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泰柾

6139浏览    230参与
狂躁症病患。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5 盡我...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5

盡我可能的寫完。加油。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5

盡我可能的寫完。加油。

狂躁症病患。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4 p....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4

p.s.用了那麼久終於知道怎麼發清晰度高一些的圖了orz

系在一起的故事。CH14

p.s.用了那麼久終於知道怎麼發清晰度高一些的圖了orz

甜酒果的謙米

《欲,和望》

艷紅.

很美。

從他那澄澈美麗的眼瞳中,我看到了不曾見過的純真,

和高傲。

有如精刻的陶瓷娃娃,靜靜地坐在窗台上,一雙白細的腿跟小幅晃動著,束在腰間的緞綢綁巾更襯托他纖瘦的腰肢,那棉質布料上細密精巧的花樣點綴著他動人的身影。

像玫瑰般,那樣的高貴清美,又讓人不忍碰觸。

我再次將視線往上移去,而你正好低下頭,望向我。

你對我笑了。

那淺淺一笑,你可不知道,這已讓我喪心病狂。

柔捲的髮絲乖巧地舖在額前,低垂的眼睫微微地顫著,嘴角勾起美好的幅度,紅潤從奶白的膚上暈開,精靈般的大眼閃過不經意的想法,先是對我的好奇,再是淡淡的笑意。

小小的宇宙中盛滿了星點。

是珍物,是藝術品。...

艷紅.

很美。

從他那澄澈美麗的眼瞳中,我看到了不曾見過的純真,

和高傲。

有如精刻的陶瓷娃娃,靜靜地坐在窗台上,一雙白細的腿跟小幅晃動著,束在腰間的緞綢綁巾更襯托他纖瘦的腰肢,那棉質布料上細密精巧的花樣點綴著他動人的身影。

像玫瑰般,那樣的高貴清美,又讓人不忍碰觸。

我再次將視線往上移去,而你正好低下頭,望向我。

你對我笑了。

那淺淺一笑,你可不知道,這已讓我喪心病狂。

柔捲的髮絲乖巧地舖在額前,低垂的眼睫微微地顫著,嘴角勾起美好的幅度,紅潤從奶白的膚上暈開,精靈般的大眼閃過不經意的想法,先是對我的好奇,再是淡淡的笑意。

小小的宇宙中盛滿了星點。

是珍物,是藝術品。

我總覺得心底的某處燃燒著。

不知名的情緒將我逐漸吞沒,連著理智,連著對他那份單純的喜歡。

那份"喜歡"好像變質了。

變得越發瘋狂,越發無法克制。

「你怎麼一直看著我呢?」

清亮的嗓音由上而下地傳進我的耳裡,令人陶醉的柔嗓不知在我的做惡下是否會變得支離破碎?

這樣也不錯,撫媚嬌弱的他一定也十分美麗。

你總是讓我引起不明的衝動,不管是笑或哭。

想擁有你,包括你的一切。

「……很美。」

我見他滯停了一下,纖細的手指有些無措的勾著衣襟,無意間露出那美麗的鎖骨,及大片白皙嬌嫩的皮膚。

感覺他整個人燒了起來。

更加明顯的裸紅肆意的在他小巧圓潤的臉蛋擴散開來,連著形狀漂亮的耳朵也浸染了羞澀的紅。

一陣燥熱湧了上來,我感到口乾舌燥。

想親自摧毀你,觸摸已無法滿足。

「說什麼呢。」

你緩緩地爬上大理石圍柱,雙手撐起身子,一躍而下。

一連串靈敏矯捷的動作一氣呵成,不到一層樓的陽台根本不足以掛心,你跳下後便站起,赤腳踏著翠綠的草地。

沙沙作響。

你走向我,在我面前停下。

「我想進去了。」

「陪我吧。」

軟糊的語氣,像是勾引般,領我進罪惡的開端,往那灰暗的深淵,墜下。

湛藍.

女主人早已出國辦事,只有我被留下負責照顧少爺。

這天深夜,依然下著微雨。

灰黑的畫布透著寶藍色調,細細銀絲飄落,帶了些沁涼濕氣。

我獨自走在大廳,踩著冰冷的石質樓梯上樓,輕輕地。

外頭的綿雨並沒有遮擋住月光,淡淡的月色反映在光亮的地上,柔和的白錯開了單色的黑,在落地窗的窗簾前劃下一道又一道的白影。

喀。

我將那厚重的木門推開,探進房間內。

你睡了。

那小小的嘴微微地開著,平坦的胸也微微地起伏著。

散在額前的墨髮在窗外的柔亮照耀下,成了淺棕。

閉了眼的你,睫毛悄悄地顫著,每個地方都是完美的。

我對你再次動了情。

一直隱隱地纏上我身體的燥熱現在又叫囂著環繞我的理智。

一次又一次的挑撥我的極限。

我知道。

這一刻,我不會堪堪而退了。

我會徹底擁有你。

走到你的身旁,一反身,我將你牢牢困住。

我情不自禁的吻上你的側頸,蜻蜓點水般的享受著。

屬於你的甜蜜香氣。

然而你顫了顫,似乎不怎麼喜歡我對你的愛意,緩緩的睜開眼,動人的瞳孔明顯的因受驚而急速收縮了起來。

為什麼要害怕呢?

啊,可能是看到我眼中對你的嗜奪感吧。

你反抗了起來,像是被我壓得喘不過氣,口裡小聲的嗚咽著。

我打算將你的手制住,好讓你不在掙扎中受傷,但你並不領情,狠狠地咬向我。

疼。

我感到十分不悅,大力的錮住你的下顎,不再讓你隨便傷害我。

單手解開上面幾個鈕扣,手伸進你單薄的衣裳裡,觸碰那因情緒激動而高漲體溫的皮膚,火燙的驚人。

你的手抓住我的手腕,試圖讓這赤裸的碰觸停下,我再次將你的細腕死死的釘在柔軟的床上。

「安靜點,很快就好了。」

我不理會他的質問和痛苦的呻吟,在一旁桌上的手提袋翻開,掉出了一支針管,裡頭湖藍色的半透明藥物在你的眼中可能顯得刺眼,但我卻很樂意將它取出,扎進你身體裡,這樣你就會屬於我。

我拿起針筒抵在你鎖骨下方,尖利的那端淺淺的刺進皮膚。

霧白.

突然,你停止掙脫了。

而我也因為你的異樣舉動頓住了。

這時,我才發現,

你的雙眼早已浸滿晶瑩的淚珠,流淌下來的是不解和恐懼。

那顫慄的瞳孔瞪大著,抖動的唇一開一合。

為什麼?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雜亂無章的思緒將我層層束縛。

而你卻仍然畏懼的問道,

為什麼?

面對你那樣令人憐惜的樣子,我漸漸感到厭惡。

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啊。

這本是你應得的。

雨下得更大了,從綿綿細雨到大雨傾盆。

濃霧將所有事物映染上薄紗般的白色。

窗外的景色變得模糊,豆大的水珠打在玻璃上。

啪答作響。

我手一緊,狠狠地扎了下去。

淒厲的雨聲蓋過了你的哭喊。

你睡了,眼角烙下為我而泣的紅。

你笑了,那鈴鐺般的笑聲縈繞著。

我哭了,我後悔著。

你在我身邊並不快樂。

我傾心地照料那朵最美的玫瑰,但換來的還是滿地碎裂的花瓣。

甜酒果的謙米

《夢魘》墜下_11

我已經為了你失去一切了。


我不畏懼死亡。


任由激動的情緒吞噬田柾國,金泰亨眼角泛紅,僵著無表情的臉。

手握著田柾國肩膀的力道卻有增無減,直到田柾國哭著喊放手,也不願意鬆手。

金泰亨今天是打定決心要將田柾國帶回去,他不能再離開自己了。

「就是他!打傷大哥的人!」

和昨天的放聲吼叫無別,金泰亨腦子突然閃過酒吧的衝突意外。

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節一幕一幕的竄進金泰亨的腦海中。


下意識的拉起、護住身下的人,可殘忍無情的槍聲在一剎那,響起了。

突然感到自己被撞了一下。

接著無數眾人的尖叫和紛雜的碎語。


金泰亨抬頭一盯,那槍口指的並不是自己。

懷中的人緩緩的滑下去,猛然已緊,手卻摸到了溫熱物體,黏濁...

我已經為了你失去一切了。


我不畏懼死亡。


任由激動的情緒吞噬田柾國,金泰亨眼角泛紅,僵著無表情的臉。

手握著田柾國肩膀的力道卻有增無減,直到田柾國哭著喊放手,也不願意鬆手。

金泰亨今天是打定決心要將田柾國帶回去,他不能再離開自己了。

「就是他!打傷大哥的人!」

和昨天的放聲吼叫無別,金泰亨腦子突然閃過酒吧的衝突意外。

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節一幕一幕的竄進金泰亨的腦海中。


下意識的拉起、護住身下的人,可殘忍無情的槍聲在一剎那,響起了。

突然感到自己被撞了一下。

接著無數眾人的尖叫和紛雜的碎語。


金泰亨抬頭一盯,那槍口指的並不是自己。

懷中的人緩緩的滑下去,猛然已緊,手卻摸到了溫熱物體,黏濁的觸感讓金泰亨神色慌了。

「小國!?你……做什麼!」

低頭只見田柾國緊咬著唇,痛苦的低吟。

金泰亨急忙捂住田柾國的傷,純白的襯衫再次染上腥紅,像兩年前的白衣一樣,漸漸地被血液包覆,被痛苦和淚痕咬弒,被吞沒在無盡的血泊中。

金泰亨頭一沉,再次閃現在記憶中的場景讓他的心臟麻痺,全身顫抖得不像話。

「欠你的……還清了……」

田柾國用哭啞的聲音吐出這令人心寒的字句,輕咳了聲,一抹暗紅便從嘴角流淌出來。


自己欠了金泰亨好多,好多。

只能用自己的一切償還,把自己的身體、心靈全部交給金泰亨,他好想這麼做。

可是背負著母親的怨恨,怎麼做得到呢?

他必須洗刷母親的委屈,必須將自己對金泰亨那份的情還回去。直到,下輩子,再好好的愛一次。


只能做到這樣了。

他恨自己的儒弱,無法給金泰亨一個完好無缺的感情。


好想睡,心臟那邊好疼,感覺體力抽離了身體,眼前一片模糊,甚至不知道是淚水阻擋視線,還是意識薄弱。

耳邊的聲音聽不見了,只剩下金泰亨曾經溫柔的低聲在腦中迴盪。

直到黑暗將田柾國的視覺奪走,曾經的美好情景才斷了片。


「快點幫忙打119!田柾國你醒醒……!」

金泰亨哭了。

在田柾國倒下時便沒停止求救和哭喊。

那幫人跑了,見自己殺錯人便慌忙的跑了。無恥可笑。

司機從遠方跑來,將手機掏出趕忙著打電話。不久,警笛聲從近處進到金泰亨耳中。


和兩年前一模一樣的場景,單一的蒼白和觸目的鮮紅,唯一不同的是,在手術室前的男人有氣無力的倒在椅子上了。

「金總!您還好吧!?」

李善恩從盡頭轉角處匆忙的跑來,而後頭跟著的陳域也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柾國很危險。」

「全是我……」

金泰亨說著說著又哽咽了起來,醫院大樓中迴盪著金泰亨撕心裂肺的哭喊,低啞的嗓音聽起來格外悲慘。


為什麼最愛的人一個一個離我而去?

還來不及和田柾國走完自己的人生啊。


TBC.


卜早.

【泰正】汽水噗呲

限定首尾系列

短篇,一发完

主要是练练文笔


醋是酸的,糖是甜的,水是凉的,茶是热的,你是我的。


1.


那是我们都还年轻时发生的事。


2.


等一下,说是年轻时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好吧,那是我们六七岁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3.


“南俊啊,帮我下去买一袋盐。”金硕珍一边切着菜,一边对正在空调房里看电视的金南俊说。


“知道了!”金南俊应了一声,眼睛不舍地从电视上移开,正准备起身,衣角却被一双小...

 

限定首尾系列

短篇,一发完

主要是练练文笔

 

 

醋是酸的,糖是甜的,水是凉的,茶是热的,你是我的。

 

 

1.

 

那是我们都还年轻时发生的事。

 

2.

 

等一下,说是年轻时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好吧,那是我们六七岁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3.

 

“南俊啊,帮我下去买一袋盐。”金硕珍一边切着菜,一边对正在空调房里看电视的金南俊说。

 

“知道了!”金南俊应了一声,眼睛不舍地从电视上移开,正准备起身,衣角却被一双小手拉住。

 

“嗯?怎么了?”金南俊回过头,看着手里拽着他衣服的金泰亨,有些疑惑。

 

“泰泰,让泰泰去吧!好不好?”金泰亨眼睛忽闪忽闪的,语气雀跃。

 

“嘶……这个嘛……”金南俊托着下巴,假装思考的样子。

 

“我,我会给南俊哥买甜甜的冰淇淋的!”

 

“呀,明明是你自己想吃吧!”金南俊宠溺地刮了一下金泰亨的鼻头。

 

金泰亨调皮地吐了吐舌,反驳道,“才没有呢。”

 

“行吧,钱在桌子上,你自己一个人路上小心点,买完就回来,知道了吧?”金南俊拍拍金泰亨的头,给他背上小老虎样子的小包,再起身替他拉开大门。

 

“好——哥哥再见!”金泰亨乖巧地挥了挥手,开心地背着小包跑了出去。

 

4.

 

“啦啦啦~”从便利店里买完东西的金泰亨背上他的小包,手里拿着冰冰凉凉的甜筒,一路上都蹦蹦跳跳的,嘴里还开心地唱着不知名的儿歌。

 

在路过公园时,耳尖的金泰亨便听到了几声隐隐约约的哭声,于是放慢了脚步,疑惑地向四周望了望,最终锁定在了一个穿着兔子样式衣服的男孩身上。

 

他悄悄走到他跟前,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有些好奇地问,“ 你哭什么呀?”

 

那男孩抬起头,一双眼睛红通通的,配上他帽子上的兔耳朵,实在像极了一只小兔子。

 

“ 呜呜呜…小、小国找不到妈妈了…”田柾国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掉金豆豆。

 

“ 那怎么办呀?”金泰亨苦恼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样帮他找到妈妈。

 

犹豫了一会儿,金泰亨还是决定把手中的冰淇淋递给田柾国,“ 呐,这个给你,我哥哥说了,吃了甜的心情就会变好的哦!”

 

“ 谢谢…”田柾国打着哭嗝接过了金泰亨手里的冰淇淋,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舔。

 

旁边的金泰亨咽了咽口水,眼睛一直盯着冰淇淋看。

 

或许是金泰亨的眼神太过炽热,田柾国舔舔嘴唇,抬起头,把冰淇淋又递给金泰亨,“ 我们一起吃吧!”

 

“ 好啊!”金泰亨笑着点点头,露出他的四方嘴。

 

5.

 

“ 我叫金泰亨,不过你可以叫我泰泰。”

 

“ 田柾国,你可以叫我小国。”

 

“ 那我们这样算是好朋友了吧!”

 

“ 嗯!”

 

两个小朋友坐在长椅上晃着退,吃着同一个冰淇淋,看着彼此傻乎乎地笑着。

 

6.

 

“ 小国!”“ 妈妈?!”

 

田柾国喜出望外地跳下长椅向妈妈跑去,跑到一半却又折了回来。

 

“ 啵”田柾国踮起脚,在金泰亨脸上轻轻留下一个带有草莓味的冰冰凉凉的吻,随即又害羞地低下了头,“ 妈妈说亲亲表示喜欢,我很喜欢泰泰呢。”

 

金泰亨愣住了,等他回过神时,田柾国已经拉着他妈妈的手向他说着再见,他的手里还留着田柾国给他的糖。

 

“ 嘿嘿…”金泰亨不知怎么的,对着那几颗糖发笑。

 

7.

 

“ 我回来啦!”金泰亨一边坐在地上脱着鞋,一边喊到。

 

金硕珍接过金泰亨手里的小包和塑料袋,看了看墙上的钟,说,“ 怎么去了那么久?你迷路了?”

 

“ 没有啦!”金泰亨大声反驳。

 

“ 好好好,没有没有。”金硕珍抬起手摸了摸金泰亨的头,“ 我们泰泰那么乖是不是需要一点奖励啊。”说着,伸手要去拿柜子上的糖果罐,金泰亨却一反常态地拉住了他的手。

 

金泰亨摇了摇头,“ 不用啦,我已经有奖励了!”说罢,拿出口袋里五颜六色的糖果展示给金硕珍看,“ 锵锵――”

 

“是南俊给的吗?”

 

“ 不是,是小国给我的!”

 

“ 小国?”金硕珍有些疑惑。

 

金泰亨向下拉了拉他的衣角,金硕珍便俯下身子,靠近金泰亨。金泰亨微微踮起脚尖,悄悄在金硕珍耳边说,“ 小国是一个天使哦!”

 

8.

 

“ 金泰亨!那个可爱的学弟又来找你了!”

 

“ 哦,我马上来!”金泰亨理了理制服,向门口走去。

 

一出门就看到了那只小兔子,金泰亨忍不住笑了笑。

 

“ 怎么了,找我有事?”金泰亨走到田柾国面前,笑着揉了揉他的软毛,田柾国也不躲,就任他弄乱自己的头发。

 

“ 呐,这个!”田柾国手里拿着一杯奶茶,递给金泰亨,“ 这个真的超――好喝的!你一定要尝尝!”

 

金泰亨有些无奈,低下头凑近田柾国的脸,声音低沉地说,“ 就这事儿?”

 

“ 啊?…啊。”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突然放大的脸,眼神不知道该往哪瞟。

 

金泰亨可真是喜欢死田柾国这幅模样了。

 

他咬住田柾国手里的奶茶的吸管,猛地吸了一大口,然后砸吧砸吧了嘴,“ 是挺好喝的。”

 

“ 给,给你的。”田柾国赶紧把奶茶塞到金泰亨手里,金泰亨笑嘻嘻地接下了,再次咬住吸管,“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可走咯?”

 

“ 那个…”田柾国欲言又止,深呼吸了一口,似乎给自己打了个气,“ 今天晚上一起去酒吧吗?”

 

这边的金泰亨倒是被田柾国的话给吓到了,随后又换上了平常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哦?没看出来啊,我们小国原来是个bad boy啊,嗯?”

 

“ 我才不是…”田柾国红了脸,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刚要继续说什么,上课铃就响了起来,金泰亨便笑着转了身。

 

田柾国有点着急了,急忙向金泰亨确定,“那你到底来不来啊?”

 

“ 当然。”金泰亨背对着田柾国挥了挥手。

 

9.

 

“ 我,要一杯柠檬汁吧…”

 

“ 来酒吧喝柠檬汁?你可真够可以的,给他来一杯清酒。”金泰亨对田柾国的话感到十分可爱,明明叫他来这儿的是他,怎么感觉像是自己把未成年人拐到这儿呢。

 

田柾国实在是清纯的要命。

 

不过在金泰亨回过神来时,田柾国已经一口气把酒喝光了,金泰亨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止。

 

喝醉的田柾国脸蛋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像是第一次初见时的样子。

 

“ 泰亨哥…”

 

“ 嗯?”

 

“ 我可以吻你吗?”

 

“ 什么?”

 

酒吧的音乐有点过于喧闹,让金泰亨没有听清田柾国的话。

 

“ 唔?”金泰亨有些不敢相信地低头看了眼田柾国,他的唇此刻正和他的唇紧紧贴在一起。

 

金泰亨的眼神深了深,扣住田柾国的后脑勺,用舌头去撬开他的牙关,肆意地在他的口腔内汲取。

 

那美妙的感觉使他欲罢不能。

 

直到田柾国呼吸不过来,拍了拍金泰亨的手示意他放开他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来。

 

只是在金泰亨放开他后,又忍不住轻轻地嘬了几下他红肿的嘴唇。

 

“ 宝贝,你刚刚说什么了,嗯?”金泰亨贴在田柾国的耳边,声音沙哑地说。

 

“ 我想吻你,金泰亨。”

 

“ 我的荣幸。”

 

 

 

END.

LJ

Scenery part.1 #vkook

01


 「愛情。」


 多麼陌生卻又令人嚮往的字詞。金泰亨忽略了好幾年,或者更準確地說,他一直逃避面對自己的情感。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為了自己,不能再繼續想下去。再下去只會讓自己陷入痛苦的深淵,任憑再怎麼撕心的吼叫也不會有人能救贖他。


 可是終有打破規則的一天。

 當田柾國在採訪上說出「最喜歡泰亨哥」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所有的原則都能改變。


  但是再多的喜歡也比不上一個愛,那終究只是「喜歡」。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兩個男人之間的未來會是多麼的挫折,脆弱的一經打擊就碎落一地,又或是被現實的規則溺斃。...


01


 「愛情。」

 

 多麼陌生卻又令人嚮往的字詞。金泰亨忽略了好幾年,或者更準確地說,他一直逃避面對自己的情感。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為了自己,不能再繼續想下去。再下去只會讓自己陷入痛苦的深淵,任憑再怎麼撕心的吼叫也不會有人能救贖他。

 

 可是終有打破規則的一天。

 當田柾國在採訪上說出「最喜歡泰亨哥」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所有的原則都能改變。

 

  但是再多的喜歡也比不上一個愛,那終究只是「喜歡」。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兩個男人之間的未來會是多麼的挫折,脆弱的一經打擊就碎落一地,又或是被現實的規則溺斃。

 

 可是他愛呀,怎麼辦?就算對方是田柾國,是個男孩。可是他愛呀,愛得無法自拔。

 

 望著深夜中播出的愛情電影,金泰亨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的無力。當電影中的兩人約定終老一生時,他終於抵不過自己,無聲的掉下了眼淚。

 

 金泰亨年少的時光幾乎都奉獻給如今的自己,他獲得了名聲,獲得了他曾嚮往的生活。可是此刻他卻貪婪的想渴求更多,期望年少的自己能留下如何去愛人的方法。

 

 他仍舊是那個還未摘下成熟果實的少年,在時光荏苒中帶著稚氣的笑。面對未知的一切還是會感到恐懼、害怕。只好把心藏在比大海還要深的地方,讓自己再也找不回來。

 

 在情感中他像一隻找不回歸宿的獅子,只能低吼來保護脆弱的自己,永無止境的兜著圈,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停下,什麼時候又該前進。

 

 金泰亨是多麼渴望愛情,多麼渴望田柾國一個眼神的回應。

 

 只要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


 02

 

今天特別的冷。他們待在車內看著外頭的車窗染上一層霧氣,寒意緩緩的滲了進來。金碩珍請司機幫忙把車內的暖氣開強一些,距離拍攝地點還有一段時間。

 

 車內的鼾聲起伏不定,外面的天空依舊灰濛濛的一片,等待著曙光溫暖整個城市。金泰亨沒什麼睡意,他攬著一旁點著頭準備進入夢鄉的田柾國靠在他的肩膀上。

 

 心頭的烏雲依舊在心裡下著大雨,他期望哪天田柾國能為他撐一把傘。傘不需要多大,剛剛好容得下兩個人就好。金泰亨閉起雙眼,到目的地前他不想再去想。他只想享受當下,繼續當個擁有選擇繼續無知權力的孩子。

 

 也許該找時間和誰談談。這是他進入夢鄉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泰……泰亨啊。」

 

 金泰亨緩緩睜開雙眼,微弱的陽光灑了進來。頓時從毫無雜音的世界轉變了回來,他揉揉雙眼卻對上了一頭粉髮的朴智旻,輕聲喚著他的名字。一旁的田柾國早就不見了蹤影。他還是睡著了。

 

 「啊……到了嗎?」

 「剛到而已,別擔心。碩珍哥他們先下去了,叫我把你們給叫醒。柾國說你昨晚好像熬夜打遊戲才會這麼累。不過我想……應該不是那樣子對嗎?」

 

 朴智旻瞇起笑眼,不等愣住的金泰亨回答就獨自轉身把一旁還在睡的金南俊喚醒。他的心思大概是隊內最細膩的吧,至少面對這個不擅於藏心事的同年老友,他還是猜得出來的。

 

 朴智旻本來就淺眠,在深夜裡聽到低沉的啜泣聲。他其實本來想當作沒看到的,畢竟他本身的問題也還沒獲得一個明確的解答。

 

 也許在成長過程總是這樣,不同年紀背著不同煩惱在荒蕪原野奔跑著。路上的收穫隨著時間讓他們學習成為更好的人,卻也背負更沉重的責任。也許愛也是如此,放任他們不斷的摸索,就算是還懵懂的他們被這現實給刺傷,結痂後也會成為一種安慰與學習。

 

 朴智旻走向攝影棚想著。他也想懂愛,也想找到方法愛著這樣不完美卻是最真實的自己。

 

 「拍攝倒數!三、二、一!」

                                                                               

TBC

甜酒果的謙米

《佔有慾》中

《佔有慾》中

67 戰損

收起方才的笑容,錯愕的表情完整呈現在田柾國臉上,接著,不請自來的紅暈染上了兩頰。

-

被別人發現自己傻笑著的感覺如何呢?

肯定是想鑽進洞裡。

-

「哎真高興啊?瞧你笑的,是在期待我和你的約會嗎?」

看的人倒是頗有興致,靠牆哼笑的樣子吊兒郎當的,全身一點兒傷都沒有,完全不像是成天翹課打架的那種學渣。

其實金泰亨成績也不錯,每次校排前三都有他。

-

「嘖,用自己的外貌優勢玩弄別人感情的人最混蛋……」

田柾國知道大名鼎鼎的金泰亨在別人眼中的形象,就是帥、聰明、壞。

但是還是不解,為什麼還是有女孩喜歡他呢?明明那麼討厭,卻還是喜歡著,到底有什麼特點啊...

《佔有慾》中

67 戰損

收起方才的笑容,錯愕的表情完整呈現在田柾國臉上,接著,不請自來的紅暈染上了兩頰。

-

被別人發現自己傻笑著的感覺如何呢?

肯定是想鑽進洞裡。

-

「哎真高興啊?瞧你笑的,是在期待我和你的約會嗎?」

看的人倒是頗有興致,靠牆哼笑的樣子吊兒郎當的,全身一點兒傷都沒有,完全不像是成天翹課打架的那種學渣。

其實金泰亨成績也不錯,每次校排前三都有他。

-

「嘖,用自己的外貌優勢玩弄別人感情的人最混蛋……」

田柾國知道大名鼎鼎的金泰亨在別人眼中的形象,就是帥、聰明、壞。

但是還是不解,為什麼還是有女孩喜歡他呢?明明那麼討厭,卻還是喜歡著,到底有什麼特點啊?

像自家姐姐,為了他整天哭著纏著,說什麼金泰亨和她交往,又突然提分手。

和她說渣男忘了好,姐姐卻又為金泰亨打抱不平,罵說:「別罵泰亨!你又不懂他!」

-

嘁,誰說我不懂了?就一個人渣有啥好留念的?

-

「嗯?說我壞話呢?」

金泰亨的桃花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田柾國猛然抬頭,把手捂上嘴。

-

“哎!田柾國你可真要命!想的話也能說出來……”

現在好想逃掉。

-

兩人對視了兩分鐘,兩人沒有任何表情。

而這兩分鐘,金泰亨是仔細的觀察田柾國,像是要把他看透般的盯著。

-

散在額前的瀏海帶著淡褐色,小鹿大眼水靈透徹,嘟翹的粉唇被珍珠白的肌膚映襯得更加小巧可愛。

午後夕陽的金輝撒落在田柾國身上,讓他少了平時的盛氣凌人,多了些柔和乖順。

-

非常的耀眼美麗,想必連優雅脫俗的女子站在田柾國身旁,也只能當襯托紅花的一叢綠葉而已。

對於田柾國的外貌,是秀氣柔弱的,但出眾的體能卻是略勝一籌的。

還有傲人的脾氣也是很可愛。

很想得到,想讓田柾國成為我的。

-

「好了,上去吧。在這邊乾瞪眼我可不想玩。」

田柾國無趣的說道,腳步往頂樓走去。

「你不走……啊!做什麼!?」

一個瞬間,似乎全世界停止了般,兩人的呼吸也是暫停的。

「現在開始吧?」

戲謔的音調悄悄地往上跳,手握住田柾國纖細的手腕,左手輕輕挑起田柾國的下顎。

打架這種事,是沒有公平可言的。

畢竟沒有人會為了這種麻煩下規矩。

-

「你給我放開!哪有人突襲的!」

田柾國氣得臉都紅透了,手還是不斷掙扎。

「我不是人啊?」

金泰亨打趣的回應,手是鬆了,只是要再快速反應田柾國的攻擊,可不容易。

「哇……你直接打臉啊?」

金泰亨是有些心疼自己的臉蛋,換作是別人,或許田柾國早就被打昏了。

-

金泰亨不想動手,畢竟這副好皮囊被打毀了,自己也捨不得。

田柾國來回的攻擊,聽著金泰亨的嘮叨不理不睬,對於金泰亨剛才的突襲氣得殺紅眼,也為金泰亨打鬥中的下流話感到火氣上升。

這還真是田柾國第一次看到那麼沒有分寸的人。

-

面對田柾國的技術攻擊,金泰亨只是一味的閃躲,成了兩方堅持不僵的場面。

「你是怎樣?動手啊!」

田柾國已經變得不耐煩,手腳也因疲累變得緩慢。

看到這幕的金泰亨自然以為田柾國撐不住了,放鬆戒心,準備一舉拿下……

「!?」這一拳準準打上金泰亨的右臉。

「嘶……」右臉火辣辣的疼,腥紅從嘴角流出,原本冷靜的眼眸逐漸變得暗沉。

金泰亨抹掉血跡,不管袖口染上的暗紅。

「哼。」冷笑一聲,那聲線卻是扭曲的。

-

「好,馬上就把你解決。」

田柾國輕笑,對於自己剛打的那一拳過有自信。

金泰亨不反駁,緩緩的走向田柾國。

在田柾國在意他的手部攻擊時,腳狠狠一揮……

「唔!」一聲吃痛的慘叫響了起來。

金泰亨冷眼盯著跪在地上的田柾國,一手攬起田柾國,再將他橫抱起來。

「放我下去!你沒有贏!」

金泰亨不理會田柾國的反抗掙扎,一逕的往暗廊走去。

-


甜酒果的謙米

《佔有慾》上

《佔有慾》上


戰損

痞子校霸校草6*跆拳王牌傲嬌7


他與眾不同,是甜蜜與禁忌。

-

對於今天放學後的「正事」,金泰亨稍稍的期待了一下,他從來沒有為了打架這種事在高興的,只是今天要對打的人可不一般,既是親自下戰帖的,也是他關注許久的。

看起來嬌滴滴的,但是實力非凡呢。

這個認可也是在金泰亨看了那次的跆拳道大賽,金泰亨才點頭稱讚的。

-

其實金泰亨看著田柾國也不是在看他的臉,倒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體上。

偷念著那件跆拳練習服下的美好銅體,想著掀開的模樣,肯定美得不像話。

-

於是,金泰亨開始了他的計畫,

目標是得到田柾國。

-

刻意走過田柾國身旁,手掌輕輕擦過臀部,果然惹得他轉過頭來,拍掉作怪的手,或者是透過...

《佔有慾》上


戰損

痞子校霸校草6*跆拳王牌傲嬌7


他與眾不同,是甜蜜與禁忌。

-

對於今天放學後的「正事」,金泰亨稍稍的期待了一下,他從來沒有為了打架這種事在高興的,只是今天要對打的人可不一般,既是親自下戰帖的,也是他關注許久的。

看起來嬌滴滴的,但是實力非凡呢。

這個認可也是在金泰亨看了那次的跆拳道大賽,金泰亨才點頭稱讚的。

-

其實金泰亨看著田柾國也不是在看他的臉,倒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體上。

偷念著那件跆拳練習服下的美好銅體,想著掀開的模樣,肯定美得不像話。

-

於是,金泰亨開始了他的計畫,

目標是得到田柾國。

-

刻意走過田柾國身旁,手掌輕輕擦過臀部,果然惹得他轉過頭來,拍掉作怪的手,或者是透過田柾國的同學,得到他的手機電話,半夜打過去「問候」他。

而這些在金泰亨眼裡只是好玩,但是田柾國只認為是騷擾。

-

經過幾天下來的計畫執行,田柾國已經被搞得快崩潰了。

「我快被搞瘋了……!」

田柾國忍無可忍的喊出來,嚇得一旁的朋友愣了會。

「欸?怎麼啦?」

「有個學長一直騷擾我。」

田柾國雖然稱作學長,但是任何人都知道他在說金泰亨。

畢竟金泰亨的動作實在太明顯了。

-

田柾國已經把金泰亨的電話號碼拉黑了,只是他卻不知道哪弄來的電話,還是一直打來。

加上路過時的性騷擾,和那些不知羞恥的下流言語,田柾國開始想想到底自己哪裡得罪到金泰亨了。

「你該不會不小心惹到他了吧?」

田柾國的朋友小心翼翼的問著。

「哈?惹到?是他先挑撥我的!」

田柾國幾乎快炸開了,對金泰亨的不滿也快要溢出來。

他要反過來弄金泰亨,讓金泰亨知道之前的忍氣吞聲只是前戲而已。

-

田柾國下戰帖了,約在放學後的樓頂,也就是田柾國教室樓上,方便他在短時間走上去,而金泰亨卻要大老遠跑過來。

基本上,田柾國教室的那一排,是不會有老師放學後還留在教室的,所以算是打架聖地呢。

-

“哼,我可真機靈。”

田柾國悠哉的想著,絲毫不知道接下來他會迎來的是什麼。

-

是隻兇猛的老虎,還是?

-

《佔有慾》上_未完待續


甜酒果的謙米

《夢魘》變數_8

《夢魘》變數_8


67


從喜歡上金泰亨那一刻起,田柾國就已經不再純潔了。

-

在白磁磚地上來回踱步,口中輕輕地哼唱著某首歌,尾音調皮的往上翹,越發興奮的心情壓抑不下來,腳步開始快起來,終於倒在柔軟的沙發上奄奄一息。

-

怎麼辦,現在好緊張啊……

-

田柾國把腿掛上椅背,癱軟成大字型,紅撲撲的臉蛋遮不住心裡的雀躍。

拿起放在玻璃桌上的一個小盒子,那是給金泰亨的禮物。

而今天,是金泰亨的生日。

-

時鐘一點一點的運作著,分秒響出的滴答聲像是提醒著田柾國,金泰亨要回來了。

-

金泰亨家的院子很大,花草樹木也多,不過金泰亨對那一類園藝手工的東西沒什麼興趣,所以通常都是在金泰亨家工作的兩位阿姨來整理的。

-

原本因不常...

《夢魘》變數_8


67


從喜歡上金泰亨那一刻起,田柾國就已經不再純潔了。

-

在白磁磚地上來回踱步,口中輕輕地哼唱著某首歌,尾音調皮的往上翹,越發興奮的心情壓抑不下來,腳步開始快起來,終於倒在柔軟的沙發上奄奄一息。

-

怎麼辦,現在好緊張啊……

-

田柾國把腿掛上椅背,癱軟成大字型,紅撲撲的臉蛋遮不住心裡的雀躍。

拿起放在玻璃桌上的一個小盒子,那是給金泰亨的禮物。

而今天,是金泰亨的生日。

-

時鐘一點一點的運作著,分秒響出的滴答聲像是提醒著田柾國,金泰亨要回來了。

-

金泰亨家的院子很大,花草樹木也多,不過金泰亨對那一類園藝手工的東西沒什麼興趣,所以通常都是在金泰亨家工作的兩位阿姨來整理的。

-

原本因不常回家所以一直空蕩蕩的家,也為田柾國多出了很多擺設,連因為田柾國喜歡畫畫,所以特地把一個房間整理出來,幫他弄了間工作室。

-

金泰亨真的為田柾國付出很多,也改變很多。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存在,一個能補足他空缺溫暖的存在。

-

田柾國到了外頭晃晃,正想去和在後院工作的兩位阿姨打個招呼,但是走到一半,田柾國聽見了兩位阿姨聊天的內容,包含了自己和母親。

-

「唉,不知道泰亨那孩子還要留柾國多久,明明兩人的身份是不同的。而且兩方還可能是仇人呢……」

「是啊,柾國要是知道了會有多傷心呢,他的母親慘死在別人手裡……任誰都不會不怨恨的吧……」

「這件事終究要讓柾國知道的吧。」

-

田柾國一步一步的退出後院的小徑,緊握的手越發顫抖,各種可能發生過的畫面映在腦海裡。

他不想在聽了,那些他從沒想過的話。

-

田柾國轉身跑進房屋裡,接著進到他的房間裡。

田柾國和金泰亨還是很少一起睡的,原因就是田柾國和金泰亨睡在一起時總是睡不著。

而這種令人羞赧的情愫正悄悄地消失,將要取代而之的是仇恨?

田柾國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恨還是愛,他難以選擇,一個是母親,一個是愛人。

但這也怪他,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

滾燙的,濕潤的,是眼淚滴落在手背上的觸感,田柾國這才意識到自己哭了。

接著一滴滴的淚水毫不克制地掉了下來。

-

田柾國現在覺得自己好髒,竟然和害死自己母親的兇手在一起,心臟抽痛的感覺像是抵抗那不明的同情,自己也是愛過他的啊。

但親情還是佔有了田柾國的一部分,怨恨的思緒掩埋了對金泰亨的愛。

愛終究是不永恆的,像是最後一片的玫瑰花瓣,最後還是會慢慢凋零,厭倦了它的主人,也不會將它撿起,好好埋葬。

-

傍晚了,金泰亨遲了回家,開了家門,映入眼簾的是坐在沙發的田柾國,而他卻沒打招呼。

「柾國?你怎麼了?」

敏感的金泰亨很快的察覺到了不對勁。

感覺像是等等會迎來他不想發生的事。

田柾國站了起來,面對金泰亨,即使表情上露出細細的動搖,但也只是一下下而已。

「你是不是和我母親有關係?」

冰冷的語調,黯淡的瞳孔,準準的刺向金泰亨,金泰亨愣住了,一臉不解的態度惹怒了田柾國。

「我問你是不是你家的人殺了我母親!」

「……」沉默代替了金泰亨的回答。

-

「又或者……是你殺的?」

「……」金泰亨只是沉著臉,還是不說話。

田柾國噙著淚,見金泰亨不辯解,他的心真的被四分五裂了,越見著他的眼睛,翻騰上來的痛楚越讓他承受不住。

-

為什麼不解釋呢?只要你開口,我們就能回到以前了啊?

-

田柾國頭也不回的跑出門了,落下了重重的腳步聲,和早上放在玻璃桌上的禮物盒。

-

《夢魘》變數_8


甜酒果的謙米

《夢魘》曾經_7

《夢魘》曾經_7


67


很多人會忘了以前發生的事,就算那是很重要的記憶。

-

田柾國在金泰亨的別墅中待了兩個月了,兩人的互動也越來越親近,好像連地位的差距也忘了。

-

將冷漠的態度取代而之的是莫名的情愫。

-

金泰亨覺得他陷進去了,對於田柾國,似乎變成無可取代的重要存在。

一見鍾情,在金泰亨眼裡,簡直是老套又低俗的八點檔,明明是覺得是可笑的話,但是對現在的金泰亨來說,好像有那麼一點可信了。

-

在田柾國出現在他生命前,金泰亨壓根沒想過任何有關「愛」這個字眼的事,也和他扯不上關係,但他也蠻不在乎。

-

顯赫的家世,俊美的外貌,出眾的才能。

金泰亨都得到了。

但他還是不滿足,不斷地爭奪最高的地位,為權利不惜一切...

《夢魘》曾經_7


67


很多人會忘了以前發生的事,就算那是很重要的記憶。

-

田柾國在金泰亨的別墅中待了兩個月了,兩人的互動也越來越親近,好像連地位的差距也忘了。

-

將冷漠的態度取代而之的是莫名的情愫。

-

金泰亨覺得他陷進去了,對於田柾國,似乎變成無可取代的重要存在。

一見鍾情,在金泰亨眼裡,簡直是老套又低俗的八點檔,明明是覺得是可笑的話,但是對現在的金泰亨來說,好像有那麼一點可信了。

-

在田柾國出現在他生命前,金泰亨壓根沒想過任何有關「愛」這個字眼的事,也和他扯不上關係,但他也蠻不在乎。

-

顯赫的家世,俊美的外貌,出眾的才能。

金泰亨都得到了。

但他還是不滿足,不斷地爭奪最高的地位,為權利不惜一切的賭,只為了那崇高的寶座,坐在人人稱羨的位子上。

-

他認為只要站在高端,就算有人想對他數落一番,也得抬著頭罵。

他也覺得戀情是不必要的,對他來說,愛情等於利益。

-

一年前,金家老父又催著金泰亨結婚,說慕家的大小姐家世和勢力都很強大,對自家事業很有幫助。

商業聯姻,是從一開始就已經不可能有愛情存在,只有婚姻的證明而已。

-

金泰亨厭倦了,對婚姻的價值降到了最低。

-

金泰亨早已把自己內心深處對於「愛」的區域封閉了,可是就在遇見田柾國後,那塊地方好像被輕輕的戳了一下。

開始期待每天見到田柾國的時候,看到田柾國笑,自己也不自主的傻笑了起來。

-

明明以前的自己不是這樣的啊?

為什麼在田柾國出現在自己生活中後,似乎一切都改變了呢?

-

「金泰亨?你怎麼了?」

田柾國手在金泰亨眼前揮了揮,對金泰亨忽然出神的舉動很是疑惑。

「嗯?哦,沒事的。」

金泰亨手拍拍田柾國的頭,惡意的揉亂田柾國梳得整齊的頭髮。

「金泰亨!都弄亂了!」

田柾國炸毛了,胡亂的打來打去,這舉動讓兩人看起來格外親暱。

-

田柾國,這名字好像曾經在哪裡聽過。

-

人們總是將最重要的記憶忘了,而現在想努力挽回那丟失的記憶,卻早已徒勞無功了。

-

《夢魘》曾經_7


甜酒果的謙米

《夢魘》信任_6

《夢魘》信任_6


67 微甜

——————————————

隔日。

清晨一睜眼,身旁的人兒尚未醒來,金泰亨微微伸手想觸碰那令他疼惜的臉龐,可舉起的手又緩緩放下。

他不可以再碰了,他怕碰下去,他和田柾國的情感會更加難捨。

-

醒來後,在朦朧的視線裡看清了身旁的床位,是空的。

手輕輕的滑過床單,只感受到殘留下來的冰冷。

他又走了,無聲無息。

-

田柾國想提醒自己的身分,儘管自己是沒資格挽留他的,但是空虛感不斷襲來。

-

田柾國第一次覺得獨自一人的時候,時間感覺就變得好慢好慢。

-

其實另一邊過得也不是很好。

-

面對辦公桌上的文件公事,金泰亨早已無心參與了。

終於,金泰亨趴倒在桌上成堆的資料中,動彈不得。

-

「金總裁?您還好吧...

《夢魘》信任_6


67 微甜

——————————————

隔日。

清晨一睜眼,身旁的人兒尚未醒來,金泰亨微微伸手想觸碰那令他疼惜的臉龐,可舉起的手又緩緩放下。

他不可以再碰了,他怕碰下去,他和田柾國的情感會更加難捨。

-

醒來後,在朦朧的視線裡看清了身旁的床位,是空的。

手輕輕的滑過床單,只感受到殘留下來的冰冷。

他又走了,無聲無息。

-

田柾國想提醒自己的身分,儘管自己是沒資格挽留他的,但是空虛感不斷襲來。

-

田柾國第一次覺得獨自一人的時候,時間感覺就變得好慢好慢。

-

其實另一邊過得也不是很好。

-

面對辦公桌上的文件公事,金泰亨早已無心參與了。

終於,金泰亨趴倒在桌上成堆的資料中,動彈不得。

-

「金總裁?您還好吧?我還是把文件拿回來好了……」

李秘書看著金泰亨這一倒,是有些震驚,明明平常連發燒都去海外開會的董事長,原來也有這天。

-

不過,這次一定不是身體狀況,而是心理。

-

李秘書把一疊文件拿回來後,便若有所思的看著金泰亨,好像能看穿他一樣的盯著。

「李善恩小姐能不能把你那眼神收回?」

金泰亨無奈的說著。

「是的。」

李善恩表現的像什麼也沒發生。

但其實心裡在暗笑著,怎麼就是搞不懂為什麼金泰亨不主動點呢?

-

「啊真煩……」

“我也想認真工作啊!但是……怎麼腦中老是看到那人影呢?”

金泰亨現在正這麼想。

-

都已經把所有工作都推來自己這了,連著秘書的分也拉來了,想讓自己困在繁忙的公事中,但是卻怎麼也使不上力……

-

而那禍端卻在家裡閒逛著。

-

「這很貴耶……」

田柾國正站在一幅畫前面,那幅畫裡的女人靜躺在青翠的草地上,看似悠閒舒適。

而那幅畫的繪者是他最喜歡的畫家,心底暗嘆金泰亨的品味其實不錯。

-

「叮咚!」是手機傳訊息了。

點開訊息內容,是金泰亨傳的。

-

「有時間就好好休息,傷好了就讓你做些打掃工作。」

-

訊息過了幾秒又傳來一則。

「還有,可以在院子走走,但是不準逃跑,會有人看著你的。」

-

這則發完後又緊接著一則訊息。

-

「也不準自殺。」

金泰亨到底是多怕自己死?

田柾國失笑,對於這些金泰亨傳來的「關心」有些欣慰。

-

原來還有人在乎自己啊。

-

這樣一想,感覺時間好像快了些。

-

《夢魘》信任_6_完


甜酒果的謙米

《夢魘》初次_5

《夢魘》初次_5


67 微R18

有些部分請自行想像。

第一次開,破車一枚請見諒。

——————————————————

「不要喊疼啊。」

金泰亨冷眼看向田柾國,剛才心生的罪惡感似乎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一步步往自己這走來,他眼中閃過的冷冽令田柾國不寒而慄。

「唔!幹什麼!?」

田柾國左手上的針管硬生生的被金泰亨拔了下來,血又從裡頭冒了出來,失血的感覺讓田柾國有些頭昏眼花。

-

「救命啊!外面有人嗎……唔!」

田柾國大喊求救,不過金泰亨伸手捂住了口,

田柾國緊張的又打又踢的,非常不受控。

「記住,這是我的醫院,只要我說,他們是不會阻止的。」

金泰亨一使力把田柾國橫抱了起來,過輕的重量讓他皺了眉,直...

《夢魘》初次_5


67 微R18

有些部分請自行想像。

第一次開,破車一枚請見諒。

——————————————————

「不要喊疼啊。」

金泰亨冷眼看向田柾國,剛才心生的罪惡感似乎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一步步往自己這走來,他眼中閃過的冷冽令田柾國不寒而慄。

「唔!幹什麼!?」

田柾國左手上的針管硬生生的被金泰亨拔了下來,血又從裡頭冒了出來,失血的感覺讓田柾國有些頭昏眼花。

-

「救命啊!外面有人嗎……唔!」

田柾國大喊求救,不過金泰亨伸手捂住了口,

田柾國緊張的又打又踢的,非常不受控。

「記住,這是我的醫院,只要我說,他們是不會阻止的。」

金泰亨一使力把田柾國橫抱了起來,過輕的重量讓他皺了眉,直徑的向門外走去。

-

田柾國一得到喘息的機會,便開口吵鬧。

「放我下來!我不要走!」

手揮來揮去,但不小心碰到了割傷的手腕,疼得安靜了下來,縮在金泰亨懷裡,肩還顫抖著。

-

見田柾國安靜了,便把他扛上肩,空出一隻手給李秘書打電話。

-

「車準備了嗎?」

「是的,您已經可以上車。」

-

金泰亨直接走出醫院大門,走向停在醫院前的

黑色轎車。

-

「田先生要和您坐嗎?」

李秘書把後車門打開,讓那兩人上車。

「好,我坐後面。」

金泰亨把田柾國放了下來,示意讓他進車。

田柾國乖乖進去後便一動也不動的坐著,小嘴

微微張開,又閉了起來,一副想說話的樣子。

坐在駕駛座的李秘書發現了田柾國的小動作。

「田先生您好,我是金總裁的秘書,我叫

李善恩,您可以叫我李秘書。」

「啊……你好。」

田柾國不懂自己會什麼想問,是想確認些什麼嗎?

-

十幾分鐘過去了,轎車在一棟簡約的獨棟房屋前停下。李秘書道別後便走了。

-

「……」田柾國看著李秘書離開,心中的不安感又加了上來。

「該做正事了吧?」田柾國永遠都不會忘記金泰亨說完後的那一抹笑。

-

他寧願死也不願意被壓在身下。

-

田柾國已經完全忘了剛才怎麼上來這房間的,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很是沒用。

-

在金泰亨身下動彈不得,只有睜著眼,

苦苦求饒的分。

-

「……離開行不……別碰我……」

田柾國無法再忍受金泰亨的戲弄了,他從頭到腳都變得奇怪,拚命的呼吸,怕停下呼氣後取代而之的是陌生的喘息。

-

「不是很想嘗試看看的嗎?」

金泰亨戲謔的說著。

低沉的磁嗓聽起來又是不同的體驗,令人徹骨難耐的酥麻感從心頭漸漸湧上感官。

-

大手像是不經意的撫過頸窩,接下去鎖骨,

每一次的撫摸都讓田柾國紅透了臉,逼出了生理眼淚,抽答答的用力呼吸,怎樣就是不開口。

-

「叫出來,很好聽的。」

-

田柾國再次確定了金泰亨一定不是什麼好人,

簡直衣冠禽獸。

-

《夢魘》初次_5 完


妁雲

Jamais Vu 05 (結局) (柾泰)

第五章

是金泰亨自己先離開的。

他用了三十分鍾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再用三分鍾寫了一封信放在桌上,再用了三小時到了機場。

「我走了,照顧好自己。」

他也用了三分鍾站在門前向這個家道別。

不知道他要用多少個三年來忘記田柾國?

這段時光隨著前進的飛機節節後退,退出了金泰亨的世界。

他放棄了所擁有的一切,展開了未知的生活。

短短一年多,金泰亨從一個快遞員成為了一名救護員。

他一直憧憬著多年前令自己平安的那些人。

他用了最大的善意回報這個佈滿荊棘的世界。

但在那些空閑的黑夜,寂寞還是會從四方八面滲進金泰亨的宿舍,瀰漫開來。

那些時候,他就會上網搜查田柾國的名字。

一遍遍地看著他...

第五章

是金泰亨自己先離開的。

他用了三十分鍾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再用三分鍾寫了一封信放在桌上,再用了三小時到了機場。

「我走了,照顧好自己。」

他也用了三分鍾站在門前向這個家道別。

不知道他要用多少個三年來忘記田柾國?

這段時光隨著前進的飛機節節後退,退出了金泰亨的世界。

他放棄了所擁有的一切,展開了未知的生活。

短短一年多,金泰亨從一個快遞員成為了一名救護員。

他一直憧憬著多年前令自己平安的那些人。

他用了最大的善意回報這個佈滿荊棘的世界。

但在那些空閑的黑夜,寂寞還是會從四方八面滲進金泰亨的宿舍,瀰漫開來。

那些時候,他就會上網搜查田柾國的名字。

一遍遍地看著他的貿易、他的八卦。

他跟什麽公司談好了合作、跟你家的女孩去了逛街。

每人都讚歎著他生意的成功,談論他的言語間透露著嚮往。

金泰亨看著這些的偶爾,眼神會落在他帶來的行李箱。

裏面有田柾國送他的手錶。

是他喜歡的斯沃琪,是他喜歡的薄荷綠色。

/

在他離開的第三個初夏,田柾國訂婚了。

看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刻,金泰亨反而鬆了一口氣。

田柾國終是遺忘了他,追尋了自己的幸福。

他說不清自己的感受,他只知道有人代替了自己,好好照顧著田柾國。

是時候可以放心了吧。

是時候要遺忘了吧。

但他還是鬼使神差點進了那女生的臉書。

有一副圖片吸引了金泰亨的目光。

是那位女生的自拍。

那麽燦爛的笑容,那麽精致的五官。

跟田柾國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佳偶天成,渾然天配。

那個女生的手腕上戴著手錶。

雖然是女款,但金泰亨還是一眼看出來了。

薄荷綠色的斯沃琪。

留言裏,她說:「是我盼了好久的手錶!謝謝老公的禮物!」

他不知道的是,田柾國的無數次相親,在鐘錶店碰見這個看著薄荷綠色手錶發呆的女孩后,終於有了結尾。

金泰亨怔住了,熒幕的藍光映得他的臉更顯蒼白。

長久壓抑的思念和不甘等一切情緒彷彿終於找到宣洩口,從金泰亨的眼眶傾瀉而出。

田柾國,你一定要幸福。

我是那麼熱切地期盼著你的幸福,即使其中沒有我。

/

茶涼 故事停。

終於完結啦💜

喜歡請點贊(。ò ∀ ó。)

也歡迎留言說說你的看法💜

謝謝大家💜

後記。

-其實這個故事的背景人設都是朋友的想法呢,所以首先要謝謝她

-關於結局。我真的很少寫BE,畢竟世人偏愛大團圓,我也是世人之一。但是兩人和好如初,解開心結,恐怕沒那麽容易。金泰亨缺乏母愛而把情感所需映射到田柾國身上是有高概率發生的,近乎扭曲的依賴感一但走火入魔成了恨後果亦難以想象。而田柾國在自責中成長,被父親的所需迫得兩難,他無法好好地愛金泰亨,卻又想盡力滿足他。這樣的兩人強行走在一起難免會以悲劇收場。或許分開,各自安好,才是最適合兩人的吧。

妁雲

Jamais Vu 04 (柾泰)

微微微微h!

第四章

金泰亨再次睜開眼睛已是日上三竿。

他不止自己昨夜的發難,憑著零碎的記憶只以為一切都是夢。

他只知道田柾國看他的眼神突然變得柔和。

他只知道他雙手環抱著田柾國的腰時,對方並沒有逃避。

甚至在他把嘴唇貼上他的時候,田柾國還以更激烈、更霸道的吻。

咬著嫣紅的下唇忍受男人一次次的肆意衝撞。

被壓在身下的快感快要淹沒理智。

一聲聲的呻吟逸出。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予田柾國。

他的愛、他的身體、他的全部。

那是一種,近乎瘋狂的情感。

我愛你,田柾國。

那你,愛我嗎?

/

喂,金泰亨。

田柾國凝視著枕邊的睡顏。

你不知道的吧。

這一切都是計劃好...

微微微微h!

第四章

金泰亨再次睜開眼睛已是日上三竿。

他不止自己昨夜的發難,憑著零碎的記憶只以為一切都是夢。

他只知道田柾國看他的眼神突然變得柔和。

他只知道他雙手環抱著田柾國的腰時,對方並沒有逃避。

甚至在他把嘴唇貼上他的時候,田柾國還以更激烈、更霸道的吻。

咬著嫣紅的下唇忍受男人一次次的肆意衝撞。

被壓在身下的快感快要淹沒理智。

一聲聲的呻吟逸出。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予田柾國。

他的愛、他的身體、他的全部。

那是一種,近乎瘋狂的情感。

我愛你,田柾國。

那你,愛我嗎?

/

喂,金泰亨。

田柾國凝視著枕邊的睡顏。

你不知道的吧。

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我靠近你是因為我爸,他想要你的錢、你的權力。

你都不知道你金家少爺的資產和地位在商界有多吸引人。

「但是這些我都不想要啊。」田柾國小聲地說,把頭埋在雙臂之中。

我不想利用你,我只想你好好地活著。

我對不起你。

但是你知道的,我根本沒法逃出屬於我的籠子,我不過是只金絲雀罷了。

所以你,快點從我身邊逃走吧。

/

但是世事不盡人意,金泰亨興沖沖地搬著行李過來了。

田柾國怔怔看著他雀躍的模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來。

我怎麼忍心讓你失望。

出於愧疚,他對金泰亨可謂有求必應。

但態度始終不逾矩,甚至在有的時候帶著冷漠疏離。

他會在很晚很晚的夜裏帶著一身酒氣回到家中。

他也會在酒吧裏特意打給金泰亨,讓他聽到自己身旁嬌嗔的女聲。

雖然他一次都沒碰過那些女的。

他希望金泰亨會離開。

這樣,他就不用利用他了。

但他的真心真的只是這樣嗎?

他一直在逃避的那些臨睡前的到底算是什麽?

如此強烈的保護欲,真的只是因為人性的善心嗎?

田柾國甚至無法直視金泰亨的雙眸。

那麽卑微,逆來順受的目光。

田柾國又一次喝得渾身酒氣。

金泰亨卻沒說什麼,拿了瓶蜂蜜水給他,又用毛巾幫他擦汗。

這樣無微不至的金泰亨,讓田柾國沒由來地火大。

「喂金泰亨,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金泰亨擦汗的動作嘎然而止,臉上盡是不解的疑惑神情。

「夠了吧。」田柾國藉著酒勁開始發難。

「什麼夠了?」金泰亨臉上依然掛著笑,笑得那麼溫柔,那麼純凈。

「你給我仔細聽好了,記好了。金泰亨,我們可以是朋友、兄弟、陌生人、仇人,但唯獨不可能是愛人。」

我們回不去了。

看著金泰亨笑容漸漸僵硬,欲哭無淚的樣子,田柾國的心突然一陣刺痛。

不要再說了。她想。

但嘴巴就像不受控制般。

「我受不了你那百依百順的卑微模樣。你知道這像什麽嗎?就像一只狗!一直拼命賣乖討好主人的狗!那虛偽的樣子真叫人噁心。不對,你連狗也算不上!你不過就是我的玩物,我的棋子!」

田柾國像發瘋一般大笑,眼中盡是戲謔。

金泰亨先是放下了毛巾,雙手開始顫抖,臉色煞白而雙目空洞。

「我以為,我總有一天,會讓你明白。」平靜的語氣下是強忍著的悲痛欲絕。

他雙眼通紅著跑回了房間,眼淚卻始終沒有落下。

蜷縮在房中的一隅,望著窗外逐漸被雲層掩蓋的白月光。

真相被剖開的鮮血淋漓擺在他面前。

我傾盡真心來對你,原來我不過是你可有可無的玩物。

最終我還是輸在了「我以為」。

我是真的以為,你會明白、會感動。

自始至終,我還是那麼的相信你。

你到底!怎麼忍心拋下我?

/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明天結局啦感謝大家支持💜💜

喜歡的話請幫忙點個贊謝謝💜💜

如果你是金泰亨或者田柾國你會怎麼做呢(歡迎留言!

妁雲

Jamais Vu 02 (柾泰)

第二章

除去田柾國那有要事在身的母親,遊艇上只有金泰亨,他的母親,和田柾國三人。

船上的甲板上水越積越多,海平面離三人也似乎越來越近。

悲劇的序幕被拉開的那麽猝不及防。

金泰亨的母親一手拉著田柾國,一手拉著金泰亨,三人穿上救生衣,準備游向剛好在旁邊的一艘小船。

那船上的人也察覺到遊艇的事故,早就走出甲板準備好幫忙。

洶湧的海浪上,三人艱難地跳向小船。

金泰亨是最先安全的,他一轉身,看見的卻是母親猶豫的身影。

田柾國依然站在那充滿積水的甲板上,離他好遠、好遠......

那艘遊艇的搖擺突然變得激烈,田柾國連站穩的餘閑也沒有,失平衡摔在了甲板上。

然後,是母親不顧一切向田柾國所...

第二章

除去田柾國那有要事在身的母親,遊艇上只有金泰亨,他的母親,和田柾國三人。

船上的甲板上水越積越多,海平面離三人也似乎越來越近。

悲劇的序幕被拉開的那麽猝不及防。

金泰亨的母親一手拉著田柾國,一手拉著金泰亨,三人穿上救生衣,準備游向剛好在旁邊的一艘小船。

那船上的人也察覺到遊艇的事故,早就走出甲板準備好幫忙。

洶湧的海浪上,三人艱難地跳向小船。

金泰亨是最先安全的,他一轉身,看見的卻是母親猶豫的身影。

田柾國依然站在那充滿積水的甲板上,離他好遠、好遠......

那艘遊艇的搖擺突然變得激烈,田柾國連站穩的餘閑也沒有,失平衡摔在了甲板上。

然後,是母親不顧一切向田柾國所在的地方跑去的一幕。

恐懼感迅速湧上心頭,從地板上的冰涼海水席捲而來,鑽進血管流到全身的每一處。

仿佛有無數對手伸來,生生把面前的人拉進無底洞。

「不要啊啊啊啊啊!」

金泰亨的視線已被淚水弄得模糊不清。

是誰在喊?他想。

他甚至能分神揣測這撕心裂肺的叫聲的主人到底經歷了什麽。

直至一股尖銳的疼痛同時從喉嚨和頭部襲來,他才發現,叫喊的人,是他自己。

如果,那個人是我就好了。

在暈厥的前一刻,金泰亨想著。

讓我,代替母親吧,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話。

求你了。

接著,是失去知覺的黑暗。

/

「泰亨!泰亨!」

聽到熟悉的嗓音響起,金泰亨緩緩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首先是臥室的天花板。

和那副帥氣的臉龐。

又夢到以前的事了嗎。

慵懶的眼神又轉而對上田柾國的視線。

本來就不小的眼睛在此刻的焦急下又睜大了些。

「我一下班回來就看到哥你在床上睡著了,但是看起來睡得不太安穩,就強行把哥弄醒了。」田柾國看著金泰亨好像沒什麼了,便起身退開了。

只有他知道他心跳頻率有多快。

只有他知道回家聽不到一把低沉的嗓音向他說「歡迎回來」的緊張。

只有他知道他看到金泰亨蜷縮在床邊抽泣時的焦慮。

只有他知道。

金泰亨笑著下床安慰道:「沒事的,只是夢到了以前的事。」

隨即走出了臥室。

「等一下哦哥馬上就去準備晚餐。」

/

田柾國沉默了。

那是一個永遠過不去的坎,一天不願提起的前塵往事,一道永不磨滅的傷疤。

十歲的那一年開始,他的命,就不再完全屬於他自己。

剛從醫院中醒來的步伐不知是因為嚴重的身體創傷或大難不死的負罪感,沉重得邁不開腿。

從在甲板上失去平衡,到看著那人被湍急的水流吞噬,不過是幾十多秒之內。

在靈堂上任由金泰亨抱著自己痛哭,每一下的哭泣聲,在田柾國聽來也彷如恨不得自己能把性命歸還,壓迫感簡直令他喘不過氣。

陪著金泰亨一步一步的恢復、適應,田柾國卻更加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隨著年齡增長,金泰亨的眉眼、相貌,竟與她有幾分相似。

最後,田柾國逃了。

落荒而逃。

這一逃,就是三年。

/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喜歡的話請幫忙按個贊💜💜💜

宇先生

泰柾|無題車車

*未成年車車,從小培養可愛小國


「我們再做一次,好嗎?」

*未成年車車,從小培養可愛小國


「我們再做一次,好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