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扎

38.9万浏览    11351参与
闵汐夕夕夕

【摹改】侵删(?

上完色画就没了 内心充满懊悔_(´ཀ`」 ∠)__ 

渣手绘 看个乐呵

【摹改】侵删(?

上完色画就没了 内心充满懊悔_(´ཀ`」 ∠)__ 

渣手绘 看个乐呵

RK1000۞‎‎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催米开来...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催米开来出专(?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要催米开来出专(?

圭沂
新的小貓咪! 很皮很可愛!🤗...

新的小貓咪!

很皮很可愛!🤗

其實不止吸也有舔…嘿嘿嘿嘿嘿

新的小貓咪!

很皮很可愛!🤗

其實不止吸也有舔…嘿嘿嘿嘿嘿

半夜饥饿
神才生日快乐!!!!! 把我知...

神才生日快乐!!!!!

把我知道的所有Mozart画了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一共七个/中间那个是小莫本莫(可能看不出来(。

今天才想到是小莫的生日于是赶紧水了一张(?)背景是网上的素材猫猫是参考的网络素材(草我好水)为什么我一画生贺就开始水()

神才生日快乐!!!!!

神才生日快乐!!!!!

把我知道的所有Mozart画了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一共七个/中间那个是小莫本莫(可能看不出来(。

今天才想到是小莫的生日于是赶紧水了一张(?)背景是网上的素材猫猫是参考的网络素材(草我好水)为什么我一画生贺就开始水()

神才生日快乐!!!!!

叁篱

【莫萨】第十二个维也纳的早上(上)

#人物参考法扎(米扎flo萨),ooc有


#言语混乱预警


#开场僵硬预警(什么东西)


罗森博格最近有一点点紧张,嗯,只有一点点,也绝不是因为萨列里疯了。


在他的好友顶着黑眼圈第三次忽略了吹高了整整一个八度的小号时,罗森博格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快步上前阻止了精神恍惚的萨列里。“你…你这是怎么了,一连三天都都都不在状态!”


得,又疯一个。小号吹奏手看着没有扑粉也面色惨白的罗森博格想到。


萨列里对着面前跳脚结巴的罗森博格陷入沉默,一向沉默寡言的萨列里更沉默了,他实在是无法对这个一心关注他的事业的朋友说些什么,比如他现在的状况。


三天...

#人物参考法扎(米扎flo萨),ooc有


#言语混乱预警


#开场僵硬预警(什么东西)




罗森博格最近有一点点紧张,嗯,只有一点点,也绝不是因为萨列里疯了。




在他的好友顶着黑眼圈第三次忽略了吹高了整整一个八度的小号时,罗森博格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快步上前阻止了精神恍惚的萨列里。“你…你这是怎么了,一连三天都都都不在状态!”



得,又疯一个。小号吹奏手看着没有扑粉也面色惨白的罗森博格想到。



萨列里对着面前跳脚结巴的罗森博格陷入沉默,一向沉默寡言的萨列里更沉默了,他实在是无法对这个一心关注他的事业的朋友说些什么,比如他现在的状况。



三天前,萨列里计划着回到久违的故土意大利,或许是采风,或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反正潜意识在催促他离开。但在他收拾好东西,嘱咐罗森博格帮忙看好后院的的花草,即将在第二天启程时——他睁开眼,原本收拾好的东西不翼而飞,本应准时出现的车夫和罗森博格也都失踪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发少年,带着一份曲谱。少年在门外斜倚着门框,笑着说:“您好,我叫莫扎特,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是这里新来的乐师,您是萨列里先生吗?”



“是。”萨列里从未见过这样张扬恣意的少年,被他的突然来访打乱了思绪,于是干脆后退半步,将年轻人让进了屋子里。问到:“您找我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有事了。”莫扎特蹦跳着跨进门,将曲谱递给对方,“请您过目,我听说您是维也纳最棒的音乐家,我希望在见到陛下之前可以得到最好的建议。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您是全维也纳最棒的乐师长大人,对不对?就帮我一下嘛……”



…………



萨列里沉默,萨列里不想说话,萨列里想回意大利。



面对金发少年的喋喋不休,他只好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道:“莫扎特,请给我一点时间,三天之后来找我好吗?”“当然,我的好大师!”还未等萨列里对这个称呼提出抗议,莫扎特就笑着跑开,在门口向他挥手致意了。



看着阳光下少年乐师金色的发尾,明晃晃的,让萨列里出了神。莫扎特…莫扎特,他将这个名字在舌尖过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曾经道出过千万遍。这让萨列里觉得不太对劲,他希望自己冷静一下。



不过,冷静的过程似乎没有那么顺利。



萨列里皱着眉看着桌上罗森博格的请柬,他记得这张请柬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应了,落款的日期是十二天前。思量一阵,他决定去找罗森博格,看看是谁精神出了问题。



等萨列里神色匆匆找到罗森博格并询问了他一大堆诸如“今天是几月几日”“我昨天都干了什么”“我前几天都去了哪里”之类的问题,罗森博格终于认定他这个满头大汗,神色紧张的友人疯了。而在他第三次告诉萨列里他昨天去见了两次陛下,谱了一半曲并且完成一次演出时,罗森博格觉得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大鹏展翅。



终于,上帝保佑,萨列里转变了话题,他问到:“您知道莫扎特吗?”罗森博格十分嫌弃地努了努嘴道:“知道,是个从萨尔茨堡来的疯小子,最近的维也纳被他搅得风风雨雨,所有人都在谈论他。”说完又十分不赞同地补了一句:“听说是个天才。”



萨列里收获了过大的信息量,自觉有点头昏脑胀。他独自茫然了一阵,随后在罗森博格几百万分的关切的眼神下道了别,向家走去。



萨列里觉得世界不再那么正常了,在他的记忆里,十二天前——也就是如今他所在的这一天,并没有一个叫做莫扎特的人登门拜访。而现在,仿佛在这个时间点,除了他的整个维也纳都在谈论着这个年轻人。



萨列里停下脚步,努力顺理了一下思路,得出结论。从现在看来,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将因为这个叫莫扎特的年轻乐师而改变。



而莫扎特……萨列里仍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而他却又偏偏对他熟悉得可怕。



于是萨列里失眠了。直到第二天罗森博格尖叫着去拿他的粉底硬要往萨列里脸上拍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黑眼圈有多重。



不过他现在完全无暇顾及对面来自罗森博格的喋喋不休,昨夜他实在是难以入眠,生怕自己一觉醒来又出一个什么扎特,于是他通宵看了莫扎特的曲谱。



是的,通宵。他现在十分怀疑莫扎特的曲谱是一种精神鸦片。



久违的,他只在一整套曲谱中删去了寥寥几处,年轻的音乐家似乎除了习惯用过多的音符以外,就没有缺点了,他真的是个天才。



而如今,少年人明媚的笑脸不断搅扰着萨列里,熟悉而混乱的记忆再次闯入了他的梦境。



萨列里记忆里绝大多数时候,他的梦都是纯白的,偶尔会追着金色的光电不停地跑。然而这次却不尽相同,大概是由于他在白天看了太久莫扎特的曲谱,梦里多了一个模糊的背影,金色的短发,和若有若无的钢琴曲。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轻轻哼着破碎的小调,直觉促使他迈开脚步追赶,直到他似乎下一秒就可以拍上年轻人的肩———金色的光点在他眼前炸开,像是无数颗星星,从他的指尖滑落。



只有歌还在唱。



萨列里猛地张开眼,冷汗从额角划过脸颊,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在钢琴边睡了一夜。



忽地,他听见有人在喊着:“大师!大师!我是莫扎特!您的管家不让我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十分富有节奏的敲门声。



伴着欢快的木门震颤声,尊贵的宫廷乐师长觉得久违的起床气有了复苏的势头。



萨列里叹了口气,努力说服自己昨天的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让管家给门外吵嚷的小天才开了门,萨列里简单梳洗,向客厅走去。



见他走来,莫扎特隔了很远就向他招着手。萨列里简单点头表示回礼,开口说:“莫扎特,这是您的曲谱,我只修改了几处,您非常有才学。”



莫扎特却皱起眉:“大师,您这样太生疏了,以后叫我沃尔夫冈吧,反正以后肯定会经常见的。”



萨列里潜意识里恐惧着这个名字,他并不愿开口,但是当他对上莫扎特发光的双眼时,任命地道:“沃尔夫冈…”



“oui~”莫扎特笑着应道,而后接过自己的曲谱:“感谢啦大师,听总管说您今天早上还有事,就不打扰了,有机会的话明天见!”



而萨列里知道,他们一定会再见。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像某个珍视的东西被重新找到了,而他就像一个刚拿到糖的孩子一样不肯撒手。



于是就有了一开始屡次走神被抓包的场面。



面对罗森博格锲而不舍的询问,萨列里只是摇头,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于他,他现在过的每一分钟都是在重复十二天前的时间,除了凭空多出了一个莫扎特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他似乎不太想回意大利了。



现在,萨列里只能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乐谱上,而不是去想音乐家金黄色的发梢。然后他失败了,因为他听见了一声欢呼。



“康斯~你看大师就在这里,我猜对了,是我赢了!”上帝,是莫扎特。萨列里下意识顺着声音望去,果然,视线里捕捉到一只蹦蹦跳跳的莫扎特,以及正在向他行礼的女子。



“您好,我是康斯坦茨,很抱歉打扰您了。”礼节尚未结束,就被莫扎特推了过来,她无奈地笑了笑。



莫扎特索性直接扑了上来,笑着说:“大师,我刚刚和康斯坦茨打赌,我赌您一定在这里,我赢了,所以我理应得到一个奖励。”



萨列里:??你们打赌为什么要用我当奖励???



然而小天才却自顾自地抱住萨列里,甚至得寸进尺地窝在他的颈窝,用金色的发顶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在萨列里耳廓通红时迅速放开他,笑嘻嘻地闪到一旁。



“真是个混蛋啊……”康斯坦茨看着浑身僵硬的萨列里想到。



萨列里本人早已经僵在原地,让他僵硬的不只有莫扎特突如其来的拥抱,还有年轻人熟悉而温暖的触感。他刚刚差一点就顺势吻上了年轻乐师的发顶,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萨列里维持着刚才僵硬的姿势,问到:“沃尔夫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年轻的音乐家少见的有些踌躇,他犹豫了一会儿,递上请柬:“请问您明天有空吗?我想请您去看我的歌剧的首演。”



纯水黑不

“从今以后,永生不灭。”


第一张的参考是雕塑《死神之吻》

“从今以后,永生不灭。”



第一张的参考是雕塑《死神之吻》

:D
“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 大...

“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


大师俯下身――

“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


大师俯下身――

Claudiaaa...
假装画稿去了(◐‿◑)

假装画稿去了(◐‿◑)

假装画稿去了(◐‿◑)

浅沐QM

今天的一些!!!

p1米扎

p2刚刚中午格莱美奖表演小本的造型

p3擦窗户(不是

今天的一些!!!

p1米扎

p2刚刚中午格莱美奖表演小本的造型

p3擦窗户(不是

苏礼歌Sor–gog

【中文填词】好“事”之徒(2020莫诞生贺)

当一位自由的思想者抛开一切腐朽的荣誉转而踏进自由之海,美泉宫的夜莺们会告诉你他势必有一番作为

指路AV85180816

最初的灵感来源于将好事之徒顺口说成了好色之徒2333所以这首填词的名字其实不是好“事”之徒而是好色之徒的~

夜 抚慰烈日的灼痛
卸下虚伪与庄重
挣脱理智的囚笼

任念想澎湃汹涌
猎得心间的彩虹
谁管卓越或平庸

指挥棒紧握手中
交与我全部冲动

心跳声打着节拍
渐强符后
我是疯狂的小孩
奔腾血脉 诉说期待

创作需要情感灌溉
无关真假是非黑白
酥筋软骨 各取所爱
纤弱身躯 演奏天籁

钟声是午夜使者
诉说星月的饥渴
告别昨日的青涩

沉溺在性福漩涡
铭记这蚀骨狂热

当...

当一位自由的思想者抛开一切腐朽的荣誉转而踏进自由之海,美泉宫的夜莺们会告诉你他势必有一番作为

指路AV85180816

最初的灵感来源于将好事之徒顺口说成了好色之徒2333所以这首填词的名字其实不是好“事”之徒而是好色之徒的~

夜 抚慰烈日的灼痛
卸下虚伪与庄重
挣脱理智的囚笼

任念想澎湃汹涌
猎得心间的彩虹
谁管卓越或平庸

指挥棒紧握手中
交与我全部冲动

心跳声打着节拍
渐强符后
我是疯狂的小孩
奔腾血脉 诉说期待

创作需要情感灌溉
无关真假是非黑白
酥筋软骨 各取所爱
纤弱身躯 演奏天籁

钟声是午夜使者
诉说星月的饥渴
告别昨日的青涩

沉溺在性福漩涡
铭记这蚀骨狂热

当思绪模糊浑浊
一道光在眼前闪烁
品尝过桃味糖果
引亢高歌

放纵销堕与娇(交)奢(舌)
焚身玩火 自得其乐

夜色还长 放手一搏
丢弃无关世俗折磨
你的落魄 我的寂寞
交织绽放 纯美花火

星幕已渐渐褪色
黎明前最后的泡沫

迷失在荒诞的烧灼
理智淹没 不计后果
晨光刺目 撕裂轮廓
是梦是幻 无从辩说

继续群宣2333
法扎中心语C门牌号:1023123429
法扎全中文填词翻唱企划门牌号:959610276
(全填企划求画师和pv师qwq以及音频后期orz)

红橙黄绿青蓝鸟
2020.1.27 🌟天才小...

2020.1.27

🌟天才小神童莫扎特生日快乐🌟

🎉🎉🎉🎊🎊✨✨🎊🎉🎁🎈🎈🎈✨🎊🎉🎊🎊🎉🎊✨

选择你的猫猫🐱

2020.1.27

🌟天才小神童莫扎特生日快乐🌟

🎉🎉🎉🎊🎊✨✨🎊🎉🎁🎈🎈🎈✨🎊🎉🎊🎊🎉🎊✨

选择你的猫猫🐱

ASH404
撒列里×2 flo...

撒列里×2

flo萨:我好恨!但是又无可难何!呜呜呜莫扎特我妒忌你!

班萨:我好恨!莫扎特我要杀你全家!

撒列里×2

flo萨:我好恨!但是又无可难何!呜呜呜莫扎特我妒忌你!

班萨:我好恨!莫扎特我要杀你全家!

横竖

网易云的简介真的太草了(◐‿◑)

网易云的简介真的太草了(◐‿◑)

安魂康塔塔

浅谈且止

*萨莫萨书生剧

*是在恰药睡觉的过程中朦朦胧胧见到萨莫两人的身影,在一片灰蒙蒙里谈论起各自的哲学,醒来之后觉得若有所失了……(。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看完请尽情殴打作者。


Mor:您看,这里有光啊!(伸出右手)


Sal:是的,真有。我很喜欢。


Mor:您不开心。为什么?


Sal:光很闪,星星很闪。


Mor:是呀,是啊!您说话有点点不对。它没有连上我的问题。您并不开心吗?


Sal:没错。并不愉快。花有重开之日,人无再少年。


Mor:(局促地左右张望...

*萨莫萨书生剧

*是在恰药睡觉的过程中朦朦胧胧见到萨莫两人的身影,在一片灰蒙蒙里谈论起各自的哲学,醒来之后觉得若有所失了……(。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看完请尽情殴打作者。

 

 

Mor:您看,这里有光啊!(伸出右手)

 

Sal:是的,真有。我很喜欢。

 

Mor:您不开心。为什么?

 

Sal:光很闪,星星很闪。

 

Mor:是呀,是啊!您说话有点点不对。它没有连上我的问题。您并不开心吗?

 

Sal:没错。并不愉快。花有重开之日,人无再少年。

 

Mor:(局促地左右张望)因此伤心?没有必要没有必要……您这番话孩子似的。

 

Sal:是的。某种程度上,我们面对的恐惧的时候都是孩子,不是么?

 

Mor:是。在理。

 

Sal:星星这么亮,令人恐惧呀!

 

Mor:恐惧?怎会?您不知,星星虽然看起来锋利,可那些都是柔软的光,它们才不会刺伤您。它们那么美,是划过天际的自由鸟,解放牢笼的钥匙,金银珠宝,姑娘们柔滑而金灿灿的头发,轻巧玲珑的亲吻,俚语和俏皮话,轻飘飘旋转着降临,与我交谈,就像我的老友,紧紧摩挲我的手。当我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我。

 

Sal:(克制激动)可是星星很烫!它们像融化的金子一样,它会烫伤我!而且……而且星星永远盯着我,我将被永远困住,永远无法逃开,永远无法拒绝!

 

Mor:那是因为星星们爱您!

 

Sal:不要,让它停下最好。这份爱多让人恐惧。不知所措的东西,我都不喜欢。是的,不用质疑……我……我一点都不喜欢!

 

Mor:大师,爱不是羞耻。它是美好的东西呀。

 

Sal:错了,小孩子。对于我来说,爱是伤口,像黑色的巨鸟抖动羽毛,要将我埋没;红色里的一抹深灰,白色里的墨水;是绞绳,是毒药,是陷阱,是牢笼——

 

Mor:怎么会这样呢?爱应该是甜甜的,柔软得就像是虚假的一样。她从来不是什么深沉的东西,孰去孰留不会是一念之间的事儿。不过是叮当作响的小铃铛,一支新鲜的玫瑰花而已,鲜腴的幻觉——给了您您就留着,无伤大雅的东西,有什么好端庄着呢?

 

Sal:(焦躁地扯着袖子)不,您不懂,您怎么会懂呢!该死的屈辱、顽强、下作的东西,您不知道她们从不是什么善良的羔羊,是妖魔鬼怪,洪水猛兽——

 

Mor:怎么会呢?爱是甜的,将你亲吻,将你柔待,将你爱抚。多么美好的东西!

 

Sal:怎么会呢?爱是苦的,爱是辣的,将你迷惑,将你强迫,将你碾压,将你殴打……怎么会是美好的东西呢?!

 

Mor:她多温柔,她给我希冀,给我安抚,给我存在于世界中的理由。她将我亲吻,将我怀抱,将我孕育,就像母亲呀,我躺在她的摇篮里。

 

Sal:她多可怖,她给我仇恨,给我折磨,给我残害一切的勇气。她将我重造,将我摧毁,将我磨练,也像母亲呀,我躺在她的臂弯里。

 

Mor:这么说就是这样,朋友。您看,爱造就我们。

 

Sal:怎么会呢?

 

Mor:她就像世界很温柔呀,它怀抱我,您不知道,每日沉睡之前,她都会在我的额边耳语。

 

Sal:爱?她从没善待过我。世界?世界赐给我鲜花,世界赐给我金钱,世界像圈养宠物一般囚禁我于水深火热和阿谀奉承构成的牢笼。她呀,黄金钻石和银饰都挂在我身上,所到之处嗡嗡摇晃着,可世界又统统夺走了它,真可恶!

 

Mor:为什么如此?

 

Sal:这是……这是(举起双手,又放下)这是爱啊!是爱害的。

 

Mor:不会的,她一向温柔。

 

Sal:温柔?难道您忘了您经历的所有的所有?

 

Mor:怎么会呢?可是这些又算什么?她是教会我去爱啊,我爱世界,我爱音乐,我也爱您啊!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必须是在爱的。

 

Sal:(剧烈地颤抖)不!结束吧!我不可以忍受!

 

Mor:深呼吸,深呼吸朋友!她难道没有教会您爱?这不应该。

 

Sal:她教了,但是她也教会我恨。(他的指甲刺进手掌里)

 

Mor:还好吗朋友?

 

Sal:不好。不好。到底怎样才算爱呢?

 

Mor:我就爱您。

 

Sal:不,别这样。

 

Mor:我愿意爱您!我愿意!(举起双臂,想要拥抱他,可是被推开)

 

Sal:我求您留下一点余地。

 

Mor:可这是爱呀!(他被伤害了)如何您要压抑它、改变它,您都会遭到惩罚呀!最好的就是放任她,她能给你快乐,给您生活的激情,给您不再行尸走肉的理由!您为什么不接受我?您应当接受爱,应当接受我啊!

 

Sal:不……不会。她只会折磨我。我怎有能力爱您呐!我怎样才能迄及您啊!她让我的每个夜晚不得安眠。您不知道,它把我变得多么邪恶,她给了我多少可怕的念头。天哪!她简直就是路西法!您瞧呢!她在下贱地引诱……她在红色的丝绒里,她在粉色的欲望里……像嫉妒一样……

 

Mor:冷静下来,亲爱的大师!您这样叫我害怕!

 

Sal:您该害怕我。

 

Mor:怎么会!人人都爱您!

 

Sal:人人最后都会把我忘掉。

 

Mor:那么我还会一直爱您。亲爱的大师,我愿为星星,照亮您;我愿为花,给您红色,很多的红色;我愿为床单被褥,给予您温暖如春。

 

Sal:那我愿为黑夜,只为逃避星光;我愿为死亡,只为花朵可以如愿凋谢;我愿为折刀,只为逃离您的温床。

 

Mor:我愿为火花,被世界抛弃云霄;我愿为玫瑰,被邪恶的人玩弄;我愿为浪子,被世界上的俗人怨恨。

 

Sal:那我愿为木柴,促成您的燃烧,然后死无葬身之处;我愿为丁香,衬出您的艳丽,被当成愚人侍弄;我愿成为庸人,被世界忘记。就像我从未存在过一样,从未爱过一样。

 

Mor:那要是我离开了呢?我往前走了呢?

 

Sal:那就往前吧。很抱歉我不能在那儿。(对着对面的人轻轻地叹气)







Mr.B·白碗
如果豆扎糊扎米扎跟糖扎四个都是...

如果豆扎糊扎米扎跟糖扎四个都是灰毛黑脚软尾的小狐崽,在雪地里扑来去,互相打架蹬脸咬鼻子,玩冷了各自钻回自己妈妈[主教/大师]的怀里,三伯明显是个胸脯膨胀的棕狐,小豆狐整个趴在人颈毛上还能余出个尾巴。糊狐眯了一声钻进男人哥尾巴下,这大花狐尾巴[斗篷]贼大。米狐趴在大师头顶咬他耳朵,大师虽然是只黑狐但架子端的最稳,胸毛也多,一看就是优雅大胸美人。就糖糖狐家的主教不一样,糖糖还没玩完邵狐就趴在地上打滚“崽崽回家吧崽崽,妈妈给你涨零花钱。

如果豆扎糊扎米扎跟糖扎四个都是灰毛黑脚软尾的小狐崽,在雪地里扑来去,互相打架蹬脸咬鼻子,玩冷了各自钻回自己妈妈[主教/大师]的怀里,三伯明显是个胸脯膨胀的棕狐,小豆狐整个趴在人颈毛上还能余出个尾巴。糊狐眯了一声钻进男人哥尾巴下,这大花狐尾巴[斗篷]贼大。米狐趴在大师头顶咬他耳朵,大师虽然是只黑狐但架子端的最稳,胸毛也多,一看就是优雅大胸美人。就糖糖狐家的主教不一样,糖糖还没玩完邵狐就趴在地上打滚“崽崽回家吧崽崽,妈妈给你涨零花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