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卷卷

64417浏览    1531参与
05后养生老人雨某人

咕嘟咕嘟的水流着 NO.1【埃已主视觉】

终是一场默剧。


搬到大城市打工之后我一直都是在单位里吃饭睡觉工作,从来就没有自己的房子或者租过出租屋,每天都过着浑浑噩噩除了下楼领外卖的日子。我有仔细观察过楼下的小街道,凌晨五点那烦人的要命的公鸡叫了起来,扫街道的、叫卖红薯的、赶鸡群的都在楼下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一起。看见一个小孩被石头绊倒,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捧腹大笑,似乎那个小孩是一个任由他们摆布的玩具。小孩仿佛听见了笑声,往楼上不屑地看了看,拍拍裙子咂咂嘴走了。


今天是住在出租屋的第一天。


我从包里拿起之前房东给我的几把钥匙,拿起一把直接往门里怼,发现不行就换了好几次钥匙才插进去,开了门,扑在脸上的是高楼层才有...

终是一场默剧。



搬到大城市打工之后我一直都是在单位里吃饭睡觉工作,从来就没有自己的房子或者租过出租屋,每天都过着浑浑噩噩除了下楼领外卖的日子。我有仔细观察过楼下的小街道,凌晨五点那烦人的要命的公鸡叫了起来,扫街道的、叫卖红薯的、赶鸡群的都在楼下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一起。看见一个小孩被石头绊倒,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捧腹大笑,似乎那个小孩是一个任由他们摆布的玩具。小孩仿佛听见了笑声,往楼上不屑地看了看,拍拍裙子咂咂嘴走了。


今天是住在出租屋的第一天。


我从包里拿起之前房东给我的几把钥匙,拿起一把直接往门里怼,发现不行就换了好几次钥匙才插进去,开了门,扑在脸上的是高楼层才有的,独特的清风。我向四周看了看,客厅里有摆放整齐的电视柜和布料沙发;主卧里是打理的很干净的床铺与崭新的化妆用品,看来房东为这间房间的卫生整洁下了不少功夫;最后的次卧,房东对我说她只是把这间房给擦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放,可以任由我布置这一房间。


把行李箱放在自己的房间里,脱下鞋子和袜子便倒在了床上,软绵绵的,加班了好几个月的疲惫的我随随便便披上被子就睡着了。



“啪嗒啪嗒……”雨点落在窗台上,我被雨声吵醒,一气之下把窗给关上,不过这窗经不住我折磨,这次还没坏,估计下面几次就废掉然后就要我叫房东让人过来修了。估计窗也觉得我脾气够差的。但睡也是睡得挺舒服的……算了,这次就不计较吧。肚子有点饿,去厨房做做饭。


“喂,是房东吗,这个煤气灶怎么用?”我虽然小时候学母亲会烧点菜,但是都是母亲帮我开的火,要不是吗某次烧菜的时候一点油溅到我的手上我现在就是厨艺高超的大厨了。房东笑了笑,轻声回答我:“在电话里教不会,还是我上去教你吧。”“嘟……嘟……”

挂上电话之后,我不熟练地穿上围裙等房东顺便再和煤气灶斗智斗勇。


“我进来啦——”房东敲敲门,我开门的时候看到她手上居然提着一大袋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抬头看了看房东,房东和我说这是做饭用的东西,既然要来教我做饭的话就在我家吃一顿饭。


“那我们去厨房吧。”房东放下东西和蔼的看着我,她的头发中间有一撮是挑染变灰的,看起来俏皮可爱,听周围的人说她才26岁就继承了这一家业,简单来说就是她家卖房子的,毕业了不想找工作家里人就给她安排了一栋楼让她练练手,我也算挺佩服她的吧。


“首先,你得这样……这样……对了,把这些紫菜都倒下去,然后打几个鸡蛋,最后再撒一点盐,紫菜蛋花汤就完成了。”房东擦擦汗,拿来了她昨天腌制打算在家里吃的牛肉倒进高压锅里煮个半小时,然后倒在刚保温好的米饭上,牛肉盖饭也好了。


在厨房里捣鼓了一个小时,终于可以吃饭了,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拿起筷子夹起盖饭上的牛肉轻轻抿了一口,一点点姜的味道把牛肉腥味的浓重盖住,放进口中舌尖享受着这一美味。房东见我这么喜欢她做的牛肉,便提出:“要不,我做好饭之后带来你家里吃?”“好啊好啊。”我开心地拍拍手,像小孩子一样。



又是平凡的一天,我在大街上一路小跑,街上的人斜过头看着我,不满地讨论:“你看那个女人,疯疯癫癫的,跑在大街上。”


我才不管他们呢。



我用从工资里抽出的二十元钱在小店铺那里买了盒精致的巧克力,一打开,巧克力的苦味和糖精的甜味粘合在一起,还好我买的是最便宜的,但我偷偷瞄了一眼收银员,他看到我买这么少的巧克力嫌少,一边咂吧咂吧嘴一边给我结账,让人看起来实在是不爽。


不过巧克力还算是好吃的吧,算了不管这么多。刚好最近养了条金毛,留一点巧克力回去给他吃。



“汪汪!汪!”我一进门金毛就抬起小爪要看看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是我给你买的巧克力哟,喜欢吗?”我呼了两口气在手掌心里,冬天实在是太冷了。


“汪!汪汪!”


我拿出了巧克力,金毛坐下来示意让我喂他吃。我喂了他两口,他舔舔嘴唇,半闭着眼睛看着我,我一猜就猜出了他是要更多的巧克力,于是再往他嘴里扔两颗巧克力便伸伸懒腰,说:“我要去休息啦,不要跟着我。”金毛也听得懂我的话,蹲下来安静地吃巧克力。



“汪……”


我惊醒起来,刚刚的梦实在是太恐怖了。我记得梦里我的金毛吃太多巧克力然后毒死了……等等,那不是梦。


半梦半醒之中,朦胧的水蒸气烧在我的脸上,汗珠粘乎乎的,旁边有一坨还未消化的巧克力,看起来是狗的粪便。


“毛?毛?”我抓起被子喊了两下金毛的声音,没有回答。


“狗吃了巧克力后会中毒……”


我忘了这一点。


于是酿成了悲剧,可是狗不能重生,也不能复死,狗死了,只留下了一副躯壳。


我躺在床上,一点儿都无能为力,我开始反思,反思自己的罪过,思考为什么要这样祸害掉一个生命,脆弱的生命。


红绳束缚着我,任由它生长发狂,楼下的青苔还是那样的滑,你一踩就能摔倒。汽车仍然会打鸣笛,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声音,所以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会特意避开嘈杂的地方,我辞去了工作,其它地方不收我。房东叫贺恩,但房子不是她的,她把房子租给我之后就出国留学去了,而我也不在这里,我在土地之下生长发芽。




“埃已是谁?”小女孩抬头望了望天空,又望了望给她讲故事的老婆婆,老婆婆也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故事,是没有根据性的。女孩撇撇嘴,捡起一块石头放在脚上,接着踢进了海里。

氧气在努力周更
捏的卷卷,没有8就算了怎么连高...

捏的卷卷,没有8就算了怎么连高领都要我自己画🥀

好久没有占tag了嘿嘿

捏的卷卷,没有8就算了怎么连高领都要我自己画🥀

好久没有占tag了嘿嘿

冰 岛 白 熊

是非常愉快的约稿!!!清稿啦我要填坑了

p1是2p色卷卷w

是非常愉快的约稿!!!清稿啦我要填坑了

p1是2p色卷卷w

滦浣春

前几天摸的卷卷(当时画了小黑但画毁了就没拍)

前几天摸的卷卷(当时画了小黑但画毁了就没拍)

翌名
数学草稿本上翻见了卷卷

数学草稿本上翻见了卷卷

数学草稿本上翻见了卷卷

立羽塵

关于恶魔与神父

学校脑嗨产物,只是脑洞堆积,等个有缘太太(

有些微血腥向,草稿(孩子只是个苦逼画画的啊

happy ending


我们可爱的小恶魔哟,第一次从深渊爬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河边失魂落魄的神父,然后 完啦 一见钟情,被某种情感驱使着头脑发热冲去信教

我们的神父呢,打着神主庇护下的众生平等、教徒不分种族的幌子,面目慈祥的接纳她

虔诚的小恶魔不顾其它教徒的流言以及异样目光一心信神,哪怕象征着不详的角上有十字架一直在刺痛她,她也不后悔,把它当做对自己爱情的考验

神父也一次又一次的力排众议,把流言压下,把目光挡住;呵护她教导她陪伴她。日子长了他们自然就睁...

学校脑嗨产物,只是脑洞堆积,等个有缘太太(

有些微血腥向,草稿(孩子只是个苦逼画画的啊

happy ending



我们可爱的小恶魔哟,第一次从深渊爬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河边失魂落魄的神父,然后 完啦 一见钟情,被某种情感驱使着头脑发热冲去信教

我们的神父呢,打着神主庇护下的众生平等、教徒不分种族的幌子,面目慈祥的接纳她

虔诚的小恶魔不顾其它教徒的流言以及异样目光一心信神,哪怕象征着不详的角上有十字架一直在刺痛她,她也不后悔,把它当做对自己爱情的考验

神父也一次又一次的力排众议,把流言压下,把目光挡住;呵护她教导她陪伴她。日子长了他们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别人安分守己没惹过事(还长的好看

但是日子长了我们小恶魔开始坐不住了,于是在某天单独相处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睛,没忍住往他嘴角亲了一下()然后破罐子破摔表了白,神父看似不为所动却不敢与她对视,一口咬定自己只是神的代言人,人人平等然后义正言辞的拒绝。

之后的神父始终躲着她,不敢与之对视,甚至少了交流。

小恶魔多伤心啊 但直觉告诉她自己肯定在他心里地位不低 于是决定最后试一次——决定强上(

——(夜袭)——

手指略过她蜷曲的发,拢到略微泛着红色的尖耳后,象征性的亲吻过她的嘴角脸颊耳垂与角上挂着的那颤动的十字架 咬住她柔软苍白颈部,让恶魔的血丝在自己口舌间弥漫,渎神的快感与欲望交织,却狠下心来,不去看那人雪白的眸子——比自己更纯洁吧……这样想着,于是干脆闭上了双眼——

鲜血的气息愈发浓烈

那人雪白的眸却被不可置信侵占——疼痛,疼痛,比十字架炙烤着更加难受比身体被剖开心脏被他握在手中更加痛苦——而她也确实是这么被对待着

“这样一来我也算是得到恶魔的心了呢。”

——(夜袭失败)——


小恶魔多伤心啊多绝望啊多生气啊然后一气之下下手重了点

然后就抱着尸体回老家疗(结)伤(婚)去了,深渊自然就是死者逗留的地方啦 这样。


啊啊对了,关于一开始神父为什么一脸失魂落魄的呆在那——神降下神谕【去得到恶魔的心】(精神上)然后他就得到了(物理&精神上),奖励就是一个老婆


happy ending~矛盾解开后就过上了没羞没燥的生活(鼓掌 (?


Lancet.

卷卷卷卷卷卷卷卷

摸鱼聚合1

卷卷卷卷卷卷卷卷

摸鱼聚合1

御节料理

        和后桌的日常互怼,狗头保命。

——————————————

        某天,黑洛戳了戳洛卷卷,说∶“我给你看个美女。”


       卷卷∶???...


        和后桌的日常互怼,狗头保命。

——————————————

        某天,黑洛戳了戳洛卷卷,说∶“我给你看个美女。”

       

       卷卷∶???

       

       黑洛指了指指着自己的手。

      

        卷卷∶……

       

        洛卷卷回头画了张画丢到了黑洛面前,画上画了三只猪,底下一行字∶“四只猪疯狂对视”。

        

        黑洛一脸懵,什么玩意?不是只有三只猪吗?去问洛卷卷,收到了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洛卷卷∶“对视!对视!大哥!第四只猪正和它们对视!”

        

          黑洛∶……卷卷你找死!!!!

李森Rain

绿衣服+红线+卷卷=粽叶+粽子线+内陷=粽子

——李听雨

放假两天这货终于想到该怎么迫害黑卷黑了……

(老规矩,要打打她,别打我)

绿衣服+红线+卷卷=粽叶+粽子线+内陷=粽子

——李听雨

放假两天这货终于想到该怎么迫害黑卷黑了……

(老规矩,要打打她,别打我)

火焱夜麟(小麟)

好久没法了啊。。。。。今天写作业写到这个点,索性摸了鱼(尝试新画风)话说最近我们快考试了,这三天作业我觉得和暑假作业一样多了,我能写完可能是奇迹,也是不定期更 但估计考试之前不会更了

好久没法了啊。。。。。今天写作业写到这个点,索性摸了鱼(尝试新画风)话说最近我们快考试了,这三天作业我觉得和暑假作业一样多了,我能写完可能是奇迹,也是不定期更 但估计考试之前不会更了

05后养生老人雨某人

祝大家端午快乐XD——

大家喜欢吃咸粽还是甜粽捏(我喜欢吃咸蛋黄粽(小声

祝大家端午快乐XD——

大家喜欢吃咸粽还是甜粽捏(我喜欢吃咸蛋黄粽(小声

风茝

【黑卷黑】今夜我法力无边

多年以来,普路同跟随着吉普赛人的车队四处奔走流浪,在那些贩卖马匹、丝绸、甜糕、珠宝还有颇具异域风情的小玩意的流浪商人中做自己的小小的生意。她跟许多同行一样靠些装神弄鬼的小把戏赚来糊口的钱财。她会卖一些受了诅咒的银币,具有魔力的嵌着珍珠的花朵,还有喝下去就可以在水上行走的药水,以及能让人激发情欲的香氛。在她的摊位上还可以找到许多类似的小玩意。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据她声称这些物件里有一些非常邪恶,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实例可以证明。


顺着吉普赛人临时搭建的集市往里走,可以看见耍蛇人和他那两个头颅的蛇,贩售甜点的小贩面前堆成一座座小山的甜糕,一匹身上嫁接了鲜花的马驹不断地跑来跑去,几位妓/女正在隐...

多年以来,普路同跟随着吉普赛人的车队四处奔走流浪,在那些贩卖马匹、丝绸、甜糕、珠宝还有颇具异域风情的小玩意的流浪商人中做自己的小小的生意。她跟许多同行一样靠些装神弄鬼的小把戏赚来糊口的钱财。她会卖一些受了诅咒的银币,具有魔力的嵌着珍珠的花朵,还有喝下去就可以在水上行走的药水,以及能让人激发情欲的香氛。在她的摊位上还可以找到许多类似的小玩意。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据她声称这些物件里有一些非常邪恶,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实例可以证明。


顺着吉普赛人临时搭建的集市往里走,可以看见耍蛇人和他那两个头颅的蛇,贩售甜点的小贩面前堆成一座座小山的甜糕,一匹身上嫁接了鲜花的马驹不断地跑来跑去,几位妓/女正在隐形阳伞的阴影下招客,她们的眼睛被毒汁淬过,像玻璃球那样斑驳迷离。再往里走还能够听见不知来自何方的乡音,动物梦游时发出的嘶鸣和雨水不住喘息的声音。到了这时候集市就被那些紫色、橙色和绿色的遮雨棚给包围起来了,如果还有好奇心旺盛的人继续往深处走,则只能靠嗅觉来辨别方向,因为在这黑暗中所有的色彩和声音都开始迷离,变得如梦似幻,常常有人在此地迷路,吉普赛人就把香包挂在路的两侧,用辛辣的气味指引人回归正途。


偶尔会有一些迷路的幸运儿,在这里碰见普路同的摊位。那是一张长长的木桌,用明黄色的绸布覆盖着,上面有顺序地摆放着普路同一路以来的收藏品同时也是商品。而一直生活在传闻中的女巫普路同就在摊位后端坐着,长着一副普通女子的模样。


若是来买东西的,到这里就可以止步了,不过更多的人慕名而来,则是为了占卜的事情。普路同会把来的客人引到墨绿色帘布的后面。帘布后面是个小小的空间,被遮得很严实,外边的光无法照入,只能靠空间里一个水晶球散发出光芒。初来的人第一眼往往会因为水晶球刺眼的光辉而目眩,待到眼睛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才会发现对面坐着一个身躯接近透明的女子。


女子穿着白色的丝质的衣裳,肌肤苍白得像鱼肚上的鳞片。她会示意客人张开自己的手掌,然后从上面的纹路解读出渺茫难测的命宿。这便是埃已,普路同的助手、仆人同时也是被拘禁的奴隶。她会使用星辰、纸牌、茶渍或者命宿留下的气息来预言。不过据说这些都是她用来掩盖自己真实能力的噱头,通常她只要一眼就可以预见人的确切的死亡时间。


为了保持、并不断激发她这种神奇的魔力,她曾经服用过三十六种不同的药水,其中十一种让她保持着这种几近透明的形态,十六种让她能够在白日里能看见形形色色的梦中人物,还有八种令她能够保持对宿命那敏锐的嗅觉,以及最为重要的最后一种,能让她听命于普路同。不过第三十六种药水究竟混进什么地方让她喝下去了,她至今也一无所知。她有时候甚至怀疑,这只是普路同打的幌子,女巫邪恶的手段数不胜数,也许普路同用了其他法子让她不得不遵从她的命令。


埃已并不是生来就是普路同的所属物,她也有过自由的时光。这么多年过去,她对童年的印象已经寥寥无几。母亲长什么样,她早都忘却了,也许跟她现在的模样有几分相像。那时候吉普赛人的市集还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神秘,一眼就能望见尽头。在烈日下,商贩在摊位的后边因为炎热而昏昏欲睡,牲畜也因为干渴而萎靡不振。只有嗡嗡的苍蝇永不疲倦,在那些遮阳棚构造的狭小的空间里乱转。她记得她手里拿着朵鲜花,那是只有在荒漠里才能开出来的娇嫩的花朵。又或许她没有这花,她只是太想要得到这朵鲜花了。不知出于何样的理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渴望,她违背了母亲的意志,独身一人来到了这烈日的地狱。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她唯一的印象是,当她醒来时,吉普赛人的车队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在满天的星辉下,坐在车尾的普路同注视着她,而普路同的膝盖上正放着那朵她心心念念的花朵。花已经枯萎了,变成了苦涩的赭石色。


在最初的岁月里,埃已还过着正常的生活。她帮着普路同照看那些收藏品的安全,到了某处集市再帮忙把这些东西一一摆出来。她虽然年纪很小,但却做得很好。如果不是她那过人的天赋显现了出来,她现在过的或许还是这样的日子,又或许早就老死了,她早就不知道距离她被从母亲身边带走,又经历了多少年,多少岁月。普路同是永远年轻的,她在普路同的面容上看不到时光的痕迹。


错就错在她太早爱上普路同,同时也错在她太晚爱上普路同。错误已经发生了,而她不愿意去回忆。那是一个明媚的夏日清晨,路边的森林散发出草木的清香。她心情畅快,有着把内心的所思所想都一吐为快的冲动。年仅十七岁的她翻身跳上篷车,而普路同就坐在她的对面,隔着野芹使之朦胧的空气注视着她。她本想说我爱你,我不要自由我只要你,却因为命运的打搅而再一次与幸福失之交臂。不是告白,不是甜言蜜语。她说了那句话,宛若走上了岔路,又或是扭动了钥匙。


普路同并没有把埃已当时惊恐的神情放在心上。直到三天之后马夫横死在荒漠之中,她才回想起埃已当时的嗫喏而出的话语。那时埃已望向前方,对她小声说道,那马夫就要死了。普路同陷入一种窒息感中,只觉浑身血液犹如倒流。在四个月后也就是埃已又成功地预言了一起死亡之后,她再也没迟疑,开始着手配置那可以称得上是禁忌之中的禁忌的三十六种药水。


药水没有颜色,都是透明无味的。有些是用来喝下的,还有些要抹在肌肤上。那些日子里沉默取代了一切,横桓在两人中间,而那沉默一直延续到今天。普路同眼见着埃已一天天变得透明,变得好像一条与世隔绝的深海蝠鲼。最后一种药水用完过后的那天晚上,埃已发现自己伸手便能毫无阻碍地穿过普路同的身体,而梦中臆想中那些陌不相识的人,取代了活生生的人行走在她的大地上。她走出过夜的帐篷,在月光下赤身裸体却没人能看见她。她放眼望去,在那原本是黑曜石般色泽流淌现如今却是如大理石般雪白的眼眸里,天命好似被剖开了一般,事无巨细地向她袒露了所有的秘密。


从那以后她便失去了四处行走的念头,终日坐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她有些厌恶日光,因为那不仅会让她几近失明,还会无情地穿透她的身体。于是普路同把自己的水晶球送给了她,只有在水晶球那眩目的光辉之下,她才能重新看见自己的影子。


她在预言方面做得是那么出色,那么完美,就连经书里最著名的先知也要甘拜下风。她知道风向要转向哪头,而天象又要如何变化。她知道什么花朵要开放,而什么生灵将要分娩。她说得出所有人出生和死去的日子,也了解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要去向何方。她看得是那样远、那样广阔,甚至能预知脚下这片正在转动的土地在漫长的岁月之后将会变为海底,而盲眼的深海生物则要顺着她的脚印翩然游过。可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依旧无法看清普路同的命运。


而关于她自己的命运,她从来不闻不问。她对此不感兴趣,从来没有试图感知过。


因此,她对于未来,仍旧是跟其他所有凡俗的人一样,对此一无所知。


自从喝下第一种药水之后,她跟普路同就失去了对话的能力。两人默默相对,在沉默无言中度过了数不清的岁月,也许那些时间可以和某个凡人一生的寿命相抵。她眼见着年华虚度,岁月蹉跎,却总是因为内心的愤恨而不肯开口。而普路同却是一如既往,过去怎样现在仍是怎样,时间败给的不是女巫那无边的法力,而是那颗狂妄不羁的心。它终究没能改变她,不论是从容颜,还是从天性。


普路同生性狂妄自大,心情又总是阴晴不定。她乐意将自己打扮成江湖骗子的模样,将最邪恶最危险的东西包装成最天真无害的小玩意贩售出去。她来去只凭心情,不管来者的身份地位,她都一视同仁的戏弄、怠慢或是轻蔑。对于前来问卜的人,她多是自己用纸牌或者是占星术把他们糊弄过去,只有极为少数的幸运儿,才能被引进那墨绿色帘布的后边,在水晶球眩目的光芒中战栗地倾听自己真正的命运。


但普路同从不戏耍或迁怒于埃已,无论是当年那个幼小的孩子还是如今这位未卜先知的女子。埃已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时间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即让这位骄傲的女巫露出她不为人知的一面,或者让她做出什么改变。对于这种可能性,是埃已没有预测过于是仍抱有隐秘期待的一件事情。


普路同究竟对自己抱有着怎样的情感,埃已不得而知。在她们的关系被那三十六种奇妙的药水隔开之后,她再也没生出过对普路同敞开心扉的渴望。取而代之的是对自由殷切地期盼。她翻阅普路同众多的书籍,试图找出破解第三十六种药水的威力。那些书多半年岁已久,却被保存得十分整洁。其中记载了世人难以想象的邪恶而残酷的事迹,和一些关于种族屠戮的血腥的秘密。那些力量、咒语和仍在书中流连的世俗的权力,使得每一页每一句都令人心惊肉跳。这令埃已更加确信,只有在人世间行走的魔鬼,而并非地狱里那些冰冷的心脏,才能写出这样的书籍来。


出乎意料的是,普路同并不阻止埃已去翻阅这些禁书。她有时候甚至还会为埃已指点迷津,用绿色的墨水在书页上写下一些批注,为了埃已能够畅通无阻地阅读它们。普路同的这些禁书并不是原本,而是很久之前她自己手抄誊写下来的。至于属于过去的那一段禁断的时光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埃已则无心得知。她只想要破解开禁锢住自己的魔咒,好让她能在这大地上重新随心所欲的行走,就像她七岁以前那样。


普路同的态度令埃已感到灰心丧气。她想,若是事情的关键就在于此,普路同不会让自己随意地翻看这些书籍。她想要的逃跑的意愿是如此明显,普路同和她都心知肚明。但是对于此普路同没有表态,她没说“不能”,也不说“可以”,在埃已看不到的野草丛生的普路同的内心深处,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心思,或许只有十七的埃已能够得知。


埃已明白,书籍中所记载的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她已经将那三十五种药水的配方找到尽数并烂熟于心,但是关于最重要的那个至今仍旧是一无所获。她知道普路同那源源不断的强大的魔力不来源于那些书籍和那些流于表面的邪恶的魔法,而是源自于那颗她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女巫的心脏。或许,只有得到普路同的心,她才能真正地获得自由。她绝望地想到。


岁月流逝,日日年年,她变得像普路同那样永远年轻。吉普赛人的集市越来越庞大,已经到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程度。在走遍了雨林、草原、高山和平原之后,终于有一天,人们不再来来回回地奔走流浪,而是在沙漠的最深处建立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城市。那是一个用彩色防水布搭建起来的迷幻的天堂。城市的街道就是摊位与摊位之间预留出来的小路,人们都是商人和骗子,在迷乱中兜售着自己的货物和戏法。沙漠深处那能将一切晒化的阳光,被人们用加厚的防水布挡在了外面。城市一片黑暗,不分昼夜,只有用烟熏过的彩色玻璃灯挂在各家商铺的门前。人们还是像多年以前那样依靠嗅觉来辨别方向,散发着辛辣气味的香包随处可见。这是一个充斥着各种气息、各种色彩和各种声音的世界,在这里生活依靠的不是水和粮食,而是大脑中产生的幻象。


在将普路同的所有书籍背下来之后,埃已不再作离开的努力,但是对自由的渴望依旧深藏在她的心底。普路同不再让她坐在帘子后占卜,而是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让她帮忙收拾货品,看着摊位。偶尔还会给她带一两块甜糕回来。于是埃已就坐在普路同的身边,嚼着甜腻的糕点,看着那些幻象中的人在这迷离的黑暗世界里来来往往。她们好似又恢复了少女时期的亲密,只是那沉默依旧横桓于两人之间,像一道沟壑,又像一道天堑。


埃已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再次爱上普路同,也不知道这爱是不是一直在黑暗中延续着,从来没有中断,只是自己不愿想起。不过她有时更愿意去揣度普路同的心思,想象着她是否也爱上了自己就像自己爱上她那样,有时又会想到自己的离去会不会让她心碎,或者让她做出什么改变。这是很有意思的猜测,比看清人们未来的宿命要有趣得多。


现在,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当初那么透明,她不再能凭着意念将自己化作无形。而失踪了很久很久的影子也回到了她的身后,那是经得起太阳的考验的阴影,是她逐渐回到人世的证明。那日普路同带着她走了很远的路,在那座使人意乱神迷的迷宫中走了许久许久。当她绕过有着四只翅膀的白头翁的巢穴,挥开暗中水鬼蕉散发出来的尝试挽留她的气息,并避开了普路同企图为她抚平衣褶手之后,她终于在两百多年以来第一次又见到了那明晃晃的太阳。那强烈的日光刺激得想让人流泪,而那没有界限的天空蓝得不可思议。她拂去自己呼出的气息,在汗水滴落时看见了自己那久别重逢的影子。


就是在那时,她看见了她童年时期的花朵,它没有呈现出枯萎的赭石色来,而是恢复了原本的亮黄色。那花就在普路同的手心里,好像就是从普路同身上长出来的那样自然。那花瓣过分地柔嫩,好似要一碰即碎。然而她知道,只有在最荒凉环境最严酷的沙漠里才开得出这样的花朵来。


于是她知道,她赢了。但错就错在她赢得太早了,同时也错在她赢得太晚了。她得知了她一直以来期盼的事情实现了,那是在她这充满苦难的一生中唯一一件如愿以偿的事情。她的小黑爱上她了。并且因为这爱,她头一次在普路同身上看见了时间流转的痕迹。世事变化了,明亮了,消融了。她明白这是走向结局的征兆。


云从东边升起来,一开始只是地平线上小小的一朵,可爱纯洁如春天的花骨朵。后来接着是风也起来了,丝丝缕缕有如五月晚间的清风,吹动了两人的发辫。两人还是被沉默所包围,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后来忽然之间风势便大了起来,好像有小动物从四肢之间奔跑过去似的,衣裳也被吹得飒飒作响。两人各怀着不能言说的心事,这时候她们开始彼此凝望。


云开始在天空中翻滚,颜色从洁白变得灰蓝,云朵变得更加立体,而边缘则变得更加清晰。屋檐的边角在风中飘摇,随时都可能被扯断,人们跑来跑去,开始为即将来临的大雨作准备,到处都是喊声。只有她们之间还存留着一片寂静。


云逐渐变黑了,变得像乌鸦的羽毛那样黑,又变得像大山那样巍峨磅礴。但是太阳始终没有被遮住,仍是明晃晃地挂在天空之中,光芒洒落在这对沉默的恋人身上。大地仍是光明普照,而空气中的风却变得凉爽而饱含水汽。东边乌黑的天空中偶尔可见一两道闪电的光。


当震耳欲聋的雷声轰响了两阵之后,大雨终于磅礴而下。那乌云想要去遮挡太阳,却总被那无情的笔直如利剑的光明撕裂。狂风接连而来,轻而易举地刮走了那一片又一片彩色的屋顶,让它们在空中,在黑暗的云和明亮的太阳光中盘旋翱翔。暴雨如注,像洪水似的被狂风扬起,犹如海浪一般摧毁了人类的居所,推到了墙壁和支柱。倒塌和破碎的声音,还有哭喊的声音充斥着这里,但阳光下被雨淋湿的二人依然伫立不动,保留着天地间最后的阒静。她们就像脚下生了根须,任凭大风摇荡却不为所动,像是平原上的两棵树木。


在这沙漠的暴风雨中,在这狂暴的雷电和刺目的阳光之中,埃已和普路同注视着彼此,彼此的湿漉漉的眼睛,彼此的不断流淌着雨水的头发,还有彼此的在湿透的衣裳下的身体。她们打量彼此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的爱人。这相伴了百余年的人儿,变得陌生,但是又熟悉不已。她们不约而同地敞开了心扉,却不是以言谈的形式。日光笔直地落在她们之间,像是一簇金色的箭矢,这是为了让她们的目光不要被雨水遮挡,更好地看清对方和自己。


在这突如其来也是蓄谋已久的太阳雨中,埃已被她那尘封已久的能力托举,看见了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故事。于是她心满意足地知晓了她们的确彼此相爱,但是无法迈过过去的伤痕和沉默的鸿沟。而这场明丽的太阳雨不是为了摧毁那座吉普赛人的城市而下,也不是为了沙漠中那些干渴的生灵而下,而是为了能够让她们心意互通才降下来的。她还看见了在未来,在一千年的岁月过后,当脚下的土地从沙漠变为雨林,又从雨林变为深沉的海底的时候,这场无休止的烂漫的太阳雨才会停歇。而到了那时,在没有日月星辰只有飘来荡去的云彩的天空之中,一道宽阔的彩虹将会映照四放。是的,到了那时,她们就会结束这世纪般的沉默,跨过那条沟壑,不约而同地向对方走去。然后重新开始爱,重新开始生命的流逝。


C10H16N2O3S
【纯个人理解】你有什么嫉妒的资...

【纯个人理解】你有什么嫉妒的资格吗。

。。。

被自己虐到所以不想画完了(。)

就这样吧 相信我我是爱卷卷的

【纯个人理解】你有什么嫉妒的资格吗。

。。。

被自己虐到所以不想画完了(。)

就这样吧 相信我我是爱卷卷的

冰 岛 白 熊
一直想找个时间摸摸罂粟花冠!卷...

一直想找个时间摸摸罂粟花冠!卷卷太帅了呜呜呜

【11/71】

一直想找个时间摸摸罂粟花冠!卷卷太帅了呜呜呜

【11/71】

阿洛今天也是菜狗

摸个卷卷xx

P1有滤镜P2无滤镜P3是红底版xx

摸个卷卷xx

P1有滤镜P2无滤镜P3是红底版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