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泥塑

62512浏览    1046参与
养猪达人

博君一肖 寂寞少妇文学1

寂寞少妇肖盏X血气方刚王一啵

王一啵第一次见到肖盏是在一年前的夏天。

那天,王总带着他的新婚小妻子肖盏搬到了这个小区,成为了他们家的新邻居。王一啵的妈妈是个十足的八婆,正烤着蛋糕呢,一看马路对面送家具的车队已经到了,便立刻装上几块蛋糕拎着王一啵去拜访新邻居了。王一啵本来是不情不愿的,黑着个脸,嘟囔道“打完招呼我就要回家打电动”。

进门时,王一啵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抹明艳的红色。那是肖盏穿着一袭鲜艳的红裙,挽着王总的胳膊款款走来,那裙子又短又薄,露出大片白嫩细腻的肌肤,腰肢纤细,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一双瑞凤眼带着盈盈笑意,对王一啵投来好奇的目光。

王一啵感觉自己有点头晕,在前17年的生命中,...

寂寞少妇肖盏X血气方刚王一啵

王一啵第一次见到肖盏是在一年前的夏天。

那天,王总带着他的新婚小妻子肖盏搬到了这个小区,成为了他们家的新邻居。王一啵的妈妈是个十足的八婆,正烤着蛋糕呢,一看马路对面送家具的车队已经到了,便立刻装上几块蛋糕拎着王一啵去拜访新邻居了。王一啵本来是不情不愿的,黑着个脸,嘟囔道“打完招呼我就要回家打电动”。

进门时,王一啵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抹明艳的红色。那是肖盏穿着一袭鲜艳的红裙,挽着王总的胳膊款款走来,那裙子又短又薄,露出大片白嫩细腻的肌肤,腰肢纤细,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一双瑞凤眼带着盈盈笑意,对王一啵投来好奇的目光。

王一啵感觉自己有点头晕,在前17年的生命中,他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人,他觉得在见到肖盏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一箭射穿了。

王一啵从来都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才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把妹无数,他见过的美女和交往过的女朋友明明不在少数,可这是第一次,他的心脏跳的如此之快,呼吸变得如此急促,脑海中仿佛有无数朵烟花炸裂......



全文见链接(评论也有)

https://m.weibo.cn/6227639573/4461895890930775


养猪达人

博君一肖 黄色童话系列1

丹丹公主👸(此篇按照白雪公主改写)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王国里,住着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他们一直渴望有一个很漂亮的孩子,所以每一天都在向上苍祈祷。

“上帝啊!我们是好国王和好王后,请您赐给我们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吧!”

不久以后,王后果然生下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孩,这个孩子的皮肤雪白,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金灿灿的,因此,国王和王后就给他取名为“白牡丹”。


全文见链接(评论里也有)
https://m.weibo.cn/6227639573/4461891303121147

丹丹公主👸(此篇按照白雪公主改写)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王国里,住着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他们一直渴望有一个很漂亮的孩子,所以每一天都在向上苍祈祷。

“上帝啊!我们是好国王和好王后,请您赐给我们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吧!”

不久以后,王后果然生下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孩,这个孩子的皮肤雪白,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金灿灿的,因此,国王和王后就给他取名为“白牡丹”。


全文见链接(评论里也有)
https://m.weibo.cn/6227639573/4461891303121147

咕咚叮咚

未分化时,妍丽、柔软、我见犹怜,所有人都等着他长大,以为会是千年难得一遇的顶级Omega!谁又能想到一夜之间迅速分化成为绝世神A?

怎么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呢?淦!

图cr.

未分化时,妍丽、柔软、我见犹怜,所有人都等着他长大,以为会是千年难得一遇的顶级Omega!谁又能想到一夜之间迅速分化成为绝世神A?

怎么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呢?淦!

图cr.

千山日月

【博君一肖】肖恩Sean 05

*融梗《卡罗尔》

*没见过世面的冷漠酷盖x风韵犹存的带娃离异少妇

*泥塑预警!

*可婚可育设定。哥哥能生!

*作者挖坑狂魔,极可能鸽,慎入!

ARE U REDAY??

————————————————————————————————

01

02

03

04


05

王一博本不打算在圣诞节前夕这天出门的,天气太冷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接口。

街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圣诞歌曲,再好听的音乐也变成了一团糟。

小孩,满街乱跑的小孩,不注意就会被撞到大腿,或者被泼一身甜腻的碳酸饮料。看电影也不能安心。

干脆在家呆着吧,王一博似乎还没有从两天前夜晚的会面中缓过神来...

*融梗《卡罗尔》

*没见过世面的冷漠酷盖x风韵犹存的带娃离异少妇

*泥塑预警!

*可婚可育设定。哥哥能生!

*作者挖坑狂魔,极可能鸽,慎入!

ARE U REDAY??

————————————————————————————————

01

02

03

04


05

王一博本不打算在圣诞节前夕这天出门的,天气太冷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接口。

街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圣诞歌曲,再好听的音乐也变成了一团糟。

小孩,满街乱跑的小孩,不注意就会被撞到大腿,或者被泼一身甜腻的碳酸饮料。看电影也不能安心。

干脆在家呆着吧,王一博似乎还没有从两天前夜晚的会面中缓过神来,那晚他说了太多话,似乎到明年到来之前,他都不想加入任何超过一分钟的谈话了。

他就在这样安静而满足的气氛中,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打了一天手机游戏。五点钟,他揉揉干涩的眼睛,才觉得肚饿。

另一台手机屏幕上堆满了未读消息,他解开锁粗略一看,挑拣着回复了几条节日祝福。妈妈问他,今年过年回不回家。一想到春运抢不到的车票,便觉得心烦,王一博干脆装作没看到。

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哥们在群里的臭屁聊天,王一博退回微信主界面,这才注意到通讯录那栏收到一条新的好友申请提醒。

头像是一只黑白相间的猫,放大来看,才发觉是一个人抱着猫的样子,下巴贴着猫咪毛茸茸的头顶,露出一点鼻尖和一半藏在暗处的嘴巴。

两指放大图片,屏幕调到最亮,王一博在那张形状姣好的嘴巴下方看到了一个圆圆的黑痣。

——天底下嘴下有痣已经成了什么稀松平常的事吗?

——不会这么巧吧?

可好友申请的信息上赫然写着两个字——肖战。

王一博心怦怦跳着,同意了肖战的好友申请。

这事没法解释,他心跳得厉害。出于惊讶还是欣喜?他说不清楚。

他和肖战已经成为了微信好友,接下来该怎么做?要对方打招呼吗?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主动?

发什么内容?微笑的表情合适吗?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太高冷?

他盯着输入框,惴惴不安的纠结了一分钟。为什么肖战那边迟迟没有发什么消息过来?他有什么事要和王一博说?他没注意到王一博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还是说他只是在微信上发现了手机通讯录里可能认识的人,顺手加了好友而已?

王一博为自己脑袋里涌现的这些想法而惊讶,他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这么一个纠结的人?

啪唧一下,泄愤似的,他将手机摔在床上,套上外套准备出去吃饭。

出门之前,他的手在衣帽架之上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挑了那顶带给他好运的红色毛线帽,给自己全身上下增添了唯一一点节日气氛。

又下雪了,这是个不适合骑摩托的天气。他站在公交车站等车,雪花落在他脸上,像冷雨,很快就被他的体温蒸发了。这种湿凉的触感让他想起多年前洛阳的雪,冰冷坚硬的雪球砸在脸上的感觉。

他将同学推倒在厚厚的雪堆里,头朝下,摔进去,对方的长腿将他绊住,他摇摇欲坠,大笑着埋进冰雪中。

可没人回应他,他湿漉漉的钻出来,人群爆发出尖叫声。

谁也没能知道,那羊毛一般松松软软的雪堆里,藏着一块施工肥料。是了,操场本来就在施工,工人、老师、教导主任、学生……谁记得?

深红色的液体流出来,冒着热气,很快就冷却。他的朋友后脑勺冲天,一动不动,对周遭的骚动无知无觉。

谁打的110……救护车怎么来的……学生家长怎样重的拳头砸在他脸上……王一博全不记得了。

——那是他一生的魇,即便同学最终活了下去,即便他得到了原谅。暗红的热血混在冰冰凉凉的白雪里,是他永不会忘记的场景,午夜梦回,醒来一身冷汗。他睡觉不关灯,仿佛黑暗里藏着审判的鬼。

高中没毕业,他便仓皇逃离家乡。一年多以来,未曾回去过。

他欠人家半条命,他清醒地意识到,他是不配被爱的。

因此,他不太喜欢下雪天。

公交开出去两站,手机在衣服口袋里震了一震,使王一博从不好的记忆里抽离,

他盯着屏幕上的微信聊天框,一时间好像还没醒来。

肖战给他回复:

小王,你好。

冒昧打扰,万分抱歉。

这样虽然有些突兀,但请问,你今晚有没有安排?

是这样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今晚一起晚餐的世交临时有事。可我已准备了一桌子好菜,家里只有我和笑笑两人——提起给阿姨放了假。今天圣诞夜,可冷冷清清的,也没有过节的气氛。最可怜的是笑笑!原本答应他世交的小孩会来,可是……

因此想问你今晚是否有安排?如有计划,请忽略我这些信息,祝你圣诞快乐。

其实,如果可能的话……你和朋友一起来也没问题,我家很大。我还可以去接你们!

笑笑如果能见到你和你的朋友,一定很开心。

 

消息一条一条弹出来,对话框顶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便是木讷如王一博,此刻也能隔着电磁波感受到对方的窘迫。

他甚至觉得,肖先生这样说,似乎过于低姿态了——他那样的人,总不至于如此。

兴许是实在不想让孩子失望吧?肖先生有多爱他儿子,王一博能感觉出来。

这样的语气实在让王一博也心疼起来,为一个毫不相干的儿童无法愉快庆祝圣诞而惋惜。

王一博见不得肖战如此,他想起肖先生笑起来眼底的卧蚕和唇下的痣,铁石心肠也变成绕指柔。

因此他回复:我今晚没安排。正在去吃饭的路上。可以陪笑笑一起过节。

肖战那头几乎是同时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他问王一博,你在哪里?我叫人去接你?

公交恰巧路过一个购物广场,王一博提前下车,把地址告诉他。

二十分钟之后,肖战的司机到的时候,就看见王一博在马路牙子上踢雪,半张脸缩进防寒服里,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傻乎乎地也不知道进室内去等。

上车的时候,他又饿又冷,司机看他可怜,将暖风开得很足。



violet_gogo

姐姐文学5.1 5.2 雷 泥塑 慎入

姐姐文学5.1 5.2 雷 泥塑 慎入

Youngbaee·心動遊戲

新年快乐

写在前头,不要不看下面的文字,看了还骂我回骂拉黑
   


    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

膏皇。ZW,情趣用品,姐姐文学

圣诞节那天想发结果没想到拖到快新年了才写完然后发出来,我就是鸽王,下次一定不会鸽

祝大家新年快乐

喜欢点♥评论都🉑但是不要点蓝手会bq


新年快乐。

写在前头,不要不看下面的文字,看了还骂我回骂拉黑
   


    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壁垒


膏皇。ZW,情趣用品,姐姐文学

圣诞节那天想发结果没想到拖到快新年了才写完然后发出来,我就是鸽王,下次一定不会鸽

祝大家新年快乐

喜欢点♥评论都🉑但是不要点蓝手会bq


新年快乐。

浪漫掉了258w的渣-

Tracer

“tracer”释义为「曳光弹」


她是黑夜中一瞬间光亮过后的永不相见



[图片]
[图片]


“tracer”释义为「曳光弹」


她是黑夜中一瞬间光亮过后的永不相见








niku肉肉
五年前,萧战第一次看到了雪,红...

五年前,萧战第一次看到了雪,红三第一次看到萧战。


衣衫单薄的少年,赤裸着一对骨节秀气的脚踝,他愣愣的站在院子中央,抬手接住纷纷扬扬的雪花。

红三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萧战。

旁边的随从小声说,这便是他精挑细选出来,无父无母无背景的孤儿,最适合用来执行秘密任务。

少年的眼睛被黑色的丝带遮住,但红三踏着雪的脚步声些许被他听见,尖尖的耳朵动了动,转过头来,问,你是谁?

红三并未回答,少年把丝带一把抓下,却在几乎同时被男人反固在怀里,带着粗糙薄茧的大手捂住了萧战的双眼,低声在他耳边说,不用知道我是谁,你记住我的声音和命令就好。


随后的数年,京城出现了一个传说。

神秘的美人,她来历...

五年前,萧战第一次看到了雪,红三第一次看到萧战。


衣衫单薄的少年,赤裸着一对骨节秀气的脚踝,他愣愣的站在院子中央,抬手接住纷纷扬扬的雪花。

红三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萧战。

旁边的随从小声说,这便是他精挑细选出来,无父无母无背景的孤儿,最适合用来执行秘密任务。

少年的眼睛被黑色的丝带遮住,但红三踏着雪的脚步声些许被他听见,尖尖的耳朵动了动,转过头来,问,你是谁?

红三并未回答,少年把丝带一把抓下,却在几乎同时被男人反固在怀里,带着粗糙薄茧的大手捂住了萧战的双眼,低声在他耳边说,不用知道我是谁,你记住我的声音和命令就好。


随后的数年,京城出现了一个传说。

神秘的美人,她来历不明,有着令人惊异的美貌,没人知道在哪里能遇见她,但她却像一个幽灵一般存在于一些路人的深夜的记忆碎片。

只是见过她的人都陆陆续续莫名其妙的死了。


萧战轻巧的翻墙而出,耳朵被冬日的风刮的生疼,但此刻他只想快点跑回大院,因为这是他五年来唯一想着的日子。


萧战从未见过他的主人。

虽然他的身体已经很熟悉那个男人。

男人的手指很长,可以轻松捏住他的脖子,也可以探到他体内,指尖刮着他的内脏的感觉诡异又难过,他在接近窒息的时候脑内一片空白,眼前依旧是黑色的丝带,唯一清晰的是男人的声音。

红三说,比起幸福,人类对痛苦的印象更深刻。比起伤害别人,被别人伤害的记忆更清晰。


(后续防屏蔽见微博)

车,仅粉丝可见

你我如此超群绝伦怎能拘于俗世所见

周囡泥塑——《Cherry Pepsi》(慎入)

非CP向赛博朋克风架空背景

机械改造人萝莉Killer

Minami=周囡名字日文发音


(链接见评论)

非CP向赛博朋克风架空背景

机械改造人萝莉Killer

Minami=周囡名字日文发音


(链接见评论)

二元一次方程

“你丫也知道回来?”

“啊…喝多了些~”

“滚滚滚,你丫远点……”

“唔,香~”

“滚~”


于正啊!你个混蛋!我们soso不演耽美!你暴殄天物!

“你丫也知道回来?”

“啊…喝多了些~”

“滚滚滚,你丫远点……”

“唔,香~”

“滚~”


于正啊!你个混蛋!我们soso不演耽美!你暴殄天物!

瑜嘉爆冷ಥ_ಥ女孩儿

妹妹骑机车怎么这么娇气

实在不行就下来让哥哥do!

妹妹骑机车怎么这么娇气

实在不行就下来让哥哥do!

睢舟

肖美人的贵妇生活(一)

肖美人的贵妇生活

❗❗❗❗​泥塑  女化      不喜勿入谢谢

我有病病❗❗❗❗❗

早晨八点,肖美人睁开眼,忽然感到一阵怅然。

他的老公王一博在外出差已有三天,虽说能随时保持微信联络,但肖美人仍然很不开心。

让美人不开心,简直就是人类的罪过。

于是肖美人决定做个美容SPA放松一下,回头再给老公发骚话。

吃过饭后他决定先化妆。

化妆过程不便透露。(其实是因为我不会化妆。)

毕竟天仙的眼线笔都不是凡人能够买的到的。

他对着化妆镜笑了一下。

果然,我真的很漂亮。

是的,姐你真的很漂亮。

他开始...

肖美人的贵妇生活

❗❗❗❗​泥塑  女化      不喜勿入谢谢

我有病病❗❗❗❗❗

早晨八点,肖美人睁开眼,忽然感到一阵怅然。

他的老公王一博在外出差已有三天,虽说能随时保持微信联络,但肖美人仍然很不开心。

让美人不开心,简直就是人类的罪过。

于是肖美人决定做个美容SPA放松一下,回头再给老公发骚话。

吃过饭后他决定先化妆。

化妆过程不便透露。(其实是因为我不会化妆。)

毕竟天仙的眼线笔都不是凡人能够买的到的。

他对着化妆镜笑了一下。

果然,我真的很漂亮。

是的,姐你真的很漂亮。

他开始挑出门的衣服。

因为床上活动过于激烈的缘故,肖美人无奈的发现自己又瘦了。

瘦的好处是什么!衣服姐可以随便穿啊!真的好爽!

谢谢老公,回来我们就做爱吧!

他想买新衣服了。

我就知道,有钱人家的媳妇都不是省油的灯。

更何况还是这么个绝色佳人,或许世界上只有王一博才养得起。

他撇了撇嘴,嘟了嘟腮。

随便挑了套黑色皮衣,然后稍微扯了扯领口,怎么形容,风情万种吧。

只见他打开了微信界面。

点开置顶。

点开拍摄。

所谓美人杀人不用刀,勾魂摄魄全靠腰。

王一博这边收到提示音的时候还是很平静的。他精心养在家里的美人经常发消息给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上了个厕所都要告诉他。王一博保持着表面上的高冷,其实心里得意得很。

他维持着酷盖的样子用颤抖的手点开了视频。

他该庆幸旁边没有人。

"肖战,我警告你,把你的衣领弄得规矩点,我很快就回家,你再发骚,我就把你弄到办公室,你看着办。"

"我给你钱是让你出去玩的,我警告你,出去别发骚,如果让我发现点什么,你别想下床。"

"一个小时跟我汇报一次行程,少一次你就等着吧。"

肖美人开开心心的接了转账,回了一句"谢谢老公么么哒"就风一样的打开门走出了家。

来到百香果美容院的他,对镜自览,甩了甩自己的一头秀发。

美女出街,建议凡人绕行。

辐射范围? all around the  world。

给肖妞做SPA的资深美容师见了他比见了钱还亲。

这不废话吗,若美人愿望我一眼,我愿意倾家荡产。

无论她给姐卸妆多少次都忍不住惊叹,这种颜值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这蠢钝如猪的手啊,我真是三生有幸!

肖美人安心的享受了一套脸部护理。

慢悠悠的一上午就过去了。

鬼鬼挺怂

这几张太乖了。谁不爱端庄小姐呢。

ooc精预警。

泥塑预警。

——是周公子和秦小姐


  晓娴是我刚过门的妻,闺名唤作璇璇。


  璇璇生的美,却极瘦​,又高挑。弱柳扶风,好似朵骄矜的水莲。


  菟丝子。


  我听过那群人无不恶毒的这般揣度,有些话甚至比粪水还要脏几分。我只当这是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无聊消遣,满不在乎。


  璇璇也听过,她从来都是淡淡一瞥,转头又取下头上一支​珠钗逗猫儿去了。


  未过门时,我偶尔借婚事随父亲到秦家瞧她,她也...

这几张太乖了。谁不爱端庄小姐呢。

ooc精预警。

泥塑预警。

——是周公子和秦小姐


  晓娴是我刚过门的妻,闺名唤作璇璇。


  璇璇生的美,却极瘦​,又高挑。弱柳扶风,好似朵骄矜的水莲。


  菟丝子。


  我听过那群人无不恶毒的这般揣度,有些话甚至比粪水还要脏几分。我只当这是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无聊消遣,满不在乎。


  璇璇也听过,她从来都是淡淡一瞥,转头又取下头上一支​珠钗逗猫儿去了。


  未过门时,我偶尔借婚事随父亲到秦家瞧她,她也都很欢喜。可妮子面薄,是从不肯当着双亲面同我聊。我只能寻个蹩脚借口在一屋子人的心照不宣下朝温柔乡奔。


  这般匆匆多半要被璇璇笑话一番。


  周郎,有失风度。


  璇璇说这话时总是笑,眉梢眼角皆是风情。


  我也爱听她唤周郎,用各种声音。


  清脆的,沙哑的,甚至是带上哭腔。


  这总让我想起她的初次,虽然并不美好。


  算我酒醉失礼,借夜色晦暗就敢翻进她的小院。


  时辰不早,她正要睡,却被我打搅。


  我捉着她伶仃腕子喊卿卿委屈,璇璇听了还是笑。


  周郎,莫听闲话。


  闲话听不听得此刻已是不重要。


  我的璇璇好爱笑。


  那笑勾我勾得紧,鬼使神差,我就低头去吻。


  她说酒气熏人,一味地躲,像只惊慌失措的兔子。


  我没耐心,只一推,她便被我覆在床榻偷香。


  不合礼数,她呜咽着红脸,我连声对不住,可又低下头咬她衣上的扣。


  未经人事,璇璇哪里受得住。她只能唤她的周郎,一声一声,直往人心缝里钻。


  捞了她帕子垫着,掐着璇璇纤细腰肢往里入时,我听见她染着哭腔骂我登徒子。低头,白嫩嫩肤上深深浅浅,是我的指印。


  怕是太疼,她额上沁出细细密密一层汗珠。


  好璇璇,对不住。


  我只能放缓,又吻她,只等她化成一汪春水才敢嚣张。


  事后自是少不了她一番斥骂,我低眉顺目的听,偷偷取了那帕塞进怀里,趁天没亮离了小院。


  “璇璇莫要思念为夫。”


  耳边就又传来她羞愤的骂。


  这事羞人,现在给璇璇看那条白帕子她还脸红呢。

清岁茶

【我坤泥塑】阿姊 5

5

她蜷缩在床上,胡乱拽了层布料遮挡在胸前腿囘间。那样子,有点像画皮里,第一次出场的小唯。

她可怜又无辜,半露香囘肩,眼神实在惹人恋爱,瑟缩的模样好让人心疼。可她分明就像那小唯,一举一动都是在勾引我。

她哪是什么天山上的雪莲花,她就是个婊囘子,她就是个狐狸精!

我又往前一步,阿姊哭起来。她双手捂着脸,长长的头发落下来挡住她的面庞和身体。她嘴里呜咽,含混说着我听不清的话,拼命摇头,不肯教我再往前一步的样子。

我又愣在原地了几秒钟,脑子里一片混沌。

那时候我才知道,在我眼里独立自强养家糊口的那个温柔圣洁的阿姊,就是街头巷尾邻居口中那个淫囘荡的婊囘子。

我的姐姐,她是个妓女。

那男人...

5

她蜷缩在床上,胡乱拽了层布料遮挡在胸前腿囘间。那样子,有点像画皮里,第一次出场的小唯。

她可怜又无辜,半露香囘肩,眼神实在惹人恋爱,瑟缩的模样好让人心疼。可她分明就像那小唯,一举一动都是在勾引我。

她哪是什么天山上的雪莲花,她就是个婊囘子,她就是个狐狸精!

我又往前一步,阿姊哭起来。她双手捂着脸,长长的头发落下来挡住她的面庞和身体。她嘴里呜咽,含混说着我听不清的话,拼命摇头,不肯教我再往前一步的样子。

我又愣在原地了几秒钟,脑子里一片混沌。

那时候我才知道,在我眼里独立自强养家糊口的那个温柔圣洁的阿姊,就是街头巷尾邻居口中那个淫囘荡的婊囘子。

我的姐姐,她是个妓女。

那男人穿好衣裳,人模狗样的,瞪了我一眼要走。我没动,他侧过身想挪出去,碰到了我,我斜眼瞧他,他不敢怎么样。挪出了房门,才小声骂了句什么,我没听清,但晓得那话脏得很。

“你说什么。”我扭头,转过身体,一把揪着那人。

他像触电一样,张牙舞爪的,想要推开我,言语却冲着阿姊,问她这是哪来的疯囘狗,她怎么不管好自己的野男人。

我原想一刀攮了他,可听到这话,我倒不想弄死他了。他虽然该死,可眼力不错,知道我是我阿姊的男人。

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睡了,我作为她男人,哪能忍。手跟不受控制似的,自己就一拳挥出去,脑子里乱糟糟的,眼前东西也模糊起来。我只能感受到我把那男的砸在地上抡拳头,却不能自制。

耳朵里很嘈杂,有女人的尖叫哭泣,男人的呻囘吟哀嚎,但我分不清属于谁,只觉一片混沌。眼前是鲜红的颜色,不晓得是血还是花,总之挺漂亮,我喜欢这颜色。

让我清醒的,是一盆凉水,从天而降,把我和那男人淋个透彻。我像是断电的机器一样,突然就没了力气,呆呆回头,看见阿姊举着水盆,满脸是泪地看着我。

“姐姐……”

我唤她,再扭头去瞧地上,男人几乎要晕过去,浑身颤抖,脸上地上都是血。

阿姊把我拽起来,叫那男的快走,他也不骂了,撑着地要起来,还被自己的血滑了一下。再没刚才在床上的威猛,看都不敢再看阿姊一眼,连滚带爬地走了。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只剩下我和阿姊两个人。我们都没说话,我冷静下来,又生气,又觉得自己没这个立场,更觉得心疼她。

有些手足无措,我喉咙堵得厉害,千言万语哽在那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还是阿姊先开口,她说我考试辛苦了,她去给我做饭。

阿姊起身要走,我心里慌得厉害,一把抓囘住她的手,冷得像一块冰。我握在掌心不舍得放,理智告诉我要说点什么,可这时候我却语无伦次了。像大舌头一样,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可阿姊看起来却在害怕,她躲闪我的目光,拼命想把手抽回去。我又想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这样,是不是因为我刚才吓到她了,还是说,她还在想着那个男人。

我猛地站起来,立在阿姊面前,比她高许多,像山一样堵着她的路。我拽着阿姊一双手,像拽着我自己的命,前言不搭后语地表白,和她说那些在我心里重复千百遍的话。

我说我爱她,我喜欢她,我愿意为了她去死,可我也为她而活,她是我的全部,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我怜惜她,我想永远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阿姊一言不发,脸色却沉下来,她想甩开我的手,我却更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她开始挣扎,推我,打我,骂我,可我就是不松开,环抱着她,然后低头去亲吻了她的嘴。

空气好像凝滞了,她在瞬间停止一切动作,我以为她被我感动,或者是在这一刹那意识到,她也是爱我的。但不过就那么一两秒,接着她便用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开我,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

我何曾受过这个,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还没觉出多少痛来。紧接着,就是第二记,我们面对面站,我看得真真的,她毫不留情,扇了我两个巴掌。

我浑身的血液都好像沸腾了,血气上涌,直冲头顶似的。微张着嘴开始喘粗气,刚才那种感觉又来了,握着拳头的手发抖,但我尚可控制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让我克制着不去碰她。

“让开。”阿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语气冷淡至极。我不动,立在她跟前,她皱眉,还是盯着地面,“滚出去。”

阿姊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对任何人说过话,好像面对的不是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可当年,对着那个撞死我们父母的人,她都不是这样的。

她讨厌我。

我会失去她。

这两个念头发疯一样的在脑子里迅速生长,像雨后的春苗疯窜,填满了我的脑袋,占据我的耳朵,再从耳蜗里撞出来。我什么都听不到,这世界仿佛没有一点声音,我只看到自己的双手伸向她,但那好像不是我的手,我没有知觉,只是看着它像刚才推倒那个男人一样,凶狠地推倒了阿姊。

欺身而上,我压着她,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一只手钳制她两个手腕。阿姊出落得愈发漂亮了,已经成年的女性身上有那些小女孩无可比拟的气质,可她还是很瘦,腕子纤细得像仙鹤腿,一折就要断了。

她脖子也细,又长又白,像天鹅,被我一手就能握住大半环。虎口抵在她喉咙,没用太大力气,她还在挣扎,我便握着她的手恶狠狠撞在地面。

右手不过稍微松懈,就听见她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叫我放开她,骂我是混账。那声音尖锐,不似我阿姊,倒像是被鬼附了身,我听得烦,便暂且饶了她脖子,扬起手扇她耳光,如她先才扇我一样。

只是我力气比她大多了,才打了一下,她脸就肿起来,还破了嘴角。我又卡住她脖子,这回放松了左手,她就立即迫不及待地要挣开,在我后背上乱打。

烦死了。

我抓着她脖子往上提,再重重砸到地上,咚一声,很响,但立刻屋子里便安静了。

我觉得实在很累,身上再没什么力气,翻下来坐在地上。阿姊躺在我旁边,安安静静地睡着,虽然脸上有点肿,可还是好看极了。

倚着桌子腿,我摸索裤兜里的烟,点烟时候才发现手上都是血,不知道是谁的。那些从我耳朵眼睛里长出来的树枝好像又退了回去,我的脑子也渐渐清醒,等那只烟抽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不受控制地哭起来,想抱阿姊去医院,才发现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两条手臂沉得厉害。我又慌张又害怕,哆嗦着打120,一边哭,一边抱着阿姊,像是每一个回家看到姐姐被害昏迷以后无措的、正常高中生。

医生敲门时候我开灯才发现,地上都是血,看上去更像是杀人案发现场,阿姊和我身上也满是血污,有那男人的,也有阿姊的。医护人员进来也被吓一跳,狐惑地看我好些眼,以确定我不是个变囘态杀人犯。

有个护士踩在血里,被滑得差点摔倒,离我不远,我想扶她一把,她却像见鬼一样躲着我。我心里冷笑,表面却还是一个可怜的高中生模样,擦着眼睛,跟在他们后面去医院。

他们给阿姊做了急救措施,还在救护车上她就醒过来,但医生不让她动,说要去医院观察几天,确保没有别的事情。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怪怪的,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阿姊却好像明白一样,对着那个医生说她没事,不关我的事。那医生好像想继续追问,阿姊便说头晕恶心,他也就不再多话了。

如今我和阿姊过得比以前好许多,她也有了些许积蓄,我们不再是小时候那样,连看病吃药都没有钱了。只是我一想到这钱是阿姊用身体换来的——不仅如此,我读书、吃饭,什么钱不是这样来的,就又难掩愤恨,也很心疼。

给阿姊办了住院手续,交了许多钱,她便被推着这里那里的检查。车上那个男医生殷勤得很,几乎是寸步不离得跟着,还是阿姊的主治医生。我有些不满,想叫医院换人,可护士说他是最好的,也就作罢。

他一直戴着口罩,我瞧不见他脸,眼睛倒十分好看,护士们叫他坤医生。坤医生长得比我还高一点,年纪不大,摘了口罩的脸的确英俊,医院里许多小护士都爱盯着他看。

可他偏要来缠我阿姊。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医生对病人的关心和照顾,只是比旁的热情些,也体贴些。我对他的敌意表现明显,他却不在乎,每天还是关切着阿姊,还给她买营养品,抢了本该我为阿姊做的事。

阿姊住了两天,说感觉好了许多,他却不让阿姊出院,说至少还得再观察两三天,他确认没事才可以出院。他算什么东西,还要求上阿姊了,可阿姊却很乐意听他的话似的,对着他的笑容,比对我不知多了多少倍。

我便开始想,这对狗男女,是不是要搞到一起去了。我的阿姊啊,果真是个婊囘子,做惯了妓女,见到个男人,就想要凑上去吗。

窥俞-Silver

妈的老吞,怎么肥死,迷人郭老师好难做人

妈的老吞,怎么肥死,迷人郭老师好难做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