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国文学

3594浏览    381参与
峨眉山月

嗷 颓废主义里 我最爱的俩本!!!!!!!!!!当年看画像的时候没有在意道连提到了《逆流》呢!!!!!!!!!!!!

《逆流》是香气毒液(字面意思贵族男主养了个戏份很多的乌龟)+书单之书(书单之书其实也不少的,作家引用来引用去是基本操作好吧)

马拉美也这么喜欢吗太好了!!!是超级喜欢彩虹屁吹的太欣悦!!!马拉美是前辈呀!!左拉也写了一封长信也不是简单说于斯曼愚蠢无知,也评价的很细致好坏都写,怎么感觉还是赞扬的部分多呢,感觉是爱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左拉也写到了这个贵族男主好像就是马拉美嘛!!!!!!!!!

马拉美的爱徒瓦莱里也超级爱这本嗷嗷哦嗷嗷嗷哦嘿嘿...

嗷 颓废主义里 我最爱的俩本!!!!!!!!!!当年看画像的时候没有在意道连提到了《逆流》呢!!!!!!!!!!!!

《逆流》是香气毒液(字面意思贵族男主养了个戏份很多的乌龟)+书单之书(书单之书其实也不少的,作家引用来引用去是基本操作好吧)

马拉美也这么喜欢吗太好了!!!是超级喜欢彩虹屁吹的太欣悦!!!马拉美是前辈呀!!左拉也写了一封长信也不是简单说于斯曼愚蠢无知,也评价的很细致好坏都写,怎么感觉还是赞扬的部分多呢,感觉是爱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左拉也写到了这个贵族男主好像就是马拉美嘛!!!!!!!!!

马拉美的爱徒瓦莱里也超级爱这本嗷嗷哦嗷嗷嗷哦嘿嘿!“于斯曼是天下里与我心头最合拍的人”等等!你师傅马拉美居然不是你最合拍的??

想知道波德莱尔直接认识于斯曼吗?

嗯 然后说颓废小说的起点是 古罗马那本《萨蒂里孔》费里尼拍过电影版 叫《爱情神话》以前也贴过 一个美少年的游历

峨眉山月
戈蒂耶和波德莱尔 亦师亦友(西...

戈蒂耶和波德莱尔 亦师亦友(西方很难找到这么超级河蟹的哇 福楼拜莫泊桑也亦师亦友 感觉找不到第三对了) 一个俱乐部的 有俩篇题材是超级相近的XDDDD 戈蒂耶夸人很溜 写书夸人XDDD 自己写的迷幻小短篇儿的风头 没有波德莱尔高 在当时是不是如此不清楚

康康还有什么粮 《恶之花》是送给戈蒂耶的 戈蒂耶写了一本来《回忆波德莱尔》吹彩虹屁XDD

戈蒂耶算第一个唯美主义者 波德莱尔颓废唯美主义者

戈蒂耶和波德莱尔 亦师亦友(西方很难找到这么超级河蟹的哇 福楼拜莫泊桑也亦师亦友 感觉找不到第三对了) 一个俱乐部的 有俩篇题材是超级相近的XDDDD 戈蒂耶夸人很溜 写书夸人XDDD 自己写的迷幻小短篇儿的风头 没有波德莱尔高 在当时是不是如此不清楚

康康还有什么粮 《恶之花》是送给戈蒂耶的 戈蒂耶写了一本来《回忆波德莱尔》吹彩虹屁XDD

戈蒂耶算第一个唯美主义者 波德莱尔颓废唯美主义者

昼巢

     确实,我能说“我知道”谁的什么和什么的什么。我身上的这颗心,我能体验到,并能判定其存在。这个世界,我能触及也能判定其存在。我的学问仅此而已,其余有待营造。因为,假如我试图把握我所确认的这个我,并加以定位和概括,那么这个我只不过是一掬之水,会从我的指缝流走。我可以把“这个我”会摆出的各种面孔一张张描绘出来,还可以描绘别人给予“这个我”的各种面貌,包括其出身、教育、热忱或沉默、伟大或卑劣。但不可把面貌相加。这颗心即使属于我的,我也永远无法确定。我对自己存在的确信和我对这种确信试图赋予的内容,两者之间的鸿沟,永远也填不满。我永远是自己的陌路...

     确实,我能说“我知道”谁的什么和什么的什么。我身上的这颗心,我能体验到,并能判定其存在。这个世界,我能触及也能判定其存在。我的学问仅此而已,其余有待营造。因为,假如我试图把握我所确认的这个我,并加以定位和概括,那么这个我只不过是一掬之水,会从我的指缝流走。我可以把“这个我”会摆出的各种面孔一张张描绘出来,还可以描绘别人给予“这个我”的各种面貌,包括其出身、教育、热忱或沉默、伟大或卑劣。但不可把面貌相加。这颗心即使属于我的,我也永远无法确定。我对自己存在的确信和我对这种确信试图赋予的内容,两者之间的鸿沟,永远也填不满。我永远是自己的陌路人。在心理学上,如同在逻辑学上,有真理又没有真理。苏格拉底的“认识你自己”,其价值等同我们忏悔室里的“要有德行”。两者既流露怀念,也表露无知。无非拿重大的主题做游戏,是毫无结果的。这些游戏只在符合近乎确切的尺度时才说得过去。

    瞧,比如树木吧,我熟悉树木的粗糙、水分,嗅得出树木的气味。草的芬芳,星的馥郁,夜晚,心情舒坦的某些晚上,我怎能否认我体验到了强而有力的世界?然而,地球上的全部科学,压根儿不能使我确信这个世界是属于我的。你们给我描绘世界,教我归类世界。你们列举地球的规律,在我渴求知识的时候,我同意地球的规律是真实的。你们剖析地球的机制,于是我的希望为之倍增。末了,你们告诉我神奇美好又多姿多彩的宇宙归结为原子,而原子又归结为电子。所有这一切好得很,我等着你们继往开来。但你们对我说有一种见不着的星球系统,有不少电子围绕一个核团团转动。你们用形象向我解释了世界。于是我看出你们是在作诗,那我就一辈子也弄不清楚了。我还没来得及发火,你们已经改变理论了,难道不是这样吗?这么说来,本该教我懂得一切的科学在假设中就结束了,清醒的认识在隐喻中沉没了,不确定性在艺术作品中找到了归宿。难道我先前需要付出这么多努力吗?与之相比,山丘柔和的线条和夜晚摸着激跳的心口,教给我更多的东西。言归正传,如果说我通过科学懂得现象并一一历数,我却不能因此而说已理解世界。即使我用脚丈量过全球的高山峻岭,也不会知道得更多。你们让我在写实和假设之间选择,写实是可靠的,但对我毫无教益,而假设即便对我有教益,却根本不可靠。我对自己对世界都陌生,唯一可依赖的,是用某种思想武装起来,而这种思想一旦肯定什么就自我否定了:我唯有拒绝认知和摒弃生命才能得到安宁,而且好胜的愿望总是在藐视其冲击的藩篱上碰壁,这是怎样的状况呢?有志者,必挑起悖论。一切就绪,按部就班,就等着出现中了毒的安宁,那正是无忧无虑、心灵麻木或致命的摒弃所造成的。

    智力以自身的方式也让我明白世界是荒诞的。作为对立面的盲目性,徒然声称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而我则一直期待着证据,一直期待着理性有理。但尽管经历了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世纪,外加产生过那么多振振有词的雄辩家,但我清楚此说不对。至少在这方面,恕我孤陋寡闻,是不走运的。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性,实践的或精神的,所谓决定论,所谓解释万象的种种范畴,无一不使正直的人嗤之以鼻。与精神根本不搭界。被否定的精神,真知灼见是受到束缚的。在这种难以估算而有限度的天地里,人的命运从此有了意义。一个非理性族群站起来了,周匝而围,直至终了。荒诞感恢复了明智,如今又得到了协调,于是清晰起来了,明确起来了。我说过世界是荒诞的,未免操之过急了。世界本身不可理喻,我们所能说的,仅此而已。所谓荒诞,是指非理性和非弄清楚不可的愿望之间的冲突,弄个水落石出的呼唤响彻人心的最深处。荒诞取决于人,也不多不少取决于世界。荒诞是目前人与世界唯一的联系,把两者栓在一起,正如唯有仇恨才能把世人锁住。我在失度的世界里历险,所能清晰辨别的,仅此而已。就此打住吧。荒诞规范着我与生活的关系,假如我把这种荒诞当真,假如我心中充满在世界奇观面前激动不已的情感,充满科学研究迫使我具备的明智,那么我就应当为这些确认牺牲一切,就应当正视这些确认,并加以维护。尤其应当据此而规范我的行为,不管产生什么后果,都紧跟不舍。我这里讲的是正直性。但我要求事先知道思想是否能在这些荒漠中成活。


 《西西弗神话》

加缪 著|沈志明 译

昼巢

    伟大的情感带着自身的天地,或辉煌的或卑微的,遨游于世,以其激情照亮了一个排他性的世界,在那里又找回了适得其所的氛围。


《西西弗神话》

加缪 著|沈志明 译

    伟大的情感带着自身的天地,或辉煌的或卑微的,遨游于世,以其激情照亮了一个排他性的世界,在那里又找回了适得其所的氛围。


《西西弗神话》

加缪 著|沈志明 译

昼巢

    人对生命的依恋,具有某种比世间一切苦难更强的东西。对肉体的判断相当于对精神的判断,而肉体则畏惧毁灭。我们先有生活的习惯,后有思想的习惯。当我们日复一日跑近死亡,肉体始终行进着,不可折返。


《西西弗神话》

加缪 著|沈志明 译

    人对生命的依恋,具有某种比世间一切苦难更强的东西。对肉体的判断相当于对精神的判断,而肉体则畏惧毁灭。我们先有生活的习惯,后有思想的习惯。当我们日复一日跑近死亡,肉体始终行进着,不可折返。


《西西弗神话》

加缪 著|沈志明 译

海的沉默

雨果《悲惨世界》读书笔记

《悲惨世界》

(法)雨果 著     李玉民 译

作品简介:《悲惨世界》是由法国大作家维克多·雨果在1862年所发表的一部长篇小说,涵盖了拿破仑战争和之后的十几年的时间,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之一。故事的主线围绕主人公苦刑犯冉·阿让(Jean Valjean)的个人经历,融进了法国的历史、革命、战争、道德哲学、法律、正义、宗教信仰。

创作背景和动机:作者从1828年起构思,到1845年动笔创作,直至1861年完稿出书,历时三十余年。创作动机来自一件事实:1801年,一个名叫彼埃尔.莫的穷苦农...

《悲惨世界》

(法)雨果 著     李玉民 译

作品简介:《悲惨世界》是由法国大作家维克多·雨果在1862年所发表的一部长篇小说,涵盖了拿破仑战争和之后的十几年的时间,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之一。故事的主线围绕主人公苦刑犯冉·阿让(Jean Valjean)的个人经历,融进了法国的历史、革命、战争、道德哲学、法律、正义、宗教信仰。

创作背景和动机:作者从1828年起构思,到1845年动笔创作,直至1861年完稿出书,历时三十余年。创作动机来自一件事实:1801年,一个名叫彼埃尔.莫的穷苦农民,因饥饿偷了一块面包,被判5年苦役,刑满释放后,持黄色身份证找活干又处处碰壁。1828年,作者又着手搜集有关米奥利斯主教及其家庭的资料。这样,他就掌握了这部小说的原始素材,开始酝酿写一个刑满释放的苦役犯受到一位圣徒式的主教的感化而弃恶从善的故事。这部作品能够避免流为一部学院式惩恶扬善的小说,而成为一部著作,其中重要的一点在于1852年作者开始的流亡。流亡,给他一个孤独者的自由,以一种全方位的目光、全方位的思想反思一切。这部作品不代表哪个阶层、哪个党派,也不代表哪部分人,而是以天公地道、人性良心的名义,反对世间一切扭曲和剖割人的生存的东西。

人物关系:

 


主要人物及情节:

  1. 冉阿让:冉阿让因饥饿偷盗成为苦役犯,刑满后遭到社会的拒绝,处处碰壁。遇到主教,被感化,弃恶从善。化名马德兰,开办工厂,行善,期间帮助芳汀。尚马秋被误认为冉阿让遭到抓捕,为救尚马秋,冉阿让自首,入狱。越狱后,收养珂赛特,躲进修道院,化名割风。沙威继续追捕。离开修道院,珂赛特长大与马吕斯相爱。参加起义/暴动,救马吕斯。马吕斯和珂赛特结婚,为不影响他们,坦白自己是苦役犯,离开他们的生活。马吕斯和珂赛特得知冉阿让真相,被感动,接纳冉阿让。冉阿让死亡。
  2. 芳汀:被玩弄感情,遭到抛弃。怀孕,生下珂赛特。将珂赛特寄养在德纳第家,迫于生计堕落为娼。得到冉阿让帮助。生病死亡。
  3. 马吕斯:父亲和外祖父政治立场不合,被禁止与父亲见面。追随父亲走上共和之路,出走。和珂赛特相爱。参加起义/暴动,受伤,冉阿让相救。回到外祖父家,与珂赛特结婚。
  4. 珂赛特:从小寄养在德纳第家,吃不饱穿不暖,做苦活,被虐待。被冉阿让带走抚养,与马吕斯结婚。
  5. 沙威:作为警察,追捕冉阿让。被冉阿让感动,陷入纠结。自杀。
  6. 德纳第:作恶的穷人。
  7. 主教:圣徒式人物。

写作手法:

叙事方式:叙事者向读者“讲述”故事,但叙事者不参与,不影响故事情节发展。例,“这个人我们已经认识了...”,“我们已经解释过...”

叙事角度:全知视角叙事。

叙事时间:顺叙,时间一致。

叙事结构:情节结构,以故事情节的发展为线索组织叙事,多线索交错。

分析及感受:

(一)作品中的“三大悲惨”:男人因穷困而道德败坏(早期冉阿让,德纳第)、女人因饥饿而生活堕落(芳汀)、儿童因黑暗而身体羸弱(童年珂赛特)。

 

(二)为什么说这部作品以一种全方位的目光、全方位的思想反思一切。这部作品不代表哪个阶层、哪个党派,也不代表哪部分人,而是以天公地道、人性良心的名义,反对世间一切扭曲和剖割人的生存的东西。

1.关于社会与个人,道德

作者一方面表现了对冉阿让的遭遇的深切同情和思考:

“在他毁掉一生的经历中,难道唯独他错了吗?首先,他这个劳动者没有活儿干,他这勤劳的人缺少面包,如果这还不算一件严重的事情的话;那么后来,有了过错又承认了,惩罚是不是太残忍,是不是太过火呢?执法方面是不是比有罪方面的过错更大呢?天平的两个盘子,惩罚的一端放的砝码是不是太重了呢?加重惩罚是不是根本不能消除犯罪,是不是会达到这种结果:扭转情势,以惩罚的过错取代犯罪者的过错,把犯罪者转化为受害者,将债务人转化为债权人,而最终把权利赋予侵犯人权的一方了?这种惩罚又因企图越狱而屡屡加重,结果是不是构成了最强者对最弱者的侵害,社会对个人的犯罪,而这种罪行天天重犯,一直延续十九年呢?”

“人类社会对其成员是否有这种权利:在某种情况下毫无道理也缺乏预见,在另一种情况下又冷酷无情富于预见,从而把一个可伶的人永远置于缺少和过分的境地,即缺少工作和过分惩罚。财富分配往往是偶然造成的,因此,最穷的人最应该受到照顾,而社会又偏偏那样对待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头一次是所有大门都关闭,人类社会拒绝他;第二次是苦役牢门重又打开,人类社会重又追捕他。”

同时,塑造了德纳第这一个作恶的穷人的形象:

“他在那里看到了为恶的穷人,也许比为富不仁还可憎的一种社会丑恶。”

 

2.关于宗教,信仰

一方面,塑造了圣徒式的人物主教,感化了冉阿让,使其弃恶从善,同时也并没有盲目信任宗教,陷入说教,对于宗教依然保持着理性的思考:

“这所修道院也是一座监狱,很像他逃离的那个地方,同样阴惨惨的,然而,他早先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他又见到了铁栅门、铁门闩、铁窗栏,可是关谁呢?关天使。

这四面高墙,他从前见过圈着猛虎,现在却看见圈着羔羊。

这是赎罪,而不是惩罚的地方,不过比起另一个地方来,这里更加严厉,更加肃穆,更加残酷无情。这些贞女不堪重负,腰弯得比那些苦役犯还厉害。这种凛冽的寒风,从前冻僵了他的青春,后来穿过紧缩秃鹫的铁栏坑穴;如今,一股更加冷峭刺骨的朔风,吹袭关着鸽子的牢笼。”

“这孩子放弃人生之前,也有权认识人生,如果以使她免遭人间的风雨为由,也不同她商量,她的蒙昧无知和孤苦伶仃,就引导她萌发献身修道的志向,那就违反人的天性,也欺骗上帝。”

 

3.关于历史,革命,战争

中文译本同时使用了“暴动”和“起义”两个词描述同一件事情(据内容判断是作者原意)。一方面表现了以马吕斯为代表的共和派“革命”的勇敢,理想,同时也批评了“暴动”的血腥和盲目。

“世上的奇事,莫过于一场暴动的初发。四面八方一齐发难。早有预见吗?不错。早有准备吗?不对。从哪儿爆发的?街道。从哪儿降临的?自天而降。在此处,起义具有密谋性质,在另一处又是自发的。随便一个人把握住群众的潮流,就可以随意引导。”

“暴动的真正领导者,是弥漫空间一种莫名的狂热情绪。”

(历史背景:1832巴黎共和党人起义,又称六月暴动,是法国七月王朝期间一次失败了的反君主制起义。让·马克西米利安·拉马克将军的病逝是这次起义的导火线。起义主要由巴黎支持共和制的贵族青年学生领导,最终在政府军的镇压下失败,估计超过8000人被杀。)

4.关于法律和正义

沙威出于职责追捕冉阿让,又被冉阿让高尚的道德所感动,陷入纠结:

“他在塞纳河滩十分意外地碰到冉阿让,当时的心情既像狼抓到了猎物,又像狗找到了主人。”

“他心中情感的顿悟,和他始终奉为唯一尺度的法律判断截然相反。”

“一个新天地在他心灵里展现:受恩图报,为人忠诚、仁慈、宽厚,出于怜悯而违犯严纪,接受不同的人,不再一棒子把人打死,不再把人打入地狱,法律的眼睛也可能流下一滴泪,一种莫名的上帝的正义,恰好同人的正义背道而驰。”

 

(三)十九世纪的作品于今天有何价值

正如作者序所说:“值此文明的鼎盛时期,只要还存在社会压迫,只要还借助于法律和习俗硬把人间变成地狱,给人类的神圣命运制造苦难;只要本世纪的三大问题:男人因穷困而道德败坏,女人因饥饿而生活堕落,儿童因黑暗而身体羸弱,还不能全部解决;只要在一些地区,还可能产生社会压抑,即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说,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愚昧和穷困,那么,这一类书籍就不是虚设无用的。”


峨眉山月

1900王子 唯美主义者孟德斯鸠伯爵真的好好看(但也是画像比人像瘦。。。通用的美颜滤镜)

居然是俩本名著的原型(其实还有一本不知名的)

普鲁斯特的唯一名作+于斯曼的逆流

1900王子 唯美主义者孟德斯鸠伯爵真的好好看(但也是画像比人像瘦。。。通用的美颜滤镜)

居然是俩本名著的原型(其实还有一本不知名的)

普鲁斯特的唯一名作+于斯曼的逆流

烛武之
『言斋』045期 莫迪亚诺作品...

『言斋』045期

莫迪亚诺作品⑦

『言斋』045期

莫迪亚诺作品⑦

烛武之
『言斋』044期 莫迪亚诺作品...

『言斋』044期

莫迪亚诺作品⑤

『言斋』044期

莫迪亚诺作品⑤

烛武之
『言斋』043期 莫迪亚诺作品...

『言斋』043期

莫迪亚诺作品④

『言斋』043期

莫迪亚诺作品④

烛武之
『言斋』042期 莫迪亚诺作品...

『言斋』042期

莫迪亚诺作品③

『言斋』042期

莫迪亚诺作品③

烛武之
『言斋』041期 莫迪亚诺作品...

『言斋』041期

莫迪亚诺作品②

『言斋』041期

莫迪亚诺作品②

峨眉山月

”后王尔德“时代的审美先锋们!

娜塔莉·克利福德·巴尼(Natalie Clifford Barney)

1900巴黎社交界女王 自己办沙龙 英法德荷兰+犹太混血

认识的名流:

王尔德(小时候认识王尔德 王尔德给她讲故事)

王尔德侄女 多莉王尔德(爱过 ex 然后遇到了真爱)

罗曼·布鲁克斯(Romaine Brooks)(图三长达50年的真爱)+(波西认识)

柯莱特(法国美女作家)

纪德(怎么哪都有纪德的身影)

法郎士(这里不知名 得过诺贝尔)

海明威 菲茨杰拉德

艾略...

”后王尔德“时代的审美先锋们!

娜塔莉·克利福德·巴尼(Natalie Clifford Barney)

1900巴黎社交界女王 自己办沙龙 英法德荷兰+犹太混血

认识的名流:

王尔德(小时候认识王尔德 王尔德给她讲故事)

王尔德侄女 多莉王尔德(爱过 ex 然后遇到了真爱)

罗曼·布鲁克斯(Romaine Brooks)(图三长达50年的真爱)+(波西认识)

柯莱特(法国美女作家)

纪德(怎么哪都有纪德的身影)

法郎士(这里不知名 得过诺贝尔)

海明威 菲茨杰拉德

艾略特(诗人 脸上会化妆的)

塔玛拉·德伦皮卡(之前贴过的拉美女)

邓肯(舞蹈家)

拉德克利夫·霍尔(拉)

乔伊斯(尤利西斯)

雷米·德·古蒙(法国象征主义 应该认识象征主义那些同行)


峨眉山月
《阴郁的美男子》有简体 这个颜...

《阴郁的美男子》有简体 这个颜看上去不是很阴郁 也超现实小说

《阴郁的美男子》有简体 这个颜看上去不是很阴郁 也超现实小说

昼巢

    “如今诗歌,尤其哲学,为什么变成了死字空文,您知道吗?就是因为诗歌哲学脱离了生活。古希腊直截了当地把生活理想化,以至艺术家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部诗篇,哲学家的生活就是本人哲学的实践;同样,诗歌和哲学参与了生活,相互不再隔绝不解,而是哲学滋养着诗歌,诗歌抒发着哲学,两者相得益彰,具有振聋发聩的力量。然而,如今美不再起作用,行为也不再考虑美不美;明智却独来独往。”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如今诗歌,尤其哲学,为什么变成了死字空文,您知道吗?就是因为诗歌哲学脱离了生活。古希腊直截了当地把生活理想化,以至艺术家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部诗篇,哲学家的生活就是本人哲学的实践;同样,诗歌和哲学参与了生活,相互不再隔绝不解,而是哲学滋养着诗歌,诗歌抒发着哲学,两者相得益彰,具有振聋发聩的力量。然而,如今美不再起作用,行为也不再考虑美不美;明智却独来独往。”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昼巢

    “我有这种信念,”梅纳尔克又说道,“唉!我们周围的人若是都相信这一点就好了。可是,大多数人却认为对他们自己只有强制,否则不会有任何出息;他们醉心于模仿。人人都要尽量不像自己,人人都挑个楷模来仿效;甚至并不选择,而是接受现成的楷模。然而我认为,人的身上还另有可观之处。他们却不敢,不敢翻过页面。模仿法则,我称作畏惧法则。怕自己孤立;根本找不到自我。我十分憎恶这种精神上的广场恐怖症:这是最大的怯儒。殊不知人总是独自进行发明创造的。不过,这里谁又立志发明呢?自身感到的不同于常人之点,恰恰是稀罕的,使其人具有价值的东西。然而,人们却要千方百计地取消;就这样...

    “我有这种信念,”梅纳尔克又说道,“唉!我们周围的人若是都相信这一点就好了。可是,大多数人却认为对他们自己只有强制,否则不会有任何出息;他们醉心于模仿。人人都要尽量不像自己,人人都挑个楷模来仿效;甚至并不选择,而是接受现成的楷模。然而我认为,人的身上还另有可观之处。他们却不敢,不敢翻过页面。模仿法则,我称作畏惧法则。怕自己孤立;根本找不到自我。我十分憎恶这种精神上的广场恐怖症:这是最大的怯儒。殊不知人总是独自进行发明创造的。不过,这里谁又立志发明呢?自身感到的不同于常人之点,恰恰是稀罕的,使其人具有价值的东西。然而,人们却要千方百计地取消;就这样还口口声声地说热爱生活。

    我由着梅纳尔克讲下去。他所说的,正是上个月我对玛丝琳讲过的话;我本来应当同意。然而,出于何等懦弱的心理,我却打断他的话头,一字不差地重复玛丝琳打断我时说的那句话:

    “然而,亲爱的梅纳尔克,您总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跟其他所有人不同。”

    梅纳尔克戛然住声,样子奇怪地凝视我,接着,他完全像欧塞贝那样跨上一步告辞,毫不客气地转身去同埃克托尔交谈了。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昼巢

    这井然有序的富饶、快乐的顺从、微笑的作物,呈现一种承旨而非随意的和谐,呈现一种节奏,一种人工天成的美;大自然灿烂的丰赡,以及人调解自然的巧妙功夫,已经水乳交融,浑然一体了,再难说应当赞赏哪一方面。我不禁想,如若没有这种受统治的野生蛮长之力,人的功夫究竟如何呢?反之,如若没有阻遏它并笑着把它引向繁茂的机智的人工,这种野生蛮长之力又会怎样呢?——我的神思飞向一片大地:那里一切力量都十分协调,任何耗散都得到补偿,所有交换都分毫不差,因而容不得一点失信。继而,我又把这种玄想用于生活,建立一种伦理学,使之成为明智地利用自己的科学。


《背德者》

纪德...

    这井然有序的富饶、快乐的顺从、微笑的作物,呈现一种承旨而非随意的和谐,呈现一种节奏,一种人工天成的美;大自然灿烂的丰赡,以及人调解自然的巧妙功夫,已经水乳交融,浑然一体了,再难说应当赞赏哪一方面。我不禁想,如若没有这种受统治的野生蛮长之力,人的功夫究竟如何呢?反之,如若没有阻遏它并笑着把它引向繁茂的机智的人工,这种野生蛮长之力又会怎样呢?——我的神思飞向一片大地:那里一切力量都十分协调,任何耗散都得到补偿,所有交换都分毫不差,因而容不得一点失信。继而,我又把这种玄想用于生活,建立一种伦理学,使之成为明智地利用自己的科学。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昼巢

    在被死神的羽翼拂过的人看来,原先重要的事物失去了重要性,另外一些不重要的变得重要了,换句话说,过去甚至不知何为生活。知识的积淀在我们精神上的覆盖层,如同涂的脂粉一样裂开,有的地方露出鲜肉,露出遮在里面的真正的人。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在被死神的羽翼拂过的人看来,原先重要的事物失去了重要性,另外一些不重要的变得重要了,换句话说,过去甚至不知何为生活。知识的积淀在我们精神上的覆盖层,如同涂的脂粉一样裂开,有的地方露出鲜肉,露出遮在里面的真正的人。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昼巢

    一般来说,总还能在沉睡中发现生命的搏动,然而在这里,没有一点睡眠的迹象,一切仿佛都死了。我面对这幽静不禁恐怖,陡然,我生命的悲感重又入侵,我的心就像要在这沉寂中抗争、显现和浩叹;这种近乎痛苦的感觉十分猛烈,以至我真想呼号,如果我能像野兽那样嘶叫的话。我还记得,我抓住自己的手,右手抓住左手,想举到头顶,而且真的做了。为什么呢?就是要表明我还活着,要感受活着多么美妙。我摸摸自己的额头、眼睑,浑身不觉一抖。心想总有一天,我渴得要命,恐怕连把水杯送到嘴边的气力也没有了……我反身回屋,但是没有重新躺下;我想把这一夜固定下来,铭刻在我的记忆中,永志不忘;我不...

    一般来说,总还能在沉睡中发现生命的搏动,然而在这里,没有一点睡眠的迹象,一切仿佛都死了。我面对这幽静不禁恐怖,陡然,我生命的悲感重又入侵,我的心就像要在这沉寂中抗争、显现和浩叹;这种近乎痛苦的感觉十分猛烈,以至我真想呼号,如果我能像野兽那样嘶叫的话。我还记得,我抓住自己的手,右手抓住左手,想举到头顶,而且真的做了。为什么呢?就是要表明我还活着,要感受活着多么美妙。我摸摸自己的额头、眼睑,浑身不觉一抖。心想总有一天,我渴得要命,恐怕连把水杯送到嘴边的气力也没有了……我反身回屋,但是没有重新躺下;我想把这一夜固定下来,铭刻在我的记忆中,永志不忘;我不知道干什么好,便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圣经》,随便翻开,借着月光看得见字;我读了基督对彼得讲的这段话,唉!后来我始终没有忘却:现在你想什么就干什么,你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吧;不过,将来老了,你就要伸手……你就要伸手……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昼巢

    当时我独自一人,无所等待,也把时间置之度外。仿佛直到那一天,我思考极多而感受极少,结果非常惊异地发现:我的感觉同思想一样强烈。

    我讲“仿佛”,因为从我幼年的幽邃中,终于醒来千百束灵光、千百种失落的感觉。我意识到自己的感官,真是又不安,又感激。是的,我的感官,从此苏醒了,整整一段历程重又发现,往昔又重新编织起来。我的感官还活着!它们从未停止过存在,甚至在我潜心研究的岁月中间,仍然显现一种隐伏而狡黠的生活。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当时我独自一人,无所等待,也把时间置之度外。仿佛直到那一天,我思考极多而感受极少,结果非常惊异地发现:我的感觉同思想一样强烈。

    我讲“仿佛”,因为从我幼年的幽邃中,终于醒来千百束灵光、千百种失落的感觉。我意识到自己的感官,真是又不安,又感激。是的,我的感官,从此苏醒了,整整一段历程重又发现,往昔又重新编织起来。我的感官还活着!它们从未停止过存在,甚至在我潜心研究的岁月中间,仍然显现一种隐伏而狡黠的生活。


《背德者》

纪德 著|李玉民 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