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兰不死队

13702浏览    103参与
努力备考的面团

摸鱼
全是傻吊图
(队长从不知名东方古国学来了新舞蹈)

摸鱼
全是傻吊图
(队长从不知名东方古国学来了新舞蹈)

oolongea
没有人会不喜欢街舞队 他们太帅...

没有人会不喜欢街舞队

他们太帅嘞

没有人会不喜欢街舞队

他们太帅嘞

badboi

是深渊x队长😄

(游戏里窝唯唯诺诺 同人里窝ghs😄

是深渊x队长😄

(游戏里窝唯唯诺诺 同人里窝ghs😄

不入谷
灰x队长意味。ooc深。这么猥...

灰x队长意味。ooc深。这么猥琐当然是自设。后来是我赢了

灰x队长意味。ooc深。这么猥琐当然是自设。后来是我赢了

法兰守卫A

【mob不死队xA】群狼盛宴

【警告】rape;mob;群p;触手产卵

涉及深渊A 主不死队xA  没玩过一代 ooc

大狼喂小狼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警告】rape;mob;群p;触手产卵

涉及深渊A 主不死队xA  没玩过一代 ooc


大狼喂小狼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古银

所以说为什么灰的衣柜里那么多女装呢?

防火女表示灰烬大人请你把这对眼眸抠出来吧不要也罢

欧老师穿的是正经的男式祈祷套装【。

所以说为什么灰的衣柜里那么多女装呢?

防火女表示灰烬大人请你把这对眼眸抠出来吧不要也罢

欧老师穿的是正经的男式祈祷套装【。

🐟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没什么好说的,太香了

他俩结婚了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没什么好说的,太香了

他俩结婚了

当代废物
两周目只狼的我不死队一遍过,最...

两周目只狼的我不死队一遍过,最后的音乐确实太震撼了。就用笔画了个速写,参照官方设定集的。

两周目只狼的我不死队一遍过,最后的音乐确实太震撼了。就用笔画了个速写,参照官方设定集的。

法兰守卫A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被男玩家吐槽jio脖子太过纤细的狼骑士

“虽然PC版刚打到黑森林,但这次移植明显是冲着深渊骑士去的怀着对装备的热忱看了我方的狼骑士装备图,那腿部盔甲怎么能设计的那么修身呢,这是制作组故意的还是调整错误= =”——zhanglang, A9VG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被男玩家吐槽jio脖子太过纤细的狼骑士

“虽然PC版刚打到黑森林,但这次移植明显是冲着深渊骑士去的怀着对装备的热忱看了我方的狼骑士装备图,那腿部盔甲怎么能设计的那么修身呢,这是制作组故意的还是调整错误= =”——zhanglang, A9VG

古银

真正的法兰不死队 红灵人都傻了

好想有人一起玩COS开黑店 又入坑晚了 哇.jpg 有没有人一起玩(小声

最后一P:“当防火女获得了眼眸看到本灰烬被狗薪王杀”


真正的法兰不死队 红灵人都傻了

好想有人一起玩COS开黑店 又入坑晚了 哇.jpg 有没有人一起玩(小声

最后一P:“当防火女获得了眼眸看到本灰烬被狗薪王杀”


法兰守卫A

【余灰/队长】赐名之人

*就想搞队长  搞到最后还没肉  是屑没错

*大写ooc私设满天飞  本灰烬宣布不对本文负责 

*本灰烬宣布对队长负责 


法兰大剑贯穿红眼人的身躯,努力维持清醒的最后一名不死队成员拔出长剑支撑自己起身。 

他听到背后沉重的脚步声。 

很难说清楚法兰不死队成员共享灵魂的方式,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共同拥有一个灵魂,早已没有队长和成员的区别,拥有最强大灵魂部分的那一个会在狼群式的战斗中自动成为中心。被深渊侵蚀的腐蚀者必须尽快除去,就像剔除自己身上的烂肉,只是那种疼痛是大剑贯穿肉体撕裂内脏的...

*就想搞队长  搞到最后还没肉  是屑没错

*大写ooc私设满天飞  本灰烬宣布不对本文负责 

*本灰烬宣布对队长负责 


法兰大剑贯穿红眼人的身躯,努力维持清醒的最后一名不死队成员拔出长剑支撑自己起身。 

他听到背后沉重的脚步声。 

很难说清楚法兰不死队成员共享灵魂的方式,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共同拥有一个灵魂,早已没有队长和成员的区别,拥有最强大灵魂部分的那一个会在狼群式的战斗中自动成为中心。被深渊侵蚀的腐蚀者必须尽快除去,就像剔除自己身上的烂肉,只是那种疼痛是大剑贯穿肉体撕裂内脏的剧痛。在投入初火焚烧殆尽,又被唤醒之后,他们早已不记得自己的姓名,就像背后这个穿着锈蚀铠甲的骑士。 


 

Ashen one, 不过是无火的余灰罢了。 


他勉强拿稳巨剑,下颌内收,左手轻点右肩,向来人行了一个不死队的礼仪。熄灭了三座高塔火堆,他有资格挑战成为不死队的一员,可惜余灰选择了和他们不一样的道路。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余灰了。 

  

这次来的余灰却没有冲上来,毫不优雅的抢先手劈砍,也没有吓得哆哆嗦嗦满地转圈打滚。他只是收起长剑,弓步后撤,左手抚肩,右臂打直,做了个古老的宫廷礼。余灰带着一顶奇怪的头盔,只遮住了双眼,他是怎么看到的,他是瞎子吗?这头盔有什么用? 

不死队的最后一名成员正在困惑,周围的黑泥中却爬起几个被感染的队员,他没有时间犹豫,巨剑扫成一个漂亮的圆弧,无差别攻击。 

当!金属撞击暴起火花,余灰用盾牌格挡了他的剑尖,转身去攻击红眼的感染者。奇怪...他想干什么...余灰显然剑法并不精进,被感染者找到了一个重击的间隙就被破除了盾牌防御,发狂的红眼跳劈上去连砍了好几刀,余灰狼狈的翻滚起身,捂着腹部后跳几步掏出原素瓶,红眼挥起巨剑直直的冲刺过来。余灰无奈的扯动嘴角甚至笑了笑,又要重新来了吗?眼前浑身黑泥的感染者腹部闪过一道寒光,金属穿透肉体发出沉重的噗嗤声,血花溅在余灰的盔甲上。 


“哦豁,谢谢你啦,漂亮男...” 

孩没说完,唯一清醒的不死队成员抡起巨剑一个花哨的旋转跃空,朝余灰砸下来。毫无准备的余灰被砸在地板上,破旧的木板断裂,在废弃教堂漏下的一丝暗淡的光中扬起灰尘。 


“你想要什么?无火的余灰。”他已经太久没说过话了,开口的声音嘶哑如古龙低吼,把他自己都吓到了。不死队成员可以共享所有信息和想法,他们不需要交流,虽然投入初火之前他们常常因为击败了小混混团体和买到泛酸劣质啤酒而进行没必要的嘻嘻哈哈大声吵闹,引得附近居民出来骂街。随即他感觉到被死死压制的无名之人,身体某个地方正变得坚硬,他奇怪的动了动,“嗯?”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个正常的男人,嗯,男不死人!这只是摩擦加上生理学加上布料与纤维艾莫瑞德我求你再别扭来扭去...” 

“闭嘴,他妈的艾莫瑞德是什么?你什么毛病?” 

“别对我吼...那完全是让我兴奋的事之一。”余灰平举双手,“我不是来打架的,我并不想收集薪柴传续初火。正相反,我是灭火派的,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深渊。听说法兰不死队为了消灭深渊甚至不惜踏平一个国家,现在我有深渊本体的下落,我想你不会拒绝这个一举消灭深渊的机会?” 

“代价是什么?艾莫瑞德是什么?” 

“没有代价,这只是一个互利的合作,我是可爱迷人的正派角色啦,不过要收点利息作为定金?”被不死队成员用大腿紧紧压住的余灰干脆躺平了,金属头盔下的眼睛眨了眨,“Emerald,你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像祖母绿一样。” 

被喊做艾莫瑞德的不死人歪着深色尖顶的不详帽子思考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调戏了,余灰戴着栗色小羊皮手套的双手还好死不死的摸上他的大腿,他反手去摸背后的巨剑,这垃圾不死人还是插死算了。巨剑带着愤怒的火焰出鞘,他想一个后空翻弹起,却发现双腿动不了了。 


该死!最低阶的定身魔法!需要很长的引导时间,却实打实的没有破除方法。 


余灰笑嘻嘻的去解他的肩甲,艾莫瑞德面无表情的单手抡圆了巨剑,扭腰捅穿了面前的不死人。 

Die。 

虽然死不了,也很解气。 


不死人的余灰会在这个世界的某处篝火再次汇集,之前不死队活跃的时候就会去各个篝火寻找复活的兄弟,新生的不死人十分脆弱,野狗都会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他们把这个活动叫做捡尸体,活动的具体内容是嘲讽傻逼兄弟怎么会被xx那种菜鸡打死。 


  


余灰再次踏进教堂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 

总是要经过十几次甚至几十次教训,他们才会明白法兰不死队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挑战的。 

哪怕不死队只剩下他最后一个人。 


余灰又行了个礼,便提着剑冲过来。 

叮!长剑和巨剑撞击,巨剑以本身的速度和力量更胜一筹,劈开了长剑,直刺在无名的骑士身上。余灰后跳两步,架起盾牌,向不死队成员右手的方向走交叉步想绕过去,艾莫瑞德已经看穿了他的意图,背刺?不愧是他这个卑鄙的骑士,简直难堪骑士之名。艾莫瑞德双手握住巨剑,深蹲深呼吸,随即猛然起跳轻盈的跃空,向着余灰划出三个圆圈,巨剑流动起愤怒的火焰,随着最后一击落下,劈开一道直线的火墙。余灰笨拙的翻滚避开了旋转圆圈,却被火焰烧到了。他嗷嗷怪叫着后撤几步掏出原素瓶,吨吨吨猛灌,艾莫瑞德皱了下眉头,果然,优雅都是装出来的。 

(省略3000字卑鄙的余灰如何背刺成功)   

余灰气喘吁吁的扯掉他的肩甲,小声逼逼这玩意真麻烦,艾莫瑞德闭上了眼睛等待疼痛和屈辱到来,他不是没有在被深渊感染的同伴那里分享过这种记忆,其实有些人会从中获得快感的,甚至最堕落者会主动配合深渊的泥沼行这些事。只是对于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还是充满了不确定,怎么都不会比巨剑捅穿血肉和骨骼,烈火一点点舔舐皮肤滚烫叫嚣,痛到发不出声更痛苦吧。余灰的身躯加上整套盔甲压在身上十分沉重,不死队的最后一人却没有等来意料中的凌辱,余灰卸下了他的肩甲臂甲和手套,手被握住,手指上传来一点金属冰冷的凉意。他睁开眼睛,余灰亲吻了一下那枚戒指,“我的定金。”他解释到。 

艾莫瑞德看着那枚镶着翠绿宝石的黄铜戒指,没反应过来就被扯下皮革面罩亲吻了一下嘴唇,“你的定金。”余灰解释。 


余灰爬起来,背朝他挥了挥手,“艾莫瑞德,三天之后的正午,幽邃教堂等你。”  


艾莫瑞德转动了一下手上的戒指,他想,我什么时候接受了艾莫瑞德这个名字了? 


  


  

*下次一定要搞到队长!(握拳 

*还想看粉艹A大啊我怎么那么会在北极圈找南极... 

*不死队这种设定真的好方便本垃圾灰烬人开垃圾车 不死队是世界的瑰宝!为什么这么少人搞! 

*游戏才打到磔罚森林 如果有实在OOC看不下去的可以在评论殴打本灰烬 


古银
Shall wé...

Shall wé dance, Ashen one?


如果本灰烬人能选择剧情 想使用日漫主角技能【劝说】队长双王子暗影小太阳进队去刷了艾尔德里奇  然后 灭火器 启动!(世界进入狼与暴风雪的轻蔑时代于寒霜中死去并于新日下重生最后在防火女的问号中迎娶队长


画画太菜 灭火去了

Shall wé dance, Ashen one?











如果本灰烬人能选择剧情 想使用日漫主角技能【劝说】队长双王子暗影小太阳进队去刷了艾尔德里奇  然后 灭火器 启动!(世界进入狼与暴风雪的轻蔑时代于寒霜中死去并于新日下重生最后在防火女的问号中迎娶队长





画画太菜 灭火去了

古银

这一届的灰烬人不仅持盾 还总盯着队长尬舞被围殴 多半是废惹

这一届的灰烬人不仅持盾 还总盯着队长尬舞被围殴 多半是废惹

尿尿妹妹

深渊漫步者&深渊监视者

(发老图假装自己有更新)

深渊漫步者&深渊监视者

(发老图假装自己有更新)

一只白夜

是灰心哥和队长的猜猜我是谁【

b站 AV97452530


是灰心哥和队长的猜猜我是谁【

b站 AV97452530


完美火候烤皮虫ROKU

为了击败深渊成为偶像吧!

哈哈爷不画啦!

为了击败深渊成为偶像吧!

哈哈爷不画啦!

一只白夜
肩膀穿插有问题裁了一块 黑魂真...

肩膀穿插有问题裁了一块

黑魂真好玩

肩膀穿插有问题裁了一块

黑魂真好玩

未眠

【黑暗之魂】火光

不死人个人视角,更多是玩家偏向

不死人x法兰不死队,无差

涉及魂1,私设有


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没有希望,向着火走去,却一步步溺入深海,如漂浮在水中,四肢接触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实感安全感,只有恐惧与迷茫在不断的徘徊中回荡增强。


暗无天日的大陆,沉闷的死寂,终日徘徊的活尸,灰白的岩死如同他们的墓地,为了追求新生,一批又一批的不死人踏上传火的旅程,在这漫长,长达数百年的路程中我也只是其中一个无名的灰烬,也许运气好我能见证初始火的出现,也许就是无休无止的战斗。


黑暗,孤寂,是每一位不死人形影不离的伙伴,如跗骨之蛆,在独自一人的路途,也许能遇到老友,也许能遇到值得尊敬的人,也许...

不死人个人视角,更多是玩家偏向

不死人x法兰不死队,无差

涉及魂1,私设有


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没有希望,向着火走去,却一步步溺入深海,如漂浮在水中,四肢接触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实感安全感,只有恐惧与迷茫在不断的徘徊中回荡增强。


暗无天日的大陆,沉闷的死寂,终日徘徊的活尸,灰白的岩死如同他们的墓地,为了追求新生,一批又一批的不死人踏上传火的旅程,在这漫长,长达数百年的路程中我也只是其中一个无名的灰烬,也许运气好我能见证初始火的出现,也许就是无休无止的战斗。


黑暗,孤寂,是每一位不死人形影不离的伙伴,如跗骨之蛆,在独自一人的路途,也许能遇到老友,也许能遇到值得尊敬的人,也许是为他感到悲伤的英雄,分分合合,分享着胜利的喜悦,但在路途是其实始终只有我一人。


他们各种有着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梦想,下定目标之后付出一切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他们忠诚无畏有着骑士的荣耀,他们是真正的骑士。


而我不是,为了胜利我将忠诚信仰献给任何古神,任何人,只要能解决阻挡在路上的敌人,让刀刃更加锋利,胜利大过荣耀,如果输了身后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守住,我不是骑士,我只是追逐火的不死人,渴求火的本能。


我曾经走过破败不堪的高墙,也踏过泥沼,走过墓穴,死亡如形随形,在识字之前,我先习惯了死亡,死亡也会造就强大的战士,和一段自己才知道的往事。


慢慢地睁开双眼,螺旋剑身插入篝火,燃烧的火焰缠住剑身向上攀爬,通红如同跳动的血管脉搏,一尘不变,身边的迷雾散开,眼前的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潮湿的空气,泥泞的土壤,手撑着地面站起身,手中的阔剑,小圆盾,手指上的戒指,以及自己就是一切,唯一的依仗。


金属激烈的摩擦迸发出耀眼的火光,手中的利刃划破肉体带出飞溅的血肉,沉下心,保持呼吸,观察,仔细的观察,不贪不急,一步一步磨耗,削去目标的肉体,看准目标每一个动作。


幅度过大露出的破绽,用力过猛带来的振动,回归出招姿势的延迟,一切的一切都是机会,敌人将为自己错误付出惨重代价,我也曾遇到过出招没有规律的敌人,很棘手,但最后还是我赢了。


换来冷静稳重的代价,是不断的死亡,到了麻木的状态,对于眼前任何诱惑第一时间甚至感觉不到兴奋,每一个死角都需要注意,慢下脚步才是正确的选择,按照指示自我探索找到薪王,将他们带回王座,完成传火的使命,那是不死人的使命,也是欲望。


不同的场景,不同美景,不同的路途,午后的微风清冷带着阳光的温度吹过斑驳的铠甲,刀剑留下的划痕,巨斧留下的凹槽,留在盔甲上的伤痕可以被抹去,留在身上是永痕的印记,但我连我长什么样子都已经忘记,我只是这个世界走向的刀刃,不需要任何自我,只需要足够斩断一切的锋利。


建筑的艺术对于自己是无用的知识,美景那更是无用的奢侈,结构,敌人,死角,装备,路线,篝火,这些才是有用的知识,用剑清扫道路,踏着血肉前行。


熄灭三处的烽火到达这里,法兰要塞大厅,四个目标之一,脚下碎石踩出咔嚓的声音,抬头观察眼前雄伟巨大的木门,里面传出在熟悉不过的刀剑声,这次的目标,薪王,不死队为信仰阿尔特留斯的信念放弃了传火,阿尔特留斯是葛温王下四骑士之一,传说中的杀死了深渊之主,深渊漫步者,他的强大坚定,被歌颂,他的事迹被传唱,崇拜他信仰他的不死队也担负起消灭深渊的使命,他们敬仰着英雄,对抗着深渊,只要有他们在深渊就无法蔓延,要塞就是为此存在。


阿尔特留斯的确是个英雄,钢铁般的意志,对于同伴的温柔,与战场上精湛的剑术,但过度的温柔没有让他逃过深渊的侵蚀,最终他也没有杀死深渊之主马努斯,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是高洁英勇的骑士,他的信念坚定,值得被歌颂,杀死深渊之主的名号不该属于一个不死人,低头习惯性的再一次检查自己装备。


深渊监视者,监视阻拦着深渊,被敬畏也避之不及,是被深渊侵蚀的第一个对象,昨天还在一起对抗深渊,现在就要手刃救过自己的同伴,英雄总是顾着大义,手刃自己同伴的感觉是什么?我不清楚但终归不好受,毕竟我没有同行的人,一个人在死亡和复活之间挣扎。


由团结合成的力量,团结围攻那是对一个战士最恐怖的事情,强虎怕群狼,被三人围攻就足够自己回到那个地方,任何人都可以,退路空隙对于团结来说不存在,双手搭上门,腰部用力换换推开,沉重的大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刀剑碰撞的清脆声越来越明显。


空旷昏暗的室内回响着剑声,四壁上的火把是光源,在正中央光线汇聚的地方,刀光剑影反射着白光,潮湿血腥的空气,长了青苔的石砖,不死队的墓地,尸体横七竖八的散布在四周,中间的人影,抓到破绽,匕首抹过另一人的脖,右手握着的巨剑一捅,剑没入胸腔,带出鲜血,那个身影就如同断了线的木偶短暂的僵硬停止垂下四肢,站立着的那一个不死队成员,他感觉到了我的到来,穿通胸腔银色的巨剑染着血液,尸体顺着剑滑离剑身,缓缓倒下,他倾斜剑身,让尸体顺着滑落地面,尸体以一个完整的姿态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成为尸堆的一部分。


但是他们还会站起来,一次又一次,和在迷雾中重置的它们一样,削去四肢让他们站不起来,对于巨剑来说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三角的头盔,铁锈,鲜红昏暗破旧的披风,我猜一定混着干掉的血,还留着燃烧后的痕迹发白的碳灰,他们已经完成过一次作为薪王的责任,传火的英雄,却又被召唤回来,现在他们选择抵挡深渊,在那面具之下看不清面容,只有白色的碎发是能看清属于他的部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直了,左手握着弯弯曲曲刀刃的匕首,我随时处于战斗状态,绷紧身体,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进攻,他很疲惫,但再疲惫的狼也有力气咬断血管。


他动了,没有想象中的爆起的剑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是左手手腕搭在握住巨剑的右肩上,伸直手臂,剑尖庄重的指向了我,低下了头,那是一个极其标准的不死队礼仪——新队员的欢迎仪式。


一时间我居然忘记了呼吸,瞳孔猛缩,那一刻我久违的感到狂跳的心脏,上一次这样是在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也许是被逼近绝路,也许是从高空坠落,也许是第一次和同伴共同战斗。


那是属于不死队的礼仪,熄灭三个烽火的认同,对于他实力,同伴的认同,哈……在这种情况下也要保守着礼仪,同伴全部死亡,不死队的破灭,最后一人迎接承认加入的新队友。


这个新“同伴”是来杀死他的,也认可他熄灭峰火,认同他做的一切付出的一切,承认他的成绩。


所以我真的不喜欢耀眼的英雄,牺牲自我,道路的坚定,对于传火的灰烬来说他们过太耀眼了,我甚至不想和他们站到一起,我保护不了任何东西。


他动了,速度又快又猛带起杂乱的风,模仿阿尔特留斯的剑技,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阿尔特留斯左手持盾,在他进入深渊时,留下了盾保护他的同伴希夫,在时间的流逝中忘却,真正的历史,挑砍,扫剑一气呵成,动作迅速一套攻击下来,甚至算得上优美,如果不幸被咬住不到最后一招或者死亡不会停下,但是可惜他的对手是我,他是一个人。


盾牌挡住劈来的巨剑,金属之间迅速摩擦窜出的火星自两人之间绽开,同时盾牌下方等待已久的剑刃刺出,破空的风混着穿透衣革的声音,肉体撕裂的手感通过剑柄传过来。


如果一整个不死队的攻击,如同狼群撕咬一个猎物有谁能够活下来?我并不生气也没有悲伤,我明白他作为最后的深渊监视者他必须考验我的能力,关于我是否能够消灭霸王沃尼尔阻止深渊的蔓延。


他累了,无休止境的战斗他疲惫了,他撑不下去了,战士能够通过刀剑交流,但他没有留情,他更改了进攻方式幅度变小,匕首和巨剑交错应接不暇,挡住剑匕首就快到跟前,暴风骤雨般密集的攻击。


接下来的战斗刻板反复也机械化,空隙与破绽的对决,最后一次向前左下翻滚绕后完美避开劈来的巨剑,消失在他视野之中,利刃从背后捅入贯穿整个腹腔,他倒下了,我站在原地,我知道还没有结束现在的他不是薪王。


遍地不死队成员的尸体,涌动升起的血液泛着微微的火光,汇入到他的身体中,他的身上也泛起了火光,若涌动的岩浆,手撑起身体,跪在地上,刀插入地面缓缓支撑起自己,他又一次摆出了攻击姿势,身为不死队抵抗深渊的第一线,他这一次却没有抵抗深渊,背负起罪孽和诅咒,等待着斩断它的剑。


剑上燃烧着火焰,流动着炙热,鲜红的双眼,如同野兽,深渊的怪物狂暴没有理性,侵蚀破坏一切,但他依旧和一开始一样清冷,没有失去理智的狂吼与撕扯。


燃烧的烈焰,从巨剑身蹦起交织的火花映衬着昏暗的室内,挥舞的剑带动着火焰的跳跃,如同盛开的红莲,绽放在无尽的深渊之中,转瞬即逝瑰丽绚烂,如同希望如同光火,像灰烬追求一生的初始之火,也是燃烧灰烬的烈火,但不自觉的被吸引,挪不开眼。


右肩传来皮肉焦糊的味道,灼烧的疼痛爆炸般瞬间遍布开来,战斗中失神无异于自杀,速度力量都上升一个档次,还有伤害,接近麻木的右肩,翻滚避开冲击,瞬间拉开距离,喝下元素瓶,得到补充的身体立马开始治疗伤口保持最佳状态。


迎上下一击,剑身的撞击不断发出敲打钢铁的铁声音,左下方,右上,火光让其中的身影如同幻影看不清,被侵蚀理智的野兽没有计谋,本能刻板的攻击方式反而容易看破,但精湛的剑法依旧带来麻烦,保护自己的铠甲变得如同铁板,仿佛都能听到皮肉被烤得滋滋作响 。


盾牌震剑身,猛的从下方冲入下怀,剑身全部贯入,彻彻底底穿透心脏,很近,自己都能感觉他身上的热度,他笑了,我听到如同沙漠捧出清风的一声轻笑,和放心的叹息,沙哑深沉,又虚无缥缈,伸手去抓就不见踪影,若阳光下的幻影泡沫。


我有些事想问,张了张口,但最终还是沉默的拔出剑,离开剑的固定,虚弱的他扶着剑柄跪下了,没有再挣扎放下一切放松安心,似乎只是想躺下去休息,和其他不死队员一样,但唯有他先一步化成了迷雾,飘散在空气中。


伸出的手什么也没有抓到。


只有那一束狼魂如同火焰跳动着,和胸腔内久久难以平复的心脏一样。


在吊桥下,杀死沃尼尔之后我时常对着在想,我到底等待着什么,我又失去了什么,我只知道在那一天,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拿着法兰大剑的不死队队员。



自嗨产物,结果越写越上头,黑魂的人物太惨了,谢谢你看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