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河北省拟

827浏览    8参与
玉玉子从来不咕咕咕

依旧是鹤太太家的设定

有一定的私设

p3大概是一个ooc的黑道pa,p4的潍坊是自家设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画在了一张纸上,所以有的时候上面的字会混在一起,对不起,下次还敢(

现在我已经是城拟上头人了(平静去世)

依旧是鹤太太家的设定

有一定的私设

p3大概是一个ooc的黑道pa,p4的潍坊是自家设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画在了一张纸上,所以有的时候上面的字会混在一起,对不起,下次还敢(

现在我已经是城拟上头人了(平静去世)

不  穿  褲  子

【河北中心向】山花烂漫

@西格蒙特 的点文冀哥,本人非河北人也不是很了解北方地区,你杠就是你对

京津冀亲情向,有微量冀察(河北 x 察哈尔)cp向

河北 : 王宥冀

北京 : 王燕

天津 : 王卫

无脑写文,不喜勿入,被雷到别说我没提醒你。


Summary : 人口大量外流对于化身来说会造成贫血。


———————————————————————————


这是王宥冀这个月第二次住院。

原因是下班时坐了太久站起来,他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男人撑着桌子站了好一会,还是觉得小腿肚在发抖。...

@西格蒙特 的点文冀哥,本人非河北人也不是很了解北方地区,你杠就是你对

京津冀亲情向,有微量冀察(河北 x 察哈尔)cp向

河北 : 王宥冀

北京 : 王燕

天津 : 王卫

无脑写文,不喜勿入,被雷到别说我没提醒你。


Summary : 人口大量外流对于化身来说会造成贫血。


———————————————————————————


这是王宥冀这个月第二次住院。

原因是下班时坐了太久站起来,他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男人撑着桌子站了好一会,还是觉得小腿肚在发抖。王宥冀尝试着向前走,却猛的腿软被转椅绊到,脑袋撞上桌子嗡嗡地疼。

他自己去的医院,排挂号,领单子,和单位说了一声之后对方大惊小怪要他住院,大概是怕更上头的领导检查起来怪罪。首都的信息闪起来问他B方案的情况,王宥冀头晕到打不出一句没有错别字的话,于是抬起手来发语音。

“你在医院?”对方敏锐地听出了背景音的叫号声。

王燕要给他付医药费,被哥哥坚决地拒绝了“我还没穷到那个程度”,虽然王宥冀去医院时还是发现弟弟给他付了VIP病房的钱。

河北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他又觉得自己很矫情,不过就是头晕了点吗,这就要住院?不像你啊王宥冀。他翻了个身,看向窗外一成不变阴霾的天空,远处垂着几棵矮矮的柳树,灰绿灰绿的。

喝中药时“燕子”发来信息,语带歉意地说加班没法去看他了。王宥冀回他“小病而已,都习惯了,没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按时吃饭”。

津妹儿问他要不要糖葫芦,下班了可以带点过去。冀哥说好啊。他躺在床上没事干,无聊地翻着快没电的手机,手一滑按到知乎最新的推送“河北是个什么样的省份?”听起来还蛮自恋的。

他都麻木了,或者是习惯了。这一代的河北人说他们“出生就是为了离开”,在北京和天津的旁边谁会留下来?河北人骂的比谁都狠,说最多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语调里又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安慰。

河北人都跑了。一个接一个,一个带一群,拖家带口地跑了。河北留不住他们,王宥冀留不住他们。他不知道该怎么许诺给人才未来,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按照小说的剧情走向,他现在该哭一场才对,但王宥冀只是关掉手机充电,然后睁着眼躺平。空调太冷了,吹的他有点发抖,迷迷糊糊中王宥冀睡过去,听到门吱吱呀呀一声响。

王燕和王卫站在门口,脸上是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格式化担忧。他们带来了果篮还有糖葫芦,王卫说哥你好好休息不着急,王燕说工作不用你操心。

他的弟弟妹妹。王宥冀甚至还记得他是怎么把他们一点点抚养长大的,那时候王燕还没留大背头也没戴眼镜,王卫天天炸着头发在院子里疯玩。王宥冀一回来就听到两个人争先恐后地扑过来叫哥,他笑嘻嘻地把弟妹抱起来转圈,两个小家伙吱哇乱叫快放我们下来。

别人调侃他在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将军,回家也要哄小孩。王宥冀就瞪起眼睛说我乐意,你有弟弟吗你有妹妹吗。

后来王燕成了都城,虽然那时候他还不叫这个名字,王卫也要举起剑了。他的弟弟妹妹果然不是一般人,就是当首都的命啊。王宥冀一边暗地里心疼,一遍又乐呵呵地跟别人夸耀。

“再等个几百年我就去过退休大爷生活,啃这俩家伙的老。”

王燕关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出门的时候弟弟开了点歌吧,放的是最近国庆档新出的歌。

“你的手我蹒跚在牵,请带我去明天……”

王宥冀拿起遥控器关了歌。

他想他应该是老了,即使化身的容貌到了一定年龄就不会再改变,王宥冀还是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眼角新增的细纹。他努力地回忆之前策马奔驰举剑杀敌的过往,记忆里却模模糊糊地闪出一个红衣的女子,她骑马射箭开怀大笑。

王宥冀那天睡的很晚很晚,他失眠了。却在梦里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察哈尔。她穿着一袭鲜艳的红裙,眼睛比漫山遍野的花海还漂亮,比苍茫天空里所有的星星还明亮。

那时他们还都年轻,那时山花还烂漫。

那时她还在丛中笑。

 

 

 

 

鹿琼sky
速摸了,河/北人的承诺()

速摸了,河/北人的承诺()

速摸了,河/北人的承诺()

最千帆

父母爱情【王冀x冀团】

刚刚脑补了一个设定

涵设王冀X冀团团

一个是久经沙场后退守中原的将军。

一个是脸皮薄的感性少女,家国平安时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站在花丛中对王冀撒娇“你看我漂不漂亮啊?”战事告急时也会穿上战甲与王冀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我之前从没见过她。

那是1922年的一天,我坐在山坡上,刚从怀里拿出偷藏的酒,就看见她站在山坡下仰头对我笑,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被父母亲人保护在羽翼之下不懂现在的困境。

我看着她,想着,这是哪家的姑娘跑到了这里?一会儿得托人给护送回去,咱这地可不是这么娇弱的姑娘乐意待着的地方。

少女走了上来,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的,她对我伸出了手,“你作为意识体,...

刚刚脑补了一个设定

涵设王冀X冀团团

一个是久经沙场后退守中原的将军。

一个是脸皮薄的感性少女,家国平安时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站在花丛中对王冀撒娇“你看我漂不漂亮啊?”战事告急时也会穿上战甲与王冀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我之前从没见过她。

那是1922年的一天,我坐在山坡上,刚从怀里拿出偷藏的酒,就看见她站在山坡下仰头对我笑,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被父母亲人保护在羽翼之下不懂现在的困境。

我看着她,想着,这是哪家的姑娘跑到了这里?一会儿得托人给护送回去,咱这地可不是这么娇弱的姑娘乐意待着的地方。

少女走了上来,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的,她对我伸出了手,“你作为意识体,怎么可以偷偷喝酒呢?酒给我,没收了。”

我笑了,“年纪不大管的倒是多,我这叫酒壮怂人胆,现在喝了酒,一会儿上战场时就不怕啦!”

她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我,“你上战场也会怕吗?可是我看见的,都是你不要命似的往前冲,仗着自己死不了就去替队友挨枪子,明明流了一身的血站都站不住了却还要笑着安慰被你护着的小士兵。你也会怕吗?”

我的笑消失了,“你怎么知道这些?”我的手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她看见我的动作后赶忙制止了我,“别别别,别掏枪啊,我又不是坏人。”

我知道她对我没有恶意,但我不得不警惕,“说,你是谁?”

“我是共青团。”

“什么?”我仿佛听见了什么奇怪的词,“什么团?那个团的?”

“……是共青团啦,我是河北共青团的意识体,冀团。”

那一瞬间,我和她之间产生了一种联系,一直数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就像一张网,把我们两个笼罩在了一起。




“王冀!”

我躺在躺椅上,手里摇着蒲扇,躺椅被我晃的吱呀吱呀的,听见喊声后我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哎!这儿呢!”

“王冀!”冀团冲冲地跑到我的跟前抢走了我的蒲扇,“你说说你,一天天的就知道躺着,怎么不出去溜达溜达!”

我睁开了一只眼,“团子嗳,你这语气活像是看着自家不争气的儿子。我累了大半辈子了,如今四海清平了没仗可打了,我可不得好好放松放松。”

“你就不怕把身上的本事都待没了嘛!”

冀团红了眼眶,我的心抖了一下,仿佛自己是什么万恶不赦的罪人。

“小祖宗我错了,我出去溜达还不行吗?”

“大可不必了!”冀团抹了把泪,恨铁不成钢得看着我,“你说你是曾经大英雄,是守卫中原的将军,是保京都不受侵犯的铁门,可是你现在呢?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有哪点是拿的出手的吗!”

“……”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刀,只会在战场上才被人们想起。

我揉了揉她的头,“傻姑娘,如今岁月安好,挺好的,如果能永远都要不上我这身本事才好呢。”




“妈妈,今天老师让说自家省的特色,可是河北好像什么特色都没有嗳。”

两人在路边散步时,听见一个小娃娃和妈妈走在一起,听见这个问题,妈妈摇了摇头,“河北啊,你看见了河北,就等于看见了整个北方。”




“团子……”

“滚!”

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情爱这种事,咳咳,毕竟情到深处,理智抵不过感情。

而后果就是……自己被关在了门外……

“团子,我错了,你让我进去吧,下次一定不会……”

“你还想有下次?!”

“……还是得有的……团子!老婆!街坊邻居都看着呢,我一个意识体,被老婆关在门外,传出去多不好意思啊。”

想我河北意识体一世英名,如今也过去了这种生活,可悲可叹。

但我有老婆,嘿嘿。

想到昨晚冀团红着眼睛哭泣的样子,我不禁扬起了嘴角。

“王冀,你给我发誓,你要是再敢这么对我,我就再也不让你进家门了!”

“我发誓!”

反正每次你都会心软♡




【河北真有意思,没北京的命还非得追北京的步,本来就没那实力还非得独立命题,命了个寂寞。】


“高考结束了,你想对考生说点什么?”

冀团拿着话筒对我说,我沉思了一下,最终郑重地抬起了头,“虽然但是,那些卷子并不是我出的,别骂了别骂了,再骂就把我骂傻了。”

冀团接过话音,“他的意思是要骂请骂正确的人。去骂出题的,别骂我家王冀。”





嗐,反正考完了,人已经佛了,主要是麻了。


最千帆

好消息!好消息!冀团团到B站了!

我有搞省拟的动力了!

看看这大美人!

冀团团终于有自己的头像了!

好消息!好消息!冀团团到B站了!

我有搞省拟的动力了!

看看这大美人!

冀团团终于有自己的头像了!

我自倾杯.

第二遍。

是个京津冀省城拟(scn)交流群!无附属群聊。

京津冀相关成员不限,其他城市(8/10)

群里什么都可以聊,可以聊人设,也可以聊看法和见解之类的,语擦相关的戏也可以。但是不允许[em]e401143[/em]排新排外之类的,吵架可以,请tlz另请

省城拟包括aph相关省城拟和原创省城拟,请不要在群里歧视和掐世界观。欢迎见解分享讨论。

第二遍。

是个京津冀省城拟(scn)交流群!无附属群聊。

京津冀相关成员不限,其他城市(8/10)

群里什么都可以聊,可以聊人设,也可以聊看法和见解之类的,语擦相关的戏也可以。但是不允许[em]e401143[/em]排新排外之类的,吵架可以,请tlz另请

省城拟包括aph相关省城拟和原创省城拟,请不要在群里歧视和掐世界观。欢迎见解分享讨论。

我是萝卜
冀:“小察,不要害羞嘛!这是热...

冀:“小察,不要害羞嘛!这是热河,以后,要好好相处呀。”


又来污染tag了,

摸得完成的极低的冀察(卑微)

是和热河初见的小察呜呜呜!

(冀哥好温柔,小察好可爱)


冀:“小察,不要害羞嘛!这是热河,以后,要好好相处呀。”


又来污染tag了,

摸得完成的极低的冀察(卑微)

是和热河初见的小察呜呜呜!

(冀哥好温柔,小察好可爱)


老青

摸一个我大河北

他应该属于那种……平时不起眼,沉默不争的人吧……

摸一个我大河北

他应该属于那种……平时不起眼,沉默不争的人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