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洋葱骑士

3075浏览    47参与
洛斌宾【一条咸鱼】
啤酒葱第二弹 葱哥友情提醒:...

啤酒葱第二弹

葱哥友情提醒:

冬天要注意保暖哦~

啤酒葱第二弹

葱哥友情提醒:

冬天要注意保暖哦~

洛斌宾【一条咸鱼】
改自啤酒鸭 刷到葱哥的人24小...

改自啤酒鸭

刷到葱哥的人24小时内都会有好运气✌︎( ᐛ )✌︎

改自啤酒鸭

刷到葱哥的人24小时内都会有好运气✌︎( ᐛ )✌︎

晓戈

【黑魂3】逐日的余灰—第十六章:旅途的意义

曾经,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强大的巨人战士……

他是一名古代英杰的后裔,手持大盾高举柴刀的战姿就像一座坚不可摧的移动堡垒。他被称为巨人王尤姆,虽然身为巨人饱受歧视与冷眼,但他却能统治一个人类的国度。

人们敬畏他的力量而拥他为王……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子民的信任,过得十分孤独。

他的强大令人们不得不倚仗他,寻求他的庇护。但同时,这份强大也让他的臣民感到忌惮,无时无刻不在害怕。罪业之火在巨人王的力量下短暂地得到了压制,但名为猜忌的火焰却早已在人们心中蔓延。为了平息这团火焰,巨人王交出了自己的克星,一把给了自己的臣民,而另一把……则交给了他真正想要保护的人。

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

曾经,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强大的巨人战士……

他是一名古代英杰的后裔,手持大盾高举柴刀的战姿就像一座坚不可摧的移动堡垒。他被称为巨人王尤姆,虽然身为巨人饱受歧视与冷眼,但他却能统治一个人类的国度。

人们敬畏他的力量而拥他为王……但他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子民的信任,过得十分孤独。

他的强大令人们不得不倚仗他,寻求他的庇护。但同时,这份强大也让他的臣民感到忌惮,无时无刻不在害怕。罪业之火在巨人王的力量下短暂地得到了压制,但名为猜忌的火焰却早已在人们心中蔓延。为了平息这团火焰,巨人王交出了自己的克星,一把给了自己的臣民,而另一把……则交给了他真正想要保护的人。

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什么嘛,老伙计,好不容易和你一起喝一杯,你却要让我杀了你……让我们举杯,为了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嗝……!’

那是一个比他个子小很多很多,但仍旧毫不避讳地和他举杯畅饮的人类。明明个子那么小,但总是嚷嚷着要和巨人拼酒量,每一次喝得酩酊大醉后都会抱着酒壶扒在巨人的腿边呼呼大睡,就不怕他挪腿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压扁了。也许正是因为担心这点,他总会把他的朋友捧到肩上……尽管这位家伙的鼾声实在太大了,大到连他都嫌吵。

自从认识那个人类以后,巨人感觉不那么孤独了。身为国王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守卫王都,关于外面的奇闻异事大都是这位朋友带回来的。

他这位朋友很喜欢一边和他拼酒,一边叽里呱啦地描述自己路上遇到的奇妙冒险:在沼泽里见到了带孩子的蘑菇,想去打招呼然后被蘑菇一拳揍飞;在森林里方便的时候成了精的草突然跳出来勒他;有人在地上留下的信息告诉他前面有宝箱,但他走着走着发现是个断崖,然后忽然被人一脚踢了屁股,咕噜咕噜滚了下去……

这位憨态可掬的骑士就像是被命运刻意捉弄,但每一次又似乎都能从各种霉运中逢凶化吉。

在失去唯一的朋友前,尤姆对此深信不疑。

杰克巴多想不起来自己成为灰烬前是怎么死的。

他从坟墓里爬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是四处打听老友的消息,然后……他看见了传火场那尊专门为薪王准备的巨大王座。

他忐忑地走上台阶,来到王座背后……然后震惊地发现,那上面竟刻着老友的名字。

孤独的巨人為了压制罪业之火而成為薪王——就算明白众人並不是真心唤他為王。

 

“让我们举杯……为了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隔着冰冷的铁窗,杰克巴多仍旧记得罪业之都的方向。他朝着无尽的黑暗举起酒杯,但却并没舍得饮下酒壶内已经见底的酒。

那位太阳骑士应该遇到麻烦了。

这让杰克巴多产生了想办法逃出牢笼的动力。就像他在不死聚落被恶魔拦路时一样。每当杰克巴多对自己的使命消极怠慢起来,这位太阳骑士就会出现,并给他继续前进的理由。

明明和杰克巴多一样头脑简单,容易上当受骗,却总是喜欢多管闲事……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牢狱里喝闷酒的时候,那位骑士已经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旅行,然后转头又匆匆忙忙地从亚诺隆德往这边跑……

“杰克巴多,我找到钥匙了……!”

牢门外传来一阵叮里咣啷的声响,紧接着,铁门被人打开。洋葱骑士转过脑袋,愣愣地看着刚跑完三百六十五里路的骑士——他看上去就像是被扔到了荒郊野岭后又在满是泥泞的沼泽里滚了一圈,然后又被一群软泥怪糊脸群殴才找到这里。

“你……你没事吧?没想到又被你搭救了。我──卡塔利纳的杰克巴尔多,向你致上最高谢意。”

杰克巴多恨不得给他煮一锅原素汤,或者给他点酒压压惊,只可惜他的酒壶已经快要空了,否则他一定会和这位骑士再饮一杯。

太阳骑士告诉他,安里已经击败了埃尔德里奇。杰克巴多并没有多问他是怎么从这里找钥匙找到亚诺隆德的,只是感叹着那位女孩的坚强。纵使失去同伴,孤身一人,仍旧勇敢地直面心中最恐惧的东西。

不像他……直至现在仍在逃避。

” ……嗯,你请先行一步吧。我马上就会动身。……这次必然下定完成使命的决心。 “

太阳骑士走后,望着窗外一片死寂的王国,洋葱骑士饮尽了壶中最后一点酒。

是时候完成旅途了。

遍地的金银器具诉说着罪业之都曾经的繁华,而那些被永远冻结在焚毁瞬间的人像则暗示了这个国度的结局。未能保护臣民的巨人王独坐在漆黑的王座上,闪烁着火光的红色眼睛俯瞰着早已物是人非的殿堂。

直到一名穿着太阳战袍的不速之客闯入此地。

上一个试图杀死他的人还拿着他的克星,但现在已经成了王座旁的尸体。这并非第一个不自量力的挑战者,也绝非最后一个。

他从王座上缓缓站起身,就像一棵参天巨树,从焚天的火焰中庇护着罪业之都。

但挑战者并不止一个。

空旷的殿堂内传来了熟悉的小曲……穿着一身洋葱铠甲的骑士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走进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掷地有声的步伐既沉重,也格外坚定。

 

“尤姆,我的老朋友啊。卡塔利纳骑士杰克巴多前来履行承诺了。“

 

终于,面对他最珍贵的朋友,他举起了那把最残忍的赠礼……

 

只有风暴才能击倒大树。

 

愿太阳与薪王同在……

愿我对你拔剑相向的那天……永远不会到来。

 

在杰克巴多生前的记忆里,他的老友曾是一名手持大盾,高举柴刀的巨人战士……但现在的尤姆却不知为何没有持盾。他不知道,那面大盾在他死后就被尤姆丢弃了。后来,罪业之火随着初火渐微而变得愈发不可控制,他的老友为了拯救他的臣民毅然踏上了传火的道路……

如果他现在还持着那面大盾的话,就算是风暴也未必能撕裂他的身体吧……

尤姆……我的老友啊…………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你知道吗?在前来罪都的路上,发生了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我多想一边喝酒一边讲给你听啊。

这本是一场孤独的旅途。就像你我二人最开始一样……

孤身一人为使命奔波的骑士并未想过要在这场旅途中结识其他人。没人能替代我最珍贵的老友,我更不想在结局早已注定的情况下给自己多余的牵绊。

但现在我却觉得,这场漫长的旅途真不错啊……不论是坚强的女骑士,为了报恩深入险地的小偷,还是那位和自己一样不省心的活靶子……这些人的故事你一定也会喜欢吧。

 

怎么样……打完这场以后,要不要坐下来再和我喝一杯呢?

 

果然……比起那个绝望的终点,旅途的过程本身才是最珍贵的,对吧……

 

“索拉尔,别动……让我看看你脚上的伤。”

“只是一点小伤……”

恶魔遗迹的篝火旁,呛鼻的熔岩仍在周围轰轰作响,太阳骑士颓丧地坐在冷却的岩石上,冰冷的铁盔映着红彤彤的火光。充斥着混沌之火的遗迹热得令人窒息,但他的声音却散发着难言的寒冷……

“你刚才为了帮我抵挡那头百足恶魔都踩到岩浆里去了……怎么会是小伤!”

披着黑袍的剑士死死抓着太阳骑士被烤得焦黑的铁靴,说什么也要拽下来检查。他的脚已经被严重烫伤,当剑士将铁靴脱下,粘连的血肉被撕裂的剧痛让骑士倒吸一口凉气。

“会痛吗?是好事……人性流失到相当糟糕的时候,我曾失去过痛感。“

剑士安慰的说辞依旧拙劣到家了,在又说出什么让索拉尔难过的话之前,他索性闭嘴,低头折腾骑士的脚伤。索拉尔忍耐着痛苦,一声不吭地看着他,这种沉默就像散发着硫磺味的空气一样令人窒息。

剑士掏出一个古老的护符,施展出了阳光疗愈的奇迹。索拉尔只觉得那枚护符有些眼熟,但又说不出在哪见过。奇迹本身太阳般的光芒本是索拉尔最喜欢的东西,此刻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荒唐而失败的旅途一样刺痛着他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我花了这么多心力四处寻找,却依然遍寻不着?”

桶盔下的声音颤抖着,仿佛在哭泣。剑士很想取下他的头盔,替他拭去眼泪,索拉尔微微向后缩了一下,他并不希望被友人看见自己最黯淡的模样。

“索拉尔……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比起某个结局……你四处寻找太阳的旅途其实更有意义呢?当你的旅途和我交汇的时候,当你金色的灵体出现在我的世界……对于我来说……“

剑士深深注视着桶盔缺口内那双闪烁的蓝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是我黑暗而冰冷的世界里唯一的温暖……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

剑士或许永远不会知道,索拉尔继续前行的勇气正是这个在孤独的旅途中邂逅的朋友。

他并不是没有看见剑士一路上留下的召唤印记。

从一开始他就是知道的…这段追逐太阳的旅途并不孤独。

这位不善言辞的剑士一直在默默陪伴着他。

若非如此,这段绝望的旅行他或许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吧。

 

所以……他一定会完成这段旅途的。


晓戈

【黑魂3】逐日的余灰—第十三章:古龙之道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

 ‘为什么要在王座旁放这样一把奇怪的剑呢……这肯定不是你的剑,它对你来说当剃须刀都太小了点……嗝……而且,它看上去根本不像寻常的剑。’

‘这当然不是一把寻常的剑,杰克巴多……它叫风暴管束者。这个世上,只有两把这样的剑。一把,我会交给我的子民,另一把……我想交给你。’

越是接近罪都,往日的旧梦便愈发清晰……不论喝下多少烈酒都无济于事。

杰克巴多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惊醒。

罪业之都近在咫尺,而他却被困在了伊鲁席尔的地牢里,酒壶内的烈酒也早已见底。

真是不巧啊,我的老友……看来,我又要迟到了。...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

 ‘为什么要在王座旁放这样一把奇怪的剑呢……这肯定不是你的剑,它对你来说当剃须刀都太小了点……嗝……而且,它看上去根本不像寻常的剑。’

‘这当然不是一把寻常的剑,杰克巴多……它叫风暴管束者。这个世上,只有两把这样的剑。一把,我会交给我的子民,另一把……我想交给你。’

越是接近罪都,往日的旧梦便愈发清晰……不论喝下多少烈酒都无济于事。

杰克巴多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惊醒。

罪业之都近在咫尺,而他却被困在了伊鲁席尔的地牢里,酒壶内的烈酒也早已见底。

真是不巧啊,我的老友……看来,我又要迟到了。

杰克巴多慵懒地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搭着牢外的老鼠发出的吱吱声,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

人们常说,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看呐,那个倒霉的卡塔利纳骑士,走到什么地方都吃瘪,一会被升降机卡住,一会被恶魔拦路,一会又被偷走铠甲,丢进井里,好不容易跑到伊鲁席尔又蹲起了监狱……处处受阻,处处碰壁……

这是一场荒诞而可笑的旅行。谁会相信……他其实乐在其中呢?

他并不讨厌这一路上的磕磕绊绊。除了那个终点……

“杰克巴多……?”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老鼠不叫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那位和他一样成为余灰的太阳骑士。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太阳骑士赶走了围在洋葱牢笼周围的鼠群,扒着铁栏杆喊了好几声他的名字。

“嗯……嗯……嗯……喔!是你啊,抱歉。我想得太入神了。如你所见,我莫名其妙被关住了。但是,你不用担心。”

得知钥匙在外面以后,太阳骑士在耗子窝里翻了好半天也依旧无果,最终决定去更远的地方找找看。杰克巴多从他口中得知,他和安里一起击败了在伊鲁席尔搅弄风云的教宗沙利万。与沙利万决战的时候,他们还碰巧遇到了来自洛斯里克,奉王命铲除沙利万的王之黑手——歌德希尔特。

太阳骑士从歌德希尔特那里了解到伊鲁席尔地下监狱进行过种种令人发指的实验,随后决定和安里兵分两路寻找埃尔德里奇的下落。他们一个继续深入亚诺隆德,另一个则先行调查地下监狱。

这位灰烬生前对亚诺隆德似乎相当了解,还给安里画了一张亚诺隆德的地图。之所以让安里去亚诺隆德方向,八成是考虑到地下监狱那些瘆人的实验和实验品会让安里想起不堪回首的童年阴影。

动身去更远的地方寻找钥匙前,太阳骑士隔着铁栏把之前杰克巴多给他的酒壶塞了进来,他告诉洋葱骑士,这里面还剩一半的酒,但要省着点喝。杰克巴多笑着做了个举杯的动作,目送着这位和自己缘分不浅的骑士远去。

“祝你好运,我的朋友。Long may the sun shine……”

之后,杰克巴多确实按照太阳骑士嘱咐的那样,慢慢饮酒,等着他找到钥匙回来。随着那半壶酒也逐渐见底,他开始担心起那位灰烬的安危。

现在,他反倒希望那位灰烬是因为找不到钥匙所以放弃了。他并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能逃出这座监狱。毕竟,监狱之外,只是另一个更大的监狱而已,一个所有余灰都无法逃离的监狱。

如同这身看上去价值不菲,实则万分沉重的卡塔利纳铠甲一样,那是一个名为“使命”的监狱,不论他走到哪里都会如影随形,压得他疲惫不堪,但又不能卸下去。

正如杰克巴多所想的那样,太阳骑士确实遇到了某些让他难以抽身的事。

在寻找钥匙的路上,他看到了一个断崖,断崖之下,是绵绵无尽的云海,连接着远方起伏的山脉。一个肢体已经残缺的半龙人正以某种似曾相识的姿态端坐于此,仿佛在眺望着彼方。在他身边,太阳骑士捡到了一个刻有龙形的石头。

他见过这种打坐的方式……有人曾以这样的姿态端坐在太阳战神的雕像前。他至今不明白,那人为何会以这种姿态向太阳战神表达敬意。直觉告诉他,自己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寻着生前的回忆,他在残缺的半龙人身边盘腿坐了下来。

随着骑士陷入冥思,他看见一个背着太阳盾牌的剑士在雪山上顶着凛风前行,雪下得很大,白皑皑的风雪中传来巨龙的长啸与振翅的响动。

他认出了那个孤独的背影,迈开步伐想要紧追上去……

然后他就被刺骨的寒风冻醒了。醒来时,他正端坐在一座冰冷的荒山上。

糟糕……他还要帮杰克巴多找钥匙呢。

骑士回望了一眼身后,却早已不见归路,他唯有继续向前,期望能找到出去的办法。这座荒山上有一座高大宏伟的庙宇,看上去年代非常久远。骑士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或许能有回去的传送门。

登山的路上,他看见了许多蛇人,他们是龙族的眷属,或者说……退化的龙,和他生前在塞恩古城见到的很像。这些蛇人似乎在守护着庙中的宝物,或者说,他们的领袖,骑士费了不少力气才终于抵达古庙的入口。

随着大门打开,铺着白色石阶的广场映入眼帘。阶梯的尽头,是一口巨大的钟,像是位某些祭祀仪式所准备的圣器,却又不知为何让骑士联想起那个古老的传说……

当觉醒之钟,鸣奏之时,不死人的命运便昭然若现。

但他并没有急着向巨钟跑去。因为广场上的另一样东西——广场两侧带着王冠的雕像。

这位高大巍峨的王者手持一把形似巨剑的长矛,龙鳞打造的铠甲覆满他魁梧的身躯,迎风飘逸的长发与遮过半边脸的防风围巾不禁引人遐想,这位王者必定乘着巨龙在天空翱翔。

这尊雕像的基座上并没有名字。甚至没有任何关于雕像主人的说明,他从何而来,龙的眷属又为何会为他树立雕像,这里是否还有其他人?他的武器与铠甲几乎是为猎龙所打造的,但种种迹象又表明,这位王者深受龙类的尊敬。

太阳骑士在王者的雕像面前驻足了很久。仿佛……这尊存在于世外之地的雕像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一次又一次……他在那尊神像面前赞美太阳,并恭敬地在他脚下放上太阳勋章。他记得那双脚,也记得那柄独特的猎龙剑枪……

从亚斯特拉到罗德兰,他见过好几尊被打碎的太阳神像,每一个碎块的轮廓与形状他都不会忘。而每一块都能恰到好处地在这尊塑像上找到对应。

很少有旅者会把这尊威严的王者塑像和罗德兰那些被砸得四分五裂的神像联想到一块去。

但他绝不会认错。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的挚友为何会在太阳神像前以古龙之道的方式表达敬意……

骑士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他颤抖着掏出了行囊里所有太阳勋章,郑重地摆在那双脚下,随后举起双臂,朝着天空伸展……

赞美太阳!

太阳的存在并没有被彻底抹去,只是早已离开了罗德兰而已。

一切都如骑士所猜测的那样……那些太阳勋章消失在了灿烂的金光里。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

他听见了龙族振翅发出的巨响,如同雷霆响彻空旷的天宇,离他越来越近……紧接着,一股飓风从巨钟的方向刮来,他不得不掩住了自己的眼睛……

风浪过后,他看见一条古老的巨龙。和骑士所听闻的龙族有所不同,它不仅拥有幽蓝的鳞片,还长着刀刃般的巨大羽毛。但骑士的目光并未停留在古龙身上。

他看见了古龙背上的王者……广场上这尊雕像真正的主人。

 

‘Nemo,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这样打坐……这个冥想一样的坐姿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还记得,两人都在不死镇的时候,那位剑士总喜欢在太阳神像面前以独特的方式打坐。终于有一天,赞美太阳的骑士想要纠正他,让他正经点,用太阳教的标准姿势好好赞美太阳,而他的剑士朋友却笑眯眯的给了他一套无法反驳的说辞。

“这种冥想的方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真要说特殊的意义……为了向前人的智慧致敬?让我敬畏的从来不是什么与生俱来的尊贵与权力。我敬畏的是美德与智慧。而眼前这位,正好二者兼具。“

这通天花乱坠的彩虹屁吹得连索拉尔都觉得面红耳赤,他只得默许这位满嘴歪理的朋友继续以他自己喜欢的方式赞美太阳。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的挚友早已将通往太阳的钥匙交给了自己。

人们都说,不死人会在完成使命后失去目标,逐渐沦为游魂。可索拉尔并没有感觉到得偿所愿后的空虚……

他的心里仍有一团无法熄灭的火焰在燃烧,烤得他浑身难受。

那团火焰远不及太阳那么闪耀,也远不及太阳那么强大……只是一个劲地在他胸腔里噼啪作响,每一声都像是在呼唤一个名字。

 

Nemo……

 

每个不惜万难来到古龙顶的人,总会心有所求。力量,永生的秘密,抑或是如何在初火熄灭后度过黑暗时代……但当无名的王者询问太阳骑士此刻的愿望,他并没有奢求任何回报。

他只想知道一个答案。

千百年前,有一位无名之人来到了此地,遇见了被神族抹去姓名地无名王者。

那个无名之人,向他祈求了什么……

 

(PS:王校长在杀风暴鸡的时候手抖了,说明他有意识,而且魂3太阳好哥哥誓约还在,献太阳勋章也能得到金石,说明王校长还有在看着太阳好哥哥们!!!我就是要在古龙顶开粉丝见面会!我就是要让索哥见到太阳!别的我都不管!!!)


晓戈

【黑魂3】逐日的余灰—第十二章:旅途必须继续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

不死人因某种未完成的执念而得以存在。

有人说,一些不死人之所以不会变成游魂,那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执念,在执念消失之前,不论死亡多少次,都不会失去心智。

    也有人说,人性流失会让情感也变得迟钝,久而久之,只有那些最强烈,最无法割舍的感情会被留下,这也是为什么,到了最后,一些不死人身上只剩下某些执念。

为了执念得以继续为人的他们,一旦完成了使命,就会失去活下去的意义,从而迅速沦为游魂。

这就是不死人这一存在的矛盾之处。

他们因为自己的使命而踏上旅途,而旅途的...

    (又名:假如索哥在魂3成了灰烬)

不死人因某种未完成的执念而得以存在。

有人说,一些不死人之所以不会变成游魂,那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执念,在执念消失之前,不论死亡多少次,都不会失去心智。

    也有人说,人性流失会让情感也变得迟钝,久而久之,只有那些最强烈,最无法割舍的感情会被留下,这也是为什么,到了最后,一些不死人身上只剩下某些执念。

为了执念得以继续为人的他们,一旦完成了使命,就会失去活下去的意义,从而迅速沦为游魂。

这就是不死人这一存在的矛盾之处。

他们因为自己的使命而踏上旅途,而旅途的尽头只有注定的悲哀。即便如此,他们也仍会飞蛾扑火般去追逐那个结局。否则……他们就失去了继续为人的锚点。

曾经,那些为了所谓传火拯救世界的伟大使命而踏上旅途的不死人,至少是怀着某种希望在奔向那个终点。

但杰克巴多早已失去了希望。

对于那个终点,他没有任何期待,也没有任何向往。

和老友的约定是他继续存在下去的执念。但完成那个约定对他来说却比死亡更加残忍。这是一场通往绝望的旅途……他无法阻止自己走向那个结局,唯有通过烈酒与睡眠延缓自己的步伐,让那一天晚点到来。

梦里,他和自己最珍重的老友在篝火边饮酒对谈,他的老友是一国之君,此番重逢,拿了大缸大缸的美酒招待他。老友可能喝了,连盛酒的容器都是一桶一桶的,和他碰杯时溅出来的美酒都够杰克巴多洗个澡了。

‘好久没有喝得这么开心了啊……不知不觉,你都当上国王了,是该好好庆祝一下~哎,老伙计你怎么了?看上去……闷闷不乐的……’

酒宴上只有他们俩,他们一边喝一边聊,也没人打扰,畅快极了。他试着像老友一样喝完一整桶,但酒的后劲却让他一个趔趄倒在了缸边。

杰克巴多是打着寒颤醒来的。明明前方就是燃烧的炉火,煮元素汤的炉子还热得咕噜咕噜地叫着……

这就是冷冽谷吗?

他正要起身检查元素汤的情况,便听见了来自下水道方向的……沉重的脚步声。没过多久,一个穿着锁子甲的家伙就拖着一身被沾湿的战袍从下水道跑进了房间。他身上缠满了水草,但杰克巴多还是难免注意到了他胸前那颗鲜亮的太阳。

这不是之前那位活靶子……咳,之前帮自己拿回铠甲的太阳骑士吗?

他看了一眼落汤鸡一样的骑士,不假思索地将自己手里那碗元素汤递了过去。那位灰烬一边感谢一边取下头盔。那头金灿灿的长发被水黏成了好几撮,紧贴在他苍白的脸上,几口元素汤下肚后,他的皮肤也没能恢复血色。

杰克巴多邀太阳骑士到火炉边坐坐,还豪爽地拿出了一个酒壶,坐在火边的太阳骑士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看着酒壶发呆了好一阵。

他一定累坏了吧。

杰克巴多如此想到。

“让我们为这个重逢干一杯吧。愿你的勇气、我的剑,以及各自的使命与太阳同在!Long may the sun shine!”

洋葱骑士的热情很快就让疲惫的旅者忘记了刚才的凶险。两个各自为使命奔波的余灰在这狭小的避风港内愉快地饮着元素汤与美酒,在这难能可贵的小酌中,杰克巴多了解到了太阳骑士曾经也有这么一位重要的朋友,和他一起在亚诺隆德的角落里忙中偷闲,坐在篝火旁对饮。

那个人对于太阳骑士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一个能够毫无戒备地和自己饮酒畅谈的人。

自己的老友一定也会很喜欢的。

杰克巴多真的想念极了……

那些和老友一同聊天打屁,喝到酩酊大醉的时光。

”……你知道吗?这座城镇──伊鲁席尔的某处,有座位在深处的地下监牢,
据说在地下监牢的下方,沉眠着罪业之都。那是孤独的巨人王──尤姆的故乡。“

他现在离那里已经不远了。

可是,越是靠近,他越是害怕。

“承诺总是令人烦恼……”

不如一醉解千愁。

杰克巴多说着,又一口闷掉了壶里的酒。

“啊啊,抱歉,气氛沉重了点。……好了,我去小睡一下。”

多愁善感可不适合他。洋葱骑士转过身,又对着火炉垂下了脑袋。太阳骑士并没有戳穿他的假寐,只是在临走前小声提起了两件事。

来到这里之前,太阳骑士在幽尔希卡教堂遇见了另一个和他们一样背负着使命的余灰。她叫安里。她已经失去了最珍视的人,现在正孤军奋战。如果她一个人经过这里一定会需要帮助。还有一个叫葛雷瑞特的义贼,他为了报答骑士,执意来伊鲁席尔偷东西……但这里比不死聚落危险太多,如果杰克巴多遇到,希望能帮他安全逃出这里。

知道这些的杰克巴多有了个主意。

他决定多煮点元素汤,留给所有和他们一样为了使命不断奔波,且正好经过此地的旅者。

这样一来,前往罪业之都的旅途怕是又要延期了吧?

他煮了很多份,多到他的老友也要用几桶才能喝完。期间,他遇到了太阳骑士所说的那位来自不死聚落的“义贼”,并顺手搭救了他。他是个非常有趣的家伙,虽然是个小偷,但从来不是因为贪婪而去偷窃。

那位小偷来到这里之前,也被太阳骑士口中的女骑士“安里”救过一次。后来,杰克巴多果然看到了那位孤独的女骑士,也得知了她的故事。

和他一样,安里也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终点。

讽刺的是,失去了霍拉斯以后,这个她害怕面对的终点竟成了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不论她是否能击败埃尔德里奇,为那群孩子们报仇……她最终都会沦为失智的游魂。但她的旅途仍要继续。

她必须继续走下去。

“为了那些被残害的孩子们,就算只剩下我孤身一人,也要完成使命。你一定也是如此吧?”

杰克巴多看着满架子的元素汤,以及失去挚友后仍强忍着绝望继续走向末路的女骑士,随后点了点头。

自己已经没有在此停留的理由。

“你是位坚强的人,居然孤身一人肩挑使命。而我也想要效仿你。愿你的旅途路上有火的指引。”

安里和洋葱骑士在炉火前告别,接下来,他们一个继续向亚诺隆德前进,另一个则向着幽暗的地下监狱进发。

 

除了这被诅咒的使命和这可悲的执念以外,我们又还剩下什么呢?

 

“Nemo,我决定了……明天我就会离开不死镇,继续去寻找我的太阳。希望你也能顺利完成自己的使命。”

索拉尔在不死镇修整的时候,他和Nemo都会时不时以太阳战士的身份协助其他冒险者。不知不觉间,破碎的太阳神像前已经摆满了一叠又一叠的太阳勋章,在剑士提议干脆绕着雕像再摆一大圈后,太阳骑士也久违地露出了衷心的笑容。

剑士能感觉到,他的太阳再一次振作了起来。

但这也意味着……这段愉快的时光即将告一段落。

“索拉尔……就这样留下来不好吗?我们一起去帮助其他人,就像太阳一样发光发热,给大家带来温暖……”

索拉尔从剑士的话语里听到了恳求。

一个在漫长的冬夜里走了很久,最终找到一团篝火的旅者……太容易贪恋火焰的温暖,从而停留下来,忘记自己要赶在黑夜结束前到达某个终点。

但他绝不能让Nemo忘记自己的终点在哪。他知道使命对于不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的朋友,你的支持和陪伴让我非常感激。尤其是当我知道你也是太阳战士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挚友。”

索拉尔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就像晒在剑士脸上的阳光,烤得他脸颊发烫。他的胸腔内仿佛有炉火在燃烧,但再旺盛的火焰,又怎么能比得上太阳呢?

“我是为了寻找太阳才变成不死人的。因此……我不能放弃自己的使命。Nemo,你曾告诉过我,你也是因为某些天定的使命才踏上旅途的……“

是啊,他是因为寻找太阳才成为不死人的……

对于不死人来说,如果失去了执念,沦为游魂也就不远了。

他放不下这份执念。

不,他不能放弃。

他早已没有退路了。

“索拉尔,我……”

剑士的拳头攥得很紧,他的呼吸格外沉重,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几欲开口,却还是没能说出那句埋藏在心底很久很久的话……

 

我的执念……正是你啊。

 

You are my destination.

 

(收到几百个太阳勋章的王校长:这哪里是贡品?这特么分明就是狗粮!你个卑鄙的不死人有完没完啊……别放了别放了,我又不能送你个老婆!)


ko no 爬爬 da

自产自销,去定制钥匙扣辣🤤

自产自销,去定制钥匙扣辣🤤

晓戈

【黑魂3】逐日的余灰—第一章:Long may the sun shine!

(又名:假如魂3里索哥也成了余灰)

    卡塔利纳以其精湛的制甲工艺与造型独特的骑士远近闻名,虽然人们嘲笑卡塔利纳骑士的盔甲臃肿,形似洋葱,但这种利用弧面偏移攻击的铠甲在实战中可谓是移动堡垒。

    就拿这位闯入不死聚落的洋葱,咳,卡塔利纳骑士来说,被守护白桦树的神射手用巨弓连射好几箭还能活蹦乱跳,除了运气以外,也少不了身上这身行头。毕竟,上一个接近白桦树的倒霉蛋不知道已经死了几回了。就他那身色彩鲜艳的行头,尤其是那个醒目的太阳徽记,简直就是扎眼的活靶子。...


(又名:假如魂3里索哥也成了余灰)

    卡塔利纳以其精湛的制甲工艺与造型独特的骑士远近闻名,虽然人们嘲笑卡塔利纳骑士的盔甲臃肿,形似洋葱,但这种利用弧面偏移攻击的铠甲在实战中可谓是移动堡垒。

    就拿这位闯入不死聚落的洋葱,咳,卡塔利纳骑士来说,被守护白桦树的神射手用巨弓连射好几箭还能活蹦乱跳,除了运气以外,也少不了身上这身行头。毕竟,上一个接近白桦树的倒霉蛋不知道已经死了几回了。就他那身色彩鲜艳的行头,尤其是那个醒目的太阳徽记,简直就是扎眼的活靶子。

    卡塔利纳的杰克巴多相信,射箭的人应该是能好好讲道理的。不管是他自己也好,还是那个活靶子也好,谁也没有要动白桦树的意思。但杰克巴多已经在高塔的升降梯上来来回回上下好几次了,外面天崩地裂一样的弩声仍旧响个不停。

    终于,那个倒霉的活靶子不知是顺着下水道还是哪来的捷径,终于也找到了这座塔,也就是射箭的源头。

    而杰克巴多却还在和升降机纠缠,且毫无进展。

    “嗯……喔!抱歉,我想得太入神了。”

    那位画着太阳徽记的活靶子和自己搭话的时候,杰克巴多刚开始甚至没反应过来。因为他满脑子还都是升降机的事。

    “我是卡塔利纳的杰克巴尔多。你有没有在靠近白桦树时,被大弓射箭攻击过?看样子,攻击是从这座塔上面来的。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认为好好沟通过就会没事……我想上塔,但却找不到方法上去……因为这个升降机只能往下。这可怎么办呢?真伤脑筋啊……”

    待杰克巴多苦恼地倒完一肚子苦水,那位活靶子像是想要帮忙一探究竟,竟直接踩着升降梯降了下去,而就在这时,另一层升降机从塔顶落了下来。

    天啊,原来这是双层的吗!杰克巴多试探地踩了上去,果然,这一层的升降机是往上走的。上升的过程中,他看见了一个平台,随后不假思索地踏了上去,然而他身后的升降机并未停下,反而继续往上升了……

    这下可好,现在连升降梯也没得使用了。

    不过虽然是夹层,周围一定还有什么出去的办法吧?

    杰克巴多哼着小曲,前脚刚踏出高塔,竟又看见一个庞大的身影在聚落的广场上徘徊。那是一只浑身冒火,长着翅膀的恶魔。

    这显然不是可以讲道理的对象。

    才刚刚和升降梯斗智的洋葱骑士没想到现在又要立马和恶魔斗勇。他无奈地坐在房顶上,准备先小睡一会再说,然而还没打上盹,升降机似乎又有了动静……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

    那个和自己一样被巨弓射得满街跑,然后又和自己一样被升降机糊弄得团团转的不死人,现在竟和自己一样也卡在夹层了。

    两个人一起想办法总要比一个人一筹莫展好得多。

    但这位骑士显然要比杰克巴多更加果断。当杰克巴多指向那只浑身是火的恶魔,还在为如何跟恶魔讲道理而苦恼的时候,太阳骑士抄着剑和盾就冲了上去……

    “你为什么不再等一下!”

    这家伙是这么讲道理的吗?

    看着骑士毫无畏惧地冲向了恶魔,杰克巴多直接睡意全无。他知道,这位太阳骑士是为了帮自己脱离困境才这么做的……因此,他更不能坐视不管。

    “不过,这下子也没办法了。卡塔利纳骑士杰克巴尔多,前来助阵!”

    他抄着一把形状独特的大剑朝恶魔冲了过去,高亢的呐喊瞬间吸引了恶魔的注意。恶魔大斧一挥,滚烫的火雨压向了两位骑士,杰克巴多毫无畏惧地挡在前方,如同一座屹立在暴风雨中的大山。

    “喝啊!”

    那把大剑仿佛带有调动风暴的力量,随着杰克巴多的蓄力,一股飓风吹开了恶魔身上的火焰……

    恶魔嘶吼一声,挥动翅膀,升上天空,举起大斧朝着洋葱骑士俯冲而去,太阳骑士见恶魔开始攻击杰克巴多,而自己直剑的攻击显然已经无法分散更多注意力,情急之下竟在没有任何圣铃辅助的情况下凭空搓出了一把闪电箭……

    耀眼的电光瞬间穿透了恶魔的翅膀,恶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杰克巴多一剑刺向了它的要害,灼热的血液如同岩浆般溅满了他的战甲。而卡塔利纳的铠甲竟将那些火焰全数挡了下来。

    “做得漂亮!朋友。”

    杰克巴多看了一眼穿着太阳战袍的余灰,确认他安然无恙后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千万别胡来了。你也是无火的余灰,必然身负着使命。”

    提到使命一词,杰克巴多顿了一下,当他再次开口,似乎又打起了精神。他拿出一壶酒,塞给了满身是灰的太阳骑士,随后举起酒壶,爽朗地高呼道:

    “我们先举杯庆祝一下吧。愿你的勇气、我的剑,以及我们的胜利
与太阳同在!Longmay the sun shine!”

    “Long may the sun shine……”

    灰烬重复着这句话,仿佛是出于本能,他挺直胸膛,舒展双臂,做出了一个赞美太阳的动作。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和自己一样。

    杰克巴多这样想着,随后借着酒意进入了梦乡。

    看着毫无防备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洋葱骑士,灰烬却陷入了沉思。

 

    在我寻找太阳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古怪的人………

 

    长桥尽头,悬崖边缘,艳阳高照的天空下,沐浴在光芒中的骑士正驻足仰望着太阳。他穿着一身锁子甲,战袍上醒目的太阳徽记和肩膀上鲜亮的配色跟周围凋敝的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原本是个平静的午后,他惬意地拥抱着温暖的阳光。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沉重的步伐。

    那是一名手持大剑的骑士,铁盔遮住了他的面庞,身上的灰尘与血迹诉说着他刚刚经历的凶险,沉重的呼吸从面甲下传来。

    “哦,你好!”

    太阳骑士转过头,耀眼的太阳映得他锃亮的头盔闪闪发光,温柔的声音让那位风尘仆仆的旅人僵了一下,他并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直勾勾地注视着眼前的骑士。太阳骑士并没有感觉到敌意,只是觉得眼前的陌生人像是才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现在他非常疲惫,也非常需要帮助。

    但他并非被人掠夺人性的游魂……既然没被夺走人性和灵魂,那又是发生了什么呢?

    “看起来你并不是游魂呢。我是亚斯特拉的索拉尔。”

    太阳骑士以温和的语气向来者做起了介绍,并自豪地展示出了胸前那色彩鲜艳的徽记,尽管这份热情很少得到友善的回应——所有见过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个怪人,要么爱答不理,要么冷嘲热讽,拿他可笑的梦想当做取乐的谈资,但他依旧像他敬仰的太阳一样,温柔地对待每一个他见过的人。

    “你没猜错,我是太阳的信徒。当我成为不死人后,便来到了这个葛温王诞生的地方,来寻找我自己的太阳!”

    不死剑士并没有回应他的话,但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嘲笑他,对他指指点点甚至让他滚蛋。剑士只是安静地听着,隔着那层面盔,太阳骑士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只是隐隐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

    一定是觉得自己非常古怪吧?

    太阳骑士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怪人吧?别放在心上,大家听完之后都露出同样的表情啦~哈哈哈哈!”

    他爽朗地笑着,似乎想要化解旅者的尴尬,然而剑士并没有冷漠地走开,而是在他旁边驻足了许久,直到他的呼吸稍微平缓下来,他才用喑哑的嗓音吐出了几个音节。

    “能见到你很高兴,索拉尔。”

    剑士悄悄掸去了身上的尘埃,似乎不想在索拉尔面前看上去太狼狈,但这些笨拙的小动作在只有二人的高台上却又显而易见,索拉尔自然而然地以为他陷入窘迫需要帮助,但却出于战士的尊严等种种原因又开不了口。

    “我刚好在想些事情,能耽搁你一些时间吗?我觉得……我们似乎有着其妙的缘分,在这个尽是游魂的地方,如此与你相遇。所以说,要不要和我携手合作,在彼此孤独的旅程中互相帮助呢?”

    索拉尔自己并没有什么能给予陌生人的钱财和装备,但他还拥有一身引以为傲的武艺。尽管许多人在看到他这身戏台道具一样的行头后压根就不相信他能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他从未停止过向需要帮助的人施与援手。

    当剑士答应了他的提议,他甚至有些喜出望外。他从腰包里掏出了一个标记蜡石,塞进了剑士手里,随后又耐心向剑士讲解了一大堆关于罗德兰时空混乱交错的现状,以及这块蜡石连接时空的用法,当然,还有一个分辨他召唤记好的方式……

    “我是太阳战士,所以召唤记号也是特制的,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我想看起来应该非常醒目吧,哈哈哈哈~”

    就在他开怀大笑的时候,剑士呆呆地看着那块白蜡石,随后默不作声地在地上画出了一行字符。

    “这是我的召唤记号。只要是你在召唤,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随时会来到你身边。”

    剑士郑重起誓的语气让索拉尔有些意外,

    大家都说他是个怪人……但现在看来,这世上的怪人还真不止他一个呢。

    “好啊……接下来的旅途中,让我们相互扶持吧。”

    “嗯。一言为定……”

    剑士并没有立刻离开。他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完成一场漫长而艰难的冒险后终于抵达了一个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他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放松地倚靠在护栏上,平静的呼吸就像是睡着了。

    而太阳骑士则继续眺望着他的太阳。

    “太阳真是伟大啊,宛如一位超凡的父亲。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太阳一样,巨大又充满温暖。”

    索拉尔并不知道,那位剑士其实并没陷入沉睡。他其实也和自己一样……仰望着他的太阳。

 

(PS:太阳和洋葱可谓是魂1魂3的两个非常让人意难平的人了。第一次看到他们给我的印象都是非常热情乐观,也乐于助人,而且都喜欢赞美太阳,最后的结局也都非常令人唏嘘。这两个给人带来温暖的人,他们表面上积极乐观,但本质里却有非常强烈的悲观色彩,一个失去信仰后陷入癫狂,另一个完成挚友的心愿后生无可恋,如果索哥变成灰烬,看着葱哥掩藏自己的绝望一步步走向终点的模样不知道会怎么想……就当是沙雕作者的私心吧。)


阿fa乱画画
骑士干杯时记得摘下头盔 洋葱真...

骑士干杯时记得摘下头盔

洋葱真的很治愈很可爱

骑士干杯时记得摘下头盔

洋葱真的很治愈很可爱

单调蓝
翻自己空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

翻自己空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18年画的洋葱骑士……所以,现在是……逐渐退步?

翻自己空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18年画的洋葱骑士……所以,现在是……逐渐退步?

夏三李

学校作业选题选了黑魂  爽到

做了些小动画,之后或许可以出个微信表情包

学校作业选题选了黑魂  爽到

做了些小动画,之后或许可以出个微信表情包

Y-9
这边也发一发 画的是我最喜欢的...

这边也发一发

画的是我最喜欢的洋葱骑士的终曲

这边也发一发

画的是我最喜欢的洋葱骑士的终曲

Kusuki
打尤姆的时候没能保护好洋葱 真...

打尤姆的时候没能保护好洋葱

真的好内疚,没能让洋葱完成使命安心睡个好觉…

打尤姆的时候没能保护好洋葱

真的好内疚,没能让洋葱完成使命安心睡个好觉…

幽灵工头
年前捏的Q版洋葱骑士,下一个可...

年前捏的Q版洋葱骑士,下一个可能捏不死队

年前捏的Q版洋葱骑士,下一个可能捏不死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