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法兰西

46115浏览    3592参与
程碧落

[原创国拟 俄瓷/英法]两茫茫(二)

  不知道能不能用ch 的tag

  不知道谁是谁的看这里 

  瓷爹和法法是女装大佬的设定

  上一篇忘记说了,会有原创人物出现

  cp 雷的赶紧跑,有微美瓷

  (如果你以上都能接受,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往下看了)

  

3.

  回忆到这里,也够了。

  那最后的结局呢?是瓷夏把瓷华骂醒了,睡了一个晚上,瓷华想通了:这个世界上女装大佬都有,凭什么容不下我的穿衣风格,最有恶意的不多,剩下都是跟风。杀鸡儆猴,而杀鸡儆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带头人再也不敢,让他们哑口无言。

  瓷华在网络上咨询,而他们已经构成了校园暴力,他只要保留好证据,就可以打...

  不知道能不能用ch 的tag

  不知道谁是谁的看这里 

  瓷爹和法法是女装大佬的设定

  上一篇忘记说了,会有原创人物出现

  cp 雷的赶紧跑,有微美瓷

  (如果你以上都能接受,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往下看了)

  

3.

  回忆到这里,也够了。

  那最后的结局呢?是瓷夏把瓷华骂醒了,睡了一个晚上,瓷华想通了:这个世界上女装大佬都有,凭什么容不下我的穿衣风格,最有恶意的不多,剩下都是跟风。杀鸡儆猴,而杀鸡儆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带头人再也不敢,让他们哑口无言。

  瓷华在网络上咨询,而他们已经构成了校园暴力,他只要保留好证据,就可以打12309电话直接举报他们。要是敢报复——很好,直接110走起,故意伤害罪这顶帽子你收好。法律是对付那些人最好的武器。

  结局就像瓷华计划的那样,警察同志在学校两进两出让那帮人再也不敢。这两进两出也引起了学校领导的高度注意,对领头人进行了严厉批评,差点记档案。这场杀鸡儆猴让那群跟风的人彻底不闹了,个个和瓷华赔礼道歉。

  瓷华的一切回击都是穿着女装完成的,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于是,他也在这件事情后,更加大力主张男女平等。用他们嘲讽自己的话,让他们哑口无言。经此一事,女装对他有很大的纪念意义,于是他成了学校里有名的女装大佬。性情再次开朗,然后逐渐社牛,变成现在的样子。

  男女不平等才是这件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两者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关系紧密相联,千丝万缕。为什么说是男女不平?因为女生男装不会被说什么,反而会被说是“英姿飒爽”,是不带恶意的。因为在古代,男子,才是权利的象征。所以,女子穿男装,是由弱变强。

  

  但男生女装不一样,会被说“娘”“毫无阳刚之气”,极具恶意。

  因为他已经跨过了这道坎,而且是以完胜者的姿态,所以不是他的心结,也不再害怕就像爽文小说的主角。后来瓷华明白了自己就自己生命里的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不用理睬。

  再回过神,斯塔已经看着他,等了他很久了,瓷华尴尬的记下斯塔给他的俄网,中网也交换给他。

  从晨光微熹到落暮时分,太阳由东边溜到了西边,斯塔与瓷华玩遍了整个校园,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后来下午三四点时,瓷华还拉着斯塔去看卢浮宫,去看凡尔赛宫,去看最好看的塞纳河。玩了三个小时,匆忙赶回校园,看着对方略有些狼狈的样子,都笑了。

  “瓷华!”

  一声高呼打断了两人。

  远处的卡米尔大喊一声之后就气喘吁吁的朝瓷华跑去,“瓷华,我忙完了,去万圣节派对吧!你应该没忘——唉,你旁边这个人是谁啊?你朋友吗?”卡米尔刚准备拉着瓷华就走,毕竟这财务总监可不好当。然后,他注意到了这个比他俩还高的斯拉夫人。

  “好你个瓷华!我六点半就下班了,在学校到处找你!现在是七点,我足足找了你半个小时,你呢?你去和一个有又高又帅还倒三角的帅哥去约会了,?!我生气了!卡米尔一听就炸了,想想自己这么拼命工作是为了什么——虽然不全是因为瓷华,还有日往与那个秘密计划的成分在,但瓷华的原因占比最大。

  瓷华叹气,先哄哄卡米尔,好一会儿才消气;哄好了卡米尔,又去跟斯塔解释,告诉他卡米尔刚刚还在气头上,情绪难免激动,所以用词不够严谨,“如果你还没有原谅他,那么我带他道歉,对不起,他不是有意为之,请你原谅他。”瓷华替了卡米尔道了歉,向斯塔微微鞠躬,以表歉意。

  (以上画面禁止代入日本的“斯密马塞”!!!!)

  见状,卡米尔和斯塔就都不好再说什么了,加之斯塔本来就没有因为卡米尔的话而生气。

  卡米尔对斯塔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没有注意。那这样吧,今晚的万圣派对,我和瓷华都要去,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看过学生会成员的花名册,你好像不是学生会的成员,所以我邀请你去。”说完拿出一打空白的邀请函和一支笔,写完一张扯给斯塔。

  “对了瓷华,”卡米尔打算再写一张给瓷华,但还是先提出自己刚刚的疑惑:“斯塔,他的姓是什么?”

  “我没有姓,就叫斯塔。”回答他的不是瓷华,而是斯塔本人。

  “哦……瓷华,来,我给你写一张邀请函,一起去派对!”

  “不用,会长给我了,还说让我一定要来。”瓷华拿出他的邀请函,蔓商的花体英文写得龙飞凤舞,辨识度极高,卡米尔看一眼都知道。

  他们三个一起朝开派对的大礼堂走去,路上卡米尔说:“瓷华,你去了之后可别信蔓商的鬼话,他指不定就是坑你,压榨与剥削,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资本!”

  “你不也是,还是老牌资本。”

  “不一样,我还有一半是红的。”

  相对比于他们两个,斯塔就安静多了,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玩笑,说闹。

  但是派对现场,比他们还闹。蔓商和日往在台上,活动却截然不同:蔓商挺风流的,跟一群身材火辣的美女在聊骚;日往则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祖母绿一样的绿瞳冰冷,就这副样子已经劝退了无数女孩。

  “Darling!”卡米尔一下子扑在日往怀里,抬着头看他,“今天累死了,我好想你!”

  “我也是。思念不重的,就像整个办公室的文件那么重。“日往张嘴就是幽默的情话,让卡米尔哈哈大笑之余,绯红爬上了他的脸颊。

  “哦,对了”,卡米尔环顾四周,看见了卡恩,对日往说:“我还跟瓷华有些,先事委屈一下你自己待一会儿,这事很重要!”卡恩就是他的目标,那个神秘的计划其实就是指捉弄与报复而已。

  日往爱他,了解他,拥有他,当然会放他自由:“去吧,只要你开心,过不过火无所谓,我帮你担着。”毕竟,爱可以是拥有,而不是捆绑与独占。

  然后就是在和斯塔碰杯的瓷华被卡米尔拍了一下:“嗨瓷华,我来了,东西来了没?‘目标一号’已经出现了。”

  这让还在喝石榴汁的瓷华愣住:好嘛,今天陪斯塔了,整蛊道具都忘了!旋即尴尬道:“我忘了。”

  “还不快去拿?!我陪你去,走!”

  “哦!”

  临走前,瓷华告诉斯塔,今天自己可能不能做到继续陪着他了,然后就被卡米尔拽走了。只听到一句破碎、不完整的俄语。

  斯塔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小小的遗憾,但真的只有一点点。他说的是:“我会一直我会等你的,一直等着,哪怕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抑或是宇宙中最后一个量子消失的时候。人不会死去,正如同一个世界。”

  人无法真正定义死亡,就如同我坚信死亡不是我最后的归宿,即使那时的我可能已经置身坟墓。

  等瓷华和卡米尔在回来时,所有人已经到了。而他们的目标和一个来自意大利的阳光小可爱理恩在一张桌子上进餐。卡米尔指了指桌边的卡恩和另一个日本人,名曰小林伊藤,也是个讨人嫌的。“瓷华,这一桌德日意都凑齐了,可是我们的目标只有德日,没有意怎么办?”

  “没关系,一起吓。卡恩会保护理恩,到时他承受双倍惊吓。”

  “好主意,不愧是你。”

  为了配合卡米尔,日往直接拉了电闸,现场一片黑暗,却没有出现混乱。只是因为突然的黑暗打断了蔓商与美女们聊骚,脱口而出的就是一句“funk”,“英国了,你发什么疯——”

  “嚓嚓——”

  两道聚光灯突然打开,聚散了卡米尔和此话声中却不怎么明亮昏暗,神秘古老的感觉传递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视觉神经,突如其来的光晕让马上眯了眯眼,闭上了嘴,摆摆手示意她们散了。美女们嗔怒地看着目不转睛盯着瓷华看的蔓商,但也是走了。

  “万圣节快乐。”

  瓷华和卡米尔同时说出这句话,中法两语。一个空灵,一个甜美;一身宽大的白衣,一身华丽的莲蓬裙。之后这两道光便消失了,只剩下像星光一样微弱的光源。

  之后,在一片漆黑中,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卡恩。他被卡米尔的洋娃缠住了;紧接着就是小林,他被瓷华的纸人指封住穴位,动不了了。

  之后可以活动的洋娃娃与到处飞舞的纸人开始无差别的攻击任何人,除了日往和斯塔。

  为什么洋娃娃和纸人活了?问就是极西西欧的魔法与神秘的东方力量。

  总之,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天亮。“Fuck……昨晚我是有事跟你说,你怎么就和卡米尔一起弄了这出闹剧?”蔓商理了理自己凌乱的金毛,理了理衣领。一晚没睡,瓷华打个哈欠,说:“早就计划好了,不改。我何德何能啊,能让学生会会长亲自来找我。”

  “就之前那个事,所以,你考虑来学生会吗?”

  “不考虑。这个学期结束,我就要回国了。不能长久的留在法国,会长,这是事实。”

  “……好吧,还有另外一件事。过来,坐着说,my sweetheart.”美国人总是那么没有边界感,瓷华只是不习惯,但还是听他讲了下去:“你知道的,西方人是会过圣诞节的。万圣节来了,圣诞节也不会远。所以,学生会准备在圣诞节那一天出演一场舞台剧,背景是十七世纪的法国王室,我请你去做礼仪指导。”

  “礼仪指导……可以,我会。”因为瓷华把七成的精力放在了历史上,所以国内外、各朝各代、各个时期的各种礼仪习俗,音乐歌舞都很精通,完全不输给专业人士的那种。

  “那好,成交。”

  “不过,我还有一篇历史论文没有写,明天就要交。所以,后天吧。”

  “没有关系,我不会责怪你,因为这是你的自由。”

  

4.

  瓷华渐渐消失在会长的视线之内,走到昏昏欲睡的卡米尔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卡米尔,回宿舍睡吧,我也困了。”卡米尔也困,打了个哈欠,拉着瓷华往宿舍走。

  两个人回宿舍的脚步轻飘飘的,钥匙插//了好几次都没有插进去,愣是在门口站了两分钟才进去,回到自己的小窝。卡米尔在下铺,脱了鞋就往床上倒;胡乱从枕头底下拿出眼罩带上不久就入梦了。瓷华往上铺爬,差点踩空摔了;上床后就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头发都没有解。

  实在太累了,疯了一个晚上呢。

  夜间的巴黎是幽谧而悄静的,不算圆满的月亮皎洁,却也是那么柔和,朦朦胧胧的光勾勒出万物的影子,波光粼粼的塞纳河汐汐流淌,走过沿岸不明晰静谧的大学。

  在这种环境下,瓷华和卡米尔醒在巴黎夜晚的十点,一觉睡到天黑。

  “现在十点了啊……”卡米尔从床上坐起来,揉揉浅亚麻色的半长发,盯着在黑暗中刺眼屏幕上的时间:10:03,他伸手敲敲上铺的床板,对瓷华说:“瓷华,都这么晚了,我们洗洗就睡吧。”

  黑暗中,一只葱白的手“唰”的一下拉开厚实纯黑的遮光床帘,瓷华翻身下床,落地时像猫儿一样,没得一点声音。“我亲爱的罗素先生,下诚心建议你先去洗个脸,好好清醒清醒,想想你漏掉了什么事情。”他推开浴室的门,睡衣挂在衣服架子上。他的睡衣其实就是一件白色的长袍,只有袖子和下摆,还有领子。

  哗啦啦的水从花洒中流出,经过东方人像羊脂玉一样的肌肤。所经之处都留下一道的水痕,或是湿了一片。

  啊!我想起来了,我的作业!油画,把自己的偶像画出来!卡米尔本来还躺在床上摆烂,但想到自己的作业没有完成后光速弹起,“啪”的一下把灯打开,形象都不顾的奔向画架。

  瓷华听到了浴室外的动静,在摸香皂的动作听了,随后勾唇一笑,继续用香皂的泡沫抹在像羊脂玉一样的肌肤上,“呐,卡米尔这个笨蛋,终于想起来了。”

  冲掉泡沫,套上睡衣后推门出来,对卡米尔调侃:“看来我们的罗素先生可以不用洗脸了,因为他想起来的无比重要的事情。”卡米尔回头,眼神幽怨的盯着瓷华,末了才没好气的说:“是的,我不用洗脸了,但是我需要洗澡,因为我出汗了。”

  “别生气,我有一篇论文没写,明天要就交。还有,我要在后天去当礼仪指导。”

  “礼仪指导?”

  “是啊,圣诞节的舞台剧。背景是十七世纪的法国,一场贵族与王室的爱情悲剧。”

  “哦,想起来了,蔓商跟我说过,我小算一下要的钱可不少。”

  “当然,会长力求还原当时的样子。这笔钱由学生汇会出。”

  卡米尔要去洗澡,瓷华就不打扰他,而是打开电脑,用手机放轻缓的音乐,带上耳机,开始构思。逻辑清晰的列出大纲,再结合自己后的像三块砖的专业书,填补内容,最后将是一篇优秀的,词藻华丽且优美,贴合历史的一万字论文。

  没一会儿,从从里面被推开,水汽也弥漫开来。“瓷华,我出来了!来赶作业来了。”

  “啊,你说什么?”瓷华拉开帘子,摘下耳机,因不适应床帘外的灯光而眯起眼睛看向卡米尔,“我在戴耳机听歌,音量放的大了一点。你说什么?”卡米尔又坐回了画架边,说:“我出来陪你一起受罪了,来赶画。”

  “哦。”瓷华塞上耳机,继续写论文;卡米尔画时十分虔诚,生怕画错一笔,因为画的是自己的偶像,卡米尔的偶像是谁啊,大名鼎鼎的拿破仑•波拿巴呀!就冲他的身份,卡米尔敢画错吗?

  一万字的历史论文很难写,一副拿破仑的画像也很难画,但根据“一支笔,一盏灯,一堆作业,一个晚上,一个奇迹”定律,两位少年在六点完成作业,全面呈躺在床上装尸体的状态。

  “卡米尔,你还好吗?”

  “不好……我感觉我要猝死了。”

  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对话,这间宿舍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呼吸声。

  

  


终于在凌晨一点多肝完了!眼睛疼,困。码字有点辛苦在的,所以可能有错别字,来帮我捉捉虫吧。

还没有写完,因为是伪校园文,其实它是穿越文

码字与生活皆不容易,所以看到这里,点个赞再走吧卑微jpg.

   

  

  

  

  

   

  

   

云里折
 同样是水彩练习       ...

同样是水彩练习

  

  


  

    

画了法法女装戴假发

同样是水彩练习

  

  


  

    

画了法法女装戴假发

红烧鱼白
找了喜欢的太太约稿太开心了,随...

找了喜欢的太太约稿太开心了,随便摸了个法,挺潦草的(

找了喜欢的太太约稿太开心了,随便摸了个法,挺潦草的(

i
背景图片来自于网络

背景图片来自于网络

背景图片来自于网络

闲鱼🐟
又是一次无聊的摸鱼   画到一...

又是一次无聊的摸鱼

  画到一半发现眼睛颜色画反了,因为不想再画细节,只好全部涂黑了✌︎( ᐛ )✌︎

  我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

  

又是一次无聊的摸鱼

  画到一半发现眼睛颜色画反了,因为不想再画细节,只好全部涂黑了✌︎( ᐛ )✌︎

  我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

  

C+A

法意 猎人之意只在你

abo设定

背景:欧 洲国家宴会.

人设:斯文优雅x玩世不恭

满足个人而已,不喜勿入,严禁转载、求点赞啊qwq

在这酒窖中,酒香四溢,还夹杂着些许法兰西有意释放的Alpha信息素,让意大利觉得头晕脑胀,xia身传来一降阵热潮.他意识到情况不妙。想走出地窖,但却已天法自己.身子软了下去,在意识迷离前.他看到了走来的身影."法兰西","还没待他求助.一阵更浓郁的信息素爆开,让他彻底晕了过去,法兰西满意的看着这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倒下去.其斯文俊朗的面脸旁浮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右手捞起已彻底软倒的意大利在手整了整西装领口.抱着意走向浴室,享受属于猎人的时刻...

abo设定

背景:欧 洲国家宴会.

人设:斯文优雅x玩世不恭

满足个人而已,不喜勿入,严禁转载、求点赞啊qwq

在这酒窖中,酒香四溢,还夹杂着些许法兰西有意释放的Alpha信息素,让意大利觉得头晕脑胀,xia身传来一降阵热潮.他意识到情况不妙。想走出地窖,但却已天法自己.身子软了下去,在意识迷离前.他看到了走来的身影."法兰西","还没待他求助.一阵更浓郁的信息素爆开,让他彻底晕了过去,法兰西满意的看着这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倒下去.其斯文俊朗的面脸旁浮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右手捞起已彻底软倒的意大利在手整了整西装领口.抱着意走向浴室,享受属于猎人的时刻

  先拖着,车车后续慢慢补

  下次写穗深hh

唐君公

瓷穿越all美后,各国真香了(15)

            我又来了,我又来了,我又来了(●°u°●)​ 」!更新时刻到,嘿嘿(「・ω・)「嘿

———————————————————————————————


             “开玩笑的啦,怎么可能不信呢?”法,忽然一泄气向后倚去,将身子倾覆于椅背之上,但是眼神中依旧带着些许的深沉之色,“...

            我又来了,我又来了,我又来了(●°u°●)​ 」!更新时刻到,嘿嘿(「・ω・)「嘿

———————————————————————————————



             “开玩笑的啦,怎么可能不信呢?”法,忽然一泄气向后倚去,将身子倾覆于椅背之上,但是眼神中依旧带着些许的深沉之色,“但是……这假装情侣赚取的利益不是很高吗?”


             “就……合作?”英,恢复那副和善的模样


             “聪明人”


           (通过合作实现共赢到也是个不错的事呢……)


            “哎呀呀呀……看到了吗?以后你可能不太好走这条路了呢”瓷,他飘在空中那个扇子遥遥指向,英法谈论着如何吞并那块地的地方


            “我还能怕了不成?”瓷,他双手环胸,眉微挑,几乎是充斥着无与伦比的自信以及对他们的蔑视


             “你说你啊,爱一个人恨不得将所有的都给他”,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又挑起了另外一个话头子,“你说这不爱了,唉~他就得完……”


              “你不是的吗?敢爱敢恨不才是我们的本质吗?”瓷,他转过头来,眼眸微眯,逆着光而站,都已惊艳不可,这忽儿的粲然一笑,就宛若九天之上的星汉都落入其中,“忘了……这还有利益关系”


             “你还当真是个‘皎如玉树临风前’啊~”瓷,面对着这几乎算得上相同的面貌,倒也是免不了惊艳一番,那更莫说是偷偷藏行在一旁的美呢,“所以说你是不是该将那个美给收拾掉了?”


             “美丽卡先生,我希望你现在出来……”瓷,他斜蔑了一眼,他指向的柱子旁有一缕金黄色的发丝,在风中摇曳着,“否则我不介意使用别的手段!”


            “唉,被发现了……”美,从一旁的柱子处走了出来,“你这跟谁聊天呢?还是说你都真是个穿越者,有任务在身!”



             ……



          [这一块不写了,下一张写,嗯,留个胃口,下个星期见,让我们切换到英法夫妻系列]



            “有人要来了呢~”法,听到屋外的争执声,枪响


            “我们该走了,他们上来了”英,合上了书,闻着空气中少有的血腥气,走了下来


            “你想怎干?”


           英,并没有回话,只是反抬脚踹碎了落地窗的玻璃,北风呼啸的冲进来,将受伤的绷带缠紧切,确定在下坠中不会崩裂开来,就直接迎着冷风,直接跳了下来


           法,趴着破碎栏根处向下望去,对着英说了一句唇语。对面大楼的某个人打了一个手势,对面快速的射过来一条绳索,他解下手上的腕带,将它扣在滑索上


          英读懂了


           “亲爱的,你很当真是个笨家伙呢~”


          ……


         英和法则在车里,空气安静的可怕


         “你说你这刚合作,你就这样,别人怎么相信啊?”英,想起当时摇摇晃晃在风中滑动的法,现在想起来,不知为何,竟有些许对这个老对头有了些许担心


         “刚跟你在一起就对你那么好,别人怎么可能信啊?我们必须得环环紧扣,循循促进才行啊~”法,想起他直接跳下去的冲动,这带不上一丝好的脾气


        “忘了,也就这般吧,不过今日都冲突了,不过利益还是尽快得到好,所以计划明日就实行吧”

 

       “那是自然……”


        果然,不愧是百年恩怨的老冤家了,这一出手啊,就引起了他的命脉呀


         英法他们从来是永远的敌人,但永远也是名利场上最好的搭档


         他们是不择手段为利的最好的代名词


        


          

温昭小可爱!
依旧是手那里有点问题,一只新的...

依旧是手那里有点问题,一只新的大英,嘿嘿,我果然还是喜欢黑白😊

依旧是手那里有点问题,一只新的大英,嘿嘿,我果然还是喜欢黑白😊

Super rainbow

是美法,原本美给法拍照,但美懒得画了,如果打扰到你们我删了,画的有点虫,凑合吃吧

是美法,原本美给法拍照,但美懒得画了,如果打扰到你们我删了,画的有点虫,凑合吃吧

小伍而已

私设,有点怪,比较喜欢法那张,美和中的画崩了所以拿cp图垫垫(对手指)

私设,有点怪,比较喜欢法那张,美和中的画崩了所以拿cp图垫垫(对手指)

Republic of France

最近没什么好玩的事诶,嗯……无聊透顶,有人想坐下听我谈谈UK家的名著吗?

最近没什么好玩的事诶,嗯……无聊透顶,有人想坐下听我谈谈UK家的名著吗?

木予雨🇫🇷

嘿嘿嘿嘿嘿,画的是法法,看不出来吧(。・`ω´・)

嘿嘿嘿嘿嘿,画的是法法,看不出来吧(。・`ω´・)

✙賽博電子消炎劑✙
。我服了爸爸這幾天胃病又犯了吃...

。我服了爸爸這幾天胃病又犯了吃不下東西啊啊,小姐姐我有點b潰呢喵

。我服了爸爸這幾天胃病又犯了吃不下東西啊啊,小姐姐我有點b潰呢喵

渝家兔🌸(Ks上来的)

想不出来

[图片]


哦吼,我的法法


哦吼,我的法法

不用在意朕的名字
  第一张是美在法的帮助下独立

  第一张是美在法的帮助下独立

  第一张是美在法的帮助下独立

阿荷吃橙子

其实三张只有明暗不一样()

其实三张只有明暗不一样()

羽落落(杀死java版)

捏的还是很有特色的吧……应该吧……

捏的还是很有特色的吧……应该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