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油田四子

306浏览    2参与
顾初雨

【黄晓明x周一围x杨烁x陈思诚】油田宿舍

写完了,一发完。


行吧,别来打我。


——————正文分割线——————

当扛着两箱行李的黄晓明停在ZB大学门口在九月的阳光底下抬手擦了擦自己晶莹的汗珠,不经意地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从火车站出来就迷路了的糟糕心情便消失了大半。

毕竟ZB大学的门口混杂着汽车尾气的空气与青岛海边的清新形成了鲜明对比,是自由的,民主的,饱含着陌生城市新奇的。如果这时候不是听着别在喇叭裤上的Walkman陈思诚摇头晃脑地从旁边路过,还顺道吐槽了一句B城的空气越来越差,黄晓明是注定要多几次深呼吸的。因为陈思诚的出现制止了他的行为,所以他其实第一眼就记住了这位穿着花衬衫喇叭裤,吸引了大半路人目光又低调走过...

写完了,一发完。


行吧,别来打我。


——————正文分割线——————

当扛着两箱行李的黄晓明停在ZB大学门口在九月的阳光底下抬手擦了擦自己晶莹的汗珠,不经意地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从火车站出来就迷路了的糟糕心情便消失了大半。

毕竟ZB大学的门口混杂着汽车尾气的空气与青岛海边的清新形成了鲜明对比,是自由的,民主的,饱含着陌生城市新奇的。如果这时候不是听着别在喇叭裤上的Walkman陈思诚摇头晃脑地从旁边路过,还顺道吐槽了一句B城的空气越来越差,黄晓明是注定要多几次深呼吸的。因为陈思诚的出现制止了他的行为,所以他其实第一眼就记住了这位穿着花衬衫喇叭裤,吸引了大半路人目光又低调走过的同学。事实上后来的大学几年里陈思诚都是这样引人注目的存在,他虽然看不上黄晓明初来ZB大学时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后来也因为黄晓明 的迅速成长而带着黄晓明去南门王师傅理发店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两人在一年一度的元旦晚会上以一首《北京爱情闹太套》名动全校。


报道的第一天,ZB大门口的黄晓明环顾四周,拿出包里的相机对着校门口比了一个可爱的剪刀手,拍下了自己与ZB大的第一张照片。


黄晓明是酒店管理学院的,他从小就梦想在青岛的沿海商铺里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早餐摊煎饼,午餐做单人海鲜套餐,晚餐歇业,即使他手下富有激情和和劳动力的员工觉得不应该这样,他也会在海边晒着星光,摇晃着红酒杯悠悠说一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因为酒店管理学院的宿舍紧张,黄晓明在争吵不休的人群里杀出重围主动替老师分忧:“老师,听我的,我去别的宿舍楼住,本学院的宿舍就留给有需要的同学。”

即使说这句话的时候黄晓明挤在一群一米八男同学的身边根本看不见人影,黄晓明富有磁性的声音还是在老师心里留下了一片浓重的阴影。


所以后来黄晓明就跟不同专业的陈思诚,周一围和杨烁同一个宿舍了,此时的黄晓明还不知道的自己大学生活将会拥有多么无与伦比的美丽。


周一围是宿舍舍长,表演系的,有个常年包揽ZB大学各大晚会主持学播音的女朋友,两人是高中同学,听周一围说他是他们高中校草,他女朋友对他一见钟情还非死皮赖脸地追求他。宿舍里的炫酷男孩陈思诚有点看不上他,照陈思诚的说法,有固定女朋友这种行为简直是在浪费他的男性魅力,所以每当周一围说起自己的感情经历的时候,黄晓明不知道是该像杨烁一样礼貌地邪魅一笑还是跟陈思诚一样继续抬头45度角仰望宿舍屋顶上马上要掉下来的墙皮。

陈思诚跟周一围是都是影视学院的,导演系,听说在高中入学前就是他们学校的文艺骨干,能够自编自导自演,甚至还有个叫《土饼突击》的代表作,在他们市电视台播过。因此陈思诚有点眼高于顶的意思,但后来黄晓明听说他虽然自诩城里人,其实家里是郊区的。

不过黄晓明平时上课安排同影视学院基本错开,所以同周一围和陈思诚交流也不多。杨烁是管理学院学工商管理的,有时候会跟黄晓明一起上大课,能帮他占座什么的,两人在宿舍里相对熟悉一些。


每天杨硕都是宿舍里起的最早的,他喜欢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对着宿舍的镜子在头发上打上满满的发蜡,梳成大人模样,再扭动一下他六块腹肌的腰肢,对着还没睡醒的黄晓明用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说:“起床了宝贝儿。”

于是当清晨的阳光照进黄晓明宿舍,他每天睁眼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杨烁的微笑和他能深邃到能放下一粒绿豆的酒窝。

这时黄晓明会呵一声:“这件事不需要讨论,让我再睡一会儿。”

“你们第一节课九点就下课了。”

“那以防万一,我九点起床。”

杨烁没说什么,只给了他一个宠溺的目光。


黄晓明是有那么一点羡慕杨烁的,无论是他学的高大上的专业还是他能在参加学校舞会活动时戴着羽毛面具意气风发地伴着《I'm your man》跳一段连贯的华尔兹,都让刚进ZB大的黄晓明觉得这才该是一个正常大学生该有的青春靓丽的模样。

如果黄晓明是陈思诚的话,肯定可以在几个人的相处里悟出些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大道理,但黄晓明不是陈思诚,所以他只能暗地里悄悄羡慕杨烁,然后跑去健身房练了一身杨烁同款肌肉。如果黄晓明是周一围的话,肯定可以意识到杨烁对他的不一样,并歪嘴一笑,但黄晓明最终只是黄晓明,所以他用了一段时间才明白。

有个人终究是不一样。


一到了周末,舍长周一围就喜欢动员全宿舍的人起来打扫卫生。黄晓明非常受不了他这一点,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咬牙坚持,等到了冬天就彻底地起床困难了。陈思诚是从不响应周一围的号召的,每次周一围在他耳边慷慨陈词说新世纪的好青年就应该周末早起打扫卫生的时候,陈思诚会把自己的Walkman声音放到最大,翻个身继续睡。黄晓明也想像陈思诚一样做一个潇洒的美少年,但生来耳根子软的他只能一边不情不愿一边挣扎着起床打扫卫生,而一般周一围把黄晓明和杨烁叫起床之后就会开始说他和他女朋友的故事。

“她竟然开始演戏了,你说她演得那也叫戏?”

“对对对。”黄晓明只能随声附和。


只是这种周末一多,也有黄晓明受不了的时候,曾有一次他就忍着怒意对周一围说:“要不你别干了。”

要不是杨烁拿他的腹肌挡着,周一围也许会跟他打起来,好在当黄晓明请了周一围一顿火锅并同他在一起说了他女朋友三个小时的坏话后,周一围原谅了他。


黄晓明在ZB大学时不觉得什么,等毕业后再回头看才知道岁月匆匆,连同周末早起和周一围一起打扫卫生也可贵起来。

黄晓明学习还算可以,尤其是英语,可以熟练地同他们学院的外教拉家常。大二的黄晓明托福考了120,被外教推荐去了国外的学校,后两年在读交换项目。


听到这个消息的陈思诚嗤之以鼻,他高中就代表学校去参加过电影节,一件黑色衬衫配上橙色西装,拿了电影节最佳红毯奖,拍的照片黄晓明见过,就挂在陈思诚的床头,是真的很炫酷。

杨烁则有些异样,周三把发蜡借给黄晓明的早晨,杨烁在阳光底下的皮肤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黄晓明用已经熟练的手法把头发抹向一侧,不知道杨烁为何欲言又止。

“怎么了 my friend?”

“宝贝儿,离暑假没几天了,你考试怎么样?”

“没问题。”

“你帮我辅导一下英语吧。”

“我以为怎么了,my pleasure。”


接下来在英语考试之前,黄晓明和杨硕开始了在图书馆的复习,坐在两人对面的同学经常能听到两人“听我的,全做,全部完成”,“宝贝儿,这个题我做不完”以及“做不完就买新的,都买”之类的谈话。


黄晓明发现自己同杨烁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从早起到晚归,杨烁会时常用他低沉的口音在他耳边说那句他的口头禅:“宝贝儿。”

直到离开国内,黄晓明才知道,杨烁从未这样喊过别人。


杨烁英语考试那天,黄晓明看他进考场的身材不似平时那样挺拔,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等考完了我们去喝酒。”


黄晓明不太能喝酒,大一和隔壁班何润东拼酒曾经在当场吐了一地还是被同班同学给杨烁打电话,让他背自己回来的。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同杨烁喝这次酒,虽然他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这次的酒局仿佛理所当然,正如杨烁背他回宿舍的那晚任由他吐了杨烁一背,而杨烁第二天仍旧在清晨的阳光里露出他的酒窝,给黄晓明一个闪亮的笑容。


ZB大学的夜市载满了整个大学课外生活的喜怒哀乐,也是ZB大学的学生毕业时用来告别的地方。黄晓明不认为他是要同杨烁告别,所以他点了清清淡淡的几个小菜就开始和杨烁谈理想。杨烁在小店的灯下摸摸自己的小胡子,解开了衬衫的前两个扣子就开始喝酒,听黄晓明越说越多,夜也越来越深。

回宿舍的路上两人逐渐不再说话,夏虫没有沉默,蟋蟀夜里偶尔拖出几个尾音,杨烁突然抱了抱黄晓明,黄晓明能感受到他胸肌上的炽热温度,也只一瞬间。


第二天醒来的黄晓明只能拾起几个记忆碎片,考完最后一门的杨烁坐了早班火车回家了,宿舍里只有陈思诚和黄晓明两个人,在午时的阳光中晒着腹肌。

“舍长呢?”

“陪女朋友赶通告去了。”

“哦。”

“下学期不来了?”

“啊。”


陈思诚没有想聊天的念头,于是宿舍很快又陷入沉默。


黄晓明离开的时候是傍晚,扛着他来时的行李,回头看了一眼ZB大的校门口,想起昨晚自己同杨烁说起自己想去意大利开一家中餐厅的愿望时,杨烁低头笑得黯然,低声说了句什么。


直到很久之后黄晓明真的在意大利开了一家中餐厅,意大利的阳光常让他想起杨烁的腹肌和酒窝,他才在吉光片羽中拼凑起那句话是——


“宝贝儿,记得想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