到了。他看到我如今开始了绚丽的正常人生活,看到了我交了新朋友我从来不缺男人,也看到了我很有技术地给一碗油泼面画龙点睛。

虽然当初因为疏忽而没有拉黑他的Whatsapp,但如今这番景象,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服气了。

你继续你所说的糟糕的生活吧,如果去世是最好。而我,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咯。


#夜晚

受希拉邀请,我和杰一、乔纳斯等人去了一家酒吧参加一个留学生国际交流会。交流会上,每个人胸前贴着自己的名字和国家,希拉特意给我的名字后面加了一颗心。我几乎没看到几个亚洲人在这里,我像个西班牙人一样,和他们一起跳舞聊天。

调酒的服务生惊到了我。他太帅了,我却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他有点像米格尔的风格,然而比他可帅了一千倍还不止吧!

洛茜欧又关注了我。

看我之后发了几条特别开心的动态也没有回关她,便又把我取关了。

   

#凌晨

我和杰一提前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并不太晚,可我们毫无睡意,蜷缩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单穿T恤有点冷。我把大衣拿过来盖在两人身上。衣服不大,我们必须十分靠近,以至于贴在一起。

我不想把一切归咎于酒精作用,可是我确实放下防备地躺在他怀里了。

他把脸贴近我的时候,胡子扎得我简直想打人。

“把胡子给剃了!!!”

“好的好的。”

“明天就剃!!!”

谁知道他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胡子就不见了。

“你真剃了?”

“嗯哼。”

我卸了妆,洗过脸,擦干后的肌肤相比之前要滑溜多了。他把我们身上的大衣铺好,用手去探我的脸颊。

“怎么能这么嫩滑!”

“一向如此啊。”

“我好饿,我可以吃你的脸吗?”

他在我脸上咬了一口,我无语地用手戳他的嘴,下一秒居然被他含住了。

“可怕的英国人……”

“嗯哼。”

他的舌尖像接吻一样舔舐我的指尖,一秒一秒过去,我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简直要堆积成山。

“怎么能这么色情啊你?啊?”

“我听不懂中文。”

“没啥。”

毫不尴尬的沉默不语。电视机发出的微光里,他的蓝绿眼瞳与我对视着,两个人都不知是否已飘忽在梦里。品尝完我的手指,接下来他竟直接勾起我下巴含住我的嘴。就好像一切都水到渠成。

我腾地坐起身,他也回过神来,对我说抱歉。

我低着头,头发挡住让他看不到我的表情。

其实并没有生气。接个吻罢了,当然是双方都愿意享受才能完成的,不然也没人占得了便宜。只是今天才是我搬家第五天,这一切是不是太快了些?

我谨记阿丽塔的话:“别再和一个屋檐下的人搞一起去了。这会酿成麻烦,出什么问题到时候又要搬家。”

“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不起,亚特兰,我……”

我看着他。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单纯地想吻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是刚才我们贴得太近,然后我的大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吓到你了,真的很抱歉,可是我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

“你说什么呢,听不懂。”

我们依旧在沙发上待了很久。我一会儿用翻译软件,一会儿说些断断续续的西语。我听他压抑着心跳对我用英语夹杂着的西语解释心中所想,哪怕我早就什么都不相信了。

“你已经得到你想要得了,所以满意了吧?”

那些米格尔朝我靠近的画面,重新在我脑海中放映。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触摸。最后,他玩够了,于是不管不顾地离开了。

“是,啊不……我尊重你,我希望明天见面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可是你叫我当做无事发生,我做不到。这一晚我会一直记住的,我……”

“尊重?你说的话真的让我想起了那个人。到头来他尊重了我什么?还成为了我搬家的理由。你不要安慰我,没人能给我安全感,没有一个男人可以。”

“我懂你,你觉得所有男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你刚刚历经了创伤。”他把我的手放进他两个手掌之间,“可是……亚特兰,我喜欢你。你的性格你的脸,都让我很喜欢。我知道这些都太急了,我愿意等我们相互了解更多。”

“……”

“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一起打发时间什么的,我都可以陪着你。”

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你也喜欢恐怖片啊!」

「只要你想,你什么时候都能来我房间,我们一起看。」

和米格尔的聊天记录,我还没删掉呢。现在又听到了类似的话,我只觉得恶心和晕眩。

“行了,我去睡觉了。”

世界上每个人都不一样,却也有太多共性。我相信世界上还有好男人,甚至或许他就近在咫尺,可是,我再也找不到信任的理由了。

南欧烈火集

1.26

鼠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认识了个会说中文的西班牙女孩,叫黎明。她的西语名Alba,正是黎明之意。

还好昨天她陪我去了理发店染头,不然我真的不知所措了,我和她没有见过很多次面,却亲密得像认识了大半年的挚友,也许这真是她身上来自加纳利的特有亲和力吧。


#

家乡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令人闻风丧胆的病毒正以我的省份为源头,蜘蛛网似的席卷全国,至其他的大洲。法国和意大利已经有了确诊数据,巴斯克地区也已经出现疑似病例,萨城只怕也快了吧。

“听说来了不少中国游客,我今天还看到好多人在广场拍照呢。”

“是中国人吗?”...

1.26

鼠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认识了个会说中文的西班牙女孩,叫黎明。她的西语名Alba,正是黎明之意。

还好昨天她陪我去了理发店染头,不然我真的不知所措了,我和她没有见过很多次面,却亲密得像认识了大半年的挚友,也许这真是她身上来自加纳利的特有亲和力吧。

  

#

家乡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令人闻风丧胆的病毒正以我的省份为源头,蜘蛛网似的席卷全国,至其他的大洲。法国和意大利已经有了确诊数据,巴斯克地区也已经出现疑似病例,萨城只怕也快了吧。

“听说来了不少中国游客,我今天还看到好多人在广场拍照呢。”

“是中国人吗?”

“是的,武汉的也有。不过现在,不管来自中国哪里好像也没太大区别了。”

“还好已经把口罩买了……”

“我一朋友接触过游客,她现在已经发烧了。”

“天呐。你接触过你那个朋友吗?”

“没呢。”

我赶紧发消息给黎明。她本想约我今晚去蹦迪呢。

「亲爱的,今晚咱们最好不要去CAMELOT……」

我告诉了她原委,她一边表示理解也一边安抚我没事的。CAMELOT总是人挤人,而且正是萨城的中国人最喜欢的一家舞厅,在当下的环境里无疑是再危险不过的了。我宁愿是我想多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掉以轻心而引来更多麻烦。

 

我回到住家,意识到米格尔还没回来。

他一定一定去了CAMELOT。

就算没去,也自然会在另外某个地方和众多人挤在一起,度过一个对于他们而言充实又快乐的夜晚。

新冠肺炎是中国的事,西班牙的新闻上也提到得不多,作为一个典型的自大又傻比的西班牙男性,他一定不会怎么关注这些。

甚至,继续和无数人去拥抱,去接吻,做爱。

看来我这下不得不对他避而远之了……

  

只是如果我连在家都戴口罩,大家会不会觉得奇怪啊………


南欧烈火集

1.23

但愿生活是真的在变好


#上周六

当洛茜欧以“那太好了”来回应我要搬家的消息时,我不得不接受了她一定知道我和她儿子之间发生了点什么的事实。

连她都不留我,哪怕是假惺惺地三两句话。那正好,我一点留恋也不剩了。

搬家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他的事,我是否会一直住在他家,继续隐藏着苦中带甜的暗恋心情,继续对他报以希望,也继续在寄人篱下的氛围里默默忍受,假装不在乎。

可我又否定了这种想法。我从没能成功地隐藏过暗恋,我住在他家,和他的关系自然亲近起来,聊得更多,便提到感情。再加上他从一开始的目的性,这样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

1.23

但愿生活是真的在变好

   

#上周六

当洛茜欧以“那太好了”来回应我要搬家的消息时,我不得不接受了她一定知道我和她儿子之间发生了点什么的事实。

连她都不留我,哪怕是假惺惺地三两句话。那正好,我一点留恋也不剩了。

搬家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他的事,我是否会一直住在他家,继续隐藏着苦中带甜的暗恋心情,继续对他报以希望,也继续在寄人篱下的氛围里默默忍受,假装不在乎。

可我又否定了这种想法。我从没能成功地隐藏过暗恋,我住在他家,和他的关系自然亲近起来,聊得更多,便提到感情。再加上他从一开始的目的性,这样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哪怕重来,我还是会被伤得片甲不留。

就算并没有那些令人沮丧的事情,搬家也无疑是我在二十岁的年纪里十分正确的决定。体验过了和欧洲人同住的生活,学习到不少东西后,搬出去住无疑会给我短暂的留学生活增添一笔明艳的色彩。趁着还在读书,不用考虑谋生,提前了解一下工作后的独居氛围有何不可。

让我初次活得像个成年人。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米格尔,是他让我坚定了改变生活方式的决心?

当然了,他不值得我的任何感谢。

 

#

我还是用小号视奸着他的stories,还是听着他在我隔壁引吭高歌,他的脚步他的声音还是被动入耳,在我打开门后依旧能闻到他的味道。

不过已不足为奇了。

我还是和埃比讨论着他,讨论着过去。埃比细心聆听,从不觉得我烦。他女朋友最近和他生气了,相反我却在耐心地和他分析该如何哄女友。

我希望他这么好的人,在爱情上也能有个好结果。

 

和我下绝情书的那天,米格尔的ins转发过一张照片。照片上他和那个女孩亲密无间到一看就觉得超过了朋友的界限,以及那个女孩写下一句te quiero,今天埃比跟我说,这很明显,他俩做过爱了。

我恍然大悟。

西班牙人的生活里,比我多一种人际关系,叫folla-amigos。埃比虽然没有,但他说大多数西班牙人都是有的。他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在其他人看来竟是毫无魅力的失败者。

「你很适合去中国!」

「耶」

如果我从一开始把自己定位成他的folla-amiga,不指望他会倾注感情的话,是不是也就没这么多烦心事了?所以这算文化差异吗?

可是再看看以前的聊天记录,我还是无法分清那些概念之间的界限。总之,他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混蛋就对了。

也不必去想了。

  

#

两周来唯一的直接交流:今天他敲了我的门。

三下,强有力而无礼,不同于以前叮叮咚咚的友好,也没有任何语言,沉默着不作任何等待,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一听就知道是洛茜欧临走前通知他叫我去吃饭了。这种硬着头皮完成任务的尴尬,和送护照那天的感觉好相似。

「我现在一个人在饭桌上」

  「然后呢」

「他不会给我下毒吧」

  「那不会,最多吐口唾沫在里面」

尼玛真的不想吃了。

   

#

我是湖北人。

疫情爆发前,我从没觉得我们这么有存在感。

家人们都感叹我还好没回家过年,不然不但可能被传染,还没办法回西班牙上学了。我已经关注了好几天新闻,感染人数一天天直线上升,确实让我一下子忘了比不上担忧家乡重要的事。

雅顾被困在武汉,一时半会回不了韩国了。爸爸妈妈决定除夕夜不去爷爷奶奶家,刚和从武汉回乡的舅舅一起吃过团年饭,这看起来像一场赌博。

阿丽塔的混蛋父亲怎么都不信这病毒有多严重,不仅不戴口罩,还找她沉不住气。

我向这边的朋友们实时翻译着微博热搜,朋友们纷纷觉得这个病不容小觑。

洛茜欧也开始关心有关病毒方面的新闻了。

   

明天除夕,虽然西班牙没什么年味,但我也想做点什么。

那我去染头发吧,再换个心情。

但我好像没有失恋。


南欧烈火集

1.12

糟糕的女演员?不是了。


#1月11日傍晚6点

何塞“午休”的时候,主卧里的洗手间用不了了,有些事情变得不方便起来。

在米格尔把自己关进客厅旁的洗手间默不作声了一个世纪后,我便以为他已经出来了,于是匆匆跑去,却发现门把手没能按下。

唉,上厕所看手机入迷了吧。我再等他十分钟。

谁能想到等我八百年后第二次去开洗手间的门,依旧是锁着。这次,开始淋浴的水声给了我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会不会像三天前一样用我的洗发水?

我终于能冲进洗手间的时候已经感觉走到了时间的尽头。在全身心解脱的同时,我发现我的洗发水瓶子里,水位线有点点不对劲。

又少了。

我伸手去摸...

1.12

糟糕的女演员?不是了。

  

#1月11日傍晚6点

何塞“午休”的时候,主卧里的洗手间用不了了,有些事情变得不方便起来。

在米格尔把自己关进客厅旁的洗手间默不作声了一个世纪后,我便以为他已经出来了,于是匆匆跑去,却发现门把手没能按下。

唉,上厕所看手机入迷了吧。我再等他十分钟。

谁能想到等我八百年后第二次去开洗手间的门,依旧是锁着。这次,开始淋浴的水声给了我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会不会像三天前一样用我的洗发水?

我终于能冲进洗手间的时候已经感觉走到了时间的尽头。在全身心解脱的同时,我发现我的洗发水瓶子里,水位线有点点不对劲。

又少了。

我伸手去摸,果然又是未干的水珠。而旁边的其他瓶瓶罐罐安然无恙。

也许是怒火的驱使,我立即敲了敲米格尔刚关上没多久的房门,从来没这么果断地冲到他面前,质问他:

“为什么少了这么多?”

我把洗发水举给他看,“这是我的,听见没?”

他抱着吉他呆愣在椅子上,没有说“我才没用你的东西呢”说明确实用过了。一时语塞令他脸上写满了尴尬,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我。

“Hmmm……”

我等了三秒,见他也没想好一句用于抬杠的回答,便没给好脸色地离开了。

阿丽塔曾说过:“如果是我,我肯定会把他的东西全部扔回他房间里,当着他的面!都不睡在我房里了,凭什么占用我的空间啊?”

我回到房里没有停下,真的一手拽起了下铺的被子,一手提起两个重重的枕头。在米格尔关上自己房门五秒后,我直接又走了进去。

他依旧在桌前抱着吉他,目光追随着我进来,背向他,把手里的一大堆重重的东西甩在他床上,头也不回地走人,一气呵成。

临走前听他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但不会去问。我只能当做不想理,离开时礼貌地帮他关上门。

我把听到的那几个单词放进谷歌翻译,试了几遍所得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现在看来更好了吗?”但或许依旧不够准确。

管他呢,没打算回答。

  

#1月12日凌晨1:30

「[图片]大哥你看」

我给阿丽塔发去一张洗发水瓶子的照片。

  「什么意思」

「我用上次买的白色马克笔给水位线做了标记」

  「吓死我 我以为又少了」

「我以后每次自己用后都会重新做标记 而且以后都买这种一目了然的透明瓶子」

  「突然觉得有点搞笑 你自己看看这些话」

「对啊 我也觉得很搞笑 对于这种**我也是逼上绝路了」

猛然间,我突然回想起米格尔两次用我洗发水的时候,洗手间里都没有传来吹风的声音,他的头发也没有湿。而台子上,唯独我的洗发水有被湿手握过的痕迹。

「大哥我突然发现 他没有用我的洗发水洗头」

  「?」

「他拿来当沐浴露了」

  「震惊了 这糙男人  我就说怎么会少这么多 哪有那么多毛可以用 原来是全方位立体」

「啊 突然有点恶心…欧洲人是体毛旺盛没错 可一想到这人居然多到需要用洗发水我就有点不适」

好了,只是个玩笑。我无语的只是他用之前都不看看瓶身的字,难道连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懒得区分吗?

  

#

雅顾被我今天的经历气到不行,但同时又像个导演,觉得我今天表现不错。她说如果有下次,希望我不要气冲冲地,而是当着他家人的面告诉他“你注意一点”,眼神要不屑,并礼貌地微笑着说谢谢。

别看我今天只说了两句话,和他的接触前后不超过两分钟,可这些都是和朋友们讨论总结出的方案。

我太感谢他们了,在我陷入突发的低落时给我拥抱,教我如何去面对。

🔸伯拉:“你向往着浪漫,我知道,但也必须放下这个伤害你的混蛋了,去想想别的事吧,就像我戒烟一样,现在我已经不吸烟了。”

同样是西班牙男生,伯拉为什么这么好。

🔸特蕾娅:“总之别让自己活得不开心,不用管他怎么想你,让人难受的东西就要学会忘记,让生活简单点。我被前任渣的时候也很伤心,但该离开的时候我没有作任何停留。”

作为米格尔超级好的朋友,大姐姐,她能对我说这些我已经足够欣慰。

🔸灿灿:“帅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你好,既然对你不好了就让他滚蛋吧!我当初用了三天时间强迫自己放下了渣男,但真正地放下是在半个月后,觉得已经也没必要吐槽没必要理会了。”

听起来绝情却也经历了痛苦,但果断一点才是对自己的保护。

🔸阿丽塔:“这个男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为他感到可怜。他不希望任何一个女人不喜欢他,他变得更恶心了,你怎么还这么在意?不理你你也不理他了算球。”

果然旁观者清,也直截了当。

🔸一婷:“这人又莫名其妙又渣。我姐这么优秀,不是一般人能攀得起的!禽兽不如的玩意,快远离他吧,会沾一身臭味的!我越想越因为你为他动过心而不值,然后越想越生气。”

我差点忘了我自己本可以变得更加优秀啊。

🔸冰箱/笛笛:“不是放下了吗,你怎么还在提那男的?”

简单粗暴,陷入沉思。

🔸雅顾:“男孩子哪有这么多原因告诉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你问他就表现出你对他还有留恋,而且他还不会理你。渣男都一个德性,你不能让他觉得你还在意他,潇洒一点吧,过自己的精致生活,让他离开你后感觉没有你不行,可回头来找你时,你可以堂堂正正伤害他。”

“Emmm这怕是不可能。”

“你觉得不可能吗?那为什么,我的每一任基本上都要回来找我。”

“我有什么好的啊。”

“不,你很好。你要记住,男生尤其是渣男,是很贱的。我这么跟你说吧,男生看到自己曾喜欢的女孩子离开自己过得更好了,心里会不自在。正好,你不是住在他家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过给他看!让他觉得你没了他真的特别开心,他就是你生活一污点的这种感觉。时不时哼个歌,唱中文的,更能表现你的欢快。被问到你就暧昧地说一句:是秘密哦。要经常化妆,出去走走,让人觉得你今天有什么活动。喷香水说明你有男人。吃饭的时候,常常开心地提起在学校的日常或者其他朋友的事,或者假装在发消息,实在没人发,你就给我聊。我给你导完戏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啦!”

“你太棒了!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哈哈不敢当,我只是男人见多了,对渣男和非渣男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你还年轻,多去谈点恋爱吧,多见识一下,才能发现什么最适合你。记住渣男就是贱,一定要让渣男对你摸不着头脑。”

雅顾好像给我编了一本教科书。

 

有了这些,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啦!有朋友们在,我从来都不是迷雾里横冲直撞的单枪匹马。那么接下来的生活,我又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南欧烈火集

1.5

被误认的INVICTUS


#

阿丽塔的桌上摆着当时与我一同去丝芙兰时买的那瓶香水。

记得那天我兴奋地拿起它旁边的OM闻了又闻,虽然身处店子里的八百种香水之间早就无法真正辨别,但眼睛一闭,仿佛米格尔真的在拥抱我。实际上,我已经记不清哪种味道来自哪个瓶子,只记得当晚我携带着外套上挥之不去的两种浓香回了家,另一种,便是我此时手里的INVICTUS。这两款杀伤力都太大,导致那件衣服上一连几天都是这种奇怪的混合味道,熏得让人头昏。

那时候,米格尔已经开始用我记忆里第二种香水了。我对OM的怀疑也从此增长,直到圣诞节第二天的晚上。

小孟哥问我喜欢什么样的香水,我说OM,还...

1.5

被误认的INVICTUS

 

#

阿丽塔的桌上摆着当时与我一同去丝芙兰时买的那瓶香水。

记得那天我兴奋地拿起它旁边的OM闻了又闻,虽然身处店子里的八百种香水之间早就无法真正辨别,但眼睛一闭,仿佛米格尔真的在拥抱我。实际上,我已经记不清哪种味道来自哪个瓶子,只记得当晚我携带着外套上挥之不去的两种浓香回了家,另一种,便是我此时手里的INVICTUS。这两款杀伤力都太大,导致那件衣服上一连几天都是这种奇怪的混合味道,熏得让人头昏。

那时候,米格尔已经开始用我记忆里第二种香水了。我对OM的怀疑也从此增长,直到圣诞节第二天的晚上。

小孟哥问我喜欢什么样的香水,我说OM,还领他去了专柜隆重介绍它。

“嗯……这就是你喜欢的?怎么感觉这么冲。”

“好像是噢,怎么和米格尔身上的完全不一样啊。”人家是甜的,它苦涩得要命。

“你一定搞错了。”

“可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回忆结束。我把精致的小瓶放在鼻前,瞬间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

“是它!”

“你当时不是很确定地说不是吗?”阿丽塔问我。

“那时店子里香味那么杂,早就没法分辨了。”我慢慢想到,可能这两种香水米格尔都有,只是,给我最深印象的,其实是我手里这瓶INVICTUS。

我往身上多喷了一点,便已经腿软得站不起来。我越来越确定这就是一直以来被我当成OM的“催情香水”。从一开始,所谓的“One Million”被我神话化,历经了一路的寻找,最后竟在我朋友的桌上和名叫INVICTUS的真正的它相遇。

奇妙的缘分。

南欧烈火集

1.4

平静战术


#

“米格尔!”

“啊吓死我了!”

他走过我房门一个踉跄,我差点以为他要摔了。

我狂笑着一路走到客厅,看他绘声绘色地给洛茜欧复述刚才吓到他的事,我不振动声带却有穿透力的声音被他当成了鬼。

“不过我们好久不见了啊,还有,谢谢你帮了我!”我上前搂住他亲了一下便放开,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在,他显得格外拘谨和心不在焉。


#

我想起我说过回家后要送他个礼物。

如果2号下午我从西西里回来的时候他前来迎接我拥抱了我,我想它应该已经被我一时冲动送出去了吧。后来待我更平静地思考了下,我想等到19号他生日那天再决定送不送也不迟。

「...

1.4

平静战术

 

#

“米格尔!”

“啊吓死我了!”

他走过我房门一个踉跄,我差点以为他要摔了。

我狂笑着一路走到客厅,看他绘声绘色地给洛茜欧复述刚才吓到他的事,我不振动声带却有穿透力的声音被他当成了鬼。

“不过我们好久不见了啊,还有,谢谢你帮了我!”我上前搂住他亲了一下便放开,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在,他显得格外拘谨和心不在焉。

  

#

我想起我说过回家后要送他个礼物。

如果2号下午我从西西里回来的时候他前来迎接我拥抱了我,我想它应该已经被我一时冲动送出去了吧。后来待我更平静地思考了下,我想等到19号他生日那天再决定送不送也不迟。

「你看过XXX吗?」

  「听说过,还没看」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来我房间,我们一起看」

我知道在那短暂的热恋期,说什么都是空话。凡是动听的话语,都是虚无罢了。过于轻信,只会让自己一脚踏空。

那这一次,就让我也失信一回吧。承诺过的礼物,就当我没说过吧。当然他也不会有多在意我许过的诺言。

 

#

这两天我一直待在阿丽塔家。昨天我尝试做了心心念念的番茄炒蛋,想不到非常成功。

我连忙把阿丽塔帮我拍的炒菜视频发给了洛茜欧和米格尔。视频里我拿着锅铲对镜头大喊“看我会做饭!我会做饭!”并且对着炒完的菜竖了个大拇指。

洛茜欧回了我一句“天呢”,米格尔回复的语音呢果然秉持着一贯的欠揍风格:

“可你完全不懂吃。那些好吃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你就是不懂美食。”

太欠揍了,我简直想一脚把他踢飞到地中海对岸的摩洛哥。对于这种没有见识的言论,我自然不多争论,已经学会淡定地打出一个竖中指的emoji。

南欧烈火集

12.18
逐渐平复的心情
(这篇日记结尾那个地方也太神奇了吧)

昨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早已料到,这个于我而言无比重要的日子,于他并不算什么。我又和他当了一整天零交流的陌生人,当然更多的是出门去和更值得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回来时他好像刚入睡,静静地蜷缩在我房间里那一张下铺上。

桌上放着一个超大的眼影盘,我一直觉得难以置信,它颜色繁多,珠光细腻,色彩鲜亮,最重要的是,它是洛茜欧送给我的。

说起来一定有点怪异吧?我心里的那个人并没有对我的生日表示真正的祝福(除了睡觉前经我提醒之后的那个尴尬的拥抱),而他的妈妈却十分地放在心上,仿佛我是她亲女儿。

新的一天他也只是以一个额头吻道了早安,我继续...

12.18
逐渐平复的心情
(这篇日记结尾那个地方也太神奇了吧)

昨天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早已料到,这个于我而言无比重要的日子,于他并不算什么。我又和他当了一整天零交流的陌生人,当然更多的是出门去和更值得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回来时他好像刚入睡,静静地蜷缩在我房间里那一张下铺上。

桌上放着一个超大的眼影盘,我一直觉得难以置信,它颜色繁多,珠光细腻,色彩鲜亮,最重要的是,它是洛茜欧送给我的。

说起来一定有点怪异吧?我心里的那个人并没有对我的生日表示真正的祝福(除了睡觉前经我提醒之后的那个尴尬的拥抱),而他的妈妈却十分地放在心上,仿佛我是她亲女儿。

新的一天他也只是以一个额头吻道了早安,我继续看着他,他没明白我想要什么,不作停留便离开了。

我坐在餐桌前的时候,他要去学校了。

“我走了。”

“米格尔……”

“说。”

“以后,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就讲给我听啊……”

“用不着以后,”他照例吻一下我额头,“我当下就不开心。再见。”

便只剩关门声。

#

我知道这天洛茜欧会带着他爷爷去马德里看医生。当米格尔到家的时候,我正尝试着做中式炖蛋。

他无比疑惑,感觉我要炸了厨房——事实上我也差点这么做了。

“味道真的还不错!”我给他一勺,“虽然我不会做饭,今天是人生第一次独自下厨。”

“第一次做饭就在我家???”

“不行嘛???”

#

我们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些无人惊扰的午后,那些突然消失的语言障碍,我放肆地笑着,他胡乱地废话着,而这一次,心照不宣的意味便更为明显了些。

后来我在他房间,和他莫名其妙说到了“家庭”问题,我顺势问了他弗朗到底是谁。

“他是我父亲。”

“可是你从来没叫过他爸爸。”

“对,因为是继父。他真名叫何塞,大家都叫他北北,我便也这么叫了。”

何塞?这个名字我不禁想到了一两年前那个魅力无穷的视听课老师……

而我为什么会一直觉得“北北”的大名叫“弗朗西斯科”呢?因为课本上教过,Pepe是Francisco的昵称,是固定搭配……

“我要开始复习明天的考试了,你看。”他的桌上全是数学作业,都是我自三年前毕业起再也没碰过的东西。不过当一门课变成了自己不用去学的东西,它往往能更勾起人的兴趣,比如我就多去翻了两下。

“我以前学数学的时候啊,立体几何最拿手了。”

“那是最简单的玩意。他又打算表示出不屑,“考这个我能得满分。”

“我也是!可谁说它简单了?题目也可以出得难一些的啊。”

他便在桌上给我画了一个题:“已知XX、XXX和XXXX,求A到B的距离。”

讨论过程中他可算意识到了我在这个领域是有两把刷子的,夸我不错,但让我拿回房间去算。临走前,我可算亲到了他的嘴唇。

我的嘴唇仿佛在对他的说,好久不见。

“你你你你过来!我怎么觉得你提供给我的这个h=24不太对?”

“本来就不对,这就是本题的正确答案。”

“你!!!枉我核对了这么久!!!”

“你还是挺不错的噢。”

我房门开着,那时候家人回来了,屋子里热闹了不少。他伸出手,与我击了个掌。

后来他又给了我一些题,我都做了出来。吃饭的时候当场想出来几个题,好好在家里人面前显摆了一把。

“我回房学习去啦。”他对他妈妈说。

“那……我也是。”我跟在他后面。

走廊里,我本没期待他会在我房门口停下转身。或许他今天心情好所以想吧。我被他搂过来亲了一下额头,我依旧像早晨那样沉默地看着他,这次他好像终于懂了,赶紧又在我的唇间吻了下去。虽是蜻蜓点水,但也是我前些日子没能得到的。

写到这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新的一天。他还没有回我房间,我知道他明天有考试,或许会像前几天那样复习到超级晚吧。我把门半掩着,希望明天能在床下看到他。(1:15这里补充一下,好吧他其实又不会来我房间了,就像上次学习到很晚一样)
(1:20再补充一下,我打完这句话不到一分钟他居然进来打算睡觉了,顺带把我亲了个晕头转向?)

愿我往后的生活可以似今日这般,哪怕不炽热也不至于寒冷,置身温泉,放下期待,慢慢习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