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洁虎

5056浏览    66参与
阿染

〈Light〉4/? (潔虎)

〈Light〉4/?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本章依舊過渡,短更。


--

金鍾炫本就有預料到能把他從海中救起的,大約也是個斑類,但他沒想過他睜開眼看見的,竟是非常罕見的人魚,正埋頭像是試著要解開繩索的束縛,甚至都沒發現他醒了。

他想問的問題很多,但首先最好奇的還是自己幾乎將死之際,是否聽錯那樣的聲音。只是對方在聽到他的問句之後,僵住了動作...

〈Light〉4/?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本章依舊過渡,短更。


--

金鍾炫本就有預料到能把他從海中救起的,大約也是個斑類,但他沒想過他睜開眼看見的,竟是非常罕見的人魚,正埋頭像是試著要解開繩索的束縛,甚至都沒發現他醒了。

他想問的問題很多,但首先最好奇的還是自己幾乎將死之際,是否聽錯那樣的聲音。只是對方在聽到他的問句之後,僵住了動作,只有本該是人類耳朵、現在被鰭狀所取代的部分,似乎抖了一抖,接著就維持著還抓著他身上繩索的動作,就這樣與他大眼瞪小眼。


不會說話嗎......? 金鍾炫這樣想著,對方忽然就開口。


也不是那麼嚴格意義上的開口說話,雖然對方嘴唇微動,但聲音倒像是直接傳進他耳裡:"你聽得到我?"

真是奇怪的問題,"當然聽得到。"


眼下的場景與對話對姜東昊而言,完全是太多認知同時衝擊而來。

首先他的魂現被看到了,即使對方同樣是斑類而不至於大驚小怪,但他礙於魂現的特殊性,幾乎沒有被同齡人看過自己的人魚本體。

其次這個人能聽到他的聲音,並且一被提醒他也才回想起,他同樣能聽到對方的聲音。


"那...在水裡我說了什麼?"

即使問出這句話簡直傻到不行,姜東昊還是覺得有必要再度確認。事實上他連自己當時說什麼都不太記得了,然而竟然就這樣、遇到了他曾經以為這輩子都無法遇到的人,如此的進展讓他一時間還無法用理智去處理這件事。


"你叫我再撐一下,會活著的。"

接著他就看著人魚驚慌失措但又混和著極為感動的複雜樣子,幾乎像是只差沒撲過來抱住他。


感動歸感動,最終姜東昊還是無法用一己之力去解開金鍾炫身上的束縛及重物,他煩惱了半天,只能先把金鍾炫安置在有陰影遮蔽之處,接著回濟州島討救兵去了。

而金鍾炫失笑的看著對方即使都游遠了,卻還是時不時冒出海面來觀察自己的狀態,直到消失到看不見為止之後,反而這時因為終於卸下了長久的精神緊繃狀態,變得昏昏欲睡起來,直到被小艇的引擎聲吵醒為止。


--

被小人魚拖來當救兵的年長男子嚴肅而面無表情,在觀察了繩子之後沉吟了一會,接著幾乎只像是用手用力的握著並扭轉了一下繩子,方才姜東昊使勁得氣喘吁吁也無法破壞太多的繩索,就忽然斷成幾截,垂墜在繩結尾端的重物也終於脫離了身體,隨之而來於是露出金鍾炫身上幾乎算是驚心動魄的擦傷,使得本來打算好好盤問一下他的男人先放棄了這個打算,轉頭說道:"東昊你來幫忙,得先趕緊帶他回去療傷,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老家哪裡?"

金鍾炫看著那個救了他的男孩,想著原來他叫做東昊。對方正過來扶著他,看著傷口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而這對金鍾炫來說只覺得頗為稀奇,畢竟他在訓練所裡受傷已是家常便飯,不能哭是基本,最好甚至不要有表情。

只是,他被這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謹慎的攙扶著,忽然就覺得不需要連姓名和出身、都像被此前同族告誡一樣的隱藏著了。直覺告訴他,可以相信。


"金鍾炫,本貫......江陵。"


KHD老司機不開車

重逢

「阿?沒....東昊啊!!!!」被對方叫的一聲回神過來得旼炫,抬頭一看是認識的人,眼淚秒掉出來。

「旼炫阿,真的是你!!!!」確定對方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東昊趕緊衝上前去抱住對方。

「東昊!!!!是東昊嗎?」珉起從英敏懷裡抬頭,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東昊跟鍾炫,激動的推開ARON,衝了過去,三人抱在一起。

「珉起阿,我找到東昊了!!!!」在東昊懷裡的旼炫感受到珉起的懷抱,抬起頭來哭著笑著。

「欸,現在是怎樣?他們三個這樣,是把你我放哪裡。」被推開的英敏不悅的走到被眼前這一幕震驚到有點走神的鍾炫旁邊,用手肘戳了戳他,好奇的問著。

「我怎麼知道,等他們冷靜下來再問吧,還有,醋桶是你;好了,今天就...

「阿?沒....東昊啊!!!!」被對方叫的一聲回神過來得旼炫,抬頭一看是認識的人,眼淚秒掉出來。

「旼炫阿,真的是你!!!!」確定對方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東昊趕緊衝上前去抱住對方。

「東昊!!!!是東昊嗎?」珉起從英敏懷裡抬頭,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東昊跟鍾炫,激動的推開ARON,衝了過去,三人抱在一起。

「珉起阿,我找到東昊了!!!!」在東昊懷裡的旼炫感受到珉起的懷抱,抬起頭來哭著笑著。

「欸,現在是怎樣?他們三個這樣,是把你我放哪裡。」被推開的英敏不悅的走到被眼前這一幕震驚到有點走神的鍾炫旁邊,用手肘戳了戳他,好奇的問著。

「我怎麼知道,等他們冷靜下來再問吧,還有,醋桶是你;好了,今天就不營業了,大家收始收始吧。」被英敏戳回神的鍾炫一臉茫然加不屑的說完,指揮著現場的大夥。

閒雜人等都回家後,終於冷靜下來的珉起跟東昊被安置在ARON及鍾炫身邊,旼炫則是緊黏著東昊,包括KK的弟弟們,大家坐在一塊等著東昊解釋...

「我跟旼炫是同個孤兒院的,說是孤兒院,還不如說是個人口販賣中心,來領養的都要拿很多錢來,而且都是有錢人,有些還是有戀童癖的,連院長都是變態,一下子對我們又打又罵的,一下子買了很多東西給我們吃.....以前我們一直覺得被領養很好,至少不用在孤兒院被虐待,直到有一天有個被領養的小孩,偷跑回來孤兒院,我們才知道有些被帶走根本沒那麼幸運......」坐在鍾炫旁邊,手端著熱茶,東昊帶著鼻音的說著。

「我跟東昊那時候真的是嚇到了,那個小孩滿身是傷的,後來被院長發現,被帶回去領養家庭之後也不知道怎麼了,這個時候院長跟我說有人要領養我,我真的很怕也是去那種奇怪的地方,所以我跟東昊就跑走了....」低著頭,旼炫想起以前那段時間,還是忍不住顫抖,察覺到身旁的人在顫抖,東昊趕緊將杯子放下,伸出手握住對方。

「所以你才會被打成那樣?那時候就是剛跟旼炫走散嗎?」鍾炫原本要伸手握住東昊的手給他安慰,結果看到他的動作,只能打住,好奇的問著。

「不是....我跟旼炫跑出來的時候被發現了,在躲藏的過程中,我們走失了....我邊躲著院方人員,邊到處打工換吃的,甚至四處尋找珉起,但是工作也不是那麼順利,因為我對他們來說是來路不明,所以有一餐沒一餐的,旼炫也一直找不到,就這樣過了半年,我以為院長他們已經放棄了,沒想到那天卻遇到他們....然後就是遇到你了。」聽到鍾炫的提問,東昊先是深吸一口氣,靠在椅背上,淡淡的簡單的說出那段時間的經過,旼炫聽到東昊說著走散後的經過,手握的更緊。

「那旼炫哥又是怎麼遇到ARON哥的?」坐在一旁聽故事聽到窩在圓佑懷裡哭得唏哩嘩啦,KK的舞者-順榮好奇的提問。

「那天應該就是他們走散的那天吧,我走在路上他就撞到我,哭著要我救他,然後就暈了,醒來之後看到珉起,兩人也是像剛剛那樣哭了一遍,而後我就讓他留下來陪珉起,那時候旼炫也是想找BAEKHO,等身體養好也過了一個多月,我就帶他回到當初遇到他的地方,可是就沒有人對BAEKHO有印象...他也是哭了很久,然後是自己想開,要把身體養好,相信總有一天會再跟BAEKHO相遇的。」當旼炫發愣的時候,英敏已經替他將相遇經過說了出來。

-----------------------------------------------------------

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雖然草稿快被我發完了

我還是想發一篇

今天內容比較多

希望大家喜歡~

小十七我最愛就是圓順 XD

然後虎的歸屬 我還是沒有個定論阿~

虎虎公主的花花
200521 arena 雜誌...

200521 arena 雜誌採訪

拉芙二行詩by小姜


拉:拉芙們

芙:(我男朋友)羨慕吧?


我羨慕你們的愛情🙏🏻

嗚嗚謝謝Arena賜糧這個分組真的還沒點開影片就尖叫ㅠㅠ

200521 arena 雜誌採訪

拉芙二行詩by小姜


拉:拉芙們

芙:(我男朋友)羨慕吧?


我羨慕你們的愛情🙏🏻

嗚嗚謝謝Arena賜糧這個分組真的還沒點開影片就尖叫ㅠㅠ

KHD老司機不開車

解救,初見

「先生,你這是在幹嗎?進來KK不就是知道這裡的規矩了嗎?」眼看珉起要被拖走了,DINO趕緊衝上前去阻止。

「他不是騎士阿,我們兩個都是客人,就不受KK規定局限了吧。」

「珉起啊!!!!」點完東西走回來的旼炫看到珉起被一個高壯的男人拉著,趕快衝過去。

「這美人叫珉起啊?你們是朋友嗎?他要跟我去別家喝,要不要一起阿。」

「這個人是我們的人,你不能帶走,現在請你離開這裡。」DINO看到那男人要將旼炫拉過去,趕快出聲阻止。

「你們KK真的很煩,上次那個JUN也是一直閃躲我,是怎樣?都要來當陪酒的還怕被吃豆腐?訂那麼多規矩....兩個都要保,不可能,你只能選一個....歐....馬的,居然敢踢...

「先生,你這是在幹嗎?進來KK不就是知道這裡的規矩了嗎?」眼看珉起要被拖走了,DINO趕緊衝上前去阻止。

「他不是騎士阿,我們兩個都是客人,就不受KK規定局限了吧。」

「珉起啊!!!!」點完東西走回來的旼炫看到珉起被一個高壯的男人拉著,趕快衝過去。

「這美人叫珉起啊?你們是朋友嗎?他要跟我去別家喝,要不要一起阿。」

「這個人是我們的人,你不能帶走,現在請你離開這裡。」DINO看到那男人要將旼炫拉過去,趕快出聲阻止。

「你們KK真的很煩,上次那個JUN也是一直閃躲我,是怎樣?都要來當陪酒的還怕被吃豆腐?訂那麼多規矩....兩個都要保,不可能,你只能選一個....歐....馬的,居然敢踢我,你....」被DINO阻止的男人氣的破口大罵,講到一半就被珉起從小腿踹了下去,痛的鬆開手,珉起趁機跑到聽到聲音趕過來的珉奎身邊。

「好啊,你們選擇保這個珉起對吧?那這男的我就帶走了....」看到珉奎的身形,那男的不想輸得太難看,於是乎轉向落單的旼炫。

「不...摁?」旼炫看到那男的手伸了過來,還來不及閃就一道人影衝了過來,把自己擋在身後,而那男的則是被過肩摔摔到地上。

「珉起阿,你沒事吧!!!就叫你不要來.....」此時,被通知珉起來到店裡的英敏也趕到了,拉過珉起上下左右看了一遍。

「我都嚇死了,你不要再念了啦....嗚嗚嗚嗚~」看到英敏出現,珉起先是吼了回去,而後緊緊抱住英敏哭了出來。

「阿拉搭阿拉搭,咪安~不要哭了....」英敏趕緊抱緊珉起,安慰著。

「ARON哥,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珉起哥....」DINO趕緊負荊請罪。

「不說這個了,這人照老規矩,我不想在這裡再看到他了。」摀住珉起的耳朵,英敏眼神一轉換,用唇語交代著後來趕來的勝哲跟圓佑。

「BAEK,沒事吧。」看到東昊將對方過肩摔嚇到的鍾炫回過神來,走上前去問著。

「沒事,沒想到前兩年學的防身術會在今天派上用場,對了,這位客人你還好....旼炫!!!!」東昊動了動筋骨,聳聳肩無所謂的回答著,突然想到剛剛自己是要救人,趕緊回過頭問問那個傻在那裏的人,沒想到卻是熟悉的人。

-----------------------------------------------------
其實這禮拜都忙著刷榜跟MV
現生也很忙
沒甚麼新增草稿
原本不打算更新的XD

希望大家會喜歡我的文章
也多多支持NU'EST新專輯喔

河馬

CP在TAG上了自己避雷(雖然圖目前的發展只到親情階段啦)

因為這次MV的REN太帥 還有SPOONZ摸頭的潔虎太可愛
所以一時興起的塗鴉及之前推特的塗鴉搬運

之後LOFTER應該不太用了 最近常常登入失敗


CP在TAG上了自己避雷(雖然圖目前的發展只到親情階段啦)

因為這次MV的REN太帥 還有SPOONZ摸頭的潔虎太可愛
所以一時興起的塗鴉及之前推特的塗鴉搬運

之後LOFTER應該不太用了 最近常常登入失敗



KHD老司機不開車

步入危機

時間快轉,到了KK營業的時候.....

「珉起阿~怎麼來這裡阿....」兩個穿著休閒西裝的大男孩在KK門口拉扯著,其中一位臉著淡妝的男孩也就是旼炫,拉住化著濃眼妝的珉起,緊張的問著。

「帶你來體驗不同的生活,不要擔心啦,這是英敏哥開的店,不會有事的。」珉起一派輕鬆的說著。

「所以英敏哥會來帶我們進去嗎?」

「當然不會,他才不讓我來,我是偷偷來的。」

「那....」

「不要廢話了~快點進來吧~」旼炫還沒說完就被珉起拉進去了。

KK內某個角落.....

「幸好~沒有認識的人站在門口,旼炫,你隨便去點兩杯喝的吧~我不能去吧台,吧台有我認識的人。」順利闖關的珉起攤在椅子上鬆了一口氣後,...

時間快轉,到了KK營業的時候.....

「珉起阿~怎麼來這裡阿....」兩個穿著休閒西裝的大男孩在KK門口拉扯著,其中一位臉著淡妝的男孩也就是旼炫,拉住化著濃眼妝的珉起,緊張的問著。

「帶你來體驗不同的生活,不要擔心啦,這是英敏哥開的店,不會有事的。」珉起一派輕鬆的說著。

「所以英敏哥會來帶我們進去嗎?」

「當然不會,他才不讓我來,我是偷偷來的。」

「那....」

「不要廢話了~快點進來吧~」旼炫還沒說完就被珉起拉進去了。

KK內某個角落.....

「幸好~沒有認識的人站在門口,旼炫,你隨便去點兩杯喝的吧~我不能去吧台,吧台有我認識的人。」順利闖關的珉起攤在椅子上鬆了一口氣後,指揮旼炫先去點東西。

「好吧~你不要亂跑喔。」旼炫愣愣的就這樣去吧台了。

「哥,那個不是珉起哥嗎?」就在珉起低頭滑手機的時候,KK的保鑣圓佑發現了珉起的存在,趕緊拉住走在自己前方的勝哲。

「對欸!!!ARON哥怎麼可能讓他來這裡,一定是偷跑來的,我趕快打給ARON哥。」勝哲經由圓佑提醒,看向他指的地方,確實是珉起,他趕快打電話給英敏。

吧台區....

「要喝甚麼?」鍾炫感受到有人站到吧台面前,頭也不抬的問著。

「嗯.....有甚麼推薦的嗎?」旼炫一臉蒙逼的看著MEUN。

「嗯?第一次來嗎?能喝酒嗎?」將手上的調酒收尾,鍾炫抬起頭看向站在吧台外的旼炫,微笑著。

「啊?捏.....我朋友可以,我一點點。」被鍾炫抬頭嘴角微勾的樣子帥愣的旼炫,突然回過神來回答著。

「這樣阿~請問你們坐哪裡呢?我們幫你送過去。」鍾炫給了一個服務業微笑。

「我們在809桌,謝謝你。」

809桌....

「郭英敏把這裡弄得不錯欸~整個會以為自己不是在酒吧。」珉起邊滑手機邊四處張望,觀察著。

「你是新的騎士嗎?」有個長相猥瑣的男人坐到珉起身邊,好奇的問著。

「甚麼騎士啊?我聽不懂。不好意思,我這裡有人坐了。」突然被一個男人靠得很近,高冷珉起上線。

「唷~還挺有個性的嗎~不是騎士更好辦了,走吧,哥哥帶你去逍遙。」那男人噁心的一笑,伸手要拉走珉起。

「你幹嗎~你放手!!!」珉起已經很久沒有被這樣暴力對待,整個嚇到大叫。

「哥,快來,珉起哥這裡有狀況了。」聽到珉起的尖叫聲,被交代要盯好珉起的DINO,趕快用無線電通知其他人來幫忙。

----------------------------------------------------------------------
誰來救救珉起阿~~~~

我又回來了
換了電腦 希望可以穩定的寫著草稿
靈感君不要消失就好

五妞要回歸拉~就是今天
希望可以大發順利拿一位
希望MV可以給我一點靈感

流落人间的涩啤

【虎受】专属

一则来自mv预告的胡言乱语


姜东昊是个流浪的摄影师,爱好就是开着车四处采风。纹身也算一项文艺爱好,郭英敏是他固定的纹身师,因为出图质量高,深得小姜的青睐。但小姜不知道的是郭英敏只想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记号。


崔总是在一场摄影作品拍卖展上看上东昊的,想一掷千金搏蓝颜一笑,可惜只换来和姜东昊在夜市里的一顿烧烤。一顿烧烤更是让崔总看到了东昊的“清新脱俗”。于是开始了无数次的追求。


黄旼炫和金钟炫自幼就和姜东昊是很好的玩伴,长大后也都中规中矩的从事着普通的工作。两人经常会因为东昊“偏心”的邀请,争锋吃醋,甚至还差点大打出手。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深夜屁话,请多包涵!...

一则来自mv预告的胡言乱语


姜东昊是个流浪的摄影师,爱好就是开着车四处采风。纹身也算一项文艺爱好,郭英敏是他固定的纹身师,因为出图质量高,深得小姜的青睐。但小姜不知道的是郭英敏只想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记号。


崔总是在一场摄影作品拍卖展上看上东昊的,想一掷千金搏蓝颜一笑,可惜只换来和姜东昊在夜市里的一顿烧烤。一顿烧烤更是让崔总看到了东昊的“清新脱俗”。于是开始了无数次的追求。


黄旼炫和金钟炫自幼就和姜东昊是很好的玩伴,长大后也都中规中矩的从事着普通的工作。两人经常会因为东昊“偏心”的邀请,争锋吃醋,甚至还差点大打出手。


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深夜屁话,请多包涵!(鞠躬🙇‍♀️)



KHD老司機不開車

過渡章

這集就像標題

請笑納~

---------------------------------------------------------------------

下午,放學時....

「珉起阿~放學要幹嗎?你家英敏哥要帶你出去嗎?」珉起大學同桌-黃旼炫邊收拾自己的東西邊好奇的問著。

「旼炫阿,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首先,我們先去換裝~」珉起像是打了雞血激動得說著,嚇的旼炫愣住,傻傻的被拖走。


「哈啾~」同時,在KK跟鍾炫討論進貨的英敏打了個噴嚏。

「為?感冒了?」閃過英敏口水攻擊的鍾炫挑眉問著。

「啊逆呀~有種不祥的預感,背脊涼涼的....」聳了聳肩,英敏無奈的說著。

[有...

這集就像標題

請笑納~

---------------------------------------------------------------------

下午,放學時....

「珉起阿~放學要幹嗎?你家英敏哥要帶你出去嗎?」珉起大學同桌-黃旼炫邊收拾自己的東西邊好奇的問著。

「旼炫阿,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首先,我們先去換裝~」珉起像是打了雞血激動得說著,嚇的旼炫愣住,傻傻的被拖走。


「哈啾~」同時,在KK跟鍾炫討論進貨的英敏打了個噴嚏。

「為?感冒了?」閃過英敏口水攻擊的鍾炫挑眉問著。

「啊逆呀~有種不祥的預感,背脊涼涼的....」聳了聳肩,英敏無奈的說著。

[有訊息來了~有訊息來了]

「誰啊?」鍾炫好奇的看向手機。

「今天惹珉起生氣了,他去刷卡洩恨....」看了一下簡訊內的數字,英敏表示這一點點錢,珉起應該沒有很生氣才對。

「這就是不祥的預感?」聽完英敏的說法,鍾炫笑了笑,繼續擦著他的杯子。

「MO拉,應該是吧~最近應該沒甚麼大事或是甚麼人有亂場的情形吧?」英敏放下手機,專心看著帳本不經心的問著。

「有個對俊輝很有興趣,每次都點他,有幾次有小小的毛手毛腳,嚇到俊輝,明浩有來跟我反應,但是已經好幾天沒來了。」一代騎士也是騎士登記控管的淨漢不經心的說著。

「下次還有這種的直接拒絕往來戶了,當初你們說要做這個我就是怕遇到這種的,光明正大亂來我們還可以直接趕出去,那種小動作的真的很難防....」放下帳本,英敏認真並嚴肅的看著淨漢。

「知道了哥,我會再注意的。」淨漢滿臉歉意的說著。

「不是怪你.....我會再加強場內巡邏的,俊輝還好嗎?」看到淨漢的表情,英敏發現自己好像嚇到對方,趕緊柔和一下自己的表情。

「沒事了,希澈哥聽到他的事,趕快把他叫去他家住幾天,回來俊輝情緒就穩定許多了。」

「那就好,我再聯繫始源哥看有沒有比較厲害的人可以派來輪替巡囉。」英敏說完拿起鑰匙就準備離開了。

「去哪?今天不留下來鎮店?」正在嘗試新配方調酒的鍾炫看到英敏轉身要走,好奇的問了一下。

「不了,約了珉起吃飯,明天再來~掰」一溜煙,人就不見了。

「咦?ARON哥去哪了?有新菜單要給他試試....」廚師DK從廚房端出一盤菜,疑惑的說著。

「我叫東昊幫你試吧~今天他惹珉起生氣了,要去哄人~」鍾炫搖搖頭無奈的回應著。

「好吧,剛好讓東昊哥墊胃,不然他總是空腹喝酒~是說東昊哥人呢?」DK四處看找姜東昊的身影。

「我出門時還在睡,剛剛打給他,說已經在路上了,你先熱著吧,等等他來我會叫他去找你。」喝了一口自己調出來的酒,鍾炫看到DK正在找東昊,開口解釋著。

「好的~那我先進去忙了。」

虎虎公主的花花
公主nim⋯⋯ 这让人莫名其妙...

公主nim⋯⋯

这让人莫名其妙想下跪的感觉是什么ㅠㅠㅠㅠㅠㅠㅠ

公主nim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掏出钱包准备再买专辑)

好棒喔这次的东昊好辣好仙喔⋯⋯好喜欢⋯⋯(语无伦次)

薄纱⋯⋯紫色头发⋯⋯⋯感觉好软好想摸(暴风哭泣)

虽然洁儿预告还没发但这次回归看来都是盐洁⋯⋯我要嗑爆这对⋯⋯

我每一Ver的设定都要写一篇呜呜呜ㅠㅠㅠ


公主nim⋯⋯

这让人莫名其妙想下跪的感觉是什么ㅠㅠㅠㅠㅠㅠㅠ

公主nim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掏出钱包准备再买专辑)

好棒喔这次的东昊好辣好仙喔⋯⋯好喜欢⋯⋯(语无伦次)

薄纱⋯⋯紫色头发⋯⋯⋯感觉好软好想摸(暴风哭泣)

虽然洁儿预告还没发但这次回归看来都是盐洁⋯⋯我要嗑爆这对⋯⋯

我每一Ver的设定都要写一篇呜呜呜ㅠㅠㅠ


响当当号码

Bug Thief(1)

大家许久不见ฅ(*°ω°*ฅ) 

这次写的是比较残暴的洁虎车,打开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预警都有,雷请点❎!是本人开启第一次长篇的第一章!不能保证稳定更新,现生所迫...可能几个月才会回来,谨慎入坑。还是会在老地方存档,条件不允许的话可以私信我!


链接放在评论里


很开心看到这么多新面孔(*^▽^)/★*☆希望这支队伍能越来越壮大!


🚫预警:大量血腥描写;暴力;强制;

✅可以骂我,不要骂角色,请勿上升真人。

大家许久不见ฅ(*°ω°*ฅ) 

这次写的是比较残暴的洁虎车,打开前请做好心理建设,预警都有,雷请点❎!是本人开启第一次长篇的第一章!不能保证稳定更新,现生所迫...可能几个月才会回来,谨慎入坑。还是会在老地方存档,条件不允许的话可以私信我!


链接放在评论里


很开心看到这么多新面孔(*^▽^)/★*☆希望这支队伍能越来越壮大!


🚫预警:大量血腥描写;暴力;强制;

✅可以骂我,不要骂角色,请勿上升真人。

KHD老司機不開車

虎潔虎-回歸遊戲延伸

「呀呀,東昊阿,你找的到其他兩個不一樣在哪裡嘛!!!!」正在認真想歌詞的姜東昊,被突然打開的門下的差點跳起來,來人是捧著手機的金鍾炫。

「MO呀?」姜東昊一臉茫然的看著手機。

「就我們這次預告的遊戲阿~超級難的欸,快幫我看...等等,我先在群組問其他人。」整個勝負欲燃燒的金鍾炫非常的激動。

「這也太難了吧,解開有啥?」一整個不想動腦的姜東昊將手機還給金鍾炫後趴在桌上好奇的問著。

「我聽怒那他們說好像會有隱藏版照片,不是阿,這麼難,拉芙們真的解的出來嗎?不行,我要認真來看!!!!」接過手機,金鍾炫撇了撇嘴無奈的說著,看到秒數一直增加,又開始認真,一屁股坐在姜東昊腿上,嘟著嘴認真的盯著手機...

「呀呀,東昊阿,你找的到其他兩個不一樣在哪裡嘛!!!!」正在認真想歌詞的姜東昊,被突然打開的門下的差點跳起來,來人是捧著手機的金鍾炫。

「MO呀?」姜東昊一臉茫然的看著手機。

「就我們這次預告的遊戲阿~超級難的欸,快幫我看...等等,我先在群組問其他人。」整個勝負欲燃燒的金鍾炫非常的激動。

「這也太難了吧,解開有啥?」一整個不想動腦的姜東昊將手機還給金鍾炫後趴在桌上好奇的問著。

「我聽怒那他們說好像會有隱藏版照片,不是阿,這麼難,拉芙們真的解的出來嗎?不行,我要認真來看!!!!」接過手機,金鍾炫撇了撇嘴無奈的說著,看到秒數一直增加,又開始認真,一屁股坐在姜東昊腿上,嘟著嘴認真的盯著手機。

「鍾炫阿,太近了....」看到金鍾炫臉都快貼上手機,姜東昊伸手將人與手機分開。

「呀!!不要吵我~嘖,我去找阿龍哥。」撥開姜東昊的手,看姜東昊也沒想替自己解答,金鍾炫一溜煙的跑去郭英敏房間。

「不是....照片我們不是都看過了嗎?不然就問怒那他們就好了阿.....」姜東昊一臉無奈的看著被打開的門,甩甩頭繼續思考歌詞。

原本姜東昊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因為他想跟郭英敏應該很快就解開了吧,沒想到他錯了,金鍾炫根本就自己陷在死胡同裡,郭英敏還放出黃旼炫的題目,金鍾炫還回說他要玩找不同就好,原本不想理會結果手機一直震動,他只好浮出水面....

“孩子們,加油”姜東昊如是回答。

‘JR離開群組’

「MO?他幹嗎?」剛回復完沒多久就看到金鍾炫退出的消息,姜東昊邊走去他的房間邊把人再拉回來。

「鍾炫阿,你幹嗎?」姜東昊推開金鍾炫房門發現那人趴在床上,把手機丟在一邊。

「真的太難了覺得煩。」金鍾炫賭氣的說著。

「不是,這可以跟怒那他們問答案啊,不然就是要照片,不是嗎?我把你加回來~」姜東昊坐到床邊無奈的說著,手上也沒有停下來。

「不要~~~」看到姜東昊再把自己加回去,金鍾炫拿過自己手機啪搭啪搭的回覆完又再次退出。

「是小朋友嗎?」再次把人拉回來後,姜東昊也把自己手機丟在一旁,躺上床蹭著金鍾炫的脖子笑著說。

「捏,我今年5歲。」甩了甩頭,看了一眼手機,隨便回個貼圖後把自己手機放到姜東昊手機旁邊,微笑著回答。

「為喲?你跟這小遊戲較勁甚麼?」看到金鍾炫假笑的表情,姜東昊坐起來將人拉到自己面前,好奇的問著。

「啊逆呀.....我無聊而已。」潛台詞:誰叫你都不理我。

「屋哩潔阿哩這是在跟我撒嬌嗎?」看到低頭嘟嚷嚷著的金鍾炫,姜東昊忍不住笑了出來,前陣子真的是忙著製作唱片,後來還拍MV,最近也都是被練習填滿,像今天這樣可以賴在家裡寫歌玩遊戲的日子真的很少,可是也不是沒陪金鍾炫阿,前陣子才一起吃雞。

「我?才不是~~~~」嚴正否認自己在撒嬌的金鍾炫,走到自己房間電視前打開了SWITCH。

「鍾炫吶....我跟你一起玩。」自動自發的拿起另一個手把。

「阿,不要~你很快就死了!!!」金鍾炫各種嫌棄。

「可是我沒事可做了阿~那我在這裡睡覺?」手把被搶回去的姜東昊表示無辜。

「歌詞呢?」

「寫不出來了。」

「曲呢?」

「一天不做沒關係的。」

「飯呢?」

「剛剛你不是才做給我吃嗎?」

「覺呢?」

「等你一起睡阿~」

「哼,切~我就是個送飯暖床的人嗎?」金鍾炫眼神殺了過去。

「啊逆呀,我才是那個陪吃陪睡的人阿~鍾炫吶,我好睏阿,昨天沒睡啊,今天又下雨,我們補個眠好不?」姜東昊邊說邊鑽入金鍾炫的被窩。

「......」

「摁?睡著了?」在第N度GAME OVER後,金鍾炫終於放棄遊戲,轉過頭去發現在自己床上的姜東昊已經熟睡。

「MO呀....叫你昨天晚上不睡.....阿,寫歌吧~嘖,就不能稍微停一下下嗎....」把自己也放進被窩,看著眼前睡的打呼嚕的姜東昊,金鍾炫碎念著。

「鍾炫阿,睡吧......你才是沒休息的人吧,節目代言一堆的....」原本以為已經睡著的姜東昊,突然伸手攬過金鍾炫,閉著眼睛低音念著。

「吵死了,睡覺。」

-----------------------------------------------------------

看了偽群組影片想到的文

打的還蠻爛的

覺得很不像金鍾炫

好吧

第一篇虎潔虎

請笑納

騎士那邊會努力寫存稿

可是我接下來要上五天班

可能最快也是六天後發下一篇

我希望我不要給自己壓力太大😂

靈感君很容易出走的

偶爾會生點小短片

騎士就是坑啊

我現在開電腦都沒打我另一篇BG了TAT

怯

【虎受】Don't tell lies(完結)

終於完結了 

☝️

因为有点涉及到18所以走链

 文笔不太好所以看下来辛苦你们了哈哈哈

 @河馬 

 謝謝河馬大大的稱讚😏

  希望有朝一日河馬大大也會畫我文的圖(夢想

 @吹水公司 

  希望老师工作顺利~回来产粮

 @KHD老司機不開車 

  等你的文😘

 @阿染 

  Light好好看啊~等更

 我会尽快写别的文,不过你们接受变态向吗?

可以给我留点评论嗎?和...

終於完結了 

☝️

因为有点涉及到18所以走链

 文笔不太好所以看下来辛苦你们了哈哈哈

 @河馬 

 謝謝河馬大大的稱讚😏

  希望有朝一日河馬大大也會畫我文的圖(夢想

 @吹水公司 

  希望老师工作顺利~回来产粮

 @KHD老司機不開車 

  等你的文😘

 @阿染 

  Light好好看啊~等更

 我会尽快写别的文,不过你们接受变态向吗?

可以给我留点评论嗎?和小心心!

KHD老司機不開車

緣回,等待

『他是誰?醒了之後你打算怎麼辦?』將點滴弄好後,正洙抬起頭來看向坐在一旁發呆的鍾炫,好奇的問。

『看他醒來自己決定吧,要留下來也是可以的。』盯著床上的人出神,突然被正洙一問,鍾炫眨了眨眼,聳肩無所謂般的說著。

『你是被英敏傳染了嗎?也開始學會帶小....摁~大朋友回家了?』正在收拾醫務包的正洙聽到鍾炫的回答,停下手邊的工作,笑著看向鍾炫。

『反正不缺他一副碗筷。』將那人打點滴的手放進被子裡,鍾炫笑著說。

半夜,被撿回來的那人就醒來了,除了名字跟是個孤兒外其他都沒有說,但鍾炫還是告訴他:你有地方去嗎?留下來吧。那人愣了一會還是點頭答應,也進入KK當了騎士。

「欸!!!」東昊看著看向遠方發呆的鍾炫,伸手在他...

『他是誰?醒了之後你打算怎麼辦?』將點滴弄好後,正洙抬起頭來看向坐在一旁發呆的鍾炫,好奇的問。

『看他醒來自己決定吧,要留下來也是可以的。』盯著床上的人出神,突然被正洙一問,鍾炫眨了眨眼,聳肩無所謂般的說著。

『你是被英敏傳染了嗎?也開始學會帶小....摁~大朋友回家了?』正在收拾醫務包的正洙聽到鍾炫的回答,停下手邊的工作,笑著看向鍾炫。

『反正不缺他一副碗筷。』將那人打點滴的手放進被子裡,鍾炫笑著說。

半夜,被撿回來的那人就醒來了,除了名字跟是個孤兒外其他都沒有說,但鍾炫還是告訴他:你有地方去嗎?留下來吧。那人愣了一會還是點頭答應,也進入KK當了騎士。

「欸!!!」東昊看著看向遠方發呆的鍾炫,伸手在他面前晃啊晃,對方還是不理他,於是乎推了他一下。

「摁?」被東昊一推,鍾炫整個回過神,一臉疑惑的看向東昊。

「我說,你當初怎麼那麼勇敢阿,我只跟你說我叫甚麼名字,你就要我留下來。」東昊從沙發上爬起來,跟著鍾炫一起蹲在地上,歪頭看著他。

「你的眼睛不會說謊,不是壞人....走吧,回家。」聽完東昊的問題,鍾炫認真的看著他回答著,而後站起來,朝著東昊伸出手。

「鍾炫吶,再等等我,真的謝謝你....」看著鍾炫向自己伸出的手,東昊小聲的說著,而後借力站了起來,兩人併肩走回家。

-------------------------------------------

昨天放假,剛剛補了一些所以又來發文了

名字切換就在於那個當下有無陌生人在


龍蓮要來了

表示我底稿要再多一點才能發下一篇了

現在很苦惱的是如果是三人一起

到底要不要黃豆


ㄆ圖批發

[图片]

留言下收潔虎雙性人魚打ㄆ圖 真的就是車別誤點了
是阿染<Light>這篇文的同人圖
生殖設定上可能不一樣


留言下收潔虎雙性人魚打ㄆ圖 真的就是車別誤點了
是阿染<Light>這篇文的同人圖
生殖設定上可能不一樣

阿染

〈Light〉3/? (潔虎)

〈Light〉3/?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本篇是沒什麼新意的東昊的種族揭露,算是往事的部分,短更。


--

姜東昊並不是那麼喜歡現出魂現。

但追根究柢,之所以不喜歡,又跟大多數斑類的共通原因,像是諸如覺得魂現就像是暴露自己最脆弱的部分,並不相同。


十四歲的少年呈大字型的攤在淺灘上,望著包圍住這方小小沙灘的懸崖。從他偶然發現了這塊地...

〈Light〉3/?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本篇是沒什麼新意的東昊的種族揭露,算是往事的部分,短更。


--

姜東昊並不是那麼喜歡現出魂現。

但追根究柢,之所以不喜歡,又跟大多數斑類的共通原因,像是諸如覺得魂現就像是暴露自己最脆弱的部分,並不相同。


十四歲的少年呈大字型的攤在淺灘上,望著包圍住這方小小沙灘的懸崖。從他偶然發現了這塊地貌貧瘠因此不吸引商業漁船或觀光客,又足以讓他容身的無人海島之後,他就將這裡當成散心的秘密地點。

他嘆了一口氣,復又坐起身來望著粼粼的海水,終究還是站起身來直直的往海中走去。

毫無潛水裝備的少年卻毫不猶豫,並且過於輕易的潛入了連普通人有全副裝備也無法到達的水深,在已無太多光照的深藍水裡,現出了與魚尾融合得天衣無縫的下半身。銀色的鱗片隨著尾部的擺動,在已經逐漸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海裡劃出隱隱的流光。

不喜歡的原因,事實上非常荒謬的,是因為沒人能聽到他魂現的聲音,他也聽不到任何同族的聲音。


偏巧他卻是人魚。


在魂現狀態下最重視用獨有的聲音溝通的斑類種族。


即使濟州島及周邊海域已經算是整個大韓民國保存著最多人魚血脈的區域了,他所遇到的不管年紀老幼,一旦是魂現狀態他就全然無法與對方交流,自他出生就看著他長大的同族長老在這幾年傷透了腦筋,尋遍了所能接觸到的人魚種族,然而狀況依然。

他們只能推測姜東昊所發出的頻率,以及所能接收到的振幅,都與其他人魚不同,因此算是進入了無解的死胡同。

少年在經過了不知幾次嘗試與同族交流卻總是失敗以後,偶爾會想著,童話裡的小美人魚願意用聲音去換雙腿,他甚至都沒有這種機會,因為根本也跟啞了沒兩樣。他聽不到同族的聲音,同族也沒有人能聽到他。

等待他的除了已經熟知的海的各種聲音以外,從來就是寂靜。


因此在聽到那樣的求救喊叫時,他還以為出現幻覺了。


--

原來魂現的聲音是那樣的。

比起在陸地上經由空氣傳導,水裡所聽到的卻也不是聲波穿透液體介質那種悶聲,又或許因為那時金鍾炫幾乎是用生命在喊叫,因此對姜東昊來說,人生第一次體會到何謂震耳欲聾。

喊叫著求救著,不想死。

而姜東昊幾乎是毫不思索地回應之後,對方的位置也就清楚了起來。他生平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游得那麼快,也終於明白人魚用聲音互相溝通的作用之一,但接住少年的身體時對方明顯已經失去意識,他能感受到水面上還有什麼船體漂浮著在等待著,心知如果貿然上浮,不過就是被一網打盡,也只能祈求著對方撐久一點,又在水裡沉潛游遠了一段距離之後才浮出水面。

緊張感稍微退去並且失卻了水的浮力之後,姜東昊才終於發現這個陌生人簡直是要被人置於死地。他身上的重物重得姜東昊只能勉強把他拖上還半泡著水,只能讓他露出上半身的淺灘,少年這時才開始驚慌地回想起課堂上漫不經心學過的心肺復甦術,還好對方在他按壓了幾次胸口之後即使還昏迷著,但先回復了呼吸,只是簡直捆了太多圈的繩子上有著難以辨識的扭曲文字,即使他用人魚魂現特有的尖利指甲割了半天,都還只能解開一部分。

像是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孩則在他埋頭努力時不知何時甦醒了,嗆咳了幾聲之後開口說話,比起動作與身體都僵住的姜東昊,反倒冷靜得不像才剛從鬼門關走一遭,只是聲音還因為嗆過水的關係而略微沙啞。


"在水裡的時候,那句話是你......說的嗎?"


回應著說,你再撐一下,會活著的。


KHD老司機不開車

緣起,回憶

大約在三年前,那時候KK剛開業大概半年,鍾炫整理好店面要回家時,發現一群人在自家店的後巷,圍著一個人猛踹.....

『喂!!!你們在幹嘛!!!!我報警了,警察馬上就來了喔。』鍾炫手拿手機,螢幕上顯示著110,走進那群人喝止他們。

『嘖,算了,反正人也都不見了,最好不要在讓我看到你。』帶頭的看到鍾炫報了警,只好收手,臨走前還補踹了地上那人一腳。

『你!!!欸,你還好嗎?』一群人一哄而散後鍾炫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那人,趕緊上前去看看是否還有氣息。

『旼...』躺在地上的那人被鍾炫搖了搖身體,只有咽嗚片斷字詞就又暈過去了。

『呀!!!不是阿...你這樣我怎麼扛你回家.....哀,只好找...

大約在三年前,那時候KK剛開業大概半年,鍾炫整理好店面要回家時,發現一群人在自家店的後巷,圍著一個人猛踹.....

『喂!!!你們在幹嘛!!!!我報警了,警察馬上就來了喔。』鍾炫手拿手機,螢幕上顯示著110,走進那群人喝止他們。

『嘖,算了,反正人也都不見了,最好不要在讓我看到你。』帶頭的看到鍾炫報了警,只好收手,臨走前還補踹了地上那人一腳。

『你!!!欸,你還好嗎?』一群人一哄而散後鍾炫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那人,趕緊上前去看看是否還有氣息。

『旼...』躺在地上的那人被鍾炫搖了搖身體,只有咽嗚片斷字詞就又暈過去了。

『呀!!!不是阿...你這樣我怎麼扛你回家.....哀,只好找孩子們幫忙了。』看到對方又暈了過去,鍾炫無奈的坐倒在地上,不要說最近自己沒鍛鍊,對方骨架明顯快比自己大一倍,怎麼把他帶回家,感覺又不能報警叫救護車的,想到這裡,鍾炫只好摸了摸自己頭髮後拿出手機叫人來幫忙。

KK休息室:

『正洙哥,他還好嗎?』坐在吧台上發呆的鍾炫,看到ARON的家庭醫師-朴正洙從休息室走出來,趕緊上前去詢問。

『這....棘手阿~』看到一向淡定的鍾炫難得對一個人這麼著急,正洙也知道不可能問出甚麼,只好吊吊他。

『摁?很嚴重嗎?』被叫出來扛人的珉奎好奇的問著,而鍾炫則是在一旁思考是不是該送人去醫院。

『傷不足以死人啦,但是.....』看到鍾炫在走神,正洙飄到他旁邊怪裡怪氣的說著。

『哥,你說我是不是該送他去醫院?』突然,鍾炫認真的看向正洙,害正洙嚇到,瞬間有點語塞。

『是...是也不用啦,都是些皮肉傷,就是有點營養不良,可能要好好補補,除了給他打點滴,吃的可能比較快,看來餓很多天了,叫DK先熬點粥吧,吃點流質會比較好,我先去給他打點滴吧....』愣了一回,正洙恢復專業,趕緊指揮弟弟們做事,自己也拿起醫務包準備去幫忙裡面的人打點滴。

TBC

-----------------------------------------------------------------------

因為要回歸了

也答應某人今天填坑超過300字會更新

所以我更新了

結果我的300字還刪掉了原本打的

只能說手稿有餘才能大膽的放文啊~~~

不定期更新 真的

這篇好像有點短 回憶章要切好~

KHD老司機不開車

啟。引介

清晨,有人正呼呼大睡,有人準備要起床,在PLEDIS街轉角處,有一家BAR正準備收拾好休息....

「BAEKHO哥,你累了就進去休息室待著吧,這裡我們收就好。」服務生小南看著趴在吧檯一動也不動的一代騎士-BAEKHO,慢慢的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

「BAEK,進去裡面。」在吧台後擦著酒杯的調酒師-JR,看到小南的動作,挑了挑眉,冷冷的說著。

「.....」BAEKHO默默的抬起頭,看了JR一眼後就走進休息室。

「JR哥,BAEKHO哥今天好像比較累欸,他今天臉很臭,大家都不敢跟他講話。」小南怯怯的問著。

「他昨天沒睡好...」身為同居人,JR知道對方昨天又做噩夢了,每次到了...

清晨,有人正呼呼大睡,有人準備要起床,在PLEDIS街轉角處,有一家BAR正準備收拾好休息....

「BAEKHO哥,你累了就進去休息室待著吧,這裡我們收就好。」服務生小南看著趴在吧檯一動也不動的一代騎士-BAEKHO,慢慢的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

「BAEK,進去裡面。」在吧台後擦著酒杯的調酒師-JR,看到小南的動作,挑了挑眉,冷冷的說著。

「.....」BAEKHO默默的抬起頭,看了JR一眼後就走進休息室。

「JR哥,BAEKHO哥今天好像比較累欸,他今天臉很臭,大家都不敢跟他講話。」小南怯怯的問著。

「他昨天沒睡好...」身為同居人,JR知道對方昨天又做噩夢了,每次到了11月這個時節,對方總是會惡夢連連,睡眠品質很差,他沒有問為什麼,他知道等BAEKHO想說的時候就會說了,他只需要在他被惡夢驚醒的時候,抱著他哄他入睡就好。

「JR哥,我可以問你嗎?為什麼BAEKHO會來當騎士啊?」小南是新來的,很多規矩都不懂,探聽騎士的身分其實是不行的。

「呀,話那麼多,還要不要回家睡覺阿,還有,新來的,你不知道不可以探聽騎士的身分嗎?這是會被開除的。」廚師DK好不容易把廚房弄好,走出來想說大家應該收得差不多打算趕人關門了,結果發現小南還在廢話,整個扯開嗓門教訓著。

「啊?真的嗎?對....對不起,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小南聽到DK的話,緊張的一直抖。

「沒事,大概是ARON哥面試的時候忘記告訴你吧,下次不要再犯就好,好了,也掃的差不多了,大家回家休息吧~」將最後一個酒杯擦乾淨放回原位後,JR開口安撫了小南,然後環觀周遭,看環境都整理的差不多了,便要大家下班。

「JR哥、DK哥再見......」

「鍾炫哥,東昊哥他還好嗎?今天狀態真的不是很好欸。」一代騎士JOSHUA從化妝間走出來,坐在吧檯前,擔心的問著;與服務生不同的是一二代騎士們跟廚師DK都是創業是一起熬過的夥伴,也都是ARON跟JR疼惜的弟弟們,對於彼此都很熟悉,這也就是為什麼ARON堅持不讓人有逾矩行為,至於為什麼會來當騎士,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

「嗯,捆洽那,這幾天你們要辛苦點,他可能會持續不在狀態好幾天,客人們可能要你們幫忙分攤了。」把自己的吧檯整理好後,JR抬起頭看向一、二代騎士們還有DK,笑著安撫著。

「捏~那哥你就早點帶東昊哥回去休息吧。」一代騎士淨漢代替大家回答。

「好,你們也快回家吧。」說完JR轉身走進休息室。

休息室裡:

「東昊阿,起來吧,我們回家。」走進休息室就看到趴在沙發上的東昊,鍾炫走了過去搖了搖他。

「鍾炫阿....你為什麼都不問我啊?」被叫起床的那人沒有任何動作,害鍾炫以為對方睡的很熟,正在思考是否真的要在休息室過夜的時候,對方發問了。

「問什麼?問你等等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嗎?」蹲在沙發前,鍾炫歪頭看著東昊,笑得很溫柔。

「趴波,你還記得那天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東昊轉過頭看著對自己笑的溫柔的鍾炫,忍不住也跟著笑了出來,然後一句話就勾起鍾炫的回憶......

TBC

怯

請給我評論謝謝😂

注意~是虎受喔!

你们觉得我要开新坑好呢?

 还是填坑好?

 要填哪篇?

注意~是虎受喔!

你们觉得我要开新坑好呢?

 还是填坑好?

 要填哪篇?

怯

【虎受】超高速火車

無心之過(下 

 ☝️点这 (没错,是三人行

 上篇:無心之過(上 


 深夜🚗预警

 发完一整部车啰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长篇

 (请多多夸我嘿嘿嘿

 希望有更多拉芙可以跟我玩🙏


 小红心和评论请多多把我压垮嗯哼

 ~下一篇更什么,请下方留言

 ~没有的话,我就可以放假啰🤩

無心之過(下 

 ☝️点这 (没错,是三人行

 上篇:無心之過(上 

  

 深夜🚗预警

 发完一整部车啰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长篇

 (请多多夸我嘿嘿嘿

 希望有更多拉芙可以跟我玩🙏


 小红心和评论请多多把我压垮嗯哼

 ~下一篇更什么,请下方留言

 ~没有的话,我就可以放假啰🤩

阿染

〈Light〉2/? (潔虎)

〈Light〉2/?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


"抱歉,你應該需要回到宴會上去的......"

被壓在門上親吻的時候姜東昊還掙扎著這麼說道,對方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吻他,但僅只是淺淺的肌膚之親,也足以讓姜東昊方才那種旁人看來異樣的徵兆暫時平息下去。金鍾炫仍然沒有答話,只是稍微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尚未消失的青金色豎瞳,看著對...

〈Light〉2/? (潔虎)

*野性類戀人設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細節


*這世界上除了由猿猴進化成的人類以外,還有由其他動物進化而成的人,也就是所謂「斑類」的存在。依照魂現的屬性分為人魚、蛟、貓又、蛇之目、熊檻、犬神人。重種最為稀有,能力也最強,其下是中間種、輕種。


--


"抱歉,你應該需要回到宴會上去的......"

被壓在門上親吻的時候姜東昊還掙扎著這麼說道,對方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吻他,但僅只是淺淺的肌膚之親,也足以讓姜東昊方才那種旁人看來異樣的徵兆暫時平息下去。金鍾炫仍然沒有答話,只是稍微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尚未消失的青金色豎瞳,看著對方淺茶色的眼睛。


宴會。

如果可以的話他連一年一度都不想舉辦,自從發現了有些人總是會自覺或不自覺的,用露骨的視線打量著姜東昊之後。


姜東昊卻忽然笑了,抬手摸了摸他眼睛周圍。

"別生氣啊,眼睛好兇。剛剛也是,嚇到那孩子了吧。"


"......不會被嚇到的,對方怎麼說都是重種。"

金鍾炫低下頭,把臉埋在他頸畔,略為不甘願的這麼說著,但再抬起頭時已經又回復墨黑的瞳色,他看著對著他笑的姜東昊,終於願意放開對方,順手整了了下他歪斜的衣領。


"別再隨便出去外面,我那邊盡量快一點結束。"


"知道了知道了。"姜東昊在床沿坐下,笑著向他擺擺手。


--


儘管如此宴會還是進行到了深夜,金鍾炫再度打開房間的門時,姜東昊已經一如往常的在桌邊翻閱他竟然還有心情帶來的一疊文件,因著他開門的聲音而抬起頭來。


金鍾炫欲言又止了一會,"過幾天,我們回去濟州島一趟吧。"


"?"


看著姜東昊有些疑惑著反應過來,又是一副要拒絕的樣子,金鍾炫乾脆的搶白:"我知道你顧忌我,你以前也說過那裏對我有不好的回憶,但不回去對你或者我來說都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姜東昊得要去問問他稀少的同族,到底他這種奇怪的身體狀況是怎麼回事。

至於他,他終究得要去直面他自覺已經跨越了的往事,究竟在重臨當地時是否還是揮之不去的夢魘。


--


十四歲的金鍾炫在被蒙著眼、牢牢綑綁住手腳丟進深水之前,已經花了非常多力氣掙扎,然而沒有用。捆著他的繩索極其緊而牢,甚至他猜測其上還施了咒術,使他無法藉由轉變成魂現體而逃脫。

當初他被送到訓練所時雖然已經知道會有各式難以承受的考驗,但死亡可不是選項之一。即使他並不是被企求能夠帶領家族登上頂峰的人,他也絕不想要就這樣被如螻蟻一般的消滅。

但對於鐵了心下命令的人,只是要搬開絆腳石,不會考慮到他只是個連初中都沒畢業的孩子,又或者是並不那麼常見的重種。


被淹沒的時候他首先感覺到極鹹的水,因此大約明白了是在某片海域。與此同時腦中同時湧起各種想法及情緒,一半的自己驚慌失措,另一半拼命的想冷靜下來;努力著要替自己打氣兼之徒勞無功的掙動著四肢,卻又覺得就這樣放棄吧,畢竟他身上似乎還垂掛著什麼重物,即使用全身對抗都要被那樣的重量一路往下拉向深海。


憋在肺裡的氧氣已經逐漸耗盡時他偏又嗆進了一大口海水,於是幾乎連最後一絲可能的希望都要失去了,即使蛟類的本能讓他撐得比一般人還久,卻已無論如何都到了臨界點。


但還是想活下去。


事後他無數次的想著,他或許用斑類的靈魂發出了呼救然而他已全無印象。

因為那時他只聽得到姜東昊的回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