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泽七专用

3478浏览    97参与
何顾泽卿

那是流萤吗?

是明灭迷离,天真绮丽的憧憬。

那是尘埃吧?

是虚无纷飞,终将落地的谎言。

那是转瞬即逝的美好,带点惆怅又藏着庆幸,至少曾经遇到过。

那是流萤吗?

是明灭迷离,天真绮丽的憧憬。

那是尘埃吧?

是虚无纷飞,终将落地的谎言。

那是转瞬即逝的美好,带点惆怅又藏着庆幸,至少曾经遇到过。

何顾泽卿

不求他人辨明颦笑间有义假作无情

笑他重别离红颜无惧薄命

临行这一曲请君细细听

唱的早已不是旧时秦淮风景


世人总有“戏子无情”之说,哪里知道多了去的是自以为是和以讹传讹。

不求他人辨明颦笑间有义假作无情

笑他重别离红颜无惧薄命

临行这一曲请君细细听

唱的早已不是旧时秦淮风景


世人总有“戏子无情”之说,哪里知道多了去的是自以为是和以讹传讹。

何顾泽卿

若无庄周梦中蝶,亦无恩赐亦无劫。

有点小清新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治愈。这让我想到了大雨滂沱中,有一个人陪着你淋雨,用行动做出“永远”的承诺,他一言不发,你也知道他在心疼你。

若无庄周梦中蝶,亦无恩赐亦无劫。

有点小清新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治愈。这让我想到了大雨滂沱中,有一个人陪着你淋雨,用行动做出“永远”的承诺,他一言不发,你也知道他在心疼你。

何顾泽卿

我的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总算找到这首BGM了,听广播剧里七夕番外的变调版的时候就已经化身尖叫鸡了。

我站寒归!!!!!

我的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总算找到这首BGM了,听广播剧里七夕番外的变调版的时候就已经化身尖叫鸡了。

我站寒归!!!!!

何顾泽卿

秋风起秋风落草木萧萧生死隔

就提笔画尽人间真颜色

留不得放不得哪怕面目全非无因无果

刹那也胜过看破

秋风疾秋风过琉璃笔下空婆娑

画不出人生初见真颜色

留一刻是一刻同来同归也算珠联璧合

一意孤行又如何

谁参破一抹初心真颜色

既不留亦不舍纵然吹尽春风飞蛾扑火

不必问值不值得

执拗过便值得


下一个秋天,我会拥有一张更美的脸。

若你舍得……那我便画给你。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可惜啊,无论谁,都有舍不得的东西……


感觉这个名字就很有意思啊——燃尽了秋天的最后一抹颜色……这样的感觉啊。

但它打动我的,不止是一个歌名。这首歌大概是讲了一个追求值不值得的故事,调子没有...

秋风起秋风落草木萧萧生死隔

就提笔画尽人间真颜色

留不得放不得哪怕面目全非无因无果

刹那也胜过看破

秋风疾秋风过琉璃笔下空婆娑

画不出人生初见真颜色

留一刻是一刻同来同归也算珠联璧合

一意孤行又如何

谁参破一抹初心真颜色

既不留亦不舍纵然吹尽春风飞蛾扑火

不必问值不值得

执拗过便值得


下一个秋天,我会拥有一张更美的脸。

若你舍得……那我便画给你。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可惜啊,无论谁,都有舍不得的东西……


感觉这个名字就很有意思啊——燃尽了秋天的最后一抹颜色……这样的感觉啊。

但它打动我的,不止是一个歌名。这首歌大概是讲了一个追求值不值得的故事,调子没有多凄厉,但却又莫名给了我一种感觉——那是只适合秋天的凄美。

何顾泽卿

岂可无尔——埋葬

额,名字就先这样,回头再重想。剧情大改动,破镜重圆梗没了。另外,这篇我其实还没写完,但是要回校了,就先这样了,下次回来再说。


他像一个梦游的阴魂,一双重瞳闪着慑人的红光,巡视般走在这条狭窄的走道里,漠然地将一路的痛苦呻吟都抛在了身后。沿途的人们都试图伸出手去抓住他,像是要哀求这个可怕的少年放过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和他们并没什么不同,都是被一群疯子关在此地的囚徒,只是活动的场地比他们要大些罢了。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去救他们。

他穿过七拐八拐的走廊,来到一个小房间。那是他睡的地方,虽然比起关着那些人的牢笼要显得逼仄,不过考虑到那边几十个人一堆而这边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情况,倒...

额,名字就先这样,回头再重想。剧情大改动,破镜重圆梗没了。另外,这篇我其实还没写完,但是要回校了,就先这样了,下次回来再说。




他像一个梦游的阴魂,一双重瞳闪着慑人的红光,巡视般走在这条狭窄的走道里,漠然地将一路的痛苦呻吟都抛在了身后。沿途的人们都试图伸出手去抓住他,像是要哀求这个可怕的少年放过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和他们并没什么不同,都是被一群疯子关在此地的囚徒,只是活动的场地比他们要大些罢了。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去救他们。

他穿过七拐八拐的走廊,来到一个小房间。那是他睡的地方,虽然比起关着那些人的牢笼要显得逼仄,不过考虑到那边几十个人一堆而这边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情况,倒也不算差。

哦,不是只他一个人了,这几天多了一个人跟他一起住。

那是个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眼角与耳垂下各长着一颗朱砂小痣,屋里那仅有的一点灯光都被他收来盛在了那对小痣里,近乎灼眼。

人们常说,灯下看人,能比平常还要添三分颜色。他不懂这些,却也觉得眼前人着实好看得紧,连呼吸都不由得一窒。

人们总是对美人有更多的宽容。何况对方于少年而言,还有一星半点的“救命之恩”。

“十六……”正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声音却不像其他人那般嘶哑难听,反倒柔和清朗得仿若潺潺的流水清响,和他那一双血色重瞳全然不合。

那被唤作“十六”的孩子没有醒,只是嘴巴动了动,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听得“长庚”二字,像是在唤那个少年,模样有些可爱。

长庚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跪坐在十六身旁,然后缓缓侧躺了下去,双手环在十六腰上,身体呈蜷缩状,看起来倒像是那个年纪较小的孩子逞强抱住了比自己要大上六七岁的少年一样。若是有外来客闯入,难免觉得有些颠倒过来的感觉。

可长庚却没这个自觉。这些天来,他一直都是休息的,这个模样会让他很容易想起与十六初见时的情景。

彼时他刚刚经历一场痛苦异常的改造,大病一场,本以为这次是挺不过去了,却没想到还是醒了过来,醒来时看到趴在他床边的十六,一副累坏了的样子,再联想到这些天半梦半醒间的温柔对待,终于明白不是这里的疯子转了性。

十六醒过来的时候,他本想问他为什么要照顾自己,话到嘴边又强行改了口,换了个问题:“你不怕我吗?”

他记事时便已经在这地方生活了,眼睛也一直是这个模样,不知道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只知道在这儿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怕他,尤其怕对上他那双眼睛。

可十六不是他们,他笑得很自然,话说得也很真诚:“为什么要怕?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会害怕只能说他们没眼光。”

那个时候,长庚是真的觉得,十六的眼睛实在是太亮了,亮得他眼眶有些发烫,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也许对十六来说,这话是随口一说,可对长庚来说,却远没有那么简单。

被小小脚链绑久了的象,连挣脱的尝试都不会有。在牢笼里待久了的囚徒也是一样的。尤其是长庚带着一双血瞳,出去也只会遭人非议。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知道,十六是“外面”来的。逼仄环境里长大的少年不明白一种米养百种人的道理,只是天真地把十六当做了外面人的代表。他的不介意,让长庚第一次有了出去的想法。

何顾泽卿

[杀破狼]梨园惊梦

好了,醒了。


顾昀挣扎几度,终于是逃开了梦魇的纠缠。他睁开眼,台上人咿咿呀呀地正唱着一出离魂记。这一折子戏的票价,向来是千金难求。可他坐在台下,一颗心却只牵在一个人身上,一双眼只看得见一个人,其他人再惊艳也不得半分施舍。

对方一身素衫,微弯的眼里盛着七分笑三分媚,无须多言便能勾魂摄魄,一腔情意尽如墨泼,只是不是对着他,也不是真的。

顾昀时常觉得自己好像从未认识过这个人,却又分明认识他已经许多年。

台上曲终人散时,他如被蛊惑一般走向后台。刚一到那儿,便有一团白色直冲他面门而来。

若是旁的人受到这等招待,怕是会被打得一懵,可他们都不是顾昀。顾昀轻轻松松就抓住了对方的水袖,加上...

好了,醒了。




顾昀挣扎几度,终于是逃开了梦魇的纠缠。他睁开眼,台上人咿咿呀呀地正唱着一出离魂记。这一折子戏的票价,向来是千金难求。可他坐在台下,一颗心却只牵在一个人身上,一双眼只看得见一个人,其他人再惊艳也不得半分施舍。

对方一身素衫,微弯的眼里盛着七分笑三分媚,无须多言便能勾魂摄魄,一腔情意尽如墨泼,只是不是对着他,也不是真的。

顾昀时常觉得自己好像从未认识过这个人,却又分明认识他已经许多年。

台上曲终人散时,他如被蛊惑一般走向后台。刚一到那儿,便有一团白色直冲他面门而来。

若是旁的人受到这等招待,怕是会被打得一懵,可他们都不是顾昀。顾昀轻轻松松就抓住了对方的水袖,加上对方也第一时间收了势,所以他只来得及感受到拂面的风,和手中欲滑脱的衣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下一悸,下意识揪紧了手中那点布料。

“啧,”对方妆还未卸,妆下一双勾人的凤眼似笑非笑,“这都多少回了?顾大帅这是铁了心要把我扯成个断袖不成?”

瞧这话说的——倒真是点破了顾昀那点不堪说的心思。他眉尖一抽,终于松了手,任水袖从手中流走。

从顾昀的视角看,对方自他松手后便微微垂下眼不再看他,转身对着镜子卸妆,还一面半咸不淡地问顾昀:“顾帅这么一个大忙人,今个儿怎么有功夫来我这儿了?”态度一下子转了一百八十度。

顾昀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己又哪里得罪了这位祖宗,没法对症下药,就只好老老实实地回道:“前线传讯,我怕不几日就要前去支援。”

他也不知道作甚么要和对方说这个。他与对方的交往,从来凭的都是一厢情愿。虽说相识三年,其实彼此间也没有多深厚的情谊。他甚至不敢问一句对方是否同样欢喜着他,生怕在“一厢情愿”的基础上添一笔“自作多情”。

“所以特地来道别?”对方拆下头带,微曲的长发披了满肩,笑中带了些别的意味,“难不成顾帅担心自己走了,我这地方会因失了庇护而叫人拆了?顾帅大可放心,不会的。”

顾昀闻言,心下一沉。他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要自作多情,可心里仍是忍不住幻想过的,所以约莫才觉得有打声招呼的必要,却未曾想遭遇如此应对。

都说顾帅火眼金睛,什么伪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论道“假作真时真亦假”的鼻祖,还非他莫属呢。怎么偏偏有情人的心思,他却怎么也看不透?

“那,就这样吧。”

那是顾昀见对方的最后一面,他以为的。他多添的那一个标签的确不是“自作多情”……

是“自以为是”。他直到再相见时才明白那一日为何叫他放心——因为他也跟着顾昀来了前线。

“……你怎么来了?”顾昀看他,一身素色长衫,是本该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景色,却意外显得融洽。

“唔……这可叫我怎么答呢?”对方半带笑地回道,“说不定是来欣赏大帅如今这副好看模样的呢?”

“……你是不是皮痒了?”顾昀如今手上沾满了别人和自己的血,也就没了当时在戏园子里的好耐性,只是对上此人的时候依旧算是收敛着点了吧。

“呵呵……”对方忍不住笑,叹道,“我的大帅啊,你好歹对外宣称是爱戏之人,又是天天往我那儿跑的角色,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顾昀闻言,像是有所预料一般,心突然怦怦跳了起来,半哑着嗓子问道:“我该知道什么?”

他歪了歪头,随手捻了个兰花指出来,竟是带上了戏腔:“知君深情不易,思将杀身奉报……是以亡命来奔。”

我知道你诸多不易,千种深情,所以舍下这条命来找你。你若败,我陪你背千秋骂名;你要死,我给你殉葬。

唱完之后,他像是后知后觉地羞赧了,抿着嘴冲顾昀笑,酒窝里盛的笑能醉人。顾昀就像是被醉倒了一样,仿佛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三魂七魄也飘到了天上落不下。

“长庚……”他俯身倾向对方,一片火树银花中,轻吻了对方一下

“醒醒……小伙子,醒醒……”

恰在此时,有声音自天外传来。顾昀睁开眼,又是离魂记,又是台上人,一切都如初时一般,只是他身上换了装扮。他不是什么大帅,只是一个为了写论文过来了解的大学生。

刚刚所见一切,好像都不过梦一场。可若不过是一场梦,又怎么解释他心中意所难平?

他想到梦中人带笑的眼,突然福至心灵,起身跑向后台,也不顾一路冲撞了多少路人。

他来迟了一步,那梦中人已经卸好了妆,眉眼温柔,却没有半分媚态,与在台上时判若两人。他看着那张他在梦中时看过无数次,也想过无数次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怎么?你的论文还没写完?”长庚一身素白戏服,水袖未收拢,就这么垂在身体两侧,一副熟稔的模样。

确实,他为着论文的事已经来了许多次,长庚知道他也不是什么怪事。可梦中种种总让他忍不住臆想,却不知道该如何试探。

不过长庚没等他考虑太久,就出声道:“该走了吧?我送送你。”

顾昀没找到反驳的理由,也就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他二人走在一条无人也无灯的走廊里,空气静默得如同无人,像较着劲一样,谁都没有先开口,就这么一路到了头。

“就到这了吧,我就不继续送了。”长庚看着顾昀,身子隐藏在阴暗处,无奈地轻笑了一下。

顾昀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回想起方才在走道里看到的,月光下长庚空荡荡的脚下,没有影子。他脑子突然多了一些片段,有他刚刚梦中所见,也有和他梦中截然相反的场景——比如他其实没有上战场,而是被长庚迷晕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长庚一个唱戏的,还会袖里乾坤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可等他醒来再想找长庚算账时,却只等到一具凉透的,遍体鳞伤的尸体,五脏六腑都被捅烂,连具全尸都没有。他都不敢想,长庚那个时候得有多疼。

梦中的心痛太过真实,真得实在不像个梦。可若那不是梦,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顾昀不由得想到庄周梦蝶的典故。所以现在到底是庄周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庄周?

“怎么了?”长庚虽然这么问着,但顾昀总觉得他是知道的。他似乎在等着什么,比如顾昀的离开,又比如顾昀的质问。

可顾昀又该怎么问呢?他不想问,一来总觉得伤人,二来……也无甚必要。

庄周梦蝶又如何?蝶梦庄周又如何?重要的是,这里有长庚,这里便是他的真实。

“其实比起离魂记,我更喜欢牡丹亭。”顾昀突然开口,也不担心长庚会不明白。

“是吗?”长庚果然明白,轻笑了起来,“那还真巧,我也是。”

爱有所及,使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我也是一样的。

说着,向着顾昀,向着光,迈了一步。顾昀不经意向下一瞥时,空荡荡的地方已亡羊补牢添上了一抹暗色。

顾昀觉得,他好像跨过了百年的光景,踏着一地过往残渣,来到了自己面前。

真好啊。

何顾泽卿

风吹过的旧街道,意难平的物是人非。

我的天啊,虐哭啊啊啊啊!!!(╥╯^╰╥)

风吹过的旧街道,意难平的物是人非。

我的天啊,虐哭啊啊啊啊!!!(╥╯^╰╥)

何顾泽卿

若可以再少年遇见那个她

我无处安放的心她会不会舍得抛下

那次转身却没停下步伐

若可以再少年我会勇敢吗

放肆的对她表达最想说的话

因为在很久以前

我也曾这样爱过那个她


是不是每个人都想回到某人身边,想回到某一段特别的过去?收音机前的你呢?

我想。

即使回去后,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呢?

只要能回去,怎么样都无所谓。


现在剧情日渐烧脑,我只求不要BE←_←

若可以再少年遇见那个她

我无处安放的心她会不会舍得抛下

那次转身却没停下步伐

若可以再少年我会勇敢吗

放肆的对她表达最想说的话

因为在很久以前

我也曾这样爱过那个她


是不是每个人都想回到某人身边,想回到某一段特别的过去?收音机前的你呢?

我想。

即使回去后,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呢?

只要能回去,怎么样都无所谓。


现在剧情日渐烧脑,我只求不要BE←_←

何顾泽卿

我想到最勇敢的是

那年奋不顾身拥抱

我想到最幸褔的是

那年夏天你的微笑

什么都不重要

青春正美好的

向全世界宣告


吴景昊,做我的奴隶吧。

好,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可以。


我的妈呀,太甜了吧! o(*≧▽≦)ツ ~ ┴┴

我想到最勇敢的是

那年奋不顾身拥抱

我想到最幸褔的是

那年夏天你的微笑

什么都不重要

青春正美好的

向全世界宣告


吴景昊,做我的奴隶吧。

好,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可以。


我的妈呀,太甜了吧! o(*≧▽≦)ツ ~ ┴┴

何顾泽卿

漂泊伶仃生来天地一蜉蝣

何其幸一灯火一人候

微雨沾衣为君执伞至白首

流年换四季迭人依旧

借天光轻描淡绘

未曾想得有家归

少时尺素诉心扉

一生唯一念此情邃


命中三尺,你难求一丈。

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


这首是今年新出的歌啊,真好听。

只是未免难过。

漂泊伶仃生来天地一蜉蝣

何其幸一灯火一人候

微雨沾衣为君执伞至白首

流年换四季迭人依旧

借天光轻描淡绘

未曾想得有家归

少时尺素诉心扉

一生唯一念此情邃


命中三尺,你难求一丈。

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


这首是今年新出的歌啊,真好听。

只是未免难过。

何顾泽卿

嗯,恋语的BGM真的是无穷无尽啊,翻一翻就又是一首宝藏音乐

嗯,恋语的BGM真的是无穷无尽啊,翻一翻就又是一首宝藏音乐

何顾泽卿

这首是许墨和女主第一次见面时候放的吧?

这个就不是无形撩人了,每一句都是别有用心,就是想让女主爱死你吧?!

这应该是最后一首了,接下来的一切就等一个月以后再说吧。希望到时候我经历过考试老师家长的连番摧残后,还是能和你们一起分享好听的音乐的,快快乐乐混掉更文这件事(暴露了啊喂)的泽七吧。

一个月以后见,米娜桑。

这首是许墨和女主第一次见面时候放的吧?

这个就不是无形撩人了,每一句都是别有用心,就是想让女主爱死你吧?!

这应该是最后一首了,接下来的一切就等一个月以后再说吧。希望到时候我经历过考试老师家长的连番摧残后,还是能和你们一起分享好听的音乐的,快快乐乐混掉更文这件事(暴露了啊喂)的泽七吧。

一个月以后见,米娜桑。

何顾泽卿

白起第一次救女主的时候放的歌!!!

我天,这首歌配上漫天的枫叶,那个场景简直要命了。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中间大提琴的加入,莫名让我觉得旋律变得有点严肃了,是象征白起的珍重吗?

我天,要命了。

白起第一次救女主的时候放的歌!!!

我天,这首歌配上漫天的枫叶,那个场景简直要命了。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中间大提琴的加入,莫名让我觉得旋律变得有点严肃了,是象征白起的珍重吗?

我天,要命了。

何顾泽卿

就都好好听,额,个别除外,尤其是最耳熟能详的那首恋语,玩游戏的时候听到想吐,实在累觉不爱,你说你但凡别放那么频繁,我就不会过敏了。

我不会推恋语推到合集破百吧,这个就厉害了。

就都好好听,额,个别除外,尤其是最耳熟能详的那首恋语,玩游戏的时候听到想吐,实在累觉不爱,你说你但凡别放那么频繁,我就不会过敏了。

我不会推恋语推到合集破百吧,这个就厉害了。

何顾泽卿

真的是有回音的感觉啊。像是风铃,又像水滴,还像回忆,很美好的能净化心灵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就是让你们回忆起被BGM刷屏的感觉了哈哈哈哈

真的是有回音的感觉啊。像是风铃,又像水滴,还像回忆,很美好的能净化心灵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就是让你们回忆起被BGM刷屏的感觉了哈哈哈哈

何顾泽卿

惊觉自己没推这首,这怎么行?!好歹我当初因为杰大入坑的,还在好长一段时间执着白起(虽然现在在叛变的边缘蠢蠢欲动)。

在看过昨日轻风那段剧情后,我就好想尖叫,那段枫叶下的那个少年也太甜了叭。怎么办,李泽言和白起我都想要!

惊觉自己没推这首,这怎么行?!好歹我当初因为杰大入坑的,还在好长一段时间执着白起(虽然现在在叛变的边缘蠢蠢欲动)。

在看过昨日轻风那段剧情后,我就好想尖叫,那段枫叶下的那个少年也太甜了叭。怎么办,李泽言和白起我都想要!

何顾泽卿

难得的电子乐器出场啊,又燃又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记忆里听到这首歌好像是在Hilos帮女主赶跑人又一次否认周棋洛和他的关系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十九章提前开放来着(记不清了),又帅又冷又霸气,气势快赶上李泽言了。

难得的电子乐器出场啊,又燃又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记忆里听到这首歌好像是在Hilos帮女主赶跑人又一次否认周棋洛和他的关系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十九章提前开放来着(记不清了),又帅又冷又霸气,气势快赶上李泽言了。

何顾泽卿

这首歌里有时光的痕迹,像留声机的音乐,像压在箱底的珍藏,像回不去的过去,美好又无比沉重。如果有人背着这些东西前行,那么他一定很苦。

不多说了,我先哭为敬。

这首歌里有时光的痕迹,像留声机的音乐,像压在箱底的珍藏,像回不去的过去,美好又无比沉重。如果有人背着这些东西前行,那么他一定很苦。

不多说了,我先哭为敬。

何顾泽卿

就是这种感觉,轻灵的、有点神秘的。我在玩游戏的时候最爱的就是梦境片段,歌也好听画也好看。

就是这种感觉,轻灵的、有点神秘的。我在玩游戏的时候最爱的就是梦境片段,歌也好听画也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