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克王国

19.8万浏览    1920参与
归素yu

洛克王国|反派女孩儿 

/婊/气十足,媚骨天成。

姐姐们我可以!耶。

洛克王国|反派女孩儿 

/婊/气十足,媚骨天成。

姐姐们我可以!耶。

水黎sheliya
尝试一下把火花那个小娃娃拟人化...

尝试一下把火花那个小娃娃拟人化

卑微画手勿喷

小正太想捏脸嘤嘤嘤


如果可以,会画焰火,火神,烈火战神的拟人版!

八成咕咕咕了


尝试一下把火花那个小娃娃拟人化

卑微画手勿喷

小正太想捏脸嘤嘤嘤







如果可以,会画焰火,火神,烈火战神的拟人版!

八成咕咕咕了


NebulaT℃
lofter也发一下吧( ˘•...

lofter也发一下吧( ˘•ω•˘ )
大雪:你为什么要把我画成如同春天的样子ヽ(‘⌒´メ)ノ一点也没有冬天的气质,哼(ノ=Д=)ノ┻━┻
还是在画世界画的(´∀`*)

lofter也发一下吧( ˘•ω•˘ )
大雪:你为什么要把我画成如同春天的样子ヽ(‘⌒´メ)ノ一点也没有冬天的气质,哼(ノ=Д=)ノ┻━┻
还是在画世界画的(´∀`*)

草
很水。 苍流一笑。统统死掉。(...

很水。

苍流一笑。统统死掉。(指敌对。还有俺。

很水。

苍流一笑。统统死掉。(指敌对。还有俺。

小咩

chapter 10

❗️血腥警告


他的身子挡住了月光,他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的手很稳,他的剑尖没有一丝抖动。

“你私闯民宅啊。”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道。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因为自己一动就刺穿自己的喉管,被划上一剑还是很疼的。

月光下的影子不为所动,“我不和你废话,我来是要你死了复活这条心。”

“我已经放弃了。”很坦率。

“是放弃从院长那里得到帮助吧。”修特冷笑一声,“你觉得谁会信?”

“既然和院长没关系了又关你什么事?”他拿捏着腔调,“是吧,院长助理?”

他感觉刺在脖子上的剑尖轻微颤抖了一下,“院长守护的是整个王国。”

“啊,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很忙,你不能给他添麻烦……”

“哈,...

❗️血腥警告



他的身子挡住了月光,他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的手很稳,他的剑尖没有一丝抖动。

“你私闯民宅啊。”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道。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因为自己一动就刺穿自己的喉管,被划上一剑还是很疼的。

月光下的影子不为所动,“我不和你废话,我来是要你死了复活这条心。”

“我已经放弃了。”很坦率。

“是放弃从院长那里得到帮助吧。”修特冷笑一声,“你觉得谁会信?”

“既然和院长没关系了又关你什么事?”他拿捏着腔调,“是吧,院长助理?”

他感觉刺在脖子上的剑尖轻微颤抖了一下,“院长守护的是整个王国。”

“啊,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很忙,你不能给他添麻烦……”

“哈,是啊,忙到从来没有时间关照一下他领养的孩子。”迫不及待的打断了,自己竟然对那缺失的照顾如此耿耿于怀。

脖子上的力度加重了,却是有明显的颤抖。“自私的人当然只想要别人只照顾自己,就像——”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可以看见修特的表情;他看见修特眯起了眼睛,“你最最重要的雪莉老师?”

自己几次三番在嘴边吞下的名字被人如此阴阳怪气的说出来,他感觉脑子里有什么轰然炸开,待到清醒时他发现自己正死死掐着对方的脖子,有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下,在修特被憋得青紫的脸上污开。

“收回你的话!”他听到有声音从自己的喉咙里爆发,却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修特被按在地上,因为呼吸困难,向来清秀的面孔都扭曲了。“疯子!”他斥道,眼前人脸上带着嗜血的表情,这还是那个一与人对视就会把目光移开的羞涩又骄傲的少年吗?”

“我要你,收回刚才的话!”一字一顿,他加重手下的力道。

没有人可以用这种语气说出她的名字。妄为者会付出代价。

一定。

身下人发出了咯咯的怪声,身体癫狂般抽搐起来,他感觉对方的指甲戳进他肉里,越陷越深,只是感觉不到痛;有什么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把全身力气加在他的脖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断开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掌心充血了,手指麻木了,血管里血液叫嚣着奔涌着咆哮着,从剑的伤口里突围绽开妖妍的花。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察出些许异样。修特的身体太凉了。这样的凉意与他充血的掌心相触就像有干万只小虫噬咬,酥酥痒痒的,混合着心脏跳动的节奏便不是很真切。

他微微松开手,修特甚至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怒睁着双眼,指甲陷进他肉里。

他脊背一凉,伸手去探鼻息。

却什么也没有探到。

修特死了。

我……杀了他?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胃里就一阵痉挛,像是想要把这种残忍的事实彻彻底底呕出来。是不是只要与污物分离便能重归洁净?然而他条件反射的捂住了嘴,嗅到手心血的腥气触到干涸又重新张裂形成的细密脉纹,那深色的纹路在空气里风化又被新的血液润泽,斑斑驳驳妩媚狰狞。他伸出舌头舔了舔。

终究是由自己孕育的一隅啊,罪大恶极也不愿手起刀落断然舍弃

年轻人被强制与魂魄分离的躯壳摊在小屋中央,朦胧间宛若新剥的貂皮。

Monster Ubiquitous

摸了一组加尔,真的太喜欢她了♡

摸了一组加尔,真的太喜欢她了♡

一溯

初次鼠绘献给了雪莉老师qwq

(顺便还带一张写作业时候无聊摸的水笔草稿流雪莉)

(虽然画了蛮久的但是对细节没有很认真,还不太会用鼠标画画(•̀へ •́ ╮ )

初次鼠绘献给了雪莉老师qwq

(顺便还带一张写作业时候无聊摸的水笔草稿流雪莉)

(虽然画了蛮久的但是对细节没有很认真,还不太会用鼠标画画(•̀へ •́ ╮ )

飞筑

在阿洛的各种cp墙爬来爬去

噫,好,双洛真香

先磕为敬

(p2是官图,啊啊啊啊啊这个画风真的好香哦哦哦)

在阿洛的各种cp墙爬来爬去

噫,好,双洛真香

先磕为敬

(p2是官图,啊啊啊啊啊这个画风真的好香哦哦哦)

洛克•梦想
起床晚的后果就是画完草稿太阳就...

起床晚的后果就是画完草稿太阳就下山了小光大人不要打我QAQ

起床晚的后果就是画完草稿太阳就下山了小光大人不要打我QAQ

哳啦-KIA
恩库的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恩库的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恩库的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小咩

chapter 9

于是去寻关于复活的记载,在图书馆的禁书区里居然找不到一本与它有关的 

书,这已经不是对一个禁忌的防范态度了,复活的法术不知何时已沦为讳忌,与他脚下四散的灰尘一样可感而不可知。 

    日复一日呆在图书馆里,翻阅所有他感觉与之有关的书籍,最后竟在写成史诗的传说里找到只言片语: 

    “王说,为我集齐从土里萌芽的生命 


 牠们洁净,故灵魂纯粹 


 肉与灵融合,魂魄便归回故里 

…… ...

于是去寻关于复活的记载,在图书馆的禁书区里居然找不到一本与它有关的 

书,这已经不是对一个禁忌的防范态度了,复活的法术不知何时已沦为讳忌,与他脚下四散的灰尘一样可感而不可知。 

    日复一日呆在图书馆里,翻阅所有他感觉与之有关的书籍,最后竟在写成史诗的传说里找到只言片语: 

    “王说,为我集齐从土里萌芽的生命 

 

 牠们洁净,故灵魂纯粹 

 

 肉与灵融合,魂魄便归回故里 

…… 

 

他嘴里吐出芝兰的气息: 

 

‘为何将我置于此地’ 

 

他断裂的肢体合拢 

 

他见骨的伤痕愈合 

 

仆人为他穿衣,见他健硕宛若天神 

 

……” 

 

他把这一页撕下,齐齐折好了放进口袋,然后把书放到书架最上层的角,纸在口袋里随着他走动窸窣作响,像是在催促着什么。 

回到自己的住处,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日记本来,翻开全新的一页。 

“老师,我一定复活你。” 

不问是非对错,因为想要所以去做,即使与世界背离也欣然往之,这是少年人的傲气。 

熄了灯,躺在床上想着与她的重逢,半梦半醒间似乎有一股温柔的气流在屋里流窜,是她吗?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老师”,那气流似乎是顿住了,因为脸上突然覆盖上温暖,甚至有她身上那种好闻的味道。 

他感觉那气流是在安抚他,就像曾经在路上走时听见有人在背后对他们指指点点,他还没表现出什么,她就拉拉他的手带他走开,边走边斜眼看他的的表 

情:“恩佐,不要这样。” 

    “不要怎样?” 

    “不要这样。”她停住了,盯住他的眼睛,“这样很坏。” 

    他突然发现四周环境的异样,这是走到了哪里,周围不见学院哥特式的宏伟建筑,只有摇摇曳曳的草,遥远的地平线上垂着一轮红日。她的面目模糊了,像是隔了面磨砂玻璃,倏然清晰时竟显得有些陌生。 

    他挣开她的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她咧开嘴笑,声音陡然拔高,“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她嘴里空空的,竟不见一颗牙齿。 

    他警惕地后退:“你是谁?” 

    “我是谁?”她歪歪头,一摇一摆向他走来,“我是你的老师啊。”她走得很慢,步履蹒跚,脑袋随着脚步晃动。 

    “停下来。”他举起手,利刃随着光点在掌心成型。但是她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摇摇摆摆地走向他。 

“我是你的老师啊。” 

“恩佐,我是你的老师啊。” 

“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是你的老师啊……” 

她的脸变换着,时而是格里芬的模样,时而是修特的模样,而更多时候是陌生的脸,狰狞又渴望的看着他。她向他伸出手了,手指不再白净,妖魔般的青筋暴起。 

利刃破空声。 

她,抑或是它,被击中了肩膀,被击中了腹部,被击中了小腿,在距离他还有几丈远的地方摔倒了,扬起一片小小的尘埃。 

他感觉有什么在他眼前乱晃使他头晕目眩,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到了那个花园。那个他与她决斗的花园。 

她跪在那里,遍身淋漓的鲜血,低低的抽泣声从她指缝溢出。 

“老师!”他冲过去,又猛然停住,他看见她的伤口上赫然是他方才发出的光刃。 

每一次伤她的都是你啊。 

有声音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她面前跪下,伸手欲拭去她汩汩涌出的血。 

你知道什么呢,你这个恩将仇报的野孩子。 

那声音说。 

野孩子。 

她来了之后就没有再听过的称呼。 

“我不是!”他反驳,“没有人可以这么说我!” 

她曾经拥着因为愤怒和委屈颤抖不止的他,说野孩子是侮辱性的称呼,没有人可以这样说你。 

是太大声了吗,他惊恐的发现她脸上出现裂纹,很快扩散到全身,一阵风过,她碎成一地殲沫。 

他大叫一声,猛然惊醒。窗外是晃晃月光,一人走到他床前,用一个尖锐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咽喉。 

“你醒了。”那人说。 

是修特。

💢💢💢
重温了电影123,万万没想到已...

重温了电影123,万万没想到已经那么久远了啊
看完之后最喜欢就是他了,而且名字居然一次就记住了我好感动x
老实认真又谨慎还脾气好(??太可爱了

衣服发型主要考据的是电影(但是bug很多实在不好意思😂万万没想到洛克那么冷啊

重温了电影123,万万没想到已经那么久远了啊
看完之后最喜欢就是他了,而且名字居然一次就记住了我好感动x
老实认真又谨慎还脾气好(??太可爱了

衣服发型主要考据的是电影(但是bug很多实在不好意思😂万万没想到洛克那么冷啊

良袔
菲尔特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菲尔特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菲尔特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小咩

chapter 8

去了雪莉老师的住所,阳光照在窗台上一盆好几个星期没有浇过水的矢车菊上,小花已经全部萎蔫枯死了,只留一个画了斑斓条纹的陶罐,一条纯黑的线绕在底部,是他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画上的。 

“我不会。”他当时这样推脱着她递过来的画笔。 

“我也不会。”对方的回答就像在耍无赖,于是随便挑了个颜色画了个圈。面无表情的黑色在一堆金色粉色蓝色的线条里着实显得有些突兀,可她偏说这条线增加了花盆的整体协调平衡稳定性,也真是为难她为一条线编出这么多好听的说辞。 

苦笑着,把枯萎的小花埋到土里。一个盆,空守着一抔土,也不知来年会不会开出新的花。 

走进她的书房,几案上扣着一本...

去了雪莉老师的住所,阳光照在窗台上一盆好几个星期没有浇过水的矢车菊上,小花已经全部萎蔫枯死了,只留一个画了斑斓条纹的陶罐,一条纯黑的线绕在底部,是他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画上的。 

“我不会。”他当时这样推脱着她递过来的画笔。 

“我也不会。”对方的回答就像在耍无赖,于是随便挑了个颜色画了个圈。面无表情的黑色在一堆金色粉色蓝色的线条里着实显得有些突兀,可她偏说这条线增加了花盆的整体协调平衡稳定性,也真是为难她为一条线编出这么多好听的说辞。 

苦笑着,把枯萎的小花埋到土里。一个盆,空守着一抔土,也不知来年会不会开出新的花。 

走进她的书房,几案上扣着一本读了一半的书。 

走进她的厨房,冰箱里放着一棵还没吃多少的白菜。 

走进她的卧室,她的梳妆台上落着一根头发。 

他感到她为了和自己同行去得匆匆,甚至没时间与家里的一切告别,没料想再也回不来,负了这长久沉默的守候。而现在,它们开始责难他了。 

像被鞭打了一般,他跌跌撞撞出门,把小屋锁进结界。是的,这是龙的恩赐,漫无边际的异空间里是他的现今和过去,他要他的龙永远守护他的小屋,作为一个不知针对谁的惩罚等一个不归人。 

"你可以复活她。”龙琥珀色的眼里闪着光,这种生物说话时总带着奇特的倨傲,吟诗作赋般的一咏三叹,“ 那时候大家都这么干,我不帮他们,所以被他们封印;我会帮你,因为你是我的主人。” 

龙是一种忠诚且强大的生物,如果它说了可以,那就一定可以。不需要借助院长的力量,也不用愧疚于打破禁忌——因为它从来就不是,龙说,所谓禁忌,只不过是庸人束缚他人的茧。 

他微笑,鞠躬:“谢谢你。”龙弯下了它长长的优雅的颈项,用鼻尖的角轻触他的手,所触触之处泛起淡淡金光,金线描绘的线条嵌入他的掌心。 

“如果有需要,就请用这个召唤我吧!”它重新扬起脖子,向黑暗深处发出一声长长的龙吟。 

许久也没有回声,龙栖息的地方没有边界。

CM
童年回忆,画世界画的 比较烂(...

童年回忆,画世界画的

比较烂(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朗伊尔城门卫猫hhhh

童年回忆,画世界画的

比较烂(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朗伊尔城门卫猫hhhh

哳啦-KIA
是画速写时的涂鸦(恩零&yen...

是画速写时的涂鸦(恩零¥

太潦草了我先溜为敬(捂脸)

是画速写时的涂鸦(恩零¥

太潦草了我先溜为敬(捂脸)

归素yu

我现在还是个云年费qaq

破晓凯瑞尔

我现在还是个云年费qaq

破晓凯瑞尔

小咩

chapter 7

不曾叫过格里芬“父亲”或是那种更加娇软双音节,也不知是因为院长的要求还是自己隐隐觉得不对,反正在恩佐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与那个人有关的亲密画面。他向来如此聪颖孤僻,格里芬只要给他指条路他就能找到金苹果,不依靠任何人。然而现在他站在那里,带着陌生人般的拘谨: 

“院长,我找你来……” 

"我不同意。”格里芬透过半月形镜片看这个十多年前他捡来的孩子,当时哭花的小脸一经时光雕琢便精致俊朗,像是戴了一张绝伦的面具,装饰着积淀多年的恭敬和防备。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啊,怎么一长大就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一条极其诱人的道路,赔进去无数优秀魔法师的性命 

“恩佐,你也知道...

不曾叫过格里芬“父亲”或是那种更加娇软双音节,也不知是因为院长的要求还是自己隐隐觉得不对,反正在恩佐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与那个人有关的亲密画面。他向来如此聪颖孤僻,格里芬只要给他指条路他就能找到金苹果,不依靠任何人。然而现在他站在那里,带着陌生人般的拘谨: 

“院长,我找你来……” 

"我不同意。”格里芬透过半月形镜片看这个十多年前他捡来的孩子,当时哭花的小脸一经时光雕琢便精致俊朗,像是戴了一张绝伦的面具,装饰着积淀多年的恭敬和防备。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啊,怎么一长大就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一条极其诱人的道路,赔进去无数优秀魔法师的性命 

“恩佐,你也知道这不行。” 

少年深吸一口气,道:“院长, 她很重要……” 

恳切的言辞被一阵轻笑打断,那是修特,担任着院长助理。这个拥有多项荣誉称号的年轻人微眯着他浅金色的瞳孔“有那么重要,甚至可以打断院长工作?” 

“是的。”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他答道,“但是我仍然为打扰了院长深感抱歉。” 

“抱歉的话,那就请回吧。”年轻人向门口扬扬下巴。 

是了,在很小的时候,他曾拒绝帮他什么事,一件小事,都不记得是什么了,想到被他记恨到现在。纵然收敛如他,也不愿被人全盘压制着,何况是为了她。 

他没有动作,办公室里一阵死寂。 

“怎么,还不走吗,院长工作很忙的。”微抬声调,势在必得地笑着。 

“修特。”平淡的一声却浇灭了他嚣张的气焰,年轻人转身,向老人鞠躬,退下了。 

这是他难以想象的默契啊,明明他才是那个被院长收养的孩子。他惊异于发现自己竟然在嫉妒这份他从来不在意的感情。 

“恩佐,”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时,老人开口道,“我知道的,她对你来说有多重要……这些年我对你的照顾太少了,是我不够负责,错这是我无法弥补的错……” 

“如果你愿意帮我复活她……” 

“那就会是我此生犯下的最大的错。”老人长叹一口气,“你怎么能这样想,复活是多大的禁忌你知道吗?” 

死一样的沉默。 

怎么会不知道,虽然雪莉是野路子出来的老师,该教的一点也不会落下。是她教他在决斗时留有余地,是她教他隐匿自己愤怒的气息,当然也教过他要尊重一个禁忌。 

为了她,违背她,这样,真的可以吗? 

“她很重要。”虛弱的重复一遍,失去来时的勇气,只有反复叨念才能想起此行的目的。 

老人将他揽入怀中,宽大的魔法袍遮住了他颤抖不止的身躯,“这很难,我知道,非常难,但是你要挺过去。"附在耳边轻声劝慰,这样的亲近在恩佐记忆里是第一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