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河立

653浏览    22参与
F.棠寺

  这几天我做的视频低质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剪辑画画都不行了   (嘲笑

  这几天我做的视频低质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剪辑画画都不行了   (嘲笑

北城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PD的会面场合于是摸了,不然真的会饿死……


先写这一点,回头搞点长的。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PD的会面场合于是摸了,不然真的会饿死……


先写这一点,回头搞点长的。

紫薰夜

独占8【毛泰江×河立】《完结》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魔小子。


柳:不会等太久的,徐先生别担心这事。


几天后———


河立来到经纪公司,走一段路后。他来到李忠烈所在的办公室,却没看到他。正觉得困惑时,从办公室离开后。遇见了池舒瑛代表。打算问问看,李忠烈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


“池代表,你知道李忠烈去哪里了吗?今天他没有在办公室,我有事情要找他。”


“他吗?好象在网路散播奇怪的谣言。被人提告了,所以去了法院一趟。”


“嗯?什么样的谣言?池代表?”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特地去找来看。”


听完池舒瑛的话,河立脸上带着困惑。但其实心里很开心,因为李忠烈那家伙跑法院的期间。暂时抽不出时间,来这里。除非官司结束,才会出现。这点倒是挺好的,他这么想。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做得好!


柳:难得从徐先生口中,听见称赞的话呢。


徐冬春:是这样吗?


柳:毕竟每次徐先生见到我,都恶言相向。


徐冬春:对了,这次李忠烈会多久不出现?


柳:这就要看徐先生的意愿了。


徐冬春:那么,就把李忠烈这家伙搞垮吧。我受够他这么得瑟的模样了,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只不过创作一首曲子,因此大红的家伙。


柳:看来徐先生对这人有很大的怨恨呢。


徐冬春:把他那制药公司搞垮。


柳:一切遵照徐先生的意愿。

[通话结束———]


几个月过后———


河立正要出发去公司的时候,打算看下新闻。他拿起电视遥控器,开启电视来看。看见了新闻速报,那新闻标题是:老虎制药公司,因涉嫌制造禁药经过一番调查后,属实因此勒令停业,卖药所得全数查封,数万名员工强制遣返,不得回到该公司继续工作。


他看见这耸立的标题,表情非常开心。看来这次李忠烈完蛋了。他就不信,这制药公司没做违法的事情。果然,有做违法之事。只不过是被掩盖而已,现在应该很多人对他失望了吧?因为这好奇,河立去搜寻网路新闻。搜着搜着,发现网路媒体大肆报道这则新闻。然后关于这则新闻的留言,全开黑。可见这件事的冲击有多大,还有李忠烈的粉转为黑粉黑他了。


看见这些留言的时候,河立特别的开心。这下子可以确定,李忠烈这次是完蛋了。毕竟他在肝与胆时期,也做过不少坏事。刚好借由这次的事情,将他完完全全打垮,真是太好了呢。长期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恶气,也借这次的事情清空了。这真是皆大欢喜的事啊,他如此想。

-END-



紫薰夜

独占7【毛泰江×河立】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的始作俑者吗?网路谣言,不是要靠网路警察找IP发信位置,皆此找到那始作俑者吗?可是,即便找到IP位置又如何呢?网路有很多的事情都可以作假,甚至还会有反追蹤的程式。找到了,又不一定能揪出幕后主使者。


光是想到这里,河立就觉得头疼。如果找到的IP位置是假的,还要花时间找出真正的位置。在那之前,不知道网路上的谣言,又会散播到哪里去。网路如此的大,一不小心就会出事。假设那些消息是狗仔队放出的,要找出幕后之人就变得容易许多了。但也麻烦,因为如果要找到那些人,需要CCTV的帮助,或行车记录器。要调阅这些,还得有正式的搜查令才行。要搜查令的话,就要靠警察。但河立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上警局,这样会造成代表的困扰。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有事情想叫你帮忙。


毛泰江:徐先生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呢?


徐冬春:能查出,在网路上放那谣言的人吗?


毛泰江:徐先生不是想自己查吗?为何还要我帮忙呢?


徐冬春:我也想自己查,但怕替代表惹麻烦。


毛泰江:确实,查个不好的话。会惹上麻烦的。本来徐先生的麻烦就很多了。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你说什么!


毛泰江: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啊。


徐冬春: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帮忙我查?


毛泰江:我会吩咐江科长去查的。


徐冬春:那我知道了,等你消息。

[通话结束———]


几个礼拜过后———


河立收到了很多毛泰江发来的短讯。看来是李忠烈做的好事。这家伙怎么还是跟肝与胆时期一样,什么缺德的事都做得出来。如果不是他拿走,他丢在垃圾桶的创作,重新写词。他也不可能那么红的。明明是他徐冬春创作的音乐,却被李忠烈那家伙拿去改歌词。他也不会红到现在,还在红。如果他当初没有把那首歌丢到垃圾桶。李忠烈也不会逮到机会这样做。


河立想起当初肝与胆时期的李忠烈就觉得气愤。当初应该把那首歌的纸撕成碎片。这样李忠烈也不会有那个机会捡漏。把那首歌变成他的成名作之一。不过,事到如今又有什么用呢?该发生还是发生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还是想想,该怎么让拥有一等灵魂的伊景签下灵魂买卖合约吧。这样他才能获得自由,灵魂才能留久一点。他可不想轻易将灵魂交给毛泰江。因为现在可是他徐冬春,作为河立的全盛时期啊。他可不想轻易的放弃。想当初为了爬上这地位,花了多么久的时间啊。就这样轻易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紫薰夜

独占6【毛泰江×河立】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望,非常好奇的。


“竟然我们河PD这么好奇的话。我就告诉你吧,耳朵过来一下。”毛泰江从沙发起身,用手将河立招过来。河立因太过好奇,走到毛泰江面前,听他说悄悄话。


听完毛泰江说的悄悄话,河立又炸毛。原来江河一直这样看待他的吗?还自动告诉这恶魔小子,他不在的时段。怪不得这只恶魔,能知道江河不在时间。因为是他自己说出来的,所以才知道的。看来得好好臭骂江河一顿了。免得他会继续误会他和毛泰江的关系。但解释会有用吗?他都跟那只恶魔发生好几次不该发生的事情,江河会相信他的话吗?


[与池代表通话中———]

代表:呀!河立!你人呢!


河立:我正在家里休息呢,代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代表:你不收拾你摊的烂摊子吗?


河立:代表,你这是什么意思?


代表:呀!你都不看新闻的吗?网上都在传,你跟毛泰江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河立:莫?那恶魔小子真是……。


代表:公司会先发官方立场,剩下的你自己出来解决!

[通话结束———]


池舒瑛说完这些后,就把电话挂断了。河立握住手机,狠狠瞪着毛泰江咬牙。网上那些奇怪的传闻,肯定是这恶魔搞的。因为这些事,只有他跟毛泰江知道而已。最有可能泄漏的,也只有那只恶魔而已。毕竟,他自己不会做那些事。


“呀!恶魔小子!网上的传言!是你搞的对不对?”河立紧握着手机,愤愤不平。


“No!网路上的事情,不是我弄的。你们人类不是有种叫狗仔队的职业吗?说不定是他们偷拍我跟你,捏造出来的呢。你们人类,特别喜欢捏造不存在的事实。只要是对自己有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毛泰江耸肩,摊开双手反问。


“IC!你叫我相信你说的话吗!你这个诈欺恶魔!你还不是一样,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河立狠瞪毛泰江,一脸不信。


“信不信随你,河PD。我说的可是实话,不信你自己叫人去查证。”毛泰江听完河立的话后,一脸诚实的看着河立提议。


听见毛泰江如此说,河立更加气愤了。不过,即便要查证。但要找谁帮忙查证?他真的不知道,难道要去问这只恶魔的亲信,江科长吗?这可能吗?就算叫他帮忙,也不会帮忙吧。毕竟是恶魔的亲信,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背叛的事。


看来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找征信社偷偷的调查,或委托侦探帮忙调查这事。但最大的问题是,关于这两种职业的人脉,他并没有。因为很多事情,都是池舒瑛代表帮忙解决的,他只负责收尾。



紫薰夜

独占5【毛泰江×河立】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其实呢,我待在河PD家,比待在自己家舒适呢。”毛泰江见河立又炸毛,勃有兴致的看。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瞬间满脸黑线。不懂这只恶魔是多不要脸,多么的厚脸皮才这样说。这是他遇过的人之中,最厚脸皮最不要脸的人了。但又思考了一下,他怎么又忘了,他不是人,只是披着人皮的恶魔而已,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超自然生物,甚至不知有他们存在。


隔天早上———


河立因为全身痠痛而提早醒来。起身之后,发现毛泰江那只恶魔已经不在房间了,窃喜。但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字。看完字后,河立气得把纸条撕碎,丢到垃圾桶。把掉在地上的衣服穿起,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从浴室出来的河立,从房间移动到客厅,没发现江河的蹤迹,也不知道江河从何时就不在。只记得,江河看见他和那恶魔家伙亲密的模样后,就再也没发现他的人影了。难道外出了?


[与江河通话中———]

河立:江河,你人呢?


江河:正要回去呢,怎么了?


河立:你从什么时候不在的?嗯?


江河:自从见到哥和毛演员亲昵的模样,我就很识相的暂时离开家,让你和他独处。


河立:你这小子该不会误以为……我和那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江河:难道不是吗?我看毛演员跟你很亲密的模样,难道不是因为有特殊的关系吗?


河立:呀!你这小子乱想什么!不是那样的!


江河:哥你别气,我会替你保密的。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江河挂断电话声音,气得咬牙切齿。都怪那恶魔小子,做出反常举动,让人误会。如果没做出那些举动,他也不会被他人误会。得找时间跟那家伙谈谈,在没有人的地方。要是在人多的地方,一定又会被世人误会的。而且,还成为他人八卦,到处传开。传到最后,只会越传越夸张,光是这样想,他毛骨悚然。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都怪你上次那样做!还被别人发现,让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柳:这样不是很好吗?徐先生?这样才不会有人觊觎你啊。


徐冬春:狗屁!因为你,别人误会我的性向!


柳:难道徐先生取向是双性吗?嗯?


徐冬春:呀!闭上你的嘴!要不是你强迫我!我也不会跟你那样那么多次!


柳:我可没有完全强迫你,后来的几次。是徐先生自愿的,而不是我强迫的。


徐冬春:呀!你这恶魔小子!闭嘴!


柳:我还有事要忙,晚点我们再讨论。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挂断的声音,气得火冒三丈。这恶魔小子又挂电话,虽然他能理解是有行程要忙。毕竟,周末的时候,他趁着恶魔不注意的时候,偷瞄一眼他手机上的行程,确实蛮忙的。比他这个明星制作人,还要更忙。但一想到被江河误会他和毛泰江有特殊关系,他就气。不管怎么想那恶魔肯定是故意那样做的。一定。



紫薰夜

独占4【毛泰江×河立】(删减版)

“河PD,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即便终身合约没有签,我也不打算放你走了。”毛泰江见河立仿佛失魂一般,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眼神涣散。


“你说什么!你这恶魔小子!”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原先无力又眼神涣散的他,气愤的咬牙。


“哎一股,咱们河PD打起精神了啊。”毛泰江听见河立那充满愤怒的语气,兴致勃勃的望着他。


“艾西!我就不该相信你这只恶魔的!”河立气得推开毛泰江,打算直接走人,但没有成功走掉。原因就是,毛泰江抓住他的另一只手,现在他的两只手都被这只恶魔抓住,根本走不了,真的好气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不知何时被毛泰江抱起。河立见到这样的场面,他又开始惊慌失措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何...

“河PD,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即便终身合约没有签,我也不打算放你走了。”毛泰江见河立仿佛失魂一般,无力的靠在他的胸膛,眼神涣散。


“你说什么!你这恶魔小子!”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原先无力又眼神涣散的他,气愤的咬牙。


“哎一股,咱们河PD打起精神了啊。”毛泰江听见河立那充满愤怒的语气,兴致勃勃的望着他。


“艾西!我就不该相信你这只恶魔的!”河立气得推开毛泰江,打算直接走人,但没有成功走掉。原因就是,毛泰江抓住他的另一只手,现在他的两只手都被这只恶魔抓住,根本走不了,真的好气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不知何时被毛泰江抱起。河立见到这样的场面,他又开始惊慌失措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被这只恶魔抱在怀中了,看了恶魔抱他的方向,似乎是往房间走去,他开始冒着冷汗。


“呀!你这恶魔小子又要做什么!”河立双手捶着恶魔宽阔的胸口,试图阻止毛泰江现在这动作。但捶的他手都痛了,毛泰江依旧保持现在这动作。


「噗通」一声,河立被丢在柔软的床上。然而那只恶魔正要爬上床,见毛泰江这副模样,河立只能继续后退,退到最后已经接近墙壁了,他转头一看无路可退了,毛泰江和他的距离,不到一公分距离。


“额……别这样……”河立被毛泰江抱住,对方的입습,不断落在他白皙的颈部,不断抗拒着他的키스。


“跟我玩Yu擒故纵是吧?河PD?别忘了你昨天,是如何享受着,我赠与你的快乐。”毛泰江勾着河立的颈部,在他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删减处———

———删减处———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

河立无力的躺在床上,像颗泄气的气球,无力的躺着,用棉被盖住自己。整个人缩在棉被里咬牙切齿。竟然又发生跟昨天一样的事情,他真的快气死了。而毛泰江坐在床边,拿出手机确认行程。衬衫的釦子有两颗没有扣好,露出性感锁骨和微微的胸口。


躺在床上的河立,眼神既愤怒又哀怨。只是这眼神,坐在床边毛泰江没看见罢了,顾着确认行程。




紫薰夜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紫薰夜

独占2【毛泰江×河立】(删减版)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举动,再这样下去不行。得赶紧摆脱这只恶魔才行。否则,会发生意料之外事,这是他不想发生的。


“好久没碰人类的肌肤了。久违的触碰,似乎比以前遇见的人类,肌肤还要更加滑嫩许多。触感……就像果冻般,既柔软又有弹性呢。”毛泰江左手勾着河立的腰,右手的手背轻轻触碰着河立的每一吋肌肤。


“恶魔小子!你在做什么!别乱碰!”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见他在乱摸他。感觉事情要变大条了,现在这种情况,很危险。


“越反抗的话,我会越开心的,河制作人。”听见河立反抗的话和动作,毛泰江觉得有趣。又加上,如果眼前这人,完成了终身合约的条件,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他的。


“你这疯子!变态恶魔小子!”河立很气。


听见河立駡他,毛泰江产生了让对方臣服于他的念头。如果真可以让对方臣服,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样就可以任他摆布了。反正,两人是互相脱离不了的关系。

———删减处———

———删减处———

火热的激情过后——


河立趴在沙发上咬牙切齿,怎么就被这只恶魔上了。这下子,要他怎么见人。不管是颈部,还是胸膛,全是明显的吻痕。要是被江河发现,那该怎么办?气死他了。


“哎哟,看来河制作人。短时间内要想办法隐藏身上痕迹了,被人看到就糟了。”毛泰江见河立身上遍佈粉色痕迹,非常满意。


“你这恶魔小子!还不都是你的杰作!”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既气愤又羞耻,更讨厌刚才享受这些的自己,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样,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紫薰夜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紫薰夜

刺激【毛泰江×河立】《下集》

二小时过后---


「呀!恶魔小子,你还要在我房间待多久?还不走吗?嗯?」河立一脸不耐烦的说著。


「我说河制作人,你不知道你每次见到我。都会说呀,听久了有点不快呢。」他说。


「那么你就别让我说这字啊,你都不知道,我每次见到你有多气。说谎加上骗人,有谁遇到这些,还不会生气的。」河立说著。


「滚开!从我房间出去!你这恶魔家伙!」河立见毛泰江没有想出去的感觉,气愤说。


「哎唷,一直叽叽喳喳的,真吵。」毛泰江耐性也到了极限了,直接将河立压在床上。


河立对于毛泰江这举动,忽然感到不安了。他都忘了,这恶魔家伙喜怒无常的,要是惹火了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怂了。接著就开...

二小时过后---


「呀!恶魔小子,你还要在我房间待多久?还不走吗?嗯?」河立一脸不耐烦的说著。


「我说河制作人,你不知道你每次见到我。都会说呀,听久了有点不快呢。」他说。


「那么你就别让我说这字啊,你都不知道,我每次见到你有多气。说谎加上骗人,有谁遇到这些,还不会生气的。」河立说著。


「滚开!从我房间出去!你这恶魔家伙!」河立见毛泰江没有想出去的感觉,气愤说。


「哎唷,一直叽叽喳喳的,真吵。」毛泰江耐性也到了极限了,直接将河立压在床上。


河立对于毛泰江这举动,忽然感到不安了。他都忘了,这恶魔家伙喜怒无常的,要是惹火了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怂了。接著就开始挣扎,想要脱离恶魔的箝制。因为此刻他的双手,是被恶魔箝制的状态下。


『叩叩叩---』


房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河立转头一看。又看看压在自己身上的恶魔,慌乱不已。要是被误会该怎么办?不过,这时间谁在敲门?又响了几声敲门声,他更慌了,又加上恶魔还是持续压在他身上,没有想离开的意愿。没多久,河立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慌张。


门打开后,河立又转头一看,看见了江河。又看了看身上,毛泰江是维持相同的动作。扬起不怀好意的微笑,很明显的是故意的。

江河望房间一看,看见这场景,当下震惊。


「老、老师……你竟然是这种取向吗?」江河由于撞见这场景,太过于震惊摀嘴说。


「不、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河立说。


「亲爱的,你怎么可以让别人打扰我们之间的好事呢?多扫兴啊。」毛泰江如此说著。


「呀!你这恶魔家伙!闭嘴!」河立慌道。


「啊,我什么也没看见!对不起!老师!」江河听见毛泰江的话,马上道歉关门离去。


河立见到江河离去表情,马上泄气。这下子误会大了,都怪这恶魔家伙,没事做些奇怪的举动,偏偏又让江河看见,这下子完了。毛泰江听见河立心声,笑了笑,觉得有趣。


「这下子没人打扰我们,河PD。」他说。


「呀!你这恶魔小子!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离我远点!滚开!」河立愤怒的说。


「你这人类越来越有趣了。怎么办呢?通常引起我兴趣的人类,我都不会轻易放过的。偏偏你又引起我兴趣,你摆脱不了我的。」毛泰江紧握河立双手,靠得很近对他耳语。


「你这变态恶魔小子!走开!」河立炸毛。


「河大制作人,你越这样,我越感兴趣。」毛泰江把原先箝制在河立的右手拿开,摸著河立的脸颊,没想到人类的肤质如此好。


河立见毛泰江抚摸著他的脸颊,感到毛骨悚然。看来这恶魔,比之前还要更奇怪了呢。这下子该怎么办?他也无法摆脱这只恶魔。难道就要任由这恶魔家伙为所欲为吗?花大钱买的驱魔用具,和花钱打造毁灭恶魔的地下室,根本对这恶魔家伙没用啊,为什么。


「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为什么你弄的那些东西都弄不死我吧?」毛泰江望著河立说道。


「明明是有用的东西,为什么在你身上就起不来作用了?」河立皱起眉头,陷入苦思。


「你那么想要我死吗?河制作人?」他问。


「不是那样,我自己也不知道了。」他说。


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犹豫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犹豫。明明之前没有犹豫不决的想法啊。河立越想,脑中就越来越混乱了。毛泰江见河立犹豫的模样,觉得有趣极了。反正之后如果拿到一等灵魂,河立跟他的契约就变成终身合约了,直到死才能摆脱呢。


「河制作人,反正我们之后的契约。会变成终身的合约,不如别一见面就针锋相对。好好的相处,不是很好吗?河PD?」他说。


「你这恶魔家伙!你又想对我做什么!」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立刻炸毛,出现防备。


「我说河制作人,我真不懂你了。你怎么老是以为,我会对你做奇怪的事呢。」他问。


「因为你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又加上你在江河面前,说了奇怪的话!」河立指责他。


毛泰江听见河立挑眉,这人类怎么越来越有趣。越是这样,他就越感兴趣,倒不如如这人所愿,感觉会发生很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他可不想错过呢。反正都让这人误会他很奇怪了,就让这误会成真也不错呢。

-END-

紫薰夜

刺激【毛泰江×河立】《中集》

「呀!恶魔家伙!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你的性向了!离我远点!」河立原以为推开毛泰江后,不会再靠近他,没想到又靠近。


「其实你说的这些话,我早知道了。毕竟,可以读取人类的心声,也是能力之一。」毛泰江不以为意的望著河立,兴致勃勃说道。


「呀!你这恶魔家伙!不要随便读取我的心声!」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气得跳脚了。


「河PD不愧是美人,连生气模样也如此的好看。」毛泰江见河立炸毛,有点轻浮说。


听见毛泰江轻浮的言语,河立整个人起鸡皮疙瘩。他被这恶魔的话,搞得二次起鸡皮疙瘩了。他不禁开始祈祷,想让恶魔早点离开他家,但对方却没有想离开的感觉,直到接到一通电话,毛泰江才离开河立的家中。...

「呀!恶魔家伙!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怀疑你的性向了!离我远点!」河立原以为推开毛泰江后,不会再靠近他,没想到又靠近。


「其实你说的这些话,我早知道了。毕竟,可以读取人类的心声,也是能力之一。」毛泰江不以为意的望著河立,兴致勃勃说道。


「呀!你这恶魔家伙!不要随便读取我的心声!」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气得跳脚了。


「河PD不愧是美人,连生气模样也如此的好看。」毛泰江见河立炸毛,有点轻浮说。


听见毛泰江轻浮的言语,河立整个人起鸡皮疙瘩。他被这恶魔的话,搞得二次起鸡皮疙瘩了。他不禁开始祈祷,想让恶魔早点离开他家,但对方却没有想离开的感觉,直到接到一通电话,毛泰江才离开河立的家中。


此时,河立听见了开门声,以为是那恶魔又回来,转头看向大门的方向,开门的是江河。见到他的身影,河立不禁松口气。也庆幸那恶魔没有再回到他家了。进门的江河,见河立一副放松的模样,感到非常困惑。


「河PD,刚才有什么人来吗?怎么你一脸放松的模样?」江河一脸困惑,问著河立。


「没什么,你怎么那么早回来?」河立问。


「因为有事情,所以提早回来了。」他说。


「看来你去了超市一趟了呢。东西好多。」河立瞄到江河手上的购物袋,满满的两袋。


「因为有些物品还有食材没了,所以去超市一趟,把东西买齐全了。」江河回答河立。


听见江河的话,河立点头。接著就离开客厅,往自己的主卧室走去,他想稍作休息。江河见河立往主卧室去,更加困惑了。到底刚才是什么人来,河立也不肯跟他说答案。思考一阵子后,江河就不再猜测了。因为,在超市买的东西,有需要冷冻跟冷藏的。得赶紧拿到冰箱去冰才行,免得因退冰而导致食材或食物加速腐坏,毕竟天气很炎热的。


主卧室---


好不容易可以稍作休息的河立,又感到一丝凉意。该不会那恶魔又回来了吧?于是,他开始左顾右盼,环顾四周,看有没有那人。检查完后,河立才放心。看来是他多心了。恶魔不可能在这时间出现,是他太敏感。就这样,河立整个人躺在大床上休息。


一小时过后---


河立感觉到有东西压在他身上,睁眼一看。发现是毛泰江,河立震惊得从床上弹起来。毛泰江见河立从床上弹起,忍住想笑冲动。河立一脸惊恐看著眼前这空有外表的恶魔。


「你、你、你这恶魔家伙怎么又出现了!」河立一脸防备的望著毛泰江,结巴的说。


「河制作人,你干嘛一脸惊恐的模样?我又不会对你怎样,你别怕啊。」毛泰江说著。


「走开!我才不相信你的话!毕竟,你是个说谎的恶魔!」河立指著毛泰江如此说道。


「你不相信我的话也行,但是河制作人。你每次见到我,都反应如此的大。我会忍不住想欺负你的,懂吗?」毛泰江耸肩如此说。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更加确定,这恶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变越奇怪了。偏偏他又摆脱不了这恶魔,因为签了灵魂买卖的契约。除非他的生命到尽头,否则他会一直跟这恶魔牵扯在一起的。河立开始后悔,当初签下灵魂合约。但只能这样过下去,因为契约是没办法反悔的,若反悔或毁约的话。他就要再度变回徐冬春那时期,他不想。


「呀!恶魔小子!你在说什么?」河立问。


「字面上的意思,不懂吗?」毛泰江回答。


「不过,你能不能不要老往我这里跑?像你这种大名鼎鼎的名牌演员,应该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吧?或是你回自己家也行啊。」河立听到毛泰江的回答,更加不开心,反问他。


「但怎么办呢?我就喜欢往你这里跑,你这里比较有趣。回到家只有我一人,只是偶而江科长会回来,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毛泰江坐到河立的床上,一脸闷闷不乐说著。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皱起眉头。这家伙到底这么了?哪来的怕寂寞恶魔?不是常跟江科长形影不离吗?怎么忽然转换画风,变成这样?说不定是恶魔挖的陷阱,不能被骗。


「你这身份,不是曾是代表的情人吗?你怎么不去找代表?反而来找我?」河立问道。


「那代表,早就知道我不是他真正认识的人了。因为跟原本的个性和行为都不同,被她看穿了。」毛泰江一脸郁闷的河立说著。


河立挑眉,代表可真厉害,一眼就看穿你不是原本的人,真佩服她。毕竟,代表都跟这人曾交往过五年,在还没有让恶魔柳入侵这副躯体之前,所以看穿不是原本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很熟悉这副躯壳的主人。

-待续-

紫薰夜

刺激【毛泰江×河立】《上集》

自从和恶魔签订契约,河立忙个不停。不管是爱豆的歌,还是Solo歌手的歌。都由他河立一手包办,偶尔还写儿歌。因此,他变成世人所知的明星制作人。因为只要是他写的歌,必定大红大紫。这是之前在他还是肝与胆时期,所没有的名气。当时他还是徐冬春时,所没享受过的名气,那时世人只知道李忠冽。同样是肝与胆,李忠冽比他还要有名。 


河立家 地下工作室-- 


此时的河立,正在完成未完成的歌曲。他忽然感受到一阵寒意,他停下动作。感觉那阵凉意,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太妙,听见声音。 


「呀,原来你喜欢这种地方啊。也对,再还没变成河立之前,一直在这...

自从和恶魔签订契约,河立忙个不停。不管是爱豆的歌,还是Solo歌手的歌。都由他河立一手包办,偶尔还写儿歌。因此,他变成世人所知的明星制作人。因为只要是他写的歌,必定大红大紫。这是之前在他还是肝与胆时期,所没有的名气。当时他还是徐冬春时,所没享受过的名气,那时世人只知道李忠冽。同样是肝与胆,李忠冽比他还要有名。 


河立家 地下工作室-- 


此时的河立,正在完成未完成的歌曲。他忽然感受到一阵寒意,他停下动作。感觉那阵凉意,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太妙,听见声音。 


「呀,原来你喜欢这种地方啊。也对,再还没变成河立之前,一直在这里。」毛泰江也就是恶魔柳,不知道何时忽然出现在这地下室,河立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知道这个地方,明明没提过这。 


「呀!你这恶魔家伙!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河立看见毛泰江,气愤的说著。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我还以为你会在明亮的地方开工作室呢。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工作室,根本没人知道吧?」毛泰江一脸兴致勃勃的说著。 


「你这恶魔小子来这里有什么事?缴费期限还没有到吧?」河立指著对方说。 


「哎唷,我们河PD,河制作人,怎么看起来火气那么大呢?该不会是……想不到要创作什么新曲吧?」毛泰江说。 


「呀!你这恶魔家伙!离开这里!你打扰到我了!麻烦你离开!」河立见毛泰江一脸兴味盎然的神情,咬牙切齿说。 


毛泰江见到河立如此咬牙切齿的模样。觉得挺有趣的,像炸毛的猫咪一样。明明他见过其他人类咬牙切齿的模样。但并不觉得有趣,反而觉得厌烦至极。唯一能让他觉得有趣的,大概就是这人。 


「唉,别这么气,会生出皱纹的。」毛泰江见河立还是炸毛模样,想多看点。 


「艾西,恶魔小子!你还不走吗?」河立见毛泰江根本没想走感觉,更气了。 


「우쭈쭈 ~我在这待一会就走。河PD就去忙吧,我不打扰你。」毛泰江离开河立的身边,走向摆放木制椅子的地方。坐上椅子,整个人躺在椅子闭眼休息。 


见毛泰江还是没有想走的念头,河立所幸不理他了,回到刚才地方继续忙碌。他看著未完成的部分,河立陷入沉思。要怎么样才能完成一首曲子,好苦恼。但又担心,这创作笔记不是他的灵感。因为之前才得知,他所做的曲子是剽窃别人的灵感创作而成的,因为那恶魔家伙盗了别人的创作灵感,光是想到这里他就气的要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呢。 


过一段时间后,河立抬头往毛泰江躺的椅子上,却没看见毛泰江的身影。这恶魔小子什么时候走的,他怎么不知道?他思考了一下子,发现了极大的疑惑。毛泰江是怎么进来这地下工作室的?当河立正在困惑的时候,又听见毛泰江声音。转头一看,发现对方脸靠得很近。 


「艾西,你这恶魔小子怎么又出现了?你不是走了吗?」河立见到毛泰江,一脸惊吓的表情,故作镇定的如此说著。 


「莫,因为我一直听见别人的心声。觉得吵,所以特地回来解答的。」毛泰江不知何时又坐回木制椅子上,回答他。 


「呀!你这恶魔小子!读取我的心声了吗?」河立气得跳脚,指责毛泰江说。 


「阿尼,我也不想。但你的心声一直都那样,所以只好特地回来,帮你解答。把想问的都问吧,省得心烦。我也很忙的,阿啦?」毛泰江一脸烦躁的回答。 


听见毛泰江的回答,为了避免他又回来这里,河立把想问的都问完后,那人才离开,这才明白为何这家伙能来去自如。不用钥匙也能进来,毕竟他不是人类,只是有人类外表的一种生物罢了。 


晚上河立家中客厅── 


河立坐在客厅沙发,边吃晚餐边看电视。晚餐是由江河做的,由于对方还有事,所以暂时外出。所以河立一个人无聊的看电视跟吃晚餐。不知何时,沙发旁边多一人,河立觉得怪怪的转头看。是毛泰江那恶魔家伙,对于他能自由出入,河立已经感到见怪不怪了,因为对方解释过原因了。 


 「河制作人,现在才吃晚餐吗?」毛泰江坐在河立身边,一脸好奇的望著河立,等著对方的回答。 


「你这恶魔小子,怎么一天到晚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白天是地下工作室,晚上是我家客厅。看来你挺闲的。」河立见毛泰江又出现,烦躁的回答著。 


「怎么?不喜欢见到我出没在你身边吗?」他问。 


 「你觉得会有人喜欢,恶魔在身边打转吗?啊?」河立耐心已经濒临极限说。 


 「确实不会有人喜欢,但我最近不知怎么了,就是喜欢在你的身边打转。」毛泰江又见到河立即将炸毛的模样,觉得既刺激又非常感兴趣,觉得这人有趣。 


听见毛泰江这么说,河立忽然起了鸡皮疙瘩。不懂这恶魔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这样。对于突如其来的转变,他觉得非常不适应,宁愿对方还是之前那样。如果对方还是像之前那样,就不会感到一丝怪异了。恶魔本身就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存在,绝对不要试著去理解他们。 


「你这恶魔小子,精神正常吗?你说那是什么话?」河立觉得毛骨悚然,被恶魔缠上,是不好的事情,他想。 


 「我精神很正常!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完,毛泰江忽然起身,用双手将河立按在沙发上,两人距离非常的近。 


「呀!恶魔小子!你这是做什么!」河立见毛泰江奇怪的举动,忽然问。


「我说河PD,你这美貌,应该可以掳获许多异性的心吧?」毛泰江看著眼前的河立,忽然这么说著。


「呀!你这恶魔小子!离我远点!」河立不悦的将毛泰江推开,赶紧闪到沙发另一边。


「河制作人,听你叫久了恶魔小子或恶魔家伙,我越听越喜欢呢?怎么办呢?」毛泰江神情非常的愉悦,对著河立如此说。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身上的鸡皮疙瘩更明显。整个人开始浑身不对劲了。开始怀疑眼前这人的性向了,毕竟即便是人类身份。也没见过这恶魔跟女艺人或女演员传出绯闻。又加上这恶魔的随行人员也是男的,也就是江科长这人。两人时常同进同出来著。


毛泰江稍微读取了河立的心声,得知对方是这样看待他,也觉得他的性向很奇怪。忽然觉得越来越有趣了,倒不如变成真的如何?反正河立身边除了他,也没有其他人了呢。虽说伊景的灵魂也很好,但是他觉得河立的灵魂更加有趣,又加上可以读取到如此有趣的心声,这么有趣的人类,他可不想放过。

-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