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253浏览    95参与
wagang狮子
想不到名字啦201707

【all日】安全感

論排少裡那些安全感爆棚的男人們

我也想要啊…

會有性轉成分喔

準備好就gogoGo


1.保鏢牛島×明星日向


“啊~小太陽!!”“日向!!我喜歡你!!”粉絲的歡呼聲從發佈會傳出,“謝謝大家 可以為大家帶來好的作品是我的榮幸”日向在舞台上笑著謝謝粉絲們,“嗚…小太陽好可愛…”粉絲拿著手機狂拍,在發佈會結束後日向隨著工作人員撤離會場,“翔陽小心”牛島從日向背後扶助男孩,“哇!謝謝若利 剛剛都沒發現”日向的腳尖停在地面的落差邊緣在往前一些些就會因為過大的高低落差而跌倒,“我只是做好我該做的事情而已”牛島牽著日向走上保母車


“謝謝大家參加今...

論排少裡那些安全感爆棚的男人們

我也想要啊…

會有性轉成分喔

準備好就gogoGo




1.保鏢牛島×明星日向


“啊~小太陽!!”“日向!!我喜歡你!!”粉絲的歡呼聲從發佈會傳出,“謝謝大家 可以為大家帶來好的作品是我的榮幸”日向在舞台上笑著謝謝粉絲們,“嗚…小太陽好可愛…”粉絲拿著手機狂拍,在發佈會結束後日向隨著工作人員撤離會場,“翔陽小心”牛島從日向背後扶助男孩,“哇!謝謝若利 剛剛都沒發現”日向的腳尖停在地面的落差邊緣在往前一些些就會因為過大的高低落差而跌倒,“我只是做好我該做的事情而已”牛島牽著日向走上保母車


“謝謝大家參加今天的簽名會 只要有來的我都會幫大家簽名的”日向朝著粉絲鞠躬後就坐上位置替粉絲簽名,“謝謝妳的支持”日向將專輯遞給粉絲還很貼心的和對方拍了一張合照,“翔陽 休息一下”牛島將水遞給日向順手把粉絲送的貓耳朵髮飾戴在日向頭上,“謝謝若利”日向喝了一口水繼續服務粉絲,“不好意思失禮了”牛島的話才剛傳進日向耳裡眼前的男人就被牛島壓制在地上,“若利?”日向開口,“這位先生帶了不該帶的東西”牛島將男人手中的小刀放到桌上,“剩下的給主辦方處理 若利沒受傷吧”日向在男人被帶下去後立刻關心牛島,“沒事 這是我該做好的事”牛島回答,“大家雖然出了點意外但還是會幫大家簽完名喔”日向拿起麥克風安撫粉絲


“若利下次不要那樣 我會擔心”日向一回到家就抱緊牛島不放手,“那是我的工作 就算我不是翔陽的保鏢我一樣會保護好翔陽的”牛島在日向唇邊落下一個吻


2.警察澤村×女大生日向


“同學這麼晚了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澤村牽著腳踏車喊住眼前的少女,“警察哥哥我只是剛練完球準備回家而已…”日向回答,“我送妳回去吧 最近治安不是很好”澤村開口,“謝謝警察哥哥”日向笑著道謝


“大地桑之前也是練排球的?”日向和澤村兩人在短短的15分鐘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是喔 雖然不是王牌但好歹是主將”澤村驕傲的說,“大地桑一定是接球很強的主將”日向肯定的說,“好啦 到日向家了 下次不要練到這麼晚喔”澤村目送日向進了家門才離開


“翔陽”澤村拿著熱騰騰的包子在日向的校門口等著少女,“大地桑”日向背著運動包小跑到男人身邊,“給妳 墊墊胃”澤村把包子塞到日向手裡,“謝謝大地桑”日向滿足的咬下包子,“翔陽明天我要去演習會記得早點回家知道嗎”澤村和日向並肩走在路上,“嗯 知道了 保證不讓大地警官擔心”日向俏皮的行了個禮


日向為了避免自己太晚回家特地定了個鬧鐘好讓自己在路上還有人的時候回家,“好冷…”日向把身上的外套裹緊圍上厚厚的圍巾走出體育館,日向在經過小巷時感覺到後面有人跟在後面所以就加快腳步走向人群,到了人群中那股不舒服的視線依舊刺激著日向,日向看著人群逐漸離去心裡的不安也隨之爆發,“大地桑你在哪裡…”日向在心裡默默喊著平常給足自己安全感的男人,“大地桑…”就在日向快要哭出來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扭打的聲音,“翔陽沒事吧!”澤村在日向轉身的瞬間把少女擁入自己懷裡,“大地桑…我以為你不會出現…”日向埋在澤村懷裡放聲大哭,“下了新幹線後還是不放心所以就來看看了 還好妳沒事翔陽”澤村安撫著日向,“澤村 他我先帶走了等一下記得來做筆錄”跟澤村通行的男人開口,“啊 謝謝 我等一下就過去”澤村抬頭回答


“翔陽我先送妳回去好嗎”澤村捧起日向的臉用手指輕輕抹去少女臉上的淚水,“我怕…”日向的聲音帶著滿滿的鼻音,“那我做完筆錄就去陪妳?”澤村有點心疼,“會很久嗎…”日向開口,“我保證用最快的速度回到翔陽身邊”澤村的嘴角勾起溫柔的角度,“說好了…”日向舉起小指,“嗯 說好了”澤村用自己的小指勾住日向的小指定下約定


還沒寫完就按到發布

那就先發這兩個把

想看誰歡迎跟我說

希望大家喜歡

求評論

BJ一肖呀(放假中)
OverThink(时光代理人ED)(翻自 饭卡) - 泽

视频:https://b23.tv/ep400868 

OverThink(饭卡演唱)

演 唱: 饭卡 
作词 : 饭卡
作曲 : 饭卡
编曲 : 饭卡
制作人 : 饭卡

响了十二秒的电话我没有接
只想要在烟火下闭上眼
让周围霓虹灯光退后些
星空下才能看清你的脸
像将要坠地的玻璃酒杯
默念着 反重力漂浮
我渴求能够回到从前
但却被这狂潮死死咬住
这旧胶片的气味还弥漫在我这屋子里
这若干年过去了我是否还能做我自己
I got lost in the ...

视频:https://b23.tv/ep400868 

OverThink(饭卡演唱)

演 唱: 饭卡 
作词 : 饭卡
作曲 : 饭卡
编曲 : 饭卡
制作人 : 饭卡

响了十二秒的电话我没有接
只想要在烟火下闭上眼
让周围霓虹灯光退后些
星空下才能看清你的脸
像将要坠地的玻璃酒杯
默念着 反重力漂浮
我渴求能够回到从前
但却被这狂潮死死咬住
这旧胶片的气味还弥漫在我这屋子里
这若干年过去了我是否还能做我自己
I got lost in the history that I'm living in
or maybe I should just quit overthinkin
无意识看了看我的右手
那落叶掠过了我的袖口
没来得及 收藏这天候
我目光怎么又被偷走
U should really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脱离现实的梦境化为气泡
失重的我需要怎样才能自保
so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在这时间的缝隙停止思考
我明白多少烦恼都是庸人自扰
yay
re play, re play
赐我 三个 重头 来的 机会
time flies, we stay
不要 只剩 月光 借我 依偎
当我们都 化作点点尘埃
或是白纸上的一二三行数字
踌躇不前 站在命运的门外
思索是怎样存在的物质
记录着在那 时间轴尽头的故事
刻在我墓志铭
一眨眼 刹那间 传播到无止境
No one steps in the same river twice
你的一切都被那时间之眼 默默地注视 yea
我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很吵
手表跟不上这世界形色纷扰
我不知道
man I ain't sure now
all I know's that I should really
ugh ugh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脱离现实的梦境化为气泡
失重的我需要怎样才能自保
so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在这时间的缝隙停止思考
我明白多少烦恼都是庸人自扰
U should really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stop thinkin bout it,
stop thinkin bout it,stop
stop thinkin bout it
why ya mind overclouded

yayy

白掌
OverThink(时光代理人ED)(翻自 饭卡) - 泽

真的绝绝子w

真的绝绝子w

回转麻雀罐

亲爱的泽:

我去见一个朋友,他建议我给你写信,最好把一切都说出来。


我问他,现在这个时代谁还写信啊。


我没有给你写过信,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我大概要随便写点什么了。我总是用随便的语气,和你聊天。你可别生气啊。


我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是,我没事。我还在登录游戏,你之前担心过的角色损伤已经完全痊愈。约菲城没事,我们所有的人都还在一起。


Supreme X Akira的联名T恤,前几天到货了。我知道你不喜欢看漫画,但这是一笔合理消费,因为我很有钱。还记得之前我因为《剑风传奇》哭得要死要活,然后不再看了,对着你们俩大骂三浦健太郎吗?最近,我又把它捡了起来。上世纪是漫...

我去见一个朋友,他建议我给你写信,最好把一切都说出来。


我问他,现在这个时代谁还写信啊。


我没有给你写过信,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我大概要随便写点什么了。我总是用随便的语气,和你聊天。你可别生气啊。


我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是,我没事。我还在登录游戏,你之前担心过的角色损伤已经完全痊愈。约菲城没事,我们所有的人都还在一起。


Supreme X Akira的联名T恤,前几天到货了。我知道你不喜欢看漫画,但这是一笔合理消费,因为我很有钱。还记得之前我因为《剑风传奇》哭得要死要活,然后不再看了,对着你们俩大骂三浦健太郎吗?最近,我又把它捡了起来。上世纪是漫画界的黄金年代,那是一部好动画,你应该看看的。1988年真是个好年份啊。


我稍微有些怕死。我还没能看到漫画的结局。而且,我喜欢这个世界,和那边的世界一样喜欢。在两个世界里,我都有许多朋友,我有要和他们一起做的事,要是我死了,他们会很伤心。我喜欢入睡前宁静的凉凉空气,还有坐在约菲城塔顶上时,风拂过身体的感觉。


我知道你也一样喜欢这些东西。


我曾对你说,我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王,那么你就做大将军吧。阿基拉当时敲了我们两个人各一下,说我们像小孩一样。但他毕竟没有拒绝。


我要把这一切都写下来。这样一来,我的记忆就会定型成描述的样子。但我不会写下你的模样。我想要你继续活动着,在我的记忆深处,你曾经跑来迎接我、扯着我的领子摇晃、给了我狠狠的一拳。我不想给你作像、立传,把你封存成同一个表情和姿态。因为你是个静不下来的人,我的弟弟。


我确定我不会忘记你。


但谁知道呢。


每一次回忆你,我的记忆就模糊一分。先是从那些我没有注意的、短暂的事物开始:你身上的气味。你皱着眉头时,肌肉是怎么扭曲的。你到底摇了我多久。然后涌进来更多虚幻的东西:阳光是怎么从我们的身后射来,给你的头发镶上金色。你是先怒吼了一声吗,叫了我“哥”还是“约菲”。


一旦这些事情被我轻率地决定,一旦它其实是错的。我该怎么办?


我知道,有在人死后假装他们还活着的人。


我给你写信的时候,要不要假装你也还活着?


你吃晚饭了吗?吃了什么?


托业考试感觉怎样?


你生命中的最后一刻,究竟是在想什么呢。你会不会突然清醒过来,喘着气,在湿漉漉的柏油路面上看到路灯反射的光芒。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正躺在天上,身边围绕着星星。你会不会后悔自己答应了那个决斗。他们不让我看你的尸检报告,但听说,你的颈骨骨折,颅骨也碎掉了。我想,在致命伤变成当场死亡之间,那短暂的罅隙里,大概填满了疼痛。


你在死前有没有想到我呢。


我现在害怕下雨天。我没法伴着雨声入睡。


给你守灵的时候,我睡着了。我梦见自己登入了游戏,你再次离开城堡,你说有个小杂碎要和你比试一场。我说不,别去。我紧紧握住你的手,几乎要跪下来。我花了很大力气,在梦里忍住眼泪。你不知道我这是干什么,但你留了下来。


我给你放了一场烟花。


我在梦里想,他们一定还会来害你的。但我只需要一个保护你的机会。我会形影不离地陪着你,我会用铁链把我们拴在一起。我会去把吉加毁掉。


太晚了。


你会笑话我,对我发脾气。你会没法理解我又在做什么。那都是可以承担的代价。


我仍然在登录游戏,就像你走之前一样。最近我睡得很多。


我读了有关战争学的书,所有一切尔虞我诈的模式,都完备地列出来,设计得像巧合一样,是那么像一场游戏……可这一切却不是游戏。


要开战了。


你不会抗议这一切的,你不可能回来笑话我,斥责我,反对我了。你没法质问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坏人。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有意义的事,可别生气啊。你应该会高兴吧。


我已经想好怎么应对这一切。


以我的方式,以你的方式。


你永远的哥哥,

杜叶,在有些人嘴里叫做约菲

有时你会叫我哥哥。

ON YOUR MARK
Aesthetic - 澤野弘之

人真的可以那么长时间地持续强烈心动吗 不可思议……

我想起最初 最初的着迷

它的印象的场景是一个晚自习回去的路上

人真的可以那么长时间地持续强烈心动吗 不可思议……

我想起最初 最初的着迷

它的印象的场景是一个晚自习回去的路上

抹茶豆沙团

自我能否被救赎2

死亡或许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此孤单。

泽跟随着一道红线指引的方向前行着,中途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的罪孽都深不可测,需要立即清理干净。

黑暗的雾气笼罩在泽的身上,把她本身灵魂富有的黑红和深蓝掩盖的一丝不漏。例行检查的鬼差,粗略的看了她一眼抹掉了名字,就指向下一人。

泽一言不发的跟随着大部队缓慢的向前走着。眼中的冷漠击退了身后试图搭讪的鬼。

前方的路很长,有时一群鬼怪挤在了一起,吵吵闹闹的。她不由得两眼放空,盯起了天上那照亮一切的源头。那像三只眼珠挤在一起。发出了诡异的惨白色,浓厚的雾也盖不住他的轮廓。

身后的鬼突然撞了泽一下,泽没站住即将摔倒在地,那个鬼连忙搂住了泽的腰,摩挲了两下...

死亡或许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此孤单。

泽跟随着一道红线指引的方向前行着,中途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的罪孽都深不可测,需要立即清理干净。

黑暗的雾气笼罩在泽的身上,把她本身灵魂富有的黑红和深蓝掩盖的一丝不漏。例行检查的鬼差,粗略的看了她一眼抹掉了名字,就指向下一人。

泽一言不发的跟随着大部队缓慢的向前走着。眼中的冷漠击退了身后试图搭讪的鬼。

前方的路很长,有时一群鬼怪挤在了一起,吵吵闹闹的。她不由得两眼放空,盯起了天上那照亮一切的源头。那像三只眼珠挤在一起。发出了诡异的惨白色,浓厚的雾也盖不住他的轮廓。

身后的鬼突然撞了泽一下,泽没站住即将摔倒在地,那个鬼连忙搂住了泽的腰,摩挲了两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啊,我刚刚被身后的鬼挤了一下,一不小心就撞到你了,你没受伤吧。”说着连忙送开了搂住泽的腰的双臂,用双手来回的摸了几下泽的身体。

泽静静地看着他,那个鬼看泽没有反抗,原本装作一脸歉意的脸瞬时笑嘻嘻了起来。

“哎呀小妹妹,叔叔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你刚才有没有碰到哪里,受伤了就不好了。”

说着原本抚在泽后背上的手滑动了起来,越来越肆无忌惮,其他的鬼看见了,有的转头一扭,置之不理,有的露出了笑容,有甚者插队挤了过来,用手掀开了泽的衣服。就在触到泽的时候,一声惨叫响起。

先前对泽做出过分的事情的鬼魂瞳孔猛的一缩。他看见女孩的皮肤开始裂开从里面渗出丝丝血迹,皮肉一块块的脱落,很快就落得满地是血块,一群鬼吓的纷纷逃窜,一道红光飞过,迅速缠绕在那些鬼的的脖颈处,动手动脚的鬼被缠在腰间的红链脱向了泽。

泽顶着一身的血块,向前走着,伸出手把对她动手脚的鬼魂的四肢撕裂开来,两只眼珠孤零零的掉在地上跟血色的舌头搅在一起,肉体一条一条的撕落,骨头被红链狠狠地纠缠住,强硬的折断,磨成粉末。

那些被缠住脖颈的鬼,红链刺入太阳穴,将眼珠抵出,掉了半截的舌头,让口里满是血液。红链忽的一转狠狠的扎入头箍与脊柱链接的皮肉,很快,那些鬼的后背从中裂开,肋骨连带着脊柱,随着头颅与肉体分离。到处都是血迹。

在一片血色之中,泽的身体像是注入了什么能量,从里向外蜕变着,直到里面的肉体成功把外壳挤掉,泽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原本满是血色的地上,一簇簇的花朵争先绽放,土地渐渐蠕动,吞咽声时不时响起。

“啊,死完了呢。”原本一直缠绕在泽身上的雾气像是有生命似的,开始笼罩起渐渐升空的血雾,让原本就不详的样子更增添几分诡异。

剩下的那些留下一命的鬼魂们,瑟瑟发抖的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泽一步一步的向花丛深处隐去,被未完整吞噬的鬼混碎片浮在空中,幽幽的泛着蓝光。

一个鬼混少女瞳孔紧锁着,身体不停的颤抖,她以为自己会和其他鬼魂一样被撕碎,吞噬。想起自己前一秒还想把少女从那些禽兽手中救出,就感觉到无可救药。

“那个人,绝对,绝对是个怪物!”

怪物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救赎。

泽漫无目的的走着,原本拥挤的队伍因刚刚的事情死的死,逃的逃。引领鬼魂的的鬼官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本漆黑的土地渐渐被青石板所替代,从乌黑迷雾环绕的偏僻荒地,到竟有光照射过来的草原。巨大的树像是在世界的尽头生根发芽,遮住了半边天。红月静静散发着光,不详与宁静混合在一起。

渐渐的前方传来的流水声,泽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一间屋舍,屋外的庭院里中满了鲜红的彼岸花,一条小船靠在岸边,“吱呀”的纺线声从屋舍内穿了出来。

泽看到有一名穿着水手服的少女正站在花丛中浇着花,少女听到声响转身看见她有些惊讶。泽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

“第一次看见有。。鬼魂来到这里,真是稀客啊。”

穿着和服的女性,经过泽向穿着水手服的少女走去,从房舍里闻声出来的一个男人,也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泽。打量了几眼,扭头向水手服的少女询问:

“小姐,这个人该怎么处理呢?”

被称作“小姐”的少女,用血色的眸子静静的凝视着泽。一位老人从河岸走来,在泽身边站定,打量了几眼。

“应该是那位大人送来的吧。”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泽斜着看了老人一眼,见他没有想要说下去,便收回了视线,扯了扯嘴角没说话。想起之前在花丛中雾气卷过来的纸片,把它从口袋中掏了出来,递给旁边的老人。

老人看了一下纸上的内容,对水手服的少女轻轻的点了点头,原本凝重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唯有少女面色不变的静静望着她。

随后,少女放下了水壶,向泽走来,直到站在了她的面前。

“我的名字叫阎魔爱,人们口中的地狱少女。”说完又沉默了下来。

先前走过去的的和服女性,向泽微微欠了欠身说道:“我的名字叫骨女,以后多多关照。”

遮住了一只眼的青年,微微笑着,温柔的眼光看着泽:“我叫一目连,你也可以叫我连。既然你是那位大人派来的,那么以后我们会一起行动的。有什么事情可以来问我。”

老人理了理自己的帽子,笑眯眯的对泽道:“你用轮入道称我就行了,以后好好相处啊。”

泽见其他人介绍完了,看着自己,有些局促,身边的雾气渐渐扭成了麻花,憋了一会,抿了抿唇。

“我的名字叫泽,以后多多关照。”

她这么听到自己回答,有种第一次去别人家做客,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不知该说什么好。好在虽然声音很小,但其他人不是泛泛之辈。泽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眼神瞄到了身着和服的骨女身上。

‘她真好看,想抱抱。’

不由得多盯了一会儿,骨女察觉到她的视线,笑了起来刚想说点什么,屋内的纺织机的声音断了,随后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爱  爱”

“收到了哦  爱”

爱转过头去看向屋舍,平静的回道:“嗯,现在就去,婆婆。”

一阵风拂过,吹起爱的一缕发,眼中仿佛带有一丝的悲伤。

“我现在就去”

人世可称为缘  丝线维系相缠

脆弱可悲的彼岸花

终日于愤怒 悲伤 泪水中

午夜0点  帐幕彼方

难消之恨  愿为消除

抹茶豆沙团

《『综』自我能否被救赎》1

  泽最近有些失眠,常常在入睡之前胡思乱想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吃着吃着饭,突然从兜里拿出了氰化钾咽下,死在桌前,就幻想自己无数次的从3,40层楼高的屋顶,拥抱天空向后倒去。并且总是思索究竟是先因垂直落下导致全身粉碎致死,还是疼了一下然后再死。就连故事都编好了,什么心爱的人看着自己惨死在她面前,又像是在封闭了的漆黑的房间内,割腕死去之后再打开尘封已久的门,发现满床的鲜血,和腐烂的尸体。

  每一天的泽都在想着,人怎么还没有死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聊了,人活着就是原罪,不配存活世间。不过她有时会想,如果有个人愿意并且能够与她一起死就好了,如果她不舍...


  泽最近有些失眠,常常在入睡之前胡思乱想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吃着吃着饭,突然从兜里拿出了氰化钾咽下,死在桌前,就幻想自己无数次的从3,40层楼高的屋顶,拥抱天空向后倒去。并且总是思索究竟是先因垂直落下导致全身粉碎致死,还是疼了一下然后再死。就连故事都编好了,什么心爱的人看着自己惨死在她面前,又像是在封闭了的漆黑的房间内,割腕死去之后再打开尘封已久的门,发现满床的鲜血,和腐烂的尸体。

  每一天的泽都在想着,人怎么还没有死掉,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无聊了,人活着就是原罪,不配存活世间。不过她有时会想,如果有个人愿意并且能够与她一起死就好了,如果她不舍的话还会去救她一命,让自己独自解脱,毕竟好女孩不多了,尤其是愿意跟她这个疯子一起死掉,需要珍惜一点。

  “泽,你在想什么?”温柔的女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盯着自己的小儿子静静的发呆。

  “没什么,我只是在看着他的玩具。”泽面无表情地回答者女人的话。女人听着回答,不禁放下了刚刚一直提着的心,笑着跟自己的女儿谈论起来。

  一直到了十一点多,帮助妈妈做完事情后,泽回到了房间,不进感到有些崩溃,呼吸渐渐困难,戳开跟朋友的群组,粗略的讲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别说了!我昨晚1点多才睡,今天又睡不着了!”婷有些崩溃的在群里死命的diss着。

  “没办法,我又看到了手,而且也听见了声音,说起崩溃不应该是我吗?”泽一脸的漠然,眼里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心里却有一种‘啊,又来了的’感觉。隐隐约约带着一丝绝望的情绪,而悲伤和冷漠中带有生死看定的感情狠狠地盖住了它。

  浑身上下都在泛着疼痛,泽静静地想着。或者自我了断会是最好的结局?那种带有解脱的韵味,也许是最美好的事情。

  从两年前自己绝望的请了鬼怪做为自己的朋友,身边的灵异事件每年都会出现。她也从未想要斩断这种缘。因为在她的计划中,两年之后的自己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为此,她想要好好过段日子,只是最近待久了,有些情绪压制不住了。无奈的她只能寻找分散注意力的游戏,控制一下。

  其实小的时候她就被算出命短,缘浅。长大之后,看似命线变长了,实际上命线越来越浅,仿佛一个风浪过去,生命就很快会消散得无影无踪。家里人也许不知道,她很快就要离开了,还以为她已经病好了,没有什么大碍了,并且为她做好的人生的规划线。

  泽看着为着自己忙东忙西的妈妈,有些话难以说出口,只能囫囵吞下。面对着爱她的母亲,泽没有办法把那些话说出口。虽然在平时伤人的话有很多。泽心里明白自己是爱着妈妈的。可惜。。。。。

  悲哀的人,永远都逃离不了宿命,可能信仰的力量会更加强大,让自己再次跌入深渊的,也是她。

  如果你最爱的人同样也爱着你,你会怎么样?

  泽用一年的时间证明,从黑暗腐烂恶臭的沼泽中,凭借着那观望到的一缕阳光支撑着自己渐渐浮了上来。被惊喜砸中了泽没有顾虑太多,只是因为相信着爱自己的人,一定不会放弃自己。日子好煎熬呀,在那看不见的地方。各种猜疑,各种预算,渐渐浮在水面。

  忍不住的泽,去问了母亲。

  “那你要我怎么办?”一时之语,换来的无情的回复,崩塌,扭曲绝望压在心底。泽看着母亲无法言说的脸,因为激动过于扭曲的脸一下冷了下。像是一切尘埃落地,那一切的事物回归起点。像是怕自己下一秒就要泪奔涌而出,稳了稳自己的声音,回了一句,就快速离开了房间。

“我明白了。”

  所有的希望不过是海市蜃楼,不切实际却令人妄想。美梦终有一日会醒,现实的绝望才令人沉迷。之后的泽愈发沉迷自己的幻想,在终不见光的小屋里,整日怔愣着,平静的内心里酝酿着一丝丝的绝望。泽盯着头顶的墙面忽然感慨了一句:

“是不是所有人都需要被安抚啊”

  好一会泽都没有发出声音,缓慢的吸气呼气,表明了她还活着。她有些怨恨这个世界,感到一丝丝的恶心。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仔细盯了一会,起身出了屋门,到厨房时一个人站在里面倒水。

  泽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人转过身来一脸诧异,然后面露欣慰的迎了上来:“女儿你终于出来了,吃点饭吧,别饿坏了”

‘好恶心’

“这几天我跟你妈担心坏了,没事出来多走走”

‘恶心,离我远点’

“我给你做了点吃的,等会你去”男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泽给打断了,“别碍事。”

  男人一脸伤心,泽推了挡在面前占据厨房门口的人一把,推到了一边。进去把苹果洗干净之后,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男人看着泽离去的背影,没有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回到洗碗池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所以说可悲的人永远都无法解脱,泽用包中早已备下的水果刀,仔细地把苹果削了皮,把它切成一半,把苹果送到了母亲那里。母亲表示对女儿出门了感到的高兴,同时也有些担忧,感觉自己的孩子是否因为某些原因不再。。。

  但看见泽愿意出门就表明是个好讯息,两人聊了一会儿,泽表示有事情要做就离开了,母亲想要挽留没有留住,就在泽身后喊了一句

“别整天待在你屋子里,出来透透气,记得吃饭……”

  后面声音因关门之后阻隔在外,‘咔嚓’的锁上了门。泽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想到接下来要做的,强打起仅有的精神,从抽屉里摸出了几瓶药水,盯了一小会。泽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眼中的冷漠盖住了刚刚升起的绝望。看着褐色的瓶子,上面没有贴标签。

  泽果断的用刀把瓶盖一一撬开,未加思索就全部喝下,感受了一下嘴里奇怪的味道,和逐渐麻起来的舌头。喝完的玻璃药瓶,泽掀开窗帘的一角,随手丢在窗外,看见窗外渗透进来的阳光和如同牢狱栏杆的防盗窗。泽无情的拉好窗帘盖住那一丝企图进入房间的光。

‘准备好了吗?’泽这么问着自己。

  啃了一口的半个苹果,被遗弃在地上。一道白光倒映在玻璃柜门上,红色的液体从上往下流着。

  铁器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腿,侧躺着,眼泪从带有压抑的眼中向下滑落。床单跟被子慢慢被打湿、渗透,屋内人的呼吸声渐渐变小。

直至不见。

满怀着绝望死去,未尝不是一场自我的救赎。

对不起,活着真的好艰难,我能不能安静的死去,在原地静静地腐朽,直至时间的长河中,人们将我遗忘。

zxc-

我梦见他了

“她爸妈同意我们俩了”

“回去了,被亲戚们缠着”

惊喜,不敢相信,确认,远,确认,醒

“露露来了”

梦醒后泪如雨下,他是来告别的吗

为什么要走,去哪啊

我梦见他了

“她爸妈同意我们俩了”

“回去了,被亲戚们缠着”

惊喜,不敢相信,确认,远,确认,醒

“露露来了”

梦醒后泪如雨下,他是来告别的吗

为什么要走,去哪啊

溺

假如不白只有24h(下)

@相对论. 江澄不白后续

联文呀  不白上的传送门

http://yueyetu062.lofter.com/post/1f9e8f87_1c5c0b78ehttp://yueyetu062.lofter.com/post/1f9e8f87_1c5c0b78e

   之前

   你以为你们可以这样不白一辈子。

     可是

     终究是妄想罢了

     清晨

    你一如...

@相对论. 江澄不白后续


联文呀  不白上的传送门



http://yueyetu062.lofter.com/post/1f9e8f87_1c5c0b78ehttp://yueyetu062.lofter.com/post/1f9e8f87_1c5c0b78e

   之前

   你以为你们可以这样不白一辈子。

     可是

     终究是妄想罢了

     清晨

    你一如既往的身着粉红色兔子睡衣,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

  江澄澄?

   没有回应

   

你推开江澄卧室的门

  对啊,他只是个24h的定制人罢了……

 

  没有人....

 

  空荡荡的卧室内只有你一人,像个傻子茫然的站着。

是啊,忘了,他走了。

是啊,即使他走了你也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每天清晨必定叫一声江澄澄,然后像个傻子一样愣愣的站在满是“江澄”房间门口发呆。

是你忘不了还是你不想忘?

  

   很多年以后,你翻开相册,看到那张合影,那是你跟江澄唯一的合照,是那天鬼屋之行出来后的,照的一张合照。

   旁边的闺蜜好奇地问:“×××,这人是谁啊。”

    你沉默许久说道:“一个故人而已。”

   是的,你都不敢说他是你喜欢的人。

   梦终究是梦,醒了,就该忘了。

   一纸之隔却是我们永远也跨越不了的距离。

  ――――――――――――

   @相对论.  @黑心馅儿包子  @腐女  @凰天月  @要梨不要离  @凌雪  @被偷了鲲的小庄周  @夜色  @幽冥

不糖

进不了,看评论

溺

沙雕澄在线剧终

 


   (1)


   魏无羡看着石壁是密密麻麻的蓝氏家规,头皮一阵发麻。刚想转头跟江澄说说话。


   嗯?江澄呢?


   江澄:傻子才呆在这里,我还是回去做我的少宗主吧,爱咋地咋地吧。


   全剧终!


  (2)


  碧灵湖上,江澄一把拉住魏无羡的手,可是苏涉还是落入湖中


  还没等他人及时出手相救,一个波浪把苏涉淹没了。


众人:……

江澄:……

魏无羡:……


江澄表示这真的不能怪他。


没了...

 


   (1)




   魏无羡看着石壁是密密麻麻的蓝氏家规,头皮一阵发麻。刚想转头跟江澄说说话。



   嗯?江澄呢?



   江澄:傻子才呆在这里,我还是回去做我的少宗主吧,爱咋地咋地吧。



   全剧终!



  (2)



  碧灵湖上,江澄一把拉住魏无羡的手,可是苏涉还是落入湖中



  还没等他人及时出手相救,一个波浪把苏涉淹没了。


众人:……

江澄:……

魏无羡:……


江澄表示这真的不能怪他。


没了苏涉就没了穷奇道。


  


  全剧终!





(3)



江澄看着眼前的莫玄羽,越看越觉得眼熟。越看越觉得像魏无羡那个死给,越看越觉得头疼。


于是



江澄一巴掌呼上去。




    啊!!!!




刚献舍回来弱不禁风的魏无羡就被呼死了。



  全剧终!




  蓝忘机:委屈,我老婆呢?


众人:江宗主大义灭亲,灭了魏无羡两次!


  魏无羡:……


     江澄:……


师妹,说好的兄弟情呢!


我真不是故意的。魏无羡你要相信我。


——————————————————水


@相对论.


  @夜色  @被偷了鲲的小庄周  @凌雪  @幽冥  @黑心馅儿包子


  5分钟产物,现在好喜欢写段子,特别简单而且特别省时间。


   期待评论


溺

从b站出来的江澄有多沙雕

(1)

  乱葬岗上,眼看魏无羡就要被自己的走尸吃了。

江澄大吼一句:“全给老子住口,让我来!”

  全体走尸很给面子的给江澄让出一条道。

  江澄:......

  魏无羡:???

  (2)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江澄华丽出场

这时避尘剑把所有缚仙网砍断后飞了回来。

避尘:嗯?为什么飞不动了?

江澄:因为你他妈卡我头发上了!

    (3)

  观音庙内

  江澄坐在蒲垫上,这时...

(1)

  乱葬岗上,眼看魏无羡就要被自己的走尸吃了。

江澄大吼一句:“全给老子住口,让我来!”

  全体走尸很给面子的给江澄让出一条道。

  江澄:......

  魏无羡:???

  (2)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江澄华丽出场

这时避尘剑把所有缚仙网砍断后飞了回来。

避尘:嗯?为什么飞不动了?

江澄:因为你他妈卡我头发上了!

    (3)

  观音庙内

  江澄坐在蒲垫上,这时瑶妹和苏涉出场!

   江澄:天王盖地虎!

   瑶妹:孟瑶九米九!

   江澄:今朝有酒今朝醉!

   瑶妹:孟瑶脚下无鞋垫!

   梦想可以鼓励,但撒谎怎么能行呢!

    江澄:你们信金光瑶脚下没鞋垫吗?

    众人:不信...

    江澄:看,狗都不信。

    众人:我信

    江澄:看,狗才相信。

    众人:我们半信半疑。

    江澄:看,狗都懵逼了谁还信你?

   众人:.......

   瑶妹:.......

  

---------------------――---

    那个天王盖地虎的是借用的哈,其他的是自己想的。

    期待评论的心


@相对论.

@黑心馅儿包子

@幽冥  @夜色  @凌雪

我更新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