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778浏览    162参与
海河的水我的泪
| ू•ૅω•́)ᵎᵎᵎ

| ू•ૅω•́)ᵎᵎᵎ

| ू•ૅω•́)ᵎᵎᵎ

什是什
因为创建合集重新发一下。 豫和...

因为创建合集重新发一下。

豫和沪

因为创建合集重新发一下。

豫和沪

什是什
沪爷摸鱼 “无所谓,只要是太平...

沪爷摸鱼


“无所谓,只要是太平了。”

沪爷摸鱼


“无所谓,只要是太平了。”

逝者安息,铭记英雄

污染标签

是沪姐

最近看派出所的故事厨上她了

沪姐她太美了我暴风哭泣

我真的屑

第一次发lofter以前只会吃粮_(:з」∠)_

污染标签

是沪姐

最近看派出所的故事厨上她了

沪姐她太美了我暴风哭泣

我真的屑

第一次发lofter以前只会吃粮_(:з」∠)_

子虚先生

省拟和动物(?)

突发奇想的产物,如果省拟以自己省份所存在的之类的动物出现然后聚集在一起栖息,那场面有点萌啊,特别是有着生殖隔离这种东西。(不过地形和气候环境什么的不考虑(*^▽^*))

手痒,想写。

我先把南方的放出来,还有大家给点意见呗网上总不是全对,而且我一个浙江的都没听说过我下面填的鸟类。

沪——松江鲈鱼     川——熊猫    滇——孔雀     渝——巫山大鲵/金丝猴  

 鄂——白鳍豚   ...

突发奇想的产物,如果省拟以自己省份所存在的之类的动物出现然后聚集在一起栖息,那场面有点萌啊,特别是有着生殖隔离这种东西。(不过地形和气候环境什么的不考虑(*^▽^*))

手痒,想写。

我先把南方的放出来,还有大家给点意见呗网上总不是全对,而且我一个浙江的都没听说过我下面填的鸟类。

沪——松江鲈鱼     川——熊猫    滇——孔雀     渝——巫山大鲵/金丝猴  

 鄂——白鳍豚      赣——华南虎    黔——黔金丝猴     苏——丹顶鹤 

浙——中华凤头燕鸥     闽——金猫        皖——大天鹅

湘——莽山原矛头蝮     桂——金斑喙嘴凤蝶

 粤——豹猫         琼——白带锯蛱蝶


PS:tag只能填十个,我只好按顺序填下来了。不过这坑,看情况开了,因为我连动物都找不齐,太难了。

因为前面有些字面错误,我在这里强调一下,这里的动物基本会以珍稀动物出现,这不是为了代表省份,因为也有一些动物是不同的地方甚至国家所存在的。

而我写这个,除了兽化的萌点外,还有自己对濒危动物的在意。

不理解也没关系,毕竟这是个省拟题材,又加兽化什么的,确实很怪。实在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用看下去。可是我喜欢,你们至少体谅一下我的喜好,谢谢^_^

有兴趣却不懂得,说出来啊,我会讲解的。因为我的想法只是雏形,很多细节我也没有想好,你们的疑惑对我来说,是好的。



燕小狸

下辈子还搞省拟,灵感来自p2,被0包围真的好搞笑,浙哥快点好起来。

下辈子还搞省拟,灵感来自p2,被0包围真的好搞笑,浙哥快点好起来。

小号不比唢呐差
是涵设的沪姐x 色块好难搞,我...

是涵设的沪姐x

色块好难搞,我好菜

是涵设的沪姐x

色块好难搞,我好菜

北北嘞宁🇨🇳

【省拟】痣

黑塔利亚大背景,三十四省皆姓王

所以帝魔是骨科,嗯

字数2000+,cp为帝魔

以下正文

————————————————

  王沪生了一双漂亮极了的桃花眼。他本来是骨子里疏冷的人,唯对亲人和熟悉的朋友才有真心笑容。奈何眼睛长得太不合性格,桃花眼嘛,有表情时笑意盎然,没有表情的时候眼角也是上翘的,似乎就在笑一样——这叫做似笑非笑。再者那双眼睛总汪汪的反亮,含了包水一样。大约也好叫暗送秋波,伦敦曾经这么评价过:"我刚刚因为租界来到上海的时候,就被他看人的眼神惊艳到了。"


  "就看着你,面无表情的,也能看出那点...

黑塔利亚大背景,三十四省皆姓王

所以帝魔是骨科,嗯

字数2000+,cp为帝魔

以下正文

————————————————

  王沪生了一双漂亮极了的桃花眼。他本来是骨子里疏冷的人,唯对亲人和熟悉的朋友才有真心笑容。奈何眼睛长得太不合性格,桃花眼嘛,有表情时笑意盎然,没有表情的时候眼角也是上翘的,似乎就在笑一样——这叫做似笑非笑。再者那双眼睛总汪汪的反亮,含了包水一样。大约也好叫暗送秋波,伦敦曾经这么评价过:"我刚刚因为租界来到上海的时候,就被他看人的眼神惊艳到了。"


  "就看着你,面无表情的,也能看出那点柔情的味道——我当然知道他对我不可能有柔情,大约他看人就是这样。纽约那小子也说过,他还要更夸张,"伦敦和王京碰杯,抿一口红酒,"他说:'我差点以为他爱上我了,我也差点因为这个爱上他了'。"


  王苏也曾经笑吟吟打趣过她这位兄弟:"小沪的眼睛呀还真有那么点林黛玉的意思,的确好看。那粒痣再一加上,看你一眼哪有小姑娘不心动。"


  王浙又多加一嘴:"我估计他就靠眼睛勾走那些姑娘的魂的,啧啧,男人啊......"


  王京白他一眼,说着像你不是男人一样。他心里却想,眼睛哪是真正的魅力,他勾人的是那颗眼角痣。


  王沪很白净,所以那点痣就更加显眼,反而显得他更白了。就像冰糯种的玉上那一小面黄皮,雕成跳脱还能将这个琢成花,顺势而为之;王沪的这颗痣是顺着眼睛长的,只一点点落在左眼尾角,整体看起来非常舒服。但单看那颗痣又挠的王京心痒痒,像个小钩子,将他整颗心都拽去王沪那儿了。 


  王京将感情藏的很好,他自己也不记得那个让自己认识到"我喜欢王沪这个人"的点是什么时候,反正王沪不知道王京的心思,他一直将王京当作亲人看,再近一些的,大约就是关系很密的兄弟。这还得归功于王京往上海跑的很勤。本来他两关系也就一般般的样子,也是,一南一北,若不是贸易往来还能有多余的关系吗。


  他们距离太远了。


  但那时候的王京才不管他娘的那么多,距离远就大不了自己多走走拉近点距离呗,关系一般就创造机会创造时间让关系变紧密呗,爷喜欢个人还管那么多,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岂不是很没面子。


  结果他怂了,就那个人眼神飘飘看过来,一粒痣跌进他的眼底,就像一颗石籽撞碎湖面一样,他突然就觉得所有套路,任何轰轰烈烈,大约都是拙劣的,没办法进他的眼睛。


  曾经听过他所有豪言壮志的王津笑他:"这位军爷,您口号不是喊得震天响嘛,怎么见人就不敢说了?"


  他们两个坐在天津国民饭店一间客房的阳台上喝酒,王京喝的稍微多了些,但好在他酒量好,酒品也很不赖。"没办法,"王京瘫在椅子上吹风,"我看见他眼角那颗痣,整个人脑子就空了,什么好话也不会讲。"说罢他砸砸嘴,晃荡晃荡玻璃杯,"这洋酒味道不行,一点儿酒味也没用,压根使不上劲啊。"


  王津挑眉:“您还想不醉不归啊,我这儿可没地给您歇息,可别啊。”


  “去你的。”王京拿脚踹他,又喃喃自语,"他当时教我跳舞的时候,和我贴的好近,那颗痣太晃眼了......要不是你京爷定力好,我当时就想亲上去了。"


  说罢他将手臂遮住眼睛,只是兀自反复念叨着:"我当时怎么就没亲上去呢......"


  王津将玻璃杯搁在茶几上,麦芽色的酒液浅浅淌在杯底。他不看王京,只是浅淡一片天地印进眼底。这儿还是租界,上海也还是租界。王津叹气。


  "革命尚未成功,京爷,你哪能呢。"


  王京不知道听见没有,只是话也不再念叨,手臂仍然挡着眼睛,王津看不见他的表情。过了很久才听见身旁一声几乎是错觉的叹息:"是啊....。"他看见王京的嘴唇蠕动几下,"我哪能呢......。"


   他想,他渴求,他无所适从,彷徨,愤恨,胆怯。这些不该属于他,不该属于王京。他自有京城老八旗的那般血肉骨头里的狠,只是柔情彼时无处安放。


  他没有机会,自此都没能吻上。


  解放后王京在王津那里倒是放肆喝醉一次,回溯往事,又想起那颗念念不忘的痣。


  想来,我曾经是有机会吻一吻那颗痣的。迷迷糊糊中他低声念叨。


  没人听见,太轻了,就如羽毛融化在了夜色里。


  王京还记得。


  上海解放那天,他特意从北平赶到上海,远远看见王沪包在一套灰色西装里。青年身影瘦削纤长,手腕骨头伶仃的仿佛要挑破那层薄薄的皮。那颗痣点在眼角,毫不留情的暴露出他的疲惫和如释重负。王京看着心疼,他暂时不管是哪一层面的心疼,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只是想让他安心休息。快去吧,王京说,没关系了,快去吧。


  王沪不堪重负的死死昏睡过去——他很久没有睡过安分的一场好觉了。那颗痣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如此扎眼,明晃晃的在紧闭的眼下逗留,——太难忍,他在勾引王京本就蠢蠢欲动的心,他试探,他想,他渴望。


  王京将右手的皮手套摘下,指尖拨开扫在王沪眼尾的碎发,——就在眼前了,王京。他对自己讲,亲吻他,没有任何情色念头的,只是一个吻而已,只是一个,兄长对幼弟的关爱的吻。


  是这样吗。只是这样吗。


  最终他叹一口气,还是只理了理熟睡青年的发梢,叹息化成一句默然的"睡吧"。


  没人听见,太轻了,就如羽毛融化在了夜色里。


  王京掩上门离开前最后看了一眼青年,那粒痣在王沪的白皮子上依旧扎眼,现在看,却似鸳鸯蝴蝶梦,将将展翅要飞走,成为他梦里的那一朵握不住的花。


  王京知道那该会离开,可是他没法拦。


  终究是他的可遇不可求。


永系啊
没有描改展现了自己真实的垃圾辣...

没有描改展现了自己真实的垃圾辣眼画技    是华东组的异面(不是黑

填表人为什么是鲁,因为鲁也是华东组的(表格不够了)

没有别的意图啊,就是按照表格加上自己奇思异想画出来的,没有带地域和政治因素

就当是异色吧。。

没有描改展现了自己真实的垃圾辣眼画技    是华东组的异面(不是黑

填表人为什么是鲁,因为鲁也是华东组的(表格不够了)

没有别的意图啊,就是按照表格加上自己奇思异想画出来的,没有带地域和政治因素

就当是异色吧。。

四漆又屑又咕

p1是四个姑娘,试着画了脑的私服

p2是在空明信片上画的粤桂

最后,在这里做一个简短的暂时告别

因为距离中考越来越近啦,所以最近是不会更新了,但我并不是不会回来了

中考后再见吧,谢谢大家!

p1是四个姑娘,试着画了脑的私服

p2是在空明信片上画的粤桂

最后,在这里做一个简短的暂时告别

因为距离中考越来越近啦,所以最近是不会更新了,但我并不是不会回来了

中考后再见吧,谢谢大家!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八)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正文↓


———————————————————————


和燕冀汇合好多天了,北平的天气也在一点点地变暖,但北平的风依然很大,卷着尘沙,依然是带着凉意的,这种天气下,四个意识体显然更愿意留在燕京的小院子里。


“我——们是共产主义——”...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正文↓


———————————————————————


和燕冀汇合好多天了,北平的天气也在一点点地变暖,但北平的风依然很大,卷着尘沙,依然是带着凉意的,这种天气下,四个意识体显然更愿意留在燕京的小院子里。



“我——们是共产主义——”王沪如愿以偿地吃到了小笼包,虽然已经距他要求吃小笼包已经一个多月了。



“接——班——人”洛豫看了王沪一眼,好像下一秒就要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谴责王沪,然而他好好地坐着,并且把王沪没有唱完的歌词接了上来。



燕冀倒是一本正经地研究战术。



如果忽略掉他的宣纸,毛笔和画了一半的长城的话。



燕京从屋中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



“王沪,你和洛豫在干什么?”燕京压住心中的怒气和mmp,尽量和善地问。



“这......这个......”王沪一急,下意识答道,“宣扬党的共产主义!”



“继承红军奉献精神。”洛豫看戏搞事倒是一把好手。



好了,现在和善,变成了核善。



“洛豫!”燕京实在不能忍了,“您今年多大了?”



“五六千吧。”洛豫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



“所以呢?”燕京问。“所以,你比我小,你却不尊重我,这是不对的。”洛豫秒答。



“哈哈哈哈哈洛豫你厉害,”王沪笑得直不起腰,还不忘给洛豫举起大拇指,“真厉害。”



“洛豫!您今年五六千了,能不搞事儿了吗,”燕京一把掀住洛豫,一个劲儿地摇,“你好意思说你是五大古都之一吗?好意思吗?!”



“你也不比我正经多少。”洛豫竟然还没晕掉。



“我......”燕京刚想反击,但“布谷布谷”的声音打断了他。



“哪儿来的布谷鸟?”燕冀已经把长城画好了,放下了毛笔,向四周望了望,没有。



“这……”燕京向四处一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养的。”



“你养的布谷鸟?”洛豫说,“别开玩笑了,布谷鸟至少要到暮春才叫啊,时令不对。”



“不……不是,”燕京说,“这是我养的画眉鸟。”



“画......眉鸟?”王沪本来是要进屋子中的,闻言停住了脚步。



“这是去年教的,没想到现在它还知道这一套嗓,”燕京说,“是只好鸟。”



“的确是只好鸟。”洛豫说。



“各位,”燕京突然想起来他是来讨论战术而不是画眉的,说,“我想确认一件事,你们都倾向共产党,对不对。”



“对。”另外三个人愣了一下,回答。



“那现在我们在这几乎得不到任何情报,”燕京说,“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据点,我们都必须去一趟。”



“国民党据点的话,去临苏那边比较方便,”燕冀说,”除了乱,没别的缺点。”



“现在哪儿不乱啊,”洛豫说,“再乱也去。”



“那共产党的据点......”王沪对着一张地图头疼。



“共产党现在形势较紧,肯定会找个相对安全的据点,”洛豫说,“比较安全,那肯定,肯先,现在没攻下来......”



“其次,一时半会儿攻不下来。”燕冀接上。



“毕竟内忧外患,”燕京说,“那......地势险要,一时半会儿攻不下来的……”



“周秦。”洛豫说。



——TBC

北北嘞宁🇨🇳

【省拟】皖姑娘和沪小姐

  我很喜欢的两个姑娘,一个是王皖另一个是王沪 ——当然是算作沪小姐的时候。但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各有各的漂亮。

  王皖大约是那种美到温柔极致的神仙,和黛玉一样蹙眉含露,青梅酒里一弯上弦月,映出她浅浅笑容;徽式建筑马头墙,白墙黑瓦浓墨重彩,染成她的衣裳。她的面容是很漂亮的,温柔宁静,也不需要那些香薰香囊之类的,春风自借她一段紫薇花香气。但她的性格倒没有紫薇那么艳丽多姿,反是像及了黄山杜鹃,浅浅香气,多闻一刻,毒便悄无声息进了你的骨头。

    沉默,但坚韧,温水煮青蛙,最后给你一击致命。...


  我很喜欢的两个姑娘,一个是王皖另一个是王沪 ——当然是算作沪小姐的时候。但两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各有各的漂亮。

  王皖大约是那种美到温柔极致的神仙,和黛玉一样蹙眉含露,青梅酒里一弯上弦月,映出她浅浅笑容;徽式建筑马头墙,白墙黑瓦浓墨重彩,染成她的衣裳。她的面容是很漂亮的,温柔宁静,也不需要那些香薰香囊之类的,春风自借她一段紫薇花香气。但她的性格倒没有紫薇那么艳丽多姿,反是像及了黄山杜鹃,浅浅香气,多闻一刻,毒便悄无声息进了你的骨头。

    沉默,但坚韧,温水煮青蛙,最后给你一击致命。

  这是王皖姑娘,皖南的灵秀,皖北的粗犷,巧妙的形成二极平衡,在她身上达到恰到好处的程度。

  王沪小姐不太一样,她的主场是灯红酒绿的上海滩,歌女吊高的嗓子,洋酒洋餐洋人。那是一段绝艳迷醉的日子,歌舞平升,小姑娘穿着旗袍轧马路,高跟鞋蹬起来仿佛能踏下千军万马。

    留声机唱片碟,是属于那个时代那个滩的独特魅力,磁性的刺划耳朵的杂音能给姚莉的嗓子蒙上颗粒质感,银嗓子歌后吐字漂亮极了,颤音娓娓。王沪相较去歌舞厅还是更加喜欢在家里听留声机,黑胶唱片压上去,倚在黄梨木的贵妃榻上委自哼调子打节拍,娇俏似鹂鸟。发尾前些天刚刚卷过,旋着垂在肩上——她总是要走在时尚的最前面的。

      那个时候的华界和租界,现在的浦西和浦东,一样漂亮,一样开放,一样骄矜。

  至于为什么叫王皖姑娘,叫王沪就是小姐,大约因为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背景。王皖的背景是马头墙上水润湿的痕印,王沪的背景是大华饭店弹簧地板上舞鞋踢踏的声音。

    该是万籁俱寂和靡靡之音的不同。



--------------------

果然对写除家乡外的省份还是不太得心应手......皖姐我对不起你orz,还是没能很好的写出我心中的那个美丽安徽

也很喜欢王滇,彩云之南的云云也一定很可爱;还有王新这个热烈的女孩子;王琼也该是小姑娘,爽直娇憨;王宁"塞上江南"也会很漂亮

还脑过王苏姐姐和王湘辣子儿,虽然觉得她们是男孩子更加适合......但是依旧很想看姑娘们哇

以后慢慢写慢慢练叭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⑦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终于搞完小副本了,我要快点写到1945年,我要让周秦和临苏出场,我要看古都互怼(你清醒一下……)


正文↓

———————————————————————


燕冀的现住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点上...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终于搞完小副本了,我要快点写到1945年,我要让周秦和临苏出场,我要看古都互怼(你清醒一下……)





正文↓

———————————————————————


燕冀的现住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点上了煤油灯,虽灯光昏暗,但不知为何营造出了一种温馨的感觉,微热的茶水升腾着雾气,透过灯光氤氲成微黄的颜色,对于在外面跑了一整天的三个人来说,真的实在是太美好了。



“西街比较安静,多数人家都是做手工活的,巡逻兵也比较少,所以我就住这儿了,”燕冀说,“不好意思,没有想到你们会被吓到。”“其实白天的时候也不会有这么吓人吧,”洛豫说,“只是天快黑时就会很吓人。”王沪点点头:“越安静越吓人。”



“其实现在这条街大多数人都已经睡啦。”燕冀笑了。



“现在?这个时间就睡?”燕京本是喝着茶的,闻言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光线暗掉了,手工的东西大多数都对光线的要求比较高,整条街的人家几乎都不装电灯。”燕冀解释道。



“好了好了,说正事,”王沪已经把茶喝掉一半了,“燕冀,我们这次来找你,是为了......”



“为了汇合,共同商量对策,确定立场。”燕冀抢先一步,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王沪震惊地间。



“在战事全面爆发时,”燕冀说,“我把当时波及较少的,一个一个圈出来,连带着燕京,排除掉边界的,比较好攻打的,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燕京倒是比王沪还心急。



“如果你们要汇合,要么去燕京那儿,要么就是去找洛豫,”燕冀说“你们选在了哪儿?”



“京城,”洛豫说,“河南沦陷了。”



“没想到,”燕冀叹了一口气,“河南位置是得天独厚的。”



“这没办法,”洛豫说,“鬼子监管的不怎么严,抓人倒是一等一的快,我还见过你们的通缉令。说完,他又强调一遍:“在我们那儿。”



“不过好在一时半会儿伪军还查不到我那个小巷子,暂时还是安全的。”燕京说。



“等等!”王沪突然感到了不对劲。



“啊?怎么了?”燕冀疑惑地说。



“你就……这么肯定我们会来找你?”王沪问。



听到这个问题,燕冀笑了:“你们早晚会的,危难当头,你们不会忽略任何一个可以联系到的意识体。”



“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们会跑过来。”燕冀站起来,顺口补充一句。



“我们怕你和临苏一样,怎么也联系不上。”燕京说。



“国民党政府在临苏那儿呢,”燕冀说,“肯定监管的严,我就不至于了。”



“那......你们说,”王沪也许是真的憋不住了,把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临苏......会不会投靠国民党了?”



“你知道为什么中原会论陷吗?”洛豫没有回答王沪,反倒向他抛出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王沪老老实实地回答。



“因为国/民/党放水了,”洛豫说,“国/民/党一开始就没打算过抗日。”



“所以你觉得,被日军伤的遍体鳞伤的临苏,会投靠国民党吗?”洛豫放下没有喝完的茶,“那相当于做日/本的走狗。”



“真的?”王沪还有点怀疑。



“还能有假?别瞎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临苏只是联系不上而已,”洛豫说,“什么时候了?”



王沪抬头看看窗外,小街或是小街旁的白桦都模糊了,也许是茶水的雾气沾在了他的眼镜上。



王沪摘下眼镜,闭上眼,给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天黑了。”


——TBC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⑥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终于让冀哥出场了,我好难……

应该下章就能让四人组回北平了吧(笑)


正文↓

———————————————————————

王沪有点想骂人。现在他站在一个安静得闹鬼的小巷子里,还被燕京强行送了朵花。


“王沪,你知道燕京为...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终于让冀哥出场了,我好难……

应该下章就能让四人组回北平了吧(笑)




正文↓

———————————————————————

王沪有点想骂人。现在他站在一个安静得闹鬼的小巷子里,还被燕京强行送了朵花。



“王沪,你知道燕京为什么要给你送花吗?”见燕京在前面几步,洛豫开口道,“为什么?”王沪突然被发问,吓得一激灵。



“因为你可爱。”洛像好像加快了脚步。



王沪:???



“你知道你为什么可爱吗?”洛豫没等他回答,就自己回答了,“因为你年纪小,好欺负。”



等下,这是一位兄长该说的话吗?!各位看官,您瞧瞧,这还是那个温和稳重的洛豫吗?!兄弟情呢?!



洛豫:不好意思,我洛豫没有感情(笑)。



“哎洛豫你,等下,你们有没有觉得,”王沪还没吐槽完,就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这条街有点……安静得过分了?”



的确是安静得过分了,虽然现在这个时段,很少有人出行,但至少会有人谈话吧,至少会有人说笑吧,会有些随便什么东西吧。



都没有,只有寂静,和他们三个人说话的声音。燕京无来由地升起一丝恐惧感。



他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久的都快要忘记这种感觉了。其实也正常,人之所以会恐惧,是因为逃避死亡和对生的渴望,但意识体是不会死亡的。



那我在怕什么?燕京想,可是他还是害怕,没有办法抑制的害怕,这种感觉让他犹其不爽



“走了这么久,腿快酸……”燕京想抱怨点什么,可话还没说完,突然睁大了眼睛,“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王沪和洛豫疑惑地摇了摇头。燕京心中的不安加深了,他听见脚步声响起,伴随着好似玉器撞击的声音。他们三个都没有戴玉器,或者会发出类似声音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跟着我们吗?



也许是受疑虑的牵制,燕京的脚步已不知不觉地放慢了,现在甚至都落后王沪和洛豫几步了。



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拍燕京的肩膀。



“洛豫王沪!”燕京也不管什么帝都尊严了,第一时间呼救,心中暗暗后悔为什么要把花送给王沪,好歹也是件武器,“救人!我被抓了!”



然而……



“燕京……你……”燕冀看燕京的目光中满怀同情。



“这......我.......“燕京也没预料到是这个结果。



“我知道了,真可怜。”燕冀好似明白了什么,和洛豫对视了一眼,安抚地拍了拍燕京的肩膀。



等等冀哥您知道了什么??



“你别说,”洛豫也走了过来,“刚才燕京那一嗓子蛮吓人的,我都脑补出了一本《山海经》。”“真是吓人,”王沪赞同地说,“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嗯,”燕冀点点头,“不如去我家谈吧,外面不冷吗?”



“你家?”“我现在的家。”



——TBC




当洛豫和燕冀对视时众人都在想什么:


燕冀:阿京患了被害忘想症了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豫: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很绝望啊您自己养的您不知道?


王沪: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


燕京:我......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⑤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话说原计划是这章就把河北小副本儿给结束了,结果……我还是太高看自己了。唉。


以下是正文↓

———————————————————————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王沪疑惑地重复着这句诗“啊……燕冀是想告诉我什...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话说原计划是这章就把河北小副本儿给结束了,结果……我还是太高看自己了。唉。





以下是正文↓

———————————————————————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王沪疑惑地重复着这句诗“啊……燕冀是想告诉我什么呢?”洛豫也犯难了。



“要不先回去找燕京吧,说不定他知道呢。”王沪想了许久也没想么来,索性提议道。“也好。”洛豫也看出来了现在他们两个八成是想不出了,还不如去和燕京汇合,说不定燕冀和燕京提起过呢。



于是两人辞别了老妇,原路返回,如此这般,把整个始末讲给燕京。“这......燕冀还真没给我讲过这句诗。”燕京一下子蒙掉了。



“唉——”三个省级意识体齐唰唰叹气。



#三个人还能被一句诗难倒?#

#讲真的,三个意识体都可以#



“要不我们先试着理解一下......”王沪垂死挣扎。“比如?”燕京看向王沪,“比如,先理解一下这句诗,到底在讲个什么……”王沪一脸希冀地看向燕京和洛豫。“你的意思是,先理解一下诗意?”洛豫整人都崩掉了。“对的对的!”王沪居然还点头。



“王沪......”燕京一脸复杂地看向王沪,“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教书先生?”“哈?”“你知道吗,当初学生罢课的时候,国文先生们就是这样说的......”燕京说。



“是吗?就是北平里讲四书五经,《老子》《庄子》的?我觉得讲得还蛮好的。”洛豫也来了兴致,来了一句。“像你这种意识体,是无法体会考生的痛苦的......”“说的和你不是意识体似的......”



然而王沪却没有开口,他一直在反复念叨:“《老子》……故园......东......”不过燕京和洛豫也没注意到。



终于,在燕京和洛豫的话题已经歪到《资治通鉴》时,王沪猛地一拍桌子:“我知道了!”“你终于知道经济中心不该南移了?”燕京和洛豫齐唰唰扭头。



“不是,你们俩到底谈了什么……我是说那首诗,故园东望路漫漫。”王沪愣了一下。“那首诗?说来听听。”燕京说。



“是这样的,我觉得,燕冀应该用的是类比思想,也就是说,”王沪说,"故园不是你想的那个故园......”



“哦——”洛豫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个故园,我觉得八成是.......”王沪还没说完,洛豫就开口了:“中书馆!”“对,中书馆。”王沪说。



“那这个‘东望’,指的是他往西边逃了吧。”燕京也有点开窍了。“那么问题来了,西边这么多条路,该走哪一条?”王沪指了指西边许多条路。“这……”燕京也没什么办法。



“绢花!西街宫制绢花!”不远处传来稚嫩的叫卖声。“你们等我一下。”燕京好似想起了什么,向叫卖声传来的方向跑去。叫卖的是个女孩子,青衫黑裤,提着一个花篮子,面容还相当稚嫩。“哥哥要买花吗,西街的花。”女孩子递过一枝花。燕京在口袋里找铜板,递给女孩子,问:“西街是哪儿呀?”女孩子笑了:“您肯定是外地人,诺,西街就是那里,住着一户做花的人家,祖上在皇宫做过花呢!我求了好久才买到这么多的。”女孩子的手指着一条安静的小街。



“王沪!洛豫!我知道该走哪一条了!”燕京告别女孩子,把那条街指给两人。“这……没问题吧。”王沪不怎么放心。“至少西街没问题,”洛豫说,“你瞧。”那街口真的挂了个小小的牌子,写着:西街。



“肯定没问题!诺,花送你了。”燕京把花塞给王沪,首先进了西街。



——TBC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④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王沪,你这主意靠得住吗?”燕京走在石家庄的不知哪条街上,不怎么放心地说。“放心吧,小爷我的主意还靠不住?一定能与燕冀汇合!”王沪显然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靠不靠的住,我不知道,但是这肯定是有...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王沪,你这主意靠得住吗?”燕京走在石家庄的不知哪条街上,不怎么放心地说。“放心吧,小爷我的主意还靠不住?一定能与燕冀汇合!”王沪显然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靠不靠的住,我不知道,但是这肯定是有行不通之处的。”洛豫也加入了谈话。“行不通?怎么说?”王沪有点儿不服气。“我们来河北的目的是什么?”洛豫问。“找燕冀啊!”王沪说。“那……你知道燕冀在哪儿吗?”洛豫问。

  空气突然安静。

  “这......先去中书馆吧。你不是说这边还好嘛。”燕京首先打破沉默,不过也是带了点儿心虚,他也明白燕冀八成不在中书馆了。“嗯,先去看看吧。”洛豫也知道摆在面前的只有这一条路了,总不能回北平吧。

  中书馆,是燕冀的住处。燕冀的住处一直是没有名字的,然而一次大家聚在燕冀家中,临苏问燕冀这住处的名字,燕冀当时是朝廷直隶中书省,他半开玩笑地说:“那就叫中书馆吧。”这个名字就用起来了。

  在去中书馆的路上,洛豫给王沪解释了这个名字的来历。王沪感到挺无语的:“你们年纪大的起名都这么随便吗……燕京!快!”话还没说完他猛地将燕京推入街旁的一间烧饼铺。

  “王沪你干什......”燕京话还没说完,却猛地吸了一口冷气。

  “巡街,”王沪说,“好险……你被通辑

了?”“嗯,”燕京点了点头“我估计出不去了,走在前面的那个军官,在北平我也见过。”“那他估计也知道你,我和洛豫去吧。”王沪说。“这……”燕京还想说什么。”别这了,一你被发现了,不是徒增事端?”洛豫也同意王沪的决策,转身和王沪一同走出了小铺子。“燕京不会绕道去中书馆吧?”走在路上,王沪还是不怎么放心。“不会的,”洛豫说,“燕京是个明事理的,他懂这样是最优方案。”洛豫和王沪走在路上,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值守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不能再向前走了,”洛豫说,“燕冀八成不在这儿了。”“肯定不在了,你看这日本兵。”王沪对着一排值守兵发愁。

  “这儿有个包子铺,问问。”洛豫不等王沪回答就走进了包子铺。

  “大娘,有包子吗?”洛豫问。“有。”一个妇女迎出来。洛豫付给她钱,把一个包子递给王沪。“你不是问燕冀的吗?怎么吃起包子了?”王沪拿着包子,低声问。“你先吃。”洛豫对他眨眨眼。

  “大娘,那边住了什么官吗?这么多兵。”洛豫好似无意地和那个妇女聊了起来。“哦,那边住了个鬼子队长,”那妇女看看那个方向,叹了口气,“天天来吃包子不给钱,每隔几天还砸东西。”“那这新盖的房子速度还挺快嘛。””不是”妇女摇摇头,“这是老房子,原来住的是一位管这边儿的官,没官架子,待人也和气,日军把这房子给抢了。”洛豫和王沪对视一眼。

  “那......这个官儿,是不是姓燕?”洛豫试探着问。“燕?我想想……对!就是姓燕!这个姓怪少的,和念燕子时声儿不一样,老念错。”妇女想了想,说。“那他现在在哪儿?我是他朋友,来找他的。”洛豫有此急切地问。“你姓什么?”那妇女想了想,问。“洛,我姓洛。”洛豫说。妇女迟疑了一下,开口:“这位燕大人,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但他离开时说如果有姓洛或姓燕的人,自称他朋友,想知道他在哪,就告诉他……”“告诉他什么?”王沪和洛豫同时开口。

  “告诉他一首诗,”妇女想了想,“好像是……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TBC

京师不见

一九纪事③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燕冀?他能过来吗?他那边没军阀?”燕京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没有?不过比你,比王沪或者比我都好多了。我走的是郊区,没遇上他。不过也没遇上几个兵。而且他离这儿近,就算真被软禁了逃着也方便啊。”洛豫说的有理有据,燕京无法反驳。

“那好吧,我和王...

  半历史向(时间对标1944——1949)

  无cp向省拟

  燕京——北京

  王沪——上海

  洛豫——河南

  周秦——陕西

  燕冀——河北

  非涵设(注意!!)

“燕冀?他能过来吗?他那边没军阀?”燕京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没有?不过比你,比王沪或者比我都好多了。我走的是郊区,没遇上他。不过也没遇上几个兵。而且他离这儿近,就算真被软禁了逃着也方便啊。”洛豫说的有理有据,燕京无法反驳。

“那好吧,我和王沪想想办法联系他。”燕京说,他转身就进了另一个房间“喂!燕京,那是我的房间!!”王沪差点儿蹦起来。“哎呀,对不起。”燕京这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房间,连忙退出王沪的房间,进了储藏室。

“奇怪了,他进储藏室干什么呢......”王沪深感疑惑,燕京一般是不进储藏室的,除非真缺什么他才会去储藏室,然而现在他们并不缺什么。

“他只是不想呆在这个屋子里想方法联系燕冀罢了。”洛豫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要自己联系燕冀了。”王沪无精打采地说。

“没办法啊,讲真的,要是有其他人选,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俩见面的。”洛豫无奈的说。“他们两个有什么过节吗?”王沪问。“有啊,肯定有,”洛豫说,“反正也没事儿,给你讲讲?”

“这......”王沪刚想拒绝,洛豫便打断了他:“我就知道你想,话说那周朝时啊……”拦都拦不住。

王沪拒绝不成,本着不听白不听的宗旨,听了起来。

周朝前期相当安宁,嗯,现在一般叫西周,燕冀和洛豫就是这个时期相遇的。

那个时候的洛豫性格还相当温和稳重,说来也怪,洛豫经历的越多,反而性子越活了。洛豫教过许多人许多东西,教过诗书礼乐,教过兵法战策。但他没见过像燕翼这样的,好像过分缺乏关心,每次洛豫夸奖他或像嘱咐时任何一个人一样嘱咐他,他就会格外欣喜。他不是天赋最高的,但他一定是最努力,对自己最狠的。

后来周朝迁都,洛豫作为都城享受荣光,燕冀被封燕,燕京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

燕京真的十分具备作为都城的条件,他太擅长伪装了。燕冀讲给他历史,从夏朝开始,其实大多是复述洛豫所讲的,太久远的历史他也不能记清。燕京渐渐长大,不过在燕冀眼里他依旧是个乖巧的弟弟。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他们两个似乎永远会保持这样温馨的关系。

“那这么说他们两个关系还挺好嘛,”王沪已经听入迷了,”那后来怎么关系就僵了呢?”

“这就和元朝有关系了。”洛豫说。

元朝由于是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原因,都城自然也是选在了北方,但原定的都城不是燕京,也不可能是燕京。大家都心知肚明,最悠久的北方地区,一定是燕冀。

许多人都记得燕京果断的那一剑,燕冀没有还手。他就任燕京刺向他任燕京成为都城,他没有回击。

洛豫记得,他把燕京当上都城的消息告诉燕冀,燕冀笑着摇了摇头,说,这样也好。燕冀没有生燕京的气,但是他们已经是陌路人了。

“我去!”王沪也是震惊了,“洛豫你搞事的吧!让燕冀过来?!我们现在没空解决他俩的私事!”“要是有其他人可以过来,我是绝对不会让燕冀过来的。”洛豫摊了摊手。

“好了,天快黑了,想个办法送信吧。飞鸽传书?”洛豫起身。

“请您去死好吗......”王沪面无表情地看着洛豫。

“开玩笑啦,请务必想办法哦!”

“你们就把这个任务丢给我了?!!”

 今天的王沪也在被迫害呢(笑)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