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罗朱

53525浏览    1542参与
走之

班伏里奥的来信

亲爱的罗密欧兄弟:

         展信佳。

         我不再寒暄了。我打发了两个流浪儿送信,他们很崇拜你,不必打点。

         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并不好受,我也一样。然而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死神来的就是这样的突然,带走了我们两个朋友。...


亲爱的罗密欧兄弟:

         展信佳。

         我不再寒暄了。我打发了两个流浪儿送信,他们很崇拜你,不必打点。

         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并不好受,我也一样。然而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死神来的就是这样的突然,带走了我们两个朋友。

          关于卡普莱特的事,我正在全力争取。我答应了劳伦斯神父帮助他日常的工作,同时他给我机会。我剪了花园里的白玫瑰,去红家发放,当得到所有人的原谅时,你就可以回来了!今天上午我随伯父见了卡普莱特先生,他很大度的原谅了我们,愿意承认提伯尔特是率先犯错的人,而卡普莱特夫人一直隐声啜泣不止。但是红家的年轻人有些难应付,罗萨琳颤抖着把带刺的玫瑰花揉了个粉碎,好姑娘,希望她的伤能早些愈合。

         我至今深深地为我的懦弱自责,我有悔——没有在那场冲突中挺身而出,茂丘西奥倒下时我只是接住了他,愚蠢傲慢的认为他小小的伤口不足挂齿。或许我是真正的胆小鬼,我不愿卷入纷乱的斗争,也许只是因为我自私又狭隘,害怕惹上祸头。

         茂丘西奥倒在我怀里时,用冰凉的的手指划过我的脸,望着我的眼睛轻笑起来,

     “我要死了,班伏里奥。你会善终,珍惜你的生命。”

         我很诧异,他竟会在最后告诫我敬畏生命,我们曾放肆的高歌,曾轻视生命又鄙视死亡,到头来还是被命运打败了。罗密欧,事到如今,你是对的,我们不给予生命尊重,它必然要报复我们。

          冥冥之中各有归宿,罗密欧,你也不必过度哀伤,茂丘西奥很久之前就预言了自己的死亡,他终究是个神秘的人,我总觉得他没有离开,相反,他会一直守护者我们,为我们歌唱。

         罗密欧,别担心朱丽叶,她是个坚贞的女子,会等你回来的,你只需要好好的在曼多亚生活,我们会有再相逢的那一天。

         罗密欧,照顾好自己。下一次你见到我,我一定会带来好消息的。





                                              你的挚友

                                              班伏里奥•蒙太古















这是一个小系列的一篇,不定期的会补完。




S眠

【提球】GOOD DOG(上)

*现代AU

*′上下半场(?),中间休息时间待定

*提球相关


"谁?噢,茂丘西奥…什么?你想在宿舍里开圣诞派对?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抱歉,亲爱的。"


凌晨一点半罗密欧接到茂丘西奥的电话,他听上去喝多了。罗密欧挣扎着开了灯,又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爱人,她冲他困惑的皱着眉,罗密欧无奈地耸了耸肩揽着朱丽叶斜靠在床上,并坚持不在茂丘西奥含糊不清的语调里睡过去。


"是的,派对……像之前那样…凌晨一点半,罗密欧,你和朱丽叶居然还醒着吗?"茂丘西奥说,他脚边趴着一条漂亮的流浪狗,红色的牵引绳被他踩在脚底下。茂丘西奥揉了揉眼睛,撑着膝盖站起来。...


*现代AU

*′上下半场(?),中间休息时间待定

*提球相关


"谁?噢,茂丘西奥…什么?你想在宿舍里开圣诞派对?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抱歉,亲爱的。"


凌晨一点半罗密欧接到茂丘西奥的电话,他听上去喝多了。罗密欧挣扎着开了灯,又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爱人,她冲他困惑的皱着眉,罗密欧无奈地耸了耸肩揽着朱丽叶斜靠在床上,并坚持不在茂丘西奥含糊不清的语调里睡过去。


"是的,派对……像之前那样…凌晨一点半,罗密欧,你和朱丽叶居然还醒着吗?"茂丘西奥说,他脚边趴着一条漂亮的流浪狗,红色的牵引绳被他踩在脚底下。茂丘西奥揉了揉眼睛,撑着膝盖站起来。


呜噢。他差点从五厘米的台阶上摔下去。


"拜你所赐,茂丘西奥,等下一个圣诞节再说吧。"罗密欧觉得自己的眼皮在打架。


"好吧,你要养狗吗?"茂丘西奥夹着电话弯下身捡起地上的牵引绳。


"不,我们已经猫狗双全……"罗密欧把自己的脸靠在朱丽叶柔软的发丝上,那让他想起丝绸。


这种感觉真好。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真可惜。"


"当然…等明天再说吧。"罗密欧想挂电话了,他的兄弟什么时候这么恼人了。


"好吧好吧,明天见,替我对小鸟说早安。"茂丘西奥听上去很精神,精神地过分。他提前挂断了电话,低头看见金毛寻回犬正冲他乖巧地摇着尾巴。


"我也不知道你是在哪走丢的,但你毕竟是条狗,总归记得回家的路。"茂丘西奥把牵引绳收短防止它在走路的时候绊住脚,他揉搓了几下它的脑袋算是告别。"晚安小狗。"


茂丘西奥走过一个街道的时候听见后头噼里啪啦地动静,深夜没什么人,而一条狗在路上不要命的狂奔。


在茂丘西奥离开的时候狗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先是趴在地上等了一会儿,注视着紫色的背影拐入另一条街道的时候抬起头,不确定地抽了抽鼻子,然后开始撒腿狂奔。


湿漉漉的鼻子碰在茂丘西奥手上,同时他还听见狗狗特有的哭泣声,那些从喉咙里滚出来的呜呜声砸在他脑袋上。


如果说茂丘西奥有信仰那也绝对不是上帝,班伏里奥曾和他打赌一天之内他绝对会说出"我的老天爷"这样的话,可一个星期里他们只听见茂丘西奥拿着筷子神经质地高喊了一句"梅林在上"。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闲着打这种赌,而茂丘西奥本身就不正常,连带着他的兄弟一起发疯——为了这个赌班伏里奥在一个星期里都没有钱去泡妞。


"上帝!"茂丘西奥怪叫一声。


"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我既然和你说了晚安那就乖乖去睡觉。"他弯下腰,叉着手,低下头去和狗说教。


"你不是乖宝宝吗?"他点了点狗的脑袋,狗迟疑地歪了歪脑袋小声的呜咽起来。


"噢,噢,当然,你当然是乖宝宝,谁是世界上最乖的狗狗?"


狗仰起头冲他叫了声。


茂丘西奥满意地拍了拍它的脑袋,拉住狗的牵引绳。他准备养它了,没有原因,就是眼缘,谁愿意放弃乖狗狗?


第二天早上十一点,茂丘西奥被罗密欧的电话吵醒,那动静有点大,丽塔——他昨天刚捡回来的那条狗,踩着他的胸口把他喊醒,嘴里咬着他屏幕破碎的手机。


噢。茂丘西奥眯着眼睛看着手机发呆,他很困也很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跑回来的?他记得不是很清楚。


然后他接起了电话,手指上甚至沾了点破碎的玻璃。


"……嗨,罗密欧。"


"茂丘西奥?谢天谢地你还活着,我差点以为你酒精中毒休克了,伙计,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


"……不好说,我忘了。"茂丘西奥瞧着丽塔毛皮顺滑的后背,再看了看它水亮亮的黑眼珠。"应该很多吧,我猜。"


"什么?"


"我捡了条狗。"


"你就靠这个来判断你是不是真的喝多了?你上回还捡了个人,记得吗?朱丽叶的表哥。"罗密欧觉得自己像个妈妈。


"啊"茂丘西奥停顿了一下,他有点记不完到底谁是谁了,大脑被水淹地厉害,他不得不仔细地走一遍记忆宫殿。"那个见到你就脸黑地像个鬼的?他活挺好。"


"…我不想知道这个。"


"那就有话直说吧,兄弟,罗密欧,实不相瞒,公寓304的当地时间是凌晨两点一十五分,而我现在困得像个在飞机上光顾打游戏没有倒好时差的白痴。"


"是这样,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朱丽叶的亲戚,也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表哥。"罗密欧尽量保持着自己声音的平稳和舒缓。


"他不见了。"


"那是好事"茂丘西奥从床上坐起来,丽塔在他身边打了个哆嗦,它明显是被吓到了。


"你们的婚礼不就可以顺利举行了?"


"……我们已经举行过婚礼了,茂丘西奥,你还是伴郎,还是那个晚上你把提博尔特拐了上床。"罗密欧有点头大了,他不禁反问自己为什么把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


茂丘西奥恍然大悟。


"操,他居然叫提博尔特!"



书

【tycutio】相看两相厌(番外)

 茂丘西奥看着杂七杂八的物什,深深后悔着。他的人生后悔清单里其实一共也没有几条,第二后悔是没有在十四岁母亲去世遗产清算时利用自己的美色让那些黑西装给自己留下那架他最爱的钢琴,第三则是成年出门时没有厚脸皮跟自己舅舅多要一丁点钱,憋了一口气就要证明自己不图财产不要人帮,大放厥词说自己牛逼得很,自力更生不算什么。当然第一还是没有趁早抓到提伯尔特这只猫。第一条导致他现在辛辛苦苦搬着东西好跟自己的男朋友早日在校外公寓团聚,并且又因为第三条所以没法子让他有钱叫多几次搬家公司。他差点就死在这浩荡的搬迁中。

  茂丘西奥瘫下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睡觉,完美。他跟提伯尔特一起淘...

 茂丘西奥看着杂七杂八的物什,深深后悔着。他的人生后悔清单里其实一共也没有几条,第二后悔是没有在十四岁母亲去世遗产清算时利用自己的美色让那些黑西装给自己留下那架他最爱的钢琴,第三则是成年出门时没有厚脸皮跟自己舅舅多要一丁点钱,憋了一口气就要证明自己不图财产不要人帮,大放厥词说自己牛逼得很,自力更生不算什么。当然第一还是没有趁早抓到提伯尔特这只猫。第一条导致他现在辛辛苦苦搬着东西好跟自己的男朋友早日在校外公寓团聚,并且又因为第三条所以没法子让他有钱叫多几次搬家公司。他差点就死在这浩荡的搬迁中。

  茂丘西奥瘫下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睡觉,完美。他跟提伯尔特一起淘来的二手沙发在他的屁股底下发出吱呀的一声。

  现在这里是他们的住处了,他们两个的。虽然乱的可以。

  茂丘西奥咂了下舌,瞥着那边笔记本电脑,U盘,鞋架,衣服,背包,猫玩具,一个小台灯,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打包在箱子里,规整的就像猫王子这个人一样,跟他那堆行李形成了完美的对比。不过眼尖的茂丘西奥还是瞥到了里边有趣的东西。一个盒子,正正摆在他的衣服上。

  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茂丘西奥不在意,茂丘西奥在意的是盒子顶上贴着的糖纸,在看到的一瞬间连他的嘴角夸张地扬起来,露出个反派式的笑容,啧啧,渗人得慌。

  玻璃纸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线,折痕都被压得平平整整,曲曲折折的变成一条金线。


  茂丘西奥套着他那件旧连帽衫,就那件第一次见面时他身上充满火锅味的衣服,帽子的线被他紧紧系在下巴边边,彷佛一个试图自杀的傻子,从帽子里冒出来的头发还被他怀里的猫挠了下。

  提伯尔特很嫌弃,但茂丘西奥那双绿眼睛一直盯着他,叫他没有说出声。

  老旧却柔软的床垫在提伯尔特爬上去时发出一声抗议,没人在意,只有猫意思意思挪了一下,躺到了茂丘西奥的手腕上。提伯尔特听着茂丘西奥嘀嘀咕咕说着那些讨厌的灰,说阳台那里还是要再清理。提伯尔特没吭声,只是抬起茂丘西奥的脸,专心的拆着被他打成死结的绳。

  “我今天把你给的糖吃完了。那时候我舅居然就因为这种糖被我吵了不知道多少年。”

  “学校那些小屁孩不乐意跟我玩,也不肯跟我分糖,只会在那叽叽歪歪烦我,我舅因为我老是吵着要这要那,总说我是个糟心孩子,我觉得他就是屁话。但有时又觉得他没说错。”

  提伯尔特想了想,手里的绳团被他扯了扯。

  “大概懂。八岁时我捡回了我的第一只猫。好不容易藏起来,好得差不多了,又被那个人找出来丢了。我不敢问他那只猫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谁错了。”

  要如何提出要求才能不会失望,要怎么说出一句话向他人宣布这不是自己的错。他们都没学会。人之常态,当你求而不得时你总能轻易走到极端,极端的表现欲,或者极端的冷淡。当你拥有的太少时,你只有两种过头的选择,极端的闹腾,大声叫喊,不然就是极端的安静,恨不得没有半点声响。

  他们是怎样的小孩,稀奇古怪,到现在都还是个古怪的小孩长成的古怪的家伙。童年生活教会他们的是什么呢?总归不是好东西,也不包括爱。都是偏激固执的混蛋,还能他妈有个人窥见——甚至理解了——那些从微不足道的小擦伤扩大到惨不忍睹的伤口已经是幸运,不太对头的过去就是一根绳索,总是牵着他们走。

  他们不缺满心的爱,他们的心里塞着无处排解的爱,数量已经可以说过分了,他们甚至能为了自己珍惜的人去死,不是为了对方,是别的什么珍惜的人。对于提伯尔特来说是朱丽叶,对于茂丘西奥来说是罗密欧跟班伏里奥。

  爱对他们这种人而言本身就是致命的,对他们来说最新鲜的是为了爱而活。就好像现在,提伯尔特让茂丘西奥抱住了,他身上那件起球严重的旧连帽衫让凑近看见的提伯尔特皱了皱眉。他想起来昨天时茂丘西奥还用一朝重回阔少的气势叫了几趟车子搬家具。

  他第一次在自言自语里宣布,也是第一次确信地告诉自己,茂丘西奥这小混蛋值得更好的,自己也同样。

  时间还很长,他们都在拙劣地学习着与自己的握手言和,学习爱还有别的什么情绪,寻找着自己表达这一切的方式,试图跟这些东西达成和解。这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时间,就好像现在的提伯尔特终于解开那帽子绳的最后一道结,把笑个不停的小混蛋直接拍到枕头里,拉了灯。

  “靠,去你大爷的提伯尔特,你压到我头发了!”

  “自己最开始滚过去点!”

  提伯尔特的盒子里静静待在床角。它又不会说话,只能等着提伯尔特发现糖纸已经被马克笔玷污,上面布满吵吵嚷嚷一行大字。

  朱丽叶跟罗密欧跑了你没机会了你只有我茂丘西奥啦不过话说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等等等等。

  当然,还有一颗新的糖果。

酒叁叁
想看朱丽叶穿旗袍但是我画不出她...

想看朱丽叶穿旗袍但是我画不出她的可爱和好看55555555

想看朱丽叶穿旗袍但是我画不出她的可爱和好看55555555

酒叁叁

祝大家新年快乐2.0

与昨天形成微妙联动,全程没出镜却被迫害的德扎

祝大家新年快乐2.0

与昨天形成微妙联动,全程没出镜却被迫害的德扎

Wry也是無藜

又来打扰大家了orz

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通贩已经上架了!

淘宝搜索店铺:阿源的灯店

或者保存P5的二维码,打开淘宝扫一扫扫描那个二维码都可以传送!

长宽大约5-5.5cm左右,上下双孔可以连着串,随机赠送挂坠

想怎么串就怎么串!按CP,按家族,或者串一大长串,看您喜好!

10r随机抽取一个

70r全套9款(含全部3款隐藏款)加赠和纸贴纸(P4是贴纸实物)

贴纸只有20份先到先得,不过我估计应该卖不出20整套(x

现在起到2月14日全款预售,3.1开始补尾款(就是邮费)然后发货!


有缘见到的各位拜托点一个小蓝手谢谢啦

又来打扰大家了orz

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通贩已经上架了!

淘宝搜索店铺:阿源的灯店

或者保存P5的二维码,打开淘宝扫一扫扫描那个二维码都可以传送!

长宽大约5-5.5cm左右,上下双孔可以连着串,随机赠送挂坠

想怎么串就怎么串!按CP,按家族,或者串一大长串,看您喜好!

10r随机抽取一个

70r全套9款(含全部3款隐藏款)加赠和纸贴纸(P4是贴纸实物)

贴纸只有20份先到先得,不过我估计应该卖不出20整套(x

现在起到2月14日全款预售,3.1开始补尾款(就是邮费)然后发货!


有缘见到的各位拜托点一个小蓝手谢谢啦

Balsamico

3面情人開賣了

4/11 4/12 兩場
[图片]

3面情人開賣了

4/11 4/12 兩場

墨曦玄羽

第一次进lofter是因为《罗密欧与朱丽叶》音乐剧,太好看了想看看同人,转眼就快2年了。太太们的粮是我欢乐的源泉,仿佛和文中主角一起度过了精彩波澜的人生。2020年新年之际,纪念一下这个时刻。

第一次进lofter是因为《罗密欧与朱丽叶》音乐剧,太好看了想看看同人,转眼就快2年了。太太们的粮是我欢乐的源泉,仿佛和文中主角一起度过了精彩波澜的人生。2020年新年之际,纪念一下这个时刻。

普鲁士蓝庭院

【法罗朱】【提朱】I See You

I see you, and I'm hoping that you will see yourself, like I see you. Yes, I see you.


---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不久,他扔下毛巾,顶着半干的头发去开门,巴黎夜晚凉丝丝的空气从门缝里挤进来,随后就被另一阵风撞走了,一团火焰扑进他的怀里。


女孩儿踮着脚挂在他的脖子上,捂得他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愣愣地立在门口,发呆了两三秒,脑子僵得像块梆硬的石头。但胸口另一个人起伏的呼吸使他的手臂动了起来,环上那个柔软的、有力的背脊,无声地收紧了怀抱。他永远不会让她等太久。他的头低了下来,埋...

I see you, and I'm hoping that you will see yourself, like I see you. Yes, I see you.


---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不久,他扔下毛巾,顶着半干的头发去开门,巴黎夜晚凉丝丝的空气从门缝里挤进来,随后就被另一阵风撞走了,一团火焰扑进他的怀里。

 

女孩儿踮着脚挂在他的脖子上,捂得他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愣愣地立在门口,发呆了两三秒,脑子僵得像块梆硬的石头。但胸口另一个人起伏的呼吸使他的手臂动了起来,环上那个柔软的、有力的背脊,无声地收紧了怀抱。他永远不会让她等太久。他的头低了下来,埋在女孩儿的肩膀上,打着卷儿的长发包紧了他的鼻尖。

 

一会儿后他自己的肩膀抽了抽。


“哎呀,表哥,你在哭吗。”女孩儿笑起来,掌心贴在他后背上下抚摸,安慰一只小动物,尽管她是被整个儿圈住的那一个。

 

“那是我头发滴的水。”他吸了吸鼻子,轻声说。



他从柜子里翻出酒红色的小熊拖鞋、洗得软乎乎的浴巾、一套毛茸茸的女式睡衣。睡衣是很早前女孩留在他这里的。尽管曾经单方面伤感地认为或许它们再也不会被用到,但他还是好好地收进柜子里,摆放得整齐——可是,瞧,它们此刻还是要派上用场了。朱丽叶呀,聪明的、机灵的朱丽叶,总是有她的打算和道理的。

 

等朱丽叶洗完澡、拢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热可可的香气已经飘得满屋都是。提伯尔特正在把自己的枕头往沙发上搬,以便空出他卧室里的唯一一张床。朱丽叶眨了眨眼睛,松开手咯咯笑了笑,带着湿气的头发流淌下来,卷起金色的小海浪。

 

“你不是吧,表哥。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你真的要把自己赶到沙发上睡吗?你不想我吗?”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聊聊天,多晚都行,”他有点委屈,“或者你想打游戏……”

 

他并没有多少坚持的声音被堵在嘴里。朱丽叶托着他的下巴,咬他的嘴唇,他就顺从地接过她的吻,在她追逐的时候迎向她。他总是在思前想后,可朱丽叶也总能多迈出一步站到他身前,将他的胆怯也一并揽进她小小的怀抱里。朱丽叶,他的朱丽叶,是多么自信与勇敢,她站着只到他肩膀,却一抬手就拢着他的脸,他的唇边,亲他吻他,仿佛天生,仿佛理所当然。

 

“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这个吻结束后他小声说。

 

朱丽叶微笑着仰起脸摸他的头发。“我知道。”

 

 

他对她从不说谎,他确确实实没有一天不在想她。他的大半生都在爱她。这个时间从有记忆起始,没有中止,跟着他的岁数一道逐年延长。而朱丽叶,朱丽叶从小就说要娶他。小时候的他们一起在花园里玩,一起翻篱笆,爬树,在街上跑来跑去,上房揭瓦,弄得满身是泥。他们被领着去参加大人的婚礼,朱丽叶大大的眼睛盯着那些优雅的花丛、鲜绿的草坪、艺术喷泉、新人的礼服和台上酷酷的乐队,回来就对提伯尔特奶声奶气地说,表哥我以后要娶你,我要你当我的新娘。提伯尔特郑重地点头。他接过朱丽叶采来的一捧野花,也没有认为自己当那个新娘有什么问题。


大她两岁的提伯尔特是先长大的那一个,哦,这当然。他要替朱丽叶先看到超出孩子理解的世界,先经历一切,才好保护她,好先替她斩开路上的荆棘。他开始长大,他开始明白一些事情和被一些事情伤害,了解了在其他人的议论中他被称为野孩子是因为他没有妈妈;在父亲的酗酒与责骂后躲起来的时间更长。他隐约感到从前的日子无法持续永久,与朱丽叶一起玩耍的每一次都成了珍宝,他小心翼翼地快乐,小心翼翼地伤感,在夜晚把回忆好好收进匣子里的角落。   

 

十五岁的那年他经历了家中变故,父亲死于一次酒后事故。在刚刚踏入青春边缘、情绪最敏感的时期,他变成无依无靠的一个人。青春期的起始成了糟糕的回忆,他在痛苦与无措中浑浑噩噩,大病一场,高烧中眼泪排山倒海地涌出来,只觉得口鼻中满腔的苦涩。他在床上躺了三天,昏昏沉沉,浑身的水分好像全部蒸干。等他能站起来下床后,没有其他亲属的他被领进了卡普莱家。

 

朱丽叶早早在那所大宅子门口等他,来回踱步,忧虑不安地咬着袖口。见到他脸色苍白、垂着头沉默地跟着卡普莱夫人进来时,朱丽叶扑上来拥抱他。当天晚上他在自己的新房间里无声地大哭了一场,在全然陌生的环境和收养手续里彻底告别了童年时代。



那几年里他的话越来越少。在同一个大房子的屋檐下,他甚至有意地躲着朱丽叶。他孤独、阴沉、一无所有,他怎么站在他的太阳身边?他上了大学就搬出了卡普莱家,靠打工与奖学金付着一间小房子的房租,婉拒了姑姑和姑父的生活费资助;他躲闪着朱丽叶的安慰与亲近,只把自己当一个哥哥,在需要的时候为她付出一切,在心里挖一个洞,就挖在那场婚礼的喷泉旁边,把对她从儿时起从未间断但早已勇气尽失的爱捧着放进去,用枯草与落叶细细盖好。


那场婚礼后的童年戏言他早已不当真。他不当真,但是他保存它们,像古旧的胶片,时不时取出回放。他习惯了沉默,也习惯了隐藏自己,他守着那些片段像守着财宝,好像只要拥有过一时半刻,就可以靠回忆活下去。


但朱丽叶似乎不这么想。在提伯尔特出发去美国读研的前一星期,刚入大学不久的朱丽叶风风火火地跑来巴黎,她跑到提伯尔特总是去写生的那座桥上,在巴黎的夜色下坦然大方地站在他的画板前,眼睛是塞纳河的波光,提伯尔特,我喜欢你,我从小就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如果你也愿意,我们就试一试。


他几乎要当场放弃违心的抵抗。可是他的嘴巴仍然在说:“朱丽叶,你不必,小时候说的话都是开玩笑,你可以有更好的……”


他喉头发干,声音发涩。可是朱丽叶长发一甩,鞋跟一跺。


“谁开玩笑啦?”已经长大的女孩双手叉腰,不容任何人置疑。“你就是那个最好的。”



提伯尔特如何能说不?他的挚爱站在他面前向他投出一片花海与汪洋。他并非没有顾虑,他有很多很多的担忧,但没有一项是关于自己。全都是朱丽叶。他只想让朱丽叶有一个最好的选择。怕自己耽误她,怕自己拖累她,怕这个,也怕那个。

 

可他一生的爱对他伸出手,说我喜欢你,说你就是那个最好的。


这对提伯尔特来说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的一生中没有什么人会对他说你很好,他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他不怎么讨人喜欢。卡普莱先生对是否要培养他当另一个接班人犹豫了好久,尽管在物质方面待侄子不薄,但姑父显然认为他的沉默寡言使他“缺乏商业社交所需的必要素质”,而不善交际在姑父眼里似乎是一项严重的缺陷。


好在提伯尔特也志不在此,但他早已默认了自己不讨人喜欢的事实,并学会了尽量不去为此难过。他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默默爱着一支玫瑰,可他的玫瑰竟然也渴望他。


这真的很奇怪。他有什么好的呢?他怎么配呢?他手足无措地捧着一腔得到回应的爱,惶恐得想要退缩,又幸福得几近哭泣。他在内心做着这场梦境迟早会破碎的准备,却又忍不住隔着大西洋与五小时的时差每天与她通话到深夜。他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他也可以说这么多的话,他们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说啊,好像怎么说也说不完,每一件有趣或无聊的小事都可以说上很久,看到一朵形状奇怪的云也想告诉对方,傍晚斜斜而下的细雨,路旁的栗子树,被日光照射得金黄的树叶与缝隙,新的写生集……睡前不舍得挂断,听着另一边的呼吸声,连线到手机发烫。


“你想家吗,提伯尔特?”电话里的朱丽叶轻声问他。


他把整张脸埋进被子。“想。”他回答她,希望被子可以过滤掉他被红了一圈的眼眶带出来的鼻音。“想你。”他声音闷闷的。


朱丽叶笑了,在电话里与他交换一个亲吻。



在他身边时,朱丽叶就可以自己把他的脸从被子捞出来,比如现在,或者和他一起钻进去。她的头发垂下来扫过他的脸颊和胸膛,她的嘴唇上有残留的热可可的味道。她咯咯笑着把这些味道印在他的嘴唇和鼻尖上,提伯尔特抱着她,愿意用一切来换她的笑容长久。


可朱丽叶不需要他用什么来换。她见到他的时候好像总是很快乐,即使是他刚出机场、她因为堵车没办法赶到而着急地在电话里哭时也是快乐的。就像她笃定分别很短,而未来很长。他们二十当头,人生方始,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二十年,一两年的异国两地相较起来仿佛只是转瞬,朱丽叶勇敢地拥有着这样的信心;她又同时活在当下,从不压抑哭与笑,用抓住当下来取代对时间的精打细算,可以只因一个灵感而连续画上六个小时不知疲倦,也可以拉着提伯尔特的手,什么都不做,只是与他十指相扣,在晨曦与天地间从沙滩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海浪彼端苍蓝,天空四野清冽,他们沿着栈桥,踩着沙石,没有任何目的,只是这样握着手一起走着,就好像怀抱了全世界的时间,一直延续到海天与生活的远方。不急着奔向前,不急往何处去,边走边看你,走着走着就可以拥抱你,走着走着就可以停下来吻你。


“我想要我们一直这样。”他们并排躺在栈桥上,朱丽叶看着他的眼睛这样说。


她是那样自然,好像连提伯尔特的份也一并相信着。而提伯尔特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她勇敢。但爱是那样蓬勃,即使是他这样微小的勇气,就足以让它如生命之树般成长,让他们灵魂相依,让他为此流着泪微笑。他这颗胆怯的、患得患失的、从儿时一路磕绊磨难成长起来的心只知道爱她;他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好,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值得被爱,可是他这样的生命,他整个生命只知道爱她。


而因为相信她,他愿意一点点地、一点点地也相信自己。


“我也是。”他轻声回答,像一个祈祷与誓言,交出此生的虔诚。



Fin.



艾赭

内个,摸鱼混更——


近段时间的一点点提库修,都很潦草,混个开心罢辽;p3到p7是我流怪味AU,单纯产来开胃!


See if p5 could survive 😺


内个,摸鱼混更——


近段时间的一点点提库修,都很潦草,混个开心罢辽;p3到p7是我流怪味AU,单纯产来开胃!


See if p5 could survive 😺


川二Zwei。

是音乐剧玩梗袋袋的再贩。可能也许大概最后刷这一次。上次错过的旁友来康康?

是音乐剧玩梗袋袋的再贩。可能也许大概最后刷这一次。上次错过的旁友来康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