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沧海

17.5万浏览    3701参与
𓃟

把蔡居诚掳回家可以无限量壁咚嘻嘻

把蔡居诚掳回家可以无限量壁咚嘻嘻

寄啦啦啦

欺负穷萝给男朋友送🎁。

欺负穷萝给男朋友送🎁。

颜颜颜文字

分享一波垃圾章子。

图太好看。

我手太残废。

分享一波垃圾章子。

图太好看。

我手太残废。

饼啊饼🍪
沧海萝莉x太阴萝莉 我摸了我爽...

沧海萝莉x太阴萝莉

我摸了我爽了

沧海萝莉x太阴萝莉

我摸了我爽了

展鳞月

旧图

时间跨度非常大(去年暑假至今年寒假)

旧图

时间跨度非常大(去年暑假至今年寒假)

Z
云梦汤池(风景党打卡) 吹爆这...

云梦汤池(风景党打卡)

吹爆这个天气,无滤镜无美颜

云梦汤池(风景党打卡)

吹爆这个天气,无滤镜无美颜

杭至

近期

在新服开了云梦小号,本来想弃号的,但是遇到了让我想留下来的人,每天肝也不觉得累了,师父父很可爱,帮主也超级好。

感觉玩不了多久了,今天得空发发画,我好低产啊,云梦阿姨买了房了,我们开始养老了,大号都不怎么上线了,那我还能不能白嫖到画眉呢?


近期

在新服开了云梦小号,本来想弃号的,但是遇到了让我想留下来的人,每天肝也不觉得累了,师父父很可爱,帮主也超级好。

感觉玩不了多久了,今天得空发发画,我好低产啊,云梦阿姨买了房了,我们开始养老了,大号都不怎么上线了,那我还能不能白嫖到画眉呢?


糯米豹豹
扔个卑莫卑兮的草稿 今天不宜上...

扔个卑莫卑兮的草稿

今天不宜上色那就下次(也不)一定

扔个卑莫卑兮的草稿

今天不宜上色那就下次(也不)一定

̊ଳ ̊

哈哈哈哈哈刚玩没多久的生活玩家沧姐

哈哈哈哈哈刚玩没多久的生活玩家沧姐

绾曦

六千修师傅跟她的万修徒弟

#有私设

#怀念我刚玩那段时间

#有bug请谅解


在江南街道上人来人往入耳的都是些叫卖声,一个低修沧海背着她的重刀在街道上一蹦一蹦的走着一边好奇似的四处张望。突然一个红名云梦串入她的视野,本以为只是路过没多在意却不想人上来给她来了一串技能她倒下了,看着一片黑的屏幕不禁陷入沉思感慨着今日真不是个适合逛金陵的日子。


点了复活之后想着切地图去其他世界看看,又一下她屏幕又黑了。她想着一定只是个巧合又点了复活,结果一次又一次她的屏幕接着黑了。“这还没完没了了?”看着自己的装备都要炸了发出了致命疑问。在怒火下她加了那个红名云梦的好友准备开始素质三连。


“嘿,想我不杀你...

#有私设

#怀念我刚玩那段时间

#有bug请谅解






在江南街道上人来人往入耳的都是些叫卖声,一个低修沧海背着她的重刀在街道上一蹦一蹦的走着一边好奇似的四处张望。突然一个红名云梦串入她的视野,本以为只是路过没多在意却不想人上来给她来了一串技能她倒下了,看着一片黑的屏幕不禁陷入沉思感慨着今日真不是个适合逛金陵的日子。


点了复活之后想着切地图去其他世界看看,又一下她屏幕又黑了。她想着一定只是个巧合又点了复活,结果一次又一次她的屏幕接着黑了。“这还没完没了了?”看着自己的装备都要炸了发出了致命疑问。在怒火下她加了那个红名云梦的好友准备开始素质三连。


“嘿,想我不杀你不?做我徒弟吧。”那个红名云梦同意完好友不等低修沧海消息就先来了。


“你这么屠新手还有没有天理了!不做你徒弟。”


“不做我徒弟我就打到你装备烂了为止!”


“……”


低修沧海又陷入沉默,这可是尊严与利益的抉择她是那种为了利益放弃尊严的人吗?想想那都是不可能的嘛。


“师傅好!!!”


个鬼。


于是这个红名云梦成为了低修沧海的师傅,当然那位低修沧海不会说其实是因为自己打不过才默默接受的。


就这样这个红名云梦带着低修沧海刷副本升级还给她送了好多好多的衣服,带她过任务活动成为了别人家的师傅标榜。


事后低修沧海才知道这个红名云梦是本服榜上修为雷打不动的那几位之一,也不晓得这个红名云梦是什么情况就硬要她当徒弟不知道是该说自己幸运还是不幸运了。


“师傅你当时为什么要屠我硬要我当你徒弟啊。”


“因为你的id很像我的一位故人,那位故人当时也是这样子把我打成她徒弟的但她a游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低修沧海突然有了点记忆,觉得她有点眼熟不是很确定的发了个称呼。


“小灵儿?”


那个红名云梦沉默了一会没有回答,当低修沧海觉得她是不是掉了的时候人回了。


“师傅欢迎回来!!!我想你了。”


-


-


-


-


-


-


-


“你干嘛一直打我啊!装备都给你打烂了你赔我啊!”一个低修的云梦抱着自己的灯冲着个华山恶狠狠的说道。


“那你做我徒弟我就不打你了呗。”那华山倚着自己的剑一副轻佻的模样看着那个云梦,像是笃定了她会答应一般。


那云梦好像是被这无赖的样子气着了足足停了半分钟没动静,就当这华山又要提技能在杀她一次的时候那个云梦出声了。


“好吧,我当你徒弟事先说好咯你要赔我装备。”


“好的呢。”


-


-


-


-


-


-


-


“小灵儿我要a游了,我三次有点事。”那个华山对着现在修为快比他还高的云梦说着。


“……好。”那个云梦同当时刚见面那般抱着她的灯望着那个华山,“我会等你回来的。”


“一言为定。”


-


-


-


-


-


-


“诶诶,你听说了吗?”


“我们区有了个六千修的沧海师傅跟她的榜三云梦徒弟。”

-


-


-


-


-


-


-



-

在故事的最后那个华山履行了他的诺言回来了和她的万修徒弟一起刷起了副本,只是他的修为没有以前那样高了保护不了他的低修徒弟了但谁又会去在意呢?更何况当时的低修徒弟已经是可以保护他的榜三云梦了。


烦诶

随便画画的,要用的话吱一声,顺便带个自家儿子照片 _(:τ」∠)_,每天打开游戏都能被自己帅死也是一种苦恼

随便画画的,要用的话吱一声,顺便带个自家儿子照片 _(:τ」∠)_,每天打开游戏都能被自己帅死也是一种苦恼

鹤子

【一梦江湖手书】猜猜我是谁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Greygrass
时月套 “啊,好想和师姐一起出...

时月套

“啊,好想和师姐一起出岛去看看啊...”

“嘿,师弟!不如偷偷和我一起出岛去玩玩吧~”


时月套

“啊,好想和师姐一起出岛去看看啊...”

“嘿,师弟!不如偷偷和我一起出岛去玩玩吧~”


一盘内敛的蚊香
沧海的景色是很美的。 即便我到...

沧海的景色是很美的。

即便我到沧海的第一天是被夜晚的雨水打醒,整个人狼狈至极,但也不得不发出这样的赞叹。

夜晚的浮州岛是一片深沉的碧色,站在问潮生屋脊上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深碧海水看起来就像一块上等通透的古玉。这里植被茂盛万鸟栖息,是一个被水温润着的地方,就连夜晚吹来的风,都带着一股湿润的气息。

沧海的大师姐是很温柔的。

她会在见你第一面时为你解围,也会一脸向往的跟你描绘她听来的中土的模样;她会给你讲岛上近期发生的事,也会调皮的跟你说岛上有很多可以吃到饱的海产。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回门派,也很久没有去苏姐姐那里做能把我腿跑断的课业了,可我却到现在都还记得我第一次到沧海时,面对一身泥泞狼狈...

沧海的景色是很美的。

即便我到沧海的第一天是被夜晚的雨水打醒,整个人狼狈至极,但也不得不发出这样的赞叹。

夜晚的浮州岛是一片深沉的碧色,站在问潮生屋脊上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深碧海水看起来就像一块上等通透的古玉。这里植被茂盛万鸟栖息,是一个被水温润着的地方,就连夜晚吹来的风,都带着一股湿润的气息。

沧海的大师姐是很温柔的。

她会在见你第一面时为你解围,也会一脸向往的跟你描绘她听来的中土的模样;她会给你讲岛上近期发生的事,也会调皮的跟你说岛上有很多可以吃到饱的海产。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回门派,也很久没有去苏姐姐那里做能把我腿跑断的课业了,可我却到现在都还记得我第一次到沧海时,面对一身泥泞狼狈不堪的我,她自称的那句姐姐。

沧海也是孤独的。

每个沧海弟子的一生,都在与心魔抗争,选择了沧海,便是选择了与心魔和执念纠缠一生。

但那又有何?不计过往不惧将来,不贪其果不究其因,这不就是沧海的精神吗?

心魔也好,避世也罢,沧海的孤独、挣扎、压抑,这些都是这个门派的迷人之处,也是这个门派遗世而独立的、别具一格的骨血。容纳万物气吞山河,沧海原本就该是这样的存在。

那沧海的弟子们又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她们是被圈养在与世隔绝的清泉中,远离尘世的一尾鱼,但她们最终还是踏入江湖,走进了市井百态,领略了喧嚣人间,这是望兮掌门用“此生不离浮州一步,永守沧海之源”的誓言换来的。

为了沧海的未来,掌门舍弃了一生的自由,她把自己永远的囚禁在了望之殿当中。

江湖游历之时,我总是喜欢去天机阁看书,藏书阁浩瀚如书海,里面记载了无数江湖侠士一生的传记。

今日也是如此,我坐在藏书阁,看着桂宫大人如火的红衣,不由得想起了掌门。想起了我入门那天掌门对我说的,若是未来得暇,不妨前往华山,为我带句话给“他”

这算是掌门交与我的第一个任务,然而这个任务我这辈子都无法完成,因为掌门要我带话的那个他,已经沉睡在明月山庄了。

沧海的大门已经打开,可是掌门却永远也等不到那个说要来沧海赴约的剑客了。

耳朵突然被人揪住,我疼的一个偏头,眼前出现的是轻眉姐姐略带嗔意的清俏的脸。

“不是要看藏书阁里的书吗?你傻愣愣的看着我做什么?那字,在我脸上不成?”

我彻底回过神来,听着轻眉姐姐和掌门一样低沉的声音,突然想起小师妹曾经问过掌门,海的那边,是什么样子的?

我记得那是一个很晴朗的夜晚,掌门看着不远处海上的明月,想了很久,笑着对旁边的小师妹说:

“海的那边啊,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掌门摸摸小师妹的脑袋,嘱咐她快点回去睡觉,看着小师妹蹦蹦跳跳走开的背影,掌门又补了一句:

“也是快意恩仇、腥风血雨。”

这一声,轻的像叹息。

超胖的nono
全门派 太阴:来魔镜告诉我谁是...

全门派

太阴:来魔镜告诉我谁是这江湖上最美的男人。

全门派

太阴:来魔镜告诉我谁是这江湖上最美的男人。

阿短
方思明:这人谁啊..........

方思明:这人谁啊........??

方思明:这人谁啊........??

超胖的nono
达成成就:用0.5黑水笔涂满背...

达成成就:用0.5黑水笔涂满背景并画到深夜。白天继续_(:з」∠)_

达成成就:用0.5黑水笔涂满背景并画到深夜。白天继续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