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津睿

12620浏览    90参与
网名

琅琊一家人(现代同人)7

“景睿,我们还要坐多久的车啊,我快吐了……”

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坐着两个极其显眼的年轻人,一个性格沉稳,一个个性洒脱,两人又都长着一副好摸样,惹得前排的有个初中生小姑娘频频回头偷看。

“一看你就是长期纸醉金迷的生活过惯了,这才出门多久啊,你这问题问了不下十次了,正好,这次也当历练历练。”萧景睿一边调笑,一边把手边的橘子掏出一个递给他,“吃点吧,治晕车特别有效。”

言豫津也不客气,刨开直接把一半塞进了嘴里,然后才缓缓输出一口气,“你以为我跟你似的,长期到处跑。

不过话说你那个长期挂在嘴边的苏哥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要不是你我从小一块长大,知道你高中的时候还被那个姓云的校花给拒绝过,我都要怀...


“景睿,我们还要坐多久的车啊,我快吐了……”

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坐着两个极其显眼的年轻人,一个性格沉稳,一个个性洒脱,两人又都长着一副好摸样,惹得前排的有个初中生小姑娘频频回头偷看。

“一看你就是长期纸醉金迷的生活过惯了,这才出门多久啊,你这问题问了不下十次了,正好,这次也当历练历练。”萧景睿一边调笑,一边把手边的橘子掏出一个递给他,“吃点吧,治晕车特别有效。”

言豫津也不客气,刨开直接把一半塞进了嘴里,然后才缓缓输出一口气,“你以为我跟你似的,长期到处跑。

不过话说你那个长期挂在嘴边的苏哥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要不是你我从小一块长大,知道你高中的时候还被那个姓云的校花给拒绝过,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喜欢男的,跟他有一腿了。”

“……我看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萧景睿白了他一眼,随即又换上了一副神往的表情,“苏哥是我在这个世上最欣赏最羡慕的人,明明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却已经走遍了大千世界,还做了很多很有意义的公益活动,不像我,虽然公司都是谢弼在打理,但我也做不到不闻不问,全身而退啊。”

言豫津听完也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萧景睿见他这幅表情,有些感慨的看着他,“你终于明白我的苦楚了吧?”

言豫津继续点头答道,“我就说嘛,你要是真喜欢男的肯定也应该喜欢我啊,怎么会喜欢一个认识几个月的人呢。”

萧景睿再次白了他一眼,然后把脸转向一边,言豫津拍了拍他的肩,道:“哎呀,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生活,我这儿倒是有个好主意。”

一听这话,他才把脸缓缓朝这边侧了一个角度,言豫津继续一本正经的说,“你干脆就把你在宁国的股份全都转给我,这钱呐乃身外之物,正好我帮你减减重,怎么样?”

这下萧景睿彻底无语了,只见他站起来就准备往前走。

“你去哪儿?”言豫津问。

“到站了。”

“要到你那个苏哥家了吗?”

萧景睿回头看着他嘲讽道,“换下一辆。”

林姝3.0
那我出街是不是左手晨光烧饼(宸...

那我出街是不是左手晨光烧饼(宸光烧丙)全家右手元元小可爱……男左女右,可惜元元莫得cp……
写一个关于海姐姐的叭
海宴一身素色旗袍,身后景琰着帝冕龙袍,携一广袖月白文衫人(苏苏)
萧景睿言豫津锦衣轻裘,策马风流
已是太后的静娘娘身后跟着高公公在宫城旁叹那风起云舒
小皮筋随后,与身边女子浅笑温柔,女子一身浅蓝,身背药篓,容颜清丽
后又有柿子夫妇骑马随行护卫,霓凰和冬姐马上谈笑,二人夫婿聂家兄弟二人在后闲谈
林燮、言阙、萧景禹缓步笑看大梁万里江山仍在
路原庭生林深人鲜衣怒马,马上风流
萧歆、荀皇后和元时一家其乐融融
荀白水和夫人,缓步看侄儿侄女兄妹展颜
惠王慕容栩、重华郡主、拓拔宇兄妹三人各抒己见愿为母国前途筹谋
璇玑般...

那我出街是不是左手晨光烧饼(宸光烧丙)全家右手元元小可爱……男左女右,可惜元元莫得cp……
写一个关于海姐姐的叭
海宴一身素色旗袍,身后景琰着帝冕龙袍,携一广袖月白文衫人(苏苏)
萧景睿言豫津锦衣轻裘,策马风流
已是太后的静娘娘身后跟着高公公在宫城旁叹那风起云舒
小皮筋随后,与身边女子浅笑温柔,女子一身浅蓝,身背药篓,容颜清丽
后又有柿子夫妇骑马随行护卫,霓凰和冬姐马上谈笑,二人夫婿聂家兄弟二人在后闲谈
林燮、言阙、萧景禹缓步笑看大梁万里江山仍在
路原庭生林深人鲜衣怒马,马上风流
萧歆、荀皇后和元时一家其乐融融
荀白水和夫人,缓步看侄儿侄女兄妹展颜
惠王慕容栩、重华郡主、拓拔宇兄妹三人各抒己见愿为母国前途筹谋
璇玑般若遥望母国,濮阳母子三人回首故园
阮英覃凌硕同袍共饮一壶烈酒

前面提到的那几位主角的这种图似乎有太太画过来着,图就不放了怕侵权。
梗源配图。

林姝3.0

2019年《琅琊榜》生贺祭文

今年我所有榜一相关产出,做成txt放网盘里了。

约33k

无h


今年我所有榜一相关产出,做成txt放网盘里了。

约33k

无h


林姝3.0

《琅琊榜》言豫津七月初七生辰喜乐

补档搬运,外链见评论。

无h

先删了哈,但我真的没有ghs

补档搬运,外链见评论。

无h

先删了哈,但我真的没有ghs

林姝3.0

《琅琊榜》萧景睿四月十二生辰喜乐

这篇文无h,但还是要走外链,原因见置顶。

外链在评论
炸号怕了,先把评论删了,但我真的没有gh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走链接了,补图。没ghs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篇文无h,但还是要走外链,原因见置顶。

外链在评论
炸号怕了,先把评论删了,但我真的没有gh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走链接了,补图。没ghs








悦心xy

【苏流】《永远的苏哥哥》第四十二章 迎击

永远的苏哥哥tag


第四十二章  迎击

新年时,萧景睿到廊州求亲,却被云飘寥冷冷回绝,必然心灰意冷。梅长苏则是隐蔽起来,装作不在廊州,准备借此机会接近结识。于是在萧景睿痴痴怔怔,纵马而去的时候,飞流抓紧时间按照命令紧紧跟上,并和黎纲一路留下消息,引着苏哥哥来到秦岭。

这秦岭一带在江左十四州的北部,本不属江左盟范围,这次梅长苏特地追着萧景睿来这里以求结识,自然免不了带些暗卫防身。

遣散江左盟兄弟,梅长苏依旧是个与世无争的读书人模样,用过午餐后,他拉着飞流走出客栈。

然而,才刚刚走出,前方便窜出了几道黑影。尘土飞扬,一时间,梅长苏面前出现了十个蒙面大汉。

飞流顿...

永远的苏哥哥tag


第四十二章  迎击

新年时,萧景睿到廊州求亲,却被云飘寥冷冷回绝,必然心灰意冷。梅长苏则是隐蔽起来,装作不在廊州,准备借此机会接近结识。于是在萧景睿痴痴怔怔,纵马而去的时候,飞流抓紧时间按照命令紧紧跟上,并和黎纲一路留下消息,引着苏哥哥来到秦岭。

这秦岭一带在江左十四州的北部,本不属江左盟范围,这次梅长苏特地追着萧景睿来这里以求结识,自然免不了带些暗卫防身。

遣散江左盟兄弟,梅长苏依旧是个与世无争的读书人模样,用过午餐后,他拉着飞流走出客栈。

然而,才刚刚走出,前方便窜出了几道黑影。尘土飞扬,一时间,梅长苏面前出现了十个蒙面大汉。

飞流顿时丢了行李,侧身挡在苏哥哥身前,手微微弯曲,指骨分明,指尖勾起。冷骛之气顿生。

梅长苏淡淡笑道:“在下一介书生,从来听说江湖行走险恶,要行凶,蒙面之人更多。可我就不明白,想要杀人或是越货,就一定非蒙面不可吗?”顿了顿,他又在后面添上一句,“尤其是在被袭击的人知道对方的身份的时候。”

当中一个蒙面人轻笑一声,嗓音极为尖锐:“可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书生都那么多废话!上!”

梅长苏向后退一步,不忘捡起行李,若无其事地拍拍上面的灰尘。然后退到客栈里,要了一杯茶。客栈小二与掌柜的很明显都已经见惯不惊了,送上茶,梅长苏接过,便气定神闲地品了起来。身后,江左盟暗卫随身守护。

飞流在十人之间穿梭着,不时出手,便传来“喀喀”几声,以及一声闷哼。孩子脸上明显显现出了点兴趣,十人围绕,却根本碰不到飞流的衣角。

“几位还真是传承了楚云派不吭声的精髓啊,想必这次见到我来,你们宗主费了不少心思吧?沈子文也真是,欢迎便欢迎嘛,那么隆重。”梅长苏沏着手中的茶,又轻啜一口。

蒙面人错愕了。但是长年的训练下来,他们也只是稍稍愣了一下,攻势依旧不停。只是心神被这么一搅扰,再加上与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拖了许久的惊诧与气愤,甚至有两个兄弟被他所伤,几人的阵法已经溃散。

“几位知我身份吗?”梅长苏自问自答,“不知。沈子文从来就是直接杀人越货的,点几人,也不顾自己的形象,莽莽撞撞的,怎么做一宗之主的呢。或许是……投毒僭位?”

几人眉睫一跳。

楚云派沈子文,究竟是怎么做到宗主之位的,他们这些被暗中培养的忠心下属最是清楚不过。暗毒缓缓杀死原宗主,夺位,成功瞒天过海,接下这楚云派。随后派这些人杀光了原宗主亲信,从此应该再没人知道。

可是,眼前这个书生怎会知道?宗主明明说过是一个书生,却为何那一个孩子就能拖的住所有人?他到底是谁?!

“我总以为,沈子文该要吃一堑长一智,不会再这么不计后果地行事了。可是,我似乎还是高看他了。”梅长苏语调平缓,笑得月白风清;说到“高看”时,脸上甚至还真的有些惋惜的样子,“他难道自己出行时不带侍卫的吗?他不要面子,指示手下在城中就斗殴的吗?不怕有官府……哦对,那个先不论。所以说,原来沈子文只是仰仗着有官府撑腰,就认为我到你们这里,一定就会被擒?”

“官府,自然是最好的武器,不是吗?”茶舍后方转出一人,冷冷说道。

他身后又跟着几十人,身上还穿着黑装,却都把蒙面套给取了下来。

……

“景睿!”言豫津拉住了马。

前方,一字排开十几个蒙面之人。

骏马嘶鸣,萧景睿与言豫津双双勒马停下。搭上佩剑,言豫津低声道:“景睿,你借机先走,去到官府调兵。毕竟谢伯伯威望更高一些。”

萧景睿平静地摇了摇头,扣上佩剑,就势拔出。一柄雪亮的长剑横于眼前,不及蒙面人反应,萧景睿便是一招飞鸟投林,剑影往复间一人已倒下。

“景睿你终于练成了?!”言豫津喜道。他一边驾马迎击,一边回头问着景睿。

“没有,”萧景睿接住飞回的长剑,见他一路向前毫无顾及,不由大急,策马向前,“你回来!冲什么冲?飞鸟投林正是远攻之技,你添什么乱!”

被呵斥了一声,言豫津才发现一不留神中,他已经深入了敌心。回想到自己并没有上前多少,这才意识到敌阵的精妙,不由暗悔。

“你坚持一下!”萧景睿将一柄长剑舞得赫赫生风,也深入了敌阵。

当下,十几个蒙面者对上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你来我往间打得却是狼狈不堪。秦岭一带地漠荒烟,风沙弥漫,马蹄掀起的尘土打在蒙面人脸上,模糊了视线;而两位公子则江湖经验缺乏,与蒙面人回旋之间也不免被江湖路数带到,不得不躲避。

萧景睿行走江湖的次数不算多,但至少本身有一定经验;而言豫津则根本不算是闯荡江湖,平时遇上些什么事情就求救官府,亮明身份,根本未曾见过江湖险恶。

“景睿!我们冲出去,去找官府好不好?”言豫津侧头避着风沙,却还是吸入了不少,呛了起来。

“没用的。”萧景睿沉声道。

这样大的声势,完全不掩人耳目,为何?底气何在?闭眼就想出来了。

……

那人一袭秋水月白蜀缎,手执一柄折扇,一派的附庸风雅,梅长苏不由别过头去。再和蔺晨一对比,才知天上地下。

想到蔺晨,梅长苏暗暗盘算,如果沈子文也派人拦截了蔺晨的话,以蔺晨的武艺,逃脱是不成问题,杀尽对方也不是不可能;而蔺晨一旦遇袭,必然会折回解救自己。可如果沈子文能意识到蔺晨武艺高强,折回解救,故意不去追杀蔺晨的话,那么蔺晨走远,自己也只好另从他计了。

还有景睿与豫津,沈子文又是否派人截杀了呢?说不得,稍后只能从言语中略加试探了。

这么想着,梅长苏终于放下了茶杯走去,“飞流,来。”

只见那孩子立时收了剩下待发未发的招式,从人群中抽身而退,等蒙面人反应过来伸手去抓时,他已经退到了梅长苏身边。

“沈宗主别来无恙啊?”梅长苏上前一步,轻笑道。

“托您梅宗主的福,还没等到我楚云派人散派灭的一日。”沈子文跨步向前,语气中毫不掩饰愤恨之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起,我就不会再让你托我的福了,”梅长苏四下转了一圈,粗略估算了一下对方人数,然后浅笑道,“不值。”

“梅宗主,您在找什么吗?”沈子文冷笑,“不要忘了,官府不会来,江左盟更不可能远水救这近火。你手中几人?而我这里又有几人,孰优孰劣,梅宗主自己掂量。”

“就凭这些人手?”梅长苏嘴角勾了勾,似乎是嘲笑,“沈宗主,你其他的人手都去追杀谁了?不调过来解救一下这里的火吗?城门外的水,可不远啊。”

“梅长苏!”吼过之后,沈子文咬牙,不断告诫自己冷静下来,“你看清楚局势!这些人手足矣!”

“哦。”梅长苏随意点点头,关于人手的问题竟然就这么揭过。“所以沈宗主认为,反正官府不管,这么耗着也没关系,对吗?”

沈子文略略思索,就猜到了梅长苏已经知道了自己截杀几个与他见过面的人,于是哈哈一笑,也不隐藏:“这么说也未为不可,不是吗?等到那两个公子被杀,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耗。”

梅长苏笑了起来。然后他就转过了头,对着飞流勾起嘴角,缓缓摇头。替那孩子理了理打乱了的衣衫,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飞流的头发放下,从怀中取出木梳。

“咳,梅宗主。”

“咦?不是说了耗着吗?”梅长苏梳理着那乌黑浓密的长发,根本不屑于回头看一眼沈子文。“沈宗主想必对自己极有信心呢,连那两人的身份都不查明,就去截杀。”

沈子文眼睫一跳,暗暗心惊,表面却平静得可怕:“和你我这样的江湖草莽在一起,又能是什么大人物呢。”

“查不到身份是吧?”梅长苏冷哼一声,满是不屑。“有我江左盟照拂,你以为你能查到他们的身份?”

沈子文不语。

梅长苏将飞流的头发綰起,给他戴上那年亲自选的发冠,再将马尾辫拉出,梳理一番,才继续说道:“那么只好让谢侯爷与言侯爷亲自来找你要他们的儿子了。”言辞之中竟是透着万分可惜。

……

“住手!”后方似乎又来了一队人马。为首那人喊着住手,可这边却没有一人理会。景睿豫津处处防守自不必说,而蒙面人似乎也不是一伙的,手上动作不慢反加快了起来。

后方赶到的一队人马见状,便也不再打话,直接加入了打斗。

几人一来,高下立判。

萧景睿与言豫津很轻松地退了出去,见前来的几位身穿寻常麻布衣,极像是江湖人士。萧景睿不由猜测,江湖纷争?亦或是恩怨情仇?两人对视,从对方的眸子里都看不出答案来。

后来的几人片刻之间扭转了局势,招式之间便将蒙面人压制得动弹不得。

提双刀,农民打扮的那人冷笑:“哼,楚云派。”

“童大哥,这真是楚云派?”他身后一人惊道。

“我怎么可能认错!”那被称为童大哥的人咬牙切齿,恨道。“沈子文人呢?!”

几个被生擒的蒙面人扭头不理。

“童大哥,宗主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楼之敬,楚云派沈子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另一位兄弟也握紧了拳,恨恨说道。

这童大哥,正是妹妹被楼之敬玷污,而控告未果、被楚云派所追杀,最后为梅长苏所救的童路。在江左盟待了两年后,终于踏上进京的途中,终于离复仇之业更近一分。

“走!回去见宗主!”童路受训多时,眼见这样的情况,立刻判断出宗主的境况怕是也不太好。

转眼见到这两个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公子,童路报以歉意的一笑,道:“两位公子,这楚云派与我们纠结太多,惊扰二位真是过意不去。再向前不远就是沂州了,出了这一带就没有问题了。二位公子快走!”

明明是他们冲出来救了自己,可是却要说是两派之间的纠葛,萧景睿听得一头雾水,只得本本分分道谢:“……多谢这位……兄台出手相救……”萧景睿愣着,用着万分不流利的江湖语言,抱拳谢道,“几位何门何派?还望答谢。”

“不必了!江湖路见不平,拔剑而起罢了。更何况我和那楚云派也有深仇大恨,两位公子快走!”童路抱拳回以一礼,然后便带上了兄弟离去。

萧景睿怔怔地站着,直到言豫津拉了他几下,才继续策马东行。

身后,被留下的几个人,又缓缓跟了上去,一路照拂。

悦心xy

【苏流】《永远的苏哥哥》第四十一章 言豫津

永远的苏哥哥tag


第四十一章  言豫津

能在大清早赶到时就去敲响萧景睿房门的公子,自然只有言豫津了。见景睿还没走出,隔壁间的一个男孩却跑了出来,雪天居然只披了一件外衫,言豫津俯下身子,笑眯眯问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只穿这些呀?”

飞流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实生出了冷意,于是便硬生生地答道:“哦!”说完就转身回房。

言豫津错愕了。那个男孩的背影,似乎有些眼熟呢。

“豫津!”萧景睿穿戴完全,开门迎接,“快进来!”

看见萧景睿这样从容地出现,言豫津心中大定,也就把那个孩子忘在了脑后,挤进门内,问道:“景睿,你……还好吧?”

萧景睿垂眸,给豫津倒上一杯热茶,道:“...

永远的苏哥哥tag


第四十一章  言豫津

能在大清早赶到时就去敲响萧景睿房门的公子,自然只有言豫津了。见景睿还没走出,隔壁间的一个男孩却跑了出来,雪天居然只披了一件外衫,言豫津俯下身子,笑眯眯问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只穿这些呀?”

飞流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实生出了冷意,于是便硬生生地答道:“哦!”说完就转身回房。

言豫津错愕了。那个男孩的背影,似乎有些眼熟呢。

“豫津!”萧景睿穿戴完全,开门迎接,“快进来!”

看见萧景睿这样从容地出现,言豫津心中大定,也就把那个孩子忘在了脑后,挤进门内,问道:“景睿,你……还好吧?”

萧景睿垂眸,给豫津倒上一杯热茶,道:“豫津,此事是我做得不对。我……”

言豫津最看不得别人难受,连忙打断:“好啦好啦,找到你了!诶你猜猜我是怎么找来的?”

萧景睿知好友的好心,也就顺着他问下去:“怎么?”

“哎呀叫你猜嘛!”

“我怎么……”他本想说“我怎么猜的出”,终究是不忍拂了好友的意思,于是细细一想,忽然眉尖一跳,“我跟你说过秦岭这个地方的。”

“哎呀正是正是!景睿你好厉害哦!”言豫津拍手欢道。“前年你对我说,你最欣赏秦岭这里两面交际的心情,北望得雪,而转身南眺,又是一番新的天地。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想到你这句话,可不就赶来了?!惊不惊喜?惊不惊喜?!”

萧景睿正想笑着回他几句,忽然房门又被撞开,一个冷骛的少年飘了进来:“早饭!”

萧景睿笑了起来,言豫津则瞪大了眼睛。

好在那孩子后马上就有人赶来救场,一个俊朗的青年男子走上前,也对着景睿淡淡一笑,见到言豫津时稍稍错愕,又立即扬起眉梢。“二位公子,如蒙不弃,楼下一同用餐如何?”

“承蘇兄好意,怎敢拒绝?容我收拾一下,稍后便来。”萧景睿拱手道。

言豫津见了萧景睿这副十分崇敬的神情,也就判定了眼前这人的好坏。于是他大大咧咧道:“诶景睿的朋友便是我言豫津的朋友,兄台怎么称呼?蘇兄是吗?”

梅长苏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但也没人看清,更没人敢确认。“言公子好。”豫津这孩子怎么还是那么质朴那么顽皮啊?方才一见到这个长大了的孩子,脑海中闪过小时候把他吊在树上的画面,才稍稍停滞;可这一番话说出来,梅长苏真的怀疑他没有长大。

“言公子对外人一向如此信任吗?”他展颜一笑。

此刻言豫津也明显意识到了他方才话语中交代了多少,不由望向了景睿。

萧景睿笑道:“蘇兄早知我身份了,至于你——其实也不难猜。蘇兄的话是提醒你呢,看你以后还那么大大咧咧的不动脑子。”

萧景睿瞪着言豫津一板一眼教训的模样着实有趣,有那么几个瞬间,就像苏哥哥瞪着蔺晨哥哥一样,看的一旁的飞流咧嘴一笑。

言豫津立刻将视线停在飞流身上。“这位小兄弟是——”

“他叫飞流,是我的贴身护卫。”梅长苏淡淡笑道。

“哦肥牛啊……”见那孩子可爱,言豫津故意口齿不清地喊着。

“飞!流!”飞流板起脸,很有些义正言辞的样子,一字一字给他指出。

“飞……牛?”

“豫津你可要小心些哦,这玩笑不是随便开得起的。”萧景睿在一旁阴恻恻地道。飞流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豫津怎么也不该和这样一个孩子嬉闹吧?更何况蘇兄还在场呢!

见蘇兄没有什么别样的颜色,依旧是笑吟吟地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嘴与纠正。“言公子的洒脱与开玩笑的劲头倒是像极了在下的一位朋友,有机会给你们见见。”

萧景睿喜道:“蘇兄的朋友,那当然是求之不得!”

“都收拾好了的话,下楼吧,该吃早饭了。”

……

饭桌上。言豫津心喜飞流可爱,总是没话找话,而飞流则侧过了头,满脸不喜。

“飞流飞流,你喜欢吃些什么啊?喜欢吃糖么?”言豫津凑上前,各种引诱的疑问。

“……”飞流似乎是一个白眼。

“飞流飞流,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啊?”

“……”这是蔺晨哥哥翻版么!!

言豫津又靠近一分。

无奈人家飞流越坐越靠近他苏哥哥,言豫津也只好不停将连凑过去,才猛然发现,再向前,就是蘇兄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了。

此时,就连萧景睿也看不下去了,他轻掩袖口,咳了两声。其实,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梅长苏微微一笑,摸了摸飞流的头,道:“飞流,吃饭吧。”飞流顺从地蹭了蹭脑袋,拿起筷子来扒起了粥。

言豫津见到景睿那不自在的神情,也就收起了对飞流的调戏,一退退到了萧景睿身边,挨得极近。原本四人围坐的一张八仙桌,此刻却是对角分布,两两聚坐。

梅长苏搂着飞流坐着,一点也不顯拘束。而言豫津则是飞快地离开,乖乖正坐。

席间,梅长苏又有意无意地安慰了萧景睿几声,其中透露出的某些政见观点更是使得言豫津暗暗赞叹。

一顿早餐本无需什么限制,完成得也是极快。当飞流吃饱喝足满意地放下碗筷时,梅长苏也轻轻撂下筷子。他抬眼看着萧景睿,目光中难得地透露出哀怜。

景睿这孩子,难得的恭谦大度,希望这样的一颗心能够伴他终生,永不改那初心。

梅长苏浅浅一笑掩过方才的情绪,向着景睿说道:“景睿,此番外出终究不便,我想谢侯爷多日不见你怕是会心急,你和豫津还该早日返回,莫要让家里人挂念。”见言豫津神色稍有些黯淡,梅长苏只道他是为萧景睿神伤,也不多想,继续说道:“景睿,往后江湖行走或有困难,只管来廊州找我。只要你到廊州,我自然能找到你。”

“多谢蘇兄。”萧景睿道谢。“只是……我必须要现在就走吗?我倾慕蘇兄才华,还想再多讨教几日……”

“日后多有机会,可现在你若是不赶紧回去,我怕你以后就不得出来了。”梅长苏笑道。

“……是。蘇兄远虑,景睿知道了。”

“诶……蘇兄……”言豫津趴在一旁,没精打采,“景睿你家教就是严,我才和蘇兄见面不到一个时辰呢,你就被赶走了。害得我也得……”

萧景睿挑眉:“你不想走?……好啊,蘇兄不介意他留着吧?”

“自然。”梅长苏也勾起嘴角笑道,“言公子怎么也是琅琊公子榜第十位,苏某有幸结识,而今观之果然不假,真是一表人才啊。”

言豫津被说得去蹭了蹭萧景睿,半晌说不出话来。萧景睿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心道蘇兄真是好眼力,才见面便抓住了豫津的弱点,将他堵的半晌无话,真是佩服。言豫津对着他撇撇嘴,“看什么看……走了。”

梅长苏一路送到城外,飞流则不走寻常路,或是飞檐或是走壁,把言豫津惊得再次半晌无话。若是……若是刚才那孩子被惹得急了,自己怎么也打不过啊……

梅长苏又关照了几句,招招手将飞流牵住,然后凝望着两匹马东去。

……

“宗主。”

梅长苏面无表情地回头。

“去吧。路上多注意一下他们的安危,到了京城后也照顾好自己。去见十三先生时注意隐蔽,第一次接头地点记清楚了?”

“是。”

“好,去吧。”梅长苏搓动指尖,“过不了多久,我也该去了。”

“属下等候宗主佳音。先行一步。”

随后,童路带着一行人,跟随着萧景睿与言豫津,半作守护,半是赶路,一同入京。

……

梅长苏依旧站在那长亭处,牵着飞流的手没有放松。掌心里那只柔软的小手有些不耐烦,于是飞流抬起头望着他苏哥哥。

梅长苏莞尔道:“再等等,他就要到了。”

“谁?……”飞流踮起脚,凑近了苏哥哥的脸庞,为苏哥哥拢了拢裘衣。

梅长苏撩过他细碎的发丝,指着前方,“喏,到了。”

一袭白衣,翻身下马。人未到,声先至。“飞流啊飞流,你苏哥哥把你裹成一只粽子了都。不热啊?”

飞流朝天望去。

“打住,快说重点。”梅长苏瞥见飞流那忍无可忍的样子,连忙制止了蔺晨。那孩子怕是方才被言豫津围着追问的心理阴影还没好呢,这位最大的阴影就到了。

“重点就是……”蔺晨本准备再胡诹几句的,眼见梅长苏和飞流的脸色都不怎么好,连忙打住。“好吧,我替您梅大宗主打探的事情都做好了,这里是朝中官员的各种隐秘,啧啧啧,宫羽姑娘厉害啊,十三先生给我那一堆情报的时候,我都愣了一下。你怎么不让她来我这儿当个学徒呢,保证以后是主管啊……人家现在回廊州了,你什么时间见见她?顺便给我琅琊阁打打名气呗?”

梅长苏瞟了他一眼,于是蔺晨连忙拨回正题:“好好好,琅琊阁名气先不提,不提。这里的资料还是围绕兰园一案展开的,其中涉案的多名官员都在这里了,你看看?”

梅长苏接过,收入怀中。“回去看。”

“那里可还有楼之敬的一桩子臭案,你可别给我弄丢了。楼,之,敬。也不知太子这怎么提拔的,这样一个人……”蔺晨忍了忍,没在梅长苏面前开骂。

梅长苏神色却似是理解,对他要说的暗暗点头。然后拍拍飞流,“飞流,我们先走吧,回客栈。”

蔺晨瞪大了眼睛。合着自己顾及的是他,而他却顾念着飞流?!

也罢。蔺晨翻身上马,梅长苏上较,飞流左右看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软较。

……

到达客栈。周边各人围拢,虽然没有明着行大礼,却都点头躬身迎接着宗主。梅长苏点头回应,回房。

“萧景睿排第二,你看着怎么样?不错吧?还有言豫津那孩子,也是个不错的。”蔺晨摇着折扇,潇洒无比。

却不料飞流在一旁听见这个名字,浑身就瑟缩一下,板起了脸。

“你什么时候见到的他?”梅长苏问道。

“前几次被你派去金陵的时候。”蔺晨没好气道。

“哦。”

见了苏哥哥这暗暗得意的样子,又看见蔺晨哥哥那没好气的样子,飞流又扬起嘴角。“苏哥哥,最好!”

“是是是,就你苏哥哥好。”蔺晨潇洒转身,“我就是个跑腿的命,一路奔波,从廊州赶到金陵,再把你家宫羽带到廊州,完了我还再赶到秦岭,年都没好好过。。结果呢?完事了连热茶都没一口。”蔺晨抱怨得乐呵呵的,梅长苏看着,倒是有些不忍。

“诶,走了。明年你可得好好补偿我。”蔺晨又一句话传来,梅长苏就知道他没那么宽大。

“去吧。跟邱垩说明白些,不要让他透露出江左盟的事情。”

“梅大宗主您放心!”说出最后一个字时,蔺晨的白衣已经飘得很远了。

梅长苏笑了笑,正准备弯腰提行李,却被一只小手快速夺过:“飞流来!”

nini夏令时

【津睿】不能让公子一人过年

这是今年三月写的,挖出来放这儿!
我看琅琊榜看得也晚!
那时的脑洞啊啊啊啊啊

就是个脑洞自娱自乐,半点都经不起推敲!!

反正我就是见不得小豫津一个人守岁
( ‾᷄꒫‾᷅ )

强制西皮上门来看他!

☆*☆*☆*☆*☆*☆*☆*☆

今年又到了除夕。

今年也一个人守岁。

言豫津把火炉挪到了外面,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这大宅子离市井有好些距离,平日无人可扰,自然安静。

今夜虽同样听不见人声笑语,但高墙还是没能拦住那远处噼噼啪啪的爆竹声蹦进来。

“哎,此时能听到宫羽姑娘的琴就好了。”
言豫津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忽然,他感觉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气息。

眼珠子一转,大声喝道,
“哪个胆大包天的小贼竟然敢夜闯言府!给本公子出来!正好我闷得慌需要个...

这是今年三月写的,挖出来放这儿!
我看琅琊榜看得也晚!
那时的脑洞啊啊啊啊啊

就是个脑洞自娱自乐,半点都经不起推敲!!

反正我就是见不得小豫津一个人守岁
( ‾᷄꒫‾᷅ )

强制西皮上门来看他!


☆*☆*☆*☆*☆*☆*☆*☆

今年又到了除夕。

今年也一个人守岁。

言豫津把火炉挪到了外面,坐在屋前的台阶上。

这大宅子离市井有好些距离,平日无人可扰,自然安静。

今夜虽同样听不见人声笑语,但高墙还是没能拦住那远处噼噼啪啪的爆竹声蹦进来。

“哎,此时能听到宫羽姑娘的琴就好了。”
言豫津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忽然,他感觉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气息。

眼珠子一转,大声喝道,
“哪个胆大包天的小贼竟然敢夜闯言府!给本公子出来!正好我闷得慌需要个人给我耍耍!表现得好的话……”

“表现得好的话,言公子您想怎样?”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挑着眉毛说道。

“表现得好的话,表现得好的话……”
言豫津一看到眼前的人,心一下子就舒展开了,但脸上还故作镇定,噌地站起来然后围着那人踱来踱去。

“言公子怎么处置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这么绕着我转下去我可是要晕了。”

“哎!景睿不是吧你,你一习武之人被我这么绕两下子就要晕了,卓庄主知道了可不罚你才怪!”
言豫津虽这么抱怨但还是停了下来,正对着萧景睿。

萧景睿看着他笑容满面,刚才的无精打采好像是错觉似的。
“我好心溜出来看看你你还要罚我,说吧,表现得好你想怎样?”

“哎我也没想怎样,就想让贼人给我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

“这半夜翻墙进来的哪可能会唱歌跳舞,有什么好看的。”

“那你就不懂了,这不会的人唱起来可是别有风味,有时候可以乐很久呢。”
言豫津看着眼前的人一脸不懂,也没想多解释,
“不过既然是你,那就得想想别的了。”

萧景睿看他一脸坏笑刚要问,就被打断了。

“对了除夕你不好好在家守岁,怎么溜到我这里来了,你们家那么严厉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我也就出来一下,看看你不错就准备走了。虽说大过年的你给下人们都休沐了,但这戒备也太松了吧。”

“我这里向来与世无争哪有什么危险,有何可防,你也别多想。好了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你看我可好,放心了吧。回去吧回去吧,你两个爹爹先不说,两个娘估计早就发现你不在了,你这一回去肯定挨批。”

这话还没说两句多,言豫津就开始赶自己走,萧景睿心里不是个滋味。但他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其实已经出来挺久了,看到豫津把火炉挪出来坐在外面发呆,本想趁其不备绕到他身后,想不到因为他突然说什么想宫羽姑娘之类的话,心思突然不稳,气息跟着一乱也就暴露了。

“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那我就听言公子所言打道回府了,不过”
萧景睿回顾了一下四周,
“不过,我看你明年还是来我家吧,至少不用一个人守岁,你平时最爱热闹了但你看……”

“好了好了,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但我是言家子孙,又没嫁给你,凭什么去你那儿守岁啊,哎,别废话了你再不回去估计就不是挨批那么简单了。”

言豫津一边说着一边把萧景睿往外推,他何不知景睿是看他一人守岁觉着可怜所以每年都来邀请,但这不但不和规矩,而且看着人家家里热热闹闹的,自己一外人只会更加难受,再加上父亲总是不怎么愿意与谢玉交好的样子,哪怕没人说,自己也得掌握分寸。

“还有你家过年规矩太多,我一外人去了拘谨,还不如在家自由自在来的畅快呢。你也别再让我去了。”

“我每年生辰你也来啊,看上去自由的很就没见你拘谨过。”

“哎!这过生日怎能和过年相提并论,再说我在你家多有公子风范,什么叫自由得很。”

看就要到门口了,两人也停止了争辩,言豫津让门口的守卫去牵萧公子的马。

临行,萧景睿刚想上马,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问道,
“对了豫津,表现得好的话我到底会被怎样?”

言豫津一愣,哎,他怎么还惦记着这事,真是个死脑子,
“表现得好的话,”
言豫津又是眼珠子一转,勾了勾手指。

萧景睿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但也没办法,便一脸无奈地凑了过去。

只觉自己的衣领一下被抓住过去,接着脸颊上一个柔软的触感,然后又被一下推开。

“本公子看你表现得不错,决定亲你一下!”

萧景睿一脸茫然,回过神来后一下整张脸红了起来一直到脖子,
“言!言!言豫津你!”

“你什么你呀,我本来想想算了,你脸皮薄受不住我的厚礼,但你偏要知道那我也没办法了。”

见眼前的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萧景睿更是来气,押着嗓子说
“你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到晚上就双眼迷离什么都看不清!”
然后紧张得左顾右盼。

“这么晚哪有什么人。”

“你怎么就知道没人!”

“那下次我找个没人的地方。”

“哪还有下次。”

“哎!不能有下次了?”

萧景睿突然又被他说闷了,这,这怎么回答都不妥,总觉得哪里一开始就不对劲,
“不跟你争了,再见!”
说完便翻身上马,给马屁股上了一鞭子。

“那还是能有下次的啊!我算你默认了啊!”

身后远处还能听见言豫津在嚷嚷,萧景睿的耳朵烧得更是厉害。这心里像装着个兔子扑通扑通得撞着胸口,但一点都不疼,反倒有那么一点点的甜。

言豫津看着萧景睿狼狈的样子,笑得更欢。

快马加鞭,再加上言豫津本来一到晚上眼神就不好,所以眼里的人忽的一下就没影了,但那个美美的滋味,可是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今年的除夕也是一个人守岁。

但和往年,就是不一样了,想必新年一定会是个好年吧。

言豫津心满意足得转身回府,心里开始酝酿起“说好了”的下一次。

☆*☆*☆*☆*☆*☆*☆*☆

psych0tastic
这两个应该是琅琊榜里最开心CP...

这两个应该是琅琊榜里最开心CP吧...

这两个应该是琅琊榜里最开心CP吧...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苏流 靖蔺 津睿 日常NO.4

我终于觉得要完结身份互换了!
二、
1.飞流换萧景睿(续二)
漫漫长夜苏流津睿四人过的十分艰难。小飞流甚至忍不住想要去找苏哥哥温存一会,但刚想开门就听见萌大统领的声音在苏哥哥房内响起:“啊!什么!现在的飞流不是飞流,萧景睿不是萧景睿?”(你眼前的白不是白,你眼中的黑不是黑…)
“嗯,”房内,梅长苏搓着衣角,略略皱着眉头向蒙挚点了点头,“他们突然身份互换了。”
“这,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除?”
“蔺晨说古书中记载要两人同时受到某种类似的刺激才可能发生身份互换。我问了他们两个,那天晚上,飞流从房顶飞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块松动的瓦片,掉到了树上。同时萧景睿正在房顶扶着言豫津看月亮数星星…嗯,改善夜盲症什么的,...

我终于觉得要完结身份互换了!
二、
1.飞流换萧景睿(续二)
漫漫长夜苏流津睿四人过的十分艰难。小飞流甚至忍不住想要去找苏哥哥温存一会,但刚想开门就听见萌大统领的声音在苏哥哥房内响起:“啊!什么!现在的飞流不是飞流,萧景睿不是萧景睿?”(你眼前的白不是白,你眼中的黑不是黑…)
“嗯,”房内,梅长苏搓着衣角,略略皱着眉头向蒙挚点了点头,“他们突然身份互换了。”
“这,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除?”
“蔺晨说古书中记载要两人同时受到某种类似的刺激才可能发生身份互换。我问了他们两个,那天晚上,飞流从房顶飞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块松动的瓦片,掉到了树上。同时萧景睿正在房顶扶着言豫津看月亮数星星…嗯,改善夜盲症什么的,也踩到一块松动的瓦片掉了下来。于是第二天醒来就发生了身份互换。”
“那把他们同时踢下屋顶不就可以换回来了吗?”萌大统领表示此事非常简单!(然而我跟他的脑回路搭不上…=_=)
“哪有这么简单!要出其不意才行!”梅长苏为萌大统领的脑回路无语惊讶了一会…
然而小飞流并没有听到梅长苏的最后一句话,在他听到萌大统领的解决方案后,便一边赞同的点点头,一边飞去了萧景睿的房间……
————————TBC—————————
然而还是没有完结…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关于身份互换事件众人怎么看#论坛体(二)

无良作者来开更了~
接上文!

24L 专业正楼一百年
貌似楼上几个偏题了啊。我觉得吧,这身份互换是个有趣的事情~

25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我爱你!你懂我!

26L 专业正楼一百年
楼上么么哒~只要你多去填坑世界就都明亮了!

27L
哈哈哈,楼上原形毕露!

28L 无良作者本人
@专业正楼一百年 吐艳!我不爱你了!@大梁朕做主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你俩小心!另外今日我不更了!哼!

29L
原来作者是傲娇shou!

30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走开!我是直的!金箍棒都没我直!

31L 专业正楼一百年
楼上不要闹了乖乖去填坑啊~

32L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楼上惊现温柔腹黑攻!(☆_☆)

33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绝对是小飞流!没有别...

无良作者来开更了~
接上文!

24L 专业正楼一百年
貌似楼上几个偏题了啊。我觉得吧,这身份互换是个有趣的事情~

25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我爱你!你懂我!

26L 专业正楼一百年
楼上么么哒~只要你多去填坑世界就都明亮了!

27L
哈哈哈,楼上原形毕露!

28L 无良作者本人
@专业正楼一百年 吐艳!我不爱你了!@大梁朕做主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你俩小心!另外今日我不更了!哼!

29L
原来作者是傲娇shou!

30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走开!我是直的!金箍棒都没我直!

31L 专业正楼一百年
楼上不要闹了乖乖去填坑啊~

32L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楼上惊现温柔腹黑攻!(☆_☆)

33L 无良作者本人
楼上绝对是小飞流!没有别人像你那样外表扑克脸内心一堆颜文字了!

34L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楼上你也知道!=_= (¬_¬)快把我变回来!我不要当萧景睿了!( ̄Д ̄)ノ

35L 半江湖半朝廷
同楼上!我已经不止一次地接收到酥胸怨念的小眼神了!@江左萌宗主小梅花

36L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楼上我也不止一次地接收到你相公怨念的小眼神了!(╥﹏╥)

37L
楼上的几个秀恩爱凑表脸!

38L
有种你也秀一个!单身狗!

39L
有种你也秀一个!单身狗!

40L
有种你也秀一个!单身狗!【楼下保持队形!

41L
有种你也秀一个!单身狗!

42L
有种你也秀一个!单身狗!

43L 叫我破楼小王纸
破!

44L
楼上!可耻!啊!

45L 野生段子手一枚
自从我妈知道了单身狗这个词汇后,她已经忘了我的名字…

46L
楼上笑得我筷子掉了!

47L
@野生段子手一枚 笑得我手机砸脑袋上了!哈哈哈!

48L
楼上你也是蠢的可以!哈哈哈!

———————TBC————————
加了个笑话不知道成效如何~(≧∇≦)其实我很爱颜文字的!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关于身份互换事件众人怎么看#论坛体(一)

看了几篇论坛体文的我心痒痒的,手也痒痒的,于是抛弃了日常来开新坑,哈哈哈!
苏流 靖蔺 津睿向。

金陵好伙伴论坛

某开坑不爱填的网络写手在其一篇关于苏流、津睿的文章中提到身份互换,大家怎么看?

1L LZ 我是发起人
如题.(看我高冷的小点结尾!凑十五字)

2L
楼上破功,表示小爷不是元芳。

3L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没什么好吐槽的嘛,毕竟没有出现在我身上,不过苦了他们了~@金陵小天使就是我言小爷 @半江湖半朝廷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江左萌宗主小梅花

4L 金陵小天使就是我言小爷
楼上无耻!@大梁朕做主 管好你家媳妇!@无良作者本人 还我媳妇!

5L
楼上可怜!

6L
@4L 楼上倒霉!

7L
@4L 楼上不哭!【来接...

看了几篇论坛体文的我心痒痒的,手也痒痒的,于是抛弃了日常来开新坑,哈哈哈!
苏流 靖蔺 津睿向。

金陵好伙伴论坛

某开坑不爱填的网络写手在其一篇关于苏流、津睿的文章中提到身份互换,大家怎么看?

1L LZ 我是发起人
如题.(看我高冷的小点结尾!凑十五字)

2L
楼上破功,表示小爷不是元芳。

3L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没什么好吐槽的嘛,毕竟没有出现在我身上,不过苦了他们了~@金陵小天使就是我言小爷 @半江湖半朝廷 @唯甜瓜和苏哥哥不可分 @江左萌宗主小梅花

4L 金陵小天使就是我言小爷
楼上无耻!@大梁朕做主 管好你家媳妇!@无良作者本人 还我媳妇!

5L
楼上可怜!

6L
@4L 楼上倒霉!

7L
@4L 楼上不哭!【来接队形

8L 叫我破楼小王纸
破!

9L 大梁朕做主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媳妇回来被无良作者看到下篇咱俩倒霉了!

10L 琅琊阁风流倜傥小鸽主
楼上走开

11L大梁朕做主
楼上信不信今夜【哔————】

12L 叫我小纯洁
楼上我不懂【哔————】

13L
楼上走开,这只可YY不可说!

14L 江左萌宗主小梅花
@金陵小天使就是我言小爷 我也苦!

15L
不知怎么楼上我看你的ID总想加几个字…

16L
楼上是不是联想到了小葵花妈妈课堂?

17L
楼上真相了!

18L
表示想到了小菊花哈哈哈!

19L
表示想到了小菊花哈哈哈!

20L
表示想到了小菊花哈哈哈!【楼下队形!

21L
表示想到了小菊花哈哈哈!

22L 叫我破楼小王纸
破!

23L

楼上可耻!

————————TBC—————————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苏流 靖蔺 津睿 日常NO.3

身份互换(一)的续集来了!
二、
1.飞流换萧景睿(续)
上篇写到言豫津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但理智告诉他只穿着里衣跑出去太没风度了于是他又跑了回去…抓起衣服再次跑了出去…求飞流的心理阴影面积!
经过一早上的闹腾以及言小信差的口才,大家终于懂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小剧场———————————
水牛:(偷笑ing)还好我的晨儿没遭殃!
蔺晨:还好还好不是我…
飞流:苏哥哥,景睿,一起!讨厌!哼!
酥胸:哎呦,我都禁谷欠好久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唉!
萧景睿:看来要麻烦苏先生一阵了,也不知道豫津怎么办?
言豫津:貌似这次事件我最倒霉吧!啊啊啊!
——————————————————
然而本来想吐槽的四...

身份互换(一)的续集来了!
二、
1.飞流换萧景睿(续)
上篇写到言豫津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但理智告诉他只穿着里衣跑出去太没风度了于是他又跑了回去…抓起衣服再次跑了出去…求飞流的心理阴影面积!
经过一早上的闹腾以及言小信差的口才,大家终于懂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小剧场———————————
水牛:(偷笑ing)还好我的晨儿没遭殃!
蔺晨:还好还好不是我…
飞流:苏哥哥,景睿,一起!讨厌!哼!
酥胸:哎呦,我都禁谷欠好久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唉!
萧景睿:看来要麻烦苏先生一阵了,也不知道豫津怎么办?
言豫津:貌似这次事件我最倒霉吧!啊啊啊!
——————————————————
然而本来想吐槽的四人却因为静妃娘娘派人送来的点心都闭了嘴…
“所以飞流,你是要跟我走还是…”吃完点心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媳妇了,没出事的靖蔺这对狗男男…直接相拥离去,留下四个人面面相觑。为了打破气氛,言小天使(言豫津好多称号啊…)率先开口,不料直接被飞流打断:“苏哥哥!”语气十分坚决!可是你现在的身体是我媳妇的啊!言小悲惨(…)咬着手帕流着面条泪蹲到角落去画圈圈了…气氛再次尴尬了起来。
“罢了,今日你们都在苏宅住下,一人,一个房间。我去找蔺晨想想办法。”梅长苏抚额,发话后便走了出去。不过飞流碍于身份,萧景睿碍于…言豫津,都留在了苏宅。于是吉婶等人就看见有三个人并排蹲在墙角画圈圈的和谐场面…呵呵…
——————————TBC———————
两篇还没写完绝对不是我的错!我是言豫津亲妈!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苏流 靖蔺 津睿 日常NO.2

论身份互换后世界会怎样?
二、
1.飞流换萧景睿
这天清晨,飞流刚刚醒来,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苏哥哥?”飞流坐起身来唤了句,却发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不过貌似…不是苏哥哥?正当他思考的时候,那人突然翻了个身,一把搂住了他!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此人竟是言豫津!飞流愣了一下,一把把他推下床。“啊!”惨叫声猛然响起,言豫津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景睿,你干嘛?”“不是,景睿,飞流!”本来还有一丝怒气的飞流一听他的声音就懵了…言豫津也懵了…“媳妇你咋了?”马上调节过来的言豫津认为这是萧景睿在和他开玩笑,于是去摸萧景睿…昂…飞流的头,不过还没碰到头发就被人举了起来。(萧景睿力气大吗?)“媳妇,苏哥哥!...

论身份互换后世界会怎样?
二、
1.飞流换萧景睿
这天清晨,飞流刚刚醒来,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苏哥哥?”飞流坐起身来唤了句,却发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不过貌似…不是苏哥哥?正当他思考的时候,那人突然翻了个身,一把搂住了他!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此人竟是言豫津!飞流愣了一下,一把把他推下床。“啊!”惨叫声猛然响起,言豫津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景睿,你干嘛?”“不是,景睿,飞流!”本来还有一丝怒气的飞流一听他的声音就懵了…言豫津也懵了…“媳妇你咋了?”马上调节过来的言豫津认为这是萧景睿在和他开玩笑,于是去摸萧景睿…昂…飞流的头,不过还没碰到头发就被人举了起来。(萧景睿力气大吗?)“媳妇,苏哥哥!”飞流怒气冲冲地把他摔了出去。这下言豫津是真清醒了,自家小媳妇萧景睿和酥胸的夫人飞流身份互换了!于是他顾不上疼痛,赶紧爬起来往外跑:“哎呦媳妇唉!”
—————————TBC——————————

我只想做独一份的亲二舅

【苏流】苏流 靖蔺 津睿 日常NO.1

哈哈哈,最近才萌上《琅琊榜》也是醉醉的~脑洞来自某位大大的涂鸦,CP有出入就改编了下。
一、
梅长苏:小飞流你情郎掉地上了亲一下才能捡起来~
飞流:木马~

言豫津:景睿啊你相公掉地上了亲一下才能捡起来~
萧景睿:么么哒~

萧景琰:(若有所思…)

回家后。
萧景琰:晨儿你老公掉地上了今夜七次才能捡起来!
蔺晨:滚远远的别回来!

哈哈哈,最近才萌上《琅琊榜》也是醉醉的~脑洞来自某位大大的涂鸦,CP有出入就改编了下。
一、
梅长苏:小飞流你情郎掉地上了亲一下才能捡起来~
飞流:木马~

言豫津:景睿啊你相公掉地上了亲一下才能捡起来~
萧景睿:么么哒~

萧景琰:(若有所思…)

回家后。
萧景琰:晨儿你老公掉地上了今夜七次才能捡起来!
蔺晨:滚远远的别回来!

迷路仓库

一个脑洞

刚才上厕所,灵感突至。

如果言豫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女孩子的话,他会怎么办。

试想了很多片段。

比如第一时间跑去找景睿,对方一脸温厚就是不相信,以为是言豫津找来逗他玩的新手段,最后对方把他从穿开裆裤开始的黑历史一字不差讲出来,这位仁兄除了觉得脸红不好意思之外还在心里暗骂言豫津这个没良心的为了骗他连这种事情都出卖给姑娘。

"诶我说你到底要怎么才肯信?你这种裤子被人拉掉树人院集体走光的事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给别人听的吗?“言豫津气呼呼地看着萧景睿。

"又不是没说漏嘴过……“话才讲完,攥着萧景睿的手又用力几分,深怕不能掐醒他。

”我是这种人吗?“

”难说……“

”萧景睿,你气死我了。平...

刚才上厕所,灵感突至。

如果言豫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女孩子的话,他会怎么办。

试想了很多片段。

比如第一时间跑去找景睿,对方一脸温厚就是不相信,以为是言豫津找来逗他玩的新手段,最后对方把他从穿开裆裤开始的黑历史一字不差讲出来,这位仁兄除了觉得脸红不好意思之外还在心里暗骂言豫津这个没良心的为了骗他连这种事情都出卖给姑娘。

"诶我说你到底要怎么才肯信?你这种裤子被人拉掉树人院集体走光的事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给别人听的吗?“言豫津气呼呼地看着萧景睿。

"又不是没说漏嘴过……“话才讲完,攥着萧景睿的手又用力几分,深怕不能掐醒他。

”我是这种人吗?“

”难说……“

”萧景睿,你气死我了。平时拿你当兄弟,这种时候才来找你,你就说你究竟信不信,帮不帮我!“

萧景睿眉头紧皱,看着眼前和言豫津长相相似的人,心里左右为难。言豫津穿着一套素雅的衣服,没着半点装饰。萧景睿任由他拽着自己,眼神却停在对方因为气愤而起伏的胸口。

“你倒是吱个声啊?你看什么呢……我靠,我告诉你就算是我的身体,那,那,那现在也不能随便给你看的。”言豫津急急捂住领口,那模样很像是被恶霸欺凌的无助女子。

萧景睿却是松了口气,走到桌前坐下来不紧不慢地替自己倒了杯茶。要说之前他还不信,但现在是笃定能相信了,就冲言豫津这种恶质的演戏心态,就没见过哪个女子那么爱演的。

“消停点,我信你了。”萧景睿放下茶杯。

听到这话,言豫津眸子里亮闪闪一蹦一跳凑到跟前。视线交互,倒看得萧景睿有点不好意思。

-----

再比如——

“景睿,既然咱们兄弟那么多年,同生死共甘苦,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

“什么?”

“你想啊,现在我对外是个姑娘的身份,前几天媒婆的拜帖已经送进来,差点没吓死我。”

萧景睿眉头一跳,想笑又笑不出来。

言豫津接着道:“我爹不是没努力过。试了各种方法,药浴也好作法也好,你是没看见被我爹捆起来塞在道家阵法里作法的样子有多痛苦,可结果怎么样,我胸口凸出来的地方还是凸出来,我就知道要糟糕。”

语毕,言豫津还伸手托了把胸,萧景睿扭过头面上挂着薄薄一层红。

“这么久你怎么还不习惯。”

“男女总归是有别的。”

言豫津拿起个橘子,慢慢剥开皮,掰下一馕。

“所以咯,我想过了,与其总有一天要嫁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如嫁给你。”

萧景睿忙反抗道:“我才不要。”

言豫津不理他,继续长篇大论:“你想啊,和陌生人结婚就要和他洞房,还要给他生孩子,这些事情光是想想我就鸡皮疙瘩掉一地。但是和你就不同啦,你为人正直温厚又善良,冲着咱俩的关系你也不会胁迫我。”

“你怎知我不会胁迫你?”

言豫津停顿下来,似乎是没有想过萧景睿会这样说,他望着对面的人嘴巴一撇,以为是好朋友不愿意接收他的烂摊子。其实他这样提起也无非是半开玩笑。原本好容易接受自己男变女的事实,本来活得潇洒自在,只是媒婆那一纸拜帖进来,他才开始担忧,生怕真有要嫁人的那天。

“你定然不会,你是知道我身份的,不信你亲我一口试试,你肯定亲不下……”

话没说完,萧景睿按着他的肩膀,两个人面对面凑得极近,鼻息交互。言豫津眨巴眨巴眼睛,浓密的睫毛似乎刷得萧景睿心痒。

“你不是我,怎知我亲不下去?”松开言豫津,萧景睿仿佛大获全胜般笑起来。

“好笑吗?斗100回你都赢不了我一回,刚刚那个不算。”言豫津转身踱步,顺势推开格花窗,微风似乎都解不了他一身的热气。



写不动啊,只好想一想自己乐一乐(



SINNSI

豫津【景睿 !景睿 !你看皇上给郡主比武招亲!你以后可别整这劳什子折腾人。我打不过你……】
萧景睿【…………闭嘴 】
言侯【…孽子】

豫津【景睿 !景睿 !你看皇上给郡主比武招亲!你以后可别整这劳什子折腾人。我打不过你……】
萧景睿【…………闭嘴 】
言侯【…孽子】

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楓少wb更新“車神來了”的照片,預告和曉然哥有糖!等到剛剛看到啦!!

楓少說:金鱼cp⇒疯锅组合。cp就是无论古时今日,戏里戏外——当你静静睡时,我静静地吃,发誓一定不bia叽嘴。[偷笑]@郭晓然的围脖

好大的糖太可愛了嗚嗚嗚嗚,挑了三張照片,私心覺得比較有津睿的組合!

兩個人都好可愛好甜啊啊啊啊,我又有動力了!!

雖然這兩天都不在家,現在回家吃大大的糖太開心!好幸福啊啊啊啊啊,激動的不要不要的(打滾打滾

圖片轉:http://m.weibo.cn/1228864031/3913237604977088?sourceType=sms&=1055095010&wm=4260_0001

楓少wb更新“車神來了”的照片,預告和曉然哥有糖!等到剛剛看到啦!!

楓少說:金鱼cp⇒疯锅组合。cp就是无论古时今日,戏里戏外——当你静静睡时,我静静地吃,发誓一定不bia叽嘴。[偷笑]@郭晓然的围脖

好大的糖太可愛了嗚嗚嗚嗚,挑了三張照片,私心覺得比較有津睿的組合!

兩個人都好可愛好甜啊啊啊啊,我又有動力了!!

雖然這兩天都不在家,現在回家吃大大的糖太開心!好幸福啊啊啊啊啊,激動的不要不要的(打滾打滾

圖片轉:http://m.weibo.cn/1228864031/3913237604977088?sourceType=sms&=1055095010&wm=4260_0001

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津睿、春陽-3

我更文很慢,讓各位久等了(跪下


---


「豫津別瞎鬧了,我還有事沒說完。」蕭景睿此刻被壓在床上,看起來經歷一番掙扎,衣裳半開,露出大片肌膚。


言豫津的視線從景睿的頸部滑到開敞的胸前,瞧瞧練就好武術的身子,鎖骨、胸都線條明顯,如此鐵錚錚的男子在他身下…豫津咽喉吞嚥,即使世俗會批評他是瘋人,但他所愛的就是景睿。


「好啊,你說,別管我想做什麼,反正礙不著你。」他伏趴著,湊在景睿脖子處細細啃咬,邊說著。


「含糊不清的說啥呢……」蕭景睿抗議,他感受頸子傳來濕熱,對方每說話一次就熱氣擴散,讓他有了些反應。

到底還是年輕,加上一年未見,他的確想念這樣的溫暖,也恨不得進入正題,只是...

我更文很慢,讓各位久等了(跪下


---


「豫津別瞎鬧了,我還有事沒說完。」蕭景睿此刻被壓在床上,看起來經歷一番掙扎,衣裳半開,露出大片肌膚。


言豫津的視線從景睿的頸部滑到開敞的胸前,瞧瞧練就好武術的身子,鎖骨、胸都線條明顯,如此鐵錚錚的男子在他身下…豫津咽喉吞嚥,即使世俗會批評他是瘋人,但他所愛的就是景睿。


「好啊,你說,別管我想做什麼,反正礙不著你。」他伏趴著,湊在景睿脖子處細細啃咬,邊說著。


「含糊不清的說啥呢……」蕭景睿抗議,他感受頸子傳來濕熱,對方每說話一次就熱氣擴散,讓他有了些反應。

到底還是年輕,加上一年未見,他的確想念這樣的溫暖,也恨不得進入正題,只是,還在談正事啊!


蕭景睿怒氣上來,施了力氣把沉浸於他胸前的小混帳強迫抬頭,算是挺滿意聽到疼疼疼的叫喊,這下會有落枕之徵吧。


這一切拉回一刻鐘前,兩人吃飽後。


「我們坐床這邊聊,氣氛也輕鬆些。」言豫津先行站起身,伸出手在蕭景睿面前晃悠。


等景睿手搭上來,言豫津輕輕握住,將人帶過去,半強迫地要他把頭靠在自己肩上,語氣不容置疑:「行了,在我面前不用逞強,我還不認識你嗎?放鬆然後,聽話。」


蕭景睿這才乖乖照做,眼角餘光看向對方的側臉,腮幫子鼓脹顯得很氣憤,模樣明明很孩子氣,可是他總是會想,豫津果然有跟到言伯伯那樣看透人心的性子。


他的心情確實輕了不少。


「昨日,我與母親看了當初爹留下的信,信中內容十分重大,原先我們是去找太子商談,沒想到蘇先生會在那,更沒想到他其實是在替太子辦事,」蕭景睿停頓會,又繼續道,「豫津你知道嗎?琰哥還說『蘇先生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他就是我。』那時我看琰哥的神貌很嚴肅,就很像……」


就很像每次說到林府案子時,不妥協的堅定,而看過信之後,琰哥相信的事情是正確的,這些他沒說出口。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也在疑惑什麼,其實你不恨蘇兄,更多的是難受,而且原因抽絲剝繭,單純到不行,你難受蘇兄沒把你當朋友是不是?」言豫津說。


「我……」蕭景睿抬頭。


「你也覺得有這種想法很令人厭惡,明明禍首就是蘇兄,你反覆思所若你沒請他來金陵、沒讓他住到你府上……可是景睿,這些都不會改變,尤其是你看到蘇兄站在琰哥身旁時,你原諒他了,卻更原諒不了自己對不對?」言豫津直勾勾地看著,眼裡清澈一片。


蕭景睿閉上眼睛,他怕讓豫津看更多,血淋淋的生剝出殼。


「景睿,你先聽我說在你去了南楚後,發生了什麼。」言豫津平靜開口,慢慢地將從景睿離開後發生的事,一件一件地述說,夏江、譽王、反派,毒酒……


蕭景睿是看著、聽著豫津講述。中途他曾喊了暫停,將彼此穿著退至舒適狀態,他想到也許今生會失去豫津就無法冷靜,喘不過氣來。


「如此說來,你父親才應允了蘇兄,你也同意加入戰場。」蕭景睿平穩心緒後問道。


「或許我這麼說會讓景睿你覺得奇怪,只是,我始終有種感覺,蘇兄是認同你的,不只作為朋友,更是像兄弟。」言豫津說。


蕭景睿楞了愣,駁回豫津的話:「不…當我要離開時,我對蘇兄說過沒辦法再像朋友看待,心裡頭卻想和他說。」


「卻想和他說,『你最初是把我當朋友還是當了顆棋子』,」言豫津插話,他呼了口氣,接續說道,「你就是這麼死腦筋,朋友也好、棋子也罷,不後悔自己做出的選擇才重要。」


蕭景睿有些懞,水氣湧上了眼眸,知我者豫津也。

那時,他是對蘇兄說過不後悔認識了蘇兄,他喜愛江湖快意,能在廊州會見了江左梅郎,是他人生美好的經歷之一。去了南楚後他想通不少,再看到蘇兄時還是迷茫了,而這種種都讓豫津一一撥開雲霧。


言豫津露出笑容,撫去情人滑落的淚水,半調侃說著:「哎,能在這床上弄哭你的人只有我。」


「言伯伯知道把你生得一嘴下流話,可都要哭了。」蕭景睿破涕為笑,吸吸鼻子反擊。


「景睿你惹怒我了,讓你瞧瞧什麼叫虎父無犬子,我要懲罰你!」野貓撲家貓,言豫津瞬間壓制了蕭景睿。


掙扎之間就成了最開始的模樣。


「景睿……」言豫津忍著脖子的疼,眼睛汪汪地看著蕭景睿,一點一點地又湊過去。


蕭景睿已經起身坐靠著牆壁,眼睜睜看著一臉無辜又透著英氣的男子靠近,臉也開始發燙,微微瑟縮身子,結結巴巴地說:「別,別用這種口氣叫我。」


言豫津雙手橫在景睿兩側,將人禁錮在整個懷中,額頭抵著額頭,「那…睿兒,我想要了。」


唇息隨即奪去。


あめ
终于看完琅琊榜啦(σ゚∀゚)σ...

终于看完琅琊榜啦(σ゚∀゚)σ喜欢景睿
⋯⋯⋯⋯⋯⋯
“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而心生怨恨,那这世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

景睿三观超棒哒
⋯⋯⋯⋯⋯⋯
所以不是在花痴景睿吗₍ↂ⃙⃙⃚⃛_ↂ⃙⃙⃚⃛₎
画津睿干嘛=͟͟͞͞=͟͟͞͞三❆)'дº);,’:
好吧津睿rio甜୧( "̮ )୨✧ᐦ̤

终于看完琅琊榜啦(σ゚∀゚)σ喜欢景睿
⋯⋯⋯⋯⋯⋯
“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而心生怨恨,那这世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

景睿三观超棒哒
⋯⋯⋯⋯⋯⋯
所以不是在花痴景睿吗₍ↂ⃙⃙⃚⃛_ↂ⃙⃙⃚⃛₎
画津睿干嘛=͟͟͞͞=͟͟͞͞三❆)'дº);,’:
好吧津睿rio甜୧( "̮ )୨✧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