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油画

142.7万浏览    54067参与
FelixDzerzhinsky
不要把心灵中的珠儿,抛在难起波...

不要把心灵中的珠儿,抛在难起波澜的大海里。

不要把心灵中的珠儿,抛在难起波澜的大海里。

轩辕云初
她很努力想在精神上或是以诗意的...

她很努力想在精神上或是以诗意的狂热表现,来补偿自己并不真的爱丈夫,但这一切却徒劳无功;就是因为心灵空虚,她才会有焦虑、嫉妒、需索无度的表现。很多病态的嫉妒心理都是在相同的情况下产生的;女人会假想一个敌手,好让她的嫉妒有个具体对象,但这种嫉妒心理其实是间接表现了她自己的不满足;她感受不到自己对丈夫有丰盈充沛的感情,便以想象他背叛她,来让自己情感的匮乏得到合理的解释。

女人经常会出于道德感、出于虚伪,或是出于自傲、羞怯的心理,活在自己的谎言里,假装自己很爱丈夫。法国作家夏尔东在他的作品《夏娃》中表示:「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没发现自己向来憎恶亲爱的丈夫,只会以这是忧郁啊或是别的名词来掩饰。」但就算没有...

她很努力想在精神上或是以诗意的狂热表现,来补偿自己并不真的爱丈夫,但这一切却徒劳无功;就是因为心灵空虚,她才会有焦虑、嫉妒、需索无度的表现。很多病态的嫉妒心理都是在相同的情况下产生的;女人会假想一个敌手,好让她的嫉妒有个具体对象,但这种嫉妒心理其实是间接表现了她自己的不满足;她感受不到自己对丈夫有丰盈充沛的感情,便以想象他背叛她,来让自己情感的匮乏得到合理的解释。

女人经常会出于道德感、出于虚伪,或是出于自傲、羞怯的心理,活在自己的谎言里,假装自己很爱丈夫。法国作家夏尔东在他的作品《夏娃》中表示:「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没发现自己向来憎恶亲爱的丈夫,只会以这是忧郁啊或是别的名词来掩饰。」但就算没有直接说出来,做妻子的不见得没有感受到自己对丈夫的敌意。年轻女子在回避丈夫的支配时,或多或少会带有这种敌意。在度过蜜月期,以及随之而来的惶然不安的时期之后,女人会想要再次争得独立自主。但这件事并不容易。因为丈夫年纪往往比她大,也因为他拥有男性威望,根据法律,「一家之长」必然由他担任,不管是在社会上、精神上他都比她优越;而且他在智识方面也高她一等(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他比女人受到更多文化的熏陶,或者至少在职业技能的培育上高于女人;从青少年时期开始,他就对世上之事务感兴趣,这些事务是由他管辖;他懂一点法律;他了解政治;他参加某个政党、某个工会、某些协会;他是劳动者、是公民,他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他经历过现实的考验,而现实是不可能让人作弊的,这也就是说男人一般都有推理的技能、重视事实和经验、多少具有批判精神;而这些正是很多年轻女子缺乏的;即使她们读过书、听过讲演、参加过文化活动,她们在不意间累积起来的知识并无法构成文化;她们推理能力不足,不是因为脑子有缺陷,而是因为没有实际的操练来训练思考;对女人来说,思考比较是消遣,而不是工具;即使她聪明、敏感、诚恳,也会因为缺乏智识的技能,而无法表达自己的主张,做出结论。也就因为这样,她的丈夫即使比她平庸许多,她也很容易受到他指挥;他知道怎么让自己看来有理,即使他根本是错的。男人在论理时,常仗势欺人。法国作家夏尔东在他的小说《新婚颂》中很贴切地描写了丈夫如何逞心机,欺压妻子。亚伯年纪比妻子贝丝大,他也比她也更有文化修养、懂得更多,在亚伯和贝丝意见相左时,他会带着优越感来否定贝丝,认为她所有的看法都没价值;他再三向她证明自己是对的;而她也很顽固,不承认亚伯的推论有任何实质内容;他一直坚持己见;双方就此僵持不下。他们两人之间的误解也就愈来愈严重。他一直没有努力了解她的感受、她的反应,而她拙于表达的种种感受、反应其实其来有自,涉及了她深层一面的自我;她丈夫的高谈阔论让她大感痛苦,而她也不明白他这么做背后可能另有深意;她的无知让他大为恼火,但她其实从没在他面前掩饰自己的无知,他甚至提了一个天文学的问题来激她;然而他很得意自己能指导她阅读,而且她是他最佳的听众,很容易受到他支配。在这场对抗里,她智识不如他,每次都败在他的手下,最后她只能以沉默、以眼泪,或是以暴力来发泄。



——波伏娃 《第二性》

teinture
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啊啊啊...

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求约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厘鱼Lyue

油画风景 | 秋天到了,冬天还会远吗?

@LOFTER画笔小香 

油画风景 | 秋天到了,冬天还会远吗?

@LOFTER画笔小香 

轩辕云初
在那时,统辖家中事务、主掌餐桌...

在那时,统辖家中事务、主掌餐桌的人总被视如无上权威;在某些多少还继承了父权文明的地主家庭、富有农民家庭中,家庭主妇仍然是非常受到尊崇的人物。但是整体而言,婚姻在今日是已然消逝的社会风俗残存之物。家庭主妇的处境和以往比起来更为不堪,因为她还要尽同样的义务,却不再享有同样的权利;她还要操持同样的劳务,却得不到报酬,也得不到尊崇。在目前,男人结婚是为了在存在内向性中栖身,但他不会将自己封闭于此;他想要一个家,也希望能够自由出入这个家;他在一处落定,但他心中往往认为自己是荡游的人;他并不轻视幸福,但幸福不是他最终目的;他厌倦不断重复;他寻求新奇、冒险、反抗被人征服,他也寻求能让他打破孤寂的同伴、友谊。...

在那时,统辖家中事务、主掌餐桌的人总被视如无上权威;在某些多少还继承了父权文明的地主家庭、富有农民家庭中,家庭主妇仍然是非常受到尊崇的人物。但是整体而言,婚姻在今日是已然消逝的社会风俗残存之物。家庭主妇的处境和以往比起来更为不堪,因为她还要尽同样的义务,却不再享有同样的权利;她还要操持同样的劳务,却得不到报酬,也得不到尊崇。在目前,男人结婚是为了在存在内向性中栖身,但他不会将自己封闭于此;他想要一个家,也希望能够自由出入这个家;他在一处落定,但他心中往往认为自己是荡游的人;他并不轻视幸福,但幸福不是他最终目的;他厌倦不断重复;他寻求新奇、冒险、反抗被人征服,他也寻求能让他打破孤寂的同伴、友谊。孩子比丈夫更想摆脱家庭的限制,他们的人生在他方,前程大好;小孩总想要别的东西。女人总是试图建立一个恒久而持续不变的天地,丈夫和孩子则总想超越她创造的环境,这个环境对丈夫和孩子来说只是一个「给定」。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奉献了一生的事务得不到任何保障,而且不具任何确定性,她会强迫丈夫、孩子接受她提供的服务,这时,她便会从母亲、家庭主妇变成恶婆娘。

因此女人在家里的工作并不能让她得到独立自主;做家事对群体而言并没有直接的助益,它不导向未来,也没有任何生产。做家事,如果是属于一种生产活动,或是一种行事作为,以此超越自我,并入社会,这时,做家事才能说有意义和尊严。所以,这也就是说,当家庭主妇并不能让女人得到解放,反而是让她依附于丈夫和孩子;她是透过他们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正当性,她在他们的生命中只是个非本质的中介。虽然法律不再明订妻子有「服从」的义务,但这一点也改变不了她的处境;她的处境并不是依夫妻的意愿而定,而是以婚姻关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社会之结构而定。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并不允许女人「做」积极正面之事,使她得以让自己成为完整的人。她即使受到尊重,也仍然是附属的、次要的、寄生的。她之所以受到诅咒,是因为她存在的意义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也就是为什么夫妻生活的成败对她而言至关重要,远甚于它之于男人。男人首先是公民、是生产者,其次才是丈夫;而女人则主要是妻子,而且这往往是她唯一的身份;她的工作无法让她摆脱自己的景况;相反的,是她的景况赋予了她的工作或高或低的价值。如果她带着爱意、心甘情愿地付出,她便会满心欢喜地操持家务;如果她带着怨气,家务事对她来说便是苦刑。家事在她的人生中永远不会是最重要之事;在夫妻生活种种复杂的面向中,家事也不能为她提供任何助力。我们必须察看的是,在这个以女人要提供床上「服务」与持家「服务」而界定的主要处境里、在这个女人只有接受自己的附庸地位才能稍有尊严的主要处境里,她具体的遭逢、体会是什么。



——波伏娃 《第二性》

学画画的小农

在明亮的色彩间徜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Feanaro

说实话没有任何一个神话故事(这个算半历史半神话)比萨宾女人的遭遇更让人反胃了,精罗下头!

图一为Pietro da Cortona 1630年的作品,Rape of the Sabines, 简单来说罗马建国之初因为缺少妇女人口,在罗慕路斯的带领下绑架了30位萨宾族(居住在亚平宁山脉中部)的妇女。摄于Capitoline Museum

图二为Jacques-Louis David 1799年时的作品(就是画了马拉之死的那个),The Intervention of ......

说实话没有任何一个神话故事(这个算半历史半神话)比萨宾女人的遭遇更让人反胃了,精罗下头!

图一为Pietro da Cortona 1630年的作品,Rape of the Sabines, 简单来说罗马建国之初因为缺少妇女人口,在罗慕路斯的带领下绑架了30位萨宾族(居住在亚平宁山脉中部)的妇女。摄于Capitoline Museum

图二为Jacques-Louis David 1799年时的作品(就是画了马拉之死的那个),The Intervention of the Sabine Women,简单来说就是萨宾女人们被掳走之后和罗马男人“结婚生子”,之后萨宾人打进了罗马,萨宾女人们就抱着孩子们出来调和双方,最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站在中间的那个萨宾女人是Hersilia,被绑架之后成了罗慕路斯的王后。摄于卢浮宫

  

“嫁给罗马的女人”“感动罗马三十大人物”(((

不过客观来说,萨宾女人出来调和也并没有那么的…不堪,因为那时候的萨宾士兵已经快要输掉战斗了,她们出来调和也是完全在为自己族人的利益考虑。(如果是萨宾人快要赢了她们出来调和那我就要狠狠骂了)

以上故事叙述基本参考古罗马历史学家李维。

redamancy

♥开开心心,不动脑筋,白白胖胖,充满希望


♥开开心心,不动脑筋,白白胖胖,充满希望


李璟明
Diego Vel&aacut...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Las Meninas, 1656

oil on canvas

Prado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Las Meninas, 1656

oil on canvas

Prado 

李璟明
The First Ear-R...

The First Ear-Ring (1834–5, exhibited 1835) - David Wilkie 

The First Ear-Ring (1834–5, exhibited 1835) - David Wilkie 

李璟明
A moonlit strol...

A moonlit stroll, Bonchurch, Isle of Wight (1878) - John Atkinson Grimshaw 

A moonlit stroll, Bonchurch, Isle of Wight (1878) - John Atkinson Grimshaw 

李璟明
Bouquet of Flow...

Bouquet of Flowers (1905) - Odelion Redon 

早安!

Bouquet of Flowers (1905) - Odelion Redon 

早安!

轩辕云初
这样来回往复的搏斗让家务事像游...

这样来回往复的搏斗让家务事像游戏一样好玩,小女孩总会自愿擦亮银器,磨光金属门把,觉得这很有趣。不过女人要对自己的家很满意,在细心照料它时,才会真的有满足感;否则,在她端详自己的劳动成果时,不会觉得心满意足,而这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是对她付出的努力唯一的报偿。二十世纪的美国记者詹姆斯·艾杰曾经在美国南方和「贫穷的白人」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他在《我们现在就来歌颂知名人士》这部报导文学作品中,以一个女人的生活为例,写到了她一家住在破房子里,为了让这地方堪于住人,她只能不停地做永远做不完的家事,境况悲惨。她和丈夫以及七个孩子住在以涂上煤炱的木板当墙的小屋里,屋里到处是臭虫;她努力让「房子看起来...

这样来回往复的搏斗让家务事像游戏一样好玩,小女孩总会自愿擦亮银器,磨光金属门把,觉得这很有趣。不过女人要对自己的家很满意,在细心照料它时,才会真的有满足感;否则,在她端详自己的劳动成果时,不会觉得心满意足,而这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是对她付出的努力唯一的报偿。二十世纪的美国记者詹姆斯·艾杰曾经在美国南方和「贫穷的白人」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他在《我们现在就来歌颂知名人士》这部报导文学作品中,以一个女人的生活为例,写到了她一家住在破房子里,为了让这地方堪于住人,她只能不停地做永远做不完的家事,境况悲惨。她和丈夫以及七个孩子住在以涂上煤炱的木板当墙的小屋里,屋里到处是臭虫;她努力让「房子看起来漂亮」;她在主卧室里的壁炉上抹了淡蓝色的泥灰,还在一旁摆了桌子,墙面挂上几幅画,整个看起来有点像祭坛。但破房子还是破房子,这位G太太眼里含着泪说:「啊,我恨死这房子!不管做什么都没办法让它看来漂亮!」世上许许多多的女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不停操劳,不停做家事,和脏乱搏斗,却永远得不到胜利。即使有些女人境遇比较优渥,也一样得不到最终的胜利。天底下再也没有任何事像做家事这样近似于希腊神话中薛西弗斯所受的刑罚;日复一日,碗盘要洗,家具上的灰尘要掸去,衣物要缝补,第二天衣服又会脏了、沾了灰尘、破了。家庭主妇每天都在原地踏步;她什么事也做不了;她永远只能做到努力维持现状;她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所做的是为了夺得正面的「善」,她觉得自己只是和「恶」做永无休止的搏斗。这场搏斗每天都必须重新来一回。我们都听过小仆人不愿意再帮主人擦鞋的故事,他闷闷不乐地说:「擦了又有什么用呢?明天还要重新擦一方。」很多不愿意认命的女孩都很明白这种挫折感。我记得有个十六岁的女学生在作文里一开始就这么写:「今天是大扫除的日子。我听见妈妈在客厅里拖着吸尘器的噪音。我好想逃开。我发誓,等我长大以后,我家里永远不做大扫除。」这个女孩以为未来是不断向上提升到我们所不知的高峰,可以避开这些生活琐事。后来这女孩在厨房里看见妈妈洗碗盘,她才惊觉好几年来,每天下午同一个时间,妈妈这双手都泡在这盆油腻腻的水里,这双手还用粗糙的抹布擦拭瓷器。她会和妈妈一样,一辈子到死都逃不开这个命运。吃喝、睡觉、打扫……未来的岁月不会往天上攀升,只会是灰蒙蒙的单调重复,平平凡凡的向前延伸;明日只会复制昨日;生活是无用的、没有希望的、恒久不变的现在。



——波伏娃 《第二性》

灵岩山水
俄罗斯建筑油画

俄罗斯建筑油画

俄罗斯建筑油画

灵岩山水
俄罗斯建筑油画

俄罗斯建筑油画

俄罗斯建筑油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