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泷壶理后

183浏览    4参与
空明
【c97一日目情报】多雨个人某...

【c97一日目情报】多雨个人某系列彩图本

大小:A4変形(正方形)
页数: 20~24P
价格: 700円【🔔冬コミ部数アンケート】
ログ本はA6(他未定)

【c97一日目情报】多雨个人某系列彩图本

大小:A4変形(正方形)
页数: 20~24P
价格: 700円【🔔冬コミ部数アンケート】
ログ本はA6(他未定)

moving forest

Sleeping Beauty (濱面瀧壺)

(私設:故事的時間是在一場在外國發生的事件後。濱面和瀧壺以及Item都有參與)



———————————



事件解決後,濱面仕上第一時間來到位於小鎮裡的醫院。這所醫院跟學園都市合營,東西兩翼每邊只有7層高左右。麻雀雖小,不過各項專科,包括能力者專科都一應俱全。在護士半請半迫之下接受了簡單的包扎後,濱面來到醫院的東翼天台,用望遠鏡盯著能力者專科所在的西翼5樓。



準確來說,是盯著能力者專科的507號病房窗戶。



507號病房裡有個沉睡著的東洋少女,纖細的手臂布滿輸液管和電極。跟如同風中殘燭的狀況相反,她的表情和呼吸卻十分平穩,讓人懷疑她是不...

(私設:故事的時間是在一場在外國發生的事件後。濱面和瀧壺以及Item都有參與)




———————————






事件解決後,濱面仕上第一時間來到位於小鎮裡的醫院。這所醫院跟學園都市合營,東西兩翼每邊只有7層高左右。麻雀雖小,不過各項專科,包括能力者專科都一應俱全。在護士半請半迫之下接受了簡單的包扎後,濱面來到醫院的東翼天台,用望遠鏡盯著能力者專科所在的西翼5樓。




準確來說,是盯著能力者專科的507號病房窗戶。




507號病房裡有個沉睡著的東洋少女,纖細的手臂布滿輸液管和電極。跟如同風中殘燭的狀況相反,她的表情和呼吸卻十分平穩,讓人懷疑她是不是就此一睡不起。


少女的名字是瀧壺理后——濱面的女朋友,就算不擇手段,即使跟所有人為敵,拼上性命也要保護,世上最重要最喜歡的人。








「喂,濱面,在這裡幹嘛?」


一把熟悉的聲音呼喚他,是麥野沈利。濱面把目光從望遠鏡移開,望向背後高挑的棕髮少女。


「在這種地方架著望遠鏡,別人不知道還以為你是變態偷窺狂呢。」


她從濱面身邊走過,走到望遠鏡前,把眼睛對準望遠鏡:


「哦,這部望遠鏡連對面一呼一吸的動靜都捕捉到啊。是說,你是她的男朋友吧?又不是進了深切治療部,想看瀧壺就直接去病房看她,別幹這種惡心的行徑。」




不愧是麥野,無論是犀利的眼神,或者直言不諱的話語都一針見血。


濱面避開了她目光:「現在不是探病時間啊。」






瀧壺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一天裡大部分時間都在休息。這次受了重傷還勉強使用體晶,令她的身體變的更差,休養的時間延長了。雖然休息的時間會隨著康復進度而減少,但這個星期以來,她每天清醒的時間平均只有6小時左右。






同樣地對於瀧壺來說,濱面是不惜使用體晶,豁出生命也要守護的戀人。不過,他們為了對方付出的代價絕不是均等。 


一邊是不只女朋友和同伴,只要看到有人需要幫助,不論弱小的嬰孩、正義之士、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仇敵、脫離生死倫理的逝者、甚至是人類公敵都會忍不住伸出援手,目光短淺的無能力者;


而另一邊是擁有副作用大的稀有大能力,每次過度使用能力都會削減壽命,身體羸弱的少女。




“即使如此,我也想助濱面一臂之力。”吞下體晶前,瀧壺如此說道。




作為幫助濱面擊倒敵人的代價,瀧壺人生中最輝煌的歲月裡,每天有18小時被上天偷走了。濱面終於醒覺了,並得出了這個結論:


「要是瀧壺一直跟著我,多少條命都不夠用吧。」




一道清脆的鼓掌聲響起。




「恭喜你。事到如今終於發現了嗎?即使有了女朋友,還是會四處拯救弱者和女孩子的世紀末負心男濱面先生。」






這個世上沒有活該受罪的人;沒有權衡過後應該被捨棄的人;也沒有必須犧牲的人⋯⋯ 弱肉強食更是絕對不要。


濱面無法接受,所以他伸出了手,明知前方危險也要前進。




有誰在受苦,在向你求助,救他只是本能而已。


有一位少年說過類似的話,而這句話不知不覺成為了濱面的左右銘。




對於麥野的嘲諷,濱面無話可說。是的,要是讓濱面回到過去再選擇一次,他還是會去救那些需要援手的女孩子。






(啊⋯⋯所以說這樣的我,最差勁了。)






但麥野打斷了他的思緒:「如果這就是你想聽見的話,我隨時奉陪。但是,瀧壺失去的時間並不會因為你的罪惡感而回來,而你就算躲在這裡也幫不了她。」


曾經比濱面陷入更深的黑暗的麥野就像看穿出濱面的心聲一樣,接著挖苦道:


「有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瀧壺不需要使用能力,也能夠讓那些女孩子得救,沒有人需要犧牲的辦法⋯⋯哈,你該不會還在這樣想吧?笑死人了,這種大團圓結局只在童話故事裡出現。」




「是你遇到的幸運太多了?還是你天真傲慢到無可救藥?誰受傷了,死了都是你的錯?因為你趕不上,所以芙蘭達死了也是你的錯?」




「不,我只是⋯⋯」




「不但妄想自己是個左右人們命運的救世主,擅自把所有人包括你自己也放到天秤上衡量,還自把自為地覺得瀧壺是個聽你指揮的道具?」




「才沒有!我怎可能當瀧壺是⋯⋯」




「給我搞清楚。瀧壺是憑她自己的意志認同你的想法、決定跟你一起戰鬥、守護你、並在她認為是必須使用能力的時候使用了能力。如果你搞不懂這件事,你就真的沒資格當她的男友。」




從天台碰面起,濱面第一次正眼看向麥野。




「沒有人用槍指著她的後腦威脅她,也沒有人沒有人用槍指著你讓你去救那些女孩子。你們只是做了你們想做的事,拼盡全力得到了一個不過不失,不盡人意的結局。」


她向濱面問道:


「你,直到現在也不後悔,不是嗎?」




「就算有很多想救的人,沒有一刻不掛念著瀧壺吧?」




「就算覺得害了她,也想跟她手牽手活下去吧?」




隨著麥野每一條問題,濱面的拳頭更加握緊了一分。




「既然這樣,要做的事不是很明顯嗎?我認識的濱面仕上不是會深思熟慮的人呢。」






衝動是司空見慣;厚面皮一點也沒問題;無視探訪時間闖進病房裡也是完全OK。




理由?善惡好惡?是非對錯?不需要。如果濱面是個深思熟慮,顧全大局的人,他就不會去救瀧壺和道具的同伴們,也不會去救之後遇上的更多更多的人,幹了這麼多胡鬧卻完滿解決事件的傻事。


如果硬是要作出一個理由,那他如此行動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是「濱面仕上」。






「謝啦。」


濱面向麥野道謝後,馬上往樓梯奔跑。


但跑到樓梯門口時,他轉頭向麥野確認:


「雖然平時總是一副脫力的模樣,睡著時就像睡美人一樣呢。」




「即使是個睡覺時鼻子會吹泡泡的運動服天然女?」




「嗯。」




肯定地回答後,麥野向他露出凜然的微笑:


「給她一個吻就會醒來什麼的,你這個變態一定有想過吧?」




「什麼變態,我可是她的男朋友啊!」






只有這句,濱面反駁得特別清楚特別大聲。








————————————








睡美人只要遇上命中注定的王子就能克服詛咒。




然而趕路的王子沒有駿馬,只是穿著土黃色污糟運動服用難看的跑姿奔跑。如果這樣還會醒來,並覺得這個人很帥氣,要不是眼睛瞎了,要不就是命中注定愛著這個人。








「瀧壺!!」濱面砰一聲地打開了病房門。




「⋯⋯唔⋯⋯濱面?」天然脫力系公主睜開了睡眼惺忪的眼神,剛剛醒來就竭力嘗試下床,「⋯⋯歡迎回來。」




濱面接住了差點失去平衡的瀧壺,不顧連接中斷的儀器作響,也不顧旁邊巡房的醫生和護士的目光,兩人緊緊相擁,並深深擁吻。






「抱歉,我早上就回來,到了現在才來探望你。」




「你沒事比什麼都好。」










當你喜樂,讓我分享你的喜樂,當你憂傷,讓我分擔你的憂傷,在你健康或病痛時支持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






濱面仕上愛著瀧壺理后,


瀧壺理后愛著濱面仕上。










———end———






第一次寫濱瀧,多多指教。


寫的起因是因為濱面太可憐沒有糧(x)




對於這對官方cp,我覺得最動人的是他們在苦難中互相扶持,不論是不是分隔兩地,也不論濱面是不是為了救其他人而行動。




特別是瀧壺對濱面無條件的支持,少奶奶太偉大了!




至於少東濱面,看新約22的劇透時我是差點成為了濱面黑,為了相識不久的福春冒險,還刺了瀧壺⋯⋯不過想了一想,正是因為濱面這種性格才會救了道具的同伴,創造出如同bug一樣的奇蹟,我也相信瀧壺就是喜歡他這種性格,並想要跟這樣的他為了共同目的一起奮鬥。(雖然換作我是瀧壺的話絕對分手,女朋友重要還是路人重要啊!)


但是想了想,濱面不像當麻那樣至今無論如何都從來沒有傷害過同伴,這種神聖的奇蹟。他弄暈瀧壺以保住她,下手的感覺絕對是很糟糕的。


況且說不定瀧壺會記恨甚至分手呢。(雖然瀧壺沒有這樣)


而能夠為了對方而下定決心,背負這種糟糕感和可能性,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所以之後我悄微釋懷了。






然後關於這篇。


「不是因為什麼理由而喜歡上,而是喜歡著他這個人」這種以我的能力難以形容的愛情。


有時候,不是有人很喜歡問「為什麼你喜歡我?」,然後要人說出喜歡的理由嘛?




而我心目中的濱瀧,就是「沒有理由」。


你可以說「因為濱面救了瀧壺所以喜歡」什麼的,「因為瀧壺是巨乳」什麼的,不過一但列出各種理由,我都覺得無法準確形容他們的感情。




因為是濱面所以喜歡。因為是瀧壺所以喜歡。




就像問濱面和當麻為什麼要救人一樣。因為他們兩個是濱面和當麡,所以他們會救人。


濱瀧對我來說就是這種感覺。




而我就是想把這種「沒有理由」寫出來。但好像不太成功啦,仿佛變成濱面批鬥大會和麥野聊天室了。






差不多是這樣,有什麼修改會再添加修改。最後,希望大家吃得開心。


小仙女

A-Z

心血来潮就想随便写写。

tag好多,不知道的cp名好多……

我至今不知道粗体字怎么搞


人物把握可能不是很到位(因为我是个云的

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而且有些还ooc……


Always--上茵

“当麻!我肚子饿了!”

“当麻!电视机坏了!”

“当麻!你又瞒着我出去,我已经一个下午没吃东西了!”

……

“当麻……什么时候回来啊……”


少女看着窗外的月光,照得眼睛有些刺痛。


茵蒂克丝一直在哦。

在我们的家……


等你回来。


Before--琴黑

“姐姐大人,今天又要出去吗?”学妹坐在床边,看着她孤独的背影。

“嗯,不过我今天我会把杂事...

心血来潮就想随便写写。

tag好多,不知道的cp名好多……

我至今不知道粗体字怎么搞


人物把握可能不是很到位(因为我是个云的

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而且有些还ooc……




Always--上茵

“当麻!我肚子饿了!”

“当麻!电视机坏了!”

“当麻!你又瞒着我出去,我已经一个下午没吃东西了!”

……

“当麻……什么时候回来啊……”


少女看着窗外的月光,照得眼睛有些刺痛。


茵蒂克丝一直在哦。

在我们的家……


等你回来。




Before--琴黑

“姐姐大人,今天又要出去吗?”学妹坐在床边,看着她孤独的背影。

“嗯,不过我今天我会把杂事全部办完……”


她看了一眼白井黑子,嘴角竟微微上扬。


连她也不知道这笑是什么样子的了。

满足?凄惨?还是绝望?


……


真是不舍啊,竟然就这样离开了。


可是,至少在这之前,再让我看一眼吧……




Clothes--琴蜂

「觉得另一半做过的最傻的事情是什么?」


食蜂操祈勾起耐人寻味的笑,星星眼里充满了光芒。

“这还用说吗?明明是精神系的lv.5,却被某人担心穿太少而冒着雨来送衣服什么的……对吧?☆”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御坂美琴路过书房,看着她家的大小姐窝在座椅里拿着一本杂志。

她对着她微微眨眼。

——“秘密。”




Darkness--通行禁止

“你哪里也不会去的吧?”

“嗯。”


——即使是恶党,也可以承担起守护的责任。

——即使是身处黑暗,也要为你争取一片阳光。


他拄着拐杖,向黑暗延伸的方向走去。




English--上琴

“真是帮了大忙啊御坂!”他双手合十地对她表示感谢。

“没什么,不过一个高中生还需要国中生为你做翻译官,看来你的英语真的是很差劲呢。”

“没办法啊,不幸的当麻先生每次都被卷进这样那样的事情里面,完全没有时间学习啊……对了!今天好像要补课!啊完了完了!”

御坂美琴看着挠头抓狂的上条当麻,思绪却早已飘到了远处。


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没有时间学习……

真是的!这个笨蛋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啊!


她生气地看了一眼仍在抓耳挠腮的上条当麻,握成拳头的手缓缓松开。


——不过,能够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她的嘴角扬着一抹苦涩的笑。




Fair,Friend--泪芙

“那么说好了哦,我会准备好腈鱼咖喱的哦~”

“嗯!拜拜~”


——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那要赶紧联系才行!


……

我是笨蛋吗?

明明连通讯方式都没有留啊……


——自那天芙兰达离开后,佐天泪子便再也没能见过她。




Girlfriend,Give--琴蜂

“再坚持一下。”御坂美琴咬紧牙关用A.A.A.建立屏障,自己则是紧紧护住她。

“你自己一个人不是更好逃吗?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她吃力地说道,手因为御坂美琴的姿势被迫地窟在胸前。

“少了我你还出得去吗?可恶!”她一只手用力抵住敌人的攻击,“这些人都疯了吧?!战力都转移了还在穷追不舍……”


“为什么要救我?”她柔弱的身躯因为体力不支而渐渐滑落,被御坂美琴一手搂住。

“什么为什么……你不是我女朋友吗?”她一脸坏笑地朝她看了一眼,“不要这样泪眼婆娑地看着我嘛,笑一个。”

“打仗的时候谁还有功夫笑给你看啊!”她眼角的泪水滚落到御坂美琴的手臂上,沿着她的伤痕往下,带着一层血沫,“你都受这么重的伤了!”

“嘶……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痛了……帮我一把吧!”

“什么?”

“用你的操控啊,缓解我的疼痛才好继续和那些混蛋们耗下去啊。”

“我……”她无语凝噎。


“就因为是你,我才心安理得地站在这里啊。”

“来,没关系的,我会对你关掉电磁屏障的。”

……


“助我一臂之力吧,操祈。”




Hero--幻想通行

是他给他带来了救赎,让他学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自己想去守护的人。

是他点醒他的做法,让他有与其一同战斗的理由。

——上条当麻,是他的英雄。


“这次有把握吗?”他望着易拉罐里的咖啡,在黑夜里的他永远也望不到它的尽头。

“有没有也要去啊。”他挥起右拳又放下,“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放弃追求我认定的善。”


是啊,他的英雄,从来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那么,祝你好运。”他起身扔掉手里的空罐,拍拍上条当麻的肩悻悻离去。




Imagine--双上

“想要新天地吗?”上里翔流张开了自己的双手,面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颤抖的嘴脸。

究竟是怎么了,自己。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啊,为什么会突然发抖地厉害……


他看见了。

看见了倒在血泊当中的那个刺猬头的身影。


“你不是说过会击碎我的幻想的吗!?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骗子!”他失控地朝着镜子大吼,眼泪无法自制地滴落,木质的地板晕上了褐色。


好像是滴落在那片红色的液体里一样。




Juice--茵琴

“短发,我要喝这个!”茵蒂克丝兴奋地挥舞着左手,胸口的斯芬克斯差点因为她的动作导致失去平衡飞出去。

“这个可不是喝的哦。”她乖巧地把硬币投进去,娴熟地取出一瓶草莓关东煮和椰子汽水,递到她的手上,“给。”


“啊哈!夏天就是要吃热热的才有劲啊!”茵蒂克丝坐在长椅上,双腿有节奏地摆动,身边是为她买单的御坂美琴,“真是谢谢你了短发!”

“这点小事就可以满足你了吗?”

“对呀!就是现在有点想喝冰的东西……”她笑着吐了吐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椰子汽水。

“哈?你刚刚不是才说吃热的才有劲吗?诶那是我喝过的!”

“啊!活过来了~”她双眼发着光。

“好,好喝吗?”她脸红地看着茵蒂克丝满足的表情。

“嗯!超甜的哦。”


她的神情却突然又变得落寞,“如果当麻喝到又冰又甜的果汁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

御坂美琴一怔,转而呆呆地望向天空,溢彩的流云浮动着,向四周扩散而去,“一定会的哦。”

“诶?短发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夺过她手里的空易拉罐扔进垃圾桶。


“下次有机会的话,再在一起喝饮料吧!”


少女在夕阳下孤独的身影被拉得好长好长。




Koala--琴黑

半夜突然有人爬上她的床。


“稍等!黑子?!为什么突然……?!”

“嘿嘿,姐姐大人,黑子终于!终于找到你了!呜呼呼嘿嘿嘿。”她像个考拉一样抱住御坂美琴,嘴角的口水险些流到某人的呱太睡衣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扑朔扑朔的睫毛好似沾着窗外的夜光,闪闪发亮的,十分好看。


她在笑。


“真是的,偶尔来这么一次也不错。”


她一蹬脚把杀人熊踢到一边,把怀里的那只抱得更紧了些。




Losing--上蜂

“初次见面,我是食蜂操祈。”

……

“阿拉阿拉,又不记得了吗?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叫食蜂操祈,是御坂同学的好朋友哦~☆”


上条当麻,除了熟悉少女的发香,其他便一无所知。


“哦!我记得你是那个蜂蜜女!”


蜂蜜女,吗?

能让你记住我的一点点特质,为什么心里就会波澜万丈……


食蜂操祈,在上条当麻的记忆里下落不明。




Melody--上鸣

“那就这么说好了哦,等曲子做出来,就一起唱吧,茵蒂克丝。”鸣护艾丽莎笑着看向他们俩,眼里是满满的喜悦和期待。

“嗯嗯!艾丽莎的歌都超好听的哦!当麻觉得呢?”

“诶?我?”他沉思了一会,“果然同为无能力者,我们对音乐的见解也有些相似呢。”

“哈?当麻是认为我和艾丽莎就没有相通之处咯?我咬!”

“啊啊啊痛!别闹了啦啊啊啊啊啊!”


哎,他们两个又开始了。

不过很开心呢,可以一起分享音乐的快乐什么的,说是自己的愿望也不为过吧。


是否有传达给你呢?当麻君。

这心中的旋律。




Normal--帆风润子×食蜂操祈

“为什么我要和这个甜得腻死人的家伙一起喝下午茶啊?”

“我才是不想和无脑肌肉女一起共度本小姐难能可贵的悠闲时光呢。”她说完朝御坂美琴做了个鬼脸。

“你 说 谁 呢 ? !”御坂美琴的刘海边有电光闪过。

“哎呀,人家好怕怕啊,御坂同学这是大众场合,不必要的情况下还请你不要打扰到别人呢~☆”她快速地从包里拿出遥控器,像是在威胁她一样。

“不要闹了,这次是我请你们出来,突然打起来的话我也脱不了干系嘛,和平相处和平相处。”帆风润子十分和气地与二人理论,虽然比她俩大却只能做一个劝架的旁观者。

“切,谁想和她相处……”

“我才是不想搭理你呢暴力女……”


其实,这下午茶除了开头,还挺高兴的。


“那就这样,好好保持身材,一喝奶茶就要长赘肉的油腻女。”

“我才是,祝你回去的路上不会被奇奇怪怪的人缠身。”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是她先惹我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次茶会有惊无险,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过能把女王当做普通女孩看待的,御坂同学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呢。

帆风润子看着手里的呱太,心里更加认同了御坂美琴。


下一次,一定要让她们好好相处。




Only--琴蜂

“你去哪了回来这么晚……”御坂美琴话还没说完就被食蜂操祈的唇给堵住了。

“不许说话!现在是大人时间,小孩子们都要睡觉了哦睡觉……你怎么摇摇晃晃的?给我站好!”她的高跟鞋踩得地板直响,“不要冷着张脸嘛~作为另一半,面对爱人的投怀送抱,不应该早就热烈地回应了嘛~☆”

“你喝醉了。”她扶住她的手,“听话,现在好好坐在沙发上等我给你兑蜂蜜水。”

“喝什么水?!”她的双手不安分地在御坂美琴身上爬来爬去,“我要亲亲嘛美琴~你看看你~脸都红了还装矜持~么么~”

“你是不是在外面调戏成瘾了?操祈小姐。”她用力地扣住她的双手,双双落在沙发上。

“唔……痛~”食蜂操祈迅速从她的怀里脱出,“什么调戏什么外面!真不会说话!那个叫做聊天啊聊天~☆”


“……”她把她拦腰抱起走向卧室。

“生气了?”她伸手摸摸她的脸。

“没有。”

“你这样子摆明了就是在生气嘛!”


“……以后只许对我一个人这样。”她低下头去啃咬她的耳朵。

“唔……嗯,只有你啦~☆”

“真的?”

“一直都是。”她勾住御坂美琴的颈部吻了上去。




Peace--上只

“人类……”

只眼的女子向他走近,但看不清被刺猬头遮盖的他的表情。

“答应我,如果我走了,也一定要好好保护你的世界。”

“奥帝努斯……”

他只觉如鲠在喉,除了她的名字再也说不出只言片语。


她眺望远处,绿色的瞳孔满是平和与深邃。


“我是成为了「神」的人,也是会为了它舍弃一切的人……也许这对于你来说十分难理解,但我绝对不会后悔……”


“我曾经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让你感受无边的痛苦……”


“你却还是愿意站在我这边,站在你所认为的「善」的一边……”


“真的很满足了,我。”


“在你说出「愿意与世界为敌」的时候,我便已经得到救赎了哦……”


“谢谢你,人类。”


她在他的怀里幻化成光羽,变成最美丽的颜色。


……


上条当麻又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定时地给自己暴饮暴食的食客投喂。

定时地遭到大小姐一决胜负的骚扰。


还有,定时地在窗台边插上一株花。


“我有好好守护自己的世界哦,奥帝努斯。”

少年微笑着,一如她消失时一样。


那一天,上条当麻没有流泪,没有崩溃。


他看着那彩色的羽翼延伸至彼岸。


延伸至少年的内心深处。


看着那朵娇嫩的花,他再次含着泪笑了。


“谢谢你哦,奥帝努斯。”


给女子带来救赎的少年。

让少年懂得去爱的女子。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Right--滨面仕上×泷壶理后

“啊,滨面,你又在看兔女郎了啊。”绢旗最爱凑过脑袋看向他的手机屏幕,是一位波涛汹涌的妹子在对他撒娇。

“ 不要随便看别人的手机啊!”他慌张地摁下关机键。


“没长进。”

“好恶心。”

“不要脸。”

From--Item的三人。


“我觉得挺好的,不管滨面怎么样我都喜欢。”泷壶看着滨面仕上微微地展开笑脸。


“哈?不要被他的花里胡哨给骗了泷壶。”芙兰达拿着罐头的手微微一颤。

“就是啊,滨面这么闷骚的男人身边有一群女孩子就应该知足而不是边看兔女郎边流鼻血。”


“你们啊……”他有点难为情地看向泷壶,“泷壶对我没意见你们为什么要插嘴呢!”

“因为我们对你有意见。”


“我觉得滨面挺好的,他无论怎么样我都喜欢。”

“啊泷壶!你真是天使!是我的天使啊!”




Smile,Stay--妹琴

“姐姐大人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呢?do.御坂对姐姐大人询问到。”

“来游乐场还能干什么?”她二话不说拉过她的手奔向里面,“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过山车,跳楼机,海盗船,鬼屋……

不知不觉,就已经是下午了。


“开心吗?”她拉着她的手缓缓松开,是时候要说再见了。


她想要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想要看见她的笑脸。


「“御坂是为计划打造的模造品,人造的身体,人造的心,是单价18万円的实验动物。”」


即使是实验动物,也应该有正常人的情绪,正常人的生活。


“很开心,do.御坂高兴地回答到。”


“是么?那就太好了。”她看向她,嘴角上扬。


“因为是和姐姐大人在一起,do.御坂补充到。”




Tell--上茵

“我回来了。”上条当麻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宿舍的灯,看见茵蒂克丝正趴在桌子,好像是睡着了。

“真是的,这样会着凉的。”他把她拖到床上,却被茵蒂克丝紧紧地拽住了。


“那个,茵蒂克丝小姐?”

“唔,当麻?”

“是我哦。”

“欢迎回来。”她笑着轻轻地梦呓,拽着他衣服的手缓缓松开。

“嗯,我回来了。”


Umbrella--通行禁止

“wow!雨突然地就下起来了诶!て御坂御坂看着外面豆大的雨点惊叹到。”

“嘁,都是你这个小鬼突然说要来地下街买东西才会这样子。”他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拎着刚刚在里面买来的呱太。

“你难道不会觉得雨天里两个人漫步是很浪漫的事情吗?て御坂御坂因为一方通行的不近人情而感叹到。”

“我不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回去啊?”

“当然是相合伞啊相合伞!两个人共撑一把伞,在雨天里携手并进什么的简直就是罗曼蒂克!て御坂御坂说出从御坂网络中学习的知识回答到。”

“哈?谁想和你这个小鬼共撑一把伞……走了。”

“诶?去哪里?て御坂御坂睁着眼睛充满了疑惑。”

“当然是回去啊,给老子抓紧了,被淋湿了自己负责。”他打开开关,走向一片雾蒙蒙的雨中。


矢量操作是个好东西。




Violin,Voice--上琴

和敌人打仗的地方意外的有一把小提琴。

御坂美琴拿起它,轻轻地拨弄了一下,然后便拉了起来。


“这样也太犯规了吧。”上条当麻温柔地看着御坂美琴,看着月光一点一点地从天窗那里泻下来,照在她的脸上。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告诉我啊!”

“月色真美啊……”他抬头遮蔽自己已经红透的脸。

“你真的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吗……”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知道哦。”他走到她身边。


“……笨蛋。”

“我在。”


“战争结束后,一起去看烟花吧。”


只是想要和你一起。


——“好。”


永远在一起。




Wish,With--琴蜂

“还有几分钟就要过年了,你有什么愿望吗?”食蜂操祈看向正剥着橘子的御坂美琴。

“啊?新年快乐。”

“你很显然就是没在听我讲话嘛!更何况现在还没有过年!”

“哦,新年快乐。”

“没有过年!你不要剥了!”她一把夺过里面完整的果实,“这些橘子皮都花开遍地了!”

“我紧张嘛。”她抬头看向食蜂操祈,即使没有了橘皮她依然重复着手里的动作,“因为许了一个愿望。”

“愿望?诶你走过来干嘛?!”

只见御坂美琴单膝下跪,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


“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嫁给我吧,操祈。”

她的声音和迎接新年的钟声一并响起。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她有点哽咽,自己也站了起来。

“早就准备了哦。”她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温柔,“这婚我求了一年了,你总不见得拒绝吧。”

“……狡猾。”她的眼泪滚在御坂美琴的手上。


“你愿意吗?我亲爱的操祈小姐。”

她一个劲地点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样一来。”为上戴上戒指后,她把食蜂操祈搂入怀中,“我的愿望实现了哦,你呢?”

“当然。”

“是什么?”

“不告诉你。”她抬头给她一个甜甜的吻。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愿望。




X--通行禁止

“她的状态可能只能保持在十岁左右。”

“那又怎么样?”一方通行皱皱眉,“你不要告诉我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虽然她是里面最小的一个,可是寿命的调整依然艰巨,你应该做好随时的准备。”

“……切。”


“医生和你说什么了?て御坂御坂好奇地问到。”

他看了她一眼,“没什么。”

“告诉我嘛告诉我嘛!て御坂御坂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闭嘴,小鬼。”

“告诉我嘛!告诉我嘛!て御坂御坂依然穷追不舍地询问到。”


至少现在,还可以陪在她身边。




Young--琴黑

“御坂大人,早上好。”

“啊,你们早。”


很奇怪。

御坂美琴总觉得,别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是错觉吗?


“哦!姐姐大人!是新新鲜鲜的姐姐大人!为什么姐姐大人在发抖?一定是冷了吧,就让黑子,让黑子的热情来温暖你……呃!”

“黑子……”御坂美琴一个手刀打在她的脑袋上,“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

“哈?如果你是说衣服不见了或者是被挂在其他地方的话那绝对不是我干的。”

“说得这么详细,看来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好事吧啊?!”她握紧了白井黑子的手,“好好享受一下吧黑子,电击的滋味你可是最熟悉了呢……”


--以下内容已消音。--


“真是的。”她拍了拍自己的手。

“叩叩叩。”

“嗯?大半夜的是谁啊……嗬!”

“今天是御坂吗?”舍监推了推眼镜,“大半夜扰民可不是什么好事呢。”

“是,是。”


面对舍监,这两个人还是太嫩了。




Zero.

迟来的祝福。


新约完结了!耶!(好高兴


虽然是个比较云的读者,刚刚入坑也没有很长时间(三年算短的吧),但是每次看见魔禁里面每一个人物的出场和成长内心难免会有一点感触。


看了22R剧透以后觉得上蜂实在是太虐了,上茵好吃,美琴真的是全程划水啊,期待新篇章里面可以追随当麻的脚步有大的突破吧。


河马也是嗨到不行,把食蜂往死了玩,真心希望对她好一点,百合营业什么的暂且不说,这自闭的女王让人看了真的好难受。


最后,请容许我说。

当麻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wsl


反正都写完了,也不见得你们会看到这里,就权当我是碎碎念吧。


他们的故事,从新开始。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