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法地

19.8万浏览    348参与
麻日撒七

【法地】你不讨厌我

•怎么又写成亲情向……

奇梦人感冒了,原因是吹冷风。

堂堂冥冥之神从来没有生过病,当然,打架受伤除外。顶先天的身体已经不会因为四季冷暖这种事情而出问题,更何况殉道者生来只为任务,从没有被教育过天冷加衣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在乎吹吹寒风。

所以他光荣发烧了,不仅四肢绵软无力、意识混沌,还要被兔爵士唠叨不注意身体,喝那些又苦又涩的中药。

“爵士……冥冥之神不需要喝药。”奇梦人苦着脸,抗拒地推走面前的碗,“这种小病自己恢复就可以了,我还没有这么脆弱。”

兔爵士冷笑着给了他后背一拳。

“会痛啦!”这一拳力度不大,但奇梦人还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还知道痛啊?臭小子,你要是之前说这话,我指不...

•怎么又写成亲情向……

奇梦人感冒了,原因是吹冷风。

堂堂冥冥之神从来没有生过病,当然,打架受伤除外。顶先天的身体已经不会因为四季冷暖这种事情而出问题,更何况殉道者生来只为任务,从没有被教育过天冷加衣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在乎吹吹寒风。

所以他光荣发烧了,不仅四肢绵软无力、意识混沌,还要被兔爵士唠叨不注意身体,喝那些又苦又涩的中药。

“爵士……冥冥之神不需要喝药。”奇梦人苦着脸,抗拒地推走面前的碗,“这种小病自己恢复就可以了,我还没有这么脆弱。”

兔爵士冷笑着给了他后背一拳。

“会痛啦!”这一拳力度不大,但奇梦人还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还知道痛啊?臭小子,你要是之前说这话,我指不定就信了,但是现在嘛……”兔爵士指了指药碗,又指了指奇梦人,“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自己还不清楚吗,净想着偷奸耍滑,怎么越长大越像小孩子?”

奇梦人知道这药是不得不喝了,于是缓缓抬手,缓缓接过,缓缓放到嘴边,一边还偷瞄兔爵士的反应,拖延的意味不能更明显。但兔爵士只是看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甚至催促了他两句:“快喝啊,凉了效果就不好了。”

奇梦人撇撇嘴,眼一闭,一口气把苦药汤灌下去,然后重重地倒在床上,示意兔爵士把药碗拿走。

“给你吃药像要了你的命一样,以前明明很听话,多苦的药喝下去都不眨眼睛的。”兔爵士收拾了碗,絮絮地念着奇梦人。

这能一样吗?奇梦人刚想反驳,一股药味就从喉咙深处弥漫了整个口腔,恶心得他恨不能晕过去,于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恹恹地躺在床上,像去了半条命一样。

“对了,一会儿你兄长要来看你,你别睡啊。”兔爵士临走前专门嘱咐道。

奇梦人更想晕过去了。他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面对君奉天,虽然已经没那么厌恶这位异父异母的兄长,但对地冥来说,要让他们两个独处一室其乐融融,难度相当于让玉逍遥戒掉叉烧包。

他并没能苦恼多久,君奉天说一会就来便真的只有一会,奇梦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该向君奉天说什么,他就已经站在门外准备进来了。

来都来了,把人晾在门外也不好。奇梦人抬起头,示意君奉天进来。等到君奉天走到床前,奇梦人才注意到,君奉天手里提着一包点心。

“多谢。”奇梦人别别扭扭地接过点心,拆开一看,居然是云朵厚片。

“你该叫我兄长。”君奉天纠正。

奇梦人装作没听见,用自带的叉子插起一块点心,想了想,意思意思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吃?”

君奉天肯定不会喜欢这种甜食的。奇梦人想。但君奉天却点了点头:“你还病着,不能吃这种太甜腻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要买?!奇梦人气结,君奉天果然还是很招人讨厌!他握叉子的手紧了紧,思索了一下用叉子捅伤君奉天的可行性,然后微笑着,把点心送了回去。

君奉天很自然地接过云朵厚片,在他面前咬了一口。奇梦人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病号决定从现在开始保持沉默,当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君奉天也没有说话,二人僵持许久,君奉天终于忍不住,说:“十七……我一直以为,你并没有那么讨厌我。”

现在确实不讨厌你,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之前也不讨厌你?奇梦人心中疑惑,睁开眼睛,甫一开口,药味便直冲脑海,呛得他猛烈咳嗽起来。君奉天递过手帕,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过了好一会,奇梦人才缓过神来,脸色发白,君奉天又喂他喝水,奇梦人不太适应这样温和的君奉天,说:“我可以自己来的,君奉天。”

“又不是没有照顾过你,这么别扭做什么?”君奉天不为所动,“你之前还没醒的时候,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

奇梦人不说话了,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但被君奉天这样直白地讲出来,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一杯水喝完,奇梦人状态稍好了些,问出藏在心中很久的话:“君奉天,你为什么觉得我之前不讨厌你?”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君奉天觉得他的问题很无厘头。

“我自己说的?”奇梦人在脑中快速回忆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确定自己没有说过类似的话,除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对抗魔始的时候叫过你兄长,兔爵士告诉你的?”

“……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你既然之前叫了,为什么现在这么抗拒?”

暴露了!果然发烧的时候不适合思考问题。奇梦人假装自己突然失聪,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不愿说就算了。”君奉天不再纠结兄长这个称呼,“你之前对玉逍遥说,‘喜欢与厌恶是相对的,若非你喜欢我未果,也不至于厌恶我。’,是有这回事吧?”

是这样没错,那又如何?奇梦人点了点头。

“你后来又对我说,‘君奉天,你一派正气凛然,大公无私无我的模样,我彻底厌恶!’是也不是?”

确实有这回事。奇梦人检索脑中记忆,把这两句话串联起来,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扭头看向君奉天,眼中带着惊恐。

“根据你的逻辑,你讨厌我是因为喜欢我未果,所以你应该没有那么抗拒我才对。”君奉天仔细分析了其中的逻辑,越来越觉得正确,“我之前也觉得你对我有意见,后来我去问了玉逍遥和倚情天,这还是他们得出的结论。”

奇梦人的脸色相当精彩,他实在想不到,长久以前毫无关联的两句话,经过这三位奇人的解读,能变成这种完全扭曲又很有道理的样子。冥冥之神此生第一次感到无语,他想说我确实很讨厌你,他想说我当时并不是这个意思,但当他看到君奉天认真的眼神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对于现在都不重要。奇梦人想。他现在确实不讨厌君奉天,甚至很感谢他的好意。末日十七的一生仅只任务,是他们来到自己身边,给他敢望不敢想的一切。

他已经不再畏惧活着,那又何必不敢直视自己的情感呢?奇梦人用被子蒙住脸,沉默了很久,久到君奉天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憋晕过去,被子里才闷闷地传出两个字:

“……兄长。”

君奉天猛地抬头,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但奇梦人并没有给他继续追问下去的机会:“好了眩者累了,法儒大人赶紧走吧不要打扰病号!”

君奉天终究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只是轻轻关上房门。他的步伐依旧沉稳,面上毫无波澜,但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曾经讨厌与否都不重要了,梦里常开不败的花,此后将盛开于尘世,再也不会离开。

麻日撒七

【法地】如何与青春期弟弟搞好关系(二)

•其实铺垫这么多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不用等了。

君奉天想要和地冥——末日十七的新名字——搞好关系,但无论君奉天如何向地冥表示关心,地冥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并不嘲讽君奉天,但一举一动都写满了拒绝。这让他名义上的兄长无从下手,权衡之下,他只得向发小玉逍遥求教。

“玉逍遥,你平时是怎么和十七相处的?”

“啊,你说永昼吗?就很平常啊,给他带好吃的,陪他聊天,给他听MP3……就是我和你相处这样,没什么特别的。”玉逍遥啃着鸡腿,八卦地凑到他身前,“怎么,你和永昼吵架了?”

“是啊。”君奉天苦恼得很,“你说的这些我都试过,但十七就是油盐不进,用嘲讽的眼神看你,还阴阳怪气,根...

•其实铺垫这么多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不用等了。

君奉天想要和地冥——末日十七的新名字——搞好关系,但无论君奉天如何向地冥表示关心,地冥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并不嘲讽君奉天,但一举一动都写满了拒绝。这让他名义上的兄长无从下手,权衡之下,他只得向发小玉逍遥求教。

“玉逍遥,你平时是怎么和十七相处的?”

“啊,你说永昼吗?就很平常啊,给他带好吃的,陪他聊天,给他听MP3……就是我和你相处这样,没什么特别的。”玉逍遥啃着鸡腿,八卦地凑到他身前,“怎么,你和永昼吵架了?”

“是啊。”君奉天苦恼得很,“你说的这些我都试过,但十七就是油盐不进,用嘲讽的眼神看你,还阴阳怪气,根本无从下手啊。”

“那我可没办法了,永昼从来没那样对我。”玉逍遥笑嘻嘻地说。

君奉天拳头硬了。他当然不忍心那样对你,他和你曙晨永昼叫得甜,好像他哥哥是你仇人是我。

我早该知道玉逍遥的建议没有任何实用性,我们根本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君奉天白请玉逍遥一顿饭,还被玉逍遥炫了一脸,心情相当差,饭都少吃了三碗。

或许还可以问问倚情天……君奉天想起地冥有个好笔友,这件事还是默云徽告诉他的。虽然两人不熟,但靠着云海仙门乱成一团的亲友关系,君奉天还是成功和这位前大师兄搭上了线。

“怎样和奇梦搞好关系?不知道,我和奇梦关系一直很好,我们相处很愉快。他那么风趣包容的一个人,你和他关系不好一定是你有问题。”倚情天不愧是和白马纵横讲了三天三夜赣话的男人,一开口就让君奉天血压升高。

得,这位也不靠谱。君奉天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决定暂时停下这种没有意义的行为。

时至初秋,天气仍带着夏季的炎热,又添了分凉意。君奉天不喜欢秋天,尤其是初秋——他原本对所有季节没有爱恨,直到有了弟弟。秋天的温度像地冥的态度一样模糊,使人难辨界限。君奉天不喜欢暧昧不清的东西,它们容易被钻空子,不若法条那般清晰严谨。

——当然,最重要的是,地冥在秋天总是会挑战君奉天的穿衣极限,毕竟有一种冷,叫法儒觉得你冷。

红枫叶打着旋落在君奉天脚下,他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君奉天看了眼联系人——是地冥。原来我还没有被拉黑吗?是件好事。君奉天苦中作乐地想,摁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对面暴躁的声音:“君奉天,我的命运规划书呢?”

命运规划书?君奉天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那是什么,他还是没办法适应地冥这种给身边物品起个特殊名字的习惯。

“我给你寄到北海灵洲了,你不是要给昊天出版社投稿吗?”君奉天觉得自己帮了弟弟一把,应该能刷一些好感度。

“……君奉天,你是傻子吗?”电话那边,地冥沉默了好久,咬着牙说,“昊天出版社早就倒闭了,它的案子还是儒门经手的,你要把我的规划书运到牢里吗?”

不妙!君奉天心里警铃大作,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就听见地冥压着火向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话,随即又阴恻恻地对君奉天道:“君奉天,你好自为之吧。”

地冥把电话挂了。君奉天心中着急,照地冥这个性子,怕不是被他气得要离家出走,他刚才在电话里已经听到收拾东西的声音了。

那怎么行!且不说地冥去哪里住,单他这个穿衣质量就让人不放心。君奉天有心快些回去,可德风古道离云海仙门属实有段距离,此时又正值交通高峰,君奉天纵使焦灼,也没办法强行开出一条直道来。等他磨到云海仙门,已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君奉天远远看见门外堆着两个行李箱,看样式有些眼熟。他心中一松:看来地冥还没来得及走。那就好办了,只要他还没离开,我就能劝他留下。君奉天对自己的口才十分自信,他深吸一口气,把钥匙插进锁孔,准备面对暴怒的弟弟。

……但是门没能打开。“我拿错钥匙了?”君奉天对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一些怀疑,换了另一把,仍是徒劳无功。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转过头,看向门口的行李箱:熟悉的白色箱体,流畅的定制花纹——原来是自己的啊。

与此同时,君奉天的手机收到一条来自地冥的消息:“你以为眩者会离家出走吗?不,眩者会换锁。”

麻日撒七

【法地】如何与青春期弟弟搞好关系(一)

•可以当作亲情向来看

儒门大学教授君奉天最近不太好过,起因在于他异父异母的亲弟弟地冥。

地冥是他父亲君帝鸿用玉逍遥的血元造出来的孩子,没人知道这位知名教育家对生物技术有着狂热的执着——他坚信随着生物科技的发展,人类可以克服疾病,达到永生。而地冥,就是他最得意的作品,那时候他叫末日十七,每天的日常就是测试新药、忍受不良反应、得出数据,这样的日子直到君帝鸿猝死方才结束。

君奉天从来不知道父亲做过这种事情。当玉逍遥把末日十七从实验室抱出来的时候,他刚刚熬过一轮不良反应,疲累的身躯扛不住折腾,沉沉睡去。君奉天从玉逍遥怀里接过末日十七,只觉得这孩子轻得可怕。也许是太过痛苦,即使肉体进入沉眠,末日十...

•可以当作亲情向来看

儒门大学教授君奉天最近不太好过,起因在于他异父异母的亲弟弟地冥。

地冥是他父亲君帝鸿用玉逍遥的血元造出来的孩子,没人知道这位知名教育家对生物技术有着狂热的执着——他坚信随着生物科技的发展,人类可以克服疾病,达到永生。而地冥,就是他最得意的作品,那时候他叫末日十七,每天的日常就是测试新药、忍受不良反应、得出数据,这样的日子直到君帝鸿猝死方才结束。

君奉天从来不知道父亲做过这种事情。当玉逍遥把末日十七从实验室抱出来的时候,他刚刚熬过一轮不良反应,疲累的身躯扛不住折腾,沉沉睡去。君奉天从玉逍遥怀里接过末日十七,只觉得这孩子轻得可怕。也许是太过痛苦,即使肉体进入沉眠,末日十七依旧眉头紧皱,干裂的唇上满是咬痕,他的头搭在君奉天胸前,呼吸微弱而绵长,几不可察。君奉天默立良久,对玉逍遥说:“他以后,就是我的弟弟了。”

末日十七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他从小在实验室长大,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生活方式让他极度不安,对别人便带了相当大的攻击性。他经常问君奉天“帝父去哪里了?”“帝父好久没来看十七了。”但君奉天忙于处理玄尊的后事和他留下的一堆烂摊子,对末日十七的问题只能沉默。那段时间陪着他的只有玉逍遥,根据玉逍遥所说,末日十七正在一点点适应这个新环境,问起帝父的时候也少了,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但事并不如人愿。君奉天仍记得那个天边泛红的晚上,他难得回家一次,心里想着往后该如何这个名义上的兄弟相处。那时已是晚上十一点,他估计末日十七准备休息,进门的声音便刻意放小,钥匙转动锁孔,客厅漆黑一片,唯有卧室和卫生间亮着灯。

是怕黑吗?君奉天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想着末日十七或许开着灯睡着了,抹黑进了客厅。经过亮灯的房间时,他却听到细细的说话声,好像很多个人在商议什么事情,并且发生了相当激烈的争执。

末日十七如果邀请别人到家里来,一定会向君奉天说一声,那么现在他房间里的是谁?一瞬间,翻阅过的入室抢劫卷宗在脑内闪现,君奉天手持至衡律典,“哐当”一声踹开房门,要打里面的匪徒一个措手不及。

——房间里除了被吓了一跳的末日十七,一个人都没有。

气氛一时间变得异常尴尬,君奉天看着末日十七的眼神从惊吓到疑惑,再到愤怒,觉得自己的兄长生涯或许到此为止了。 

末日十七压着火,冷冰冰地问道:“法儒大人深夜踹开眩者房门,是有什么事吗?”

君奉天张了张口,决定实话实说:“我听见你房间里有人说话,以为有人入室抢劫……”

末日十七像看智障一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君奉天同手同脚地走出去,刚退到门口,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握住末日十七想要关门的手:“等等,你房内是谁在说话?”

末日十七脸色发冷,试图用力把手腕挣脱出来:“与你无关。”

末日十七常年在实验室里待着,力气比不上君奉天,挣扎半天毫无效果,反而让君奉天握得更紧了。君奉天一面制住末日十七,视线越过他的头顶,看向不远处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有六面镜子,整整齐齐地摆成一圈,像是圆桌会议一样。

一个荒谬的念头从他心中冒出来。他极力想否认,但他最终还是声音干涩地问了出来:“你是……在和自己说话吗,十七?”

末日十七闻言,挣扎得更加剧烈,飞起一脚试图把君奉天踹出去。可君奉天早有预料,不仅灵敏地侧身躲过,甚至还能屈膝一顶,把末日十七反制在床上。

末日十七喘着粗气,恨恨地瞪着君奉天:“放开我,我说了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回答我的问题,十七。”

君奉天态度强硬,而末日十七的脾气更倔,一句话也不说。僵持了一阵,君奉天败下阵来,松开了紧握着的手。末日十七吸着凉气从床上起来,手腕处是一片红痕。君奉天生出些迟来的愧疚,刚想伸手验伤,末日十七就警惕地退后两步,看样子是要和他划清界限。

君奉天尴尬地收回手,退到门口,说:“明天我没什么事,你和我去祖奶奶那里一趟吧,她很关心你。”

“不用对眩者这么虚与委蛇,你心中早有猜测,这番话不过是想诱骗眩者过去,然后肯定你的想法罢了。”末日十七面带嘲讽,经过刚才一场争斗,他橘红色的发丝凌乱地散下来,一如君奉天此时的心情,“收起你的那些心思,眩者讨厌这种虚伪的合家欢剧本。”

末日十七回头,“砰”地一声摔上门。

后来怎么样了呢?君奉天看着劫红颜的诊断书:解离性人格障碍、重度抑郁、妄听、妄想、伴有严重的自残倾向——每一条都是对他自大决定的讽笑。他默默收起诊断书,想起年幼的末日十七微弱的呼吸。

他本来是想救他的,但却好像让他坠入了更加痛苦的深渊。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今天开始更新小情侣jp版

  今天开始更新小情侣jp版

  今天开始更新小情侣jp版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今天是拇指少年版冥冥亲亲

  今天是拇指少年版冥冥亲亲

  今天是拇指少年版冥冥亲亲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之前约的新年贺图

  之前约的新年贺图

  之前约的新年贺图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君奉天,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君奉天,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胖吗? 是小川画的段子

  君奉天,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胖吗? 是小川画的段子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一下子变出来了好多🌸🌸

  一下子变出来了好多🌸🌸

  一下子变出来了好多🌸🌸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我的弟弟变小了怎么办?

  我的弟弟变小了怎么办?

  我的弟弟变小了怎么办?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马上要开学了,懂得都懂了

  马上要开学了,懂得都懂了

  马上要开学了,懂得都懂了

阿音今天也想早睡呢

  是我很喜欢的一套娃片,就p了两张“特效”

  是我很喜欢的一套娃片,就p了两张“特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