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沧月

14.7万浏览    3689参与
苏苏

《不知》一百

均匀的呼吸声就在耳畔,玄月是真的累了,他这几天几乎不停歇地在寻找冰石的解决办法,今夜又大半夜的赶过来和沧月打了一架,又进行了一番激烈运动,把沧月抱在怀里让他安心,他疲惫地睡过去。

  

然而沧月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神空洞迷茫。

  

沧月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是玄月的执念?

  

她有这么重要吗?

  

她从没这么重要过,她是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人。

  

她刚出生时就被母妃抛弃,后来被玄月送去卡伦卡亚,好不容易遇见了芒雅,可是不过三年芒雅死去了,她被送回悉兰,因为这该死的血脉被人追杀,被封进冰棺,被放进培养罐。

  

这一生颠沛流离,...

均匀的呼吸声就在耳畔,玄月是真的累了,他这几天几乎不停歇地在寻找冰石的解决办法,今夜又大半夜的赶过来和沧月打了一架,又进行了一番激烈运动,把沧月抱在怀里让他安心,他疲惫地睡过去。

  

然而沧月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神空洞迷茫。

  

沧月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是玄月的执念?

  

她有这么重要吗?

  

她从没这么重要过,她是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人。

  

她刚出生时就被母妃抛弃,后来被玄月送去卡伦卡亚,好不容易遇见了芒雅,可是不过三年芒雅死去了,她被送回悉兰,因为这该死的血脉被人追杀,被封进冰棺,被放进培养罐。

  

这一生颠沛流离,她一直都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所以她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让所有人都忌惮,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只有强大,她才有选择的权力。

  

事实也确实如此。

  

她成为所谓地球上的最强者,几乎所有人都害怕她,所以所有人都尊敬她,她很重要,因为他们需要她的力量。可她从不是谁的第一位,她仍然是那个随时都可以被牺牲的人。

  

她早已习惯了,所以不在乎。

  

反正她都已经足够强大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在意他人的想法。

  

可是玄月告诉她,她是他的执念,是死亡也无法消散的执念。

  

执念?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活了九千年,她的执念又是什么?或者说,她也有执念么?

  

沧月在这样的迷茫中渐渐沉睡过去。

  

再睁开眼,她来到一个空茫的地带,沧月蹙了蹙眉,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周围什么都没有。

  

突然面前不远处渐渐浮现出一个看不清楚地影子,漂浮在半空中,模糊不清。

  

沧月下意识祭出落樱剑,声音寒凉:“你是谁?”

  

那个人影笑了笑,不辨雌雄,“我?我是你的执念啊。”

  

“沧月,我是你的执念。”

  

人影又重复了一遍,随后转身朝前飘去。

  

沧月下意识提剑紧跟他,人影越来越快,周围渐渐泛起迷雾,沧月只能看见人影飘过留下的残影。

  

沧月着急起来,迷雾里回荡着空灵的声音:“追上他沧月,追上他,看清他。”

  

沧月越来越着急,呼吸急促,她收起剑,用最快的速度追上去。

迷雾越来越重,人影越来越远,她追了很久很久,到后来只是凭借着本能在迷雾里穿行。

  

在她快没有力气时,终于追上了那个影子。

  

然而那人影被雾包围住,根本看不清分毫。

  

沧月抬起头看向半空中的影子,猜测着喊:“芒雅?是你吗?”

  

人影没应,沧月上前一步,声音坚定了些,“芒雅。”

  

人影渐渐转过头来,沧月抬手往虚空中拨了拨,迷雾渐渐散去,半空中的身影渐渐浮现真面。

  

那人一头银紫色卷发,卷发同白色风衣的衣摆飘逸起同样的弧度,酒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眼角含笑,唇角微扬,双手插进衣兜,温柔看她,浅浅唤她一声:“小沧。”

  

沧月滞住。

  

彼时天光大亮,迷雾散尽,在重重迷雾的尽头,沧月看清了自己的执念。


汐海flowerless

《为爱加冕》chapter 4

伪骨预警!!!


今日报纸的头条是一则桃色新闻,VV家的贪狼去风月场所玩就罢了,被报纸记者认出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喝得酩酊大醉,衣衫不整,脸上带着几个唇印倒在路旁,最后被其好友琉星找到,硬生生将他拖上马车,带回了VV。


报纸上刊登了毫无意识的他被拉上马车的照片,旁边是极为详细的报道,甚至还提起了贪狼之前的风月事。


沧月拿着报纸,大致扫了一眼这个新闻,贪狼的风流在贵族圈子里面广为流传,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曾有几个记者去采访,他都在怀里搂着几个漂亮的交际花,丝毫不在意风评。


这种人无需多给眼神,按照玄月对VV家的态度以及自己对这些人的厌恶程度,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和他们不会有任何...

伪骨预警!!!


今日报纸的头条是一则桃色新闻,VV家的贪狼去风月场所玩就罢了,被报纸记者认出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喝得酩酊大醉,衣衫不整,脸上带着几个唇印倒在路旁,最后被其好友琉星找到,硬生生将他拖上马车,带回了VV。


报纸上刊登了毫无意识的他被拉上马车的照片,旁边是极为详细的报道,甚至还提起了贪狼之前的风月事。


沧月拿着报纸,大致扫了一眼这个新闻,贪狼的风流在贵族圈子里面广为流传,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曾有几个记者去采访,他都在怀里搂着几个漂亮的交际花,丝毫不在意风评。


这种人无需多给眼神,按照玄月对VV家的态度以及自己对这些人的厌恶程度,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和他们不会有任何交集。


沧月又翻了一页报纸,南海和缥缈闹了矛盾,一个说对方用不正当手段和自己竞争,另一个说对方觊觎自己的封地。两家针锋相对,就差打起来了。


这两个理由过于可笑,在沧月看来,这件事应该由另一个人引起。一个希望贵族逐渐衰败,甚至贵族间相互厮杀,最后让他坐享渔翁之利的人。


——国王。


国王早就没能力“控制”国内的贵族了,让贵族打起来以削弱贵族实力是他唯一能坐稳这个位置的方法了。


敲门声响起,沧月甚至都没看一眼,就让旁人进来。


这个时候只有玄月会来。


“玄月,我想要一把新枪。”既然是玄月,沧月也不打算客气了,反正自己想要什么,玄月都会满足。


“啊?小姐......”从未听过的女声响起,那人似乎很惊讶沧月提出了这个要求,她只是过来送一下火车的排班时刻表,况且玄月也不在这里啊。


沧月抬头,是个从未见过的女孩子,她手上拿着一沓纸,眼睛中充满了疑惑。


“我叫血女,应蝴蝶夫人要求,此后由我向小姐传递外面的消息。”血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火漆封口,火漆的血色蝴蝶栩栩如生。


沧月拆开了信件,里面是近期卡伦卡亚旗下产业的情况以及母亲芒雅近期的动向,此外,信里说以后重要的信息都由血女带过来。


“好。”沧月上下打量了一眼血女,或许是担心鞋上的泥沙弄脏了地面,她是光着脚进来的。


蝴蝶夫人指定的人,一定是可信的。


“属下先离开,每天我都会避开其他人过来,小姐若有需求,随时告知我。”血女离开后屋子又陷入死寂,只能听见沧月翻动纸张的声音。


火车排班和以往一样,并没有任何异常,看来最近贵族们没有什么行动。


卧室的门再次被打开,沧月有点疑惑,血女刚刚是忘记了什么事吗?


“还有什么事吗?”语罢沧月才抬头,墨色和酒色的瞳孔中同时映出对方疑惑的表情。


“小沧不会在这里藏了人吧。”玄月看着沧月手上的时刻表,大致清楚刚刚的人是谁,却依然忍不住想逗一下沧月。


“你在城堡藏人更方便吧。”对于这些话沧月也见怪不怪了,若是哪天玄月没有“捉弄”自己那才奇怪。


“新枪,你试试。”崭新的猎枪放在沧月床边,沧月掀开被子,迫不及待地拿起来试试手感。


“不错。”沧月打算去外面试试,却被玄月拉住。


“先换身衣服。”


玄月极其绅士地转过身背对着沧月,表示自己不会“趁人之危”,他的手指在窗子上划过,写下一个“沧”字。

——————————————————————————

砰——


枪响的那刻一只麻雀从空中落下,玄月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沧月玩。眼神中溢出不知是对沧月的欣赏还是喜欢,亦或是欲望。


“沧月,不久后父亲会邀请一批贵族过来打猎,你......”


“不想去。”还没等玄月说话沧月就打断了他的话,“我谁也不想见。”


“哥哥也不想见?”


沧月回头凝神看着玄月,眼中尽是“你这个人是不是故意”的不满。可“回怼”的语气却硬生生停在了嘴边,因为她看见了玄月的眼神。


温柔却带着不自信的试探,他的眼底带着爱意,却被硬生生压制了下去。玄月是个高傲的人,他不该有这样患得患失的表情。


某种意义上他们之间的感情见不得光,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在这个国家,在贵族的眼中,他们就是兄妹,不被允许在一起。所以即使两人都对彼此的感情心知肚明,却没有人敢捅破这层纸。


因为至少现在,他们没有能力隔绝这些反对的声音,更无法让反对声闭嘴。


“除了你,其他贵族少爷我都不想见。”沧月回头不再看玄月的眼睛,她怕自己接不住他眼底的感情。


“那你就在这,我替你拦住他们。”闻言玄月不免一笑,沧月是他带大的人,自己和她早就密不可分,他无法想象沧月眼中会有其他男人。


“三个月之后就是雨季,沧月,雨季来临之前我接你回去。”


“我是被侯爵大人关在这里的。”沧月提醒玄月,即使他现在能接手家里的所有事务,但玄承回来之后,这些权力还是会回到他的手中。


再怎么说,玄月没有正式承袭爵位,更没有正式接手古悉兰家所有的资产,玄承依然是家主,是这个家最有权力的人。


“我知道,但我一定接你回去。无论是说服父亲,还是逼迫父亲同意。”


沧月不再说话,和玄月相处多年,他知道玄月是什么样的人。玄月很执着,他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可其实她也是执着的人。

哈团子

“他以前在波塞冬也死过一次,不过这次是真的了。”

“他以前在波塞冬也死过一次,不过这次是真的了。”

鱿老闆

画了不发等于没画(真的不会画背景)

画了不发等于没画(真的不会画背景)

汐海flowerless

《为爱加冕》chapter 3

伪骨预警!!!


马车停在了庄园大门,管家伊峙将客人带到客厅,玄月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看着来访的客人,关上门的那刻他再也无法掩饰眼底的不满。


——VV家主,破军。他们家的人,终是来了。


这位法官大人生性风流,和多位贵族女性有过感情,不过他至今没有结婚,贪狼是他养子。而贪狼和他的性格如出一辙,所以贵族圈子里流传着贪狼是他私生子的说法。


“少爷,夜莺去了,贪狼那边今晚就能闹起来。”语罢伊峙压低了声音,似乎在和玄月密谋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安插在军队中的阿切彻会透露侯爵大人养兵的痕迹,少爷……您确定要做吗?”


为防止贵族夺权,皇族严格规定了贵族养兵的规模,若违反,会被剥夺一...

伪骨预警!!!


马车停在了庄园大门,管家伊峙将客人带到客厅,玄月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看着来访的客人,关上门的那刻他再也无法掩饰眼底的不满。


——VV家主,破军。他们家的人,终是来了。


这位法官大人生性风流,和多位贵族女性有过感情,不过他至今没有结婚,贪狼是他养子。而贪狼和他的性格如出一辙,所以贵族圈子里流传着贪狼是他私生子的说法。


“少爷,夜莺去了,贪狼那边今晚就能闹起来。”语罢伊峙压低了声音,似乎在和玄月密谋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安插在军队中的阿切彻会透露侯爵大人养兵的痕迹,少爷……您确定要做吗?”


为防止贵族夺权,皇族严格规定了贵族养兵的规模,若违反,会被剥夺一切贵族头衔和土地,甚至直接被处死。


伊峙不明白玄月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是为了阻止这场联姻,也不该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若是真的被国王发现,古悉兰家世代传承的头衔、坐拥的土地和资产会被全部收回,这个让常人艳羡的家族就会化为乌有。


“父亲既然敢养兵,就预料到有这个局面。”玄月知道玄承为何养兵,国王年迈昏聩,不理政事,贵族之间迟早会为了皇位打起来。玄承作为国内屈指可数的贵族,自然觊觎那个位置。


“他肯定有办法解决,只是花点时间罢了。”作为玄承唯一的儿子,玄月清楚玄承的行事风格,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之前,他不会做这些风险极高的事情。


玄月手中怀表的分针转了一圈,客厅的大门才被打开,玄月拿着工厂的报表,换了笑脸走向玄承。


“父亲,上次工厂遗漏的账单。”玄月直接横在了玄承和破军之间,破军微微一愣,上下打量玄月,脱口而出的是对玄月外貌和气质的称赞。


VV家的马车渐行渐远,另一辆疾行的马车同它擦身而过,马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城堡面前,身着盔甲的人似乎没看见站在城堡大厅的玄月,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


玄承气愤的声音从书房传出,玄月敲门询问,正好看见玄承将手上的报表扬在空中。


“父亲,事态紧急,工厂和酒庄不妨暂时全部交给我管理,父亲去处理这件事。”玄月很快给出了解决方案,玄承看着冷静的儿子,突然平息了怒火。


——至少在儿子面前,自己不能过于失态。


“三天后破军会带着贪狼过来,记得接待一下,带沧月去见他们。”玄承并不怀疑玄月的能力,相比之下,他更担心这场联姻是否能成。


玄月点头应下,却在玄承转身之际从落地窗看向沧月的方向。


——沧月不喜欢风流浪子,所以这场联姻不能成。

——————————————————————————

“来这么早?”沧月坐在沙盘前,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玄月,窗外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父亲养兵差点暴露,他去处理了,最近庄园工厂和酒庄全部由我管理。”言外之意是这个家目前没人能管他。


“那你不是正忙吗?来这里做什么?”闻言沧月微微挑眉,直觉告诉她玄月是始作俑者。


“小沧不欢迎我?”玄月绕道沧月身后,他轻声调侃,落在沧月身上的目光却极尽温柔。


“你觉得呢?”沧月拿起桌上的红色旗帜,缓慢插在了古悉兰家的庄园上。


“沧,还没有。”玄月握住了沧月的手,引导她将旗帜插在了一座紧挨着猎场的工厂上。


“这是披着零件厂外皮的枪械厂。”


古悉兰酒庄,大片的农场和牧场,几座零零散散的车马零件厂,一两座大型冶金厂,以及这座沧月此前并未注意过的工厂。红色的旗帜插在这些地方,这都是由玄月直接控制的产业。


蓝色的旗帜插在了绵延不绝的铁路上,铁路的尽头是几座大型铁矿和冶金厂,国内铁路产业掌握在几家公司手里,而只有极少人知道这些公司全部属于卡伦卡亚。而卡伦卡亚的资产,迟早是沧月的。


“沧,你觉得下一把旗帜会插在哪?”玄月并未松开沧月的手,甚至握紧了几分,他的下巴搁在沧月脑袋上,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不像兄妹,倒像恋人。


“侯爵大人的兵很快是你的。”沧月了解玄月,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玄月应该早就在侯爵的军队里安插了自己的人,这次他会送自己人上去。


“聪明。”玄月低声笑着,语气却像哄孩子。


“啧。”沧月皱眉,她抽出手,还将玄月的脑袋推了出去。她又不是小孩子,玄月没必要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你很闲吗?”沧月靠着椅子,双臂环胸,她微微抬头看着玄月。


桌上昏黄的光照在他的眼中,沧月在酒色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我听说三天后VV家的人会过来。”这件事也是蝴蝶夫人探查出来的,连带今天的报纸,一起被送了过来。


“他们来不了。”根据玄月的安排,贪狼今晚就会现眼,明早他就会上报纸。


身陷丑闻风波,VV家估计也抽不开身造访古悉兰,更没脸过来提联姻的事,他也有理由劝说玄承放弃这场联姻。


“你不回去吗?”天渐渐暗了,自己也要休息,玄月不该在这。


闪电掠过高空,紧跟其后的便是一声霹雳,豆大的雨落下,狂风将雨吹到窗子上,扰得人心烦。


看来玄月是回不去了。


“今晚不回去了。”玄月脱了外衣搭在椅子上,他拉起沧月朝卧室走去。


洗完澡穿着睡裙的沧月靠在床头,玄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似乎打算将就一晚。


“你就在这睡?”沧月忍不住开口问,贵族少爷在椅子上睡觉,怎么听起来自己像在欺负玄月。


“小沧是在邀请我上床睡吗?”玄月微微挑眉,故意曲解了沧月的意思。


沧月狠狠踢了一脚玄月,差点把玄月带椅子一起踢翻,她觉得自己刚刚就不该这么好心问他。


不知是否因为雨声过于催眠,沧月很快入睡。


又或许是因为雷声,沧月睡得并不安稳,玄月忍不住摸着她的脸。


“沧月,我的妹妹。”


真的只是妹妹吗?他无法说服自己。

Simon

还记得第一次看偷星还是小学,被沧月帅的满地打滚。下载什么APP先搜索偷星相关,后来这份喜欢就逐渐淡忘了。今天突然刷到相关的视频,今夕何夕啊。

还记得第一次看偷星还是小学,被沧月帅的满地打滚。下载什么APP先搜索偷星相关,后来这份喜欢就逐渐淡忘了。今天突然刷到相关的视频,今夕何夕啊。

常北北北北

 昨天做的触屏流麻翻车了,然后今天又做了一个吊牌流麻,覆板的时候把下面的孔给封住了ಠ╭╮ಠ 

 昨天做的触屏流麻翻车了,然后今天又做了一个吊牌流麻,覆板的时候把下面的孔给封住了ಠ╭╮ಠ 

汐海flowerless

《为爱加冕》chapter 2

伪骨预警!!!


“那谁配得上?是哥哥吗?”


见玄月并没有回答她,沧月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她微微扬起唇角,笑容里却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诡谲。


“我们没有血缘。”玄月摸着沧月的脸,扬起的嘴角蕴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执着,酒色的瞳孔被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覆盖,沧月一瞬间有点愣神。


“我们——没有——血缘。”两字一顿,玄月又重复了刚刚的话,似乎在表达自己的决心。


“对,我们没有血缘。”沧月也不躲,她的手指绕着玄月的头发,双方都对这种相处模式习以为常。


——古悉兰家的继承人。

——贵族少爷中的佼佼者。

——她名义上的兄长。


玄月是她见过最完美的人,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

伪骨预警!!!


“那谁配得上?是哥哥吗?”


见玄月并没有回答她,沧月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她微微扬起唇角,笑容里却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诡谲。


“我们没有血缘。”玄月摸着沧月的脸,扬起的嘴角蕴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执着,酒色的瞳孔被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覆盖,沧月一瞬间有点愣神。


“我们——没有——血缘。”两字一顿,玄月又重复了刚刚的话,似乎在表达自己的决心。


“对,我们没有血缘。”沧月也不躲,她的手指绕着玄月的头发,双方都对这种相处模式习以为常。


——古悉兰家的继承人。

——贵族少爷中的佼佼者。

——她名义上的兄长。


玄月是她见过最完美的人,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远超其他贵族少爷。


“所以——?”沧月拉长了声音,她正欲推开玄月的手,却被玄月拉住手腕。


“沧月觉得呢?”玄月将问题抛回了沧月,他紧紧抓住沧月打算挣脱的手,酒红色的眼睛盯着沧月,他想知道沧月的想法。


——他名义上的妹妹,在这个家里他最在意的人,到底是什么想法。


“最后能决定的,是侯爵大人。”沧月无法挣脱,也懒得和玄月玩“对峙游戏”。或许玄月会在意她的想法,但玄承不会。她违抗了玄承联姻的指令,就被安置在这个小院子里思过。


玄月缓缓松手,眼中的炽热慢慢散去,被阴霾盖住的红宝石终是黯了颜色。


“你好好休息。”玄月提起地上的马灯,他紧绷着一张脸,神色冷冽,透着一股强压下去的不忿。


“过几天我再来看你。”玄月的语气又变得和缓,他不想将负面情绪带给沧月。


卧室又回归了安静,只能听见沧月的心跳声和烛火燃烧的噼啪声。沧月看着玄月离开的背影,眼中的情绪渐渐散去,回到了平常面无表情的模样。


“蝴蝶,有事直说。”沧月瞥了一眼窗子,有个人影快速从窗边闪过,随后出现在屋子里。


说来也巧,玄月刚来不多久,蝴蝶就来了这里,她不敢贸然打搅两人,只能站在窗边等着玄月离开。也幸好玄月的注意力全在沧月身上,压根没注意到窗边站着蝴蝶夫人。


“你应该同母亲去考察铁路公司的情况了。”沧月侧着身子靠在床头,眼睛微眯,漆黑的瞳孔要与黑夜融为一体,但周身的气场却压过了黑夜。


——言外之意,是不是公司出了母亲难以应对的状况,所以她才不得不回来。


“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只是夫人发现侯爵大人向很多贵族发出了邀请函,邀请他们来庄园打猎。”


“打猎是假,利益是真。”沧月冷笑,玄承从不做毫无意义的事情,看似是贵族们用来消遣的娱乐,实际上是他巩固人际关系,争取更多利益的手段。


“还有,夫人听说侯爵大人邀请了VV家族的贪狼,脸色很差。”蝴蝶吞吞吐吐的,作为在芒雅身边多年的侍女,她很少见到芒雅流露出那样的表情。


——不满、厌恶、甚至敌意。


“VV……”沧月的手指轻轻敲着床头,喃喃自语。她的脑中涌现了不少和卡伦卡亚家有交集的家族,但里面没有VV的身影。


更确切的说,芒雅这些年所有的经营,都是刻意避开VV的。


“可能是因为侯爵大人想将您许配给VV家的贪狼,而贪狼的名声……”蝴蝶夫人欲言又止,有些事情若是挑开了说,太脏。


闻言沧月的脸色又冷了几分,她不喜欢贪狼,对这门“亲事”更是厌恶至极,玄承可以限制她的行动,但是无法左右她的想法。


“我需要每天的报纸。”沧月下达了新指令,她不介意自己住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但她必须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明白。”


“铁路运营时刻表及时送过来。”


“是。”

——————————————————————————

蝴蝶缓步走在漆黑一片的林子里,马灯微弱的光勉强照亮林间小路,踩上枯枝败叶的声音突然响起,她握紧了藏在腰间的手枪,警惕地看向四周。


她不担心野兽,毕竟以她的身手足以应付,她更担心自己的行踪被下人察觉。芒雅和玄承是表面上的夫妻,两人关系一直不好,仅靠着利益维持着表面关系。


“是我。”玄月牵着马,从一棵参天大树后走出。


“少爷。”脸上的疑惑一闪而过,蝴蝶也放下心来,虽说玄承对沧月一般,但玄月对沧月可谓宠爱至极。芒雅都会放心地把沧月交给玄月照顾,默许了玄月对沧月做的一切事情。


“沧月怎么样。”果然,开口就是沧月。


“小姐很好。”蝴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即使被安置在那么偏僻的一个地方,沧月的生活质量几乎没有下降,除了没有女佣服侍沧月,住在这里和住在城堡对沧月而言没有区别,玄月肯定是费心照顾了。


“少爷是否知道,侯爵大人邀请了一些贵族和高官来庄园狩猎,其中就有VV家的贪狼。”蝴蝶试探性开口,玄承邀请的贵族和高官都是出了名的低调。除了VV家,贪狼行事过于张扬,让芒雅安插在高官中的眼线知道了这件事。


正准备离开的玄月停下脚步,他蓦然回头,瞳孔里充斥着震惊。沧月是玄承拉拢贵族和高官的筹码,却是他珍视多年的妹妹。


玄承不愿意告诉他,或许是已经觉察到了自己对沧月有些“奇怪”的感情,也或许是他的“计划”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必须要推进。


他不想看着沧月和别人联姻,但现在的自己没有能力更没有资本反抗玄承。


他需要权力,最好像玄承那样,将家族的资产和人脉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替我向芒雅夫人问好。”低沉的声音在林子里响起,随后马蹄声打破了寂静的夜。


回答玄月的,只有蝴蝶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
“跨越时间,再没有分别。”

“跨越时间,再没有分别。”

“跨越时间,再没有分别。”

白白白

发现一些子时间跨度上的xp相似性,遂玩梗,属于双厨的快乐,请自行避雷

发现一些子时间跨度上的xp相似性,遂玩梗,属于双厨的快乐,请自行避雷

蒲月廿四   ⃒⃘⃤9¾⚯͛

突然想起我的童年女神了,上捏咔捏一个

突然想起我的童年女神了,上捏咔捏一个

山风风风风

求文

问问有没有沧月在上的啊……没有就当我不存在呜呜(˃ ⌑ ˂ഃ )

问问有没有沧月在上的啊……没有就当我不存在呜呜(˃ ⌑ ˂ഃ )

汐海flowerless

《为爱加冕》chapter 1

伪骨预警!!!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庄园,当一缕晚霞照在玄月脸上时,他放下了手里的报告,提起桌上的马灯。


——这个时候,该去看看沧月了。


“少爷,侯爵大人找您。”玄月下楼时碰上管家伊峙,他微微皱眉,神色慌张,看见玄月的时候收起了怀表。


——他了解玄月,自然知道他今天要去看沧月。


“父亲。”玄月微微欠身,眼前的人是古悉兰的家主,自己的父亲玄承。


“酒庄的收益如何。”玄承靠着椅子,面前的桌子上堆着纸张和信件,他微微抬眼,眸光越过眼镜看着玄月。


古悉兰家的葡萄酒庄园传承了百年,每年都会为家族带来不菲的收入,这也是家族最看重的产业之一。


“比起上个季度,上涨...

伪骨预警!!!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庄园,当一缕晚霞照在玄月脸上时,他放下了手里的报告,提起桌上的马灯。


——这个时候,该去看看沧月了。


“少爷,侯爵大人找您。”玄月下楼时碰上管家伊峙,他微微皱眉,神色慌张,看见玄月的时候收起了怀表。


——他了解玄月,自然知道他今天要去看沧月。


“父亲。”玄月微微欠身,眼前的人是古悉兰的家主,自己的父亲玄承。


“酒庄的收益如何。”玄承靠着椅子,面前的桌子上堆着纸张和信件,他微微抬眼,眸光越过眼镜看着玄月。


古悉兰家的葡萄酒庄园传承了百年,每年都会为家族带来不菲的收入,这也是家族最看重的产业之一。


“比起上个季度,上涨30%。”


“不错。”玄承很满意,玄月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也算不负期望,不仅将家族原本的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创办了不少工厂,为家族带来了不少收益。


“你这是要去看沧月?”玄承直起身,这才注意到玄月手上的马灯。


“是。”


”嗯。”想起那个女儿,玄承不免皱眉,从小就不听他的话,想让她联姻,可贵族少爷没有一个能入她眼的。


向她介绍了几个贵族少爷,她嫌他们是花花公子。引见了几个公司社长①,却觉得他们的产业不过如此。后来想让他接触一下VV家族的贪狼,连面都没见上,就骂他风流浪子。


“你有空去劝劝沧月。”玄承叹气,语气是难得一见的和缓。


——他想用沧月来联姻,而沧月几乎只听得进玄月的话。


玄月的手自然地垂在身侧,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却擦着衣料,手背上青筋凸起,似乎在发泄情绪。


“嗯?”见玄月迟迟没有回话,玄承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父亲,工厂收益如何。”玄月并不想回答玄承,贪狼风流成性,沧月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况且他对沧月也有私心。


——他不想把自己带大的妹妹交给别人。


“你之前提议的生产车马零件工厂,收益不错。”玄承扫了一眼凌乱的桌面,找到前两天刚交上来的报表。


玄承颇有耐心地翻看这些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报表,还时不时地向玄月嘱咐些什么。玄月望向窗外,不禁皱眉。


月末要处理大量的事务,他已经很久没去看沧月了,况且再过三个月就是雨季,沧月以往每个雨季都会病一场,在此之前,他必须把沧月从那里接回来。


——无论用什么方法!


“玄月?玄月?”察觉到儿子在分心,玄承敲了敲桌子,略带不满地看着他。也不知为什么,只要遇到和沧月有关的事情,玄月就会分心。


“算了,你去找沧月吧。”玄承无奈,却也只能让玄月离开。“还有一个工厂的账单没有交上来,你去催一下。”


夜晚的林子过于安静,玄月骑着马,鸟鸣早已销声匿迹,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马停在了一个小院子前,院子里有间木屋,窗子仿若被泼了墨色。牵牛花藤绕着木质栅栏,玄月将马栓在栅栏上,提着马灯走向了紧闭的房门。


他站在门前,原本打算敲门的手凝滞在空中。沧月可能睡了,他贸然敲门,或许会打搅她。可自己太久没见她,他很想知道沧月最近过得怎么样。


最终,感性战胜了理性,他轻轻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小缝,马灯昏黄的光洒到木质地板上,隐约照亮了屋内的沙盘。


不锁门吗?玄月皱眉,他无数次地叮嘱沧月,晚上一定要锁好门,这里不会有外人,但是会一些小动物闯进来。


他提着灯,加快脚步朝室内走去。


“站住。”


声音清冷带着敌意,脚步自身后传来,玄月的后腰被抵上了枪口,他停下了脚步,微微一愣。


——沧月向来敏锐,或许是听到了马蹄声,便在门后等自己进来。


“沧,要是走火了,以后可没人给你送这些小玩意了。”玄月嘴角微扬,他摸着枪管,眸子落在了持枪人的身上。黑夜里沧月看见了他的眼睛,红色的眸子本该是妖冶,现在却充满了无奈和暖意。


枪是危险的武器,但在玄月眼中,持枪的沧月与拿着玩具的孩子没什么差别。


“哼。”沧月收起了枪,她并不觉得玄月会害怕,只是好奇玄月会有什么反应。


“枪坏了。”沧月将枪扔给玄月,自己靠着门,看着玄月捣鼓已经坏了的枪支。


“怎么坏了?”玄月漫不经心地问。这把枪是他偷偷带过来的,沧月自由惯了,如今被安置在这个小院子里,他担心她会无聊。


“下雨,进水之后就坏了。”沧月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暖黄的光照亮了昏暗的房间,烛光跳动,映着沧月的脸柔和了几分。


“为什么下雨天要去打猎?”玄月放下了枪,好看的脸有点阴沉。


沧月一个人住在这里,如果病了,他没办法第一时间知道,更没办法守在沧月身边。


“回来的路上下雨。”或许是很少看见玄月责问自己,沧月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她敛了眸光,自顾自地朝卧室走去。


床边放着一把椅子,玄月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沧月,沧月躺在床上,她背对着玄月,似乎不愿意理他。


“我难得过来一次,你就这样对我?”玄月摸着散在床上的蓝发,曾经无数个夜晚,他也曾摸着她的头发,哄她睡觉。


“侯爵大人又给我安排了婚事?”沧月又翻过身看着玄月,她捕捉到了他眼中的闪躲。


玄承是什么人她心里清楚,野心勃勃,不择手段,为了利益甚至能将自己的儿女出卖。


哦,当然,自己可算不上他的女儿。


玄月没说话,沧月就坐起身来靠近玄月,颇有逼问的意味。


“是VV家的贪狼,还是某位贵族少爷,或是哪个公司社长?”提起这些人,沧月言语中都带着少见的轻蔑,仿佛压根不把这些“体面的绅士”放在眼里。


“哥哥觉得谁最合适?”玄月的表情有了些许不满,他抿着唇竭力压制心底的情绪,沧月却像没看到一般。


“他们都配不上你。”玄月颇为不满地打断了沧月的话,他理了理衣服,想遮掩不满的情绪。


他不相信沧月会喜欢那些人。沧月是自己带大的,自己最了解她,他觉得那些人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沧月收起了玩闹的笑,她看着冷脸的玄月,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玩笑有些过分。


“那谁配得上?是哥哥吗?”


猝不及防,沧月凑到玄月眼前,她眯着眼,审问一般看着玄月。




注释:

①公司社长:公司雏形最早为起源于17世纪英国、荷兰等国设立的殖民公司。本文公司社长的说法主要参考黑执事

沧玄同人墙

【偷星九月天|沧玄】

可可爱爱的沧玄

谢谢@迹时荫 太太的投稿❤️

【偷星九月天|沧玄】

可可爱爱的沧玄

谢谢@迹时荫 太太的投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