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治愈系

69429浏览    21567参与
萧三闲

唐风肉肉的治愈情景插画壁纸。

心中有光的人

无惧黑暗

心中有火的人

无惧严寒

心中有爱的人

无惧孤寂

因为山川草木万物众生

都可相伴相交相知

唐风肉肉的治愈情景插画壁纸。

心中有光的人

无惧黑暗

心中有火的人

无惧严寒

心中有爱的人

无惧孤寂

因为山川草木万物众生

都可相伴相交相知

小y和小绿

追云者】云朵收藏家+治愈系手绘 回家

今天来画旅行结束回家的小团子!春节快到啦,准备回家!买好车票,整理好行囊,带好送给大家的礼物,赶往车站。记得出示行程码和健康码哦。

追云者】云朵收藏家+治愈系手绘 回家

今天来画旅行结束回家的小团子!春节快到啦,准备回家!买好车票,整理好行囊,带好送给大家的礼物,赶往车站。记得出示行程码和健康码哦。

暮迟归憷

治愈摘记.11

天色暗成淡蓝,远处群山如黛,透过墨色林道,能看到镇上灯光依次亮起,炊烟熏红了晚霞.


_治愈系



天色暗成淡蓝,远处群山如黛,透过墨色林道,能看到镇上灯光依次亮起,炊烟熏红了晚霞.










_治愈系

小钟先生

明月:截然不同的家庭却又似曾相识的家庭

“胡统你个王八蛋,骗老娘!你全身家当就这么点钱?”佳美衣冠不整对着门外大吼,手里边拿着存折和银行卡。


她是越想越气,自己一个刚毕业的名牌大学生,就想着嫁个有钱人吧,没想到还被这蠢猪给忽悠了。


被踢出房间的胡统也很无奈,自己才刚离婚却又摊上个老婆。


但还好这老婆既不管自己出去风流也不管自己回不回家,毕竟在她眼里只有钱。


可是自己的存款全花在了夜店酒吧里,哪还有钱去供这位大小姐啊。


气头上的佳美也不管邻不邻居的,打开房门对着胡统一顿大吼。


“老娘刚大学毕业就嫁给你这油腻中年男人,现在呢,你就拿这么点钱给我?我还要帮你收拾家里,还要帮你端茶倒水,还要帮你照顾...

“胡统你个王八蛋,骗老娘!你全身家当就这么点钱?”佳美衣冠不整对着门外大吼,手里边拿着存折和银行卡。


她是越想越气,自己一个刚毕业的名牌大学生,就想着嫁个有钱人吧,没想到还被这蠢猪给忽悠了。


被踢出房间的胡统也很无奈,自己才刚离婚却又摊上个老婆。


但还好这老婆既不管自己出去风流也不管自己回不回家,毕竟在她眼里只有钱。


可是自己的存款全花在了夜店酒吧里,哪还有钱去供这位大小姐啊。


气头上的佳美也不管邻不邻居的,打开房门对着胡统一顿大吼。


“老娘刚大学毕业就嫁给你这油腻中年男人,现在呢,你就拿这么点钱给我?我还要帮你收拾家里,还要帮你端茶倒水,还要帮你照顾女儿,你想得美你!”


胡统被骂面红耳赤,自从当了老板后谁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可他真拿眼前这位没办法,谁叫她手里有咱的罪证呢。


正当胡统想好言相劝几句,可对门的房间也打开了。


走出一位十八岁的少女,长发披肩有些糟乱,虽然没清洗脸庞,但那雪白皮肤不管怎么糟蹋,都会让人情不自禁羡慕。


她就是胡统的女儿胡娇娇,今年正读高三面临高考,可她一点都不着急,因为就算考上了父亲也不会同意她去上大学。


“倒不见得我爸愿意娶你,自己倒贴过来还嫌东嫌西。”胡娇娇眼里充满着厌恶,说白了她就是看不起佳美。


佳美顿时火冒三丈,因为自己的确是属于倒贴。


她是在酒吧聚会时,遇上胡统这个伪暴发户,虽然他年纪都足够当自己爸爸了,但见他出手如此阔绰,便心生一计。


假装喝醉送入他的怀抱,随后用手机记录下一切,事后便让胡统娶了自己,要不然就上法庭。


但佳美是属于既要当婊子也要立牌坊的人,听见胡娇娇如此说自己,二话不说就上前想去挠她。


胡娇娇见此也不甘示弱,举起手也想朝她呼去。


胡统见事情已失控,赶忙挡在中间,把佳美往后推,扭动着身体把胡娇娇挤出屋子,随即把门一关。



韩宏满身酒气手里还攥着啤酒瓶,走路一颠一颠东倒西歪,眼看着快要倒下的身子,却不知什么力量把他拉了起来似的。


他从下午三点起来后,便去了楼下的饭店,请了几位猪朋狗友胡吃海塞一顿,花了多少钱也不在意,一群人哐哐在那喝着。


“你个死鬼是不是拿着我的存款去喝酒了!”赵雅手抄着铁勺,被怒气冲红的脸庞,就像是个农村疯婆子。


那些钱可是自己省吃省用,攒了整整一年啊,可却遭不住他吃一顿。


韩宏硬着脖子红着眼,对着她怒吼,“就这么点钱你就对我吼?我之前给了你多少钱你自己算算!”


他前几年怎么说也是个小老板,住的是精品房,喝着的是红酒,就连佣人都要请几个!


但一纸产品检验证书未通过,让他小老板身份灰飞烟灭。


“多少钱?吃喝拉撒穿用都不用花钱啊!还要供你每天大吃一顿,还得为你的废物儿子交学费交杂费,我们的租金水电费这个月还没着落,你现在问我你给了我多少钱?!”


赵雅说着不解气,将手中的铁勺一甩直接砸到他身上去。“没有我你们一家子早死了!”


韩宏吃痛大叫一声,踉跄着往后倒了几步,正好碰上刚被父亲挤出来的胡娇娇。


而她并没表现出惊讶,因为这种场景每隔两三天就能见上一见,所以自顾自地往楼上走去。


“废物儿子?他不是你儿子啊!你是怎么做母亲的,连个孩子都教不好,现在他就课课零分,全是你的原因!”韩宏赶忙扶住把手稳住身体。


自己这个儿子小时候还行,可越长大就变得越孤僻,甚至让他陪喝个酒还满不乐意。


而在此时,韩小君拿着书包走上了楼梯,衣服裤子都是土灰,头发也非常地凌乱。


见父母又在门口大吵,转身就想去花园待着,可没走几步就看见花园上那些同班同学,又转身往楼上走去。


韩宏伸着手指,断断续续说着:“臭小子!让你喝点酒磨磨唧唧的,像个没用的娘们一样!不喝酒,能成大事吗能谈成生意吗!”


“你个小老鬼现在都快十点了!下次再这么晚回来,你就别进这个家门!”


气头上的赵雅是逮谁骂谁,就连楼上的邻居老太太都要骂上几句。


韩小君压根没理他俩人,灰头灰脸往楼上走去。


他对自己这个父亲失望透顶,明明产品能够顺顺利利通过检测,可他为了省下五毛钱,把一百多万的货砸在自己手里边。


而自己的母亲完完全全是个不讲理的农村疯婆子,她所谓的教育就是打骂出孝子出成绩。

飞想飞

手机壁纸壁纸专题 | VOL.2 潮海映梦

关键词:潮海映梦
编号:002

1-4P 壁纸效果图
5-8P 插画原图

获取壁纸的几种方法:
1.微博直接保存插画原图
2.关注WX公众号“飞想飞”,回复关键词或者编号

手机壁纸壁纸专题 | VOL.2 潮海映梦

关键词:潮海映梦
编号:002

1-4P 壁纸效果图
5-8P 插画原图

获取壁纸的几种方法:
1.微博直接保存插画原图
2.关注WX公众号“飞想飞”,回复关键词或者编号

阿媛和阿博

蒜香肥肠越嚼越上头,水煮肉片也是香的很嘛!(四)

蒜香肥肠越嚼越上头,水煮肉片也是香的很嘛!(四)

小时代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墨染松月
站在山巅与日月星辰对话 潜游海...

站在山巅与日月星辰对话

潜游海底和江河湖海晤谈

和每一棵树握手,和每一株草私语

方知,宇宙浩瀚,自然可畏,生命可敬

——《你好生活》

站在山巅与日月星辰对话

潜游海底和江河湖海晤谈

和每一棵树握手,和每一株草私语

方知,宇宙浩瀚,自然可畏,生命可敬

——《你好生活》

疯子江

明日

“心若向阳,就会满怀希望。”


我拿出一枝向日葵,双手递给他。


他接了那枝向日葵,若有所思的看着。

———————————————————


我正在擦着咖啡杯。


和沐沐轮班的梵从后厨探出头来,对我说。


“掌柜,今天是不是提前关店?”


“干活你不积极,就休息问的最勤。”


我擦着杯子头也不回。


“不是,我这不在关心大福嘛,你说今天要去接他出院的。”


“关心大福?不知道是谁偷偷喂大福喝牛奶,这一窜稀直接窜进医院了。”


我翻了个白眼,不说还好,越说越气,不知道猫不能喝牛奶啊!


“我又不养猫,哪里懂啊,不知者无罪嘛,等大福回来我一定买罐头给...

“心若向阳,就会满怀希望。”


我拿出一枝向日葵,双手递给他。


他接了那枝向日葵,若有所思的看着。

———————————————————


我正在擦着咖啡杯。


和沐沐轮班的梵从后厨探出头来,对我说。


“掌柜,今天是不是提前关店?”


“干活你不积极,就休息问的最勤。”


我擦着杯子头也不回。


“不是,我这不在关心大福嘛,你说今天要去接他出院的。”


“关心大福?不知道是谁偷偷喂大福喝牛奶,这一窜稀直接窜进医院了。”


我翻了个白眼,不说还好,越说越气,不知道猫不能喝牛奶啊!


“我又不养猫,哪里懂啊,不知者无罪嘛,等大福回来我一定买罐头给他道歉。”


梵一脸尴尬的笑着打哈哈。


我叹口气没理他了,只心疼大福。


晚上我提前关了店接大福回家,好在他身体不错恢复的快,见到我时又生龙活虎了。


第二天梵也如约带了猫罐头和小鱼干来向大福谢罪。


看他有心破费,我倒不好意思了,把费用折合成分红,预备月底发到他账户上。


住了次院以后,大福变得乖了不少。


早晨都会叫我起床,而不是独自睡到日上三竿。


我每天开店后,他就往柜台上一坐,当起了“招财猫”。


最近几天我发现有一个客人,总是来的很晚。


但很固定。


每次都是一杯拿铁。


挑一个光线昏黄的卡座,挨着角落静静坐着。


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玩手机。


我注意到,只有等别的客人都走了,他才会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个木盒子。


似乎是某种乐器。


因为我能听见弹奏的声音,叮铃铃的,类似音乐盒,但没有音乐盒那么张扬高调。


作为一个轻音乐爱好者,我很感兴趣。


时间久了我越发想了解。


我插着刚剪下的鲜花,打定了主意,在他今天来店里时,和他聊聊。


临近傍晚,我期待的那个人才推门晃响了我的锒铛。


他来了。


和前几天的一样,还是拿铁。


点完单之后,他就缩回了每次光临时固定的卡座里。


我调好他的拿铁,送到他面前。


他对我说了句谢谢,就接着沉默了。


我回到柜台,并没有直接问。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知道,得要等其他客人都走了,他才会放开。


晚上的咖啡屋不比白天,客流量就比较凄惨了。


可即使如此我还是坚持着朝七晚九的按点营业。


差不多八点,店里的客人就只剩他一个了。


我坐在柜台里,摆弄着花瓶里的向日葵,期待他的演奏。


果不其然,他看周围没其他人了,从包里拿出乐器,酝酿着开始弹奏。


音符从他指尖流淌而出,时而清脆时而低沉,轻灵像鹿,又深厚如墨。


一曲停歇后,我拍着手走近他,毫不吝啬的赞美:“真好听,令人耳目一新。”


他倒没有意外,只是含蓄的道谢。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是知道我在听吗?”


“我能感觉到。”


他抚摸着手中的乐器,对我说:“音乐是能共鸣的。”


我点头,非常认同他的说法。


看着他空了的咖啡杯,我替他续了杯蓝山。


他急忙拒绝。


但我哪能给他拒绝的机会呢。


“都白听你这么多天的演奏了,我不过请你喝一杯咖啡。”


可他还是坚持:“随手弹的,不算什么。”


“那……不如你再弹一曲?”


我笑着对他说:“咖啡店最重要的就是咖啡,音乐家最珍贵的就是音乐。”


“用我的咖啡换你的音乐,可以吗?”


他没再拒绝了,向我轻轻一笑。


“请坐下来吧。”


我依言坐在他面前。


他拨了拨乐器,弹奏了一首舒缓又不乏灵动的曲子。


叮铃的声响如同星辰落入大海,纯粹的动人。


完成最后一个颤音,一曲停歇。


我忍不住再次他鼓掌,感动颇多。


“我很喜欢《夜空中最亮的星》,但我第一次听到这么纯净的曲风。”


我敛住胸中的激荡轻呼口气道。


“谢谢你。”


那人愣了愣,腼腆一笑端起那杯咖啡朝我举杯:“也谢谢你。”


笑容永远是两颗心互相靠近的粘合剂。


我们聊着音乐和他手上的卡林巴,熟络的像多年未见的好友。


我知道了他叫王维易,是实习期刚过就辞了职的大学生。


明明爱着音乐也有天赋,却被服从调剂到不喜欢的专业。


大学里,枯燥无味的课程,青春的躁动,王维易和多数人一样,邂逅了一段爱情,但并不长久。


感情的失意,学业上的无奈,王维易硬着头皮学满四年终于毕了业。


不喜欢归不喜欢,不至于毕业就失业,王维易听从家里人的话,去往大城市找了份能看的工作。


一切从基层做起,可现实的社会生活哪里会帮这些为生活打拼的人保留梦想。


有权有势即是王道,有些人生来睥睨,不用多努力就能轻轻松松得到别人拼尽全部奋力追逐的。


王维易的家庭条件不允许他任性,他只能按部就班的生存。


环境能困住一个人的脚步,却困不住心的向往。


王维易把对生活的不满和想法写进歌里,写成他自己的故事。


只是他唱,无人会听,也无人能懂。


善解人意的母亲劝说他去追求热爱的事物。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维易看到一个音乐电视节目在海选。


编导说报名参加比赛,节目组会提供一切费用。


反正也不想做现在的工作,王维易索性报名参赛了。


初选很成功,王维易坚信这就是他梦想的开始,这一次自己一定能把当年的错误弥补。


可他到底还是太早下定义了。


娱乐圈的水比事业圈还要深还要臭。


没有实力的人站在实力的高榜上,受人赞赏;有才华的人被虚伪的流量埋没,无人问津。


王维易就像深水下被泥沙埋住的蚌。


靠木讷寡言的外壳紧紧护住自己,保持内心。


只是不知道,这蚌壳内的明珠什么时候才能被人识出。


或许我该鼓励他主动打开,也或许对现在的他来说,封闭才是更妥当的方式。


王维易摸着咖啡杯,神情复杂。


“我也见过,见过很多,流行歌手。”


“连歌都不是自己亲手写的,就出个嘴,后期还得修音,靠营销来博眼球,靠炒作。”


“我有时候就会想,我们口中叫的导师,尊敬的导师,也居然是这样维持自身热度。”


我静静的听,他的表情逐渐变得迷茫。


“还有很多,和我一起选上来的学员,也不是多爱音乐多感兴趣,单纯砸钱。”


“我问过,你既然不喜欢,为什么来呢?”


“你猜他们说什么?”


王维易问我。


他说话的语气沉痛又悲愤。


是啊,自己最珍视的音乐,放在心尖上捧着,却被别人定义为不屑一顾的玩物,如何甘心?


我实在不好开口。


我没有回答,王维易自己回答了自己。


“他们说,我只是来蹭个流量,混个眼熟,赶个通告。”


“反正这种节目会喘气的都能上。”


“这年头还有几个自写自唱的?随便请人写了花点钱就说是自己写的。”


“是不是原创,谁关心?”


“他们在台上说自己爱音乐,说来这里追逐梦想。”


“到了台下,聚光灯一撤,整一个渣子败类。”


“这根本不是爱音乐啊……”


王维易说着说着就低下头,压抑的哽咽了声音。


看着情绪不稳定的王维易,我第一次不知所措了。


听到响动的大福从柜台里跳出,几步就跑到了我身边。


他跳上桌面,看了看我和崩溃的王维易。


我无奈的朝他叹了口气。


大福没有看我,一声不响的走近王维易放在一旁的卡林巴,抬起爪子敲了起来。


叮铃叮铃的声音很轻松的吸引了王维易的注意力。


他看着大福,大福也看着他。


“喵呜喵呜呜~”


大福一边对王维易叫,一边叮铃叮铃的拍着卡林巴。


王维易听着那叮叮咚咚的声音,手蹭了蹭大福的脑袋,拿起卡林巴,轻点了点琴键,弹奏起来。


沉郁晦涩的曲调浸透了伤感,像板块洋流偶遇过境季风,历尽沧桑而又劈头盖脸。


乐声流淌,王维易闭上眼睛,随着旋律清唱,低哑的歌声回荡在我的咖啡屋内。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

本该灿烂过一生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

还在人海里浮沉


像我这样聪明的人

早就告别了单纯

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

去换一身伤痕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从不喜欢装深沉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忽然也晃了神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孤单的人

像我这样傻的人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

世界上有多少人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孤单的人

像我这样傻的人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

世界上有多少人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一曲终了,王维易哽了声,我红了眼。


歌词里的无奈和压抑让我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完全沉浸。


大福蹭了我半天,我才缓过神来。


我摸了摸他的背,擦掉眼泪,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面前的人,他的肩膀不宽,却承担了所有。


我看着,竟是如鲠在喉。


东野圭吾也曾置身于满贯压抑,和王维易差不多性质的情景。


他切身的体会到。


①有些人的恶意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平庸、没有天分、碌碌无为,于是你的优秀、你的天赋、你的善良和幸福都是原罪。


不管是环境也好,周边的人也好,都不曾给予过王维易什么,有的,只是现实的油腻。


我偏开视线,落在了桌上的花瓶,瓶子里是一束黄橙橙的向日葵。


向日葵从来不会低头,因为它内心充满阳光;它也不会疲惫,因为满怀明媚的希望。


它更不会枯萎,因为懂得追逐,不管是明天,还是明天的明天。


虽然有雨天,但并不影响。


没有阳光的日子禁得起等待的考验;置身黑暗也有向往光明的渴望。


王维易就像一朵向日葵。


他有着自己的原则和信念,不妥协不放弃,始终追逐,即使寡言少语但也不卑不亢。


所以他的音乐才能做到最朴实也最惊艳,一尘不染的同时又饱经风霜。


这是王维易独有的风格。


“心若向阳,就会满怀希望。”


我拿出一枝向日葵,双手递给他。


他接了那枝向日葵,若有所思的看着。


我抱起大福,朝他微鞠一躬,起身离开。


有很多话想劝,但又觉得多说无益。


毕竟向日葵啊,都是自己主动追逐阳光、雨露和明天的。


如果乌云来了,那就稍作休整吧,不用着急,大雨后总会转晴,停歇后是更加向前。


后记.


我刚刚从后院摘了些鲜花,抱着花篮往屋里走。


沐沐正在前厅刷视频,大福就趴在他肩膀上。


看到我进来,他眉头一皱盯着我。


“怎么了?”我疑惑。


“你看……”


沐沐把手机递到我眼前。


我顺着看去。


是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的现场采访节目。


就是个获奖采访,这怎么了。


我正要问,沐沐手一滑动,视频镜头一切,居然是王维易。


主持人礼貌性的问候:“毛不易老师,您好。”


“主持人你好。”


看到他应答,我才知道他改了名字。


简单寒暄后,开始了正式问答:“大家都知道,您是音乐界的能人,怎么会想到来影视界发展了呢?”


毛不易还有些腼腆:“是导演找到我了,他说我的歌很他的电影很搭。”


“原来如此,据了解,电影的所有乐曲都是由您一个人创作演唱的。”


毛不易点了点头。


“整场电影,主题曲开头曲片尾曲,插曲都不算了,工程量巨大,请问是什么激发了您写歌的灵感?或者说,您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毛不易停顿了,露出个微笑,说:“有个人和我说,向日葵会主动向着太阳,所以它不会低头不会疲惫也不会枯萎。”


“她希望我成为向日葵,不要因为阴雨而停止脚步。”


他转头对着摄像机:“所以我会坚持追逐明天,和明天的明天。”


PS:①这段话来自东野圭吾的《恶意》


本来听毛不易的歌又看了他的经历,联想到我身边发生过的一些事,所以虚拟了“王维易”。写后记是因为用了毛不易的歌,觉得该尊重原作,写了毛不易。主要是想借毛不易,鼓励“王维易”

小y和小绿

今天来画制定旅行计划的小团子!大团子约了小团子一起去旅行!我们去哪里呀?当然是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啦!那里有可爱的小房子,还有白雪覆盖的红屋顶和闪亮的小彩灯。好呀,那一起去吧!

今天来画制定旅行计划的小团子!大团子约了小团子一起去旅行!我们去哪里呀?当然是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啦!那里有可爱的小房子,还有白雪覆盖的红屋顶和闪亮的小彩灯。好呀,那一起去吧!

今天来画制定旅行计划的小团子!大团子约了小团子一起去旅行!我们去哪里呀?当然是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啦!那里有可爱的小房子,还有白雪覆盖的红屋顶和闪亮的小彩灯。好呀,那一起去吧!

今天来画制定旅行计划的小团子!大团子约了小团子一起去旅行!我们去哪里呀?当然是去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啦!那里有可爱的小房子,还有白雪覆盖的红屋顶和闪亮的小彩灯。好呀,那一起去吧!

君子冬青

①合租室友

初见

西方,金乌西坠,几只飞鸟结伴归巢。几朵簇拥着夕阳的云红了脸颊。东方,玉兔东升,几颗星星若隐若现。

很好看。

宋朝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天台边上,稍有不慎就会摔落到高楼之下,粉身碎骨。不知不觉中,一个黑影从宋朝身后袭来,猛地将宋朝推了下去。宋朝不禁伸手去摸可抓的东西,这时一个高挑的女孩把宋朝拽了上去,自己却因惯性摔了下去。宋朝上去之后回头想拉住她,可他们之间似乎隔了一个银河,宋朝只能眼巴巴看着她摔下去,无可奈何,满脸绝望。她微微一笑,对宋朝说:“宋朝,没关系,我一直都在。”

宋朝突然惊醒,发现是梦后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莫非最近事儿太多累到做噩梦了?一直到宋朝洗漱完后才彻...

初见

西方,金乌西坠,几只飞鸟结伴归巢。几朵簇拥着夕阳的云红了脸颊。东方,玉兔东升,几颗星星若隐若现。

很好看。

宋朝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在天台边上,稍有不慎就会摔落到高楼之下,粉身碎骨。不知不觉中,一个黑影从宋朝身后袭来,猛地将宋朝推了下去。宋朝不禁伸手去摸可抓的东西,这时一个高挑的女孩把宋朝拽了上去,自己却因惯性摔了下去。宋朝上去之后回头想拉住她,可他们之间似乎隔了一个银河,宋朝只能眼巴巴看着她摔下去,无可奈何,满脸绝望。她微微一笑,对宋朝说:“宋朝,没关系,我一直都在。”

宋朝突然惊醒,发现是梦后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莫非最近事儿太多累到做噩梦了?一直到宋朝洗漱完后才彻底反应过来,他看了眼手机,才五点多。不过他已经没有一丝睡意,过几天他租的这个小屋子就要交给下一位租客了。但他还没有找到顺眼的出租屋,没办法。要不先在朋友家借住一阵?宋朝默默看向了塞满了整个柜子的侦探小说陷入沉思。

这时一条朋友圈吸引了宋朝的注意力,是一条关于合租的消息。宋朝仔细浏览一遍,嗯,可以。宋朝显然忽略了现在才早上五点多对方可能还在睡觉的问题,直接发出好友申请。没想到不到五分钟对方就同意了,并十分礼貌地发出疑问:“您是?”宋朝以同样的礼貌表明来意。

“可以的话,今天下午你挑个时间,来看房吧。”宋朝掐指一算,今天估计不会出啥事。“下午五点半有空吗?”“有,那就五点半见。”两人互换了姓名,约好在东华街见面。不知为何,宋朝突然觉得这种聊天氛围有点怪怪的。

无聊之际,宋朝打算先把柜子里的书打包一下。从五点半一直折腾到快七点,总算是一捆一捆得收拾好了。宋朝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买太多书也是件坏事。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手机闹铃响起,宋朝从地上爬起来去解决早餐问题。他的厨艺还说得过去,宋朝一般生活节奏比较快,吃完早餐便准备去工作。不过他不是那种一天到晚忙的不得了的打工人,相比之下法医是个比较轻松的工作。

走路十五分钟到单位,宋朝刚坐下,自己的同事兼“好兄弟”陈利就来朝宋朝炫耀自己昨晚成功脱单了。宋朝不说,宋朝无语。正当宋朝准备开口质问“谈对象有啥好炫耀的”,陈利立刻补充:“我说朝哥啊,你知不知道咱现在这年纪最紧要的事就是找个好对象啊?讲真的,你要实在找不着,作为兄弟我给你牵个线……”宋朝二话不说给他一记爆栗“不好意思,我觉得单身挺好的。”说完自觉屏蔽来自陈利“良心的谴责”打开手机看起侦探小说。今天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五点下班后,宋朝直接步行去了见面地点。十来分钟后,宋朝到了约定地点,马路对面有家花店,名字叫“白露”一只金毛趴在花店门口晒太阳,见到宋朝后立马站起来,花店的员工走出来牵住狗绳把金毛拉住,“不要乱跑。”宋朝环顾四周,房子应该就在花店上面,东华街两旁各种了一排梧桐树,秋天的落叶铺满人行道,再加上秋天的晚霞十分漂亮。而且这里离自己单位不远,离商业街的距离也很妙,刚好在很近而且人少的位置。等了一会,宋朝看了看表,五点二十三,再等等吧。对面花店的员工走到马路边,试探着说了声“宋朝?”

宋朝的耳力出奇的好,声音不大,但他隔着一条马路都能听见。回头看到刚刚的花店员工站在对面一棵梧桐树下,是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子,看样子年纪和他差不多,宋朝下意识问道:“简辞?”简辞点头肯定。哦,敢情等了半天人就在眼前啊……等等,女的?!简辞已经穿过马路走到宋朝面前,“你怎么一脸震惊的样子?”简辞像是看出宋朝心里所想“合租消息上已经说明我是女生了。”

不好意思,他还真没看见,或者是选择性忽略掉了。宋朝脑子转得飞快,其实他对合租室友没什么要求,只要没啥怪癖。“呃,那个……要不先去看看房子?”宋朝平时很少和女孩子打交道,因此时常被陈利嘲笑怪不得还是单身。“好。”简辞带宋朝进入花店,宋朝才发现还有位老太太在花店里,老太太见了宋朝,笑起来:“你是要和小辞合租的吧?”宋朝点点头,简辞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赵奶奶,我带宋朝去看看。”便拉着宋朝上楼去,简辞用钥匙打开防盗门。进门后宋朝觉得来这太对了,两室一厅一卫,连带厨房,家电齐全,客厅不是很大,但是装修的恰到好处,有种家的感觉。房间整洁,而且租金也可以接受。和房东赵奶奶签完合同后,宋朝就着手搬家,两个卧室一个朝南一个朝北,简辞主动要朝北的那间,东西已经提前搬完了。

宋朝联系搬家公司先把书和柜子搬过来,柜子是工人帮忙搬上楼的,但书已经分成一捆一捆的了。宋朝决定自己搬,但实际上大半的书都是简辞帮忙搬的。法医一般都不咋锻炼,宋朝更是典型中的典型,相比之下简辞的体力简直好太多了。他一手一捆地提都费老鼻子劲,简辞就像拎包似的。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在几天后都搬了过来。

在宋朝正式入住新家当晚,陈利半夜发疯发给他好几张图片,留下一句:你听过异能者吗?

暮迟归憷

治愈小句摘记⑩

山下的小镇好像被藏进了山里,盖着天,披着云,安静又温柔.


_治愈系




山下的小镇好像被藏进了山里,盖着天,披着云,安静又温柔.






_治愈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