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法扎特

846浏览    12参与
莫扎特不讲理

【法扎】Mozart×Salieri

萨列里视角为主


好像……又ooc了(抹眼泪)


一个音符,一瓣玫瑰,一颗星尘。一束光,一个吻。


怎么会有如此耀眼的玫瑰。

舞台上的他太过耀眼,以至于我不敢直视。


“太多音符,大师?”他斜着眼睛问我,让我只想逃离他。


“莫扎特,好好待在你的位置,我们便相安无事。”我落荒而逃,再多停留一秒我都怕他的音符撕碎我表面上的理性,让我无处遁形。


玫瑰花瓣飘落。

我支在窗棂,看着他和那个女孩嬉戏玩闹,他看起来那么快乐,那种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捡起那片花瓣,任由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我心中肆意生长。


感情,是在刀尖上的舞蹈。

而我被悬吊起的爱,在你全方...

萨列里视角为主


好像……又ooc了(抹眼泪)




一个音符,一瓣玫瑰,一颗星尘。一束光,一个吻。



怎么会有如此耀眼的玫瑰。

舞台上的他太过耀眼,以至于我不敢直视。


“太多音符,大师?”他斜着眼睛问我,让我只想逃离他。


“莫扎特,好好待在你的位置,我们便相安无事。”我落荒而逃,再多停留一秒我都怕他的音符撕碎我表面上的理性,让我无处遁形。


玫瑰花瓣飘落。

我支在窗棂,看着他和那个女孩嬉戏玩闹,他看起来那么快乐,那种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捡起那片花瓣,任由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我心中肆意生长。


感情,是在刀尖上的舞蹈。

而我被悬吊起的爱,在你全方位的防备中寻找着平衡。

疯狂,嘶吼,甜蜜又痛苦。

我越想逃离,越是逃离不了。


夜晚,你和你的音符一次又一次的撕碎我,让我的软弱暴露无遗,使我始终触碰不到美好的音符。


当我再一次从他的演奏会上逃跑时,他追了出来。

“我不懂,大师,您到底在逃避什么。”

我整了整衣领,强装镇定:“你的音乐,根本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我看着他眼里的光暗淡下去,将一种名为不忍的情绪强压下心头。

“您是音乐家,我原以为您能理解我,”他抬起头,对上我的眼睛,“但没想到您居然是这样看待我的。”

“我……”没有……

我没有说出的那两个字,他应该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吧。我看着他跑远的背影想到。


一片寂静中,只有我自己的啜泣声。


我原以为那会毁了他,但是我低估了那小子。

他又神采奕奕的站在了舞台上,对所有人笑的灿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站在阴影里,祈祷着他的目光不要落在我这里。

但他好像还是看见了。

演出结束后,我没有等他谢幕便直接退了场,我不希望他看见我。


“萨列里。”

还是看见了。

我转过身,他的面庞在月光里显的那么柔和。

“如果您不爱我的音乐,便请不要再折磨我了。”

折磨……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扶着墙,缓缓的坐下去,明明……我不是这样想的啊……

他无动于衷,仿佛在看小丑一般。

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我张口想说什么,却只有泪珠滚落出来。

他终于动容一般的蹲了下来,平视着我。

我主动献上了我的唇。


我在也没有从他的演奏会上逃跑过了,但是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看我时的炽热眼神,那让我羞耻的无处可逃。

谢幕时,他却突然提到了我的名字。

“我想特别感谢一个人,”他看着我,笑着伸出手,“我的朋友,我的导师,我的知音。”我走上台,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花样。

“可是我听说您与萨列里大师的关系并不好啊。”人群里有个尖锐的声音喊到。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当着众人的面献上了他的唇。


让我尽情体验这玫瑰的炽热芬芳。

basicclass

法扎特米flo新作,伪mv

里面那个‘Merci, Mikele, I love you!' 的素材是片尾油管友好人士提供的,感谢她!

第一次做这样的歌词,有点意思

极度高产UP主,不做视频浑身难受

迄今为止已经剪了十二个法扎视频了

法扎特米flo新作,伪mv

里面那个‘Merci, Mikele, I love you!' 的素材是片尾油管友好人士提供的,感谢她!

第一次做这样的歌词,有点意思

极度高产UP主,不做视频浑身难受

迄今为止已经剪了十二个法扎视频了

亦辰

感觉要入法扎坑了!谁再推我一把啊啊啊~法扎真是一部神奇的音乐剧!刚开始不太能接受摇滚的风格(因为最近一直迷Hamilton的嘻哈风),结果越听越爱啊啊啊啊学法语路上的助推之力!!【其实还不是很了解莫扎特…

感觉要入法扎坑了!谁再推我一把啊啊啊~法扎真是一部神奇的音乐剧!刚开始不太能接受摇滚的风格(因为最近一直迷Hamilton的嘻哈风),结果越听越爱啊啊啊啊学法语路上的助推之力!!【其实还不是很了解莫扎特…

Sylvia_owo

【法扎特】夏日饮品店

梗来自@即墨瑟流年
【奇怪的店铺三十题】
24“一杯奶茶.”
“拒绝.我只想卖给你加三勺糖的鲜榨果汁.”
看人决定所提供饮品的饮品店

法扎特 饮品店AU
bug有/文力几乎没有qwq
一丢丢甜望笑纳qwq

夏日的饮品店一定是最完美的去所,冰凉的液体在体内划过的感觉是高温下的最佳体验。
“您好,迷人的女士,请问您需要什么?”饮品店内的金发少年挂着大大的笑容。
“一杯…柠檬红茶…?”
少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次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士,“我只想给您坎贝尔葡萄汁!福冈葡萄和青森坎贝尔葡萄的奇妙混合,就像您一样迷人而高贵!”
女士听到赞美露出了笑容,没有了之前被拒绝的恼怒,欣然接受了少年的建议,看上去十分愉快。
一对情侣。
“...

梗来自@即墨瑟流年
【奇怪的店铺三十题】
24“一杯奶茶.”
“拒绝.我只想卖给你加三勺糖的鲜榨果汁.”
看人决定所提供饮品的饮品店

法扎特 饮品店AU
bug有/文力几乎没有qwq
一丢丢甜望笑纳qwq

夏日的饮品店一定是最完美的去所,冰凉的液体在体内划过的感觉是高温下的最佳体验。
“您好,迷人的女士,请问您需要什么?”饮品店内的金发少年挂着大大的笑容。
“一杯…柠檬红茶…?”
少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次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士,“我只想给您坎贝尔葡萄汁!福冈葡萄和青森坎贝尔葡萄的奇妙混合,就像您一样迷人而高贵!”
女士听到赞美露出了笑容,没有了之前被拒绝的恼怒,欣然接受了少年的建议,看上去十分愉快。
一对情侣。
“哇…我觉得你们就像焦糖草莓牛奶一样甜美可爱!”
一个穿着运动服的活力少女。
“葡萄柚汽水!”
一个路过的魔术师。
“奇异果薄荷冰沙!”

在边上的公交车站内等人的西装男子观察这家饮品店很久了,少年的笑容和神奇的卖饮品方式都让他有一种过去买一杯的冲动。抬起手腕,时间还多得很,便大步走向饮品店。
“下一位!”少年把饮品台稍微收拾了一下,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抬头,撞见了那位一脸严肃的西装男子。
“萨…萨列里先生…?”
西装男子愣了一下,却想不起来对面少年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
“我…我…我经常在杂志上看见您的采访!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和您一样棒的企业家!”少年满怀着憧憬将头抬得更高,仿佛这样就能看见远处美好的未来。
萨列里被少年的美好憧憬感染了,露出从早上到现在的第一个微笑——虽然微小的弧度几乎捕捉不到。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选择什么饮品?”
少年被萨列里的声音拉回了现实,鼓起勇气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偶像。和杂志照片上比起来,眼神还是一样的坚毅,轮廓看起来却没有那样硬朗冷酷,也许是因为那一点微笑的缘故,现在的萨列里看上去多了几分亲和的气息。
少年微微合上眼,在脑内搜索了一会儿,“玫瑰接骨木花味汽水…?”
一个有些陌生的饮品。
萨列里挑了挑眉,示意少年继续说下去。
“接骨木花的清甜,微微盖过了玫瑰水的涩味,细小的气泡在舌尖跳舞,更加激发了玫瑰的芳香…就像您一样,虽然外表迷人而冷酷,就像带刺的玫瑰,但是您的笑容可以带来一丝甜味,让您整个人都更加具有亲和力,这样就更有魅力啦!”少年有些激动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又一边悄悄观察着男子神情的变化。
从来没有人把自己比作玫瑰,他也不常在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笑容,哪怕是一点微小的弧度也没有,这么新鲜的比喻倒是头一回,不过——
“我很满意!”
少年像得到了什么嘉奖一般开心,哼着歌帮萨列里调饮品。
萨列里拿好饮品,和少年又聊了几句,然后匆匆跑回车站。
“祝您愉快,萨列里先生!”
“你也是!BTW,你的饮品很好喝,歌也不错!”萨列里回过头去提高了音量。
“以后请不要吝啬您的微笑哦!”
于是,这位叫做莫扎特的饮品店少年,成为了在一天内得到萨列里的两个笑容的第一个人。

sherry.S
http://5sing.ku...

http://5sing.kugou.com/fc/15224038.html###

时隔四年又开始法扎录音计划,第一首就是撕逼歌,感谢法扎韩巡,聚起了很多老朋友,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这次的Aloysia就是新吃我安利的DW圈小伙伴,总之撕逼歌录起来超爽的,这个伴奏也超级棒,情不自禁的就开始抖腿了

http://5sing.kugou.com/fc/15224038.html###

时隔四年又开始法扎录音计划,第一首就是撕逼歌,感谢法扎韩巡,聚起了很多老朋友,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这次的Aloysia就是新吃我安利的DW圈小伙伴,总之撕逼歌录起来超爽的,这个伴奏也超级棒,情不自禁的就开始抖腿了

sherry.S
昨天是个好日子,法扎开演,囧宝...

昨天是个好日子,法扎开演,囧宝和Alex生日,内战发预告

昨天是个好日子,法扎开演,囧宝和Alex生日,内战发预告

sherry.S
铿铿铿铿法扎开演啦!虽然我还要...

铿铿铿铿法扎开演啦!虽然我还要再等两周,也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前两天那木浆纸涂了张小米,虐死了,但是手头只有这张可以发一发了😂米仔养好身体等我去韩国调戏你呀~握拳

铿铿铿铿法扎开演啦!虽然我还要再等两周,也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前两天那木浆纸涂了张小米,虐死了,但是手头只有这张可以发一发了😂米仔养好身体等我去韩国调戏你呀~握拳

sherry.S
告别唐顿+顺利买到法扎特还不错...

告别唐顿+顺利买到法扎特还不错的票,so happy

告别唐顿+顺利买到法扎特还不错的票,so happy

王两两

(修改+归档)【赠亲友Esther的法扎同人】自拟三十题之莎翁诡计

【摇滚莫扎特同人文/自拟三十题之一】
CP:莫扎特X萨列里
警告:部分苏且ooc。
献给同样迷上法扎的Esther.
[莎翁诡计/五月天歌曲《罗密欧与茱丽叶》]
“让死者有那不朽的名,
但让生者有那不朽的爱。”
                                  ...

【摇滚莫扎特同人文/自拟三十题之一】
CP:莫扎特X萨列里
警告:部分苏且ooc。
献给同样迷上法扎的Esther.
[莎翁诡计/五月天歌曲《罗密欧与茱丽叶》]
“让死者有那不朽的名,
但让生者有那不朽的爱。”
                                  ——泰戈尔
安东尼奥飞快地将一枝玫瑰放在刻着莫扎特名字的墓碑前,然后有些不安地环顾四周。
太阳即将升起的黎明时刻墓园里还没有别人,寂静像是一只蛰伏在角落的兽,不知什么时候暴露爪牙。
不会有别人看到我。我不会也不该出现在这里。他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的荒谬有些欲盖弥彰,与此同时他一本正经地整了整领结。
莫扎特从来不缺忠实的拥趸,前来哀悼的人们留下了各式各样的花束将墓碑装饰得华丽的过分,仿佛此时不是寒冷的冬天而是温暖的春天。甚至还有不知名的女士留下了印着鲜红唇印的手帕。上帝啊,死掉的莫扎特似乎和活着时的莫扎特一样有女人缘。安东尼奥有些无奈地想。
“安东,你知道吗?如果不是能感觉到这里冷的要命,我都快相信自己真的已经死了。”不远处的马车车厢里响起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或许是伤寒初愈的缘故略有些沙哑。车厢里的人围着厚厚的围巾,面孔隐藏在阴影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瘦削苍白的下巴和垂落在脸颊旁的一绺金发。
安东尼奥转身走向马车,“后悔了?”随着他开口而呼出的白汽迅速散开在冬日刺骨的寒风里。
马车里的人沉默了一小会,虽然只是一小会,但这足够让安东尼奥打了一个冷战。沉默如同一个突兀的休止符,可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的乐句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轻快的笑声打破了沉默,“不。我只是在想,这个墓碑的形状真是太难看了。”
安东尼奥松了口气,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紧张。马车里的人停下了夸张的有些疯癫的大笑,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语气,“……爸爸一定对我非常失望……”
安东尼奥耸耸肩,“至少你还活着,不过据我所知康斯坦斯小姐很伤心。”对方顿了顿才回答:“康斯坦斯是个好女孩,她会找到更适合的人陪伴她的。”
安东尼奥加快了脚步,同时嘟囔了一句“可谁都知道她爱的是你。”
“我?”尾音带着些夸张的语调向上扬起,像是一个悦耳的装饰音,“我是个混蛋。”
“不,沃尔夫冈。你是个疯子。”安东尼奥站在马车车厢前一字一句地说。他弯下腰,凝视着黑暗里那一对琥珀色的含着笑意的眸子。
对方修长的手指攥住他的领结将他拉近自己,同时凑近他的耳边满意地看着他的耳廓染上了一层红晕。沃尔夫冈轻轻地在他耳边呵了一口气,同时压低声音说:“这是一场谋杀,只有你知道它。如果我是凶手,亲爱的萨列里先生,那你就是同谋。”
他的声音平稳,冷静,悦耳得像是夜莺的歌声。世界坍缩成极小的倒影,映在他的瞳孔里。
安东尼奥觉得透过沃尔夫冈的眼睛看到的世界美得不可思议。
日出在这一刻到来,冬天的阳光带着不易察觉的温度照亮维也纳的清晨。金色的光线像是沃尔夫冈的金发一样耀眼夺目,又如同一首标着Andante[注1]的流畅动听的奏鸣曲。
马车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驶去。
再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令人高兴了。
“说真的,我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站在自己的墓地前看到自己的墓碑是什么样的。不过那块墓碑真的太难看了。呆板单调的像是萨尔茨堡那些老古董们写的难听的小步舞曲。”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那些花呢……那你希望你的墓碑是什么样的?”
“比起墓碑或是玫瑰那些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东西,我更希望我的音乐能够永存。”

Death is just a beginning.
But love never fails.
死亡仅仅是个开始,
而爱是永不止息。[注2]
【完】
注1.Andante指行板。
    2.引自《哥林多前书》

建议BGM五月天《罗密欧与茱丽叶》(歌词也就是这个脑洞最初的来源*^_^*)
嗯其实这分明是窝的怨念和私心~不相信他们俩的故事是个悲剧~滚来滚去~

【微番外】名望颇高严肃正直近乎刻板的宫廷首席乐师萨列里最近听到了奇怪的传言,传言说他近日在维也纳金屋藏娇,和一位神秘的小姐(或是贵妇?可参见其他版本传言)坠入爱河。冷着脸打发了那些前来打探消息的无耻小人之后,萨列里算了算自己所剩无几的薪水之后欲哭无泪。哪里是金屋藏娇,分明是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梗来自于历史上的莫扎特喜好奢华服饰频频举债==
〈食用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