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波塞冬

9818浏览    299参与
Neptune

@晓夜

和太太关于腾斗士新皮肤的合绘。对不起我太菜了😭😭😭

@晓夜

和太太关于腾斗士新皮肤的合绘。对不起我太菜了😭😭😭

浅竹利子呀~←瞎编

三米外人脸模糊

私设

我深有体会

三米外人脸模糊

私设

我深有体会

第七只狐

脑洞,现代+性转

【总之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


波塞冬戴着有纱的男士呢帽,腰间系一金色的缎带,每一次都要花心思系成不同的模样,她才不在乎她戴的帽子是男士还是女士,她只觉得这很合宜。

她在礁石上梳理散落的长发,善以歌喉惑人的塞壬簇拥在她的身旁,远目之极的蓝黑海域好似骷髅眼底的灰烬,风浪打着细小的旋儿,游弋于海皇的指尖。

风浪之中唤她名讳者,可得平安。

【总之我也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


波塞冬戴着有纱的男士呢帽,腰间系一金色的缎带,每一次都要花心思系成不同的模样,她才不在乎她戴的帽子是男士还是女士,她只觉得这很合宜。

她在礁石上梳理散落的长发,善以歌喉惑人的塞壬簇拥在她的身旁,远目之极的蓝黑海域好似骷髅眼底的灰烬,风浪打着细小的旋儿,游弋于海皇的指尖。

风浪之中唤她名讳者,可得平安。

空桑寂

占tag致歉,挂黑踩雅典娜的美杜莎吹。

该黑子在自己的文里吹美杜莎,污蔑雅典娜。评论里给她解释了希腊神话没什么雅典娜把美杜莎变了的说法。


该黑子顿时跳脚,跑到雅典娜tag下,一篇别的作者的金苹果文的评论区里,指责我,说我之前不该阻止她吹美杜莎、不能阻止她黑踩雅典娜。

该美杜莎吹子拿不出希腊神话资料证据,就只会反复撒泼打滚口吐脏话。

占tag致歉,挂黑踩雅典娜的美杜莎吹。

该黑子在自己的文里吹美杜莎,污蔑雅典娜。评论里给她解释了希腊神话没什么雅典娜把美杜莎变了的说法。


该黑子顿时跳脚,跑到雅典娜tag下,一篇别的作者的金苹果文的评论区里,指责我,说我之前不该阻止她吹美杜莎、不能阻止她黑踩雅典娜。

该美杜莎吹子拿不出希腊神话资料证据,就只会反复撒泼打滚口吐脏话。

呆毛控KK

Elysium01【沙雕种田流,冥王中心】

观前提示:

1、看似开头有点正经,但其实本质还是沙雕种田流文

2、OOC有,奇怪的单箭头也有,私设严重,没有高冷帅气的希腊神明真的很抱歉

3、冥王中心,相关cp为冥王夫妇。

     [但有一点拉达的单箭头和有点多的明塔的单箭头]

4、请注意避雷,如果看到哪里不能接受,请立刻关闭,因为后面只会更沙雕,提前致歉

※我只是想写少年形象的小哈和他老婆、兄弟、还有部下们的沙雕故事


以下正文

————————————————————

PART 01


在关系混乱的希腊诸神中,冥王哈迪斯算是一股清流。不仅只专情于他的冥后,甚至连绯...

观前提示:

1、看似开头有点正经,但其实本质还是沙雕种田流文

2、OOC有,奇怪的单箭头也有,私设严重,没有高冷帅气的希腊神明真的很抱歉

3、冥王中心,相关cp为冥王夫妇。

     [但有一点拉达的单箭头和有点多的明塔的单箭头]

4、请注意避雷,如果看到哪里不能接受,请立刻关闭,因为后面只会更沙雕,提前致歉

※我只是想写少年形象的小哈和他老婆、兄弟、还有部下们的沙雕故事


以下正文

————————————————————

PART 01


在关系混乱的希腊诸神中,冥王哈迪斯算是一股清流。不仅只专情于他的冥后,甚至连绯闻对象都没有。


准确来说,是没有活着的绯闻对象。


根据约定,每年之中,其中半年,冥后返回地面,与她的母亲一起让大地恢复生机。而另外半年,她将返回冥界,届时大地一片荒芜。


千年来一向如此,只是今年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约定之期已至,冥后却没有按时返回。


命运是既定的,命运三女神是公正无私的。


她们纺织着世间所有生灵的命运,无论是神还是人。


但倘若命运毫无波动,那也是件无聊的事情。


在此之前,冥府之主不止一次前来,永远也只有一个问题。

 

关于冥后珀尔塞福涅。


得到的回答也总是没有变化的一句。


“命运尚未揭示其神秘。”


但这一次不一样。


命运既已出现波澜,也不需要再隐匿。


“三日之后,希腊雅典。”


过于清晰的预言,让冥王感到意外。

 

“即是说,朕只要届时前往圣域即可与珀尔塞福涅重逢?”

 

“是,又不是。”

 

哈迪斯沉默地等待解释,注视着眼前的三位女神,眼神冰冷又无情。

 

克洛托是仁慈的女神,冥王一次次地坚持打动了她。然而她也深知这是一位冷酷无情的神明。或许他也有深情与温柔,但那也只属于冥后而已。

 

“如若哈迪斯大人以此身姿前往,是无法与珀尔塞福涅大人相逢的。德墨忒尔大人也在寻找爱女的转世,而大地之上,并不是您的权能所在。”

 

克洛托解释了预言的制约性。至于如何做到,就不是她能透露的事情了。

 

这事其实好解决,哈迪斯想起在自己最初接管冥界的时候,他把少年时期的身体亲手埋葬了。

 

虽然历经千年,但神的身体还是没那么容易坏的。

 

挖出来应该还能凑合用吧。

 

哈迪斯这样想着,打开了漆黑的棺木。

 

少年,仿佛只是睡着一般。

 

年轻俊美的面庞,如花朵般柔和精致的五官,超越了性别的吸引力,墨黑的发与雪白的皮肤,散发出一种清冷的异常之美。

 

但见过他这一面的神却不多。

 

似乎是生来就与黑暗为伍,当哈迪斯抽到冥府的时候,他的两个兄弟都松了一口气。

 

没有神愿意去接管那片地下的黑暗土地。

 

父神时代的结束,神王宙斯的上位。

 

三分权能,宙斯执掌天空。

 

波塞冬接管海洋。

 

而哈迪斯,不过是从一方狭小的黑暗,走入了更加深邃的无限黑暗。

 

光明与生命,从来都与他无缘。

 

“亲爱的哥哥,”庆贺之宴上,宙斯举起酒杯,“除了你,没有神明能够驾驭冥府。”

 

哈迪斯只是点点头,他的这位弟弟,光彩照人的天选之子,预言中注定的王者。

 

没有生命能改变命运,即使是神。

 

“可是我听说那鬼地方,阴冷黑暗,没有生命能活下去。”波塞冬直言不讳,“谁呆的下去啊。”

 

宙斯笑了笑:“那要不你和大哥交换一下?海洋可是温暖又生机勃勃。”

 

波塞冬赶忙摆手:“别啊,我又不傻,谁要去那种鬼地方。”

 

哈迪斯:“……”

 

波塞冬:“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宙斯:“波塞冬,对大哥礼貌一点。”

 

波塞冬:“???你为什么只叫他哥,不叫我。”

 

——太吵了……

 

哈迪斯默默喝着果酒,只想着赶紧去冥界找个地方安静一会儿。

 

哈迪斯虽然可以明白其他神不愿去管理冥界的心情,但却无法理解冥界到底哪里不好。

 

毫无生机的地方不是正好吗。

 

黑暗不是最安心的存在吗。

 

为什么他的两个弟弟都觉得他不满意这个结果。

 

“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宙斯并不是良心发现,“如果还都可以的话,冥界可能需要重建一下,这样也能尽快管理起死者。”

 

看看,他这位弟弟已经开始想轰人了。

 

但宙斯的担心也并非没有道理,从父神肚子中解救出来的孩子之中,三位姐妹,德墨忒尔和赫斯提亚温柔慈爱,赫拉威严美丽。

 

唯有长子哈迪斯,让宙斯心生忌惮,波塞冬虽有野心但是却不难理解。

 

而哈迪斯则不一样,那种不详的黑暗力量,与奥林匹斯那些向往光明的神格格不入。

 

神权色欲,什么都不去追求才是最可怕的。

 

“那,”哈迪斯开口,和弟弟们说出了第一句话,“我就先行一步了。”

 

意料之外的声线,年轻而柔和。

 

“等等等等,”波塞冬赶紧喊住这位说走就走的大哥,“哥啊,你这个声音也太不合适了吧,冥王诶,不是应该是那种低沉吓人的感觉吗?”

 

哈迪斯:“我会练习一下的。”

 

宙斯:“感觉……和想象中不一样啊。”

 

宙斯原本以为哈迪斯在宴会上一言不发是因为不满意抽签的结果,虽然这个结果确实有失公允。但这一开口,就感觉意外的好说话啊。

 

波塞冬:“对对,冥王形象要更可怕一点。听到名字小孩都会哭的那种。”

 

宙斯:“就像你最开始被吓到那样吗?”

 

波塞冬:“……你怎么对我就没点对哥哥的尊敬啊。”

 

哈迪斯:“我不喜欢小孩的哭声,实在是太吵了。”

 

出现了,是重点找的非常微妙的冥王大人。

 

波塞冬:“就是让你营造传说感就好了啊。话说回来,大哥你好像都没露过脸,让我看看发型之类的是不是也得变……你谁?!”

 

哈迪斯摘下兜帽,第一次在弟弟们面前展现自己的面容。事实上,比起其他神喜欢的暴露盔甲,哈迪斯确实更偏爱宽大的长袍和带兜帽的长斗篷,这足以帮他挡住许多恼人的光亮。

 

宙斯也一时惊讶地说不出话,长相比声音的反差更大。

 

虽然兄弟三人的血缘亲密,天神也不乏英俊之辈,但是这不一样,想象与现实的反差竟有如此之大——

 

宙斯:“亲爱的哥哥,要不你多留几天吧,我们兄弟二人才刚刚重逢,应该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哈迪斯:“可你刚才不是……”

 

宙斯:“工作可是永远干不完的,不急于一时啊。”

 

波塞冬:“等会儿,什么叫兄弟二人啊?当我不存在吗?”

 

但在哈迪斯的理解中,显然是自己长得实在是不够霸气,以至于两个弟弟都担心他在冥界混不下去。

 

所以他到达冥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换一下形象。

 

以神来说,想要从出生过渡到最佳的青年时期,想快也能快。

 

至于保持哪个时期就是神自身的意愿了。

 

重获新生之后,哈迪斯下意识选择了少年时期的形象,相当于后来所出现的人类14岁左右的样子。在哈迪斯的理解中,这样的时期是最为纯净的时期,不被世俗所沾染的干净。

 

但既然这样的形象不合适做冥府之主,那么再换一下就好了。

 

冥界是属于亡者的国度,肉体是并不是必须的存在。

 

哈迪斯将自己的身体放置于漆黑的棺木之中,然后埋葬。而他的灵魂则以青年之姿永驻冥界。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见过他之前样貌的就只有宙斯和波塞冬,时间久了,就连这两位神也忘了。

 

哈迪斯也成了当年海皇所说的那种,声音低沉冷酷,气质可怕而危险的传说。

 

瘟疫与痛苦,黑暗与死亡。

 

这里是无法逃离的地狱,其唯一的主人即是冥界之王。


王翏。

【宇宙星神】桔梗

阿波罗/波塞冬

私设预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那永远令人安心的伟岸背影?是因为他口中描述的让人憧憬万分,愿意为之奉献的未来蓝图?是因为那副温柔又坚定的嗓音?因为每一次的对练后将自己从地面上拉起的手掌?还是因为并肩作战时紧贴到一起的后背传递来的生命力?


波塞冬不记得了,他只是深深地将阿波罗这个名字刻印在了自己的每一条线路里,深到太虚玄冰的黑暗力量抹掉了他的一切理智和记忆,都没能抹去这个刻痕。


有个声音时隐时现却又阴魂不散地对他耳语:占有他。玄冰星系只有你和他。他终于是你一个人的了。甚至你可以杀死他,让他死在你手上也是一种独占。


占有他……独吞他…...

阿波罗/波塞冬

私设预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那永远令人安心的伟岸背影?是因为他口中描述的让人憧憬万分,愿意为之奉献的未来蓝图?是因为那副温柔又坚定的嗓音?因为每一次的对练后将自己从地面上拉起的手掌?还是因为并肩作战时紧贴到一起的后背传递来的生命力?


波塞冬不记得了,他只是深深地将阿波罗这个名字刻印在了自己的每一条线路里,深到太虚玄冰的黑暗力量抹掉了他的一切理智和记忆,都没能抹去这个刻痕。


有个声音时隐时现却又阴魂不散地对他耳语:占有他。玄冰星系只有你和他。他终于是你一个人的了。甚至你可以杀死他,让他死在你手上也是一种独占。


占有他……独吞他……杀死他……


不,不!这是他的想法?这是被黑暗灌输进来的想法?一定是。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怎么可能?但这种想法的确控制住了他,让他日日挣扎在剧烈的疼痛中,他很难得抢回一丝清明的神志,想的全是如何保护如今被冰封,无力无助又脆弱无比的阿波罗。



阿波罗强大而智慧,谦逊且温和,一切能想象到的描述美德的词汇都可以降在父神为其打造的日冕的冠上。波塞冬并未见过这位自己的创造者,关于至上神奧坦的记忆是张褪色的相片,夹在记忆扇区的最底层,倒像是被人预先编写进去的程序。阿波罗和宙斯也不同,后者是所有人忠实宽厚的老大哥,而阿波罗不是,他想,如果神要降临世间,那必定会降落在一具像是阿波罗这样的躯体里。对他来说,阿波罗就是活生生的,可以触摸到的神。


但神对众人的爱是平等的。而自己对神的爱则会滋生出妒忌、贪婪、欲望和愤怒,以及它们所带来的痛苦、折磨与愧疚。要是阿波罗知道的话,或许会温柔地询问自己是否需要他的帮助。要是阿波罗的话,听完自己的告解一定会死守这秘密。但,要是阿波罗的话,阿波罗的话是不会有这些邪念的……是啊,阿波罗不会有。阿波罗的内心尽是光明,怎么会诞生这样的如黑色的荆棘时刻绞紧着自己的核心能量球,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毒刺越扎越深一般的感情呢?自己又何尝胆敢用它们去侵染洁白的神座?


阿波罗不会理解它们的。


大概没有人能理解它们。


大战尚未开始前,所有的星神都融洽相处的时候,波塞冬曾与阿雷斯特在一颗满是岩浆的星球上有过一场对话。彼时他刚听完阿波罗关于希望宇宙永远秩序而和平地发展下去,他们星神就是这一切的引导者的发言,兴致勃勃地就问紫色的星神那他有什么愿望或是梦想。


什么有差异必会导致纷争,什么探索一切背后的原因,什么即使带来毁灭,什么代价的,他模模糊糊记不清了,扇区里只剩下这些摸不着头脑的零星词句,但对方最后的话他记得格外清楚:“那位大人的梦想如是,我的梦想便是实现那位大人的梦想。”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的意义呢?


在这偏远的星球上建造基地是你的意义吗?日复一日进行研究和实验是你的意义吗?


对方没告诉他。但他看着阿雷斯特为了对方奔走于宇宙间,造出整支的军队与战舰群,搜寻整合所有有价值的资源,为了对方而站到光明和正义的对立面,为了对方与他们所有曾是昔日的伙伴的人为敌,他明白了对方是在如何践行曾经说出的话。


他感到一丝苦涩的惺惺相惜,但又随即将之赶出缓存。光明和正义不可能怜悯邪恶。他要像阿波罗一样公正、了无私心,剔除了这些,他相信他就可以铲除那黑色荆棘深埋的根系,他要实现他自己的意义。


他要成为阿波罗的剑,他要成为阿波罗的盾;阿波罗需要他,他就伴其左右助他一臂之力;阿波罗抽身暂居,他就去别处传递阿波罗的意志。


直到阿波罗不再需要他。



需要我。


使用我。


别抛下我。



他向他的神祈祷。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61

法俄同:我是赫利俄斯的儿子,因为我们都驾驶过太阳车。

阿波罗:我是宙斯的儿子,因为我们都会预言。

帕伽索斯:(默默走过来)

法俄同&阿波罗:这一定就是波塞冬的儿子了!

帕伽索斯: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法俄同&阿波罗:(上下打量他)……这还用想吗?

法俄同:我是赫利俄斯的儿子,因为我们都驾驶过太阳车。

阿波罗:我是宙斯的儿子,因为我们都会预言。

帕伽索斯:(默默走过来)

法俄同&阿波罗:这一定就是波塞冬的儿子了!

帕伽索斯: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法俄同&阿波罗:(上下打量他)……这还用想吗?

铅笔
是波塞冬 感觉颜色在手机看有点...

是波塞冬

感觉颜色在手机看有点怪

少有的高完成度

是波塞冬

感觉颜色在手机看有点怪

少有的高完成度

🕊️黎瑞🕊️

摸完了,超级潦草的上色

改编自朱一旦视频《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大差不差》

蓝色字加黄色描边的波塞冬不加描边是朱利安,黑色描边是因为不描会跟头发融为一体【你他妈】还有个标重点【指老婆】

感谢二爷和潘多拉姐姐的友情客串【。】


朱利安:我老婆!好看吧!你没有吧!!羡慕吧!!!!

哈迪斯:你有病吧!你找死!

摸完了,超级潦草的上色

改编自朱一旦视频《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大差不差》

蓝色字加黄色描边的波塞冬不加描边是朱利安,黑色描边是因为不描会跟头发融为一体【你他妈】还有个标重点【指老婆】

感谢二爷和潘多拉姐姐的友情客串【。】


朱利安:我老婆!好看吧!你没有吧!!羡慕吧!!!!

哈迪斯:你有病吧!你找死!

第七只狐

突然又想再尝试一次

尝试尝试,很可怕不要看!
[图片]

尝试尝试,很可怕不要看!

冠位芋泥波波
加隆[寻龙猎手] 波塞冬[赏金...

加隆[寻龙猎手] & 波塞冬[赏金大佬]


画了鹅厂新皮肤

呜呜呜他们好帅(而且好配咳咳咳)


【动作和枪皆有参考】

加隆[寻龙猎手] & 波塞冬[赏金大佬]



画了鹅厂新皮肤

呜呜呜他们好帅(而且好配咳咳咳)





【动作和枪皆有参考】

呆毛控KK

正确炫富与商业鬼才(沙雕对话流再现)

这个算是之前波波炫富的后续吧

前文

※沙雕向 私设多 OOC 经商鬼才小赫出没


以下正文

————————————————————

01

哈迪斯:请叫我秋名山车神。


波塞冬:那你倒是漂移啊,哪有不会拐弯的车神?


哈迪斯:这只能怪你的车不会飞。


波塞冬:艹,你赔我!


哈迪斯:行啊。


宙斯:哥,我也想要。


波塞冬:你要个P!


宙斯:我又没跟你说。


哈迪斯:那就一人一辆吧,再给我老婆买一辆。


波塞冬:???怎么,财富之神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哈迪斯:对呀。


宙斯:咱哥这才是正确的炫富,懂了吗?


波塞冬:我...

这个算是之前波波炫富的后续吧

前文

※沙雕向 私设多 OOC 经商鬼才小赫出没


以下正文

————————————————————

01

哈迪斯:请叫我秋名山车神。


波塞冬:那你倒是漂移啊,哪有不会拐弯的车神?


哈迪斯:这只能怪你的车不会飞。


波塞冬:艹,你赔我!


哈迪斯:行啊。


宙斯:哥,我也想要。


波塞冬:你要个P!


宙斯:我又没跟你说。


哈迪斯:那就一人一辆吧,再给我老婆买一辆。


波塞冬:???怎么,财富之神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哈迪斯:对呀。


宙斯:咱哥这才是正确的炫富,懂了吗?


波塞冬:我太难了……(ಥ_ಥ)


02

宙斯:亲爱的哥哥,给我整一辆这个吧,虽然有点小贵。


哈迪斯:好。


波塞冬:宙斯,你身为众神之王的尊严呢?


宙斯:我这是以神王的身份在下达命令,你听不出来吗?


波塞冬:抱歉,还真没听出来。



03

波塞冬:你赔我一辆玛莎拉蒂就行。


哈迪斯:有什么特别的吗?


波塞冬:车标是三叉戟,我觉得它就是为我而生的。


04

波塞冬:我想组个车队。


宙斯:是我想的那种吗?


波塞冬:就是赛车,最近很火的,可是安菲说我要是敢去投资这个就告我挪用公款。


宙斯:我是说啦啦队全是可爱的女孩子那种?


波塞冬:那倒还真有。所以,咱们合作吧,想办法赚它一票大的。


宙斯:我觉得可以去忽悠大哥,弄点启动资金。


哈迪斯:你说了忽悠了是吧?我觉得你们就是想套路我。


05

赫尔墨斯:这点资金的小事,用的着麻烦老板嘛,你俩跟我谈就行。


波塞冬:?宙斯,我觉得你儿子最近有点飘。


宙斯:说起来,大哥在人界用的货币是你帮忙兑换的吧?


赫尔墨斯:是啊。


宙斯:那我懂了~


赫尔墨斯:你别想威胁我,我跟老板报告过我中间会收点手续费的→_→


宙斯:你确定是一点吗?亲爱的儿砸~


赫尔墨斯:老爸,都一家人,咱回去聊。


宙斯:那投资的事?


赫尔墨斯:包我身上。^_^


06

赫尔墨斯:老板我跟你说,宙斯和波塞冬又想坑你。


哈迪斯:反正我不会给他们投资的。


赫尔墨斯:但是,老板啊,说真心话,你在乎那点钱吗?你就不想坑他俩一次吗?


哈迪斯:钱倒是无所谓,但是搞事好麻烦啊。


赫尔墨斯:所以包我身上,借我点钱,我用1/4借他们,剩下3/4我组一个咱们自己的车队,搞垮他俩,到时候赚钱咱们对半分啊。


哈迪斯:这不太好吧?


赫尔墨斯:我4你6。


哈迪斯:我是说你这么忙活,不是应该多拿点吗?我4你6吧。


赫尔墨斯:老板,我一定会好好给您打工的~



炸鞭炮,棒

皮肤超级好看www

话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ω・` 

皮肤超级好看www

话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ω・` 

冠位芋泥波波



x

打军团boss的时候刚好遇到亲友于是截了图
感觉加隆迷之小鸟依人
这种保镖×总裁模式也好可爱啊




x



打军团boss的时候刚好遇到亲友于是截了图
感觉加隆迷之小鸟依人
这种保镖×总裁模式也好可爱啊

冠位芋泥波波
富二代和猛男之一( 这个建模朱...

富二代和猛男之一(

这个建模朱利安比加隆还高

配色还有风格都配一脸,我好了,我有波隆代餐了……呜呜呜为什么我cp这么冷,出了情侣装都没有粮…(好吧和伊奥三个人的情侣装x咳咳)…呜呜呜呜

富二代和猛男之一(

这个建模朱利安比加隆还高

配色还有风格都配一脸,我好了,我有波隆代餐了……呜呜呜为什么我cp这么冷,出了情侣装都没有粮…(好吧和伊奥三个人的情侣装x咳咳)…呜呜呜呜

冠位芋泥波波

【波隆】重逢

◇朱利安(波塞冬)×加隆
◇一个全年龄文章,不可以屏蔽!!

加隆拐了十三个路口才找到这个预约制的私人餐厅,他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手表,比那封信上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加隆?!你来做什么?……”门口守卫的苏兰特有些紧张,朱利安少爷说约了客人,没说是谁,但怎么想都不能是这个男人!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哼,让开,苏兰特。”加隆解开大衣的第一颗扣子,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屋内的温暖。

“你想对波塞冬大人……唔!!”苏兰特手撑着门,阻挡加隆,却被他蛮力地从腰拦过推搡着进入了房子里。

“你迟到了。”朱利安看到加隆来了,才重新感觉到饿,随着钟表指针的转动,他以为加隆不会来了,毕竟那位...

◇朱利安(波塞冬)×加隆
◇一个全年龄文章,不可以屏蔽!!



加隆拐了十三个路口才找到这个预约制的私人餐厅,他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手表,比那封信上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加隆?!你来做什么?……”门口守卫的苏兰特有些紧张,朱利安少爷说约了客人,没说是谁,但怎么想都不能是这个男人!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哼,让开,苏兰特。”加隆解开大衣的第一颗扣子,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屋内的温暖。

“你想对波塞冬大人……唔!!”苏兰特手撑着门,阻挡加隆,却被他蛮力地从腰拦过推搡着进入了房子里。

“你迟到了。”朱利安看到加隆来了,才重新感觉到饿,随着钟表指针的转动,他以为加隆不会来了,毕竟那位女神和他不同,早就轻易宽恕了加隆,还拉拢了他。

“朱利安少爷!”苏兰特的语气像是知道自己奖券不会中,然后发现真没中。

期待重逢是街角的偶遇,这样不会显得对这件事太过有上进心;但对于圣斗士而言,避开不想见的人轻而易举。所以朱利安只好一看就是做了很多努力的,制造了重逢。

“好久不见了,朱利安少爷。”加隆将大衣递给服务员,坐到给他留的席位上。差不多两年了,自从一切的战争结束,制衡给世界重新带来了和平,“您是不是长高了点?”

很远的远房哥哥,朱利安是这么向不知情的佣人下属和员工介绍加隆的。不知是否心有灵犀,加隆表现得真像一个来投靠他的亲戚,连同他不合时宜的寒暄。

“你知道我没有。你想吃什么?”

“火锅吧。”加隆的心情很愉快,难以言说的雀跃。他这两年在圣域呆一段时间,在五老峰呆一段时间,在新宿呆一段时间,如果说有一个地方适合当他旅途的终点,那么大概就是这里——海神的身边,那也是他的起点。

“这里没有火锅,你看不出这里是西餐厅的装潢么。”

“哦抱歉,谁让我的眼睛都忙着看您去了。那就什么都可以。”

朱利安怪怪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摇铃叫服务员来点了几道菜。

“进入正题,我叫你来是邀请你重新作为海龙效忠我,你有拒绝的权力,当然那之后我也有表示不满的权力。”

加隆弄好餐巾:“饿的时候不宜做重要决断……如果我拒绝了还可以继续吃这顿饭么?”

“可以,我会用这顿饭的时间耐心地说服你。”

“好了你开始说服吧。”

“……”

雅典娜和波塞冬成为盟友的现在,曾经挑起他们战争的加隆本应在神的惩罚的夹缝中无处可去,谁知他们却争先恐后的原谅他还希望让他做自己的战士。雅典娜……城户纱织是因为善良以及性格所致,这位朱利安小少爷又会因为什么呢?他应该是最难以原谅加隆的人。

“你对我不敬不义,我给你一个免去罪过的机会。”

“我需要一个随身护卫,你的待遇绝不会比在城户集团差……?!”

朱利安皱起眉头盯着加隆的表情,但加隆面色如常地叉起一只虾放到嘴里,略微颔首表示他在听。

朱利安敢肯定加隆是有意的伸腿过来踩在自己身上,具体地说是下半身,更具体一点是裆部。那只穿着皮靴的脚蹭了蹭,找准位置,然后轻轻压下去,画着圈地踩弄。朱利安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失去了制止他的时机。

餐桌旁朱利安的脸像是对什么过敏一样红起来,而桌布下的微妙状况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别这样……加隆。”朱利安小声地呵斥,他们不是可以玩这种情趣的关系,这举动十分唐突、低俗、恶劣、冒犯……带着强烈的冲击性,一举就将他们脆弱的和平打破,变成糊在锅底的糖浆。



很久以前,他们之间似乎有过一瞬的不可思议的温柔泡影。
那时朱利安还是个孩子,海神的意志还未觉醒,加隆是会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的迷之骑士。加隆很冷很酷,但绝不是冷酷。一次索罗家的小少爷被绑架,加隆出现在他面前,简单的打败了匪徒,将他救了下来。

“您该更注意自己的安全。”海神可不能因人间体受到危险提前醒来。

“是你……你是谁?”加隆蹲下来把朱利安放到地上,但这个小少爷却攀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你是我的守护天使吗?”这个男人三番两次在危难中救了他。

加隆看着少年纯净的眼睛,不知如何回答,于是闭口不言。

“那么你是我的英雄,英雄总是不会暴露身份。”朱利安轻轻在加隆脸颊亲了一下,然后松开手,“你将永远获得我的感激和祝福,如果你需要,也会获得索罗家的感谢。”

“我们还会见面的。”加隆留下这句话消失了。直到很久之后,作为海龙,在海皇的面前宣誓效忠。

波塞冬赖床,所以朱利安的状态不是很稳定,他时而明白自己是海神的人间体,拥有无穷的力量,掌握着作为海皇的部分权能;时而头脑中一片迷雾,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孤立无援。

“我为什么会……这是哪儿?……”朱利安捂着额头蹲下来,被来查看波塞冬状况的海将军加隆发现。

“朱利安少爷。”加隆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你——对了,你是……”朱利安摇摇晃晃的,紧紧攥住海龙鳞衣披风的一角,“现在你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了。”海神的小宇宙再次充盈了他,他推开加隆站好,不见刚刚的恍惚,“海龙来找我何事?”

“来查看您是否一切安好。”

“我很好。”

“那属下就告退了。”




经历了利用背叛之后的现在,那抹幻影更不知何去何从。

“唔……”

“您不舒服吗,朱利安少爷?”加隆明知故问,脚下的动作却更暧昧了些,接着,在对方马上要到临界点,或者怒意的临界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站起身走到朱利安的面前,关切地问:“身体不适的话,就先回去吧,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一同就餐。”

“加隆……你是不是以为我总会轻易放过你?雅典娜不会在一些小事上也时时刻刻保护你的。”朱利安清了清嗓子,把声音放大了一点,“我确实不太舒服,想要回去休息,你同我一起吧,希望我没有扫你的兴,我们回到索罗宅邸后还能一起畅谈未来规划。”

“我很乐意,您能早点恢复精神就好了。”

“?!”朱利安的脸上仿佛清晰地写着:你不是要拒绝然后要离开吗?

加隆微笑,拉起朱利安,用身体遮挡,趁别人不注意的掸了掸他身上某个部位被蹭上的灰。

在车上加隆依旧什么都没说,他把头别过去看向窗外,朱利安则闭目养神。

一个急转弯,加隆看着车窗的反光里朱利安面无表情的绷紧身体努力不靠过来的样子,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朱利安睁开眼,不悦地偏过头看着加隆。

“我为和平带来的自由感到高兴。你呢?用人类的身份解救世界的旅程还顺利吗?”

“某种意义上说,我是在帮你赎罪。”

“……”男人提起年少时犯下的错就会沉默。但他也已不惜牺牲生命的为了女神,为了人类的存亡而战了,他明白对于千百人的命而言无法将功抵过,加隆只得这样永远不动声色地怀着忏悔,继续走下去。

“但你说得对,和平的自由么……”朱利安摘掉手套,握住加隆的手,然后继续闭着眼休息。

那时不甚明了的事,未能说出的话,不出于本心的恶,现在都有了机会重来。

加隆一定没接过吻,朱利安有了定论。明明在挑逗上那样大胆,但回到宅邸,他却变得十分生硬。而朱利安自己的动作也带着犹豫,一切进展的太快了,他还没有想清楚。多个情人不算什么,可为什么会和这个男人做起了这样的事?这么想着,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还做不做?你不上我上了。”加隆半躺在朱利安卧室的大床上,不耐烦地掀起朱利安额前的头发向后捋。他们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前戏也搞了会儿了,朱利安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停下来想别的事情。

“你不会是想用这个来作为对我的赔偿吧?”

“哈,你是这样想的?那……怎么样,有没有一种圆了过去的梦的感觉?哦不,海神大人怎么会缺少爱呢……唔……”

朱利安有在听,但越听越觉得与其再相互说些口是心非的话,不如继续贴近,继续亲吻。

第一次在这种时候,在快感之外多了一种几乎要落泪的感觉,高潮完全不足以满足欲望,想要一直一直这样拥抱下去。对方大概也是同样的,他的手臂那样有力,腿缠得那样紧。

“所以你来……之后就会一直留在我身边了对么?”

“我是这么打算的……”

“我同意了,纱织也一定不会因为被挖角而生气的。”

“嗯,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虽然很惊讶但也对我表示了鼓励。”加隆用手指梳了梳朱利安的长卷发。

“你说了什么?”

“我说我要去追求海神,取得他的原谅,还有爱。”





迷之bug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啊啊
我杀老福特

我要成仙辣

【神龙活动剧情留档4】

本期男主剧本mvp朱利安少爷

真的好像那种典型的三人主角组啊喂( ´艸`)男主加一个成熟冷静点的队友和一个活泼可爱点的队友去深山老林寻找什么神秘人寻求什么神秘宝物希望能打到大boss什么的


然后被神秘人npc换着法的暗示你最珍贵的宝物就四跟李一起摸爬滚打上山下海滴小伙伴好基友们哪


然后男主角就会好像顿悟了什么人参的哲理一样完全忘了宝物根本没给的事


神龙大人讲的太敷衍了喂)

【神龙活动剧情留档4】

本期男主剧本mvp朱利安少爷

真的好像那种典型的三人主角组啊喂( ´艸`)男主加一个成熟冷静点的队友和一个活泼可爱点的队友去深山老林寻找什么神秘人寻求什么神秘宝物希望能打到大boss什么的


然后被神秘人npc换着法的暗示你最珍贵的宝物就四跟李一起摸爬滚打上山下海滴小伙伴好基友们哪


然后男主角就会好像顿悟了什么人参的哲理一样完全忘了宝物根本没给的事


神龙大人讲的太敷衍了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