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河北

82783浏览    2477参与
暴躁鱼在线找粮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一个模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一个模板感觉特别像河北一大家子哈哈哈哈笑死了,快被压死的邯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一个模板感觉特别像河北一大家子哈哈哈哈笑死了,快被压死的邯郸😂

虚言向阳

我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以偏概全,恶意诋毁,

他们看不到河北的优点,

他们不去了解,只是主观臆断。


河北很好,河北人也很好。

河北不应该收到那么多的恶意。


我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以偏概全,恶意诋毁,

他们看不到河北的优点,

他们不去了解,只是主观臆断。


河北很好,河北人也很好。

河北不应该收到那么多的恶意。


枣庄刑辩李律师
多人违规离开北京前往河北,用虚假通行码通行,均被行政拘留
多人违规离开北京前往河北,用虚假通行码通行,均被行政拘留
小莹
啊,对对对,是我们家爹咪

啊,对对对,是我们家爹咪

啊,对对对,是我们家爹咪

瓦克历史
号称河北名将的颜良,四庭柱之首,为何被关羽一刀秒杀?
号称河北名将的颜良,四庭柱之首,为何被关羽一刀秒杀?
猫猫(✧∇✧)

河北

      河北好像是主要发展重工业,但重工业污染环境,国家提倡保护环境,所以河北的重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国家前几年提倡退耕还林,然后我姥姥村里大部分田都种上了树,空气好了不少,风景还比之前好看了不止一倍,之前就都是光秃秃的田地和土坑子


      然后就看我姥姥村里风景环境的变化,我就有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河北不注重发展旅游业而注重发展重工业呢?......


      河北好像是主要发展重工业,但重工业污染环境,国家提倡保护环境,所以河北的重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国家前几年提倡退耕还林,然后我姥姥村里大部分田都种上了树,空气好了不少,风景还比之前好看了不止一倍,之前就都是光秃秃的田地和土坑子


      然后就看我姥姥村里风景环境的变化,我就有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河北不注重发展旅游业而注重发展重工业呢?


       (别骂我,我就是想问一问(╥﹏╥))


燕文姬

关于我心中的冀哥

就,浅谈一下,不算文,就一流水账,别带脑子看,突然想写的产物,,,,,



冀哥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温柔坚毅的形象,但这并不代表他长相温婉。冀是一个长相英气锐利的人,但也不至于咄咄逼人,不是那种一看就很强势的。是一个浓颜系帅哥,就是那种美人在骨不在皮很秀气的感觉,右眼有颗泪痣,长发及腰的那种,平时会扎成低马尾,有时也会散发,很少梳成高马尾。


我个人觉得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长发吧,所以看起来温柔些,,,(大概?)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时间缘故吧,毕竟活了几千年,应该不是什么倔老头(?我在说什么?)还有就是带孩子的后遗症?(不是)但我觉得冀哥骨子里不是冷血无情的...

就,浅谈一下,不算文,就一流水账,别带脑子看,突然想写的产物,,,,,







冀哥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温柔坚毅的形象,但这并不代表他长相温婉。冀是一个长相英气锐利的人,但也不至于咄咄逼人,不是那种一看就很强势的。是一个浓颜系帅哥,就是那种美人在骨不在皮很秀气的感觉,右眼有颗泪痣,长发及腰的那种,平时会扎成低马尾,有时也会散发,很少梳成高马尾。



我个人觉得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长发吧,所以看起来温柔些,,,(大概?)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时间缘故吧,毕竟活了几千年,应该不是什么倔老头(?我在说什么?)还有就是带孩子的后遗症?(不是)但我觉得冀哥骨子里不是冷血无情的,而是讲情义有大爱有格局的。



冀不是很喜欢戴饰品之类的东西,因为嫌麻烦,头绳清一色的黑,但别人送他的东西他都会非常认真地收起来。看书工作的时候会戴上眼镜。有一个耳坠,上面刻着冀字,对外称是一位故人的,很少戴,而是放在一个盒子里,偶尔会拿出来。(这个耳坠算是私心了)



关于性格的话,就不太好说。个人感觉冀哥很矛盾,感觉他随和但执念又深,仔细想想其实也不矛盾,他确实是一个随和的人,但也有放不下的人、事和情绪,久而久之可能会形成一张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网早就把他网住了,想挣扎但又无力的感觉(我在说什么啊啊啊)

确实矛盾,我认为的。

“身披山海,半倚长城” ,感觉这句话也算是他的执念吧,还有那句“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啊,当然,不特指这俩句话。仁义但不软弱,骨子里镌刻的坚毅,血液里流淌的温柔。即使被迫低头也会挺直脊梁,这是他的骨气。



呃……我不是很会描述,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举一个不是特别恰当的例子,感觉他像夕阳,热烈宏大,又温柔至极,夹在白昼与黑夜之间的让人心头一颤的美。感觉他像一朵在春日里即将枯萎的花,有一种破碎的美感(虽然不恰当)或身处黑暗却向阳而生的花,,,



大概就是温柔的美强惨吧,表面上是一个沉默随和的人(不是逆来顺受)但其实骨子里刻着的是坚毅与悲壮的情怀,,,




啊就,还是没说明白,大概就是这样。虽然我瞎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觉得没有人可以定义他,矛盾又真实,他不只是人间烟火。毕竟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特雷姆,,,这仅仅是我的看法而已,,,感觉其实我对他的理解不够透彻,补历史去了(光速爬走)






厚着脸皮打了tag,如果我说的有问题请提出来,感激不尽。










暴躁鱼在线找粮吃

“红星永不垂落”

上色废

左眼是看不到的(工业雾霾,流的泪也是灰色为主。

冀哥提醒你,要好好上课喔

“红星永不垂落”

上色废

左眼是看不到的(工业雾霾,流的泪也是灰色为主。

冀哥提醒你,要好好上课喔

小朵说历史
唐朝实力强大,为何会出现藩镇割据?河北藩镇还公然与朝廷对抗
唐朝实力强大,为何会出现藩镇割据?河北藩镇还公然与朝廷对抗
Angela王王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链接是他主页,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所以就用“他”了)

https://fengyutongzhou40747.lofter.com/

问:接下来画哪个省?(会把34个省都画一遍)

注:省市全名+简称+手持物(什么都行)

例:北京 京 GDP报告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链接是他主页,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所以就用“他”了)

https://fengyutongzhou40747.lofter.com/

问:接下来画哪个省?(会把34个省都画一遍)

注:省市全名+简称+手持物(什么都行)

例:北京 京 GDP报告

Angela王王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链接是他主页,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所以就用“他”了)

https://fengyutongzhou40747.lofter.com/

问:接下来画哪个省?(会把34个省都画一遍)

注:省市全名+简称+手持物(什么都行)

例:北京 京 GDP报告

是冀猫猫!  711的私心铁锤(链接是他主页,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所以就用“他”了)

https://fengyutongzhou40747.lofter.com/

问:接下来画哪个省?(会把34个省都画一遍)

注:省市全名+简称+手持物(什么都行)

例:北京 京 GDP报告

北京武律师
河北保定一男子将五岁小孩从29层扔下
河北保定一男子将五岁小孩从29层扔下
燕文姬

无标题(哔哔赖赖,慎入)

首先,占tag致歉。


ABO那篇文算是完结了吧,原本想写个好点的结尾,但思考了很久也没想好,所以就十分草率的结尾了,对此,就真的非常抱歉。


可能会写一篇番外吧,也可能会开一些新坑


嗯……如果想点梗的话可以在评论区说,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后面要写什么。


就这样了,占tag致歉。




首先,占tag致歉。





ABO那篇文算是完结了吧,原本想写个好点的结尾,但思考了很久也没想好,所以就十分草率的结尾了,对此,就真的非常抱歉。



可能会写一篇番外吧,也可能会开一些新坑


嗯……如果想点梗的话可以在评论区说,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后面要写什么。



就这样了,占tag致歉。





玫瑰以南

【豫+津+冀】我的第三十七次自杀(下)

我弟弟答应我不会再自杀。

他遵守了承诺,希望他再接再厉。


01:

  上次的事儿就算是翻篇儿了,河南不喜欢总揪着不放,反正河北说归说,这个事情他不能不管。

  就算河北自己妥协了,他又不会接受自己习惯弟弟的死亡——又不是冀那种冷心冷肺的寒心样,河南甚至暗自下决定:下一次一定要比冀更快一步。


  拜托了,拜托了。

  他不信鬼神,此刻却在心里祈祷起来。


  无论如何让我比他快一步吧。


  让我比他快一步吧。


02:...




我弟弟答应我不会再自杀。

他遵守了承诺,希望他再接再厉。



01:

  上次的事儿就算是翻篇儿了,河南不喜欢总揪着不放,反正河北说归说,这个事情他不能不管。

  就算河北自己妥协了,他又不会接受自己习惯弟弟的死亡——又不是冀那种冷心冷肺的寒心样,河南甚至暗自下决定:下一次一定要比冀更快一步。


  拜托了,拜托了。

  他不信鬼神,此刻却在心里祈祷起来。


  无论如何让我比他快一步吧。


  让我比他快一步吧。



02:

  几年后的某一天河南发现河北再次一声不响的消失时只是沉默的点点头,拍拍天津的肩膀——小孩稍微长高了一点,和他胸口平齐了。

  “放心,”河南向天津保证,“高低让他完好无损的回来。”

  说完拎着家里炒菜的锅就冲出去了。必要时候可以把河北敲晕。


  他妈的。

  说实在的河南也没底气,但还是很硬气的冲了。

 

  这次老子可是烧了香的!



03:

  河南气冲冲的拎着大锅在街上绕了一圈,最后在小酒馆里找到了河北。

  河北喝的有点多:“嗝。”他眼神发亮,“豫哥!”


  拎着大锅的河南:“。”

  那会儿要是有网络流行语,河南肯定要说一句:

我真的栓 Q 。

  费心费力的找弟弟,弟弟却在美滋滋喝酒,独留他一人端着大锅像个二缺。

  河北喝醉了就不太会看脸色,他还招呼河南一起:“我请豫哥啊~”

  河南能怎么办,只能把锅放到一边和弟弟一起喝,他猛灌一口。


  好酒。




04:

  喝醉的人是什么都敢说的,河北要是清醒的时候肯定不会主动挑起这个话题:“豫哥是不是觉得我今天会去自杀?”

  河南一绷:“呃…………

  河北:“我确实去了。”

  他话锋一转,抬头示意河南看自己脖子上那一道很细的血线:“但我今天没有死成一一就划破了一点点。”河北邀功一样问河南:“怎么样,我算是信守承诺了吧?”


  上次事情过后河北许诺河南下次他会尝试着反

抗。

  他没有食言。



05:

  河南心里五味杂陈,他把叹息咽下肚,轻轻碰了碰河北脖颈上的伤口:“怎么搞的?”

  河北:“具体过程不记得了,但我知道结局。”

  河南:“嗯?”


  河北:“我光想着要反抗,就把剑给折了一一那剑断的可碎,看。”他把被布包裹的剑的残骸给河南看:“它的尸体。”

  河南只一眼便不再去看,这稀碎的模样想必生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他问河北:“不回家,跑来喝酒?”

  河北:“冷嘛,我又答应哥不能随随便便的自杀,就想着喝点酒暖和一下……”他打了个冷颤,“看来今天喝酒没什么用。”他还是特别冷。


  河南看了他一会儿,弯腰把河北抱起来了,像是抱小孩儿一样托着他。


河北不明所以:“……”

  河南问他:“暖和吗?”

  河北:“暖和…..…


  河南:“所以为什么不回家,跑来喝酒?”他好笑的看着河北:“更何况喝酒没用。”


河北像个树懒一样抱着河南:“这样很麻烦。”

河南却说:“你一个人冷呵呵的出来喝酒取暖才是更麻烦。”他抱紧了一点,“而且很让人担心。”



  末了,他还是叹道:“今天表现不错,下次再接再厉。”


河北笑了:“还要怎么再接再厉?”

  “争取一点伤都不能有。”

  “有点难度。”

“不难,等下次你再想去自杀的时候直接来找我。”

  河南总有一种让人信服他的力量:“来找我或者津哥儿,你就不会这么难受。因为我们都会第一时间来拥抱你。”


河北:“然后呢?”

河南理所当然道:“然后你就会暖和起来。


  我们拥抱你,告诉你缓解痛苦的方法除了死亡得以解脱之外还可以用很多很多的爱。

  我们拥抱你,告诉你我们爱你。

  被死亡割裂过无数次的心脏会流通新的血液,而你会暖和起来,由内到外。








后记:

 写完啦!!!!

  果然不适合写虐,写的完全没有虐点(摸下巴

  这篇的中心思想就是冀哥从独自一人抗过记忆回溯期到后来试着通过拥抱家人来缓解痛苦,一些尝试依靠信任自己的亲朋好友(

  我一直认为内心真正强大的人是不畏惧眼泪的,他们可以放纵自己哭泣和呐喊,也从不避讳感情的宣泄。就像这篇里面豫哥在冀哥面前哭的稀里哗啦,但我自认为他是本文里最最通透的人,豫哥一款我的神!!大智若愚!!

  但是亲近之人总会有失偏颇?就像每一次冀哥的死亡都会让豫哥痛苦不堪,正如他在文里说的: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做到习惯。

  对河北影响最大的两位人类一一赵政和朱佑樘,表达和收敛同样重要,学会了这个冀哥就不会再钻牛角尖啦!


  明孝宗是我很喜欢的一位皇帝,感觉他确实有种爱的力量在身上………


  这篇私设又是非常多,反正大家注意避雷….(轻轻跪下








玫瑰以南

【豫+津+冀】我的第三十七次自杀(中)

我曾自杀过三十七次,

但很可惜,第三十七次无疾而终(笑


01:

  河北是无意识且不定时的选择死去。

  他自己平时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人类的光辉曾数次照耀到他,这种孤注一掷的勇气和信念带给河北无法言喻的震撼。

  意识体不会死亡,但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里,他们给予生命最崇高的敬意。河南曾经对河北说过,柔软又坚硬,这是豫对生命的诠释。


  那自己呢?

  赵政告诉他人的一生就是要去爆发,不断的喷涌自己的血液,让他人知道你,见证你,最后心甘情愿的臣服你。...



我曾自杀过三十七次,

但很可惜,第三十七次无疾而终(笑





01:

  河北是无意识且不定时的选择死去。

  他自己平时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人类的光辉曾数次照耀到他,这种孤注一掷的勇气和信念带给河北无法言喻的震撼。

  意识体不会死亡,但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里,他们给予生命最崇高的敬意。河南曾经对河北说过,柔软又坚硬,这是豫对生命的诠释。


  那自己呢?

  赵政告诉他人的一生就是要去爆发,不断的喷涌自己的血液,让他人知道你,见证你,最后心甘情愿的臣服你。

  “生命只有短短百年,”他向河北叹道:“太短暂了。”

  “我们的存在是会被冲散的,无论多想留下那些刻骨铭心的瞬间,时间一久也必然化为滚滚长江中的一滴水。想要让万万人记住,就要用自己的指甲,骨头死死刻住地面,哪怕皮开肉绽也要留下痕迹才行——”

  那是赵政为数不多的迷茫时刻,他靠在河北的肩膀上,向好友倾诉偏激的想法。

  “我是存在过的。”他最后这么说到。

  “当然啦,”河北对他说,“我永远永远不会忘记你。”


  赵政听到他的承诺好像轻松了一点。随后嗤笑一声:“痴儿,只有你还不够。”



  “万万人,乃至很远的将来,都要是我大秦的子民才好。”

  


02:

  放到现在河北可以肯定的对赵政说:你的期望落空了。

  

  当然河北自己的期望也落空了,他曾想过要在年轻的始皇帝身上学到更多人类的喜怒哀乐,以及对待事物的看法。


  但人类的生命过于短暂,而他又过于愚钝。

  在传来赵政驾崩的消息时,河北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不够聪明,也不够努力。


  他只从赵政那里学会了如何燃烧自己。




03:

  这次的自杀只是个意外——每一次都是,河北并非自愿的走向死亡。

  他过几年就总有那么两天意识不清醒,脑子迟钝的要命,索性把控制权交给本能,哪能想本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死自己。

  

  有够无聊的,河北想,精怪不死这个道理我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十分不理解河南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气愤,他们很久之前就相遇了,每一次大打出手几乎都是因为这件事。

  河南掐住河北的脖子,豆大的泪哗哗往河北的脸上砸。他哭的很难看,明明是胜利的一方却如此狼狈不堪。河北被掐着脖子说不出话来,只能费力抬手去拥抱自己的兄长。

  

  不要哭

  我很久之前就答应你我会好好活下去。

  相信我。


  河南也会回答他,我一直都相信你。 河北却认为河南在说谎。

  如果真的相信他,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惊慌失措呢?

  

  赵政的评价是中肯是,河北觉得自己确实不太聪明。无论如何他也理解不了在他杀死自己后河南哭泣的意义。


  疼痛像钝器刺入心脏,兄长的双臂紧的如两条焊死的铁链。河北却觉得窒息不仅仅来自身体。正如每一次自己无法控制的自杀,正如河南每一次试图阻止他而伸出来的手。


  河北的意识被带到很远的地方,他步伐缓慢的回到房间,平躺在床上。


  他闭上眼睛,想要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04:

  “醒醒!”

  河北腾的一下坐起来,叫他的人下了一跳。

  “你吓死我了。”河北看过去:是个小孩儿,声音糯糯的。“你刚才睡得好香。”


  河北对这个场景莫名生出一种熟悉来,有股回到最初的温暖……

  他问:“这是哪儿啊?”

  小孩看着比他还淡定:“不知道哇。”他笑嘻嘻的,“但我好像一会就能回去了,来这里应该只是跟你……说说话?我是这么感觉的。”

  河北:“是吗?”

  他问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朱佑樘。”

  小孩儿眨眨眼:“你呢?”

  “北直隶。”

  河北按照这个年代给他定的名字告诉小孩,“也可以叫我燕赵或者冀。”


 小孩严肃行礼: “燕兄。”

  河北不太严肃的回礼:“明孝宗。”


  小孩被吓了个半死,他爹还没有死掉啊!这人在这说什么要被砍头的话!

  河北没管被他吓着的幼年明孝宗,他摸摸下巴,想起来这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想当年第一次见到赵政也是这样,只不过河北当时还是傻白甜,被多疑的始皇帝按在地上一顿打。

  他们意识体有一部分是因人而生,就好比他自己诞生在始皇帝身旁,旁人无法看到他们,他们也不能干预人类。

  

  朱佑樘,明孝宗。

  河北盯着他,好像要透过现在的身影去寻觅今生交到的第一个友人。


  你要教给我什么?




05:

  这次河北不像跟屁虫一样坠在后面,他很能沉得住气,就等小太子自己过来找他。

  朱佑樘:“今天万贵妃邀请我去吃糕点,但周太后说不可以吃,我就问她如果万贵妃一定要我吃呢?”

  河北:“她一定会让你说你已经吃饱了。”

  朱佑樘拍手:“没错!但万贵妃一定要我吃点什么,她问我喝不喝汤,这个太后没有告诉我怎么回答。”

  河北凑近:“你怎么说?”

  朱佑樘挺胸:“我说我怕汤里有毒!万贵妃一下子就吓破胆了!”


  河北:……

  好勇啊小伙子,看上去万贵妃是被你的直白吓到了。

  



06:

  河北和明孝宗相处的还算愉快。


  “你知道你的母亲是被万贵妃逼死的吗?”

  某天河北冷不丁的开口:“她在你还没有出生起就已经开始恨你了。”

  朱佑樘抬头看他,此时他十五岁,早已不是之前那个直言汤里有毒的傻孩子了。明孝宗合上课本,很淡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他说。

  河北的提醒没有恶意,最近万贵妃枕边风吹得厉害,明宪宗朱见深动了废太子的心思。

  “这是最坏的结果,但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便不会放弃。”


  朱佑樘和赵政不一样,他生来体弱,说话时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晰,有很有分量。或许这就叫做不怒自威。


  “再等等。”

  “等什么?”


 年轻的太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近几年来身体小病不断,所以身形显得瘦弱。但无论是站立还是坐下他都将自己的身体挺得笔直,显出竹节和青松一般的气场。


  这次的对话无疾而终。


  一个月后,成化二十一年四月,泰山地动。泰山为古代帝王封禅之地,地动不详。明宪宗找人推算,得出结论:应在东宫。

  泰山之所以不稳,是因为东宫不稳,天怒。

  明宪宗大惊,从此以后不再打废太子的主意。


  朱佑樘迈过了最后一道难关。

  河北无声的观察着风云涌动的皇宫,想到之前他说的:再等等。

  未来的明孝宗在他旁边慢慢品着嘴里的一口茶,看上去对自己的地位是否稳定漠不关心。

  河北忍不住凑近去看他的眼睛。

  看似毫无波澜的深谭之下燃烧着熊熊烈火。


  破冰而出。



  成华二十三年,万贵妃在后宫去世。明宪宗悲痛不已,同年八月病倒,十日后不治而亡。

  朱佑樘的等待有了回报。



07:

  万贵妃不允许后宫出现孩子,她害怕孩子的出现会夺走明宪宗对她的宠爱。婴儿的啼哭于她如丧钟无异。

  所以朱佑樘一开始并不是朱佑樘,他的母亲是管理皇帝仓库的宫女,偶然受到临幸,又在很多有良知的人的帮助下生下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他。

  受令溺死朱佑樘的宦官张敏选择了坚守自己的良知,他把孩子抱到一间空房间,和其余人商量着用他们微薄的薪水来养活这个孩子——在以勾心斗角,争宠夺名的后宫中,人们放下私欲和阴谋,共同保守这个秘密。

  直到明宪宗感叹自己未老先衰,膝下无子。

  为他梳头的张敏知道,这一天来了。

  “陛下,你已经有儿子了。”


  【这件事情总会有一个了结。这个孩子必须获得他父亲的承认,才能活下去,并成为这个帝国的继承者。


  现在时机到了。

  但他也很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宦官,无权无势,如果说出真相,以万贵妃的权势,他将必死无疑。

  真相大白之日,即是死期来临之时。

  这是张敏一生中最为痛苦的时刻,要让这个孩子活下去,他就必须舍弃自己的生命。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一生低声下气、地位卑微、终日带着讨好笑容的张敏终于做出了他人生最后的抉择。】*




08:

  虽然这么说会让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但河北还是要说:朱佑樘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

  他有着诸多帝王没有的一种特质:慈悲。

  

  他终于登上了最高皇位,从险些被堕胎的婴儿,到安乐堂中的幼童、几乎被废的太子。种种艰难在朱佑樘眼前一一闪过,最后回归现实。

  从现在开始,他会让这个帝国在自己手上再次兴盛起来。




09:

  河北再次见到朱佑樘已经是他三十多岁的时候了,他比自己的父亲明宪宗还要苍老,已经隐隐显出衰败之态。

  刚开始见面明明只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现在看起来却已经比河北还要年长了。

  河北像对待六岁的他,十五岁的他,十八岁的他一样,沏了一杯很香的茶:“你看上去很累。”

  朱佑樘呵呵笑:“哎呀,说不定我已经死了呢?”

  他虽然面容憔悴,但精神头还不错,捧起茶杯嘬了一口:“好香。”


  河北与他闲聊:“大仇已报?”

  朱佑樘:“万贵妃早就死了。”

  河北:“其他人呢?”

  “倒是有很多严惩的奏折,”他想了想,“但我都退回了。”

  朱佑樘用一句话对这件事定下结论:“到此为止吧,对万家满门抄斩什么的还是算了。”


  六岁的朱佑樘在还没有记住母亲容貌的时候便永远失去了她,此后他一直孤单的度过。于他而言,万贵妃这个名字就意味着仇恨。

  可当他真正手握大权的时候,面对仇恨,他选择宽恕。


  朱佑樘清楚,当他放纵仇恨蔓延之际,失败也会悄无声息的向他靠近,单纯的偏激和泄愤无济于事,他选择用自己的方法战胜万贵妃。


  宽恕。

  因为懂得爱,所以宽恕。

  所以慈悲。




10:

  即将死亡或者已经死去的明孝宗终于可以放下一切,和这个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好友聊聊天。

  河北还在朱佑樘广阔的胸襟中沉沦,一时没有回过味来。模样呆呼呼的。

  明孝宗有点看小辈的感觉,他在河北面前挥挥手:“回神。”等河北转头看他的时候又兀自品起茶来。

  河北:……

  明孝宗:哈哈。

  

  “所以你跟了我一辈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河北:“我说了你别不信,”他也喝口茶,“大概是跟着你可以学到东西…”

  明孝宗:“那你学到了什么?”

  河北立即回答:“克制。”顿了顿又说:“还有自由和爱。”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死去,但每隔几年总会有两天自主的想自杀,我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兄长却每次都很生气。”

  河北虚心请教:“这是为什么?”

  明孝宗也沉默了,忽地拿起喝空的茶杯扔向还在等待答案的河北。


  他气急败坏:“痴儿!!”

  河北不明所以:????

  怎么你们皇帝一个两个都这么骂我?!



11:

  朱佑樘:“你糊涂啊!!”

  河北不敢反驳,老老实实的挨打。

  朱佑憆打了一会儿又觉得没效果,气喘吁吁的坐回去:“你坐好…”

  河北坐直。

  明孝宗简直恨铁不成钢:“听好了,在你死去的时候最痛苦的永远是活着的人,知道吗?”

  河北:“为什么?”

  朱佑樘:“因为他们是爱你的——这个词是这么说吧,爱。”

  朱佑樘:“你想想如果你的兄长在你面前死去呢?”

  河北断言:“豫哥不会这么做。”

  朱佑樘:“所以你就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死去?好多次?”

  朱佑樘:“你简直是被溺爱着长大的。你有思考过为什么你会这么肯定你的兄长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刺激你呢?”

  他叹了口气:“因为他爱你,他知道活下来的人看到亲友死去的痛苦是怎样的一种折磨,知道自己在你心中的份量:他知道自己爱着你,而你也爱他。所以他自爱,所以他懂得克制——但你知道吗?”

  “你知道什么是克制吗?”他凝视着河北的眼睛,“你真的懂了吗?”

  人一旦有了牵挂,生命便不再只属于自己,你的苦乐会接连牵动很多人的心。


  所谓因果。

  所谓缘。

  



12:

  河北最后被明孝宗一脚踹回现实,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板板正正的躺在床上。河南和天津还没有回来。

  最后明孝宗怒气冲冲的走了,说是要找之前教自己的人好好理论理论什么叫“人的一生就是要不断喷发”,可笑至极!河北说不动他,最后还被踹回来了,这么看来明孝宗的羸弱只是他的伪装,踹人的时候力道是不小。

  他在床上躺着觉得冷,脖子上已经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河北摸索着起床,想去找河南和天津。

  一如昨日天津想要去寻找豫冀二人,河北醒后的第一反应也是寻找热源。


  门开了。

  门外站着的是臭着脸的河南和满脸写着担心的天津。河南似乎没想到会这么快和河北见面,脸上凶狠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扭曲。河北却没管这些。

  尽管只过了不到三个小时,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感觉很久很久都没有见到豫津二人了。

  身体的反应不会说谎。

  不管河南想要摆出怎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他都稳稳的接住了冲过来的河北,跟哄小孩儿似的揉头顺毛拍后背一气呵成。


  嘴上骂骂咧咧:“我一天天欠你的!”

  河北被顺的舒服极了:“嗯嗯嗯嗯嗯……”

  河南的骂声停止:。

  他妈的,他脸臭到能止小儿夜啼,不骂了,越骂越气。







后记:

  文章07处【】内容均来自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我自己写不来这么牛的…(抹泪

  和赵政相遇有所不同的是,河北此时来自未来,为了不让他干预历史所以选用梦境作为他和朱佑樘沟通的渠道。

  注:明孝宗醒来后会忘记梦里的对话内容,直到再次入梦才会想起来。

  

  

  

  

  

  

  

  

  

  

  

  


  

  

  

  

  

  

  

  

  

  


  

  

  

  

  

  

  




  

  

  

  

玫瑰以南

【豫+津+冀】我的第三十七次自杀(上)

  为了保证完整性,意识体会不定期的将所有记忆统统预览一遍。他们把这种行为称作记忆回溯期。

  这对河北而言极度痛苦。


  01:

  天津小时候喜欢和河北一起睡。

  他自诞生起就在年长的意识体的包容下长大,河南河北找到他的时候天津正奋力用自己的小短手扒墙头,想要翻过去。

  河南乐呵呵:“哟,小皮猴。”

  河北也笑,走过去把天津抱住:“我来帮帮你?”


  那是天津多年后也会想起...

  为了保证完整性,意识体会不定期的将所有记忆统统预览一遍。他们把这种行为称作记忆回溯期。

  这对河北而言极度痛苦。




  01:

  天津小时候喜欢和河北一起睡。

  他自诞生起就在年长的意识体的包容下长大,河南河北找到他的时候天津正奋力用自己的小短手扒墙头,想要翻过去。

  河南乐呵呵:“哟,小皮猴。”

  河北也笑,走过去把天津抱住:“我来帮帮你?”

  

  那是天津多年后也会想起来的感觉。

  实在是一个过于温暖的怀抱。



02:

  冀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好哥哥。

  他包容,耐心,对天津无微不至又不过于保护,每当天津有哪里不懂的时候,河北都会拉着他去外面看看,天津就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中,在炊烟袅袅的傍晚理解人世间。


  河北:“看到了什么?”

  天津:“叶落归根。”

  大家早上忙忙碌碌的出门,到了晚上又回到自己的家。如此循环往返,有一种安定的满足感。


  河北听到这话直乐呵,天津就仰着头看他。

  这个时候河北会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小礼物,一块好吃的糕点,或者一串糖葫芦。天津就在甜滋滋的味道里和哥哥手牵手往家走去。

  河南已经做好饭了,在家里等他们。


  叶落归根。

  这在天津看来是莫大的幸福。



03:

  记得是一个阴天,天津午睡醒来发现天已经完全暗沉下来了。冀和豫没有叫他起床,外面阴风阵阵,可以闻到泥土的湿润。

  天津忽然升起一阵不安。

  他从床上坐起来,喊:“冀哥——豫哥——”

  没有人回应他。

  心里的恐慌不断加剧,天津顾不上穿鞋,光着脚的朝门口跑去。

  

  门开了。

  河南站在门外,肩膀处的布料染上暗色,还在不断向外扩散。这本来是很可怕的场景,让人联想到风雨之夜来索命的厉鬼。

  但天津看上去十分冷静,他的感情和理性在这一瞬间分割开来。无论是河南身后阴沉雷鸣的天空,还是比天空更加阴沉可怖的河南的表情,都不足以让他惊慌尖叫。

  “豫哥,”天津听见自己的声音:“冀哥怎么了?”

  

  河南没有回答天津的问题,他看了一眼小孩儿,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这时天空传出一声惊雷,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而下。


  “回房间,乖。”


  他最后这么说,然后背着河北匆匆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天津没有说话,他在河南走过的一瞬看见了——

  河北禁闭着双眼,脖颈处有一道很深很深的伤口,血液顺着伤口不断渗到河南肩膀处的布料上,传来腥气的铁锈味。

  河南匆匆走过时,一滴血砸到地上

  天津觉得这炸开的血点好像一朵殷红的花。




04:

  天津听了河南的话,沉默着回到自己房间。凭借本能爬上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把一切都安置好后才发现身体在止不住的发抖。

  房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天津蜷缩在床上靠墙的一角,睁眼熬到了天亮。

  

  雨停了。

  天津无声的,静悄悄的站在河北房间门前。

  他带着执拗,无声的,甚至说是凶狠的盯着这个他可以轻易推开的木门。


  门被推开,河北出现在门口。

  河北疑惑道:“怎么大早上的傻站在这儿?”他俯身抱了一下天津,天津却看到他脖子上那一道明显的疤痕。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身体霎时间绷紧,未经思考飞快扣住了河北的脖颈。

  河北愣了一下,意识到昨天河南把他背回来的时候被看到了, 他尝试安抚天津绷紧的身体,一如刚开始二人相遇时那样。

  “没关系的,津哥儿。”河北的声音也是温柔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天津认为这一点也不好。

  他回想起昨天河北禁闭双眼的模样,雨水把他的头发打湿了,泥土的味道混杂着铁锈味,怎么也和好搭不上边。河北却告诉他好极了,没关系。

  他还想说什么,河南房间的门“刷”的被推开,豫哥的脸和昨天一样黑漆漆的,天津想,好像下一秒就要吃人了。


  “冀,”他警惕的看着河北,“你放开津哥儿。”

  河北听话的松开天津,摊手。

  河南把天津揽到自己身边,护犊子的模样让河北没忍住笑出来,被河南剜了一眼。

  “豫哥,你也很清楚我们不会死掉吧?”河北对河南这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很是不解,“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

  “其实豫哥也没必要每次都去找我,我在第二天总会自己回来……”

  “闭嘴!”


  河南气的青筋暴起,“说出这种混账话——你觉得我会习以为常是吗?!”

  他怕自己忍不住和河北打起来——天津还在这儿呢,考虑到小孩子,河南只能拽着天津快步离开,独留河北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门口。


  怎么办呢,河北想,豫哥可能要很久才能原谅我了。

  为什么不能习惯,快习惯吧。

  我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死亡,我的身体不断的告诉我快快死去,同样我也是这么认为。为什么你还是不能习惯?


  快习惯吧。


  快快习惯吧。


  河北捂住自己的脸

  关注我的死亡不过是徒增痛苦罢了,我不想这样。




05:

  河南领着天津没走远,俩人在犄角旮旯一蹲,一大一小像两朵蘑菇。

  天津:“豫哥,你把自己蹲的好圆啊…”

  河南:“?你怎么回事儿。”

  此时河南还没有自己把自己团的很圆这一意识,他严肃的和天津说:“我和你讲,你可不能学你冀哥知道吗?”


  “……那肯定啊。”

  天津默了一下,“想想都老疼了。”

  也不知道冀哥是怎么做到一剑封喉毫不犹豫的,他都不怕的吗?

  那天带给天津的冲击不比河南受到的小,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第一次见证的死亡会是身边最亲近的人。


  “对吧?想想都疼。”河南揉揉天津的小脑瓜,叹气。

  “他怎么就不懂呢?”

  河南像是问给自己听的:“傻不拉几的呆瓜。”

  

  

  


  


  后记:

  尝试写写冀哥emo时期的事情……

  


  


  

  

  

  


  

  


  



  


  


  

  

埃戈士

华北日常1

也会有其他省和国拟,可能会有CP

京正在安安静静喝茶,京:哎今天真是有点无聊,津放下历史书,津:确实有点无聊,总知道我可是把所有历史书看了一遍又一遍,京:津主要是历史书现在不好买,津:看起来只能去书店买书,京:不如抽纸条这可是有奖励和惩罚,各位同意吗,津冀晋蒙:同意,京:在这个箱子里面拿出纸条就要完成任务,你们谁先来,津:京还是你先来,你可是大哥,京:那好吗我先来,京从箱子抽出纸条,纸条在写得在美丽卡的可乐里放芥末酱,京:。。。。。感觉我的运气有点倒霉???,津冀晋蒙:加油京,京然后去美丽卡那边,在美丽卡不注意时候后,把芥末酱放进可乐里,然后溜了,京:这可是多久危险的任务,好了该谁抽了,津:......

也会有其他省和国拟,可能会有CP

京正在安安静静喝茶,京:哎今天真是有点无聊,津放下历史书,津:确实有点无聊,总知道我可是把所有历史书看了一遍又一遍,京:津主要是历史书现在不好买,津:看起来只能去书店买书,京:不如抽纸条这可是有奖励和惩罚,各位同意吗,津冀晋蒙:同意,京:在这个箱子里面拿出纸条就要完成任务,你们谁先来,津:京还是你先来,你可是大哥,京:那好吗我先来,京从箱子抽出纸条,纸条在写得在美丽卡的可乐里放芥末酱,京:。。。。。感觉我的运气有点倒霉???,津冀晋蒙:加油京,京然后去美丽卡那边,在美丽卡不注意时候后,把芥末酱放进可乐里,然后溜了,京:这可是多久危险的任务,好了该谁抽了,津:该我来抽,津从箱子里面抽出纸条,上面写得奖励白酒一瓶,津:这奖励挺不错的,京:奖励也在箱子里,津从箱子里面拿出白酒,津:今天运气有点不错,冀该你来抽,冀:算了抽到什么就是什么,冀从箱子里抽出纸条,上面写得奖励一碗红烧肉,冀:这次运气终于好了,红烧肉也不错,冀从箱子里面拿一个饭盒,打开一看,居然是香喷喷的红烧肉,京:晋该你来抽了,晋从箱子里面抽出纸条,上面写得,在外面说自己是狗,晋:能不能不说吗,京:抱歉不能,晋只能硬着脸去外面,说自己是狗,说完了,晋:丢死人了,京:蒙该你来抽,蒙:明白了,蒙从箱子里面抽出纸条,写得大冒险,京:去亲黑龙江,蒙:这有点,京:快去吗,内蒙去了,然后看到了黑龙江,内蒙亲了黑龙江,黑龙江一把抱住内蒙,(黑龙江身高一米八五,所以能抱着动内蒙古),蒙:黑龙江你放开我,黑:怎么吗?占了我便宜就要走,蒙:那只是,没等内蒙说完,黑龙江就亲吻上内蒙,

不知道美丽卡会不会发现北京在可乐放芥末酱,会不会找北京算账

我想睡觉

丑话说在前面,作者是神经病文盲,此篇仅表达个人观点,如果冒犯实在抱歉


占tag聊两毛的


省城拟实际是半oc性质没有官方和ooc之说,但这也不代表能乱拟,把你笔下的人物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去尊重、关怀已经是最低底线了。。。请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被人乐此不疲的四处宣扬“透明”“没有存在感”“惨”你是否会感到不适(如果不会当我放屁)


同理,如果你只是觉得河北惨或不喜欢京津真的没必要搞和他们相关的cp……他们也是独立的个体,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和历史,并不是某些人眼里的蚊子成精吸血鬼。不爱也请别伤害(呃)


实际搞省城拟也蛮费劲的,一边要避免刻板印象,一边又受刻板印象的束缚......



丑话说在前面,作者是神经病文盲,此篇仅表达个人观点,如果冒犯实在抱歉


占tag聊两毛的


省城拟实际是半oc性质没有官方和ooc之说,但这也不代表能乱拟,把你笔下的人物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去尊重、关怀已经是最低底线了。。。请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被人乐此不疲的四处宣扬“透明”“没有存在感”“惨”你是否会感到不适(如果不会当我放屁)


同理,如果你只是觉得河北惨或不喜欢京津真的没必要搞和他们相关的cp……他们也是独立的个体,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和历史,并不是某些人眼里的蚊子成精吸血鬼。不爱也请别伤害(呃)


实际搞省城拟也蛮费劲的,一边要避免刻板印象,一边又受刻板印象的束缚在一定的框架内,想当然是不可行的。


想搞好的最基本条件就是了解这个省份,有关地域文化的资料不好找但不是没有,嫌资料晦涩难懂没时间读也可以选择知乎贴吧等更基础更便捷的方式获取,,如果这种也嫌麻烦的话多读两遍百度百科也是好的(………………)


还是希望大家能认真对待省城拟吧,呃,也不是否定大家对省城拟的付出啦,没有说没有认真对待的意思(())主要是作者犯个病乱创,,,,呃,就这样,觉得我说的不对骂我也行的,,挂我也行,,嗯,,,阴暗的爬走了


房产楼市马哥
河北邯郸昨天遇到强风吹飞墙皮
河北邯郸昨天遇到强风吹飞墙皮
燕文姬
虽然有点ooc,但莫名符合唉,...

虽然有点ooc,但莫名符合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有点ooc,但莫名符合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