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洛夫克拉夫特

30303浏览    243参与
貘森—土猫三儿
“我扭头朝着背后那束光望去,由...

“我扭头朝着背后那束光望去,由于强光,我只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朦胧的可怖身影。那个大的身影像是由多个恶心的躯体纠结融合到了一起,它蠕动着它邪恶的可怖身躯,挥舞着那怪异的巨钳,嘶吼着我听不懂的污秽语言。但它们似乎并没有靠近这里的意思,也许是他们无法爬上这高墙,也许是我身上有着他们忌惮的物品。我告诉自己要继续向上爬,一旦掉下去我一定会被那两个怪物撕碎。”


“妈蛋!别拦着我!让我锤爆他!他都踩漏几次水管了!”

“我扭头朝着背后那束光望去,由于强光,我只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朦胧的可怖身影。那个大的身影像是由多个恶心的躯体纠结融合到了一起,它蠕动着它邪恶的可怖身躯,挥舞着那怪异的巨钳,嘶吼着我听不懂的污秽语言。但它们似乎并没有靠近这里的意思,也许是他们无法爬上这高墙,也许是我身上有着他们忌惮的物品。我告诉自己要继续向上爬,一旦掉下去我一定会被那两个怪物撕碎。”


“妈蛋!别拦着我!让我锤爆他!他都踩漏几次水管了!”

貘森—土猫三儿
做了个修格斯的硬币。 这是厂家...

做了个修格斯的硬币。

这是厂家发的样品。

做了个修格斯的硬币。

这是厂家发的样品。

哈狗
致敬一下洛老—洛夫克拉夫特,人...

致敬一下洛老—洛夫克拉夫特,人面蟹这条小漫画的灵感就是来自洛老的《印斯茅斯的恐怖阴霾》还有伊藤润二老师的《鱼》。谢谢大家的喜欢,你们对我的作品的每一个点赞、推荐,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在评论区对作品的认真赏析和解读更是让我感动。我一直很喜欢怪谈、神秘学、迷幻的事物。洛式恐怖文学、伊藤润二老师的作品、大卫林奇导演的电影、基金会系列、魂系游戏等等这些流行文化和艺术都是我的心头所爱。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对怪奇神秘的未知、梦境一般的反逻辑体验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接下来我会以这些为目标去进行我的创作,一出都出于兴趣使然和个人爱好。再次谢谢喜欢我作品的每一个你们!大家一起努力!(。・ω・。)ノ♡

致敬一下洛老—洛夫克拉夫特,人面蟹这条小漫画的灵感就是来自洛老的《印斯茅斯的恐怖阴霾》还有伊藤润二老师的《鱼》。谢谢大家的喜欢,你们对我的作品的每一个点赞、推荐,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在评论区对作品的认真赏析和解读更是让我感动。我一直很喜欢怪谈、神秘学、迷幻的事物。洛式恐怖文学、伊藤润二老师的作品、大卫林奇导演的电影、基金会系列、魂系游戏等等这些流行文化和艺术都是我的心头所爱。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对怪奇神秘的未知、梦境一般的反逻辑体验感兴趣的话,可以关注我。接下来我会以这些为目标去进行我的创作,一出都出于兴趣使然和个人爱好。再次谢谢喜欢我作品的每一个你们!大家一起努力!(。・ω・。)ノ♡

太常卿

一些自己画的小插画

私设有,CP向有

一些自己画的小插画

私设有,CP向有

貘森—土猫三儿
那个外乡人至今都没能搞清那天夜...

那个外乡人至今都没能搞清那天夜里想要破门而入最后逼得他跳窗逃跑的东西是什么。那诡异的灰白色罩袍下究竟是什么可怖的东西。


“老板,这家伙你不看管好了,以后这旅馆真的没人敢来了”

那个外乡人至今都没能搞清那天夜里想要破门而入最后逼得他跳窗逃跑的东西是什么。那诡异的灰白色罩袍下究竟是什么可怖的东西。


“老板,这家伙你不看管好了,以后这旅馆真的没人敢来了”

下水道里的蛾子

第二十七章 此为真实

“通俗来讲,我们想要制止你,仅仅是我们都因为不想受到不必要的惩罚,而不是主神醒来后造成的宇宙毁灭,毕竟我们不是常规宇宙的生物,哪怕常规宇宙因此毁灭,我们仍可以生存。”雷伊的声音不大,却足以震碎神父的全部愿景。

神父强装镇定,僵硬的右手紧紧地攥住浮雕躁动的书籍,压力沉积的口中流出虚伪的平静:“宇宙中可没有多少有能力惩戒元素型精灵的存在,若是真的存在,我到也想知道为什么祂到现在还不出现。”

完整阅读过《死灵之书》拉丁译本的神父自然清楚雷元素和冰元素所恐惧的神明的身份,自然清楚雷元素口中的“那位大人”究竟何人。此时此刻,他仿佛回到了悲催的童年,在目标和信仰的废墟中像赌徒一般祈祷着神迹的降临和奇迹...

“通俗来讲,我们想要制止你,仅仅是我们都因为不想受到不必要的惩罚,而不是主神醒来后造成的宇宙毁灭,毕竟我们不是常规宇宙的生物,哪怕常规宇宙因此毁灭,我们仍可以生存。”雷伊的声音不大,却足以震碎神父的全部愿景。

神父强装镇定,僵硬的右手紧紧地攥住浮雕躁动的书籍,压力沉积的口中流出虚伪的平静:“宇宙中可没有多少有能力惩戒元素型精灵的存在,若是真的存在,我到也想知道为什么祂到现在还不出现。”

完整阅读过《死灵之书》拉丁译本的神父自然清楚雷元素和冰元素所恐惧的神明的身份,自然清楚雷元素口中的“那位大人”究竟何人。此时此刻,他仿佛回到了悲催的童年,在目标和信仰的废墟中像赌徒一般祈祷着神迹的降临和奇迹的恩勉。

常赌无胜家,哪怕神父自出生以来只想神明祈祷过一次,但他的全部气运已然压在手中外神所化的书籍之上。

现实的崩坏随着内心的祈祷停止,虚无的更替随着眼中光芒的消散断绝。湮灭的尘埃在空中停滞,游行的怪物随时间倒流,无边无际的废墟倒放般复原,爆破和死亡如卡顿的电影般停滞。

诡谲的书籍自手中滑落,高傲的神父无力回天地望着既定现实,苦涩干裂的双唇无力开合,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坐在废墟与血肉之中,轻抿手中的罐装咖啡,心情复杂地看着幕后的投资人和真正受众清理着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拼尽一切铺造的舞台,编写的戏剧。

他把书放在面前,向同样淡然的浮雕嘴里倒了一些咖啡,自嘲地笑着。他回头瞥了一眼心烦意乱的两名元素,饱经沧桑的脸勉强在苦难中挤出一丝微笑,他收回笑容,瞪大双眼朝着星空竖起干枯的中指。

布满皱纹与苦痛的嘴角微微上扬:“外神,”皱纹紧绷,眼仁炸裂,大局已定的绝望和万念俱灰的苦楚化为一字一顿的怒吼:“我!艹!你!”

犹如无数节脊椎堆叠而成的巨大触须从宇宙深处刺出,穿过充斥着混乱的时间的空间狠狠扎进神父的嘴里,触须上一张不断嘶吼的大嘴中钻出一只皮肤松垮的灰色巨爪连着地面抓起那本书,以肉眼不可分辨地速度回到宇宙中心的虚无圣殿内。

两位元素紧绷的神经并未因神父的离去得到些许舒缓,即将直面三柱神或调查员的恐惧令人不寒而栗。他们一面喝着咖啡,一面委婉地将责任拉到自己身上,试图以浅薄的辩论为对方争取少量惩罚。

空间和时间的混乱震荡强制本场讨论步入终结,雷伊和阿克希亚迅速割下自己的舌头并吃了下去,将人类拟态变成半能量体,用元素语高歌外神颂词迎接祂们的到来。

亿万聚集的光辉球体撕裂脆弱的常规宇宙空间,伏行的混沌中伸出无数未知种族的类似手部的肢体正式打开通往虚无圣殿的大门,黑云般的巨大肉块中传出黑山羊的惨叫与怒嚎,外神演奏的混乱乐章和阿撒托斯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从空间裂缝中传出,仿佛要将这勉强恢复的常规宇宙彻底摧毁。

三柱神各将本体的一部分肢体——暂且称之为头部探出门外,在用没有智慧生命体能够识别的声音交流片刻后,犹格索托斯和莎布尼古拉斯不约而同地退了回去,只留下狰狞地扭动头部的奈亚拉托提普,和从门中缓缓走出的传奇人类调查员和在他脚边的黑猫。

常规宇宙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从常规宇宙晋升的生命。奈亚拉托提普用粗糙的人类语言戏弄似地说道。

男人并没有愤怒,或者说没有任何程度的情绪波动。他理了理自己的黑色领带,缓慢走向二位元素。令雷伊惊奇的是这个人类——他清晰地感应到他并不是非常规生命体却整整生存了百余年,但面容却是二三十的白人男子,脸型较长,眼仁较大,眉骨明显,头发梳向右侧,他穿着一身黑西装,看上去价格不高。

男人与两位半人半能量的精灵寒暄片刻,在奈亚拉托提普的牢骚下拿出犹格索托斯用时空之力编辑的惩戒书,删减过于残忍的片段和惩罚大声念了出来,在他头上的奈亚拉托提普不时说出戏言——祂不想主动抛弃自己的玩具,但也不想让他们过得太舒服。

“常规生命体生活在一个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被无边无际的黑色海洋包围,而他们本就不该扬帆起航。”男人合上惩戒书,“记住你们的使命,让常规生命体保持愚昧、无知,永远不要让此次灾难再次发生。”

“是!”雷伊和阿克希亚鞠躬道歉,握拳的手心里渗出虚汗。

“还有一件事,”奈亚拉托提普故意用难听、粗糙的嗓音讲出人类语言。祂从虚空中扯出一张材质类似羊皮纸和油纸、颜色像是牛皮与树根和泥土融合的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外神文字,“刚才的记忆清扫没有复原这些生命体的记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是。”雷伊颤抖地接过卷轴,收进领带上的金色符文创造的空间内。阿克希亚从大衣里拿出两把枪式注射器——没有针头,瓶盖上只有招潮蟹巨钳般的金属凸起,她将其中一把递给雷伊,另一把别在腰间。

“我们希望你们可以完善职责,并完成清理工作。本次惩戒,到此为止吧。”他的语速越来越快,像是着急远离生人。他抱起黑猫,头也不回地走回虚无圣殿。

“事不过三,”奈亚拉托提普又用奇怪的音调说着精细的元素语,“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或许更多。”祂一面说,一面退回虚无圣殿。

外神退去,现实归位。崩坏的真实倒放般回归原位,混沌的记忆删除般移出脑海。远处驶来的吉普车卷起大片黄沙,坐在驾驶位的盖亚一边开车,一边为断崖般的记忆感到困惑。

“到地方问雷伊吧。”过于依赖雷伊让盖亚感到极度不悦,但同时他更清楚他与雷伊之间实力和智商储备量断崖般的差距,抬眼望去,力所不及的凶案诡事更是多如沙泥尘埃,而作为一名以体术和推理见长的警察只能将这一切交给位高博渊的元素精灵前辈。

“雷伊!”盖亚在祭坛旁停车,下车走向雷伊,“我想问什么你知道。”他不想说太多。

雷伊随便编了个邪恶反派毁灭世界的俗套故事以作回应。盖亚本不相信,但回想起记忆中的地狱景观和突如其来的景色变化,勉强将俗套的故事当做真实。

雷伊对盖亚顺从、主动无知的态度感到满意,他一面抱怨任务的不易,赞扬盖亚的效率和勇气,一边走到他身边,用枪托猛进他的卤门当场急用。雷元素将钳状金属刺进盖亚的后颈,红白相间的液体从颈部的孔洞中涌出灌满试管。他把试管拧下来收进金色空间,从中取出一个空试管装上去再把金属刺进额头吸出同等份量的金色液体,又把金色液体打进盖亚的脖子。

“盖亚?盖亚你醒醒。”雷伊装模作样地叫起盖亚。

盖亚捂着刺痛的后颈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我这是……对,我想起来了。抱歉雷伊,是我大意了,要不然不可能被神父召唤的食尸鬼军团打晕。”

雷元素听着人类的歉意,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告诉他在他昏睡的这段期间神父用古神的力量变成怪物,虽然已经被他和阿克希亚合力杀死,但力量残余却散落到世界各地附着在不同的生物身上,他和阿克希亚必须不定时地离开,以此来消灭那些突然变异的怪物。

“为什么不一次性全解决?”盖亚开着车,问坐在副驾驶的雷伊。

雷伊说:“因为只有在变异时才能感应到能量波动,但你不用担心,那种力量不会传染,因此平民是很安全的。”

盖亚点了点头,跟着导航开向最近的加油站。

“你编故事的水平一如既往的差。”阿克希亚望着从窗外掠过荒芜裂谷与岩石戈壁,万千思绪从脑中闪过,“为了你们两个,你最好开除盖亚。”

“你什么时候还会同情人类了?”雷伊用元素语回应。

“雷伊,你听好。”阿克希亚的语气突然严肃,“我是你的监护人,同时也爱你的亲人,更是你的爱人,我们元素一族间没有伦理与道德观念,没有血缘与亲缘,我们对对方的称呼全看心情和心中地位。我们不需要也没义务喜欢任何一种文化、一个种族、一片地域、一座城市、一块大陆,遵守任何一种法则,我们只需要随心所欲,按照心情办事。但是盖亚不同,他是人类,是会经历生老病死、最高生命勉强过百的人类。雷伊,我知道你已经帮他当成亲人,当作生活的一部分,但他会死,会老死,而你不会,所以我劝你永远离开他,你要是伤心,我也会很痛苦。”

“阿克,这种事,你无需担心,”祖母绿的双眸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爱人,“我知道盖亚和我们之间无法逾越的种族差异,也知道他的人品和受欢迎程度。因此我早晚会把他逐出魔法部,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总之只要能满足人类卑微无用的成就感和虚无的生命意义的同时,不让布莱克和缪斯太过沮丧就可以了。”

“但你也要想清楚,我们并不是常规定义的正义与善良高尚的英雄,而是维持平衡的刽子手。我刚出来的时候托“鳞”看过,盖亚所作所为和对组织的影响全都记录在案。要是他继续贯彻所谓的正义和人类的那套价值准则,指不定那一天你也得受到牵连。我知道,你我的地位固然很高,但奈亚拉托提普已经发下最后通牒,虽然祂说的话基本没准过,但要是认真的,恐怕你……”

“别担心阿克,这一切我自有办法,况且还有犹格索托斯大人在,奈亚拉托提普不会特别刁难我们。至于盖亚,我会尽可能改变一些可能会影响他生命的一些事情,另外我也会清除他多余无用的记忆,不不需要过早的取他性命。”

阿克希亚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她自然不在意盖亚,但盖亚名义和实际上的上级都是雷伊,如果他出了什么岔子,雷伊也得跟着受罚。

“对了阿克,你之前说的还有一件私事到底是什么?”

“啊,这个啊……我可以不说吗?”阿克希亚目光闪躲。

“我刚才都已经把自己的安排说了,礼尚往来,你不也得告诉我吗?”

“雷伊!”阿克希亚故作怒态,“我跟你说了,不需要有人类的……”

“道德准则?”打断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戏谑,“阿克,请不要用这种方式逃避哦,我已经,不是那个三言两语就能被打发的小孩子了。”

“哦,哦……”她食指尴尬地蹭了蹭脸,“其实就是……我自己也能解决。”

“阿克。”雷伊微笑地看着她。

“好吧。其实就是,我大前天才从印斯茅斯精神病院里面出来,现在没有工作,我的存款也买不起房,所以!”阿克希亚双手合十看着雷伊,“工作我会自己找!但是房子我现在解决不了,可不可以让我暂时和你们住在一起?放心,等我有钱交首付了就立刻搬出来,不会待太久的,也就几年。”

“好啊。”原来只是因为交不起首付啊。

“十分感谢。”早知道这么简单,我为什么还要像一个刚恋爱的小女生一样手足无措啊!

焦尾Tyler
几乎无人清醒着起舞,除非他们早已疯狂
几乎无人清醒着起舞,除非他们早已疯狂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 “我应该提醒...

《印斯茅斯小镇》

“我应该提醒过他了,别在深夜订外卖,会打扰到别人。”老欧文提醒他这一点可不是为了限制他的自由和权利,但这个外乡人能不能理解是另外一回事。结果是明显不能。

《印斯茅斯小镇》

“我应该提醒过他了,别在深夜订外卖,会打扰到别人。”老欧文提醒他这一点可不是为了限制他的自由和权利,但这个外乡人能不能理解是另外一回事。结果是明显不能。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 “我就是那个...

《印斯茅斯小镇》

“我就是那个新来的。嗯。”


《印斯茅斯小镇》

“我就是那个新来的。嗯。”


Ambrose Dexter

備考人扔完舊圖繼續躺屍

都是自設奈 最近把祂當oc 養

P5是約稿 其他自繪

也想看別人畫祂 撐到七月考完(痛苦睡去)


備考人扔完舊圖繼續躺屍

都是自設奈 最近把祂當oc 養

P5是約稿 其他自繪

也想看別人畫祂 撐到七月考完(痛苦睡去)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那只...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那只蝠鲼又来偷吃咱们的鱼获了!”

“还记得前几天有个外乡人在码头匆匆忙忙离开时丢下的那支皮鞋吗,去拿来丢给它,它会寻着气味儿跑开的”

对付镇上这些不能惹的家伙,老欧文总是有一些的奇怪办法。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那只蝠鲼又来偷吃咱们的鱼获了!”

“还记得前几天有个外乡人在码头匆匆忙忙离开时丢下的那支皮鞋吗,去拿来丢给它,它会寻着气味儿跑开的”

对付镇上这些不能惹的家伙,老欧文总是有一些的奇怪办法。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布罗...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布罗说,那个绿色的小豆丁其实是咱们的大股东。可咱们的大股东不是在拉来耶吗?”

“嗯,怎么说呢,拉来耶那个的确是咱们的大股东,但这个,也是。你要做的就是不要惹他生气就好。”

老欧文虽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明显懒得和面前这个新人解释。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布罗说,那个绿色的小豆丁其实是咱们的大股东。可咱们的大股东不是在拉来耶吗?”

“嗯,怎么说呢,拉来耶那个的确是咱们的大股东,但这个,也是。你要做的就是不要惹他生气就好。”

老欧文虽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明显懒得和面前这个新人解释。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我的员工...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我的员工竟然这么善良,把应该倒掉的鱼分给了穷人。你以为我要给你奖赏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好人没有好报,能获得回报的只有我!!!再有这种事你们就给我滚回海底去!”鱇老板显然对还没被彻底洗脑的员工不是很满意。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我的员工竟然这么善良,把应该倒掉的鱼分给了穷人。你以为我要给你奖赏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好人没有好报,能获得回报的只有我!!!再有这种事你们就给我滚回海底去!”鱇老板显然对还没被彻底洗脑的员工不是很满意。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员先生,您的外卖到了。另外,请把之前的账单结一下,您已经在我们这里白吃白喝一个月了。要知道在催债这方面我们印斯茅斯一向对外乡人不那么友好的。”新来的员工索瑞被鱇老板安排了一个难啃的活儿。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员先生,您的外卖到了。另外,请把之前的账单结一下,您已经在我们这里白吃白喝一个月了。要知道在催债这方面我们印斯茅斯一向对外乡人不那么友好的。”新来的员工索瑞被鱇老板安排了一个难啃的活儿。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瞧,...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瞧,调查员先生和孩子们感情还真是好,每天都会陪他们玩一会儿。不像他们的父母,根本不愿意抽时间陪他们。”

“能和孩子们相处的不错的人本质上都不坏,但我感觉他现在并不是很开心。”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瞧,调查员先生和孩子们感情还真是好,每天都会陪他们玩一会儿。不像他们的父母,根本不愿意抽时间陪他们。”

“能和孩子们相处的不错的人本质上都不坏,但我感觉他现在并不是很开心。”


貘森—土猫三儿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员...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员,做为镇上最无所事事的外乡人。镇民们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那么反感,但对他每天到处乱窜和做出各种奇怪的行为还是感到很无奈。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镇民们认为凡是自称调查员的外乡人,在精神上多少都出了点问题。

《印斯茅斯小镇》的日常

调查员,做为镇上最无所事事的外乡人。镇民们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那么反感,但对他每天到处乱窜和做出各种奇怪的行为还是感到很无奈。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镇民们认为凡是自称调查员的外乡人,在精神上多少都出了点问题。

鸽型奶鹅milk
摸了拉莱耶印象 我不会画场景呜...

摸了拉莱耶印象

我不会画场景呜呜呜

摸了拉莱耶印象

我不会画场景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