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注意避雷

9901浏览    1873参与
敖洋

【虎杖悠仁梦男注意】

“我还没准备亲你呢”

“怎么这么紧张”【靠近】

【虎杖悠仁梦男注意】

“我还没准备亲你呢”

“怎么这么紧张”【靠近】

柳遴
📖法医组的欢乐喜剧☕ 十二点...

📖法医组的欢乐喜剧☕


十二点零一刻,最近轰动媒体的命案终于得了线索勘破。连轴转了将近一周的警员们放了心,自然就一个接一个提早回了家。只是天气不赶好,还没等林涛和李大宝出办公室门,倾盆大雨就把人都截在了屋里,这雨势来得太过突然。 


“诶,老林。你说这世上的有情人千千万,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两个能脱颖而出呢。”李大宝给自己泡了碗杯面,用手托着下巴,止不住地往办公室里看。 


“这有什么难的啊。”林涛立马心领神会,“原因不就只在于这个人说的是我们的大法医秦……。” 


就是还没等他说完,两记眼刀就朝着自己狠狠丢了过来......

📖法医组的欢乐喜剧☕


十二点零一刻,最近轰动媒体的命案终于得了线索勘破。连轴转了将近一周的警员们放了心,自然就一个接一个提早回了家。只是天气不赶好,还没等林涛和李大宝出办公室门,倾盆大雨就把人都截在了屋里,这雨势来得太过突然。 

 

“诶,老林。你说这世上的有情人千千万,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两个能脱颖而出呢。”李大宝给自己泡了碗杯面,用手托着下巴,止不住地往办公室里看。 

 

“这有什么难的啊。”林涛立马心领神会,“原因不就只在于这个人说的是我们的大法医秦……。” 

 

就是还没等他说完,两记眼刀就朝着自己狠狠丢了过来。估计自己再多嘴几句,连留下来的机会也没了,他还想趁着现在多看看那两个的“约会”进展呢,谁能想到完美无缺的“铁树”就在自己眼皮下开了花。 

 

英雄好汉不怕折腰,为了能继续欣赏下去,他立马堆出个笑容:“你们喝饮料吗?我去自动售卖机那给你们买。”

 

“不喝。”秦明和柳遴异口同声。 

 

“那你们两个吃泡面吗?”

 

“不吃。”

 

好嘛,自己是彻底被“剥夺”了话语权了。 

 

今天谢邵琳的案子刚结,两位主理解剖法医需要上交结案报告和证明。这事没多突然,因为他们本来也打算约在凌晨加个班,只是这样恰好能独处的机会被两个活宝当作是意外发现了。要问警局里谁最爱听八卦,无人敢出其右。秦明回过头,望着她的侧脸。他不在意那些话,也没有必要和无关人士澄清什么。在这一点上,柳遴也是同样。她总认真得像是不受世事影响,就连现在耳后有几缕头发滑落了出来,本人也毫不知情。

 

“怎么了?”她问。

 

“没什么,你喜欢雨天吗?”

 

“嗯…,没感觉。不过比起吵闹的环境,或许这样的氛围更容易让人沉下心吧。”

 

此时的窗外早已大雨瓢泼,豆大的雨珠乒乒乓乓,掷地有声。柳遴从文书里抬起头,记得学生时代也曾有这样的情形。图书馆的雨夜里只亮着几盏灯,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与她同座。因为法医学必须要接触无数有悖常态的遗体,甚至是长期研究残肢,那些无法理解其职业意义的人把这当作是种离经叛道的选择。可她并不在乎,她心里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刚入学的时候,自己还听人谈论过几句,像是她这般一个人“独占“空桌的情况,以前还出现在了某位前辈身上。

 

而那个人,就是秦明。

 

他们的学生的时代似乎是在同一种环境里长大的,一样的自立和特行里。当然,日益增长的心情也使得她愈发对这位成绩全优的学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她通过了招考,来到他所在的龙林市公安厅法医科任职。也真正见到了这位传说里的“秦科长”。

 

……

被害人谢邵琳属他杀,死因为机械性窒息死亡。

被害人生前患有呼吸道支气管炎,于酒吧醉酒后被迫注射入酚磺乙胺,导致血小板聚集性和粘附性快速增强,以至人昏迷。后遭到数次殴打,头部、面部等多处软组织损伤,进而引发呼吸障碍,造成窒息死亡。

……

 

执笔于此,柳遴一抬头看到了面前的水杯里不知何时倒满了的开水,那个人桌上也有这样一杯。转过视线,林涛正笑眯眯地从隔着百叶窗后的磨砂玻璃打量秦明,大概是刚才他倒了杯新的过来吧。

 

虽说是有空调暖气,但是骤降的气温还是惹得位处一楼的办公室里发冷。她双手捧起来杯子,低头吹了吹水汽。人们总喜欢把秦明说成是不近人情的工作狂,不论是在学习、还是在警局里,他们关注到的大多都是他的态度和成果,却很少看到这个人在这以外的一面。

 

“你看,老秦肯定是对柳遴有点意思吧。不然怎么破天荒又是帮她捡起来掉下去的毯子,又是给她换倒了热水”


“这就是别有人情味的另一面。啧啧,想不到啊。”

 

听着像是画面外旁白似的配音,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这一次问话的人换成了秦明。

 

“没什么,秦大法医。我这里还有条多余的毛毯,你冷吗?”

 

“诶,等等!“李大宝见状,赶忙打开门凑了过来,”老秦,你要是不冷,那条毯子可以让小柳借给我,你不冷、我冷。”

 

“出去。”

 

“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反正你都准备说不要了,还不如给我用用。”

 

秦明一挑眉,看着她笑嘻嘻的脸着实有点冷静不下来,“谁说我不用,我用。”

薇薇安Helen168

偶尔脑洞-随时没有,不知道取啥名字

前情梗梗概:闲云野鹤的艾利欧遭到不明攻击而受伤,被当时正在英国度假的知世救助。为了调查出凶手,便对外谎称已死,让知世以库洛家族遗孤的身份出现在魔法协会,知世在明,他在暗,调查自己被害一事。作为交换,艾利欧愿意实现知世一个愿望。

1.

     我必须去吗?柊泽!知世挑出竹编篮中的新鲜蓝莓,把它们一颗一颗送入盛满盐水的白瓷碗中。

    本着治病救人,一帮到底的爱心,靠着自己与柊泽艾利欧微薄的同学情谊,还有实现自己最大心愿的利诱,知世这才答应帮艾利欧的忙。谁事情的难度如此之大......


前情梗梗概:闲云野鹤的艾利欧遭到不明攻击而受伤,被当时正在英国度假的知世救助。为了调查出凶手,便对外谎称已死,让知世以库洛家族遗孤的身份出现在魔法协会,知世在明,他在暗,调查自己被害一事。作为交换,艾利欧愿意实现知世一个愿望。

1.

     我必须去吗?柊泽!知世挑出竹编篮中的新鲜蓝莓,把它们一颗一颗送入盛满盐水的白瓷碗中。

    本着治病救人,一帮到底的爱心,靠着自己与柊泽艾利欧微薄的同学情谊,还有实现自己最大心愿的利诱,知世这才答应帮艾利欧的忙。谁事情的难度如此之大


    艾利欧,柊泽艾利欧提醒知世应该改口喊他名字。

    艾利欧没有用命令的方式告诉她应该如何做。毕竟按照以往,无论在哪里,他只要简单得发布命令,去或不去,可以或不可以,接收到的人便欢天喜地,视其为莫大的荣耀。要不是知世算是他的救命恩人,要不是知世算是他的小学同学,要不是知世与小樱算是远房的血亲,他才不费心费力。

      艾利欧从碗底挑捡出几颗饱满的蓝莓放到描紫罗兰花边的瓷盆中,反问了一句,我们不是已经约定好了。

      知世无视了他的提醒,继续表达自己的担忧,在魔法协会成立百年的纪念舞会上出现库洛里德先生的遗孤,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李家已经将“我的死亡”与有遗孤的消息放出去了,这几个月来,有着防御魔法对庄园的保护,有心人无法探知具体情况;而那些看似无心的人早就在内心编排了一大出好戏了。你去了,才能点燃这场风暴。艾利欧的蓝眸中透出点点杀伐之意,随即就如浅浅波纹消散,变成温暖的冬日阳光,奈久留和月会陪你去的,不用害怕。

        柊泽,这是重点吗?知世将篮子中剩余的蓝莓都抛入水中,滴滴答答,溅起点点水花。

      我可是普通人!况且我应该叫什么库洛知世?柊泽知世?还是木之本知世? 

       魔法世界早已不是那个打打杀杀的时代了。艾利欧抚去袖口的水珠,水渍漾入白色的衣料中,艾利欧平静如深井的眼眸看向知世,让她心头升起一股子凉意,而艾利欧吐出的字字句句更是让她汗毛倒立。

      只要你是我认定的知世就好了,普通人正好是各方争夺的傀儡,对整个大局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知世穿着一字肩白色长裙礼服,发由白色珍珠系着,挽成垂发髻,耳坠与项链是更小的白色米珠,细看之下能反射出人影。上了浅浅得妆容却也掩饰不了知世灰败的心情。

      柊泽,我走了。

      知世在旋转楼梯口与艾利欧道别。

      你很美,神情也传达出家里有丧事的模样。艾利欧点评到,你还缺点道具。

       言罢,艾利欧拿出库洛家的魔法服,将它变成披风,披在知世肩头,取出太阳钥匙挂在她珍珠项链上,将月之铃幻化成手钏,戴在她手上。

    这样才完美,知世继承人。艾利欧对自己添妆很是满意。

     定不辱使命。知世郑重承诺。

      艾利欧明白,协会的众人,不在乎库洛里多遗孤的真假,重要的挟“遗孤”以令诸侯就好。

      听奈久留说,昨晚的舞会很顺利,艾利欧正要往后花园的凉亭去,见知世一人在正沿着鹅卵石小道散步,臂弯中挎了个篮子,向是要往花园凉亭走去,便上前结伴而行。

       知世点点头,笑道,他们对你的骤然离世深感悲痛,同时感慨到库洛先生真是“死得其所”的典范。

       艾利欧接过篮子,里面装满了各类素色的布料,听到这暗含深意的话,凭自己多年的直觉,应该不是什么得体的话,却也引起好奇心。他望向知世盛满笑意的眼眸,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库洛先生第二次离世,出现了个昭示天下的普通继承人,可见“灵魂转世”这类诡异的魔法不可再续,“魔王”终死。知世如实转述。不加一点拐弯抹角,同时将发表此番言论那人惬意狂喜的表情模仿得惟妙惟肖。

     果不其然,艾利欧的脸立刻阴沉下去,在脑中搜索是协会的那位同僚如此大胆,等他“活”过来后必定好好收拾他。

     我可是超越了“库洛里多”的魔法师。

      知世听他语气似有迁怒之意,便知想要气气他的目的达到了,得意、害怕与难受的感觉在心头交织起来,转念一想,她这个完全假的库洛里多继承人,前途更是一片灰暗,便生起闷气来,不理会他的话,摘了一朵路边灌木丛中冒出的粉色牵牛花,把玩着。

     良久,只听得艾利欧突然问了一句,这些布料是用来干什么的?

    他们打算来吊唁你,我要为大家准备丧服。这月第四周的周六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我打算……。

    没有等知世说完周六的具体安排,艾利欧扭头像风似得离开了,顺便拐走了她的装布的篮子。


作者语:图个乐子,就这么简单!

不想取名

关于瓷穿越这件事④

     俄瓷

     注意避雷

     还是没有车!哈哈。


     早上,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瓷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慢慢睁开那双金黄和彤红的异瞳。映入眼帘的是祂的小熊软糖,哦不,现在是小熊硬糖了。

     瓷刚想起身,却被俄一把搂在怀里,很近,瓷听到了俄的心跳...瓷又尝试把俄的手拿开。...


     俄瓷

     注意避雷

     还是没有车!哈哈。


     早上,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瓷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慢慢睁开那双金黄和彤红的异瞳。映入眼帘的是祂的小熊软糖,哦不,现在是小熊硬糖了。

     瓷刚想起身,却被俄一把搂在怀里,很近,瓷听到了俄的心跳...瓷又尝试把俄的手拿开。

     “别动。”俄闭着眼说道。

     瓷不再乱动了,俄睁开蔚蓝色的双眼,十分欣慰的抚摸着瓷的头发,“真乖。”那语气就像一个主人对着自己心爱的玩物一样。(为了防止你们乱猜,我先说一下前面第一篇里的旁白就已经说过了啊,毕竟才25%的好感度。再说一遍,别乱猜!)

旁白:请您注意,您在白天称呼俄的时候只能说少爷。

     “少爷?”瓷很小声的嘀咕。

     “嗯,怎么?想起床?”俄

     “嗯...是的少爷,起床吧,时间不早了。”瓷露出了只属于祂小熊软糖的微笑。

旁白:您真厉害!直接50%了耶!

     此时的俄望着瓷的眼睛,面无表情,可蔚蓝色的眼眸中又有想生情的爱意。俄:祂...原来可以这么诱人吗?(这是废话,我妈一直很漂亮好吗!) 

     为什么俄这么想呢?你看啊——瓷本身就有着精致到完美的脸,再加上那双美到无法形容的桃花眼和淡淡的红晕,手自然的放在诱人的嘴边,黑色的长发铺在脸下,一身无法抵挡的女仆装与妩媚的动作,就算现在是逆光,在瓷的身上也可以展现出耀眼的东方美!(这是我妈!这是我妈!这是我妈!好看吧!瓷妈的颜值,我为什么没有遗传到

     俄起身在瓷的面前毫无遮挡的脱下睡衣,露出健壮的背影...俄以为瓷会转过去,可瓷却像是习以为常似的,毫无反应,默默的看着。

     瓷:祂不会以为我会害羞吧,拜托啊,我们可是共度多少个良宵的两人(国)。

     俄:祂怎么没有反应?我那么没有魅力吗?还是说...祂外面有人了!等等,我为什么关心这个...我为什么感觉有点酸呢?吃醋了吗?不可能!

餐桌前——

     “饭菜都上齐了,请享用。”韩

      瓷:总觉得韩这个样子太...呃...奇怪了(我也这么觉得)。瓷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俄却不动刀叉,而是用奇怪的眼神望着瓷。

     瓷:不是吧,还让我喂?(这里的“还要”是“再一次”的意思,不要理解错误)

     瓷很熟练的拿起一旁的刀叉切下牛排,情不自禁的说了句:“张嘴。”

      “你,说什么?”俄很是震惊,祂竟然被当成小孩子,但他还是张嘴了。

     “我没说什么呀,是少爷听错了吧。”瓷

     之后每当俄在玩手机,玩弄食物,甚至是接到电话要去工作,瓷都会说“别在吃饭时玩手机。”“好好吃饭。”“吃完饭再去工作。”

     虽然俄很不习惯,但还是听了瓷的话。

     俄:我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深爱瓷妈的系统快要启动了呗。

——————————————————————————————————————————————————

瓷:这样写才像话嘛。

我:谢谢夸奖。

俄:瓷,你看我都这么累了能不能...

我:停!您们两位就不能背着我点吗!(行,看我下去怎么整!我让您们两位面都见不着

1309个字!明天不更了!因为有毕业联欢晚会,感谢您能看完。

     

钿Ty.

cp问卷

逐渐走向杂食党的道路

发现我的接受能力真的太强了


cp问卷

逐渐走向杂食党的道路

发现我的接受能力真的太强了


不想取名

关于瓷穿越这件事③

     俄瓷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注意避雷


     俄把瓷放在床上,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女PU装 丢给瓷,,瓷看着那件衣服无动于衷。

     “换上。”俄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不换。”瓷......


     俄瓷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注意避雷


     俄把瓷放在床上,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女PU装 丢给瓷,,瓷看着那件衣服无动于衷。

     “换上。”俄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不换。”瓷

     “你是我的人啊,怎么,要我帮你?”

     “那你出去。”

     “你今天有点儿反常啊,以前我可是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的。”

     瓷说不动俄,只好背对着俄换起了衣服...瓷把衣服穿好后总感觉很别扭,不断的在镜子前摆弄着,俄拿出一个金色铃铛,从后面戴在了瓷的脖子上。

      “你干嘛给我戴这个,快摘下来!”瓷边说边用手去解自己脖子上的铃铛,可手刚伸到背后,就被俄一把抓住举在头顶,手还不忘搂着腰,还在瓷的耳边吹气...(我没有图,所以自行想象画面)

       俄通过镜子看到瓷的脸红了,不禁觉得祂有些可爱。(废话)

旁白:好感度提升了10%。

作者:此处我突发奇想所以吟诗一首啊(真的是我自己想的拿来凑字数

            只见一人,怀中美人。

            一手搂腰,一口吹气。

            眼神锁定,场面甜蜜。

      瓷觉得有些尴尬:“嗯,你可以把我放开了吗?”

      “你现在应该叫我什么?”俄

旁白:这时您应该叫祂“亲爱的”。

      瓷:叫小熊软糖多好啊,叫亲爱的?这...“亲...亲爱的,可以把我放开了吗?”

      俄把瓷放开,瓷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了几下,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过来,坐下。”

      瓷为了能快点回去,只好跨坐在美的腿上,俄歪了歪头,瓷又双手环住俄的脖子。俄满意的笑了,手玩弄着瓷的头发和衣服,可眼睛却一直对视着。

      瓷忍不了了:“亲爱的,我困了,可以睡觉了吗?”

      “当然可以。”俄把瓷放在床上关上灯,自己也躺下了,睡觉时瓷是背对着俄的。瓷:我的小熊软糖都变成小熊硬糖了,肯定不敢像原先一样啊...

      “转过来。”俄

     瓷转向俄,俄把瓷搂在怀里。

     两人就这样睡着了...

旁白:好感度25%

——————————————————————————————————————————————

(为了凑字数所以后台这写多了点,别介意)

俄:虽然不是我想要的,但这还不错,特别是那一身...

瓷:别说了!

俄:好好好,我不说了,小兔子,你下一篇能不能来点真东西啊。

我:这恐怕有点困难,不过如果您给我紫皮糖的话...

俄:没有了,没有了,都被你们抢光了!忘啦?

我: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啊,(有了)妈~帮帮忙呗。

瓷:你就给她吧。

俄:......(你可真会玩)

我:(彼此彼此)



煤球🎫

约会大作战——俄罗斯的回合

滚回来更新了,这个新坑大概每天一篇?一天两篇或者一次性更完也不是没有可能

完全不同的世界线

总之会狂更一段时间

老样子俄瓷

露营趴

短,低质


——————————————

雨丝刷刷的落下,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扎眼原本就闷热的空气因为这场大雨再添一层湿

从高楼望下,这座城市变得朦胧,雨水如迷雾一般笼罩在这里


空调外机被雨点敲的嗒嗒作响,忽闪的叶片似乎在和对面的兄弟吐槽这里的工作


被玻璃划开的世界是那么平静,床上的人睡得正香,没有察觉到窗外的一切


一道强光划破了夜空,接着是一声巨响,雷声在空中环绕,盘旋


火车拖着尾巴从铁轨上掠过,那人已经被惊醒,无奈的挠了挠...

滚回来更新了,这个新坑大概每天一篇?一天两篇或者一次性更完也不是没有可能

完全不同的世界线

总之会狂更一段时间

老样子俄瓷

露营趴

短,低质


——————————————

雨丝刷刷的落下,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扎眼原本就闷热的空气因为这场大雨再添一层湿

从高楼望下,这座城市变得朦胧,雨水如迷雾一般笼罩在这里


空调外机被雨点敲的嗒嗒作响,忽闪的叶片似乎在和对面的兄弟吐槽这里的工作


被玻璃划开的世界是那么平静,床上的人睡得正香,没有察觉到窗外的一切


一道强光划破了夜空,接着是一声巨响,雷声在空中环绕,盘旋


火车拖着尾巴从铁轨上掠过,那人已经被惊醒,无奈的挠了挠头后目光呆滞的望了望天花板,耳鸣替代了雷声,曾经受过伤的小腿也开始隐隐作痛


起来加班吧,和天花板对望也没什么意思


指尖熟练的跳跃在各个按键之间,没一会方案就已经从一个标题来到了结尾,已经进入忘我状态的工作狂对手机上的十几个红点视而不见


“啊——终于做完了”


手上端着一杯刚泡好的热茶倚靠在阳台上,初升的阳光暖暖的洒在地上,给万物裹上了一层暧昧的滤镜,不经心的用手拨弄着铃兰花小小的花瓣,茶几上的手机又不安分的振动了起来

到底是谁?

——瓷,有时间吗?

是俄

——你准备干嘛?

——往下看


瓷把头朝楼下探了探,他最好不要和美一样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黑色的车身点缀着几抹荧光绿,配套的头盔被挂在了车头上,白色的发梢上还留着几滴雨水,看起来好像很紧张嘛,手机都快被捏碎了,怀里的一束洋甘菊被保护的很好,还带着清晨的朝气


“有事情吗?”


瓷懒洋洋的下了楼,家门钥匙挂在一颗小星星上,在手里面在转来转去的

“想和你约个会”


?斯拉夫人都这么直球的吗?


“我能拒绝吗?”


“啊…啊?”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先是一愣,无形的熊耳朵似乎已经耷拉下去了,手中洋甘菊的衬纸又被捏皱了几分


“还有工作吗?可以换个日子的”


“逗你玩的,话说回来今天你不是上班吗?”

“请假了,专门陪你的”


“有心了”


瓷没有注意到,俄的手机屏在卫衣的外套里忽闪着,几十个红点无一不是联的哀嚎


“大哥,你人呢?你不来上班吗?”


“大爷?大爷来上班我求求你了”


“大爷我给你磕两个你来上班好吗?”


“大爷?我亲爱的祖宗?你还好吗?”


“大爷——今天的会议是你提案啊”


俄的手悄咪咪的在包里动了两下


联望着发出去的红点以及周围早就不耐烦的一群大爷们欲哭无泪,只好打通了莫斯科的电话


前一晚帮忙整理方案累的要死的莫斯科已经深陷进了美梦里,没人可以叫醒他,包括世界末日



灰蓝色的眼眸重新有了光彩,微微发红的脸颊将少年这两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转手就将洋甘菊塞进对方的怀里


“给你的,上车吧”


迎着微风在道路上驰骋,屋檐下不时的落下几滴雨点随着气流打在头盔上,离繁华的市中心越来越远,身边不在有尾气环绕,还带着几分湿润的空气在四周飘荡


“这里环境可以啊,你怎么找到的?”

瓷刚翻身下车,就有一只蝴蝶落在了她的手上,慢慢舒展着翅膀,背后的花纹也若隐若现

“看来他们还挺欢迎你的嘛”


“跟紧我”


俄选了一条及其刁钻的路线,好在瓷以前在山里蹦哒的时间不算少,不过看着这只小熊选的地点,瓷不禁笑了笑,这到底是约会还是要谋杀自己啊?没准给扔大山里没个三天三夜都找不着


丛生的杂草挡住了两人的道路,俄掏出一把匕首砍开了面前的藤蔓,下意识的向身后摸了摸,生怕把这位女士弄丢在这里没法和大家交代


发现了某人的小动作,五千岁的姐感叹到,这小熊崽子还怕自己在这里迷路?突然想逗逗这只小熊,快步走上前去就抓住了对方的手


除了枪茧有点硌手以外没有别的毛病


被抓住的熊像触电一般弹了起来,下意识的甩开后,后颈到耳尖已经红的发烫,反应过来以后又试探着碰了一下白皙的手指,得到对方的默许以后才敢小心翼翼的牵上去


多少藤蔓和杂草被踩在脚下,还有点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湖泊点缀在翠绿之中,小小的码头明显翻新过,隐在林子里的木屋年代感十足


“以前和几个好兄弟经常来这里玩,不过现在都各忙各的了”


费劲的把天幕,帐篷搬出来,铁钉随着带着锤子的落下屹立在松软的土地上,米白色的帐篷扎眼又融洽,背对蓝天,多像一抹云彩


光线随着时间暗下去,篝火时不时爆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火星子在半空中燃尽,带着点锈气的煤油灯在黑夜里随性燃烧


早有预谋的双手在背包里摸索着,又不时的看看手表,微笑不禁涌上脸颊,紧张和期待汇聚在眼里,敏锐的在天空中捕捉到一点信息过后,俄赶快把有点疑惑的对方拉过来,两人站在码头上,水天一色


俄迫使自己开了口

“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微弱的光芒划过夜空,接着是更多的,更亮的,拖着长长的尾巴

在夜的汇聚下,项链的正中间是一只翱翔状的铁翅,银白色的翅尖泛着光芒

“这是你送给我的,也是我送给你的”

瓷贴上了那人烫红的脸颊,倒影在甜的快要齁死的空气中沉沦,清风在耳边低语,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喜…喜欢吗?”

“当然”

“礼物还是…”

瓷踮起脚把脸颊埋进对方的脖颈里,闷声闷气的说

“你和礼物,我都喜欢”





第二天————————

“好嘛,搞半天你昨天是翘班来的”

“对不起嘛…难得一遇的流星雨诶”

待看戏的人群都散开过后,俄把瓷逼到了墙角,巨大的身影让瓷产生了一种错觉,明明昨天还害羞的不行的小熊软糖今天怎么成压缩饼干了

“昨天很开心诶”

“你的香水很好闻”

俄不怀好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外套

“你要对我负责到底”


“大爷你终于回来了,翘班也回我个消息好吗?”阿联吊的老长的黑眼圈说明了一切

“呦,毛子你又旷工啊,要罚款的哦”美拿着一瓶可乐走了过来,上半身的西装和人字拖在他身上却意外的合适,一头黄毛上卡着墨镜,在灯光的反射下有点刺眼

“管你什么事?自己欠的债还上没?”

对方不想再听叭叭了,抄起一根撬棍就往上冲,那人闪身一躲,随手拿了把椅子就开始反击

阿联:苦逼的一天






一只浩天
我谢谢你好不容易上一次老福特一...

我谢谢你好不容易上一次老福特一下子把我雷的外酥里嫩

我谢谢你好不容易上一次老福特一下子把我雷的外酥里嫩

么么啾
?…?????????????...

?…????????????????!!!!!!!!!!!!!??!!!!!???!!!!!??????

?…????????????????!!!!!!!!!!!!!??!!!!!???!!!!!??????

不想取名

关于瓷穿越这件事②

     俄瓷

     注意避雷


     瓷并没有听到俄说了什么,跑进别墅推开门,就对着刚才的声音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旁白:我是旁白。(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了)

     刚好就医回来的霞虹听到这句话:“瓷,你是什么意思!我给你脸是不是!”

     “啊,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好朋友’霞虹的声音,一定是我太想祂了吧,管家!”瓷...

     俄瓷

     注意避雷


     瓷并没有听到俄说了什么,跑进别墅推开门,就对着刚才的声音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旁白:我是旁白。(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了)

     刚好就医回来的霞虹听到这句话:“瓷,你是什么意思!我给你脸是不是!”

     “啊,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好朋友’霞虹的声音,一定是我太想祂了吧,管家!”瓷

     韩走了出来:“有什么吩咐。”

     “来的正好,请去把少爷叫来。”霞虹

    “对不起霞虹小姐,少爷刚才吩咐了,让你不许再踏进这里半步,否则...”韩

     “否则怎样!否则怎样!”瓷很是好奇。(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就像我

    韩拿出手枪对准霞虹,霞虹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又指着瓷问:“那祂呢?”

     “少爷吩咐了,瓷继续生活在这儿。”韩

     “怎么可能?!”瓷和霞虹几乎同时说到。

     “祂都被赶走了,我怎么可能还生活在这!”瓷

     韩没有回答,只是强行把霞虹拉出了这座房子,“瓷,你给我等着!”霞虹

     “好,我等着。对了,”瓷转向韩:“我的房间在哪?”

     “你忘了?你是跟少爷睡一张床的。”

     瓷:睡一张床!完了完了,这个晚上...

旁白:放心,俄对您的好感度还不到80%,是不会动您的,只是晚上祂会“欣赏”您,问题不大。

     瓷:欣...欣赏我!问题不大?明明问题很大好吗!那不还是完了吗。韩看了看表,对瓷说:“瓷,该去陪少爷了。”

     “我不!”瓷的态度很坚决。

     “那可由不得你!”俄从瓷身后把瓷抱起。

     “俄,你放我下来。”瓷

     俄只是冲着瓷浅浅的笑了笑。

     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

俄: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小兔子,写刺激点!

瓷:别听祂的,写正常就行了,反正不许碰我。

我:放心吧妈,我自有安排...

    




柳遴
【法医秦明电视剧第一季版乙女】...

【法医秦明电视剧第一季版乙女】看来咖啡也没有什么用啊。

【法医秦明电视剧第一季版乙女】看来咖啡也没有什么用啊。

超爱花花🌹

写给一枝花的情书

    包被们注意避雷🌹    

本人是一枝花梦女,不适还请绕开俺

详细可以看看我的主页简介

[图片]


...........亲爱的怪盗先生:

      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那碧绿的眼睛吸引了,你的头发,你的雀斑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我有时候都会后悔没有早点看到你,我敢肯定我一定也会爱上你。

      我可以看到夜晚你在屋顶路过的一刹那影子,可以看到你在河边钓着......

    包被们注意避雷🌹    

本人是一枝花梦女,不适还请绕开俺

详细可以看看我的主页简介






...........亲爱的怪盗先生:

      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那碧绿的眼睛吸引了,你的头发,你的雀斑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我有时候都会后悔没有早点看到你,我敢肯定我一定也会爱上你。

      我可以看到夜晚你在屋顶路过的一刹那影子,可以看到你在河边钓着青蛙,也可以看到你吃饱后离去的身影,有时候觉得你傻傻的很可爱,但是这对你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好形容吧哈哈哈哈,还请你不要生气,至少在吃了我之前好好看看这封信,我的文采不多,只能用我毕生所学来告诉你我很喜欢你,如果你在现实世界的话估计我也会有机会真正的遇见你,喜欢着你,看着你的背影,看着你离去。

      林达先生,你很漂亮,对于我来说,你真的很漂亮,看到你我就想到了红玫瑰,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玫瑰花,如果你喜欢玫瑰,我应该会更喜欢玫瑰吧,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我是一定会的。

      我现在只知道你喜欢吃肉,不喜欢阳光,很巧

吧,我也不喜欢太阳🌞,我甚至出门都要带把伞☔遮阳,不管多热也要穿着一身黑和长款全套,就当我说了一些小废话吧,虽然我的小废话也不少,一枝花你的生日会是哪天呢,你还喜欢什么呢,如果有机会还请你满足我这些小好奇心,我想送你玫瑰,或者你喜欢的东西,肉的话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我想多看看你,虽然我为你做不了任何事情,但我可以为你加油,我在心里为你加油,希望你早日早点那枚红宝石,早日实现自己想实现的目标,希望你会快乐一点,不过,怪盗先生你会哭吗,我有点好奇,我好想没见过你真正的哭过,可能是我没有注意吧。❤️

   


      噢对了,如果你在现代一定要买好一点的防晒衣,你估计不怎么带伞吧,墨镜也要买好的,现在有疫情噢不戴口罩可是会被抓起来的(嘿嘿)一不小心又说多了,不好意思。

        


      一枝花先生,我很喜欢你,你可能看不到这封信,但是这些话肯定是我想对你说的,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想说出来的,那些就留着我下次写叭✍🏻

希望你今天可以开开心心💗💗






不想取名

学校那些事⑧

     美瓷

     注意避雷

     性别按自己爱好定


     早上瓷听见有人在叫祂:“哥哥,起床了,你们要上课了。”

     瓷揉了揉小巴的头发:“小巴乖,去让美帮我请假,我今天不舒服,你不用怕祂,有我在,祂不敢欺负你。”

     小巴答应了,祂走到美的房间,美刚好开门......

     美瓷

     注意避雷

     性别按自己爱好定


     早上瓷听见有人在叫祂:“哥哥,起床了,你们要上课了。”

     瓷揉了揉小巴的头发:“小巴乖,去让美帮我请假,我今天不舒服,你不用怕祂,有我在,祂不敢欺负你。”

     小巴答应了,祂走到美的房间,美刚好开门,看见门外的小巴,“有事?”

     “瓷哥说...说让你帮祂请假,祂今天不舒服”小巴

     “知道了,”美端出一碗红糖水,“把这个给瓷端过去吧。”

     小巴接过红糖水,回到瓷的房间,“瓷哥,这是美让我给你端的红糖水。”

     瓷接过碗喝了一口,“嗯,挺甜的。”美却保瓷喝完后就去上课了。

教室——

     日见美来了,立马冲上前:“大哥,怎么样啊,过瘾吗?”

     “你TM再bb一句就弄si你!!”美

     “不是,大哥啊,你昨晚...”

     美取出一把锋利的刀架在日的脖子上,“大...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说了,不说了。”

     美才把刀放下,上课了,联当众批评美不做作业上课不认真的行为。同学们齐刷刷的看向美,“看我干什么?都给我转过去!”

     “唉?美,瓷呢?”俄

     “祂今天不舒服。”美

     “不舒服?严重吗?”

     “跟你没关系!”

     “好了,各位祖宗安静一下,上课呢。”联心累呀。

就这样将近过了两三周——

     最近一周,美都在想方设法的讨好瓷,陪祂逛街,乖乖的听祂骂自己,每天都要等瓷回来了自己才睡...总之,祂把一切的温柔都给了瓷。

     这些举动让瓷对美的印象转变了——竟有点喜欢祂了。

     今天美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掉之后,美的神情十分严肃,但当瓷问起原因时,祂又表现的很轻松的样子说没事。

     “瓷,我要出门去办几件事,估计两三周都不能回来,记得照顾好自己。”说完就朝门走去。

     “等等!”瓷

     “怎么了?”

     瓷在美的嘴唇上快速的吻了一下,“我爱你。”

     美听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激动却又温柔的把瓷抱在怀里,“我也爱你。”

     

     小巴:我好像一个电灯泡,多余了。(那是当然,毕竟是美瓷,而且我在前面就承诺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