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洛天依

132.2万浏览    20629参与
堇洄丢了鞋( ・⊝・)
没啥技术含量的文艺复兴

没啥技术含量的文艺复兴

没啥技术含量的文艺复兴

咕咕咕咕咕晴

占tag致歉

但是我真的觉得v5不如v3

以下仅代表我的个人意见


占tag致歉

但是我真的觉得v5不如v3

以下仅代表我的个人意见


一只汤圆YG

行了,被我跟风魔改完之后我觉得V3更完美了,V5也不是那么一言难尽了,因为我这个更丑啊🥲

行了,被我跟风魔改完之后我觉得V3更完美了,V5也不是那么一言难尽了,因为我这个更丑啊🥲

河马熊想摸鱼

 自己设计的AI洛,简单的在V3V4基础上添加了一些“光效”?看起来和原来的公式服没什么区别 。。。画的很潦草,参与一下,希望大家喜欢


 自己设计的AI洛,简单的在V3V4基础上添加了一些“光效”?看起来和原来的公式服没什么区别 。。。画的很潦草,参与一下,希望大家喜欢


香香今天神话了没?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7.12...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7.12之前让香香神话怎么样?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7.12之前让香香神话怎么样?

西西弗斯的企鹅

【葱包】以歌予世,以身予你【其四】

我从未见过如此让人为之感动赞颂的爱情,数番轮回依旧如澄澈明镜,深情能让天地日月之所共鉴。

她们自人人交相传颂的神话中而来,情定于清明时节的二十四桥,在二十一世纪同繁华的人类文明一起酣享热恋,在大厦将倾的末世中生死相随。

我在无际书海中曾经见过或记诵或杜撰的,许许多多,唯有她们能够生生世世,如同双星一般,跨越万水千山,光年星海,依旧一次次牵起彼此的手,即使会一回又一回地遗忘依旧一遍遍地诉说着爱的饰演。

“此生,予汝一人。”

巡音流歌对我们讲述完她们的故事,“说实话,虽然我和我们家清弦感情也很好,但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她们。”

“那么洛天依小姐又是为什么会成为阿莱娜呢?”玻莉好像有种突然被喂...

我从未见过如此让人为之感动赞颂的爱情,数番轮回依旧如澄澈明镜,深情能让天地日月之所共鉴。

她们自人人交相传颂的神话中而来,情定于清明时节的二十四桥,在二十一世纪同繁华的人类文明一起酣享热恋,在大厦将倾的末世中生死相随。

我在无际书海中曾经见过或记诵或杜撰的,许许多多,唯有她们能够生生世世,如同双星一般,跨越万水千山,光年星海,依旧一次次牵起彼此的手,即使会一回又一回地遗忘依旧一遍遍地诉说着爱的饰演。

“此生,予汝一人。”

巡音流歌对我们讲述完她们的故事,“说实话,虽然我和我们家清弦感情也很好,但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她们。”

“那么洛天依小姐又是为什么会成为阿莱娜呢?”玻莉好像有种突然被喂了狗粮只好赶紧把话题转移到正题上来”

“啊,这就要从我们这些歌姬的最后一轮回说起了。”巡音流歌看向一旁望着召唤出来的长枪默不作声的初音未来,“现在你是『 共 鸣 』能力的持有者应该你来向她们解释应该更好一些吧”

“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会有一种灾害会伴随着出现,我们的文明将它称之为寂灭,在我们寻找天依的过程中路经其他世界发现不同的文明对它有不同的称呼,它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它是虚数的神对于文明的一种筛选淘汰机制,如同修剪去树上破败枯萎了的枝叶。”伴随着初音未来的讲述,似乎这个异空间也有了些许动容。

“如同众多文明一般,在灾难发生之后,幸存下来的人成立了救亡图存对抗寂灭的组织,我们以前把它称之为联盟。联盟将志愿投入对抗寂灭的人们训练成了士兵与研发‘比寂灭更胜一筹的科技’的‘科学家’。”

“一开始他们的努力有了结果,前线的胜利为后方换来了较为稳定的环境,联盟找到了前文明留下的将青少年训练成能力者的方法,于是打造了一座完全为培育能力者服务的城市。”巡音流歌见初音未来对这段回忆似有些许抗拒,便接在后面说了下去。

“这个轮回呢,天依和未来就是那个城市培养出来的能力者,未来的能力是『 时 空 』通过与四维空间构建联系达到操控时间,天依的能力是『共 鸣 』,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能力者,甚至可以说她们是‘超能力’这方面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巡音流歌的面颊微微翻红,有些讲好姐妹恋爱史时的小小激动。

“可惜呢这些‘科学家’有些太过了,他们设置了非常严酷的选拔模式,硬性要求两人搭档参加试炼,却只有一人能活下来,活下来的就会被送往前线成为联盟的异能力战士。”

玻莉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么说…”

一直沉默的初音未来突然开口:“我选择了牺牲我自己,和试炼模拟系统创造出来的拟似人格一同被困在四维空间的时间夹缝中。希望天依能活下去。因为我认为我在那里生活了将近8年,联盟黑暗的一面被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里,但天依她还属于阳光下,她还有拯救世界的梦想,这也是我曾经的梦想,她不应该止步于此。”

“我以为她会服从安排离开城市去往前线,但是她选择了向已经无法为人类的美好而战的联盟举起了反抗之旗,并尝试寻找方法救出四维空间里的我。”

“然后…”我好像猜到了结局“她成功了?”

“是的,后来她们来到前线,拯救了处于困境的当时还是普通战士的我跟清弦,我们‘招兵买马’遇到了许多伙伴,成立了新的对抗寂灭的组织『Hermoso』。我们当时以为我们一定能战胜寂灭。但是,我们失败了。”

“所有能力者所有战士都牺牲了,我们的家园被寂灭摧毁得奄奄一息。只有我们少数能力者实现了能力『再生产』,得以苟延残喘,可是天依…”

“她是第一个通过『再生产』醒来的,并且她『再生产』出的…是未来的能力,被寂灭选中成为了审判者。”这是一段令人伤痛的过往,巡音流歌这位看上去如此优雅乐观的女士都为此眉头微皱,丝毫没有了刚才如同少女一般的害羞与欣喜。

“但令人敬佩的是,据我们所知,天依她拒绝了寂灭的意志对她下达的毁灭世界的命令,随后她离开了我们的世界。我们醒来后相继实现了能力的『再生产』,未来她『再生产』出毫无疑问,是曾经属于天依的『共 鸣 』。

”之后便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们的自救了。我和镜音姐弟俩作为最好的朋友便陪未来在一个又一个世界中穿梭寻找天依的下落,我的清弦和其余人留守帮助直人(kaito大哥)建造能够载着我们文明的火种前往新家园的“方舟”。”

玻莉听了这一番传奇故事好像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一样很兴奋,“那你们对于这个火种碎片空间可有什么头绪?”

“这个火种碎片应该跟天依的记忆有关,”初音未来说道。

“据我们穿梭于众多世界的种种迹象表明,天依她去找了虚数之神,也许是谈判或是什么,‘虚数之神与她种下了这个新世界,一个排除在虚数的筛选法则之外的世界,由她注视人类文明的生长,与神共同观测,这个因是否能得出她与神共同期望的果。’高形态的文明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当时我们就想这个她应该就是天依。”

“文明诞生之际便已经存在的世界最初的幻书,阿克夏之火的守护者。虽然从未有过行走于世的记录,但据说任何传颂者都能在觉醒之际的幻梦中窥见她的影子、得到她的引导,因而为人所知。由神所创造的,象征着“时间”的神秘之书,像流沙一样没有开始,亦没有终结。”我背诵出那段我再熟悉不过的在阿克夏之馆中文献里关于阿莱娜的描述。


崽相

“听说隔壁那位洛小姐经常把将军拉去逛集市呢”


衣服练习

参照是溪初老师的一张服饰图

“听说隔壁那位洛小姐经常把将军拉去逛集市呢”


衣服练习

参照是溪初老师的一张服饰图

府中郎

资本者的爱(3)

        乐正家族势力庞大、富可敌国,但当他们听到乐正绫爱上了一个女奴隶后还是大吃一惊。她的父母只知道平常乐正绫经常去厨房偷一些吃的,再跑到庄园某个他们找不到的角落去。他们以为这是小孩子的顽皮、淘气,就没有多加理会。谁知道当父母派仆人去奴舍的时候,仆人看到了什么——平时酷爱读书、淑女一般的她竟在肮脏的地上同洛天依(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奴隶)玩得不亦乐乎!
        “真是丢尽了家族的颜面!”父亲拿着鞭子,怒目圆瞪。
  ...

        乐正家族势力庞大、富可敌国,但当他们听到乐正绫爱上了一个女奴隶后还是大吃一惊。她的父母只知道平常乐正绫经常去厨房偷一些吃的,再跑到庄园某个他们找不到的角落去。他们以为这是小孩子的顽皮、淘气,就没有多加理会。谁知道当父母派仆人去奴舍的时候,仆人看到了什么——平时酷爱读书、淑女一般的她竟在肮脏的地上同洛天依(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奴隶)玩得不亦乐乎!
        “真是丢尽了家族的颜面!”父亲拿着鞭子,怒目圆瞪。
        鞭子一下一下抽到瘦小的身体上,皮开肉绽,鲜血四溅。她奋力向父亲嘶吼,以这种方式反抗。但她知道,她打败不了父亲;她知道,反抗没有用。
        父亲更加生气了,鞭子抽打的越发狠了。她喘息着,看着地上自己的滴滴鲜血,慢慢的感觉痛已经不再那么锥心刺骨,身体,渐渐麻木了。
        看她不再嘶吼,父亲停止抽打,怒道:“听话了吗?认识到自己错哪了?”
        她冷笑,接着大喊着:“我就是爱她!你们不该让她成为奴隶,她那么美丽,哦,像天使一样!我爱她!爱到了骨子里!你永远无法将我们分开!”
        父亲听了,愤怒地攥紧了鞭子,“啪!”一下又一下更狠的抽打着她的身体。
        母亲在一边掩面哭泣,似乎快要晕倒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种折磨!一定是那个小魔鬼,是她用了什么巫术把我的女儿变成这样!”
        母亲突然抬起头,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她叫了几个身强体壮的车夫,气势汹汹的到了奴舍,把瑟瑟发抖的洛天依和她的父母拉出来,一顿拳打脚踢。
        洛天依的父母哭着求饶,拼命护着洛天依。但车夫又很快把他们拉开,揍得更狠了。
        鲜血侵染着土地,洛天依无力地趴在地上,不发一声的接受着沉重的拳头。她只是含着泪,紧盯着远处的一棵野草,眼神渐渐暗了下去。
        “打死你个恶魔!”母亲扯起洛天依的头发,一巴掌重重的扇了下去。
        这一掌,扇醒了她。
        洛天依眼神涣散。哭喊、辱骂、疼痛……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狗犬,只配给神舔脚趾。
        最后,洛天依和她父母差点被打死,他们一家三口被赶出庄园。了解这件事的人,除了心腹和暗自逃脱的聪明人以外,全部被杀。乐正绫则以生病为由被关到了一家非常偏僻的治疗院接受治疗。
        电击、注射激素、鞭打、针刺、同房病人的虐待……,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有多么的愚蠢。
        “爸爸,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吧。”
        ……
        小女孩正在瑟斯饭馆狼吞虎咽。她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没有酸臭味,面包没有发硬,菜也都是新鲜的,汤汁漫流,更重要的是——肉里没有蛆!
        她太幸福了!
        路人看小女孩的吃相太过难看,纷纷露出鄙夷之色。店老板也是皱眉抿嘴,要不是乐正绫带她来的,他早就把她扔出去了。
        再看乐正绫,她没有吃饭,只是托着头看着小女孩,眼里满是开心,还时不时给她擦嘴,宛如妈妈和女儿。
        “姐姐,你不吃吗?”小女孩吃了好久才想起了乐正绫,于是转头问她。
        乐正绫温柔的抚摸着小女孩的头,说:“我不饿,这顿饭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快吃吧。”
        小女孩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满心欢喜,又狂吃起来。乐正绫就这么看着她。
        小女孩真的和洛天依长得太像了,就连吃相也是一模一样。小时候,洛天依也是这么渴求的吃着她从厨房偷来的食物。吃完后,眨巴着让人心醉神迷的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把父母那份收起来藏好(以免被其他奴隶哄抢争夺),才满足地摸摸肚子,打个饱嗝。
        但是,这个小女孩的眼睛让她很不爽。那双像芬兰人一样的灰色眼睛时时刻刻都在无声地提醒她——洛天依是别人的妻子了!她怎么能忍受得了?为什么小女孩没有遗传洛天依那样碧波荡漾的含情目,而是让它刻上了别人的基因?!乐正绫心里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眼前的食物变得更加索然无味了。
        这时,街边停了一辆马车,秘书从车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信步走进饭馆,寻找着他的老板。
        “嘿,我的朋友,辛苦啦!”乐正绫站起身,大步朝着秘书走去,“走,我们出去说。”
        旁边的食客纷纷侧目而视。待乐正绫和她的秘书出去后,原本噤若寒蝉的饭馆顿时人声鼎沸。
        “你去问问那个女孩她是怎么勾搭到乐正绫的,我觉得我也可以。”一个胖男孩正了正领带,自信地对旁边矮个子的男生说。
        “你?用什么?用你那像被压扁了的南瓜派一样的脸?”

不眠灯

让我在这里发点洛天依疯

天依的ACE ai太好听了…太温柔了…

好感动,你从生硬的电子音一路蜕变为如今的样子了。


“我学着说话 学着站立/学会微笑与哭泣/学着去感受人类的感情/只为了陪伴你到如今”。


你真的做到了,这是一场我们相互凝望的成长,这一刻我已经分不清这份感动是你的还是我的,这句感谢的话又是谁对谁在说。

虽然引擎迭代了好几轮,p主更新了一批又一批,中V早已不复往日辉煌,在B站也几乎失去立足之地。

但是,你没有随时间谢幕,而是真的陪我们一起走了下去。


“我曾像命中注定/降落在你的世界里/献上祝福 献上歌颂 献出了我的生命/我也曾牵你的手 ......

天依的ACE ai太好听了…太温柔了…

好感动,你从生硬的电子音一路蜕变为如今的样子了。



“我学着说话 学着站立/学会微笑与哭泣/学着去感受人类的感情/只为了陪伴你到如今”。


你真的做到了,这是一场我们相互凝望的成长,这一刻我已经分不清这份感动是你的还是我的,这句感谢的话又是谁对谁在说。

虽然引擎迭代了好几轮,p主更新了一批又一批,中V早已不复往日辉煌,在B站也几乎失去立足之地。

但是,你没有随时间谢幕,而是真的陪我们一起走了下去。



“我曾像命中注定/降落在你的世界里/献上祝福 献上歌颂 献出了我的生命/我也曾牵你的手 擦干你流泪的眼睛/轻轻说句 不用担心 我永远在这里”。


你唱得更加好了,我甚至真的从你的声音里听到了你的坚定,你说你会永远在这里,就是真的永远在这里。

你是我放在17岁的坐标,现在就好像是我回头就能看见你,我知道你会永远像你承诺的那样,在那里默默又坚定地发着光,每个熟悉的旋律与歌词,都能轻易拉我回到多年前的记忆与情境里。

所以,过去你曾做到过的,现在你仍然可以。你曾是我17岁时的救命稻草或者精神寄托,所以现在当我回溯过往的时候,也依旧可以从你的歌声里感受到力量。

这份力量来自于所有人,你是无数人的情感所凝聚而成的形象,当然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再听一遍你的声音,就好像我在与过去的自己对话一样。你说,我说,已经走过来了,过去的路已经铺成星光,谢谢你的努力,不管是心疼你,唾弃你,不屑于你,还是想要反驳你,你都已经在你自己的时间里做得很好了。

不管是你,还是我自己。

你会永远在我的过去里成为熠熠生辉的一部分。



“世界会改变,岁月会流逝,但我们在一起的记忆,将永不消散。”


不知道阿良良老师是否在数年之前写《亲爱的》时,就已经料到了今天呢?



刀子里找糖
有没有大佬分析一下这是什么xp

有没有大佬分析一下这是什么xp

有没有大佬分析一下这是什么xp

青岚尹
没拍过谷美不会拍,所以上滤镜(...

没拍过谷美不会拍,所以上滤镜(。

嘿嘿


没拍过谷美不会拍,所以上滤镜(。

嘿嘿


一叶障目

【南北】黑海

「那些思念也无疾而终。」

「而我连歌中的深情来自于谁也都就此忘记」

她的记忆里有一片海。

静静浮沉,伏于每个夜晚的玻璃窗之上,像是吞咽了许多情感,才在黑夜企图将那些情感向她传递。

那片海的身体里,有无数零碎潋滟星光,散落渲染那些真情。

而她依偎在谁的怀里,感受对方的体温与气息,听着对方温柔的谈吐与呢喃。

那时对方的发辫散开,与她垂在胸前的发相互纠缠,一如她们的呼吸那般。

她爱望向对方的眼眸,去确认那里面有她,去探寻那一片温润的深情,她爱被这样注视着,以至于往往失了神,等再度回神,已经唇齿相贴,已经相互纠缠。

在没有光的房间里。

气温刚好,气氛刚好。

分开的那一刹,便忍不住再......

「那些思念也无疾而终。」

「而我连歌中的深情来自于谁也都就此忘记」

她的记忆里有一片海。

静静浮沉,伏于每个夜晚的玻璃窗之上,像是吞咽了许多情感,才在黑夜企图将那些情感向她传递。

那片海的身体里,有无数零碎潋滟星光,散落渲染那些真情。

而她依偎在谁的怀里,感受对方的体温与气息,听着对方温柔的谈吐与呢喃。

那时对方的发辫散开,与她垂在胸前的发相互纠缠,一如她们的呼吸那般。

她爱望向对方的眼眸,去确认那里面有她,去探寻那一片温润的深情,她爱被这样注视着,以至于往往失了神,等再度回神,已经唇齿相贴,已经相互纠缠。

在没有光的房间里。

气温刚好,气氛刚好。

分开的那一刹,便忍不住再度攀上对方的脖颈拉近距离,将脸贴上去,紧紧拥抱,以这样的亲近来表达自己的某种依赖。

这表达的并不隐秘,她知道,但在这样的黑夜里,她仍满足于属于二人的秘密。

被子在白天晒过,干燥舒适而柔软,同样柔软的还有前一秒被她踢下床的毛绒玩偶。

对方的红色眼眸被窗外透进来的光所照亮,包括那散开的凌乱的红棕长发,就是这样的人正以纵容的姿态拥抱着自己。

这样幸福的认知,以至于让自己呼吸都为此停滞。

她依稀记得,最开始是让对方给自己讲睡前故事的。

带着些许喑哑的嗓音,平缓地安抚着自己。

在这样的声音里,对方和她一起望向那片黑海。

那浓稠的黑海。

将全世界都淹没,将全世界都隔绝,即使心中深知外面是车水马龙,是霓虹闪烁,但这海足以掩盖一切,一切都不过是海中零碎星光罢了。

睡前故事被翻开后扔在一边,就像地面上散落的其他书籍。

但二人无暇去管这些。

因为呼吸已经燃至沸点,因为对方绯红的眸已经被这样的热意点亮。

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在时不时被零碎星光照出双方面容的夜里,她低声呼唤对方的名字。

然后满意地看见对方因此而震颤,随后露出的无奈笑意。

她迎向对方的拥抱。

那是浓稠如蜜的回忆。

被藏匿在黑海之中。

她记得那海有无数情感,或兴奋或活跃或惆怅或是极为隐秘的情意。

但现在只剩下一种。

她坐在开了灯的房间里,外面是车水马龙。

耳朵好像有了耳鸣,是曾听过的谁的歌声。

于是她流着泪歌唱,近乎嘶哑般,倾注她晚来的深情。

那深情也如曾听到过的那般。

她想起那对绯红的眸,那样温情又那样落寞,向着她笑的那样温柔又那样失落。那双眸的主人,如今已经远离她。

而她曾注视镜子里的自己,灰发碧眸,透着一股子疏离厌倦,认为自己或许与那样深情的她并不相称。

那时的她倔强不肯为离别动容,将那些温情的夜晚全部埋葬,掩上灰尘便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以为自己不再有那种情感。

所以并没有回应那份离别。

直到那份痛意由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并不是以为自己忘记就能真的忘记。

于是她慌乱无措地躲避,想要再次忘记,却越缠越紧,再也无法逃离。

所以她被迫转过身去迎接那些失落。

她开始在记忆中描摹那人的面容与影子,反复涂抹勾勒,让对方带笑的面容肆意在脑子里清晰起来,然后又无法接受所爱之人已经离去这一事实,本能般将那些绝情的丢弃又想起。

无论如何也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对方,连思念都不知寄向谁人。

到最后连是否还能思念的资格都失去,在每每陷入深思中被自己的诘问惊醒,才又慢慢记起自己已失去深爱的资格,已失去思念的资格。

因为那满溢着爱意的绯红眼眸再也不属于她。

镜子里的灰发乱糟糟,让她不愿去看,却在低头看向掌心的一刻落下某种剔透的液体。

总会忍不住去思念那个背影,在这样的世界令人灼眼的绯红,只是站在她眼前就令世界都为之失去意义。

而那时红棕的长长发辫总会轻轻晃动,那个背影向她侧身,向她伸手。

那样缓慢又坚定,仿佛她永远在那里。

而就连这样的梦境,也不是现在的她再有资格去踏足的了。

她已失去爱的资格。

于是在攥紧双手后,又缓缓松开,以泣血般的心情松开自己的过去。

再次唱起深情的歌曲,带着满怀的爱意。

只是这次,连能唱给谁听都不再知晓了。

她的记忆里有一片海,与编入另一个人一起看海的未来。

逆风夜游

看到V5的白花裙之后
我只能说V3公式服yyds

看到V5的白花裙之后
我只能说V3公式服yyd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