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523浏览    115参与
又拆又逆怪

画的时候很多角色故事感想,但是我懒得打字了:

1.泉爷总攻(?

2.我老婆真坏,我更爱了(??

p2是幼海德

画的时候很多角色故事感想,但是我懒得打字了:

1.泉爷总攻(?

2.我老婆真坏,我更爱了(??

p2是幼海德

高速

有点大杂烩了😅祝大家元宵快乐

有点大杂烩了😅祝大家元宵快乐

柳予辞

【原创】契约

奥图米特&瑞芙蕾特


新人新篇,独立设定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十岁生日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梦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奥图米特。


       那时他问我,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他笑得很温柔。


       可我并没有什么想法。我有幸福...

奥图米特&瑞芙蕾特


新人新篇,独立设定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十岁生日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梦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奥图米特。


       那时他问我,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他笑得很温柔。


       可我并没有什么想法。我有幸福的家庭,我有许多朋友。所以我的小小的愿望大多都会被他们实现。我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看着微笑着的他,我又说不出来拒绝的话。


       所以我想了想,提出了我的愿望。


———


       她说,她想要“知道”。


       她想要一双眼睛,能够看见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故事。


       她想要一对耳朵,能够听见季风捎来的远方的声音。


       她想要“知道”。


       这就是十岁的她许下的愿望。


       多可笑啊,是吧。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实现了这个愿望。对于恶魔来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


       第二天清晨,我看见了他。


       在一系列“世界上有魔法”之类的念头之前,我最先想的是“我的愿望成真了”。


       对,我想“知道”。起因是他。


       我想在现实世界确定他的存在。


       这是我未曾说出口的,隐藏在那个愿望后的小小的私心。


       因为那时我还相信童话。


       向我道过早安后,他告诉我,我们签下了契约。从我实现愿望的那一刻起,我就成了魔女。


       他说,契约是平等的。等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他会取走我应付的代价。”


       他说,我的力量很强大,同时也很弱小。我能知晓所有我愿意知晓的事,但也仅仅如此。


       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所以我回他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就足够了。”


———


       瑞芙蕾特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恰好有一缕阳光透过窗帘落在她身上。


       梦里见到她时,她还穿着父母为了她的生日宴特意买的连衣裙。柔顺的金发,碧蓝的双眼,她就像是人类童话里的爱丽丝一样,在梦中掉进了从未听闻的奇幻而美好的异界。


       现在梦醒了。


       而她浑然不觉,甚至还对我报以感激。


       这倒也不坏。


       “那么,现在我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奥图米特•贝尔兹,是你的契约恶魔。”


———


       之后,奥图米特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的能力并没有太过改变我的生活。毕竟这是在我控制之下的。


       要说起来的话,我从那时起开始真正养成了看书的习惯。


       其实我无意深究他人的过去,但我的好奇心却日渐增长。从文字窥探不一样的人生,对我来说是最安全的方式。当然,我仍然会“知道”一些无关紧要的千奇百怪的事情。


       奥图米特有时也会和我讲一些故事,他那个世界的故事。哪里的天使不小心丢了光环,哪里的人鱼向女巫学会了制药。在我练习钢琴的时候,他还会指点我几句。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陪在我身边。


       我也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长大后我有了几个知心朋友,同学间的人缘也很好。有时我几乎要以为我和他们同处一个世界。


       直到在学校举办的毕业晚会上,我接受了一个男生的邀请,成为了他的舞伴。


       直到某一瞬间,我希望身边与我起舞的,那一丝不苟的穿着西装的人,是奥图米特。


       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


       瑞芙蕾特毕业晚会的那个晚上,我站在舞池外,看着她优雅地旋转,面前突然多出来一杯红酒。


       我接过银制的高脚杯,毫无心理负担地啜了一口。


       “你还真是自大,看都不看一眼就喝下去。不怕我下毒?”


       “你没胆子开这种玩笑,米可斯小姐。”


       “那个蓝裙子的人类女性就是你的契约魔女?”


       “嗯。”


       “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看她的?我一直以为你和我哥是最不会契约魔女的两个恶魔,结果他现在每天围着那个埃尔瑞丝转。”


       “……瑞芙蕾特•菲德尔,我对她的期望很高。她的能力使她阅遍世态炎凉,而她依旧保留了纯洁和天真。”


       “这个人类也很聪明,怎么也犯了埃尔瑞丝一样的错。话说回来,她的灵魂……还是完整的?你怎么还没有收她的代价啊?”


       “她上学早了一点,还差几个月成年 。”


       “你从她什么时候开始看上她的啊……不,你打算收什么样的代价?”


       “保密。”


       我慢慢地喝完了红酒,翘起嘴角,把高脚杯还给她。


       “还有,这酒不错。”


———


       晚会结束后,我和朋友们一一告别,独自离开。


       回家路上,我第一次提起那个话题。


       “奥图米特,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我下意识地也站住了,低头看着路灯的光和自己的影子。


       “我不能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用你的能力呢?”


       奥图米特站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说出了我意料之中的回答。


       于是我也按照预想中的样子,摇了摇头,说到:“我不想对你用这个能力。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我就不问了。反正我总会知道的。”


       然后我向他走去,只是没有勇气正视他。我在逃避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


       她没再追问,我也没打算告诉她。


       她说的没错,在她成年的那一天,她会知道代价的。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再也没有触及这个话题,也没有表露过我的心意。直到我的十八岁生日。


———


        那一天,她换了一身白裙子。


       我故意落在她身后一步,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微笑着回头看我,有阳光照在她的身上。


       我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看着她被高高抛起又落下,溅起满地鲜红。


       她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我的方向。而我始终站在原地,看着马路上人群聚集,听着由远及近的鸣笛声。在她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的时候,我跟了上去,不过她已经失去意识了。


———


       再睁眼,是满目的白色。


       冰冷彻骨的苍白。


       父母正在床前守着我。见到我醒了,他们叫来了医护人员。


       我知道奥图米特就在门外。


       检查过程中我一直保持着冷静。然后我和他们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目送着他们离开,然后收敛起所有的感情,盯着走进来的那个恶魔。


       恶魔,哈。


       我怎么会傻到觉得我和他都是特殊的呢?


       是因为他到现在都一直挂着的那副温柔的笑吧。


———


       瑞芙蕾特的苏醒用了好几个月。


       走进单人病房的时候,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是我意料之中的样子。


       我走到她床边坐下,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她以往柔顺的金发失去了光泽,那只蓝色的眼睛空洞地望着我。我满意的笑了一声。


       她用嘶哑的声音问我要一个解释。


       我的右手滑过发丝,小心翼翼的停留在她左眼的纱布上。


       “这是代价啊。瑞。”


       “我是问为什么代价是这个!”


       为什么?


       因为她的双眼看见了人间百态,因为她的耳朵听见了古往今来。


       所以,我取走了她的左眼和一半的听力,从此她再也没办法从自己身上获得幸福与快乐。


       上一秒还在展望未来,下一秒就被打入地狱。


       我们恶魔最喜欢这样的戏码,不是吗?


———


       他告诉我,恶魔以绝望为食。


       我该想到的。


       “我现在还是你的契约魔女。”


       “没错。”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这个契约是烙印在灵魂之上的,除非我们中的一方死亡,否则你摆脱不了。”


       “你呢?”


       我反问他。


       “契约是双向的。”


       他毫不在意的说。


       我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表情,不顾身上的伤痛,裂开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


       “那多好啊。”


       我伸出左手,慢慢攀上他的右手。他仍在轻抚我的脸颊,我们就像一对情人一样。


       然后我用尽力气抓了下去,手上血肉的触感和空气中的铁锈味使我麻木的感官瞬间苏醒。


       “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这就足够了。”


———


       我右手上传来了久违的痛感。


       这个女孩,温顺地成长了十八年,今天终于彻底撕开了她无害的表皮,露出了狰狞的,扭曲的,污浊的野心。


       十岁的她想要“知道”。


       十八岁的她想与恶魔共舞。


       确实足够了,她这八年来都是一样的贪婪。


       不愧是我选中的魔女。


       于是我赞许地注视着被欲望缠绕着的她,用一个奖励性的吻把她彻底拖下了深渊。

楊泽
//iPad Procreat...

//iPad Procreate

泉sp太帅了

摸一张

新手画的不好,见谅

欢迎评论

//iPad Procreate

泉sp太帅了

摸一张

新手画的不好,见谅

欢迎评论

焖烧驴蹄

茫崖艾肯泉,戈壁滩中的恶魔之眼,不知道在这里翻涌了多少年。经过一番波折来到这里。无人机飞上去,一开始发现它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眼的形状,再高一点,哎?是一个大嘴鸟的脑袋,再高一点,不得了,矿物质含量极高的泉水把周围的土地染成金黄,就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火凤凰的形状啊!


今天我的无人机炸鸡了,拿不回来。


我不是有钱人,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IT男,在一个尴尬的年纪辞掉了工作,做一个自由摄影师,我只是想多创作点内容分享给更多人,所以狠心也要买器材。


好吧,实在拿不回来,我还有一台相机,一部手机。算是返璞归真么?

茫崖艾肯泉,戈壁滩中的恶魔之眼,不知道在这里翻涌了多少年。经过一番波折来到这里。无人机飞上去,一开始发现它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眼的形状,再高一点,哎?是一个大嘴鸟的脑袋,再高一点,不得了,矿物质含量极高的泉水把周围的土地染成金黄,就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火凤凰的形状啊!



今天我的无人机炸鸡了,拿不回来。


我不是有钱人,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IT男,在一个尴尬的年纪辞掉了工作,做一个自由摄影师,我只是想多创作点内容分享给更多人,所以狠心也要买器材。


好吧,实在拿不回来,我还有一台相机,一部手机。算是返璞归真么?

超高校级的master
小泉泉颜色就有缘继续吧_(:з...

小泉泉
颜色就有缘继续吧_(:з」∠)_

小泉泉
颜色就有缘继续吧_(:з」∠)_

沙海のstar

我我我开始肝中秋贺图了!!!
p2,p3都是过程草稿,细化的过程还真的是。
会勾线,不一定上色
这次海德不是单纯的旗袍了,下面是那个小长裙(不会形容),顺便加上了丸子头!!!
顺便,泉海真的好好吃呜呜呜呜

我我我开始肝中秋贺图了!!!
p2,p3都是过程草稿,细化的过程还真的是。
会勾线,不一定上色
这次海德不是单纯的旗袍了,下面是那个小长裙(不会形容),顺便加上了丸子头!!!
顺便,泉海真的好好吃呜呜呜呜

沙海のstar
一到放假就产粮很慢,十分抱歉!...

一到放假就产粮很慢,十分抱歉!

这次把泉画完了(其实有部分可以细致点,但是我不会,哭了)

日常尝试厚涂,但发现什么都不会(die)

画面偏暗了抱歉!

一到放假就产粮很慢,十分抱歉!

这次把泉画完了(其实有部分可以细致点,但是我不会,哭了)

日常尝试厚涂,但发现什么都不会(die)

画面偏暗了抱歉!

沙海のstar

最近在画泉

然后准备吃海德X泉这个cp

第三顺便想尝试兽化海德(参见p2的草稿)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海德和泉的cp感,很像cytus里的sancitiy和saika呢?(音游玩家幻视)

p3是改图,改自cytus的saika曲绘(还没勾完线orz)

最近在画泉

然后准备吃海德X泉这个cp

第三顺便想尝试兽化海德(参见p2的草稿)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海德和泉的cp感,很像cytus里的sancitiy和saika呢?(音游玩家幻视)

p3是改图,改自cytus的saika曲绘(还没勾完线orz)

艾利欧
这幅画就叫「泉心泉意」吧(误...

这幅画就叫「泉心泉意」吧(误

画了好久,我实在太菜了,画不出想要的感觉,就这样吧(。


ps:我私心给濑名泉佩剑了,还把和服的腰带解了,因为我想看腰(你

这幅画就叫「泉心泉意」吧(误

画了好久,我实在太菜了,画不出想要的感觉,就这样吧(。


ps:我私心给濑名泉佩剑了,还把和服的腰带解了,因为我想看腰(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