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法布

22.1万浏览    923参与
かぐや

  搬运🧣@顾九卿4869 姐妹做的图


  搬运🧣@顾九卿4869 姐妹做的图

织夏

法音公主来了呀…

ep9

合上书的那刻心里想的都是她

法音公主来了呀…

ep9

合上书的那刻心里想的都是她

织夏

玩偶城·法布

  靠近你时不自觉泛红的双颊💎❤️

玩偶城·法布

  靠近你时不自觉泛红的双颊💎❤️

wainsary

【法布】岁岁年年(6)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靠在少年的肩上,身上仍旧是那件不适宜跳舞的繁复长裙。

    或许是噩梦吧,她仍旧在宴会厅的休息室,旁边坐着的也还是布莱德。

    她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很多恐怖片里的经典桥段。

    法音迟疑着,她有些颤抖地俯身撩起一小片裙摆——没有肿起的脚踝,更没有冰袋。

   “可是……我明明……”她怀着巨大的惊疑,最终还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布莱德。......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靠在少年的肩上,身上仍旧是那件不适宜跳舞的繁复长裙。

    或许是噩梦吧,她仍旧在宴会厅的休息室,旁边坐着的也还是布莱德。

    她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很多恐怖片里的经典桥段。

    法音迟疑着,她有些颤抖地俯身撩起一小片裙摆——没有肿起的脚踝,更没有冰袋。

   “可是……我明明……”她怀着巨大的惊疑,最终还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布莱德。

    后者却像没收到暗示一样,只是疑惑地看着她。

    果然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在发生,法音很快又冷静下来,她确信自己又回到了公主聚会上,她看着玻璃上闪光的地方,没来由地想起了那枚掉进池中的硬币。

    也是闪着这样的光。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一系列的事情和那个许愿池脱不了关系。

    尽管她没有许愿,她也这样觉得。

    也许是有人许下了和她相关的愿望。

    玻璃上映出她披着披风的身影,她想要脱下时却打了个喷嚏。

    “还是穿着吧”体贴的王子笑眯眯地看着她。

    法音想起布莱德似乎曾执着于邀她跳舞,但始终没有实现。

    她飞速地思考着,如果这是布莱德许下的愿望,或许跳完一支舞,一切就会恢复原样。

    布莱德只看见原本有些苍白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般突然雀跃了起来,接着自己就被牵住了手。

    法音从没注意到布莱德的手原来能完美包裹住她的。

    和他牵手有一种温柔又温暖的感觉,法音有些喜欢这种感觉。

    难怪有那么高的人气,她想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

    布莱德面上不显,实则耳尖微红,心如擂鼓。

    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人气”中是否也包含她,但他觉得这样问出口显得唐突又自负。

    于是他只当是自己荒唐,继续笨拙地掩盖着实际上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喜欢。

    他们融入了正准备跳下一支舞的人群中,留声机上已经摆上了下一张唱片。

    奇怪的事情,就要结束了。

    法音不由得有些兴奋,但她又有些愧疚。

    就像是在利用一样,她的内心这么说着。

    然而她很快就否认了这种想法,就算不是这种情况,她也会同意他的邀请。

    但是你不是拒绝了吗?

    甚至还建议他和别人跳舞。

    她无从反驳,越想越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默默低下了头。

   像有什么情感要呼之欲出。

    “法音公主,我可以和你跳一支舞吗?”

    面前的王子低头看她,眼睛亮亮的,眸子如同上好的红宝石。

     “当然可以,我很乐意!”她回过神来。

     跳舞本身就让两人离得很近,加上肩上和腰上的手,法音无暇思考内心的问题。

     他们的配合意外地很默契。

     毕竟之前跳过一次了嘛,法音有些小小的得意。

     灯光的映衬显得少年轮廓分明,目光也格外柔情。

     红晕爬上她的脸,她意识到,实际上自己根本就不是为了终止那些奇怪的事件才接受邀请。

     也不是出于礼貌而答应的。

     或许,她怀着和他相似的心情吧。

     当喜欢两个字从心里冒出来的时候,法音只觉得又一股热气往脸上涌。

     虽说裙子不太适合跳舞,但转圈时飞扬的裙摆着实很耀眼。

     布莱德的手只是轻轻地扶在她的腰上,只有最后结束的动作时,她向后仰去,少年倾身,扶着她后背的手才用了些力气。

     小心翼翼地像是对待一只脆弱的蝴蝶。

     被拉起来的时候,兴许是裙摆太重,又或者有了某一方的小心思,她撞进他怀里。

     法音差不多到他的胸口,如果布莱德不那么僵硬的话,这勉强可以算作一个完美的拥抱。

     预料的结果并没有到来,没有耀眼的光芒也没有突然切换的场景——甚至可以说什么都没发生。

     法音望向布莱德,他的脸上是不那么明显的红晕,他的眼里全是她。

     仿佛一片将要把她淹没的红色海洋。


かぐや
二期布莱德和莲音去买东西,法音...

二期布莱德和莲音去买东西,法音随行桃李和卡洛琳这一集,布莱德和莲音看到桃李和卡洛琳正在吵架法音在旁边劝架,这个时候一般来说关注点都会在吵架的人身上,事实也是如此。莲音关注重点在桃李和卡洛琳身上急切地喊着他们,而布莱德此时关注重心却是在旁边劝架的法音…嗯,品,仔细品

二期布莱德和莲音去买东西,法音随行桃李和卡洛琳这一集,布莱德和莲音看到桃李和卡洛琳正在吵架法音在旁边劝架,这个时候一般来说关注点都会在吵架的人身上,事实也是如此。莲音关注重点在桃李和卡洛琳身上急切地喊着他们,而布莱德此时关注重心却是在旁边劝架的法音…嗯,品,仔细品

你最可爱。

【现代文】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

【第十六章--失落的心】


布莱德把莲音送回到家。


“谢谢你布莱德学长,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莲音看着布莱德,开心的说。


布莱德礼貌的回复,“快进屋吧,等你进去了我再走。”


莲音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布莱德学长这是在关心我吗?


莲音进屋后,布莱德环顾了一下四周。抬头一看,发现了法音在二楼的房间里吃着蛋糕。


布莱德拿出手机给法音发了短信。短信内容:你安全到家了就好。期待下次的约会。


法音打开布莱德发来的短信,立马向窗外看去。果然,布莱德在看着自己。


莲音回到了房间,“法音,我回来了。”


法音连忙收起了手机,“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去其他地方约会吗?......

【第十六章--失落的心】


布莱德把莲音送回到家。


“谢谢你布莱德学长,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莲音看着布莱德,开心的说。


布莱德礼貌的回复,“快进屋吧,等你进去了我再走。”


莲音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布莱德学长这是在关心我吗?


莲音进屋后,布莱德环顾了一下四周。抬头一看,发现了法音在二楼的房间里吃着蛋糕。


布莱德拿出手机给法音发了短信。短信内容:你安全到家了就好。期待下次的约会。


法音打开布莱德发来的短信,立马向窗外看去。果然,布莱德在看着自己。


莲音回到了房间,“法音,我回来了。”


法音连忙收起了手机,“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去其他地方约会吗?”


莲音将布莱德买的鲜花放在了自己的床头桌上。


“布莱德学长说有事情要去处理,然后就先送我回来了。”


法音往窗外看去,布莱德已经离开了。然后趴在床上问莲音,“莲音,今天开心吗?”


莲音激动的说,“开心啊。布莱德学长真的好温柔好帅气呀。要是布莱德学长能成为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法音小声的说,“男朋友吗?”


另一边,布莱德回到了家。


阿鲁帝莎看到布莱德回来了,就立马问道,“哥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好像,被她讨厌了。”


“什么?”阿鲁帝莎不敢相信,哥哥阳光大方温柔帅气,还是全校女性憧憬的对象,竟然会有人讨厌哥哥。


“给她买的鲜花,她没要,给了别人。一起去看电影,电影还没开始,她就走了。”


布莱德蹲在了地上,埋着头,失落的说,“阿鲁帝莎,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呀。”


阿鲁帝莎连忙安抚道,“不是的哥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看来,我要找她好好聊一下了。阿鲁帝莎心想。

かぐや

  看到了all莲辣菜二期法希呢…能说吗 二期莲布不管是互动还是什么都只是单纯的肢体糖诶没有心意糖 布莱德那种性格完全可以看成是对女性的绅士吧 和一期没有差太多 约会是莲音yy的(实质上只是陪着去买东西)情书事件(布莱德只是单纯回答了莲音的问题吧…)心之砂(莲音单恋)大结局(比希尔杜慢了好多走过去的)

  法希是有实打实心意糖的,希尔杜会在夜晚嘴里喃喃回味法音早上的话(ep13是能温暖心的香草吗…)会对着来帮助他的法音脸红,用她取的名字为自己最心爱的花命名(看到有all莲姐说这个行为换成法莲姐妹做也合理 笑爆了 法莲姐妹是什么关系啊......

  看到了all莲辣菜二期法希呢…能说吗 二期莲布不管是互动还是什么都只是单纯的肢体糖诶没有心意糖 布莱德那种性格完全可以看成是对女性的绅士吧 和一期没有差太多 约会是莲音yy的(实质上只是陪着去买东西)情书事件(布莱德只是单纯回答了莲音的问题吧…)心之砂(莲音单恋)大结局(比希尔杜慢了好多走过去的)

  法希是有实打实心意糖的,希尔杜会在夜晚嘴里喃喃回味法音早上的话(ep13是能温暖心的香草吗…)会对着来帮助他的法音脸红,用她取的名字为自己最心爱的花命名(看到有all莲姐说这个行为换成法莲姐妹做也合理 笑爆了 法莲姐妹是什么关系啊 原来all莲眼里法希之间的感情已经可以比得上从小一起长大的手足之情了吗)有人说诺吉和法音求婚的时候希尔杜没什么反应,可是注意法音被若吉拉走的时候,包括亲姐妹莲音在内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有希尔杜生气了😤

  二期结局也是…布莱德为什么比希尔杜慢了一步,为什么希尔杜反应那么大布莱德却一闪而过呢,一个是不急不慢走过去的 一个是着急跑过去的 差别可大了。

  二期的布莱德还会在危急关头先叫法音这一点…确实值得深思呢

  一期42集 为什么莲布需要莲音说重话换来转折而法希只是简简单单的温馨互动,就是因为法希不用转折啊!莲音说的那些话 貌似不止莲音说过吧…这也能算是救赎吗?布莱德在法音说出和莲音差不多的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42的莲音…难道不是因为这话只有法音说出来才有分量,他才会去在意吗…

かぐや

  是啊,宝石国的国徽都是蓝色的宝石,偏偏他选择佩戴红宝石在胸口

  有心上朱砂痣内味了

  而且所有有带领巾的王子的校服领巾上的宝石都是绿色,只有布莱德是赤色🤔感觉是布莱德自己加的私货😏😏

  是啊,宝石国的国徽都是蓝色的宝石,偏偏他选择佩戴红宝石在胸口

  有心上朱砂痣内味了

  而且所有有带领巾的王子的校服领巾上的宝石都是绿色,只有布莱德是赤色🤔感觉是布莱德自己加的私货😏😏

かぐや
这一刻的布莱德该有多开心啊

这一刻的布莱德该有多开心啊

这一刻的布莱德该有多开心啊

叽叽咕
    梦里花败 ,梦醒花开...

    梦里花败 ,梦醒花开


希尔杜x莲音


莲音病了,断断续续的低烧,一连几天未醒。这期间许多人都来看过她,看见她了无生气的样子,不禁让人怀念起那个最不像公主的公主。法音一脸担忧的拉着她的手:莲音,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郁金香的花季快到了,等你醒来,就能看见花园里全是你喜欢的粉色郁金香了......

“两位公主,起床啦~今天是我们太阳国举办舞会,你们可不能迟到喔,不然会被别国的公主王子嘲笑的......”加梅罗特一边叫醒两位还在酣睡的公主,一边安排侍女们准备好公主的礼服,等公主醒了,帮她们梳洗打扮。
莲音率先起来,嘴里念道:“既然有舞会的话,我先去洗澡!”紧接着法音也...

    梦里花败 ,梦醒花开

 

希尔杜x莲音


莲音病了,断断续续的低烧,一连几天未醒。这期间许多人都来看过她,看见她了无生气的样子,不禁让人怀念起那个最不像公主的公主。法音一脸担忧的拉着她的手:莲音,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郁金香的花季快到了,等你醒来,就能看见花园里全是你喜欢的粉色郁金香了......

“两位公主,起床啦~今天是我们太阳国举办舞会,你们可不能迟到喔,不然会被别国的公主王子嘲笑的......”加梅罗特一边叫醒两位还在酣睡的公主,一边安排侍女们准备好公主的礼服,等公主醒了,帮她们梳洗打扮。
莲音率先起来,嘴里念道:“既然有舞会的话,我先去洗澡!”紧接着法音也喊道:“那我要先吃早饭,今天绝不会迟到!”加梅罗特咬着手帕,见她们如此懂事,感慨道:二位真是成长了。然而,事实上,二位公主不改往昔,还是迟到了。
“法音,都怪你,吃早餐吃太慢了!”
“莲音,怪你,洗澡洗太久啦!”
“不要吵了普莫,你们两个都一样!”
随着大门缓缓打开,两位公主一如既往的摔进宴会厅,“抱歉,我们迟到了。”
加梅罗特看着这幕,不禁掩面,我这些年的付出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们没事吧?”莲音正垂着头,忽然一双白色皮鞋出现在自己眼前,抬头看去,是布莱德王子,“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莲音公主。”莲音怔怔的把手递给了布莱德,难道布莱德王子被我的深情给打动了,喜欢我了?晃神间,一道紫色身影与她擦肩而过,她瞥见希尔杜和法音正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法音满脸开怀的笑着,而希尔杜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着,也是,面对法音这样的小天使,谁会不快乐呢。那自己呢,终于和布莱德王子一起跳舞了,怎么觉得并不是那么快乐呢。她回过神来,看向面前的布莱德,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旁边那对璧人,满目遗憾。
“布莱德王子,还是很喜欢法音呢?”莲音不由得问道。
布莱德收回目光,温柔的回道:“可,爱是成全。”

莲音坐在沙发上,托着腮,看着舞池里王子公主们轻快又优雅的动作,陷入思考,布莱德王子所说的爱是什么呢?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追寻那个紫色身影,终于在甜品区找到了他,他正一脸宠溺的看着法音大口大口的啃着蛋糕,莲音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希尔杜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正盯着他,他转过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再正常不过了。真是奇怪,莲音怎么不见了。

而此时,莲音正蹲坐在花圃边上,委屈的掉眼泪,明明还是花季啊,郁金香为什么会凋谢啊。“别哭了,妆会画的。”突然,希尔杜的声音出现在她身后。
莲音一听是他,哭得更凶了,可恶的家伙,对着法音就笑眯眯的,对着我就冷冰冰的。
希尔杜听她的哭声不减反增,无奈的蹲下,见他一脸委屈,梨花带雨,神差鬼使般的伸出手轻柔的拭去她脸上泪花,宽慰道:“好好修剪花枝,明年花还会开。”真是奇怪,说好的陪法音吃蛋糕,怎么到这地方看她伤春悲秋了。
莲音安静了下来,她默默地感受着希尔杜温热的指腹在自己脸上摩挲,今晚的反常都与面前的人有关,一种情感在心底悄悄地生根,也许它一直存在,只是自己从不去体会,而如今这种情感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它。以前遇险,希望有个帅气的骑士来拯救自己,如果是一位像布莱德那样温柔优雅高贵的王子那就更好了。确实,无论自己处于何种险境,那个骑士总是能找到她。可骑士却在不经意间朝她心底播下了一颗种子,每每出现无一不是在给那种子施肥浇水,直至生根发芽盘踞心头,时至今日,她才明白,那是情字生成,一笔一动。说真的,那个骑士除了温柔,他样样占全。不,他也温柔过,在今晚的舞会上,在搂着法音时。
“希尔杜,你喜欢法音吗?”
希尔杜闻言,不动声色的收回停留在她脸上的手,“嗯。”
莲音展颜,笑说:“法音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呢。”可,爱是成全。
希尔杜瞥见她眸中微微泪光,许是她刚刚哭的太过了。

等到莲音再次睁眼的时候,还是黑夜,床边亮着一盏微黄的灯光,她抹了抹眼角,有一点点湿润,是梦呀。

莲音和法音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她们的阳台下面是一大片郁金香园,此时她们正扒着栏杆朝下望去。“莲音,你看,郁金香已经生出花苞了,再过几天,就会开花啦。”法音笑着说道。
莲音想起梦里一地落败的郁金香,面生愁容,“真希望它们能够顺利开花。”
“法音公主,该起床吃早餐了。”法音一听是吃早餐的时间到了,便立马冲回房内,迅速的换衣服,待打开门时,见加梅罗特站在门口,一脸正色,“吃完早餐还要去处理政务呢。”
虽说她们是最不像公主的公主,但她们也到了该学习处理太阳国政务的年纪了。在莲音生病前,一直都是两人一起学习一起处理,后来莲音病了,处理政务的任务自然都落到了法音头上。
莲音刚醒那会,法音抱着她声泪俱下,“莲音,你终于醒了。呜呜呜,我真的很担心你。接下来你只管养好身体就行,政治功课什么的,我一个人做也是可以的。”莲音听到自己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用处理政务,顿时觉得身心舒畅了不少。而法音还没意识到刚刚那番话是给自己包揽了多大的功课量,直到她看到书房里堆积如山的公文才反应过来,她认命似的垂下脑袋,心中呐喊:这要做到什么时候啊。

花园里的花骨朵正享受着融融暖阳,叶瓣上晶莹的水珠熠熠生光。莲音拎着水壶正给花儿浇水,耳边传来侍女们的碎语“布莱德王子又来了”。布莱德最近的确是来得太频繁了些,每次来都是陪着法音在书房里处理政务,两国政治本不好交涉更不应假手他人,但太阳国的两位公主自幼便和布莱德玩在一起,倒也能放宽心,再说这国王和王后都有找他为婿之意,那些臣下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月亮国的四月不同于太阳国,它总是绵绵阴雨,又带着一点冬季遗留下的寒意。希尔杜立在窗前,听雨打芭蕉,风动丝柳声。他手里捏着一封来自火焰国的书信,邀请他参加三日后的烟火晚会。但让他心生燥意的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听说太阳国的两位公主也会去参加烟火晚会,莲音她刚康复不久,便要跋涉前往火焰国,这属实让他放心不下。她生病期间,他也曾去看望过她,见她娇容苍白,唇无血色,他指尖微颤,眉头轻蹙,心疼得快要窒息,可碍于其他人在场,他也只能表现出对莲音公主只是恰到好处的关怀,不失分寸,不差毫厘。

火焰国十分看重烟火晚会,富丽堂皇的宴会场,精致巧妙的宫灯,灯上垂坠着墨蓝色的流苏,无一不彰显着这次晚会的盛大。
她们刚下热气球,一个便急不可耐的冲向下午茶,另一个则先去客房换礼服,可她还没换上礼服,就传来法音公主失踪的消息。
莲音跟着里奥奈来到室外宴会场,除了甜品区那块被咬过的蛋糕暗示着法音公主曾在此停留外,就再查无可循。“布莱德王子已经去找她了,我们也分散开来去找她吧,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找到她的。”里奥奈宽慰道。

午后的树林多了几分幽静,头顶的蔚蓝被繁枝茂叶遮住,洒下星星点点的迷离光斑。莲音找累了,倚着一棵大树休息,美食当前,法音她还能去哪里呢。忽然,她的身侧被一片阴影覆盖,宽大的帽檐,蓝色的风衣,可不就是“艾......希尔杜,你也在找法音啊。”希尔杜不做理会,只握着她的手,火焰国常年温暖,她的手却凉丝丝的,真是不让人省心。
“走吧,布莱德会找到她的。”希尔杜拽着莲音就往回走。

晚霞早已褪去,漆黑笼罩着森林,云层时聚时散,月华时隐时现,法音抱着帽子孤零零的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喊她,那声音,是布莱德。她大声回应道:“我在这里。”
她对布莱德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个高贵优雅的样子,她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他,双眸猩红,额角透着薄汗,握着她的手微微颤抖,呢喃着:“你没事就好。”他曾因自己的私欲失去她一次,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能够陪在她身边静静看着她,他怎么舍得她在自己眼前再次消失呢?
法音披着他的披风,红的耀眼,但不显违和。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突然,法音定住了脚步,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布莱德,是因为帽子被风吹走了,我追出来找帽子才迷路的。”她小心的抬头见他没生气,只是温柔的摇了摇头,便继续说下去;“我不能总在原地等你来找我,我也要试着去找你,万一,我们能碰上......”话未说完,她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她闻着布莱德身上特有的熏香味,莫名安心,那瞬间,她仿佛懂得了他今夜的不同寻常,她悄悄的红了脸,伸出手环住他的腰,享受此刻的安宁。
他向来爱的谨慎,他怕自己在她面前失了风度,毕竟在她眼里,自己可能还不如一盘食物来得重要。后来,他听人说,要想让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就一直陪在她的左右,让自己成为她的习惯。所以他开始频繁的去太阳国陪伴她,即便后期堆积的政务足以压倒三个他,他也不觉累过。好在这人说的不错,他迎来了她后知后觉的回应,不枉他这么多年爱的小心翼翼。
“唔,布莱德的话,在我心里只能排在第四位了。第一位是莲音,第二位是我的父亲母亲,第三是普莫。”
“真可惜呢,连前三都没进。”布莱德笑着打趣,他无所谓这些排名,他只在乎自己能住进她心里。但她的下一句话让他生了想把她拆骨入腹的心思,若不是刚得到回应,若不是目前身份尚不合适......
“可我自己也才排在第五位呀。”
莲音一见到法音,便急急的冲上去抱住她。此时会场的灯全都亮了起来,五彩斑斓的光晕在夜色中流转,清风带动垂落的帷幔飘飘袅袅,为这次热情的烟火晚会平添几分浪漫。

 

角落的沙发里窝着一个蓝发公主,她一手执酒,一手托腮,漫不经心地瞧着宴上轻歌曼舞,袅袅婷婷,这场景和梦中如出一辙,尤其是那道粉紫交错的身影,她突然有些酸涩,法音已经和布莱德在一起了,那家伙还跟着人家。她愤恨的想着,咽下一大口红酒,再抬眼时,法音正在甜品区大快朵颐,身侧的布莱德深情宠溺。

她本不胜酒力,又独酌了几杯,已然有了些许醉意,起身的瞬间差点跌回沙发上,还好有人及时托住她的腰,待看清那人后,她似有些恼,伸手就要推开他。

“裙子脏了,带你去换一身。”希尔杜握着她那双不安分的小手,怒了努嘴,示意她看看裙摆上的嫣红酒渍。

她微微皱了下眉,可...“我没带备用的礼服。”也许她真是醉了,不自觉的在他面前撒娇。

希尔杜真的爱死了她这副委屈巴巴对着他撒娇的模样,他面盛笑意,拉着她就往回走,“没事,我带了。”

“在外参加晚会还带女孩子的礼服,登徒子。”

希尔杜听着她在背后小声的嘀咕,面上笑意更甚,不如就坐实了登徒子的名号吧。

莲音跟着希尔杜七拐八拐,不知不觉就跟进了一间客房,他拿出一件蓝白渐变的礼服,说不出的漂亮,很衬她的温婉气质。她低声叨着,抱着礼服进了更衣间,“果然是登徒子,随身带这么好看的礼服。”待她出来时,希尔杜眼中盛满惊艳,一字肩的设计让本就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贴身的剪裁勾勒出她匀称姣好的身材。

她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再回过神来已被男人圈在怀里,男人埋首在她的颈窝,呢喃道:“我很想你。”

“可你今晚只和法音跳舞,你喜欢她。”莲音内心无声的咆哮,什么酒啊,让她这么不清醒,她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她只想让希尔杜放开自己。

希尔杜见她这副一脸含屈,低声控诉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他低头在她嘴角轻啄了一下,难得耐心的解释着:“那是祝福的舞,祝福她和布莱德。这是最后一支和别人跳的舞,因为今后我的舞,只和你跳。”同时又在心里吐槽了一把布莱德,自己在他背后为他出谋划策,结果现在才拿下法音,这家伙真能拖。

莲音不敢抬头看他,声音断断续续的,“我可...可不要...只和你一个人跳舞。”

希尔杜的眼神突然锐利了几分,“那不行喔,你是月亮国未来的王妃。”

“现在是法音代政,她不会答应的。”莲音瞪大了双眼。

 

法音突然打了个喷嚏,布莱德解下披风,细心的为她披上。

“怎么不见莲音?”

“不用担心,希尔杜会陪着她的。”

“对了,布莱德,我收到了月亮国的聘书,我答应了。”

什么?!布莱德脸色突变,搂着她腰身的手不觉紧了起来。

“是莲音啦。”法音粲然一笑,“他们喜欢着对方,真的很般配呢。”

布莱德松了一口气,温柔的应她,“就像我们一样。”

 

“那你答应吗?”一贯清冷的他,此刻竟有些期待。

莲音似是酒醒,沉默的就要离开,但希尔杜的动作更快,她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被他抱起,压在沙发上,他一手圈着她的腰,另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不说话,我当你默认。”

希尔杜吻的热烈,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上的旅者终于找到了甘霖,饥渴的吮吸着,莲音下意识的伸手撑在他的胸前,他不动声色的覆住她的手,扣住她后脑的那只手逐渐下移,温热的掌心在她细滑的后背游走,引得她一阵颤栗,她扭着身子,娇柔出声“别。”一脸媚态,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另一种诱惑,“你知不知道,我忍了多久。”再次欺身,他已不满足于唇齿间的啃咬,只想用力的把她吸入骨血,细细密密的吻从颈间滑倒胸口,她皙白的肌肤起了一层绯红,落吻之处燃尽欲火,她微睁双眸,好像清醒了点,抬手推开压在身上的人,那人有些不甘的在她脸旁蹭了蹭:“莲音,我真的好爱你。”

莲音锤了锤他的肩,“抱也抱了,亲也亲了,现在才说。”

希尔杜替她拨开垂落在颊边的发丝,捧着她脸,“但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说,你答应吗?”

莲音的眸中像是有光,亮晶晶的,一张一合的唇瓣微微泛着肿,“莲音也很爱希尔杜呐,一直都是你,只有你。”眼前被阴影所蔽,她知道是年少时就放在心上的少年在向她缓缓靠近,二人的呼吸相触交叠,唇舌相缠,情欲交融,她突然就明白了自己向往的从不是温柔的王子,而是她只向往这样温柔的希尔杜王子,只对她一个人温柔。

他第一次抱着她脱离险境,迎面的风扬起她的发梢拂过他的鼻尖,有些好闻,心便是在那时动的,骄傲如他,却要心口不一的暗嘲一句:“挺重的。”可内心想的是:她怎么那么瘦,自己单手就能抱得动。如果说他的爱意随风而起,那心动就像一石可激千层浪,如惊涛拍岸。有她在的地方,他的目光总是不受控制的如影随形,他想,他大抵是疯魔了吧,自己一贯冷静,自遇见她,情绪便随她的一举一动而起伏,不由在心里骂她是个祸害,可他不在镜子前,自然也不知道每当念起她时的那种温柔神情是从不曾有过的。然而被人世长情所困的又岂止他一个。她想所谓情动就像烟花,怦然一刹,转瞬起,转瞬散,但她又想,烟花的浪漫无所替代,能化如潮爱意,汹涌澎湃,至死方休。

“嘭”的一声巨响,引得希尔杜怀里的小公主瑟缩了一下。烟花腾空而起,一朵接着一朵,将如墨的夜空点燃,火树银花,千姿百态,宴会场上的人无一不在惊叹着它的美丽,不愧是火焰国的烟花,绚彩夺目,花叶如雨,洋洋洒洒的落下,仿佛触手可及。

 

好可惜啊,没能看到烟花。

 

不可惜,我比烟花好看。

  

——END

  

  前半段是莲音的梦,所以大部分运用莲音的视角。后半段是现实,莲音不是呓者,不会把梦和现实混淆,所以在希尔杜大方示爱后,她也能够承认自己的心意,而希尔杜是那种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人,他是明白莲音的感情的,所以他才会在莲音面前放纵。这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一直认为写文只是为了取悦自己,只要自己喜欢的cp能够跃然纸上,不辜负他们的旷世温柔就够了。

  如果有bug,欢迎指证。

十五
  当然是用草莓Cake啦!...

  当然是用草莓Cake啦!

  法布超K粉贺。

  私人稿件勿使用。

  当然是用草莓Cake啦!

  法布超K粉贺。

  私人稿件勿使用。

かぐや

  布莱德的场合👇

会问莲音 “法音去哪了?”

  希尔杜的场合👇

法:“艾克里普斯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希:“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一直感觉差别很大但是很难组织语言解释…现在感觉通了点,在希尔杜的场合其实间接回答了法音的问题,“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看到你安全了问另一个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所以他说的是“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这个问法里就包括了法音在内。

  一个侧重点是“xx哪去了” 一个的侧重点是“xx没跟你一起”前者关注点在“xx”这个人身上,后者关注点在 “xx”【没和你在一起】上🤔就是其实两个人的...

  布莱德的场合👇

会问莲音 “法音去哪了?”

  希尔杜的场合👇

法:“艾克里普斯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希:“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一直感觉差别很大但是很难组织语言解释…现在感觉通了点,在希尔杜的场合其实间接回答了法音的问题,“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看到你安全了问另一个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所以他说的是“莲音没有【和你在一起】吗”,这个问法里就包括了法音在内。

  一个侧重点是“xx哪去了” 一个的侧重点是“xx没跟你一起”前者关注点在“xx”这个人身上,后者关注点在 “xx”【没和你在一起】上🤔就是其实两个人的重点都在法音身上(希看到法音身边少了个人遂问之)

  打个比方就像是班里有四个一起走的女生,有时候碰到她们只看见三个会下意识问另一个人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

  从另一个角度,希尔杜像是“一直粘在一起的twins不见了一个所以下意识询问”而布莱德是把双子分割,把法音当作一个单独的个体询问。

  还有就是希布的性格差异,布莱德是会把感情表现在面上非常坦诚的性格,所以会很直白的表现自己的偏心。而希尔杜是不坦诚自己的感情比较别扭的性格,所以不太会明显表达自己的关心。

p4贴个🧣姐妹的解读w


  

织夏

拼了点经典法布片段

自她以后,他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有过如此炽热的爱意了…

不顾一切去救她,设宴只为款待她,看到她出事也顾不上有没有和希尔杜分出胜负了,即使是在黑化以后,看她一眼仍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第一季的法布糖真的只要找布莱德出场的剧集就行了,满心满眼都是法音。


拼了点经典法布片段

自她以后,他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有过如此炽热的爱意了…

不顾一切去救她,设宴只为款待她,看到她出事也顾不上有没有和希尔杜分出胜负了,即使是在黑化以后,看她一眼仍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第一季的法布糖真的只要找布莱德出场的剧集就行了,满心满眼都是法音。

宵夜食猫

  答应画的一锅煮但是没有掐头+附赠头像

  在评论区抽个宝送p1图案的钥匙扣,开奖时间不定!  下次也会在评论区选热度最高的画

  (自用随意商用达咩)

  答应画的一锅煮但是没有掐头+附赠头像

  在评论区抽个宝送p1图案的钥匙扣,开奖时间不定!  下次也会在评论区选热度最高的画

  (自用随意商用达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