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河合郁人

1106浏览    34参与
Natsuki消失了

【自扫自裁 二传请直接保存并注明出处】散2p

【自扫自裁 二传请直接保存并注明出处】散2p

天蓬元帅

【河合郁人水仙】夺舍

我写着玩您看着玩 内含fkzw和wghy


[图片]


我写着玩您看着玩 内含fkzw和wghy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9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看着从五关家里拍回来的报纸陷入了沉思。河合郁人失踪的报道是在半年前,而塚田僚一惨死的报道是在一个半月前,也就是桥本良亮自称的和海老名谈恋爱的前一天,而自己失踪的那一天是那一天自己杀了自己的日子。


当然,根据他现在的记忆里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桥本良亮手里拿着报道的照片也是一脸懵。


在他的记忆里这些事情全部没有发生过。


这些报纸也不像假的报纸,可是为什么在五关家里他们还是觉得隐隐有些奇怪。


“我的思绪越来越混乱了,这背后的故事远远比失踪一个海老名复杂多了。”桥本良亮拍着自己的头,只觉得无比头疼。


户塚祥太却沉默了,...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看着从五关家里拍回来的报纸陷入了沉思。河合郁人失踪的报道是在半年前,而塚田僚一惨死的报道是在一个半月前,也就是桥本良亮自称的和海老名谈恋爱的前一天,而自己失踪的那一天是那一天自己杀了自己的日子。


当然,根据他现在的记忆里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桥本良亮手里拿着报道的照片也是一脸懵。


在他的记忆里这些事情全部没有发生过。


这些报纸也不像假的报纸,可是为什么在五关家里他们还是觉得隐隐有些奇怪。


“我的思绪越来越混乱了,这背后的故事远远比失踪一个海老名复杂多了。”桥本良亮拍着自己的头,只觉得无比头疼。


户塚祥太却沉默了,许久才说了一句话:“不管到底是什么事,五关绝对是知情人。不然报纸怎么会在他家。”


“问一问他?”


户塚祥太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感觉自己胆子一直都挺大的,这一次却不敢多做些行动,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点都不明朗。


“再查查吧,我们去他家够奇怪了,不要再打草惊蛇,顶多诈一诈他,听听他的话有什么漏洞,”突然户塚祥太又像想到了什么,放大了河合郁人失踪那篇报道的日期,“良亮你看,这天和那张咖喱饭店的小票是同一天。”


虽然对其中有什么联系一无所知,但是这个点确实很可疑,并且作为知情人,帮自己处理掉尸体的有很大可能是五关晃一,只是户塚祥太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感觉五关晃一其实没有什么恶意,就是不清楚他为什么要隐瞒这么多。


“明天都是个人工作了,要团体在一起只能等到塚田僚一结婚那一天了。”桥本良亮说,“不知道新娘是什么人。”


“好像也叫塚田吧。”户塚祥太翻开了请帖,这几天太忙了,根本没空细看请帖,“塚田里香。”


请帖里也没有照片,只写了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最后一行是办酒席的酒店地址,可能是因为婚礼办的过于匆忙,确实没有空拍正式的婚纱照。


婚礼日期是后天,也是大家久违的休息日,塚田僚一估计精心挑了一天大家都休息的日子。


“我们要去吗?”户塚祥太没头没脑问了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可能他对这个也叫塚田的新娘不感兴趣。


“去,当然要去。五关应该也会去的吧。”桥本良亮拍了下手对户塚祥太说,毕竟他的压力比户塚祥太少了好多,户塚祥太那里还有一具尸体不知所踪。


接下来的那一天户塚祥太的工作也浑浑噩噩的,差点被骂了消极怠工,他恨不得按下快进键,赶快到第二天,看看五关晃一会做什么反应。


户塚祥太和桥本良亮是结伴一起去的婚礼,婚礼的场地其实挺华丽的,他们甚至怀疑塚田僚一把家里所有的家当都拿出来了。


他们在大厅里寻找五关晃一,但他似乎并没有出现,他们倒是发现了河合郁人。


“郁人,你看见五关了吗?”


“没有啊,我也在找他。”河合郁人被找到的时候也在东张西望,好像也在找五关,“五关好像没有来诶。”


“怎么可能,也许是塞车了,我们进去等他吧。”桥本良亮摆摆手,拉着户塚祥太和河合郁人就往厅里走。


户塚祥太呆呆的,五关不在怎么查他,这一下又被猛地一拉,进了正厅,正厅明明比外面更豪华,尤其是水晶吊灯,更为闪耀,一看就价值不菲。


“塚田僚一究竟花了多少钱啊。”桥本良亮满脸震惊,心里暗自在想塚田僚一有多爱自己的老婆。


正厅里面挂了婚纱照,根据发型什么的来看,这张照片就是这两天刚拍的,塚田里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但是怎么看怎么眼熟。


户塚祥太扭头一看,桥本良亮已经呆在了自己旁边。

“她就是海老名啊!她怎么会换了个名字和塚田结婚!”


户塚祥太这才想起来,这个新娘长的和咖喱饭店小票里面夹着的画像一模一样。


就是海老名艾比。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8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奇怪的事情简直是堆在一起发生了。


“我要结婚了,大家快来参加我的婚礼哦。”塚田僚一笑着对其他四个人说。


四个人满脸的懵。


新娘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塚田僚一从来都没和他们说过?这一箩筐的问题还没被问出来,他们就被塚田僚一的一句话噎下去了。


“我和她认识两个星期了,感觉挺投缘的,而且她也姓塚田哦,到时候姓都不用改了。”塚田僚一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看来确实很开心。


认识两个星期就能结婚这也太离谱了,但是塚田僚一的性格套在这件事情上又好像很正常。说实话户塚祥太和桥本良亮没有空再多想,他们全部的脑容量都用来思考这个克隆世界...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奇怪的事情简直是堆在一起发生了。


“我要结婚了,大家快来参加我的婚礼哦。”塚田僚一笑着对其他四个人说。


四个人满脸的懵。


新娘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塚田僚一从来都没和他们说过?这一箩筐的问题还没被问出来,他们就被塚田僚一的一句话噎下去了。


“我和她认识两个星期了,感觉挺投缘的,而且她也姓塚田哦,到时候姓都不用改了。”塚田僚一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看来确实很开心。


认识两个星期就能结婚这也太离谱了,但是塚田僚一的性格套在这件事情上又好像很正常。说实话户塚祥太和桥本良亮没有空再多想,他们全部的脑容量都用来思考这个克隆世界。


主要还是户塚祥太思考克隆的自己,桥本良亮这里并没有出现另一个桥本良亮,他只是觉得记忆不是自己的罢了。其实他们最近在怀疑其他三个人是不是也是克隆人,或者又像楚门的世界一样,他们只是别人精心安排好的电视剧?


“你去过五关家吗?出道这么多年我都没去过。”户塚祥太对桥本良亮说,“我怀疑他们三个也是这样。”


桥本良亮点了点头,但是思绪还在想塚田僚一宣布结婚这件事。“你不好奇塚田的新娘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想到这里桥本良亮像自嘲地笑了一声,“要是我没意识到这种被灌记忆的感觉,我现在可能还在找海老名,还想和她结婚。”


户塚祥太脑子想过电一样,感觉这段时间是他三十多年来最聪明的时期:“你说塚田僚一会不会也。。。你看他之前明明那么不正常。”


“反抗期过几年就会来一次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感觉他和刚认识的人结婚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桥本良亮咬着自己刚做的小饼干,把饼干盘子往户塚祥太面前一推,“真要说可疑,五关才比较可疑吧,这么久了我们都没去过他家,而且你第一个怀疑的不就是他吗?而且他老忘记事指不定就是。。。”


所以当户塚祥太和桥本良亮一起扛着设备站在五关晃一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桥本良亮知道自己的口才已经把户塚祥太说服了。


五关晃一开门的时候满脸呆滞,“这是在做什么?”


“我们申请把广播节目来你家录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还不等五关拒绝两个人就跑进去了,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你们不要说进就进啊。”等他们跑过去了五关才反应过来,想去阻拦可是已经晚了。


“我们开始吧。”桥本良亮已经架好了设备,接下来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录下来被播出去。五关晃一已经来不及拒绝了。


“你找出来什么了吗?”桥本良亮负责和五关晃一一起谈话,户塚祥太就在房间里兜圈找些可以的东西,没有倒罢了,关键是他找到了一些震惊到令人掉下巴的新闻。


《男团成员河合郁人一夜之间离奇失踪》《偶像男团成员塚田僚一惨遭杀害》《男明星户塚祥太已失踪将近一个月,是吉是凶结果未定》


最后一篇报道的日期是今天。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7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距离桥本良亮慌慌张张给自己打电话说女朋友不见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那具尸体也失踪了半个月,是谁拖走了,拖往哪里毫无头绪。


所幸户塚祥太留下了尸体的一撮头发,希望通过dna能找到尸体的身份信息。但是他去到实验室拿结果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大失所望的结果。


“和您的dna一模一样,不是您的同卵双胞胎的话, 就是您拿您自己头发来检测了。”


户塚祥太开始怀疑起自己究竟有没有双胞胎兄弟,据他所知确实没有。“帮我查查这张小票上的指纹。”他掏出了饭店的小票给了实验人员。


最后他还是得到了另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这张小...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距离桥本良亮慌慌张张给自己打电话说女朋友不见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那具尸体也失踪了半个月,是谁拖走了,拖往哪里毫无头绪。


所幸户塚祥太留下了尸体的一撮头发,希望通过dna能找到尸体的身份信息。但是他去到实验室拿结果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大失所望的结果。


“和您的dna一模一样,不是您的同卵双胞胎的话, 就是您拿您自己头发来检测了。”


户塚祥太开始怀疑起自己究竟有没有双胞胎兄弟,据他所知确实没有。“帮我查查这张小票上的指纹。”他掏出了饭店的小票给了实验人员。


最后他还是得到了另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这张小票上面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


那个人压根不是什么整容的人,也不是远房亲戚,更不是双胞胎。


那个人确确实实就是户塚祥太他自己。


如果他是自己,自己又是谁呢,户塚祥太想了许久,童年的回忆像走马灯一样从脑子里闪过,似是真实,但他又觉得自己是个虚假的旁观者,像一个被强行灌入记忆的第三者。


他知道自己做过这些事,却不记得当时的感觉,当时的心情,这些事只是死板机械地躺在大脑深处。


但是毋庸置疑,桥本良亮所谓那个失踪之后被我们所遗忘的女朋友绝对认识另一个户塚祥太。


其实事情在那一天开始都变得奇怪起来,不只是自己整天担惊受怕,桥本良亮每天都看着海老名的画像暗自神伤,河合郁人不知道为什么会抹眼泪,五关晃一每天发呆的时间更长了。


变正常的塚田僚一,一个半月前他突然进入反叛期谁都不愿理睬,自从大家心不在焉录制完综艺的第二天,他恢复了正常交流,只是大家都无心应对他。


其实桥本良亮那里增加的疑惑并不比户塚祥太少,他每天都会看海老名的画像,但是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陌生,试图回忆起他们在那一个月里的甜蜜点点滴滴,但是他越想越觉得怪。


似乎是在古着店看见作为店员的海老名的那一刻,自己就似乎陷入了狂热,一切就像踩了油门一样,当天立马在一起,立马同居,立马开始浓情蜜意如胶似漆的生活。


他为什么会喜欢海老名,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不得不爱她,他的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你必须爱她。”


海老名艾比,这么奇怪的名字,自己竟然一直都不觉得奇怪。


“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想找海老名的决心了。”桥本良亮这样对户塚祥太说道,“我都没摸清她的底就和她在一起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谁。”


“她真的存在过吗,还是你觉得这段记忆是被硬植入脑袋的。”


桥本良亮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回想了一些记忆,也发现了在海老名之前自己的生活似乎过得毫无知觉。


“是。。。”桥本良亮想着想着还是把这个字脱口而出了。


原来这个奇怪的感觉不止发生在自己身上,桥本良亮甚至身边很多人都可能发生过这种情况。


既然如此世界上很有可能存在着另一个桥本良亮,就像自己一样。


“你有没有怀疑过我们是被克隆的,在照着别人想要我们生活的轨迹生活。”


户塚祥太这个话还是让桥本良亮摸不着头脑,他是怎么作出这么离谱的推断的,桥本良亮甚至不敢接话。


看着桥本良亮不说话了,户塚祥太有些着急。


“你知道我杀人了吗?”


桥本良亮一向能看出别人有没有说谎。


这一次,户塚祥太没有说谎。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6)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桥本是不是快要睡着了啊?”节目录制现场的mc河合郁人笑着朝桥本良亮打趣着,也确实他录制节目的时候也一直在发呆。


三分之一是因为想海老名的事情想了一夜,最后还没想出个头绪,觉也没睡。三分之一是因为奇怪的户塚祥太,他最近似乎习惯把各种事情推到推到咖喱的头上,明明听见他说“整容”什么的话题,明明他没爱吃咖喱爱到一日三餐这个程度,但他却把一切推到了咖喱头上。


最后的三分之一是因为塚田僚一不理自己了。


桥本良亮想了一晚,户塚祥太除了有那幅画像也没有别的线索,他那天在咖喱饭店的时候拍了一张下来,户塚祥太也没阻止,其实他也想帮自己找的吧,...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桥本是不是快要睡着了啊?”节目录制现场的mc河合郁人笑着朝桥本良亮打趣着,也确实他录制节目的时候也一直在发呆。


三分之一是因为想海老名的事情想了一夜,最后还没想出个头绪,觉也没睡。三分之一是因为奇怪的户塚祥太,他最近似乎习惯把各种事情推到推到咖喱的头上,明明听见他说“整容”什么的话题,明明他没爱吃咖喱爱到一日三餐这个程度,但他却把一切推到了咖喱头上。


最后的三分之一是因为塚田僚一不理自己了。


桥本良亮想了一晚,户塚祥太除了有那幅画像也没有别的线索,他那天在咖喱饭店的时候拍了一张下来,户塚祥太也没阻止,其实他也想帮自己找的吧,毕竟这是关于海老名的唯一线索。


他今早想要找组合里自己觉得相对靠谱的另一个人去讨论一下,只不过自己刚走到他旁边那人就走开了。


塚田僚一并不想和自己说话。甚至看一眼都不想看,这与平时的塚田僚一大相径庭。


这个情况持续多久了?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


桥本良亮隔着裤子摸着裤袋里手机上的屏保不知如何是好,他已经把那个照片设成了屏保。


最后桥本良亮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录完综艺的,只记得结束之后自己在后台的时候看着海老名的画像暗自神伤,突然感觉一只手拍了下自己的肩膀,桥本良亮吓得都跳起来了,回头一看发现是五关晃一和河合郁人。


“刚刚这么走神就是在想她吗?是你女朋友吗?”五关笑嘻嘻露出了一副看八卦的表情。


“个人隐私不要乱看。”桥本良亮捡起了刚刚被吓掉在地上的手机用手指抹了抹灰塞进了口袋。


河合郁人和五关晃一看八卦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眼睛一亮:“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啊。”


“她人间蒸发了。”桥本良亮只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也不想过多解释,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


可是河合郁人却是一副失望的神情,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找不到她了是吗?”


桥本良亮点了两下头,河合郁人叹了一口气:“还想看看弟弟的女朋友。。。”最后几句声音小到听不见了,他转身走了,似乎还带着哭腔。


河合郁人真的不是一个常哭的人。桥本良亮觉得很奇怪。不过此时的五关晃一更奇怪,他木木站在原地,眼神好像看着远处的物品变焦了。


五关晃一录节目的时候也许会这样,但是在off的时候绝不会这样。


其实今天的五个人都不太正常。


“有了画像其实可以去报案的,从长相把海老名找出来,指不定她用了假名。”桥本良亮向户塚祥太提议了一番,剩下的四个人,兜兜转转还是户塚祥太相对正常点,而且是他提供的画像。


可是户塚祥太愣住了,户塚祥太根本不想报案,现在尸体不是自己处理的心里不踏实,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什么时候会查到自己身上,在知道尸体的身份信息之前他其实没有这个把握去让桥本良亮报案,因为但凡桥本良亮说出画像源自自己身上,事情就拦不住了。


“你不是说海老名人间蒸发了吗?总感觉这种事和超自然有点关系,报案也没有用。”户塚祥太说出了自己作为缓兵之计的方法,也不知道桥本良亮会信几分。


桥本良亮自然是不信户塚祥太的说法的,但户塚祥太现在其实处于一个很奇怪的境地,又想找到海老名,又不想把事情闹大,再结合一下户塚祥太之前喃喃自语的整容。


“海老名不会整容了吧?”桥本良亮试探性问道,桥本良亮的直觉一向厉害,比如能看出户塚祥太在不在说谎,之前的“咖喱”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是桥本良亮马上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就在户塚祥太说“不清楚”的瞬间。


那个整容的话题确实不是针对海老名的。


桥本良亮很迷茫,甚至不知从何找起。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5

河合郁人出场啦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翻来覆去睡不着,那副尸体失踪了,作为个多少有点正常的人心里还是不舒坦。


不知道是谁帮他藏了尸体还帮他清理了案发现场。不知道是谁干的事小,被拿捏把柄是大。


更何况现场更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他唐在房间里面甚至还能闻见消毒水味,即使是有人来检查也查不出什么。


不是洁癖就是专业人士。


户塚祥太在翻了第五十几次身之后,觉得浑身黏腻腻的不舒服,一摸后脖颈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踏出房间去洗个澡,但是外面刺鼻的消毒水味让他迟迟不敢踏出去。


让他出去的是刺耳的电话铃,是放置在客厅的座机。...

河合郁人出场啦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翻来覆去睡不着,那副尸体失踪了,作为个多少有点正常的人心里还是不舒坦。


不知道是谁帮他藏了尸体还帮他清理了案发现场。不知道是谁干的事小,被拿捏把柄是大。


更何况现场更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他唐在房间里面甚至还能闻见消毒水味,即使是有人来检查也查不出什么。


不是洁癖就是专业人士。


户塚祥太在翻了第五十几次身之后,觉得浑身黏腻腻的不舒服,一摸后脖颈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踏出房间去洗个澡,但是外面刺鼻的消毒水味让他迟迟不敢踏出去。


让他出去的是刺耳的电话铃,是放置在客厅的座机。


这么晚了打电话不是有病就是有鬼,打的还是座机,这个年代谁还打座机。户塚祥太压抑住心里的骂骂咧咧还是接起了电话。


“totsu,睡了吗?”电话里传来了河合郁人的声音,“我也睡了。”


“睡了给我打电话干嘛?”户塚祥太感觉自己语气确实挺不好的,但是对深夜这通电话也很火大,但转念一想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必定有些要紧事,“我还没睡,有什么事啊?”


估计是第一句的话吓到了河合郁人,他的声音停了一会儿:“我在群里发了个自拍,你快回回我。”


就这?户塚祥太打开了手机群组,河合郁人果真发了张自拍,看看时间是刚刚,可能拨号的时候同时发出来的。


户塚祥太敷衍地回了大拇指的emoji,转头对着电话里说到:“发出去了,你快看看。”


在听见河合郁人说“我看见了”之后,户塚祥太说了自己要去睡觉,就挂了电话,也不知道河合郁人那里现在是什么情绪,别以为自己很凶就好,语气奇怪就好。


不过这种无厘头的事只有河合郁人做得出来,户塚祥太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挺短的,也是座机号码,心里更烦躁了。


他赌气一样坐到床上,直到晕晕乎乎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睡过头了,今天早上还有工作,简单洗漱之后就顶着黑眼圈冲到了现场。


“昨晚干什么了,起这么晚,打电话都叫不醒。”五关晃一拍着户塚祥太的肩膀问。


“做咖喱了,本来打算带来给你们吃的,就是做糊了。”户塚祥太也没心情随口胡诌了个理由,桥本良亮倒是听见了,目光里满是“你昨天不是刚吃了两顿咖喱吗”的疑问。


“我一天三餐吃咖喱都不要紧,我爱吃。”他确实爱吃,但确实没这么爱吃,不过说出这个胡编的原因之后桥本良亮的眼光也释然了,转身忙别的事了。


“郁人昨天放假干了什么啊?”五关晃一又转头问了河合郁人。河合郁人思索了一会儿:“睡了一天呗,然后看了会儿新闻。”


五关晃一的表情看着若有所思,一段沉默之后随口问了句:“你这么爱干净,没打扫家里吗?”


河合郁人的额头冒了些汗,还不等他开口回答,五关晃一笑了一声说道:“我家刚买了个很好用的垃圾桶,感觉用这个打扫起来更方便。”之后便是河合郁人的附和声。


说实话提醒了户塚祥太想起了家里尚存的84消毒水味,他感觉鼻间又萦绕着那股味道。


最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4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坐在店里心不在焉地吃着咖喱,边吃边惊叹于自己及其优越的心理素质。这家咖喱说不上好吃,只是有些普通。


半年之前自己应该也来探过店,只是觉得这家的咖喱不怎么好吃,那时把小票撕碎都扔了,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的店没必要留着小票。


这一次来却不是单纯地为了吃咖喱。


“你见过这个女生吗?”坐在对面的桥本良亮拉住了一个服务员,向他展示着画像。


虽然画像只到肩膀,就是一幅大头,但是露出来的肩膀部分能看出来是这家店的员工制服,大概率这个女生是这家店的员工。


那个被桥本良亮拉住的服务员盯着画像摇了摇头:“虽然她穿的是我们...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户塚祥太坐在店里心不在焉地吃着咖喱,边吃边惊叹于自己及其优越的心理素质。这家咖喱说不上好吃,只是有些普通。


半年之前自己应该也来探过店,只是觉得这家的咖喱不怎么好吃,那时把小票撕碎都扔了,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的店没必要留着小票。


这一次来却不是单纯地为了吃咖喱。


“你见过这个女生吗?”坐在对面的桥本良亮拉住了一个服务员,向他展示着画像。


虽然画像只到肩膀,就是一幅大头,但是露出来的肩膀部分能看出来是这家店的员工制服,大概率这个女生是这家店的员工。


那个被桥本良亮拉住的服务员盯着画像摇了摇头:“虽然她穿的是我们店的制服,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来上过班。”


“我从这里一开张就来这里工作了。”服务员又补充了一句话断绝了更多的可能性。以此可得这个女人并不是这家咖喱饭店的员工。户塚祥太拿着勺子舀饭的手停顿了一下,看着对面的桥本良亮脸都皱了起来,他那份饭几乎都没怎么动。


也是,海老名是人间蒸发,即使她来过这家店别人也不会记得。


愁的人又何止是桥本良亮呢,户塚祥太此时也找不到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对躺在自己家里那副尸体的信息更是一无所知。


一般餐厅的员工服也不会外借吧,不过这是画像,也许可能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女人和制服也许是分开的两样东西。


可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为什么要留着半年前的小票呢?仅仅是为了证明是这家店的小票吗?海老名在照片上全部被抹除,为什么那个人会有画像?他也认识海老名吗?


好多好多疑问从户塚祥太的脑海中闪过去,他突然感觉自己也不是那么自信了,他开始担心起躺在家里的尸体。


看着桥本良亮伤心到食不知味,户塚祥太心里还是挺担心他的:“也许那个人不是海老名呢。。。”


他尝试安慰着桥本良亮,不过一切言语都是那么苍白,他还没说完就被桥本良亮硬生生打断了:“海老名没有兄弟姐妹,怎么可能有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


其实这句话对于户塚祥太本身也是有用的,自己没有兄弟姐妹,即使是有亲戚,两人相像到如此地步也可谓少见,更何况那个人试图杀掉自己,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亲戚。


“过会儿回家先捏捏他的脸看看他有没有整容。”户塚祥太比着嘴型咕哝着,确定了回家之后的第一步计划。


感觉桥本良亮以奇怪眼神盯着自己,户塚祥太的思绪才渐渐回到现实,庆幸自己刚刚没说出声,被桥本良亮发现就麻烦了。


之后户塚祥太又被桥本良亮拉着去了几个海老名可能会去的地方,其实两个人心里都知道找到的机会微乎甚微,但还是抱着千分之一的心态去找了。


不过结果显而易见,海老名就是失踪了。


“其实我也想知道海老名去哪里了,不过明天还有工作,今晚早点休息吧。”直到天黑了,户塚祥太才把桥本良亮送到了家门口准备回家了。


“那个小票你是从哪里拿的?”桥本良亮看着户塚祥太又问了一遍。


“说过了,我一个朋友给我的,他也像海老名一样人间蒸发了,我也想找他。”户塚祥太边说边挥着手,转身走了,留下了桥本良亮在门口若有所思。


他前半句是真的,自己回家要把尸体处理好,这个人就是真的人间蒸发了。但是后一句恰恰是户塚祥太担心的,会不会在某个地方他的朋友也在找他?最后会不会还是纸包不住火找到自己?


边胡思乱想着边用钥匙扭开了防盗门,甚至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愿面对这一切,却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只不过眼前的另一幕让户塚祥太吓坏了。


比起尸体更可怕的一幕。


厨房里的尸体已经不见了,甚至地上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像打斗从未发生过一样。


他回忆了好几遍,他确认自己并没有做过这些事。


那是谁?真的有人要来找他?


户塚祥太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的内侧袋还有那具尸体的头发。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3

我写着玩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文学 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在门铃响了两声之后,桥本良亮透过猫眼看见了户塚祥太的脸,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叫他过来是因为什么事,一脸的无事发生。


“艾比不见了!人间蒸发了!”


桥本良亮一打开门就焦急的向户塚祥太说了这一个情况,其实他还想说更多,只是话到嘴边只能说出这一句。


“艾比是谁?”户塚祥太听见这个名字满头的问号,“从未听说过有这个人。”


桥本良亮只能把事情从头向户塚祥太解释一遍,但是怎么解释户塚祥太都是呆呆的,桥本良亮压根就没想到是因为他家里躺着具尸体他在思考对策,只是单纯地以为他...

我写着玩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文学 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在门铃响了两声之后,桥本良亮透过猫眼看见了户塚祥太的脸,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叫他过来是因为什么事,一脸的无事发生。


“艾比不见了!人间蒸发了!”


桥本良亮一打开门就焦急的向户塚祥太说了这一个情况,其实他还想说更多,只是话到嘴边只能说出这一句。


“艾比是谁?”户塚祥太听见这个名字满头的问号,“从未听说过有这个人。”


桥本良亮只能把事情从头向户塚祥太解释一遍,但是怎么解释户塚祥太都是呆呆的,桥本良亮压根就没想到是因为他家里躺着具尸体他在思考对策,只是单纯地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所言。


最后从手机里翻出了一个相册给户塚祥太看,每一张照片的他都在角落,如果是单人照绝不可能有这么奇怪的取景。


其实桥本良亮刚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有和户塚祥太说过这件事,只不过随着海老名的失踪,户塚祥太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


户塚祥太看着这些照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里只觉得桥本良亮也许刚做了个奇怪的梦,也许他想恶作剧,还暗自感叹他的演技确实有进步,演的这么真。


“你饿吗?”户塚祥太没头没尾的抛出这一句,“我想吃咖喱饭了。”


桥本良亮不清楚户塚祥太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吃的下饭,但是又转念一想,不见得又不是他女朋友:“你不是刚吃过吗?”


“太辣了,没吃多少。”户塚祥太摸摸鼻子撒了个慌圆了过去,其实他还算能吃辣。不过桥本良亮倒是不好奇起了他那碗咖喱加了多少辣椒素,说实在的他一点不饿,比起吃咖喱找海老名更加重要。


当桥本良亮正欲拒绝的时候,户塚祥太掏出了一张小票,上面显示的是一家咖喱饭店的名字。桥本良亮本对咖喱饭不感兴趣,引起他注意的是另一样东西——那一张和小票一起被掏出来的满是折痕的画像,上面是一张熟悉的脸。


是海老名的画像。


户塚祥太看着桥本良亮呆滞的脸觉得也许他并不想去,正打算换个别的方式延长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又把小票和画像折了起来,准备放进口袋了,桥本良亮突然伸出手按住了他的手。


“这家咖喱店在哪里?这个画像又是怎么回事?”


户塚祥太没想到桥本良亮会这么积极,以为他去或不去也就是几个字的事情,他竟然问了这么多问题。“我也不清楚,这也是朋友给我的。”


“哪个朋友?能不能给我他的联系方式。”


“联系不到了,半年前给我的小票,说这家很好吃叫我去吃。”


看着桥本良亮失望的眼神,户塚祥太好像明白了什么,“这画像。。。”


“是海老名。”桥本良亮打断了户塚祥太的猜测语气。


此时户塚祥太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海老名也许和早上闯入自己家的人有关,毕竟那个人随身带着海老名的画像。也许去一去那家店更能找出事情的真相。


“我会帮你找到海老名的。”户塚祥太拍着桥本良亮的肩膀说出了这句话,“我也想看看早上死在我家那个人是谁。”


这是他咽回去的后半句话。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2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同人文我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户塚祥太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无助过。


他刚刚误杀了个活生生的人。


他的早晨是被一阵房间外面的叮呤咣啷声吵醒的,自己一个人住,不应该有别的声音,他心里一悸,下意识朝着声音的源头,也就是厨房走去。


厨房里站了一个身形和自己一样的男人,不过是背对着自己的,真正令户塚祥太恐慌的是他在磨刀——刀甚至还是自家的刀。突然他好似听见了脚步声,一回头举起了那把锋利的刀,下一秒那个刀即将刺入自己心脏。


户塚祥太从未如此害怕过,即使是那一次的无人驾驶汽车跳车窗他都没这么害怕过,当然他用尽...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同人文我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户塚祥太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无助过。


他刚刚误杀了个活生生的人。


他的早晨是被一阵房间外面的叮呤咣啷声吵醒的,自己一个人住,不应该有别的声音,他心里一悸,下意识朝着声音的源头,也就是厨房走去。


厨房里站了一个身形和自己一样的男人,不过是背对着自己的,真正令户塚祥太恐慌的是他在磨刀——刀甚至还是自家的刀。突然他好似听见了脚步声,一回头举起了那把锋利的刀,下一秒那个刀即将刺入自己心脏。


户塚祥太从未如此害怕过,即使是那一次的无人驾驶汽车跳车窗他都没这么害怕过,当然他用尽全力去反抗了。等到他回过神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反杀了对方。


杀了人未必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个人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他是谁?我又是谁?


他焦急的跑到镜子前去确认,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自己的脸没有变,说实话那一瞬间户塚祥太以为灵魂互换那种狗血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并不是,因为世界上出现了另一个户塚祥太。


他作为一个正常人第一个逻辑是这人也许是自己的某个长的略有相像的亲戚,户塚祥太随即翻找他身上的所有口袋以证明他的身份,最后从他身上找到了一张咖喱饭餐厅的小票,上面的字都已经褪色了,隐约看得出日期是半年前,还有一个女人的画像,纸张被折的很小方便随身携带,不过户塚祥太从未见过这个女人。


他急匆匆把这些东西收好,以作为将来寻找死者身份的凭证,然后拔下尸体的几根头发藏好,如此相像可能有亲戚关系,到时间完全可以去验一验,最后准备找个地方把尸体藏起来。


是一阵刺耳的电话打破了他的计划。


“良亮,怎么了?”户塚祥太接起电话的时候甚至还在紧张的喘气,只是对面依然一言不发,因为害怕对方听出了什么问题,“早上吃了点昨夜的辣咖喱,好像做的有些太辣了。”


听见对方松了一口气之后,户塚祥太也松了一口气。


“我有事和你说,去你家吧?”


一片火花在户塚祥太的脑子里炸开了,绝对不能让桥本良亮来自己家,不然就会看见这一片狼藉。


说实话,自己不止误杀了这个人,刚刚的一番搏斗还让自己家里变得一片狼藉,这一切绝对来不及收拾。


他自己也没做好去警局坦白一切的准备,甚至这个人是谁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我过会儿来你家。”


还没等桥本良亮说下一句话,户塚祥太就丢出了这一句话,并且心虚的挂断了电话。户塚祥太掐指算了算,这个点应该也不会有人来自己家。


与其放桥本良亮鸽子,倒不如先去赴约,也能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至于现场回来再整理就是。


虽然他还没想好自己的手法。


不过回来再想也不迟,如果没有线索证明这个人来过自己家,其实也没人能够发现他被自己误杀了。


户塚祥太这么计划着,就任由尸体大喇喇躺在了自己厨房的正中央,胸口甚至还插着自家的刀,血迹一路流到了地上,把地上的白瓷砖全部染红了。


户塚祥太看着这一切把窗帘全部拉上了,黑色的窗帘似乎能隔绝一切,房间里就像黑夜一样,也许这样就能暗示别人自己不在家了吧,就算路人路过也不会看见。


他看了一眼时钟,现在早上九点刚出头,平时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刚起床的时间,只是今天,如果没有被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自己可能永远无法起床了。


他走出了门,以防有人突然进来,他把门锁了好几遍,确认锁死了,只有自己的钥匙能打开,才按下了电梯键。


这时的他才松了一口气。


“喂,是桥本良亮吗,刚刚电话跳掉了,我出门了,马上就到你家。”


户塚祥太努力想把自己装成一个没事人。

天蓬元帅

【A.B.C-Z悬疑向】寻虾记1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同人文 我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桥本良亮在床上缓缓睁了眼,这不只是桥本良亮的休假日,这是他的每一天。


习惯早起,然后忙些自己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做一顿丰盛的早饭、去面包店抢第一炉刚出炉的面包还有遛一遛狗,毕竟在下午做这个事会烫伤狗狗的脚。


不过他最根深蒂固的习惯是伸手摸摸睡在自己旁边的海老名女士的睡脸。自己已经和她谈恋爱了一个月,甚至立马同居了。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只是这一次桥本良亮觉得只需要一天。


当自己的手摸到身边枕头的时候,他只摸到...

我写着玩 您看着玩 

先写几章试试水

只要我第一个写字母同人文 我就能称霸字母文坛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桥本良亮在床上缓缓睁了眼,这不只是桥本良亮的休假日,这是他的每一天。


习惯早起,然后忙些自己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做一顿丰盛的早饭、去面包店抢第一炉刚出炉的面包还有遛一遛狗,毕竟在下午做这个事会烫伤狗狗的脚。


不过他最根深蒂固的习惯是伸手摸摸睡在自己旁边的海老名女士的睡脸。自己已经和她谈恋爱了一个月,甚至立马同居了。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只是这一次桥本良亮觉得只需要一天。


当自己的手摸到身边枕头的时候,他只摸到了一团空气。手上的感觉总是先视觉一步传到大脑中,桥本良亮腾的一下坐起来,双人床的另一边已空无一人。


甚至,连有人睡过的痕迹都没有。海老名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明明前一天晚上还和自己你侬我侬,第二天一早跑去哪里了。桥本良亮此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掏出手机打算给海老名打个电话,可在通讯录里面找不到“海老名艾比”这个名字,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这个名字好似被人删掉了。


这绝不可能是海老名本人删掉的,几个月前他们刚谈恋爱的时候海老名曾经试图看自己的手机,被自己狠狠地训斥了,口口声声说着这是个人隐私不应该互相看。海老名当时眼泪都快下来了,自己才意识到做的太过火了,硬是做了好几天的大餐才把人哄回来,她开开心心像仓鼠一样边把嘴塞满边说消气了,并且保证再也不偷看手机了。


桥本良亮也在手机里设立了密码,海老名并打不开。


但是抱着海老名也许猜出了密码然后偷偷闹变扭把联系方式删了的想法,桥本良亮还是按着记忆拨打了手机号,虽然他并不知道海老名为什么和自己闹变扭。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桥本良亮呆滞了很久,一夜之间怎么可能把电话号销号了 ,半夜电信厅都不会开门啊,莫非是她早有预谋?


桥本良亮紧接着又打开了sns,想看看海老名有没有发动态,当然这是他的小号,理应与海老名互关,但是列表里并没有这个人,当他熟练的打入了海老名艾比的名字进行搜索,却发现查无此人。


总不见得连昵称都改了吧。


他腾地一下坐起身查看着这个房子里的一切,衣柜里只剩下了自己的衣服;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只剩下了自己平时用的;甚至连牙刷都只剩下了一把。


恐慌。


这是桥本良亮的第一反应,要是海老名闹变扭离家出走还好说,她平时就爱闹些小脾气,大不了做点好吃的就行了。


只是这一次,她真的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桥本良亮打开了手机相册,里面有一张海老名的侧脸,那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摄影作品,是第一次见到海老名的时候,她正在古着店整理着衣架,阳光照在她脸上,一切都好似刚刚好。


只是这一刻,那张照片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窗口,没有人摸那些衣架,窗外的街景一览无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桥本良亮立马穿上了鞋子,一路狂奔到了古着店,面前是和海老名关系最好的同事,此时她正在给店门插着钥匙打算开门。


“海老名呢?你见过她吗?”


桥本良亮抓住那个店员的肩膀,开始摇起来,但愿能让她记起来海老名的行踪,只是她却双眼懵懵的。


“谁是海老名?”店员一脸懵,最后问出了这个问题,“桥本先生你怎么了?”


店员只认识桥本良亮,却不认识海老名艾比。桥本良亮的手到底还是从店员肩膀上滑下来了,他第一个反应是去警察局报案。


“海老名艾比?这么怪的名字。”接警警员满头的问号,“你是说她失踪了吗?”看到桥本良亮重重点了两下头之后,还是帮他查了,

“户籍里没有这个人啊。”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桥本良亮还是把一大清早发生的种种诡异事情全部告诉了警察,只是得到的是噗嗤一笑,“您是不是做梦了呀?”


“我没有!我有她照片!但是今天早上手机里都没了!”


“先生我们受过专业训练,平时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桥本良亮最后还是灰心丧气地走出了警局,当然,是被打发出来的。他得到的情报是,海老名艾比根本没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桥本良亮手足无措,他第一个能想到的人是他的好队友户塚祥太,所幸,他的名字在通讯录里面并未消失。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桥本良亮甚至都以为他也消失了。


“良亮,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微微喘气的声音,好像刚刚进行了些激烈的运动,不过对方似乎发现了桥本良亮的疑惑,“早上吃了点昨夜的辣咖喱,好像做的有些太辣了。”


“我有事和你说,去你家吧?”


“不,我过会儿来你家。”


户塚祥太丢下这一句匆匆挂掉了电话,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没说,他平时不会这样的。


不过女友失踪的恐慌压过了这种奇怪的感觉,桥本良亮能做的也只有立马回家等着户塚祥太过来。


桥本良亮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无助过。

天蓬元帅

abcz看奥运

【震惊!男团最想穿的衣服竟是屁帘羽毛衣?】

【震惊!染金发竟有如此坏处?】

【震惊!偶像男团眼中的帅气竟是。。。】

【震惊!奥运会的时候男团成员竟在。。。】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让我们走进今天的杂志翻译】

winkup 2021.10

[图片]


【震惊!男团最想穿的衣服竟是屁帘羽毛衣?】

【震惊!染金发竟有如此坏处?】

【震惊!偶像男团眼中的帅气竟是。。。】

【震惊!奥运会的时候男团成员竟在。。。】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让我们走进今天的杂志翻译】

winkup 2021.1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