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6.1万浏览    13053参与
狗子哭哭

  仏仏卡哇伊!!!我真的超喜欢他的!!!( ´͈ ⌵ `͈ )σண♡

  口嗨画的,不要因为这个取关我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很多服装和姿势的参考

  仏仏卡哇伊!!!我真的超喜欢他的!!!( ´͈ ⌵ `͈ )σண♡

  口嗨画的,不要因为这个取关我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很多服装和姿势的参考

列车不在轨道上

你好,让我过审,十分感谢。


只是法兰西而已。

你好,让我过审,十分感谢。


只是法兰西而已。

樱花11

[图片]

画了法……

嗯,是自流

画了法……

嗯,是自流

嘻嘻你不认识我

  这里也发一下😣

  法法是镜面的

  这里也发一下😣

  法法是镜面的

φ
  女法 虽然看不太出来(。)...

  女法 虽然看不太出来(。)

  背景是网图…

  女法 虽然看不太出来(。)

  背景是网图…

小钱钱批发商(開學緩期版)

  我差点就废了,以及线稿上出的问题,不要问我問@农业生产 去,我只负责除线稿以及脸部之外的涂色,妈的,这个绝情的女人,今天开学了,我终于瘋了,女人,你叫我把线稿再重新描一遍,我就重新描一遍,哈哈哈,包书皮都看到了义乌,又是你妈的,茶繪的时候又看到一个安徽的说后天才开学……媽的,我要报复社会,我要报复安徽,我要报复全世界!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

  我差点就废了,以及线稿上出的问题,不要问我問@农业生产 去,我只负责除线稿以及脸部之外的涂色,妈的,这个绝情的女人,今天开学了,我终于瘋了,女人,你叫我把线稿再重新描一遍,我就重新描一遍,哈哈哈,包书皮都看到了义乌,又是你妈的,茶繪的时候又看到一个安徽的说后天才开学……媽的,我要报复社会,我要报复安徽,我要报复全世界!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

示

给自己画了个立牌用来贴每天的计划(><)

不知道怎么打tag了

给自己画了个立牌用来贴每天的计划(><)

不知道怎么打tag了

温林

画一个饼

在开学之前呢肯定是会给你们更新的


英法


阳光开朗男孩×伪善缺爱少女


“其实你也可以有一点自己的小脾气的”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你也不必要做到十全十美”


“早就习惯带上乖巧的面具”


“或许是我天生敏感,十全十美总是更能令人喜欢”


和煦的阳光是新的救赎,大雨淅淅沥沥的洗刷她的灵魂


是新的救赎还是新的深渊?


“我肮脏自私阴暗,不值得被人喜欢,可总是妄图得到他人的关爱”


“一点点,给我一点点,真的就足够了”


“黑暗是因为阳光还没有照到你那里去”


“一点点怎么够呢?我会给你我全部的爱”


咳咳咳...

在开学之前呢肯定是会给你们更新的


英法


阳光开朗男孩×伪善缺爱少女


“其实你也可以有一点自己的小脾气的”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你也不必要做到十全十美”


“早就习惯带上乖巧的面具”


“或许是我天生敏感,十全十美总是更能令人喜欢”



和煦的阳光是新的救赎,大雨淅淅沥沥的洗刷她的灵魂


是新的救赎还是新的深渊?


“我肮脏自私阴暗,不值得被人喜欢,可总是妄图得到他人的关爱”


“一点点,给我一点点,真的就足够了”


“黑暗是因为阳光还没有照到你那里去”


“一点点怎么够呢?我会给你我全部的爱”






咳咳咳咳浅浅的预告~



写诗的哥萨克

  今天和朋友拿着法国的凡尔登战役奖章路过法国大使馆打卡一下,上边刻画的玛丽安娜是法国的形象,应该可以说是很早期的官方国家拟人了

  今天和朋友拿着法国的凡尔登战役奖章路过法国大使馆打卡一下,上边刻画的玛丽安娜是法国的形象,应该可以说是很早期的官方国家拟人了

誓言Oracle

有那么点双法,cb cp都可

p1滤镜(滤镜比我会画画😥)

p2原图,p3没上色版


设定法四是和现法同居,zz上可以帮忙出主意,但不可干涉zz

法四算是现法的哥哥,但现法是不情愿叫法四哥哥的;1958的那段时间,现法对法四恨之入骨,就是从这个时候改口叫前辈的(虽然现在关系好多了,但谁叫法五有点傲,不愿意叫gie gie捏)


有那么点双法,cb cp都可

p1滤镜(滤镜比我会画画😥)

p2原图,p3没上色版


设定法四是和现法同居,zz上可以帮忙出主意,但不可干涉zz

法四算是现法的哥哥,但现法是不情愿叫法四哥哥的;1958的那段时间,现法对法四恨之入骨,就是从这个时候改口叫前辈的(虽然现在关系好多了,但谁叫法五有点傲,不愿意叫gie gie捏)





(?)

P3P4一些身高体型梗()

别的反正都是弔图和原图


明天开学作业没写完,还有晚托(恼)

P3P4一些身高体型梗()

别的反正都是弔图和原图


明天开学作业没写完,还有晚托(恼)

扶子茶

再见4

  注意:我只是新初中生,文笔很差只是写着玩

————————正文起————————

昨天晚上,英法两人太阳刚升起来才睡觉(是冬季冬季,英吉利你可以啊)

瓷家

“hi,honeyn~”

没错美来找事了,他抱着玫瑰花来找瓷,他并非对瓷余情未了,只是想单纯找事罢了

“honeyn,你在吗?我进来了”

瓷用的是密码锁,美输入了密码门就开了,一进门美就看见瓷在厨房,俄在沙发上

“你怎么来了?”“我怎么不能来”“你俩不是分了吗?”

瓷听见有人说话向门口看了一眼

“美?你怎么来了?“我来看看你”

俄实在听不下去了

“美国佬,你没事的话就赶紧走”“为什么?我来找honeyn关你什么事......

  注意:我只是新初中生,文笔很差只是写着玩

————————正文起————————

昨天晚上,英法两人太阳刚升起来才睡觉(是冬季冬季,英吉利你可以啊)

瓷家

“hi,honeyn~”

没错美来找事了,他抱着玫瑰花来找瓷,他并非对瓷余情未了,只是想单纯找事罢了

“honeyn,你在吗?我进来了”

瓷用的是密码锁,美输入了密码门就开了,一进门美就看见瓷在厨房,俄在沙发上

“你怎么来了?”“我怎么不能来”“你俩不是分了吗?”

瓷听见有人说话向门口看了一眼

“美?你怎么来了?“我来看看你”

俄实在听不下去了

“美国佬,你没事的话就赶紧走”“为什么?我来找honeyn关你什么事”“停停停,美,我记得咱们已经分了吧”“我就来蹭顿饭”“行吧,洗手”“好的 honeyn”“…别叫我honeyn”“好的,honeyn”“6,不管你”

瓷的手艺堪称一绝,三两下的功夫,一桌子菜就好了(我也想吃)

“俄,洗手 吃饭吧”“好”“honeyn 你没有叫我”“你是三岁小孩儿吗?还需要叫”“那为什么你叫俄洗手”

这时俄洗完手,从厕所里出来了,同时他也听见了瓷和美国佬的对话

“你管我”“美国佬别逼我揍你”“来呀”“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停停停,你们干嘛了在我家打?你们要是在我家打 我把你们打了”

一听见这话两人都停了手,他们知道瓷板砖的威力,尤其是美

“吃饭”“哦”“好”

吃饭的时候,美依旧不老实 看见瓷夹了一块肉,伸脖子,吃了,瓷和俄都都愣了

“谢谢honeyn,真好吃”“……”“美国佬你恶不恶心”“怎么没有吃到honeyn给的肉,你酸了?

听到这话,俄看向了一旁的瓷,瓷终于理解了什么叫我的母语就是无语,,瓷起身去厨房把筷子洗了又洗,回到餐桌上夹起了一块肉放到了俄的碗里

“行了吧,你吃饭了吧”

这顿饭终于安安静静的吃完了

———————未完待续————————

这是我假期最后一次更新了,在更新就得下次我放假了,拜拜。麻嘞歌博艺的,迟早把这电梯拆了(‡▼益▼)

守鹤

「凛冬将至」no.5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北疆巨熊发出第一声怒吼,开始反击,大家开始慌了。

西方的绅士们很慌,一慌就容易乱了阵脚。

比如他们去制裁北疆农产品贸易,话刚说出来,那边俄就和中签了全面开放小麦贸易当协议。

大家很气,去说兔子不是中立,兔子说你们放屁。

大家看向大哥,大哥沉着脸,手刚一抬起来,指着毛子要开腔,俄立即反手指着他:“敢动公司空间站,我不保证那玩意儿在天上飞的好好的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掉到哪里不好说,可能是北美,也可能是欧洲。那玩意儿在天上,又不受控制你说是不是,咔咔乱掉啊,这谁能知道会不会天有不测风云。

大哥一时语塞,顿了顿,调转枪口:“呸!老子制裁你资产!”

于是大哥去拍了拍一旁......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北疆巨熊发出第一声怒吼,开始反击,大家开始慌了。

西方的绅士们很慌,一慌就容易乱了阵脚。

比如他们去制裁北疆农产品贸易,话刚说出来,那边俄就和中签了全面开放小麦贸易当协议。

大家很气,去说兔子不是中立,兔子说你们放屁。

大家看向大哥,大哥沉着脸,手刚一抬起来,指着毛子要开腔,俄立即反手指着他:“敢动公司空间站,我不保证那玩意儿在天上飞的好好的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掉到哪里不好说,可能是北美,也可能是欧洲。那玩意儿在天上,又不受控制你说是不是,咔咔乱掉啊,这谁能知道会不会天有不测风云。

大哥一时语塞,顿了顿,调转枪口:“呸!老子制裁你资产!”

于是大哥去拍了拍一旁喝茶的绅士,边拍人家边叽叽喳喳:“你怎么说?你怎么说?”

绅士一口茶没喝到嘴,胳膊被拍的茶水晃来晃去,溅到了他的高定西裤上,引得绅士很是不满,皱起了眉头:“烦死了!拍我干什么!”

他打掉阿美的手,面露不耐:“知道了知道了!我跟。”

于是,当看到英美同时宣布制裁,盎撒家首先跟上了,澳仔第一个跟上,加仔看着自己这位反应十分积极的兄弟,也不知是怎么了,叹了一口气,也上了跟票。

至于阿新

哎?阿新呢?

办公室里,门啪地一声被打开。

众人扭头看去,来者风尘仆仆,也不知是不是多日的劳累,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不少,也黑了,秃了不少,看到办公室里的大家很是激动:“兄弟们!我终于连上网了!”

室内,大伙儿面面相觑,忽然沉默,不消片刻,才终于想起来门口这位小黑豆子是谁。

吃瓜群国立马迎上去:“汤仔啊,你终于来公司啦!”

要说起来也怪汤仔家住的实在太远,离他最近的邻居是澳仔和阿新,他比这两位哥哥住的还远一些,在小岛上,不过好歹背靠大树好乘凉,一直以来在公司没什么存在感。

最近忽然闯入大家的视线是因为一月中旬那会儿,家旁边的海底火山喷发了,唉,新的一年,从一月就开始不太平。

于是一时间,汤仔的安危吸引了全公司关注的目光,所谓天灾人祸,在天灾降临时,大家还是会协力同心,一同站在爱与拯救的一边。

没有人不希望和平。

所以几乎整个公司有头有脸的人物,救人的救人,送物资的送物资,他临近的两个哥哥更是义不容辞得多出一点力,大家都在祈祷汤仔的平安。

这场灾难来得太突然,在天灾面前一切实在渺小,海底电缆受损,使得汤仔一月中旬就断网,持续了三十八天,现在他来了,他连上网了。

进门的时候汤仔心情很是激动,他擦了擦一路奔来脸上的汗,蹦跶着进屋,发现今天公司人员到得是特别的齐。

大家对他的到来也表现出了热情,一时令人受宠若惊。

有国问他有没有受伤,有国问他吃的够不够,还有国问他怎么秃了,是不是饱受灾难,汤仔说那倒不是,这个秃不是由内到外的,是被山火燎的,过段时间应该能长回来。

但愿。

光说这些,汤仔今天赶着来上班已经是连赶带跑,此时他一边匆匆走进令他如隔三秋的办公室,一边感慨万千,这一个多月,你知道这一个多月他是怎么过的吗!

想不到新的一年一开头他就冲上热搜,始料未及,此前名不见经传,他终于体会到公司的温暖,复工第一天,公司人来得这么齐,实在受宠若惊。

与吃瓜群国寒暄一二,汤仔心情激动:“哎呀!谢谢大家的关心!”

众人道:“你没事就好。”

汤仔往自己座位上走,边走边环顾整个办公室:“刚连上网,公司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说完,室内忽然沉默下来。吃瓜国也不讲话了。

汤仔一懵。

随即就听绅士问道:“我家花生呢,你看见没有?”

汤仔眨巴着眼睛,一时间没搞懂状况,摸了摸脑袋回应道:“嗷…阿新哥跟我一起,我蹭他车来的。”

随即,便看到门口闪过一个身影,盎撒家的小公子一向低调,他默默回到自己的座位,不过今天不一样,阿新进门就发现,自己的几位哥哥的目光都定在自己身上。

他也一懵,随即反应过来,等拖出椅子坐回座位,一旁澳仔就靠过来低声同他说话:“四小子,就差你了,大哥等你表态呢。”

阿新深吸一口气,眼底闪过一丝无奈,顿了顿,抬眼看了一眼远处席位上的灯塔,同时视线扫过他两侧的英法以及俄中。

“既然你们都跟了,我没什么好说的。”

如此,盎撒家全部宣布对俄实施制裁,紧接着西方阵营蜂拥而上,疯狂跟票。

汤仔莫名其妙,看着一连串的国站起来说着一连串的制裁,吓得脑袋都缩起来,瞳孔地震。

紧接着他看到俄似乎生气了,又似乎没完全生气,男人高坐于席位之上,不急不缓指尖敲击着桌面,听完了一轮让汤仔想都不敢想的制裁后,冷哼一声,指着英道:“从你开始,你飞机别从北疆飞。”

于是英也懵了一下。

随即绅士皱起了眉:“干什么!”

他不满意地尖叫:“他们都说了!为什么制裁我!”

俄面露不耐:“别嚎了!都一样,一个跑不了。”

“怎么这样!”

他还在不满地抱怨,这次连阿中都皱起了眉。他顺了顺熊都背,皱眉看向绅士:“行了,谁叫你不消停点,还冻结人家一千多亿英镑。”

英道:“他把北疆封了,我去你家都不方便!”

法:你为什么去他家?

美俄看过来,英瞪了法法一眼:“蠢东西!往来贸易空运不走了?!”

美冷哼一声:“还是兔子精明,别人打你在旁边看戏。”

闻此,中也不恼,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美之所以还能稳坐高台,他还好意思说别人,自从斯拉夫两兄弟爆发冲突以来,美股市暴涨,红红火火一路狂飙,能源赚到手软。

加之这次的事件,那些原本在北疆周围的小国眼见北疆的钢铁洪流,意识到兵临城下是什么滋味,更加积极的抱紧灯塔大腿。

简称,赢麻了。

就这样他还要说别人!

美侧目看向中:“你到现在,都没有说过毛子一句。”他语气很是平静,叙述着事实,默了默不由嗤笑:“还真是心疼得紧啊。”

中面色从容,同样陈数着事实:“我心疼那些无辜牵扯进来的人们。”

“说是心疼,那你为什么不谴责始作俑者?”

中扬起眉,神情很是意外,他反问:“始作俑者是谁,美利坚先生心里不清楚吗?”

“你向来这么看我,老子也不指望从中先生这里听到一句好话。”美笑了笑,他掏了掏耳朵,摆出漫不经心地态度,斜睨着对方:“但是这一次就事论事,在别人的家里动刀子,就是侵犯,你承认不承认?”

中冷笑:“北约扩张到别人家门口的时候,怎么没想想和平。”

美脸色冷下来,似乎不想同他废话,他胳膊掷在桌上发出响动,湛蓝的眸子逐渐沉下来:“老子就是为了和平,现在你看到了是谁以大欺小,这么着?我家离得那么远,中先生不至于还要怪到我身上。”

中看向他的表情里有一丝轻蔑的好笑,他道:“好啊,既然你说就事论事,那我今天不和你提六十年代对小古和拿马,八十年代对格林九十年代对小南,本世纪初对汗仔和克仔还有后来的叙仔利仔——你都做了什么。”

他一字一句,句句都夹杂一个国的血泪。中平静地看着他:“你告诉我,什么叫以大欺小?”

美并没有说话,显而易见他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下来,他听到对方又一次质问:“在你们违背同俄的协议五次,东扩至北疆家门口并部署大量先进进攻性战略武器时,你们有没有想过把一个大国逼到绝地的后果?”

你们有没有想过。

把一个大国逼到绝地的后果。

椅子在地面拖出声音,美猛地站起来,他刚要说话,一旁有兄弟小心翼翼提醒:“那个……大哥,投票结果出来了。”

关于这次事件的决议草案结果下来了。其实本来猜也猜得到,当然是未能通过的。

十一票同意,三票弃权,还有一票否决。

这一票否决猜都不用猜,当然是俄投的,底下有兄弟抱怨:“我就知道!毛子肯定要否决,想都不用想。”

当然对于这样的结果,大家早有预料,英声音不急不缓,扫了一眼台下的小弟,语气意味深长:“你就庆幸吧,还好毛子投了否决。”

小弟一懵,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庆幸的。

当然哥哥们也没人把话说得太明白。

美看都不看,只道:“把名单给我,走了。”

如此,投票结果出来,大佬发话,会议告一段落,他随手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转身出了办公室,紧接着是底下响起的连续不断抽出椅子和离场的脚步声,浩浩荡荡。

英也跟着起身,他意味深长看了留在座位上的几人一眼,转身离开。

法坐在座位上,揉着眉心,没去看到底有谁都跟着离开,他看起来很是烦恼。

汤仔一头雾水,呆若木鸡,半天没搞清楚状况,不知道是投的什么票,也没敢说话反正,他看到身旁澳仔拍了拍阿新,道:“走了。”

阿新垂着眸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被澳仔提醒于是站起身,汤仔看这情况赶紧跟上去,那边兄弟二人边起身边说着话。

澳仔道:“看给大哥气得,跟你说,之前还没打起来呢我就预料到情况,为了兔子好我连着三天喊他别站毛子,结果他还骂我!”

阿新道:“骂你什么?”

“文绉绉的,说什么我鼓吹对抗谋取私利的做法不道德?”澳仔挠了挠头,那还是十五号的事情,澳仔道:“你看,还不是打起来了,兔子之前还说我鼓吹不道德。”

阿新道:“你非要淌这摊混水干什么?”

“他怎么不说毛子呢!毛子打人更不道德!”澳仔一想到自己被骂就生气,无能狂怒了属于是。

那边加仔倒是没跟过来三兄弟一起走,他走上董事席,看着法法担心道:“先生,您还好吧?”

听到声音,法抬起头,他望向来人,收敛眼底疲惫之色,只笑着握住对方放在他肩上的手,笑道:“还是加加知道疼人。”

一旁俄中也将目光投过来,俄握着中的手,心情看起来尚可,笑道:“哟,法总。”

法的笑更加无奈了:“哟,俄总。”

俄笑:“法总的制裁我收到了,我的在路上,还没到,回家注意查收。”顿了顿,又笑着补充道:“记得给好评。”

法法直摇头:“可饶了我吧……”

他似乎有所顾忌,又似乎在开玩笑:“花生面前,俄总还是给我留点面子。”

“哎呀。”俄拍着身旁人的手,啧啧感慨:“也不容易,这些孩子也就这个跟你亲近些。”

加仔看着俄中的位置他目光定在一处皱眉,法法似乎注意到,又似乎什么也没有说,似笑非笑:“花生多也有多的烦恼,照顾不过来也是常有的。”

他起身准备离开,随口道:“我们加加是花生里最大的,从小带的多,总是听话些,瞧瞧,偏偏二小子成了个混世魔王,俄总,实不相瞒我现在才后悔当年偏心。”

俄一顿,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法法,又悄咪咪看了一眼中,中倒是没什么反应,事不关己,他这才放心。

法默了默,垂着眸看俄欲言又止,似笑非笑:“当然了,生恩养恩还是不一样的,加加能体谅我已经很好了。”

看来法法是真的生气了。

对面坐着的二人皆没有说话,法法拿起自己的外套:“人间正道是要好好保护的,至于另外的……”他哎呀一声,挥了挥手:“不说了,回家处理俄总给我准备的惊喜。”

爱马懿呀

A107

英法CP         【A101系统】


法兰西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白雾里,周围的一切模糊不清,祂有点愣。这时有一只白毛兔子出现在祂面前。


“瓷家兔子?”祂尽管疑惑,但脑子仍旧清醒。

“欢迎法兰西先生来到A107系统,在本次系统中,您将处于一个复杂的场景中,唯有完成任务即可退出。在此任务中,外界时间将会静止。”

法兰西表示很惊奇,不过还是听懂了。


“什么任务?”

“攻略英吉利。”


“不,”法兰西摇了摇头,“要我去攻略那个伪绅士?我...

英法CP         【A101系统】

 

法兰西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白雾里,周围的一切模糊不清,祂有点愣。这时有一只白毛兔子出现在祂面前。

 

“瓷家兔子?”祂尽管疑惑,但脑子仍旧清醒。

“欢迎法兰西先生来到A107系统,在本次系统中,您将处于一个复杂的场景中,唯有完成任务即可退出。在此任务中,外界时间将会静止。”

法兰西表示很惊奇,不过还是听懂了。

 

“什么任务?”

“攻略英吉利。”

 

“不,”法兰西摇了摇头,“要我去攻略那个伪绅士?我不干!”

“法兰西先生,人物英吉利在系统中是一个幻象,只是包含英吉利先生的性格,外貌和习惯。而且A107一旦启动,便不能中途退出。”

“行吧。我认命了。”法兰西无奈道。

 

——场景转换

——酒吧

 

昏暗的灯光下,身形修长的英吉利靠着墙,手中拿了一个三角杯,三角杯之中的液体紫的发亮。祂笑着。手中的杯子叮叮当当。

 

法兰西站在祂身后。

 

 

[系统提示:英吉利先生对一个人/郭嘉感到厌恶,好感度为0%--10%,陌生人为10%--40%,朋友40%--70%。71%以上为恋人。当前好感度为50%,由现实英吉利好感度-30%而得。]

 

由现实好感度-30%而得,也就是说,现实好感度为80%......

 

不管那么多了。

 -----------------------------------------------------------------------     开学了,过两天有下文

那不勒斯海湾

  谢谢带嘤!!!

  谢谢法法!!!

  

  

  私心英法

  谢谢带嘤!!!

  谢谢法法!!!

  

  

  私心英法

🌙💤

  不要乳英不要乳法。

  无cp向

  不要乳英不要乳法。

  无cp向

以“德”服人

逝去(ch)第一章

联“各位,你们将面临一件大事。shijiedato,从此不会再有果家。你们会……在三天内消逝

美“F**k,联你别骗我”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联不会撒谎

瓷“美……shijiedatong是好事”

英“每天勾心斗角,我也累了。消逝也许是件好事

法“是啊……喂,伪绅士,下辈子不要在做仰望星空派了”

英“闭嘴!法国青蛙才不会明白仰望星空派的美味”

俄“消逝就消逝吧。还有,美国佬,你难道不想自由吗。走吧”

美“欸你们别走啊,日!拦住他们!”

日“先生……可以再叫一次瀛儿吗……像从前那样……对不起

瓷“好吧……反正很快就要消散了……”

瓷“小瀛儿”

日“瀛儿心愿已了,...

联“各位,你们将面临一件大事。shijiedato,从此不会再有果家。你们会……在三天内消逝

美“F**k,联你别骗我”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联不会撒谎

瓷“美……shijiedatong是好事”

英“每天勾心斗角,我也累了。消逝也许是件好事

法“是啊……喂,伪绅士,下辈子不要在做仰望星空派了”

英“闭嘴!法国青蛙才不会明白仰望星空派的美味”

俄“消逝就消逝吧。还有,美国佬,你难道不想自由吗。走吧”

美“欸你们别走啊,日!拦住他们!”

日“先生……可以再叫一次瀛儿吗……像从前那样……对不起

瓷“好吧……反正很快就要消散了……”

瓷“小瀛儿”

日“瀛儿心愿已了,多谢师傅。真想回去从前啊

日“瀛儿拜别师傅。”多谢,我错了

日化作朵朵樱花,就此消散 。

瓷想起当年的东瀛……“当年祂最喜欢樱花了……祂说……‘因为师傅赐予的第一身衣裳绣的便是樱花’……”

美“欸欸欸,祂怎么就消散了?”我也会吗……

瓷“大概是祂心愿已了,可以离开了。”原来祂还记得

美突然害怕了“你们也会这样离开我吗?”

英“我们都会的,我亲爱的孩子。”

祂摸摸美金黄的头发“我想我该走了”

英从天台一跃而下,美徒劳地伸手,却只抓到了祂袖口的玫瑰胸针——祂亲手制成的,在祂独立那天祂亲手戴在祂父亲胸前的那玫——其实祂爱祂,孩子对父亲的爱

“老东西,胸针怎么能戴在袖口呢”美喃喃自语——其实谁都知道,这是祂特意留给祂的



月上房-枝上花

  几百年前的草稿,今天画完啦!

  大家寒假作业都写完了吗?我没有(╥ ㉨ ╥`) (╥ ㉨ ╥`) (╥ ㉨ ╥`) 

  几百年前的草稿,今天画完啦!

  大家寒假作业都写完了吗?我没有(╥ ㉨ ╥`) (╥ ㉨ ╥`)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