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泷千

760浏览    10参与
陈耳东
“儿童节快乐!千” “杯子上的...

“儿童节快乐!千”

“杯子上的星光和珍珠,有心了,曜姬。”

“儿童节快乐!千”

“杯子上的星光和珍珠,有心了,曜姬。”

芙柳絮
小千姬和小叉姬,用模板了

小千姬和小叉姬,用模板了

小千姬和小叉姬,用模板了

陈耳东
不会画背景,颜色糊的很丑。 “...

不会画背景,颜色糊的很丑。


“女王授予我职位我就保持这个动作,怎么样?”

“还不错哦。”


不会画背景,颜色糊的很丑。



“女王授予我职位我就保持这个动作,怎么样?”

“还不错哦。”


陈耳东

小茶几和大千姬!

模板是第二张!

小茶几和大千姬!

模板是第二张!

加百列

东都之战


Very草稿风版冷饭


东都之战


Very草稿风版冷饭


陈耳东
“或许,在平行的时空,我们也能...

“或许,在平行的时空,我们也能相遇。”

哈哈哈哈是曜姬千姬呀,去年暑假有写过一个短片,有兴趣的可以去我的《阴阳师》合集里看呀。

“或许,在平行的时空,我们也能相遇。”

哈哈哈哈是曜姬千姬呀,去年暑假有写过一个短片,有兴趣的可以去我的《阴阳师》合集里看呀。

陈耳东

【千姬x泷夜叉姬】星星与泡沫的奏鸣曲

*ooc严重,千姬视角,第一人称,自娱自乐产物。

*与茶几有关的语句皆是来自茶几的传记,包括永夜无眠皮肤的传记。

*说一下大概背景:千姬茶几从小遇到,第一次见面后千姬回永生之海,这时已经换成了男妈妈。永生之海大战男妈妈的同时茶几也在与卑弥呼对抗。

*文笔很差,只是一个很小的脑洞。


“很久之前,我曾有位故人。”

“她一心一意地守护着她的女王,就如同我把我的全部献给了永生之海。”

“千姬女王,可为什么不曾见那位故人前来叙旧?”

千姬望着海原贝戟,眼中尽显温柔。

“月华消散,隐入永夜,化作点点星光。”


初见

那日,我因为强行使用海原贝戟被母亲责骂,于是便有些恼...

*ooc严重,千姬视角,第一人称,自娱自乐产物。

*与茶几有关的语句皆是来自茶几的传记,包括永夜无眠皮肤的传记。

*说一下大概背景:千姬茶几从小遇到,第一次见面后千姬回永生之海,这时已经换成了男妈妈。永生之海大战男妈妈的同时茶几也在与卑弥呼对抗。

*文笔很差,只是一个很小的脑洞。




“很久之前,我曾有位故人。”

“她一心一意地守护着她的女王,就如同我把我的全部献给了永生之海。”

“千姬女王,可为什么不曾见那位故人前来叙旧?”

千姬望着海原贝戟,眼中尽显温柔。

“月华消散,隐入永夜,化作点点星光。”



初见

那日,我因为强行使用海原贝戟被母亲责骂,于是便有些恼火,一气之下游离了永生之海。

当我从水面钻出来时,我看到岸边有位女孩。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坐在岸边,用手擦着眼泪。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地游了过去。

只见小女孩皱着眉头望着已经死去的兔子,眼角红红的,脸上还有未擦干的眼泪。

“不过就是喜欢的宠物去世了…”

我心中与母亲争执的火气还未消散,一不小心就将气撒在了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身上。

女孩注意到了我,她抬起头,我们大眼瞪小眼。

灰色的眼瞳中映着我的脸,那样干净的眼睛就这样盯着我,一时间,“对不起”三个字已经脱口而出。

面前的女孩似乎是第一次认识到“死亡”,在我眼中的她,更多的是对这个词的恐惧。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告诉我她名为曜姬,守护着她最爱的女王。

“千姬,一直会守护永生之海。”赌气一般,我仰头大声道。

不经意间,我低头瞥到曜姬手上的伤痕,下意识地,我摸了摸自己手上因被海原贝戟排斥而弄出的血印子。

我上前拉住曜姬的手,故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曜姬笑着,丝毫不在意疼痛。

“为了可以常常陪伴在女王身边,也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为了女王,为了日轮之城而战,这些伤疤不算什么。”

说起“女王”和“日轮之城”时,她的眼中充满了坚定,想必这就是她力量的来源吧。

话虽如此,我依然叮嘱她回去后要小心处理伤口。

“千呢?手上的伤痕也是因为要守护永生之海吗?”

我没有鲛龙血脉,海原贝戟根本没有承认我,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心病,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曜姬。

在我犹豫期间,曜姬已经为我受伤的手缠上了纱布。

“千也是,伤口要及时医治!”

我愣了愣神,又不禁毒舌道:“我是要下水的,纱布会湿的。”

这时,海涯传来了曜姬父亲的声音,曜姬匆匆与我道别后便离开了。

看着手上的纱布,望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我不由得将血脉的事情抛之脑后。

为了永生之海,这些伤疤不算什么。


等我回到永生之海时,母亲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我以为母亲还没有消气,只是说自己一定会证明给母亲看的。

“千,别费力气了,你没有鲛龙血脉,不可能成功的。”

又是这样,又是这些话,从小就如此,为什么母亲从来都不相信我呢?即使我没有鲛龙血脉,我也一定会证明自己,守护永生之海。

没有人比我更爱永生之海。

我离开了母亲的宫殿,回到了属于我自己的空间。

刚刚在宫殿里的窒息和压抑一扫而光,渐渐地,我望着手上已经湿了的纱布发起了呆。

如果曜姬知道了鲛龙血脉这件事,她也会像母亲一样吗?可“曜”一字,本就像太阳一般光耀,太阳如此耀眼,也会在乎尘埃吗?



“我不希望你受伤”

没过几日,我又悄悄地去了那个与曜姬初见的海涯。像是有感应一样,我刚刚钻出水面,就看到了向我奔来的曜姬。

我们坐在岸边聊着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东扯西扯,格外有趣。

曜姬看上去非常兴奋,嘴角的弧度都没有掉下来过。

我注意到曜姬的手上缠上了纱布,心里猜测这是否出自女王之手。

还没等我询问,曜姬已经讲了出来。

“女王将她的至宝一分为二,将其中之一赠予我,我很惊讶,但是又很开心。”

我拉过她的手,柔声道:“女王这是认可你了呀!”

对于曜姬,我是有些羡慕的。

脑子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母亲说过话,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曜姬这件事,或许曜姬会给我一些帮助?可曜姬的女王已经认可她,而海原贝戟还未曾认可我。

我们还是不一样的。


“千,女王还说,她明白我想守护她守护日轮之城的这份感情,可是她也不希望我受伤。”

不希望…受伤?母亲也会是这个意思吗?

我有些恍惚,曜姬将我唤了回来。

“千,你在想什么?”曜姬直视着我。

“我…我也不希望你受伤。”

这次,我还是没能将鲛龙血脉的事情告诉曜姬。



道别

时间过得很快,永生之海的冰封变得更加严重。

可我屡次尝试拔出海原贝戟,结果只有弄得自己浑身是伤。

母亲派了更多的侍卫护送子民们到更加安全的地方。

我明白,这样终究不是办法。

我又到了这个熟悉的海涯,这次曜姬来得比以往都要晚。

“对不起啊,千,我来晚了。”

“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想,今天我一定要告诉曜姬鲛龙血脉的事情,以及,与曜姬做最后的道别。

“女王找到了挚爱,不久她就要结婚啦!而她结婚的那天,正好也是我的成人礼。”

是啊,过了这么多年,我和曜姬都已经长大了啊。

“恭喜你和女王陛下。”

“可是,千,后面一段日子我可能会变得很忙,不能常与你在海涯相见了。”

我伸手抚平曜姬紧皱的眉头,对着她笑了笑。

“曜姬,永生之海的冰封变得愈来愈严重,恐怕日后我也不能常来海涯。”

这也算是,含蓄的最后的道别吧。

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一道别竟然成了永别。



后续

后来,真正的拥有鲛龙血脉的公主铃鹿御前回到了永生之海,随之同行的,还有一位名叫八百比丘尼的阴阳师。

铃鹿御前拔出了海原贝戟,可没想到的是,我的母亲,永生之海的女王,竟然是一个冒牌货!

我们中了计,假女王想要将海原贝戟的力量占为己有。

铃鹿御前的力量正在被假女王吸收,关键时刻,八百比丘尼喊醒了我。

我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海原贝戟的认可,永生之海得以解放。

我以为自己会化成泡沫,没想到八百比丘尼救了我。

最终,我成了永生之海的女王。


永生之海重建后,我也曾去过几次海涯,可那里完全变了样子。

只听到附近的人说泷夜叉姬为了解救被女王困在轮回的子民,不得不拿起武器与之对抗。

泷夜叉姬,是曜姬吗?

我与曜姬还未曾说上一句“再见”,就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永别。



数百年之后,有听人说起原本的“日冢”更名为了“月冢”,里面徘徊着曾经被困在日轮之城的鬼魂。

解救了这些鬼魂并为他们安置院落的是自称鬼族女王的泷夜叉姬。

日轮陨落,圆月独耀人间。

原来如此,曜不是太阳本身而光耀,而是因太阳的光辉而曜。

现在的你是鬼族的女王,泷夜叉姬。

现在的我是永生之海的女王。

因太阳的陨落你放弃了曜姬,我做了永生之海的女王却被困于此,我们都为自己套上了无形的枷锁。

而你曾经身为曜姬,我曾经名千,我们都为了想要守护的人或事抛弃了曾经的自己,用另一种方式延续着这份感情。

我们是如此的不同又如此的相似。

曜姬,你与我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毅然决然地斩断了所有的缘。

只是你我之间的缘,是否也已经被斩断了呢?


月光洒在海面上,映出点点星光。

泷夜叉姬站在父亲最爱的海涯上,同时也是曾经的她与千相见的地方,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她思考片刻后在地上留了一行字,便急忙离开了。

“千,你终于成功了。”





加百列

曜海之约


请以千姬为第一人称阅


   我知晓一切关于大海的故事

  群鱼同我于深海游弋,也常向我讲述这海域浅岸的所见所闻,记忆中的浅岸仅有幼时歌唱的那片礁石,我便安静聆听它们讲述

  传闻临近海域的关东有个同人鱼国一样安宁祥和的国都,名为日轮城。那里的统治者也是位拥有强大力量的女王,其掌下有名忠诚的守护者

   她有一头皓白渐紫的垂踝长发,明银狭长的双眸,俊俏的容颜

  ——傲人的身姿,强大的力量。

  人鱼一族向来以绝美的容颜与天籁般的歌声为著...


请以千姬为第一人称阅



   我知晓一切关于大海的故事

  群鱼同我于深海游弋,也常向我讲述这海域浅岸的所见所闻,记忆中的浅岸仅有幼时歌唱的那片礁石,我便安静聆听它们讲述

  传闻临近海域的关东有个同人鱼国一样安宁祥和的国都,名为日轮城。那里的统治者也是位拥有强大力量的女王,其掌下有名忠诚的守护者

   她有一头皓白渐紫的垂踝长发,明银狭长的双眸,俊俏的容颜

  ——傲人的身姿,强大的力量。

  人鱼一族向来以绝美的容颜与天籁般的歌声为著称,能为人鱼身畔游鱼的所动容的面孔,我不禁想那该是何样的美丽。

  为此我决心要一睹那守护者是何种佳颜,我与浅水鱼妖约定,若关东海岸有所波动,便吹奏我赐予她们的海螺,特殊声波能较为快速为我所捕捉,我想着这样便能够轻松见到

    可深海与临岸的距离实属太远,尽管耳鳍能够早早听见潮汐卷来的海螺音波,可每当我满怀激动之心到达时,看见的仅剩岸边高声呼喊庆祝的人们,以及缓缓翻腾着的浪花

   人们带着感激与敬仰,高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泷夜叉姬”

     这该是那守护者的名字。多次的错过使我不得不琢磨新的办法,既然她来浅岸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国都安宁

那我制造些动静不就可以了?

     一日我于午后半晌来到浅水海面下摆动尾脊吟唱,海底掀起暗涌引的海面阵阵高浪扑打岸边沙砾,观察到这般景象的人类自然以为又要出些什乱事便急忙的派人去求助那位,名为“泷夜叉姬”的守护者

    我将一只盛满潮汐的海螺,稳稳的放在海边平台的前端上

    潮汐里是蛟人的歌

    那位守护者果真到来,我又于平台边拍打水浪好引她过来,她急忙朝这边赶来,方向正巧能瞧见她的样貌

  皓白渐紫的垂裸长发,亮银狭长的眼眸,俊俏的容颜,傲人的身姿

    我为那容颜所怔愣,在她将要踏足平台之上忽的回神迅速下潜游离平台,我于远处瞧她望去

    守护者发现并俯身拾起了那只海螺,动作似乎是放于耳畔聆听,不久便将之收进了那冗长的洁白大袖中

  人们依旧高呼她的名字

   这日后我便时常这般做,练习吟唱之余我便就来[造访]这片临岸,她也总不厌其烦的来到海边,去拾我留下的海螺。

  可是有天

  我如往常一样放置海螺,上空刹那间呼啸而来一阵危意,警觉仰首循着望去,那个熟悉身影兀然出现在面前

  可并不友好

  泷夜叉姬,此刻她持那柄金戈直指我的喉咙,其上曜火灼燃热浪滚烫,还未等说些什便烫伤了脆弱的耳鳍

 “啊!——”

   我狼狈扇起水浪将她暂且逼退,她似说了什么并企图拉住自己,于深海从未接触此般温度那疼痛甚至超过剥离鳞片,我捂着被灼伤耳鳍一下钻入海里,痛苦的游向深海

   那日后无论浅岸发生什么事,群鱼如何向我描述,我都没有再去看过

   十数年过去了

我在幼时喜爱的那块礁石上歌唱,无人而僻静的海湾,波浪拍打我的脚踝。

歌罢,我却听见了掌声

皓白渐紫的发丝,海风吹拂她冗长的洁白大袖四下起伏,狭长的眼眸,她朝这边走来,双手来回拍合着

  十数年过去了,她的样貌一点都没有改变

“这位...”

  那日的痛楚记忆犹新,我并不想见她,遂起身跃入海潮,恼火的向她扬起一片海浪

“——”

 并不好听的歌声,甚至有些跑调,那一刻我却不知为何停滞了前进,回眸望着那片透着微光的海面

抿唇,攒拳,咬牙。

“嘁。”

  蛟人公主破出水面,仄眉望着那仍在歌唱的家伙垂腕捻起一粒石子抬臂丢人头上

 “喂,很难听。”

 “你不记得我了麽?”

 她闻声停止了歌唱,温和瞧自己垂询

“我可不曾见过你”

“不会”

“你的耳朵上有曜月的标记”

   我即刻哑言望向海面,浪花翻涌无法看清自己面孔,在寂静的一刹,我看到了

耳鳍的蹼部

有一只弯弯的月牙

“我知晓那日你仍会到来便早早于临岸等候,可若我突然的出现惊吓到你,或许就再见不到了。”

“你的歌声,很动听”

  泪水顷刻不受制的涌出垂落融入海水,紧紧攒拳颤身,颔首抿唇不发出任何异样声音

“我名泷夜叉姬,月冢的鬼族女王”


“.......”

“我都知道”

“你總是帶著星星來”

“像深海裏的[雪]一樣”

渡渔牌小酒精小肚

拉一下娘,美女贴贴w

两个人都为子民操碎了心,互相认识一下多好!!!!!

要凑的话这对应该叫啥,茶千?泷千?双姬? ​​​

拉一下娘,美女贴贴w

两个人都为子民操碎了心,互相认识一下多好!!!!!

要凑的话这对应该叫啥,茶千?泷千?双姬?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