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洛子商

6208浏览    100参与
瓶瓶果酱

【洛子商水仙】当重生遇到穿越(3)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第三章


江知仁醒来的时候,洛子商正站在窗前,手中拿着一张写满蝇头小字的纸。

那张纸色白质坚,应是产自宣州的玉版宣,价格不菲。而纸上记录的,正是这两日扬州城中各家米铺的粮价涨幅。

洛子商低垂眉眼看着纸上的字,嘴角含着一抹戏谑的笑。

江知仁伸手掀开了身上的锦被,以手撑床坐了起来。


听到身后传来布料摩擦的轻响,洛子商将手中的纸抛在了书案上,转身走了过去,俯身凑近江知仁,笑道:“你醒了。”

那两张相似的面容仅咫尺之遥,眼波相缠间...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第三章

 

江知仁醒来的时候,洛子商正站在窗前,手中拿着一张写满蝇头小字的纸。

那张纸色白质坚,应是产自宣州的玉版宣,价格不菲。而纸上记录的,正是这两日扬州城中各家米铺的粮价涨幅。

洛子商低垂眉眼看着纸上的字,嘴角含着一抹戏谑的笑。

江知仁伸手掀开了身上的锦被,以手撑床坐了起来。


听到身后传来布料摩擦的轻响,洛子商将手中的纸抛在了书案上,转身走了过去,俯身凑近江知仁,笑道:“你醒了。”

那两张相似的面容仅咫尺之遥,眼波相缠间,似水乳交融。

时至此刻,很多话、很多事,无需开口,两人俱已心知肚明。

毕竟,眼前人就是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啊。

 

洛子商早已让厨房备下了合江知仁口味的各色菜肴,等到江知仁细嚼慢咽地填饱了肚子,两人就动身去了江知仁初至扬州时的那条小巷查探。

巷中并无任何异常,只除了昨日凭空出现了江知仁这么个大活人。

最终,洛子商和江知仁还是无功而返。

 

江知仁留在酒楼的笔墨纸砚等一干小物件早就被老板打包起来,差小二送了过来,后又经萧鸣之手放到了洛子商的书房里。

江知仁握着那封已被打开过的信,想着江河如今尚在牢中,这封信即便送出,也不过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他垂眸望着信封上的四个小字,微蹙着眉头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拿起了一根火折子点燃了烛台,将信凑了过去。

那封信瞬间就被烛火吞噬,从角落开始一点一点化为了劫灰,很快燃烧殆尽。

直到火焰触到了他的指尖,江知仁这才松开了手,任由那最后的余烬携着一缕火花飘落在地。

 

洛子商从始至终都静立在旁,不动声色。

直到倒映在瞳孔中的火光完全熄灭,他才执起了江知仁的手,轻轻拭去了江知仁指尖的那一抹灰。

如此,正合他意。

 

自此之后,洛子商身边的人皆称江知仁为‘江公子’。

而江知仁的身份来历,洛子商也令人做了手脚,精心杜撰,以求天衣无缝。

 

另一边,柳玉茹按照原计划在扬州收粮,却不想此行并没有在青州和沧州那般顺利。

城中粮价始终维持在某个数值,起伏不大,任是她巧计频出,也仅仅是让粮价泛起了些微涟漪,不见大的浪花。

她虽然小赚了一笔,但远不及在青沧二州的获益。


柳玉茹心知哄抬粮价、借机敛财乃是不义之举。

只是,身在乱世,立于幽州,她只能行非常之法。

 

一连数日,扬州城皆是风平浪静,但是柳玉茹却总觉得心中惶恐难安。

她深知扬州城内种种不同寻常的诡异之处,都和那位与她仅有一面之缘的洛公子脱不了干系。

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她还是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为数不多的粮食,以及刺杀了王善泉的叶韵和叶世安离开扬州。

 

船已起锚,就等扬帆远航,柳玉茹着一袭素衣,与叶世安一起站在船头。

只一低头,她就见到码头上的人群往左右散开,一道蓝色身影在侍从的拥护中缓缓靠近船只。

柳玉茹心中一沉,如花的容貌骤然失了颜色。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船下的洛子商竟是一手摇着纸扇,笑着朝她扬声道:“柳老板,我们后会有期。”

今日,他放她一马。

从此以后,两人之间恩怨尽消,若是再见,便各行其道,各随其心。

 

货船远离了码头,漂流在河道上。

隐约之间,柳玉茹似乎是看到了洛子商的身后走出了一个白衣人。

那两人转身离去,与她渐行渐远,一蓝一白缓缓相融,模糊在了一处,再难分辨。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永不停歇。横加阻拦,亦不过是螳臂当车,而顺应天命,才是大势所趋。

所有人都被裹挟在这乱世之中,或轻如鸿毛,只随波逐流,似浮萍轻贱,或重于泰山,视天下为棋,翻云覆雨,最终名垂青史。

今生,洛子商也不打算独善其身。

毕竟,他已身在局中。


范轩登基为帝之后,洛子商就留下萧鸣看守扬州,与江知仁一同来到了东都。

他以扬州为条件,要求与江知仁一同成为太子太傅,而顾九思、叶世安则是在周高朗的周旋下被任命为太子少傅。

至于当朝太子,就是范轩的独子范玉。范轩称帝后,他亦备受宠爱,万众瞩目。


洛子商和江知仁在晨曦破晓时就已等候在了东宫水榭,欲为范玉传道授业。

然范玉却是直到日上三竿,才在宫人小心翼翼的催促声中离开了柔软的床榻,被伺候着洗漱更衣。


此时恰逢初春,凉风侵肌,寒意阵阵。

洛子商怕江知仁着凉,便遣鸣一回府去取了一件青花纹样的锦绣披风,动作轻柔地将其披在了江知仁的肩上。

范玉也终于姗姗来迟,面上却毫无愧色。

他虽是早已听闻洛子商和江知仁乃是并蒂双生,有着一般无二的俊美容貌,却也还是因为初见的惊艳,愣在了亭外。

洛子商有条不紊地将江知仁身后的长发拢到披风外,随后就像是才发现了范玉的到来,语带惊讶地轻呼一声:“殿下,您来了。” 

他顿了一顿,故意望了一眼头顶的艳阳,笑问范玉,“午时将至,不知殿下可要用膳?”

闻言,范玉一时也不知道,洛子商这是果真关心他腹中饥饿,还是在嘲讽他是个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酒囊饭袋。

 

“殿下若是不饿,便开始听课吧。”

洛子商款款落座,翻开了桌上的书籍,眼神却径自略过范玉望向了江知仁,放柔语气,“昨夜你因忧心殿下的学业辗转难眠,今日便先歇歇,我来吧。”

洛子商话音一落,与他心有灵犀的江知仁就莞尔一笑,对着范玉微微颔首。

“殿下请坐。”

范玉看着洛子商和江知仁脸上那如出一辙的温柔笑容,因不喜被人管束而升起的火气霎时就哽在了喉咙里。

他向来吃软不吃硬,登时就被拿捏得死死的,乖乖坐了下来。

洛子商的声音如清泉冷冽,如丝竹悦耳,范玉不知不觉就沉醉其间,虽然昏昏欲睡,倒也将书中的道理听进了一耳半句。


中途休憩之时,洛子商和江知仁坐在水榭边的长椅上,边品着香气四溢的贡茶,边吃着蓬松酥软的糕点,可谓是十分惬意。

江知仁懒懒散散地倚靠着围栏,指尖稍稍一用力,就揉碎了酥糕一角,撒向了湖中。

抢食的鱼群摇头摆尾一哄而上,不消片刻,就将碎屑吞食得一点不剩。

而没有了食物的诱惑之后,它们也就三五成群,各自离散。

湖面逐渐恢复平静,再不见此前波涛暗涌,然而,就在此时,那凝脂般的修长手指又是随意一挥。

鱼群再次上钩,围聚一团。


洛子商见江知仁乐此不疲地逗弄着湖中锦鲤,忍不住摇头失笑。

江知仁斜睨了他一眼,以袖掩面轻咳一声,终于收起了玩心。

他佯装从容地接过了洛子商手中的绣帕,轻轻擦去了沾染在指尖的残渣。


两人比邻而坐,美得就像是一幅画,只是,范玉本就一整天没有进食,见此情景,虽然也觉得赏心悦目,却也更加饥肠辘辘。

他拍了拍肚子,终于下定了决心,腆着脸走上前去。

在宫人惊恐的目光中,堂堂太子殿下竟然装起了可怜。

“太傅,我也饿了。”


闻言,洛子商侧目望了江知仁一眼,随后捧起了桌上的一个青瓷小碟,递给了范玉。

伴随着腹中轻微的肠鸣声,范玉迫不及待地伸手拿起了碟中的一块酥糕,一口塞进了嘴里,脸上也同时露出了满足的笑。

秉持着雁过拔毛的良好美德,他索性端起了碟子,转身就走。而在他的脚下,成群结队的锦鲤正畅游水中,怡然自乐。


待范玉吃饱喝足,又过了一时半刻。

洛子商翩然起身,眉梢一挑,“殿下如此生龙活虎,想来是歇够了,那就继续听课吧。”

范玉猛然回头,哀怨地望向洛子商,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江知仁微微一歪头,就十分凑巧地躲开了范玉求助的目光。

眼看杯中茶水已然见底,他不紧不慢地伸出左手轻轻挽住了右腕下的长袖,右手则拿起了一边的茶壶,将面前的杯盏稳稳倒了个八分满。

再一次完成自身使命的茶壶被静静地置于桌角,那一盏如翡翠般澄澈透绿的茶水则被一双白如玉笋的手轻轻捧起。

江知仁俯首屈颈,低垂着眉睫将唇覆在杯沿,浅浅地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入喉,连带着身体也暖了起来。

而从始至终,他的动作都如同那行云流水一般,仪态盈万方,尊贵不可言。


—————————————

—————————————


称呼问题:

江知仁称洛子商为‘子商’。

洛子商称江知仁为‘阿知’。

原因:一、仅我个人审美,阿知比知仁更好听;二、洛子商称萧鸣为‘阿鸣’,那么按他的口语习惯,阿知更顺口。  


江知仁,这名字的昵称真的好难取。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蹦迪
【天界合伙人七夕48h‖惊喜棒...

【天界合伙人七夕48h‖惊喜棒】容齐x洛子商


双黑


容齐:朕给你你想要的权势和地位,而你,从今日起,无论生死,都是朕一个人的手中之物。


洛子商:我活了二十年,也恨了二十年,到最后,才知道自己恨错了人,也无人爱我。既然如此,那我便要拥有这令人害怕的权势地位,让他人怕我惧我。皮囊而已,要便拿去。

  

  

  

  【手残p图】

【天界合伙人七夕48h‖惊喜棒】容齐x洛子商


双黑


容齐:朕给你你想要的权势和地位,而你,从今日起,无论生死,都是朕一个人的手中之物。


洛子商:我活了二十年,也恨了二十年,到最后,才知道自己恨错了人,也无人爱我。既然如此,那我便要拥有这令人害怕的权势地位,让他人怕我惧我。皮囊而已,要便拿去。

  

  

  

  【手残p图】

迷津笙渡

【天界合伙人七夕48h||8月4日07:00】狸奴

润玉×洛子商

春宵苦短日高起,君王从此不早朝

京都下起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润玉跪在雪地里眼神有些涣散,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白茫茫一片里,一个湛蓝的身影,正缓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待他走得近了些,才看清来人怀里抱着一只猫,还腾出一只手来抱了个汤婆子,目光上移,那是一张十分精致漂亮的脸,头发用金冠整齐束起,青衫挺立,明明是一副读书人的装扮,偏生得唇红齿白地,内勾的眼角稍微带出来几分邪气,在一片雪白里明艳得让人心猿意马。


润玉识得他,那是他父皇给太子寻的老师——洛子商。


还没等润玉反应过来,那抹湛蓝已经到了他跟前,然后在他身前稍作停顿了一下,欠...

润玉×洛子商

春宵苦短日高起,君王从此不早朝

京都下起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润玉跪在雪地里眼神有些涣散,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白茫茫一片里,一个湛蓝的身影,正缓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待他走得近了些,才看清来人怀里抱着一只猫,还腾出一只手来抱了个汤婆子,目光上移,那是一张十分精致漂亮的脸,头发用金冠整齐束起,青衫挺立,明明是一副读书人的装扮,偏生得唇红齿白地,内勾的眼角稍微带出来几分邪气,在一片雪白里明艳得让人心猿意马。

 

润玉识得他,那是他父皇给太子寻的老师——洛子商。

 

还没等润玉反应过来,那抹湛蓝已经到了他跟前,然后在他身前稍作停顿了一下,欠身一礼,低声道了句:“风寒雪冻,殿下虽然体健,也莫要强撑。”后翩然离去。润玉听得这话,顿了顿,有些不解地看向洛子商渐远的身影,他这是在教自己怎么逃脱皇后的责罚?可是洛子商作为太子太傅,怎么也算是半个皇后的人,缘何要帮自己,早就传闻洛子商心智谋略过人,这不会是有什么后招等着自己吧。

 

然后上一秒还在纠结洛子商是否有其他心思的润玉,下一面直挺挺往雪地里面倒——管他有什么算计,这雪太冷了。看着宫人着急忙慌地抬走润玉,洛子商这才从隐身的宫墙走出,怀里抱着那只猫,消失在风雪里。唯一不同的是,手上少了个取暖的物件。

 

“所以,是你捡走的手炉,就是在那个时候,你就知道,可以利用我。”洛子商拍掉了润玉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手。语气听上去咬牙切齿——他以为自己是黄雀,结果黄雀另有其人,感觉自己被戏耍的洛子商怎么可能不生气。

 

润玉哪里会遂洛子商的愿,当即一只手环住他腰,尾指点在他的腰窝处,那是洛子商敏感点之一,“子商,你这样说我,我会伤心的,分明是我及时察觉你爱我。”然后大手一握,果不其然洛子商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润玉见人就要滑入水中,趁机将人捞到自己的怀里。

 

如何让一只炸毛的洛子商变得乖顺,润玉深谙其道。

 

“嘶——”润玉倒吸一口冷气,真是有什么样的猫就有什么样的主人。现在好了,肩膀一左一右,一人一猫各来一口。说来也是自己该,明知道洛子商和狸奴都不好惹,偏偏还要去招惹他们。

 

哦,狸奴是洛子商的猫,润玉当年就被狸奴咬了一口,咬得还不浅,大半个肩膀都被鲜血染红了,说起来还得感谢狸奴呢,润玉借着被咬伤的契机,赖在洛子商的别院好一阵子,赖到皇后都开始旁敲侧击,偏生润玉话讲的滴水不漏,做足了一副可怜的姿态,那时候的洛子商只是觉得麻烦,却没有要赶人的意思,毕竟润玉也不容易,人又是自己的猫咬得,少不得要对润玉负责。而如今,洛子商只想要戳瞎润玉的双眼,他浑身上下,到底哪里有一点可怜。

 

院子的阳光正好,洛子商进宫多半是去跟皇后周旋了,可种子一旦种下,开始生根,芥蒂就难以消除了,润玉就坐在亭子里面,看着满院子的风荷,狸奴就趴在他的脚边,乖顺得很,——皇后怕猫,洛子商便只能将狸奴留了下来,他心情晴好地看着狸奴,:“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狸奴喵喵叫了几声,表示抗议,它可不是什么狗狗狐狸,愚蠢的人类!

 

润玉只是斜了一眼过去,张牙舞爪的狸奴立刻偃旗息鼓,似乎是觉得还不够威慑,润玉蹲下去摸了摸狸奴的头,笑得一脸和善:“到底谁蠢啊,小猫儿。”

 

润玉双手抱着膝盖,默默离狸奴远了一些,“你说说你,一只猫儿怎么唤做狸奴。”

 

 

“好记。”洛子商的声音突兀地在凉亭里出现,他见着润玉还是有些怕猫,伸手将狸奴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转了话头,转身坐在石凳上,专心致志给猫顺毛,头也不抬:“殿下打算在臣这住到什么时候。”

 

“今日就走。”润玉挨着洛子商身边的石凳坐下。

 

这回换洛子商讶异了,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润玉再赖几天的心里准备了,现下答应得这么快,倒是叫洛子商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都叫太傅看出来了,再不走,就是润玉不识礼数了。”润玉的坦然让洛子商心底里有些怪异的感觉,他心有疑问,既然都装了那么久了,何至于快要走了挑明:“那殿下何至于诓臣这些天。”

 

“如果我说,是因为润玉,心悦太傅呢?”

 

洛子商手上顺毛的动作突然顿住,一双美目里有些茫然,四周的空气突然寂静,一切都好像被定格住了一样,只有池塘里面的荷花随风摇晃着,鲤鱼在水中游动,尾巴拍打一下荷叶,荡开一圈涟漪。

 

随着涟漪荡开的还有浴室里面氤氲的水汽......(lof你是我的神,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爱卿,想要朕吗?”言语之间满是蛊惑

 

......

隔日皇帝称病没上早朝,然后众人惊奇地发现太傅今日居然也没来早朝,这么巧合的吗?

 

该不会……一个不好的猜测在他们脑子里面产生——

 

洛子商是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吧,不对好像这件事他一直在做!那么,还有一种可能,这天要变了!这龙椅要换人了!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龙椅没换人,天也没有变,也就是说洛子商依旧是权倾朝野的帝师太傅,他们依旧要听命于这样一个狼子野心道貌岸然的斯文败类。

 

但是他们敢怒不敢言,毕竟陛下给的太多了——而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自己官运亨通,俸禄也很可观,眼看着能当盛世人,何须去做那乱世狗呢。

 

都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但是深夜还在批改奏折的洛子商觉得现在苦的只有自己,自己最初的理想分明是搅乱朝纲,霍乱天下,怎么现在自己倒是成了兢兢业业鞠躬尽瘁的肱骨之臣。

 

洛子商批那些千篇一律问皇上安的奏章批改得有些不耐烦,偏生罪魁祸首还不安分,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气,于是“啪——”一声搁了笔,脸上写满了什么叫做风雨欲来。

 

“陛下倒是好雅兴,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天下治理得紧紧有条,看这满案奏章皆是问陛下安好,歌功颂德的。”肱骨之臣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润玉拥美人入怀,然后开始给人顺毛:“那朕颁旨叫他们以后记得问太傅好?”

 

“陛下要当昏君,臣却不想多批奏折了。”洛子商顺势躺倒在润玉身上。

 

“你若是高兴,朕当一回真昏君又何妨。”说着他还学着昏君模样亲了洛子商一口,给洛子商递了块冰镇西瓜。

————————————————————————

当你有一个很能干的太傅,你会做什么,润玉表示,当然是做昏君。

学步车群里可见,密码:hhryyds

水爱

这剧戏份太少了,拍一天休息好几天的😤

赶紧拍完进下个组吧,真的是醉了😵‍💫

这剧戏份太少了,拍一天休息好几天的😤

赶紧拍完进下个组吧,真的是醉了😵‍💫

瓶瓶果酱
写文过程中偷了个懒,修了张图,...

写文过程中偷了个懒,修了张图,十分潦草。如果喜欢,保存、转发,随意。

银冠白衣太素,但是青花纹又有点花哨了。

特意在扇面上写了洛子商和江知仁这两个名字。

偷懒完毕,码字去了。

写文过程中偷了个懒,修了张图,十分潦草。如果喜欢,保存、转发,随意。

银冠白衣太素,但是青花纹又有点花哨了。

特意在扇面上写了洛子商和江知仁这两个名字。

偷懒完毕,码字去了。

瓶瓶果酱

【洛子商水仙】当重生遇到穿越(2)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第二章


萧鸣身为洛子商的师弟,与洛子商情同手足,听闻洛子商不知何故陷入了昏迷,他登时就乱了分寸,匆匆来到了洛子商的卧房。

府邸中的老医官正在替洛子商和江知仁把脉,然而,纵使他医术精湛,面对如此疑难杂症,也只能抚须叹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萧鸣在床边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忧心如焚。

他原是想对江知仁严刑逼供,可是在看到江知仁的面容后,他也就明白了,为何鸣一没有将江知仁关进牢狱中严加审讯,反而是小心地将人安置在了洛子商房中的那一张弈棋的...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第二章

 

萧鸣身为洛子商的师弟,与洛子商情同手足,听闻洛子商不知何故陷入了昏迷,他登时就乱了分寸,匆匆来到了洛子商的卧房。

府邸中的老医官正在替洛子商和江知仁把脉,然而,纵使他医术精湛,面对如此疑难杂症,也只能抚须叹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萧鸣在床边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忧心如焚。

他原是想对江知仁严刑逼供,可是在看到江知仁的面容后,他也就明白了,为何鸣一没有将江知仁关进牢狱中严加审讯,反而是小心地将人安置在了洛子商房中的那一张弈棋的软榻上。

因着那张脸,即便江知仁极有可能是洛子商昏迷不醒的罪魁祸首,可在弄清真相之前,萧鸣也无法对他下狠手。

 

萧鸣仔细询问了随洛子商出门的侍从,这才从其口中得知,洛子商即便是在昏迷之际,也还记得将江知仁护在身前。

萧鸣轻叹一声,深知洛子商的心中有着一份独一无二的柔软,是留给亲近之人的,而江知仁显然已经被他纳入了心间。

 

就在萧鸣和鸣一焦头烂额之时,洛子商和江知仁却是深陷在光怪陆离的梦中,看到了彼此的记忆。

 

前世濒死之时,洛子商唤了江河一声“爹”。

若是细思,那一声呼唤其实是为了填补他心中多年来的遗憾,而并非是他真正原谅了江河。

不过,当洛子商见到江河果真信守承诺,在重生之后寻到了他,为他取名江知仁,陪伴他长大的时候,他才终于彻底地放下了心底被根植已久的执念。

哪怕那个本该被他称为父亲的男人,对他仍存了一丝偏见。

 

而江知仁也在此时梦完了洛子商那波诡云谲、跌宕起伏的一生,并且,他还通过细枝末节发现了洛子商与他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

洛子商身上的锦袍皆是浓墨重彩,绣工精细,而他房中的衣柜里则多为素色衣衫,色泽明亮。

洛子商的袖中暗藏了一柄巴掌长的小刀,自身又文武双全,而他这双手却是习惯了舞文弄墨,出行之时也会有江河派人守护。

洛子商行事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他却要在人前人后敛尽了一身锋芒,时刻维持着温文儒雅的表象。


江知仁犹记得在他年幼之时,江河与他在府中的石亭里执棋对弈。

随着棋盘上的局势愈发胶着,江河的眉头也越皱越紧,甚至还出言责备他的棋风太过霸道狠厉。

后来在收拾残局时,江河应是有些后悔对他说了重话,便缓和语气对他道了歉,教导他要与人为善。


如今想来,如是种种,当真是不胜枚举。

而若要究其原因,倒也简单。


江知仁已非洛子商,可江河还是江河。

所以他难免就会透过今生的江知仁,看到前世的洛子商。


人的性情多是受后天影响,江知仁的柔软,除了环境造就,也有江河推波助澜的原故。

他拔掉了一只小刺猬身上所有尖锐的小刺,仅仅是因为,他以为自己这样做,会对小刺猬更好。


记忆深处的疑云在此刻烟消云散,江知仁终于明白了,为何江河总是神情复杂地说着似是而非的话,做着自相矛盾的事。

原来,父亲既想要好好疼爱他,以借此弥补对洛子商的亏欠,又唯恐他会行差踏错,再度成为洛子商。

那份沉重的父爱固然不假,但却没有足够的信任作为支撑。


前世的洛子商有萧鸣、鸣一、问一等人陪在身边,至死追随,而他呢?

江知仁忽然想起,他曾听到府中侍从与江河回禀,说是已将一行人妥善安置。那其中,似乎就有萧鸣的名字。

如此看来,父亲尚且还记得要给那些前世在他身边的人一份庇护。只是,却也不打算让他们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父亲曾说,这一辈子,保证他过得比九思好。

恐怕,此语的前提是——

他是江知仁,而非洛子商。



月落日升,天光初绽。

洛子商比江知仁更早的从梦境中苏醒了过来。

萧鸣守候在洛子商的床边,眼圈泛着青,显然是彻夜未眠。

他见洛子商睁开了双眼,登时又惊又喜。


洛子商看着眼前的萧鸣,微微红了眼眶,嘴角却情不自禁地挑了起来,露出一抹浅笑,两个酒窝。

随后,他启唇唤道,“阿鸣。” 

再逢故人,何其幸哉。


——————————————

——————————————

 

原著的番外里,江知仁第一次见到柳玉茹时,因为似曾相识而有些发愣,之后江河问他在想什么的时候有一个冷笑。

或许是我多想了,这可能只是太太随意的一个描写,但我联系上下文,确实不太理解江河为什么要冷笑?


我只是认为,江河因为有前世的记忆,所以潜意识里就会在江知仁身上看到洛子商的影子。


水爱

老刘上四天班休了四天😭😭😭我要天天看美人😭😭


Cr:站姐

老刘上四天班休了四天😭😭😭我要天天看美人😭😭


Cr:站姐

爱看小说

求文

有没有斩荒重生到洛子商世界的 昏迷被洛子商捡到 洛子商以为斩荒是他兄弟的  或者洛子商穿越到了斩荒世界 以为斩荒是她弟弟的文

有没有斩荒重生到洛子商世界的 昏迷被洛子商捡到 洛子商以为斩荒是他兄弟的  或者洛子商穿越到了斩荒世界 以为斩荒是她弟弟的文

瓶瓶果酱

【洛子商水仙】当重生遇到穿越(1)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给没看过原著的人简单说明一下:

洛子商从小被遗弃,历经苦难,后来成为了扬州城的掌权者,以及位高权重的帝师。

临死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的父亲并不是男主顾九思的父亲,而是江河。

而江知仁和洛子商,其实是同一个人。

番外江河重生了,找到了幼时的洛子商,取名为江知仁,并开始养育他。

所以,江知仁是拥有另一种人生的洛子商。

至于洛子商具体的生平经历就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小说《长风渡》。


第一章

 

伴随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

洛子商x江知仁,双帝师,水仙,前后无差。

双方记忆共享,治愈向,互相救赎。

权倾朝野的帝师挟天子以令诸侯,真的太戳我了!


给没看过原著的人简单说明一下:

洛子商从小被遗弃,历经苦难,后来成为了扬州城的掌权者,以及位高权重的帝师。

临死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的父亲并不是男主顾九思的父亲,而是江河。

而江知仁和洛子商,其实是同一个人。

番外江河重生了,找到了幼时的洛子商,取名为江知仁,并开始养育他。

所以,江知仁是拥有另一种人生的洛子商。

至于洛子商具体的生平经历就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小说《长风渡》。


第一章

 

伴随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熊熊烈火在转瞬之间就袭上了洛子商的衣袖,将他身处的这座巍峨宫殿完全吞噬。

屋檐坍塌,满目腥红,殿中的温度也在急速地升高,洛子商腹部的那一道剑伤流出涓涓血水,与迅速蔓延的火蛇相融。

随着时间流逝,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冰冷,极致的痛楚也变得麻木。

洛子商看着眼前的江河,心中百感交集。

他虽是在临死之时才得知了身世,但却还是决定,唤这个在他十二岁时亲手将他送上了白骨路、又在今日刺他一剑夺他性命、即将与他共赴黄泉的男人一声—— 

“ 爹。”

与这声带着释然的呼唤一同落下的,是洛子商手中紧握不放的袖刀。

随后,这个搅动天下风云的男人就这么阖上了双眼,再无声息。


庄生梦蝶,戏如人生。

洛子商自认不是一个好人,却没想到像他这样的人,也能得苍天垂怜,拥有重活一次的机会。

他在马车上寻到一块圆镜,怔怔地望着镜中人年轻俊美的面容和那一身锦绣衣袍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确定了自己目前仍在扬州城内,而阿鸣也还……

思及此,鲜少有情绪波动的他已然眼尾泛红,心中百般滋味。

 

就在此时,马车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帘门被轻轻掀起。

洛子商迟疑了一瞬,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镜子,闭上双眼轻轻吐出一口气,收敛起外露的情绪,拿起手边的纸扇起身步出了车门。

他如往常般将手搭在侍从的手上,跨下了马车。

 

古语有云,郎绝独艳,世无其二。

此话用来形容洛子商,再合适不过。


洛子商一下马车,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围繁杂的注视之中,有那么一道隐晦的视线正在悄悄地打量着他。

他慢条斯理地打开手中的纸扇,放在腰腹之间轻轻摇动了几下,这才缓缓抬头望向了那道视线的主人。


柳玉茹包下了酒楼二层的一个小包厢,倚窗而立,并没有刻意地躲避洛子商的眼神。

而洛子商也如前世般淡淡地望了她一眼,随后就将视线投放到了他处。

只是,他那只执扇的手却不自然地微微收紧。

忽然,洛子商整个人僵立在了原地!


只见那酒楼二层的另一个窗台之上,竟站着一名身着白色绣袍的男子。

那男子的气质温润如玉,与他的张扬外放形成鲜明对比,可那张精雕细琢的容颜,却是与他一模一样!

而那男子的真实身份,就是初到扬州的江知仁。

 

一个时辰之前,江知仁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条小巷的尽头,而周围空无一人。

他打探到自己正在扬州城后,虽然心有困惑,却还是想着先择一酒家,书信一封给父亲报个平安。


他匆匆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很快就落笔成书,把信写好了。

他将纸上墨迹晾干之后,就将纸叠起来塞进了一个黄色信封,用浆糊封住了信口。

将正事做完,他就站起身来,一边按揉着酸软的手腕,一边走到窗边低头望向了人来人往的街道,想要好好看看这座繁华的扬州城。

巧的是,只一眼,他就见到了那个招摇过市、被人群簇拥着的男人。


洛子商不疾不徐地摇晃着手中那柄临摹着《将进酒》的纸扇,身上的锦袍是与孔雀的翎羽一般的浓艳之色。

本该活泼跳跃的蓝色穿在他的身上,却显得威严沉稳,气势凌人。

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诉尽了千古风流。

 

洛子商骤然侧目,视线从柳玉茹处一掠而过,随后紧紧地锁定在了江知仁的脸上。

江知仁更加清晰地看到了洛子商的面容,登时心乱如麻。

两个同样俊美的男子遥遥相望,一居高临下,一扬首凝眉,一居酒楼厢间,一居喧闹街市。

四目相对间,似是穿越了时光。

 

片刻后,洛子商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带人走进了酒楼,站在了江知仁的包厢门口。

江知仁似有所觉,打开了门。

洛子商对着身后的侍从一挥手,独自走了进去,随手带上了厢门。

 

原本大开的窗户已经被牢牢锁住,屋外的阳光透过窗纸倾洒进来,倒也敞亮。

江知仁和洛子商相对而立,一时无言。

洛子商用眼角余光扫到了桌上的凌乱,见那一道信封上写着‘吾父亲启’四个俊秀中又暗藏锋芒的小字,便抿了抿唇,开门见山。

“不知兄台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公子?”

这天底下真有平白无故生得如此相像之人吗?他不信!

 

江知仁见洛子商注意到了那封信,竟是鬼使神差地答他:“在下江知仁,家父名为江河,不知公子可有耳闻?”

闻言,洛子商大惊失色,手中纸扇登时掉落在地。

下一刻,他狠狠地握住了江知仁的手腕,将人扯到了身前。

“你说什么!” 那锐利的目光让江知仁的心跳漏了一拍。


洛子商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指尖,感受着其上略显粗糙的触感,心中更加波涛汹涌。

眼前人衣冠华贵,谈吐举止也十分有涵养,而那一双手更是白皙如玉,只有执笔处有一点薄茧,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公子。

洛子商原是猜测,江知仁只是自小与他分离,却有幸被好心的富裕之家养育长大。

却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可笑!


江知仁与他确实是并蒂双生的至亲之人,可同为江河之子,他们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江河封存了江知仁所有的消息,将人保护得滴水不漏。

而他洛子商呢,江河却能放任他颠沛流离,孤苦无依,历尽世间丑恶,在那条白骨路上挣扎前行,最终落得个一无所有。

更甚之,从江知仁此前的表现来看,对方应该也是不知道有他这个孪生兄弟的。

江河竟还刻意隐瞒了他的存在!

 

洛子商的心底是说不出的失望和愤怒,但其中又诡异地夹杂着一丝欢喜。

所幸,江知仁不似他……

 

就在此时,洛子商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有一幕幕幻象逐一浮现。

他强作镇静,抬眸望向江知仁,就见江知仁正一手扶着额头,紧蹙着眉头,显然也不太舒服。

一声闷响,两人双双倒地。

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洛子商毫不犹豫地一个转身倒在了江知仁的身下,将人紧紧地护在怀里。


——————————————

——————————————


鉴于这对CP冷门又邪门,我只能自己产粮了。


追朕者格杀勿论

洛美人的权谋戏来了。(图源见水印)

洛美人的权谋戏来了。(图源见水印)

水爱

洛太傅😗洛孔雀🦚

🤫


图源微博

洛太傅😗洛孔雀🦚

🤫


图源微博

水爱

洛洛上班第2-4天记录


Cr:Holic

洛洛上班第2-4天记录


Cr:Holic

一棵向向向日的葵

#起落参商#

李嶷:为什么我的只有一根?

洛子商:你要?我可以给你一根。


#起落参商#

李嶷:为什么我的只有一根?

洛子商:你要?我可以给你一根。


一棵向向向日的葵
#起落参商# 李嶷:我持剑,你...

#起落参商#

李嶷:我持剑,你执扇,我们一起夺回东都,如何?

洛子商:好,我陪你!

#起落参商#

李嶷:我持剑,你执扇,我们一起夺回东都,如何?

洛子商:好,我陪你!

一棵向向向日的葵

#起落参商#

一把金扇搅弄风云,

十方棋子尽在掌中。

——洛子商刘学义


洛子商:只要是小十七想要,就算搅乱风云,我也要给他办到。


#起落参商#

一把金扇搅弄风云,

十方棋子尽在掌中。

——洛子商刘学义


洛子商:只要是小十七想要,就算搅乱风云,我也要给他办到。



一棵向向向日的葵

【玦启衍生】起落参商 1

[图片]

cr.网络图源侵删,文案设定详见第一章


荥阳秦府,今日张灯结彩的,因为秦府的大少爷洛子商回府的日子。


洛依水特意换了一件浅红色的新衣,坐住堂中一直张望,一旁的秦楠道:“夫人,稍安勿躁,子商的车马中午前才能到。”


洛依水揪了揪帕子:“稍安稍安,你就知道稍安,我都十年没见到商儿了,也不知道如今身体如何了。”


秦楠拍拍她的手:“子商年年都来信,而且你就算不信子商,你的好友,总归是要相信的吧。”


洛依水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担心,如今兵荒马乱的,哎~” 


当年洛子商被秦楠带回秦家后,洛依水与秦楠就...



cr.网络图源侵删,文案设定详见第一章

 

荥阳秦府,今日张灯结彩的,因为秦府的大少爷洛子商回府的日子。


洛依水特意换了一件浅红色的新衣,坐住堂中一直张望,一旁的秦楠道:“夫人,稍安勿躁,子商的车马中午前才能到。”


洛依水揪了揪帕子:“稍安稍安,你就知道稍安,我都十年没见到商儿了,也不知道如今身体如何了。”


秦楠拍拍她的手:“子商年年都来信,而且你就算不信子商,你的好友,总归是要相信的吧。”


洛依水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担心,如今兵荒马乱的,哎~” 

 

 



当年洛子商被秦楠带回秦家后,洛依水与秦楠就百般爱护,可这也是在与天抗争吧,洛子商便病魔缠身,日夜啼哭。


在他们二人无计可施之时,那位指点秦楠的高人再次出现,秦楠奉为上宾诚心求助。


那高人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那就是前往西北的固州,且再三叮嘱秦楠,一是,洛子商十五年不得离开固州,二是,前世种种皆过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尤其不能告诉洛子商,否则必有横祸。

 

起先秦楠并不信这种怪力乱神,虽然重生确实匪夷所思,但是会有横祸,他是不信的,可是朝中局势变幻亦如梦中前世一样,秦楠也便小心翼翼起来。


洛依水更是对那高人的话信到了骨子里,只字不提他们之前的前世之梦,而且小心翼翼的照顾洛子商。

 

离开荥阳,秦楠还是有些犹豫,洛依水却道:“既已与你是夫妻,我也不瞒你,若你不想离开荥阳,我也没无妨,为了商儿,我可以自己带他去固州,直到他长大成人,此生你若不负我,我便与你不离不弃,待他平安长大,我定会回来的。”

 

秦楠道:“夫人说的哪里话,商儿也是我的孩子,只能护他平安,远离故土又算得了什么,我这两日就上交辞呈,与父亲族人说明缘由,我们便启程离开,只是前世重生之说太过离奇,我还要在思索一番如何解释。”


洛依水道:“你便说为我去固州治病寻医。”


秦楠转念一想道:“治病寻医,是个好主意,还是夫人聪慧,如今我们接商儿回来,知道的人并不多,也就父亲和几个族人,我们离开几年,待回来之后,也就不会有人记得商儿是突然抱回来的孩子了。”


洛依水一听,鼻子就酸楚难当,她以为秦楠多少会介意洛子商的身份的,可是到头来秦楠还是想要他堂堂正正明明白白的做秦家的小公子。


秦楠看着眼中含泪的洛依水,帮她擦去眼角的泪,说道:“夫人切莫再落泪了,你若身体垮了,还怎么照顾商儿。”


洛依水点点头:“对对,以后我们一家人要平平安安的,我们商儿也会开开心心的。”

 

他们夫妻二人只盼洛子商可以平安长大,一家人和和美美,对于前世那些恩恩怨怨,今生丝毫不想掺和。


于是秦楠辞了官职,离开家族,带着妻儿去了固州。

 


起初夫妻二人对于去固州,能救洛子商的命还将信将疑,可是当他们在路上救了西北郡王的时候,感觉命运的齿轮真的转动了,或许这真的如那高人所言,一切已经开始都在改变了。

 

西北郡王乃是陛下的一庶子,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婢女,被陛下临幸有了孩子,因为不受宠不起眼儿,就躲过了几个皇子夺嫡,之后被皇帝打发到了封地,只给了郡王的封号。

而那郡王妃正是曾经洛依水的闺中好友顾文雪,顾文雪与洛依水张扬活泼的性子不同,顾文雪文静美丽,当初嫁给这个不受宠的郡王,洛依水替她抱不平,可是顾文雪却反过来安慰她,顾文雪觉得西北郡王性格温和隐忍,能安稳的去西北也很好。

 

于是洛依水就眼睁睁看着好友远嫁,而前世顾文雪与西北郡王也在一次外出的路上被杀了,之后整个西北和西南都被梁王掌控了。

 

看着多年未见的好友,洛依水与顾文雪泪流满面,也恰好是这一次西北郡王夫妇遇到了秦楠的队伍,才躲过一劫。


之后知道西北郡王府就是在固州的时候,秦楠和洛依水都高兴坏了,两队车马结伴而行,一同前往固州,此时的郡王妃顾文雪正好身怀六甲。


次年西北郡王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孩子出生后,洛依水抱着白白胖胖的洛子商来探望,回到家中后,万分感慨。


秦楠也没想到今生的变故如此之大,他说低声道:“前世他们夫妻都被刺杀了,更没有留下子嗣,如今局势重新洗牌,只怕我们想要躲,也躲不过。”

 

洛依水道:“躲不过那就迎面迎上去!我洛依水也不是吃素的!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他们谁都别想伤害我商儿。”

 

按道理,一个小小的西北郡王的嫡子出生,消息送到东都,也不会引起大的骚动,可是这次却惊呆了宫中的两个人。


一人便是洛子商的亲生父亲江河,一人便是钦天监的掌事大人。


那钦天监的掌事年过七旬,每每夜观天象看到王朝气数将近,天下动荡不安,心中就万分痛心,可是就在前几日他看到新的帝星诞生,而后西北就送来了西北郡王长子诞生的消息。


掌事仰天大笑:“天不亡我大荣啊!!天不亡我大荣啊!!”


之后掌事与陛下夜谈一宿,第二日陛下就为他的这个孙子提笔取名:李嶷! 


朝中诸多大臣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江河却眉头紧锁,因为前世大荣李氏一脉,根本没有李嶷这个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